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狂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子轩, 柳飞雪

天降狂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子轩, 柳飞雪

第1章 屈辱

“林先生,你女儿的病不能再拖了。最多一个礼拜,再交不上五十万医药费,恐怕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医生冰冷的话语宛如利刃,刺进林子轩心头。

他死死盯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林可欣,眼泛热泪。

她才八岁,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她不能死!

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自从五年前收养她的时候,自己就曾发誓一定会好好待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只可惜,生活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父亲一夜破产不知所踪,母亲抑郁成疾、含恨而终,留下从小衣食无忧的他经受生活无情的摧残。为了躲避父亲的债主,只能逃离故土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南江市。

最终不得不委身柳家,成了他们给患病女儿冲喜的上门女婿。这一切,只为了能让女儿吃上一口饱饭。

可谁曾想,一年前女儿突然染上重病。他拼尽全力没日没夜的干着他身体根本难以承受的苦力活,但微薄收入却根本无法维持女儿医药费。

他曾不止一次的苦苦哀求,可柳家非但置之不理,还扬言要把他们父女二人赶出柳家。

“五十万,让我去哪里找呀!”

“是爸爸没用,爸爸对不起你。不过可欣你放心,不管用什么办法,爸爸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林子轩紧握双拳,愤怒、自责、无可奈何,却又不甘心就这么向命运屈服。

轻轻摸了摸女儿的额头之后,他默然转身,走出病房。

掏出手机翻看了一遍通讯录,才想起来,这上面所有人他都已经求过不止一次。但换来的却是岳父的白眼,岳母的怒斥。妻子柳飞雪曾动过帮他的念头,却也被父母无情阻止。

最终,只有一个算不上朋友的熟人看他可怜,像打发叫花子一样的塞给他一百块,并迅速把他推出了门外。

“岳父,医生说可欣的病不能再拖,否则她就没命了......”

“她有命没命关我屁事?她是你女儿,又不是我们柳家的孩子。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个没本事的废物吧!”

犹豫许久后,林子轩硬着头皮拨通了岳父柳鸿升的电话,可得到的却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以及毫不留情的羞辱。

林子轩咬牙切齿,还想继续哀求,但电话里已经传来了一阵“嘟嘟”声。

他不死心,旋即离开医院,一路狂奔赶到丈母娘陈英平日里打牌的棋牌室。

“死废物,你跑这儿来做什么?”看到林子轩,陈英顿时一脸厌恶。

“妈,我求求您了,您就借我五十万给女儿看病吧!我林子轩,这辈子就算是做猪做狗也会报答您的恩情的。”林子轩“扑通”一下,直接跪倒在陈英面前。

这一下,顿时引来了整个棋牌室所有人的注意。

“去去去,你个丧气货扫把星,少在这儿影响老娘打牌。张嘴就是五十万,你当我们柳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你怎么不去抢了,死废物。滚滚滚,赶紧滚!”

陈英一边咒骂,一边不顾形象的把林子轩推倒在地。

当年之所以让这个一无是处还带着个小女孩的男人入赘自己家,无非是因为女儿柳飞雪身患怪病需要找人冲喜,而且在所有愿意的人中,林子轩是皮相最好的。

半年前柳飞雪怪病突然痊愈,他们家早就动了把林子轩父女赶走的念头,只是柳飞雪顾及情面死活不肯才一直拖到现在。

失魂落魄的林子轩不再自找没趣,直接起身离开了棋牌室。

半个小时后,他抵达柳氏集团楼下大厅。

柳飞雪接到电话迅速下楼,“林子轩,你怎么跑到公司来了?”

她左顾右盼,似乎担心别人看到自己和林子轩在一起。此时,她身穿黑色工作制服,优美的身姿被勾勒得淋漓尽致。标准的鹅蛋脸上五官精致、皮肤白能称得上绝色美人。

“飞雪,我本不想来找你的,可是现在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医生说如果再交不上钱,可欣她就要没命了!”

林子轩微微低头,低声下气。

“不好意思,可欣的事我很遗憾,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柳飞雪秀眉微蹙,一口拒绝。

“飞雪,算我求你了。你们不是一直都想赶我走吗,只要你给我五十万,我马上就滚出柳家,不用你们赶!”

