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楚昭然

全职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楚昭然

第1章 退役

“胡闹!”

在某军区首长办公室内,一个白发苍苍,身着绿色军装的老者正怒气冲冲地瞪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士兵,肩上的三枚将星凸显出老者非一般的地位。

“我不批准,你小子这辈子哪都别想去。”老首长仿佛一头发怒的豹子望着他,怒道:“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待着这里。”

“老首长,可是组织已经批准了我的退役申请,您还是......”

年轻的士兵紧了紧身体,刷地一下朝老首长敬了军礼,声音洪亮道:“请老首长批准!”

“不行就是不行,给老子滚出去!”

老首长心中怒气难压,一甩手将桌上的瓷杯打翻到地上摔得粉碎,可是他知道,今天是留不住他了,道:“你以为你很优秀了,想功成隐退?我告诉你,你还差得远呢。”

“三年来,我总共执行过九十八次任务,重伤二十次,轻伤七十二次,获三等功......”

“啪!”

老首长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指着年轻士兵的鼻子骂道:“你小子是在想我炫耀是吗?”

“不是,我只是希望能够说服老首长!”年轻的士兵缓缓说道。

过了许久,老首长的脸色逐渐惆怅了,他重重地坐到椅子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烟,看着眼前这个优秀的士兵,他实在难以放手,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个优秀的士兵,而且还是自己的准孙婿。

“唉,小风啊,你参军多久了。”老首长深吸了一口香烟,苍老的脸上仿佛又憔悴了几分。

“六年零三个月!”秦风答道。

“六年!你在我手下当兵当了六年,你就这么走了,你放得下跟你出生入死的弟兄?放得下这铁血军营,放得下......我那对你情根深种的孙女?!”

老首长越说越难以压抑心中的怒火,神色动容之下,苍老的手微微颤抖起来,骂道:“要不是老子穿着军装,非揍死你不可!”

沈若曦,老首长的亲孙女,被他视为掌上明珠,自从秦风从军以来,短短六年时间,从一个普通的士兵,逐步成长为军中一把锋利的尖刀,使敌人闻风丧胆的同时,也撩动了沈若曦的芳心。

“若曦是我的亲孙女,你是我手下最优秀的兵,你们两个处对象我也觉得门当户对,可你现在告诉我,你外面还有一个老婆女儿,你把我的若曦当作什么,你的玩物?!” 老首长咬牙切齿地恨道。

“那你打算怎么跟若曦交代?”老首长深深地看了秦风一眼问道。

秦风静静地看着老首长的眼睛,突然正正地又敬了一个军礼,紧接着恭敬地向老首长鞠了个躬。老首长瞬间明白了秦风的选择,说实话他深知秦风做得根本没错,换做是他,肯定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房间内的气氛依旧压抑,只有烟丝在滋滋啦啦的燃烧,一根烟抽完,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很快,房间中,再次烟雾弥漫起来。

最终,依旧是老首长打破了僵局。

“我明白了,你自己做的选择要自己处理好,我批准了你退役。”老首长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只见老首长无力地挥了挥手,叹道:“你自己去找若曦吧,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

“呲啦~~”

房门外传来一声微弱的摩擦声,秦风过人的听力清晰地捕捉到了,秦风连忙上前打开房门,门外空无一人,低头一看,只见地上静静地躺着一枚塑料戒指。

秦风俯身拾起那枚戒指,这枚戒指虽然一文不值,但也算作是他跟沈若曦的定情信物。刚才在外门的一定是她,她知道了自己的选择。

“是若曦那个丫头吗?唉,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若曦那丫头的脾气你也知道,昨夜他听到你外面还有一个老婆孩子的时候,一口气打爆了七八个沙袋,骂了你足足两三个小时,待会你找她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明白!”秦风点头答道,向老首长敬了最后一礼便离开了。

六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沈若曦的时候,觉得她就是一支高山的傲雪冰花,美丽却又遥不可及,绝美的容颜犹似天仙,潇洒的身姿令人沉迷,深受军人熏陶的她又是何等的高傲。

而两人却因为缘分越走越近,从当初的敌对冤家逐渐走向了甜蜜无间。当初秦风参军之时,根本不知道女朋友还在等他,这是他年轻之时埋下的罪孽。

秦风去了沈若曦所在的部队,发现她没在,又去了她的住处,而房门紧锁。这时,秦风明白了,那丫头是故意躲着自己,他在来之前早已经做好了被沈若曦打骂的准备。

最后,秦风来到了他经常跟沈若曦逛的操场,缓缓走到了一颗茁壮的大树下,静静地望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身后的影子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拉得很长...很长。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昭然她母女二人苦等我六年,我不回去的话,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如果有机会再见的话,要杀要刮,要打要骂,我都随你。”

