超凡神鉴-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柳天成, 姜芷嫣

超凡神鉴-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柳天成, 姜芷嫣

第1章 透视异能

清河市。

柳天成拿着手里的一块翡翠玉石,一脸的陶醉在马路上低头走着。

“嘭”的一声闷响,他迎面撞上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用自己的身体来了个追尾,顿时摔倒在地。

“艹!”柳天成龇牙咧嘴地揉着脑袋,突然一道白光没入眼中,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他揉了揉眼睛,刚刚的白光却又消失不见了,自己的视力也在慢慢恢复。

柳天成转忧为喜,捡起地上掉下的翡翠,用手指擦了擦。

“还好没摔碎。”柳天成长舒一口气,却发现这块玉石被一团金光环绕着。

什么鬼?!柳天成吓了一跳,差点丢掉手中的玉石。

21岁的柳天成是一名刚刚毕业的考古专业大学生,这块翡翠,还是离家之前,父亲送给他的。

父亲说,玉者,国之重器,也希望柳天成能成为一个栋梁之才。

柳天成也比较争气,从小就跟随父亲学到了一身的鉴宝本领,再加上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很多古董看一眼就能辨出真假。

“对不起……你没事吧?”一声细语传到柳天成的耳边。

柳天成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剪影模模糊糊的出现在面前。

他正准备上前一阵痛骂,却发现面前的女生一丝不挂,连忙又低下了头,用手臂遮住了视线。

卧槽,现在人玩得这么大吗?大街上都不穿衣服?

“我带你去医院吧?”姜芷嫣再次关心地问道,一双纤细洁白的小腿映入柳天成的眼帘。

柳天成眨了眨眼睛,分开指缝,抬头看向面前比自己稍大两岁的女生。

一袭洁白的连衣裙包裹着修长的身躯,露出娇嫩的手臂和小腿。

清爽的秀发自然地搭在肩头,秀气的脸庞点缀着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鼻子上冒着点点汗珠,脸颊上染着两抹红晕,一双清澈漆黑的眼眸里透露出焦急的神色。

诶?!刚刚还是一丝不挂,怎么一瞬间又穿上衣服了?

难道我撞坏了脑袋,出现了幻觉?

柳天成再次揉了揉眼睛,那“幻觉”却又一次出现了。

柳天成慌忙低下头,队面前的女生摆手说道:“我没事,你快走吧!”

柳天成咬着牙踉跄站起身,就要回头离开这里,看着眼前的一幕幕景象,又不禁闭上了眼睛。

卧槽?!不是幻觉!怎么大家都不穿衣服?难道今天是世界裸奔日?

柳天成眼睛眯成一条缝向前看去,可面前的景象却是真实的涌入自己的双眼。

可是再眨眨眼睛,那些行人的衣服却又再次出现在身上。

“透视?!”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柳天成的脑海中。

“不会吧?我竟然因祸得福,获得了透视?!”柳天成冷静下来,可是心跳却正在加速。

柳天成激动地挥了挥手臂,集中精神在自己的目光上,向刚刚的女生看去。

刚刚才“穿上”衣服的白裙子女生再次暴露在他的面前,差点让他的鼻血喷出来。

血气方刚的他,哪里受得了这种香艳的画面。

他连忙晃了晃脑袋,放松自己的神经,面前的白色连衣裙又再次出现,不禁让他松了口气。

真的是透视!

老天爷,对不起,我刚刚错怪你了!

柳天成抬头向姜芷嫣看去,却被面前女生脖子上的吊坠吸引住了。

这颗吊坠,在姜芷嫣洁白的胸口前,隐隐可见一团黑雾。

姜芷嫣见面前的男生一会高兴一会哭,还不时表现得很惊讶,而且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不自在。

明明自己刚刚开得不快,难道撞坏了脑子?