林子轩一把拉住柳飞雪的手,语气变得更加卑微。为了救女儿,他早已舍弃了所谓的尊严。作为男人,这大概是他最后的底线。

“林子轩,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柳飞雪秀眉紧蹙,面露愠色。

虽然和林子轩有名无实,但毕竟是领了结婚证,而且自己生病时,林子轩一直都在病榻前照顾有周。这番情分她一直记在心里,当自己痊愈之后父母每每要赶走林子轩父女时,她都会挺身而出一再坚持。

所以,林子轩说出她要把他赶走这种话,她是万不能接受的。

“飞雪,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林子轩一字一顿,声音哽咽,眼眶中噙满泪水。

柳飞雪内心触动,隐隐作痛。她并不是真的不想帮林子轩,只是真的无能为力。

自己才刚恢复工作几个月,出于自己之前生病以及家里招了个废物上门女婿的原因,家族对她心怀芥蒂,只给她安排了一份不上不下的工作。尽管如此她每个月还是背着父母,拿出一部分工资贴补林可欣的医药费。

可是现在,林子轩一张口就管她要五十万,她又要到哪里去找呢?

“不好意思,我真的爱莫能助!”

说完这句,柳飞雪直接转身离去。林子轩的表情令她于心不忍,所以她只能选择无情。

“飞雪,飞雪你别走,我求你了,你帮帮我......”

林子轩情绪有些失控,他已无路可走,若是柳飞雪也不帮他,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去了。

柳飞雪顿了一下,林子轩悲恸的声音刺痛她的心灵。她紧紧咬着嘴唇,最终还是头也不会的向前走去。

“飞雪,飞雪你别走......”

“喂,死废物,谁允许你在这儿叫唤的!”

林子轩想要追上去,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拉住。

拉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柳氏集团的总经理,柳飞雪的堂哥柳志鹏。

“堂哥,我,我要见飞雪......”

“见你妈个头,给老子从这儿滚出去,我们柳氏不是你这种废物能来的!”柳志鹏直接打断。

边上几名保安一拥而上,毫不留情的把林子轩拖出门外丢在了大街上。林子轩颓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一辆兰博基尼跑车突然停下,车上走下来一个身材修长浑身奢侈品的年轻才俊。

此人名叫张子涵,出身于南江市排名前五的豪门大族。是柳飞雪的大学同学,也是她的狂热追求者。

只不过,这个满嘴愿意为了柳飞雪上刀山下火海的纨绔子弟,在柳飞雪身染怪病时却像躲瘟神一样躲到了国外,如今柳飞雪痊愈,他又像狗皮膏药一般的黏了上来。

“哟,这不是林子轩林少爷吗?怎么,讨饭讨到这里来了?”

“哭得有模有样,不知道这里是柳家的公司吗,我看你是故意来给飞雪丢脸的吧!”

张子涵走到林子轩面前,一顿羞辱后还往他身上吐了口痰。

林子轩下意识的躲开,抬头怒目望向张子涵。自从柳飞雪痊愈,这家伙就阴魂不散,变着法的刁难自己。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家那小杂种病得快死了,需要五十万对吧?”张子涵一脸玩味,看流浪狗一样的看着林子轩。

“不许你侮辱我女儿!”林子轩怒不可遏,双拳紧握。

“怎么,还想打本少爷不成?我劝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否则你会死得比你女儿更早的!”张子涵冷冷的说道,眼中满是不屑。

林子轩咬了咬牙转身离去,他没有时间跟这个混蛋纠缠,女儿的命还等着自己去救。

“喂,臭乞丐别走呀,我可以给你五十万!”

“当真!”

听完此言,林子轩猛地回头,死死盯着张子涵。

“你觉得本少爷像拿不出五十万的人?先跪下,给本少爷学几声狗叫听听吧!”

“汪汪汪......”