秦风说完后,蹲下/身将那枚塑料戒指埋在了树下,而在不远处的围墙后,一个高挑美女正美目含泪地看着这边,泪眼楚楚的她让人心疼不已,她拼命捂住自己的小口,强迫自己不要哭出声来,可是眼泪却如同决堤般涌出来。

最后,她看着秦风慢慢离开了,眼中充满了迷恋与倔强,最后她无力地靠墙蹲下,慢慢低声哭泣起来,她将脑袋深深地埋在怀里,双手紧紧搂住自己的膝盖,可是双肩依然不住地颤抖起来。

“秦风,你个大骗子!她们母女二人等了你六年,我又不何尝陪了你六年。你真的以为我军人子弟不会不会玩枪需要你教?不会玩刀需要你陪么?真以为我沈若曦是什么男人都能靠近,任谁都能让我牵肠挂肚么?你错了!!大错特错了你……”

除了沈若曦以外,还有一个人眺望着秦风离开这里。

老首长站在窗前眺望着远方那道逐渐缩小的身影,浑浊的眼中缓缓升起淡淡的雾气,他喃喃说道:“臭小子,出去之后给我好好做人,千万别丢了老子的脸,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鬼魂瞎混,老子让警卫连亲自抓你回来呢。唉.....就是苦了我那丫头了。”

第2章 重返故乡

数日之后,秦风重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天琅市,没想到这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二线城市一跃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前沿城市。

秦风在机场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就说道:“师父,到西交巷!”

在来之前,秦风早已经打听到了楚昭然母女俩住的地方。

“西交巷?那里现在正大面积拆迁,去那里可能要绕点路,两百块!”出租车司机狮子大开口地说道。

“没问题!”秦风归心似箭,心里只想着尽快见到楚昭然,根本没想还价,直接掏出两张票子递给了司机。

“好嘞!”出租车司机没想到秦风这么爽快。

半个小时左右,出租车停在了一片旧小区门口,周边的许多废旧建筑都拆得差不多了。秦风下车之后,望着这一小片旧小区,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六层小楼,斑驳的墙壁已经发黄。

秦风慢慢走入小区,只看到来往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刚一步入小区门口时,秦风顿时注意到左边墙壁上的告示,上面正好写着06户,楚昭然。

昭然的确住在这里,秦风的步伐不自觉地放慢了下来,他的心跳也开始加快,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

遥想自己当初不辞而别,他并不知道昭然已经怀有身孕了。整整六年,楚昭然一个女子辛辛苦苦拉扯自己的女儿长大,这其中的辛酸凄苦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得到的。

现在自己的女儿都已经五岁了,秦风突然间不敢与楚昭然相见了。

“叔叔,你找谁?”

忽然,一个娇嫩的女童声从背后响起,秦风转过头去时,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女童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小脸柔嫩光滑地像个瓷娃娃,明亮的小眼睛正扑闪地看着他,五官精致,笑脸迷人,是一个出色的美人胚子。

“好可爱的小丫头啊。”秦风由衷地说道,缓缓蹲下/身摸了摸小女童的脑袋,正要说话时,一个老妇人急忙从后面跟了上来,一把将小女童拉到身后,警惕地打量着秦风,道:“你有什么事,你好像不在小区里住。”

“你好,我是来找人的。”秦风也能理解老妇的动作,因为人贩子是最可恨的。

“找谁?”老妇人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努力护住身后的小女童不让他看到。

“我找......楚昭然!”秦风顿了顿,努力压住自己有些涌动的心绪。

“咦,叔叔,你找我妈妈干什么?”小女童这时从老妇人身后露出小脑袋紧紧地看着秦风。

“什么?她是你妈妈,那你.......”

小女童的一句话恍如天雷一样炸响在秦风耳边,他连忙上前一把抱起小女童,仔细地看着她那一张小脸,一旁的老妇人顿时一惊,正想要上前阻止秦风。

“奶奶,这位叔叔不是坏人,我看得出来。”小女童脸上露出一个天真烂漫的笑容,因为她在见到秦风的时候,心里会忍不住想要亲近他。

是我的女儿?秦风鼻子一酸,眼睛不禁湿润起来,细细看去,小女童的眼睛像极了楚昭然,而相貌似乎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叔叔,你怎么哭了?”小女童见状伸出柔嫩的小手轻轻抹去秦风眼角的泪珠,用稚嫩的语气对秦风说教道:“妈妈说,不能够轻易流泪的。”

“啊,叔叔没哭,是刚才风大,刮来沙子眯眼睛了。”秦风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头却仿佛被尖刀刺中一般,秦风伸手刮了刮小女童的琼鼻,亲切地问道:“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秦楚灵,是妈妈给我取的名字。”小女童如同献宝一样说出自己的名字,小脸上浮现一丝憧憬的笑容。

秦楚灵.....