“喂,你没事吧?”姜芷嫣说着就在柳天成眼前挥了挥手。

“没事没事,我好着呢!”柳天成发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乐呵呵地笑,顿时有些尴尬。

“美女……你的吊坠……”柳天成看着那团黑雾,心里满是疑惑,想要弄明白其中的奥秘。

“你想看这个?”姜芷嫣说着拿起胸前的翡翠吊坠,一脸迷茫地看着柳天成,“你懂古董?”

“只是比较感兴趣……”柳天成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玉石。

“没想到你也喜欢翡翠!只要人没事就好,吊坠就拿去看吧。”

姜芷嫣也比较大方,随机解开了脖颈上的吊坠,递给了柳天成,随后补充道:“我叫姜芷嫣,你呢?”

“谢谢……我叫柳天成。”

柳天成将那颗翡翠吊坠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上面还留有姜芷嫣身体的温度。

从造型和花纹来看,这是一颗清朝时期的翡翠,只不过是赝品。

柳天成集中精神,那团黑雾又出现了。

他将那颗吊坠和自己的翡翠放在一起,那黑雾和自己的翡翠产生的金光对比十分鲜明。

柳天成恍然大悟,原来发出金光的是真品,而黑雾代表的就是赝品!

这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柳天成嘴角上翘,不屑地想道。

“芷嫣姐,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

姜芷嫣呵呵地笑出声来,“看在你嘴巴这么甜的份上,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你的这颗吊坠,从造型和雕刻的花纹来看,都是上好的清朝翡翠……”柳天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哟~你还挺懂的嘛!”姜芷嫣有些惊讶,“你说这个我为什么会生气?”

“因为……是赝品……”

“赝品?!”姜芷嫣先是一阵惊讶,随后又觉得有些可笑,“这可是我花了10万刚买的,怎么可能是赝品。”

“芷嫣姐,你听我说。”柳天成缓缓解释道,“翡翠的鉴别首先从颜色上来看,真正的翡翠颜色纯正而又温润,过度也很自然。”

“再从光泽上看,翡翠的光泽更亮,像玻璃和冰一样。”柳天成说着抬起手,将手中的吊坠对准太阳光。

“很明显,芷嫣姐的这颗吊坠不符合真翡翠的特点,只是做得比较逼真,一般人不容易看出来而已。”

“不过就算这时赝品,这种成色的翡翠现在的市场价也能卖到一两万。”柳天成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清朝,是肯定不可能的了。”


第2章 赌石

姜芷嫣这下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不会骗我的吧?”姜芷嫣将信将疑地问道,虽说自己不算是什么收藏家或者鉴宝大师,但家里好歹是开珠宝公司的,也算对古董有一些了解。

“芷嫣姐……我骗你干嘛,不信你看看我这颗。”柳天成把自己手中的翡翠递了过去。

姜芷嫣拿在手里看了看,但是没觉得又什么不同,随后将两个翡翠同时对着阳光,却发现柳天成的翡翠晶莹剔透,好像水晶一般,只有一些棉絮状的浑浊物,而自己的吊坠可以说顿时变得黯淡无光了。

姜芷嫣有些垂头丧气,原本满心欢喜,听了卖家的蛊惑,买了这颗所谓清朝的翡翠吊坠当做自己的生日礼物,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花了10万买了一个赝品。

“我这就去找卖家算账去!”姜芷嫣生起气来,顿时发起了火,让一旁的柳天成有些尴尬。

“唉,还是算了,这个人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姜芷嫣叹了口气,“只能等赌石大会结束之后再说了。”

“赌石?”

柳天成脱口而出,有些意外。

赌石的历史并不是很悠久,大概在清朝的时候才开始流行起来。

赌石讲究一双慧眼,一块外表普通的石头,既能让你一夜暴富,也可以在一瞬间让你倾家荡产。

近年来赌石文化盛行,这把火也烧到了清河市,不少原石商人来到了这里,举办了一次赌石大会。

他慢慢思忖着,自己现在拥有了透视的能力,如果去参加赌石,一定能派上用场!