林子轩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学起狗叫,为了女儿,他愿意付出一切。

“哈哈哈,你这个傻逼还真是听话。本少爷玩够了,滚吧!”张子涵愣了一下,紧跟着捧腹大笑。一边笑着,一边转身朝柳氏大门走去。

“你,你耍我!”林子轩怒从心生,噌的从地上站起身来。

“耍你又怎样?”张子涵回过头来,两名身形彪悍的保镖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大步走向林子轩。

林子轩无力反抗,只得转身离去,失魂落魄的走在马路上。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辆黑色限量版迈巴赫突然横在面前,把他拦了下来。

迈巴赫上迅速走下来一名头发雪白的老者,走到林子轩面前毕恭毕敬的喊了声,“少爷!”

第2章 乞丐?

“少爷?”林子轩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望向老者,“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少爷!”

“我没有认错,是您爷爷让我来找你的!”老者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言语之中充满了恭敬。

爷爷?

林子轩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他只在很年幼的时候见过这个老人,如今已完全不记得他的模样了。

只记得小时候,父亲每次喝醉总会提起,说爷爷是一位手腕通天富可敌国的大人物,但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让你来找我做什么?”林子轩试探性的问道。

“咱们还是先上车再说吧。”老者微微一笑,转身亲自为林子轩打开了车门。

林子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了车。在他看来,一个拥有这样豪车的老人,总不至于拐卖自己这么个走投无路的窝囊废吧!

“说吧,找我什么事!”车子缓缓开动,林子轩开门见山的问道。

“少爷,您可能还不知道您爷爷是谁,就让我先跟您说说吧!”

林子轩点头。

老者接着说道,“您的爷爷名叫林镇廷,是光明殿的创始人,所拥有的财富和权利是您所无法想象的......”

我爷爷是光明殿的创始人?

林子轩愣在当场,他曾听父亲提起过这个光明殿。

那是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组织,掌控了全世界超过半数的财富和权利。只要他们愿意,可以一夜之间让股市崩盘,甚至灭掉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

可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跟这个强大到难以形容的组织有关联,而且还是创始人的孙子!

“少爷,殿主他老人家今年已经九十高龄了,他这次派我来就是想让您接替他的位置,成为我们光明殿的新任殿主!”

“你说,我爷爷是光明殿的殿主,那他为什么早不把我们家人接回去?”

“为什么我父亲出事的时候他不出手相助,害得我母亲含恨而终!”

“现在,就凭你一句他是我爷爷,就想让我回去继承他的位置?”

“去他妈的狗屁光明殿,老子不稀罕!”

林子轩咬牙切齿,无比愤怒。紧握的双拳,发出咔咔的声响。

“少爷,您有所不知。当年您的父亲和殿主产生一些分歧,带着你们一家愤然离开了光明殿。殿主几次三番求他回来,他就是不听,最后事情才闹到了那种不可开交的地步。”

“殿主他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他之所以让我来找你,就是不希望您重蹈您父亲的覆辙呀!”

老者苦口婆心,林子轩还是摇头,“好意我心领了,既然我父亲离开了,我也不会回去的。”

“少爷,您难道就想想您女儿吗?她才八岁呀!就算她现在接受了手术,最多也就只能让她多活半年。只有我们光明殿,才能给她最好的治疗,让她完全康复!”

女儿!

父亲不知所踪,母亲含恨而终,如今只有这个自己从大街上捡回来的小丫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为了让她活命,林子轩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失去她了!

“好,我答应!”

天人交战一番之后,林子轩重重点头,为了女儿他选择了妥协!

见林子轩答应,老者顿时如释重负、喜上眉梢。

“给我五十万,送我回医院!”

林子轩提出自己第一个要求,老者直接从座位底下抽出来一个箱子送到他手里,“早就给您准备好了!”

林子轩拿着钱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医院,虽然光明殿能给女儿最好的治疗,但是她现在病情太不稳定,还是需要现在这里进行手术,稳定之后再转移到光明殿医院。

临下车时,老者告诉他自己已经在南江市最好的风华酒楼摆下宴席为他洗尘,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他,让他解决完医院的事情之后火速前往。

“飞雪?”