秦风的心仿佛被一双无双的大手玩弄着,现在正被一片片地剥开,他不禁无声哽咽起来。

“哦,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现在这里还有空房出租吗?”秦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放下秦楚灵,询问着刚才那个老妇人。

“租房?这里倒是有不少空房间,刚才你说是来找灵灵的妈妈,你是他的......”

老妇人是这片小区的老人了,自然也知道楚昭然孤儿寡母的艰苦,一个女子孤苦伶仃拉扯女儿长大,听说她十月怀胎的时候都没有陪在她身边,到了产期的那天也只有她一个老婆子陪着她。

“我是......她的朋友,以前是同班同学,一起在XX大学念书。”秦风并没有第一时间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是这样啊。”老妇人轻轻叹了一声,后抚摸着秦楚灵的小脑袋咒骂起来,“昭然那孩子也是苦命,遇上一个负心的人渣,最好不要让我老婆子见到他,否则我一定拿我的拐棍好好教训他。”

秦风不禁哑然失笑,看得出来老妇人是真的心疼楚昭然。老妇人也算是放下了对秦风的警惕,带着他来到了楚昭然住的地方。

原来,老妇人与楚昭然是邻居,而老妇人的一个亲戚则是这栋楼的房东,认了楚昭然当干女儿。今天也刚好在家,正好可以办理入住的事宜。

秦风一口气交了半年的房租,这倒让房东有些吃惊,毕竟这里已经是规划进拆迁的范围,说不定哪天政府发话了,他们都要统统搬走了。

而秦风根本不关心这些,他现在只想要呆在楚昭然身边,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管。房东大妈将钥匙交给了秦风,正好跟楚昭然的房间是对门。

“听说你跟昭然那孩子是大学同学?”房东大妈好奇地询问起来秦风,道:“那你认不认识她的丈夫?”

秦风顿时有些语塞,只能敷衍说道:“她大学的时候很文静,不太喜欢跟人交流,所以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

“也是。昭然那孩子就是这个脾气,唉,老天爷不开眼,让人遭罪啊。”房东大妈摇了摇头叹道:“那孩子也是倔,男人跑了这么久,肯定是不会回来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孩子跟着吃苦,天底下的男人那么多,以昭然的条件,找个富二代也不是什么难事。”

“啊?”秦风有些无语了,心想,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您老人家就别操这份心了。

“你还别不信,我那干闺女人长生得俊俏,正有不少富二代追她,可是那丫头死心眼,全都拒了,也不知道那男人有什么好的。”房东大妈摇头叹道。

第3章 恶棍上门

秦风把自己的东西搬进屋里之后,发现这小区房虽然破旧了一些,但也十分宽敞,接下来他从外面的二手市场买来一些家具和生活用品,又细心打扫整理了一番,也算是一个温馨的小窝。

经过这么一折腾,眼瞅着就到下午,秦风正准备出门买点吃的时,刚走到楼梯口就遇上一群衣冠不整的年轻人走上来,对着楚昭然的房门就是一阵猛拍叫喊。

秦风皱着眉头看着这些来者不善的叫喊,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听出来,貌似楚昭然欠了他们的钱。

正当秦风要上前询问的时候,楼上的房东大妈拉着秦楚灵也闻声赶了下来,楚昭然白天需要上班,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将秦楚灵交付于房东大妈照顾。

“你们这些家伙又来干什么,信不信我报警把你们抓起来?”房东大妈气得浑身直抖,身后的秦楚灵也指着带头的那个光头大汉,娇滴滴地骂道:“坏人!”

“报警?你们可以试试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去了法院老子也敢这么说。”那光头大汉脸上横肉直跳,挥动起自己手中的钢管指着房东大妈,骂道:“死老太婆,不想死就给老子滚回家去。”

秦风本是军人出身,骨子里的一腔热血完全喷涌了出来,站出来拦在那个光头身前,冷冷说道:“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手持刀械上门,就算是为了催债那也是违法的。”

“你小子哪来的东西,给老子滚一边去。”那光头大汉伸手想要将秦风推开,却被秦风轻松避开了。

秦风不搭理这光头,转头问向房东大妈,楚昭然到底欠了这些家伙多少钱,如果是合理的,而且数额不是很大的话,用他的退伍费应该可以的。

可根据他对楚昭然的印象,就算是欠钱也不会沾染上这些家伙的,这其中肯定有其他的隐情。

“整整八十万,小子,你不是喜欢出头吗,有本事你现在把钱拿出来,我们立马就走。”那光头大汉似乎也知道秦风会点拳脚,早有准备的他拿出一张合同复印件扬在秦风脸上。

秦风快速浏览了一遍,角落下的确是熟悉的楚昭然的签名,但是这种不公平的非法合同楚昭然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时,房东大妈叫喊道:“放屁的八十万。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弄出一个阴阳合同来骗昭然的签名,现在又反过来坑她,还有没有天理?”