“对啊,你也知道赌石?”姜芷嫣委婉一笑,看这个小子着装打扮都不像买得起珠宝的样子。

不过刚刚鉴定自己的吊坠说得却很有道理。

“那……我可以一起去吗?”柳天成试探性地问道。

“当然可以,说不定还能帮我掌掌眼!”姜芷嫣说到这里噗嗤一笑,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正好可以多了解一下赌石文化。”柳天成兴奋起来,但依然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向姜芷嫣道谢。

“我应该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而且一起去也有个伴,我还挺高兴的。”

姜芷嫣为人爽快,当下就答应了下来。

“对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到时候再过去接你。”

“我……就在这附近,我直接回去就可以了。”柳天成有些尴尬地答道。

要是让这个美女知道自己住在破旧的城中村太尴尬了。

姜芷嫣看出了柳天成的为难,温柔地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柳天成。

“这个给你,里面有一万,就当是今天鉴宝的费用。”

柳天成哪里好意思,撞了人家的车不说,自己还趁机将她看个精光。

“这可不行,我怎么能拿你的钱。”柳天成连忙拒绝,“而且就算是帮你鉴宝,给的也太多了。”

“不多,要不然我被骗的肯定更多!”姜芷嫣故意摆起了脸色,“快拿着,你的裤子都被撞破了,就当给你的补偿。”

“记得明天上午就在这里等我!”

姜芷嫣说着就把信封丢尽柳天成的怀里,丢下一句话后就开车离开了。

柳天成拿着信封站在路边,心里百感交集。

今天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要不是这信封是那么真实,他都不愿意相信。

像姜芷嫣这种人物,一看就是谁家的千金小姐,自己想要高攀,那肯定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柳天成晃了晃脑袋,便打车回家了。

回到家的柳天成,补习了很多关于赌石的知识。

他躺在床上,看着这些比专业书籍还深奥的赌石知识,不禁有些头痛。

随后他闭上双眼,准备缓缓精力,顺便研究起自己的透视。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虽然是闭上双眼,但只要自己集中精力,眼前还是会出现一团闪闪的金光,如气似雾一般,慢慢围绕着自己的脑海。

柳天成放松下来,那束光也随之消失。

看来自己的透视就是这束光起的作用。

柳天成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身体。

这一看,又被吓了一跳。

刚刚还只能看穿衣服的双眼,此时不仅连血管肌肉都能仔细辨别,甚至看得到神经的跳动。

柳天成集中精力,发现透视的力度竟然可以自己掌握,集中的精力越强,透视的程度也就越强。

原来还可以这样?!

只不过高强度的透视,柳天成只能坚持一小会,随后就开始觉得眼睛疲劳不堪,精力难以集中,透视的效果也会消失。

不过用来赌石,算是绰绰有余了。

但是,既然我能透视,会不会别人也有和我一样的能力,甚至是超过我的能力?

想到这里,柳天成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假如只有自己拥有这种透视眼,万一被发现,等待他的结果将会很恐怖。

要么被抓去做科学研究,要么肯定会影响某一些人的利益,比如赌石,那么这些人必然会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产生威胁。

以后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就拿赌石来说,如果每次都赌中最好的石头,那当然会让人怀疑,所以偶尔的失误其实就是最好的伪装。

柳天成想的有些头疼,匆匆洗了个澡倒在床上,结束了充满意外的一天。

等到一睁开眼,已经快到第二天中午了。

柳天成连忙爬起床,简单洗漱一番后,就向昨天的车站附近跑去。

“你怎么这么晚?我在这等了一个小时,还以为你昨天的伤出事了呢!”姜芷嫣有些责备地问道。

“我睡过头了……”

柳天成挠了挠头,感到十分惭愧。

“人没事就好,这个你拿着。”姜芷嫣见柳天成活蹦乱跳,顿时也放下心来,从车里拿出两套西装,递给了柳天成。

“这是什么?”柳天成很是吃惊,瞪大了眼睛问道。

“送你的衣服啊,赌石大会可是重要场合,当然要穿得正式一点。”