走进医院缴费大厅,林子轩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柳飞雪。此时她已经在收费窗口办完了什么手续,正准备转身。

“飞雪,你怎么在这儿?”林子轩大步上前,走到柳飞雪面前。

“你来了正好,可欣的医药费我已经替你交了,这里还有些钱,你拿着备用。”柳飞雪把缴费单和一叠钞票递给林子轩,“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飞雪,你......”林子轩愣住,他没想到刚刚才无情拒绝帮助自己的柳飞雪,转眼又直接跑来把医药费给交了。

他也知道,柳飞雪根本没有这么多钱,这些钱恐怕是她借来的。对此,他十分感动,不知该说些什么。

“飞雪,好了没有,该回去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

林子轩和柳飞雪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去,却看到一脸得意的张子涵正站在不远处冲柳飞雪招手。

想起这家伙的丑恶嘴脸,以及他刚刚在柳氏门口戏耍侮辱自己,林子轩不由得怒火中烧,握紧了双拳。

“我该走了!”柳飞雪把缴费单和钞票塞到林子轩手里,直接朝张子涵走去。

林子轩快步跟上,“这钱,是张子涵给你的吧。”

柳飞雪回头望向他,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所以没有回答。

“拿回去吧,我嫌脏!”林子轩以为她默认,无比气愤。

“林子轩你什么意思?求我帮忙的是你,我千辛万苦把钱凑够,你嫌脏?真是莫名其妙,我犯贱行了吧!”柳飞雪气得面红耳赤,直接转身愤然离去。

难道,是我弄错了?林子轩皱了皱眉头。

“呵,没本事,脾气大,说的就是你这种废物吧!”

“你给我闭嘴!”听到张志涵的嘲讽,林子轩回过神来。

“哟,还敢让本少爷闭嘴?你知不知道飞雪为了给你凑医药费把所有同学朋友都问遍?”

“什么,你的意思是,那些钱不是你给她的?”林子轩瞪大了眼睛。

“我倒是想给,可是她不接受呀!”张子涵佯装遗憾道。

哈哈哈......

听闻此言,林子轩直接笑出声来。

原来,钱并不是张子涵给柳飞雪的,她为了自己到处借钱,说明她并不像看上去那般冷酷无情,或者说她的心里其实还是在乎自己的。

“真是神经病,都把飞雪气走了,居然还笑得出来!”张子涵嗤之以鼻。

“我要是你这废物,早就一头撞死了。我告诉你,识相的赶紧和飞雪离婚,滚出柳家,本少爷......”

“飞雪是我的老婆,从今往后,我会好好照顾她、保护她的!”没等张子涵把话说完,林子轩直接开口打断。

“就你?还照顾她保护她,能不能撒泡尿照照镜子?”

张子涵冷笑不止,林子轩并不理会,直接转身离去。

“可欣,从今往后,我爸爸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林子轩回到病房,轻轻抚摸女儿发烫的额头。

“现在,爸爸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得去做。你等着爸爸,爸爸很快就回来陪着你。”

在女儿身边呆了一会儿后,林子轩再次离开医院,拦了辆的士直奔风华酒楼而去。

......

“哎哎哎,哪来的臭要饭的,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往里闯。”

二十分钟后,林子轩抵达风华酒楼,刚进门,一个穿着制服身材妖娆浓妆艳抹的女人就嚷嚷着把他拦了下来。

“我,我不是乞丐,我是来找人的。”林子轩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破败不堪的衣服,不由得苦笑,自己这样确实容易被误认为是流浪汉。

“你不是乞丐,难道我是?行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赶紧滚蛋!”女人眼神中满是鄙夷,一边呵斥,一边用手在鼻子前面不停地煽动着,就好像林子轩身上有什么恶心的味道一样。

林子轩微微皱眉,心生愤怒,“我真的是来找人的!”

“行了,别装了,知道你什么意思。拿着,滚吧?下次要饭记得去别的地方要,这里不是你能进的!”女人不依不饶,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丢在了林子轩身上。

不过,林子轩并没有去捡。

“怎么,还嫌不够?臭乞丐,别给脸不要脸,以为老娘是慈悲为怀的观音菩萨呢?”

女人火冒三丈,怒目圆瞪,“保安,保安呢,都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把这个臭乞丐轰出去?”

听到女人的吆喝,几名神游的保安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臭乞丐,还愣着干嘛,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怎么,要老子揍你一顿才肯滚是吧?”

一名保安指着林子轩的鼻子,破口大骂,唾沫星子喷得到处都是。

林子轩眉头紧锁,擦了擦脸上的唾沫后,再次郑重其事的解释道,“我再说一遍,我真的是来找人的!”

“哟,你个臭乞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保安震怒,直接上手架住了林子轩的双手。

“哼,拖到外面去打,别弄脏了我们酒楼。”女人冷哼一声,一脸得意。

“是,刘经理,我们这就把他拖出去。”保安满口答应,同时使劲把林子轩往大门方向拽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林子轩奋力挣扎,可力量相差巨大,根本无法挣脱。

“住手,都给我助手!”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身穿定制级西服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走来,显得十分焦急。

第3章 惹不起的人

大步走来的男人正是这家风华酒楼名义上的老板萧明,南江第一大家族萧家的一员。而这风华酒楼,正因为它属于萧家才能有如今的辉煌。

而这萧家,却又是隶属于光明殿旗下,只是光明殿在南江的代言人。

他之所以匆匆跑来,正是收到命令让他来迎接林子轩,可谁曾想,一下楼竟然看到这一幕。

“萧总,这个臭乞丐自己冲进来的,赶他走还不肯走。”妖艳女子以为萧明突然出现是因为林子轩闯进酒店的缘故,连忙开口解释。

几名保安一听,生怕被问责,赶忙也替自己辩解道,“萧总,我们刚才正好去给客人引路,才让这臭乞丐趁机溜进来的,保证没有下次了......”

“放肆!”

萧明面色铁青,显得无比愤怒,“你们是眼瞎了还是脑子坏了?张嘴一个乞丐,闭嘴一个乞丐,这位先生是我们贵客。”

什么,贵客?

听闻此言,女人好保安不由得目瞪口呆,连忙又望向林子轩上下打量了一番,依旧难以置信。

“萧,萧总,您确定没弄错吗?这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贵客呀。”女人不死心,凑到萧明耳边再次问道。

“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瞎了眼?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贵客道歉!”萧明愈发生气,吓得女人和保安直哆嗦。

连忙望向林子轩,诚惶诚恐道,“这位先生对不起,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们吧。”

此时,林子轩已经弄明白了这个被称作萧总了人,大概就是刚才那位老者派来接自己的。虽然还有些不适应突然之间的身份转变,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林少爷,您想怎么处置这些人,我决不会姑息。”见林子轩不说话,萧明也变得有些慌张。

林子轩这才回过神来,扫视了妖艳女子和保安一眼,又望向萧明。

“算了吧,是我今天来的匆忙也没换衣服,也难怪他们把我当成乞丐。”

“谢谢林少爷!”

“谢谢林少爷!”

“林少爷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听林子轩不跟他们计较,女人和保安喜出望外,连声道谢,拍起马屁。

片刻之后,林子轩再次开口,“以后做人,眼睛要放亮,千万别狗眼看人低了。”

“林少爷说的是。”

“我们一定听林少爷的,擦亮眼睛做人!”

即使被说成了够,女人和保安却不敢有半点不高兴,毕竟连萧明都要恭敬对待的人物,可不是自己这种小喽啰可以得罪的。而且人家没有追究,只是教育几句,对他们已经是天大的仁慈,自己应该感恩戴德才对的。

“都滚回各自的工作岗位去吧!”

随着萧明一声怒斥,众人连忙低着头灰溜溜的离开。

萧明回过头来,毕恭毕敬的弯腰伸手,“林少爷这边请,他们在三楼的包间等着您呢。”

林子轩只是点了点头,正准备跟萧明朝专属电梯走去,眼角余光却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酒楼侧门走了进来。

“哟,这不是林子轩林少爷嘛!”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张子涵。

真是阴魂不散!

看到张子涵,林子轩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没记错的话,以你的身价连这家酒楼的菜渣也出不起吧?”林子轩本打算不搭理他直接离开,可是张子涵却直接跑过来拦住了他和萧明的去路。

“怎么,该不会是把飞雪给你们家小杂种存的医药费偷偷取出来,自己到这儿吃顿好的准备陪她一起上路呢吧?”

“姓张的,我说过不准你侮辱我女儿!”听到张子涵如此污言秽语,林子轩就算是泥菩萨也不由得火冒三丈。

“呦呦呦,狗急了想咬人了?”看见林子轩生气,张子涵顿时满脸得意。

萧明跨出一步,挡在林子轩身前,“张少爷,这位是我们的贵客,请你保持尊重!”