柳天成上下打量了下自己,不免感觉有些寒酸,出门太匆忙,裤子还是昨天破的那一条。

看到姜芷嫣这么细心的准备好了服装,心里有些感动。

柳天成接过姜芷嫣手中的衣服,却东张西望起来。


第3章 玻璃种

姜芷嫣看出了柳天成的窘迫,笑着说道:“你到车里去换,我在外面等着。”

柳天成嘿嘿一笑,连忙道谢,随后便钻进了姜芷嫣的车。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姜芷嫣看着换上了新装的柳天成走出车门,目瞪口呆。

“帅啊!不错,合身!”姜芷嫣上下打量着柳天成,不禁夸口说道。

柳天成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又借着轿车的后视镜看了看,也被自己现在的模样惊呆了。

怪不得有钱人买那么贵的衣服,果然是帅呆了!

“好啦,别墨迹了!”姜芷嫣拍了拍柳天成的肩膀,“快上车,赌石大会要开始了。”

本次的赌石大会举办地位于清河市的永恒珠宝城,可以算是近几年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多家知名的珠宝公司都有参展,作为东道主的永恒珠宝当然要借此机会秀一秀肌肉。

柳天成刚一下车,就被永恒珠宝城门前的盛况吓了一跳。

真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

来自各地的珠宝商正在展示着自己的镇店之宝,往来的客人也在不同的展柜中来回穿梭,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

“走吧,我们要去最里面。”姜芷嫣催促着说道。

两人走进永恒珠宝城,径直向最深处进发,向门口负责看守的安保人员递交了邀请函后,便踏入了赌石大会的会场。

会场里,三个巨大的展台摆在最显眼的位置,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原石毛料。

“最左边的是明料,”姜芷嫣看柳天成一脸雾水,便开口解释道,“就是已经被切成两半的原石,用手电筒照射,凭经验就能判断玉石的好坏,是赌石活动难度最小的一种。”

“右边的是半赌石,就是在原料的表面切开一个口,也叫‘开窗’,可以通过这个窗口判断玉石的品质,但很多眼力不够的小白会被表面蒙骗,切开之后发现除了窗口这一块全是废石。”

“中间的就是全赌石了,相对于其他明料和半赌石,这是难度最大,悬念最高的一种赌石形式,需要极高的眼力和丰富的经验才可以参与,赢了一夜暴富,输了倾家荡产,往往说的就是这种全赌石。”

姜芷嫣细心地为柳天成讲解着赌石的形式和方法,不禁让柳天成赞叹,原来赌石也可以这样五花八门。

不过对于自己的眼睛来说,形式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但是柳天成心里清楚,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以免惹祸上身。

“放心吧,都听你的,我来主要就是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对于明料和半赌石,柳天成一点都不感兴趣。

对他来说,这两种赌石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他要玩的,当然就是全赌石。

柳天成在三个展柜之间来回徘徊着,目光始终定格在中间的全赌石展柜上。

通过自己的观察,他发现全赌石中的原石很多就是普通石头,每颗原石的价钱也从几千到几万甚至几十上百万不等。

看来这不是赌博,赌博的获胜概率要高得多,这分明就是抽奖!

果然是奸商,就算把这些翡翠全都切出来,估计也不会有这些毛料值钱。

柳天成一边走一边仔细的看着,目光却被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吸引住了。

这个小石头只有拳头大小,摆在全赌石展柜的拐角,外表粗糙,十分难看。

柳天成集中精神,使出了透视。

在坚硬的外壳包裹下,这拳头大小的原石里面,竟然藏有一块鸡蛋大小的翡翠。

玻璃种!

柳天成知道,翡翠当中,根据透明度的高低,一次分为豆种、糯种、冰种和玻璃种。

其中玻璃种的质地最为剔透,杂质极少,在阳光下璀璨夺目,是品质最高的翡翠种类。

而柳天成看着的这块小石头,正是玻璃种,色泽细腻纯净,像玻璃一样晶莹透明,水头最足,水头又分一到十分水,这块翡翠,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十分水!