“贵客?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你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货色吗?他就是个混吃等死,连女儿医药费都交不起的废物。这种人都能成为贵客,你们这风华酒楼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听到小明的话,张子涵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咋咋呼呼的连酒楼带林子轩一起嘲讽起来。

“张少爷,你们张家和我们萧家也算是合作关系,你别让我难做。”萧明眉头紧锁,对于眼前这个纨绔子弟,他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作为萧家的边缘人物,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张子涵。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要守护的这位客人,可是令自己萧家家主和另外来自远方的大人物都诚惶诚恐的人物,所以才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萧明,就凭你一个不入流的角色,有什么资格搬出萧家来压我?你有资格代表萧家吗?”听到萧明的警告,张子涵顿时来气,直接恶狠狠的回了这么一句。

“你要是识相的就赶紧给本少爷让开,别管我跟这是废物之间的事。造成什么损失,我会加倍赔偿。而且我要是玩高兴了,说不定还能多带些人来照顾照顾你们这家酒楼的声音,你们也就不用把这种人都当做贵客了!”

“张少爷,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在拿萧家压你,只是善意的提醒,这位贵客是惹不起的人,别给自己和你们张家找麻烦了!”萧明依旧挡在林子轩面前,一字一顿的警告道。

“笑话,真是笑死本少爷了!”

“就这个废物不仅是贵客,还是本少爷惹不起的人?”

张子涵捧腹大笑,身后的狗腿跟班们也放肆的笑了起来。

“林子轩,看来你不仅乞丐演的像,土豪富二代也演得不错呀。不对不对,就你这德行,显然是这个萧明眼瞎了才会信吧!”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到底是贵客还是乞丐!

被张子涵这么一闹,酒楼大厅里所有人都朝这边望了过来。

尤其是刚才吃了瘪还惊魂未定的妖艳女人,更是一头雾水、满腹疑问。

“萧明,既然你要护着这个废物,那本少爷就只能连你也一起收拾了。”片刻之后,张子涵停止笑声,阴沉沉的说了这么一句,身后的狗腿子立刻就摩拳擦掌走上前准备动手。

“大胆,谁给在我萧家的地方动手!”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声音传来,张子涵扭头望去,正想开口骂人,可看到来人之后,却愣在当场,瞬间收敛。

第4章 让他滚出去

萧,萧家家主?

我去,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连这样大人物都路面了。

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呀......

这次出现的同样是风华酒楼的老板,而且还是真正的大老板,南江第一大家族萧家家主,萧崇实。这也就难怪张子涵在看到他的时候,瞬间就怂了。

围观群众纷纷后退,给萧崇实让出道路,但是又谁都不肯散去,因为接下去的瓜肯定会比之前更加好吃。

萧崇实看上去六十岁左右,身材高大挺拔,穿着一身复古唐装,看上去无比威严、气势十足。

不多时,他便走到林子轩他们这边,“刚才,是谁要在这里闹事的?”

“萧家主,我看这个臭乞丐溜进风华酒楼,担心他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就想替您清理一下。可谁知道,这个不长眼的小命竟然不让我动他,还说是他是你们酒楼的贵客。”见萧崇实问起,张子涵连忙恶人先告状道。

萧崇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转向林子轩,“实在抱歉殿主阁下,让您受惊了。”

殿,殿主?

见萧崇实竟然不搭理自己,反而向林子轩弯腰鞠躬的赔礼道歉,张子涵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萧家主,萧伯伯,您是不是弄错了呀。这家伙哪里是什么殿主,不过就是二流家族柳家的上门女婿,一个十足的废物罢了......”

张子涵竭力解释,萧崇实却突然回头给了他一个凌厉凶狠的眼神,吓得张子涵连忙闭上嘴巴,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店主阁下,这个人冲撞了您,请问您打算怎么处置。”萧崇实再次望向林子轩,毕恭毕敬的问道。

林子轩死死盯着张子涵,和他之间的仇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他恨不得张子涵马上被人当场打死,但是他更想自己亲手解决这个混蛋。

“萧伯伯,您,您仔细看看,我是张子涵呀。我爸是张家家主张良茂,我们前几天才一起吃过饭呀!”听闻萧崇实说要处置自己,张子涵不由得瞪大了眼镜,完全摸不着头脑。心里暗想,这萧家的人今天难道全都吃错药了吗?