不仅是玻璃种,还是老坑玻璃种!

历史上的帝王绿翡翠,几乎全是出自老坑玻璃种。

而且更令他心动的是,这块原石的价格只要8000!

柳天成按捺不住激动地心情,差点叫了出来,昨天姜芷嫣给他的钱他还没花,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他冷静下来,开始仔细回想着历年的拍卖会关于老坑玻璃种翡翠的成交价。

其中一个挂件的成交价大概在几百万,一粒手指头大小的翡翠戒面成交价达到近千万,手镯和珠串的成交价更是惊人的几千万元!

这块石头如果完美切割开来,肯定是不够做成手镯或者珠链了,但也比戒面大多了,卖个1000万完全没有问题!

“看上哪块了?”姜芷嫣看着柳天成发起了呆,不禁问道。

“这个看着不错。”柳天成指了指哪块拳头大小的原石。

“这块?”姜芷嫣蹙起眉头,“这块有点小了,而且从外表的石质看上去,里面应该出不了什么货,估计就是块废料。”

“芷嫣,我就知道你会来,等你好久了。”

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身影凑了过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你好志文,我也是刚刚到,还没怎么看呢。”姜芷嫣礼貌地和这个年轻人握了握手,表情有些尴尬。

“我也还没买呢,不如陪你一起吧。”周志文满脸谄媚地说道。

“不好意思,我今天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姜芷嫣向周志文道了歉,随后指了指身边的柳天成。

“他是……?”周志文有些吃惊,脸色顿时暗了下来,目光冰冷地盯着柳天成。

“这是柳天成,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没找到工作,我就带他来看看。”

姜芷嫣说着转向柳天成,指着周志文说道:“这位是周志文,是我爸公司合作伙伴的公子。”

“你好。”柳天成客气地伸出手。


第4章 擦石见涨

周志文没有搭理柳天成的握手,不屑地说道:“刚毕业?我觉得还是先去找工作赚钱比较好,这种地方不是你这种人能随便来的。”

柳天成收回手,并没有因为这两句话就生气。

“天成本来学的就是考古,对古董玉石比较感兴趣,所以过来看看,以后工作或许用得着。”

姜芷嫣没等柳天成开口,就替他回答起来。

周志文见自己追求了这么久的姜芷嫣亲切地喊着天成,脸都要绿了。

“说得对,像这种大学生确实要多长长见识,不然什么都不懂容易被人笑话。”

柳天成见周志文的话句句针锋相对,有些反感,而且加上周志文对姜芷嫣那股殷勤的尽头,更是想教训一下他。

这时周志文又开口问道:“天成老弟也喜欢赌石吗?”

谁是你老弟,别恶心老子了。

柳天成只觉得恶心,但在姜芷嫣面前还不能莽撞,只是开口答道:“没有没有,这还是我第一次来。”

“那有没有选好的石头?哥来帮你看看。”周志文攀起了亲,为的就是在姜芷嫣面前博得好感。

“我觉得看这块挺中意的,”柳天成说着指向自己刚才看的那块拳头般大小的原石。

周志文看到那块原石,鄙夷地笑出声来,“我就说嘛,大学生还是要好好学习,别来参加什么赌石大会,就这块废料也只有你能看中了。”

“是吗?我觉得这块不错,一定是个宝贝。”柳天成淡淡地说道。

虽然他确实不是赌石的高手,但是对周志文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十分不爽。

“天成,周志文是自身的珠宝爱好者,也参加过不少赌石活动,要不要让他帮你挑一块?”