站在张子涵对面的萧明脸上渐渐露出得意的笑容,仿佛在说,早就告诉你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

而萧崇实则依旧没有搭理张子涵,只是静静看着林子轩,等待他一声令下,自己不介意马上把张子涵当场废了。

“我不想看到这个人,让他从这儿滚出去!”良久,林子轩终于开口。

“死废物,你......”

听到林子轩的话,张子涵恼羞成怒,自己堂堂张家大少爷竟然被一个废物指着鼻子骂滚,他无法忍受。

可还没等他走上前,萧崇实已经大手一挥,让自己的贴身保镖从后面死死架住了张子涵,并直接朝大门外拖去。张子涵那几个狗腿子向来只是狐假虎威,这会儿见自家主子都被认给拖走了,自然连个屁都把不敢放了。

“萧伯伯,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们张家可是你们最大的合作伙伴呀!”张子涵不死心的大声嚷嚷着。

“哦,那从今天开始,我们萧家就断绝和张家的一切合作!”萧崇实双手负后,想都没想,直接高声做出这样的回应。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片骚乱。

张子涵更是如遭雷击,他心里明白买了张家,萧家大可以再随便找个家族合作。但是他们张家如果没了萧家这座靠山,生意恐怕会一落千丈,甚至面临破产崩盘的可怕后果。

“萧伯伯,萧家主,您不能这么做呀!我,年轻不懂事,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您多多见谅,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的林子轩连忙高声求饶,但是没等他把话说完,萧崇实就直接开口打断。

“无需多言了,马上从这里滚出去,从今往后,所有属于我萧家的地方,再不允许你们张家的人出现!”

萧崇实的语气变得更加冰冷,也更加坚定。

话音未了,保镖便直接把张子涵拖出了风华酒楼,向丢垃圾一样的丢在大街上。

“王八蛋,林子轩,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本少爷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张子涵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起来,从小到大没有吃过半点苦头的他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但是,他又不敢找萧家的麻烦,于是便把所有仇怨都算到了林子轩的身上。

“殿主,这边请。”

解决完张子涵之后,萧崇实暗中观察了一下林子轩,看到他还算满意的表情后终于送了口气。

就在刚刚,光明殿的一位长老突然找到自己,说要在风华酒楼给新任殿主接风洗尘。萧崇实满心欢喜,同时也不胜惶恐。

可等待了许久也没等到这位新殿主,萧崇实便匆匆下楼查看。这一下楼,竟然看到林子轩被人围住,差点没把他吓出心脏病来。

要知道,自己萧家虽然在南江是只手遮天的第一家族,但在光明殿眼里却如同蝼蚁一样。林子轩要是在这儿出个三长两短,那萧家恐怕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有劳萧家主了。”林子轩微微一笑,表达了谢意。

萧崇实诚惶诚恐,“殿主言重了,能为您做事,是我的荣幸。”

风华酒楼,天字一号包间。

“参见殿主!”

萧崇实推开大门,把萧崇实请进去的一瞬间,桌子上的人立刻都齐刷刷的站起身来弯腰鞠躬。

“都坐吧!”

林子轩扫视一眼,看到包间偌大的桌子上只有五个人,其中一个是刚才找到自己的老者,他的右手边依次坐着他的两名保镖。

老者对面,一男一女,皆是年过半百之人。从他们的装束打扮可身上的气质上看,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

尽管林子轩已经发话,但是众人并没有直接坐下,而是等萧崇实把他请到主位坐下之后,才依次落座。

萧崇实走到对面,坐在那一男一女身旁,同时拿起对讲机吩咐工作人员开始上菜。

不多时,一道又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陆续被送上来,转眼就摆满了整张桌子。

看着这一桌子美味佳肴,林子轩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他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看到这么多好吃的了。

要是可欣在的话,肯定会高兴坏的。

想起还躺在病床上的女儿,他不禁心生感伤,眼泛泪花。

天降狂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子轩, 柳飞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