姜芷嫣看着两人在一旁斗气,有些好笑。

不过柳天成挑的那块原石实在是太普通了,自己都觉得怎么也不会是宝贝。

“既然芷嫣都这么说了,我可以看在她的面子上帮你挑一块。”周志文说着挑起眉毛,显得十分得意。

“赌石的重点不就是赌嘛!玩的就是这种刺激的感觉,我觉得就这块最好。”柳天成回绝了姜芷嫣的好意,坚持要这块石头。

“哼,不识好歹,有眼无珠,考古系毕业的大学生就这?”周志文瞥了瞥嘴,“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赌什么?”柳天成自是不甘示弱。

“如果你这块石头能开出宝贝,在场100万以内的原石随便你挑。”周志文指着展柜上密密麻麻的原石,信心十足地说道。

“不过这如果是块废料,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去吧,以后也不要缠着芷嫣了!”

“志文,你这……”姜芷嫣见两人的冲突愈演愈烈,慌忙圆场。

“芷嫣,你放心,我只是教教这个应届生一些社会上的道理。”还没等姜芷嫣说完,周志文就打断了她的话。

由于对方是自己父亲合作伙伴的儿子,姜芷嫣也不好说什么,平时面对周志文的纠缠,自己也是能躲就躲。

最令她担心的,当然是柳天成了,两人昨天才刚认识,第一次带人家来赌石大会,要是闹个不愉快,那确实是自己招待不周。

“好,那我就跟你赌一把吧。”柳天成干脆地答应道。

“爽快!这块原石就当是我请你了!”周志文看着8000的标价,不禁嗤之以鼻。

“那倒不用,我自己给钱就可以。”

柳天成心想,如果让周志文付钱,等下开出宝贝被讹了怎么办?所以还是不必了。

说着就叫过来一旁的销售人员,指着那块拳头大小的原石,付了现金。

“帮我切开!”周志文迫不及待地喊道。

“不,我要擦石!”柳天成开口纠正道。

切石是赌石最重要的步骤,不管输赢,都要等石头剖开之后才能分晓。

一般的切石方法通常采用于是切割机,切割准确迅速,一刀下去便能清楚原石里面究竟是什么。

但擦石就要慢上许多,往往都是半赌石才会用,避免破坏里面翡翠的整体。

柳天成心想,这一刀要是切下去,自己的翡翠价值恐怕就要大大折扣了,所以选择了擦石。

切石的师傅接过柳天成手中的原石,十分不解,“这种废料还要擦石?!”

周志文不屑地笑了笑,看来柳天成把这块垃圾当成宝贝了。

“他要擦就给他擦吧,反正石头不大,用不了多少时间。”

等待永远都是漫长的,短短五分钟,却让姜芷嫣觉得度日如年,眼看着开出的小窗没有见绿,不禁有些担心,手心也开始冒汗。

此时的周志文却是一脸得意,好像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看见没,开了窗都没见绿,我就说是块废料。”

柳天成并不着急,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别着急啊,这才磨了多久。”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大学生。”周志文不依不饶地嘲讽着。

对周志文来说,能和姜芷嫣站在一起都算是柳天成八辈子修来的服气了。

柳天成不理会周志文的嘲讽,眼睛直视盯着那块原石。

“出绿了!”擦石的师父突然惊呼道。

“恭喜啊,见涨了!”

“擦石见涨!恭喜啊!”

“我也看见出绿了!”

……

一旁围观的珠宝爱好者们纷纷伸长脖子,看着这块石头。

周志文的脸色顿时黑了起来,“出绿了?怎么可能?!”

姜芷嫣的表情却截然相反,心里的担心也终于消失,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转过头来看向柳天成,“出绿了!真不赖嘛!”

柳天成嘴角浮现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没有说话,仍是盯着擦石师傅手中的原石。

“小伙子,这块料给我吧,我出50万!”

一旁一个中年人看见开窗见绿,便连忙出起了价。

“50万?我出80万!”

另一个珠宝商前后仔细查看一番后激动地喊道。

“抱歉了各位,我现在还不打算卖。”柳天成淡淡地说道,目光却从未离开擦石师傅手上的原石。

“还要继续擦吗?”擦石师父问道。

“擦!”柳天成不假思索地回答。


超凡神鉴-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柳天成, 姜芷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8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