“嘿嘿,有没有天理我不知道,这白纸黑纸上写着的,如果不还钱,就让楚昭然到我们俱乐部去工作。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让我们老板看上了,这八十万不仅不用还,还可以跟着我们老板吃香喝辣。”光头大汉阴笑地说道。

听到这话时,秦风的拳头已经慢慢握紧了,眼神也逐渐变冷,额头上的青筋也慢慢鼓了起来,他已经听明白了,楚昭然是被他们给坑了。

看这群人嚣张跋扈的样子,恐怕就算报警了也无济于事。秦风看向房东大妈,脸上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道:“阿姨,不用担心,然然的事情我来解决,你先带孩子回去。”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更何况他已经习惯了跟穷凶极恶的家伙打交道,这些小混混他还不放在眼里。

“小伙子,你可不能给他们钱,实在不行我们就报警。”房东大妈急忙喊道。

“老太婆,你活够了是不是?”那光头一棒子砸在护栏上,凶神恶煞地瞪着房东大妈,顿时吓得秦楚灵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别吓到孩子!”秦风一把抓起光头的手臂将他推后几步,眼神冷冽地扫视了他们一番,回头看着秦楚灵,笑眯眯地说道:“灵灵乖,有叔叔在,不怕。”

“叔叔,灵灵不怕......叔叔,你小心点。”秦楚灵立马止住了哭声,小眼含泪地看着秦风,似乎有些明白了秦风的想法,拉住房东大妈的手道:“奶奶,我们回去吧。”

真是个可人的小丫头,秦风看着秦楚灵拉着房东大妈上楼去了,再看向那光头的时候,眼中的寒光闪烁不定,上前一步问道:“如果还不了钱,那你们打算让她干什么工作?”

“什么工作?当然是坐台啊。”光头冷笑着看着秦风,继续,“就是让人随意摸,随意看的那种。据说现在酒吧里出了一种规矩,摸一下腿给两百块,亲一下给五百块,要是上了床,啧啧啧,那是钞票大大的有。”

顿时,光头身后的小弟们纷纷大笑起来,眼神也十分不善,看样子今天若秦风拿不出钱来,他们肯定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

“很好!这么赚钱的话,不如让你妈好好打扮一下,去跟那些大老板上/床,你发家致富就指日可待了,就不用来给人当狗了。”秦风冷冷地哼道。

“你找死!”

光头一听顿时勃然大怒,举起手里的钢管就朝秦风头上砸去,却被一只更快的手掌捉住了手腕,同时,秦风的另外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光头的脸庞,手指仿佛钢钎一般嵌入光头的肉缝里,活生生将他一百五十斤的人给提了起来。

“啊!!!放手!”

光头感觉到整张脸都快被撕裂了,只听秦风声音冰冷到极致,缓缓说道:“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说脏话!”

只见秦风猛地将光头在空中抡了一圈,一甩手直接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翻滚了几圈跌倒了楼下去了。

“给老子打,把他的手脚都给老子打断!”

那光头的小弟们持着刀枪棍棒就要冲了上来,忽然被秦风的杀伐眼神扫了一遍,心里顿时一寒,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身体瞬间停滞了下来。

“噗!”

秦风一记重拳出击,如同铁锤一样砸在一个板寸头的脸上,可以看到他的面部肌肉完全扭曲缩成了一团,鲜红的鼻血混合了黏稠的鼻涕喷洒得满脸都是,牙齿也被打飞了几颗,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第4章 敲山震虎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改过的机会,放下手里的家伙,自己去派出所自首。”秦风轻蔑地看着一干小混混,随意地活动下手腕,顿时发出阵阵清脆的骨爆声。

“咕噜~~”

其中一个小混混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双腿直直发抖,刚才最前面的那人被秦风一拳打得七荤八素,而且看他那游刃有余的样子,如果硬要上的话,估计会被打成白痴。

“都他妈的别怂,他能打又怎么样,我们人多,给我打!”那光头已经爬起来重新冲了上来,他是真正的亡命徒,摸出一把锋利的长刀就直接朝秦风的腹部刺了过来。

“找死!”

秦风冷哼一声,一把反捉住他的手腕,击落他手里的长刀,膝盖猛地踢向那光头的胸膛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微的脆响,光头顿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躺在地上捂住胸口,像是虾仁一样躺在地上颤抖着。

擒贼先擒王,秦风一把掐住那光头的脖子顶到了墙上,冷冷地盯着他,说道:“说,谁指示你来的?”

“哼,老子不妨告诉你,我黑彪是黑虎堂的人,你今天有本事就把我打死,不然有机会老子一定弄死你,还有楚昭然那个小娘们,还有楚昭然的那个小孽种......”

“啪!”

秦风甩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嘴巴子,直接将黑彪的牙齿打落了几颗,左边的脸颊肿得老高像是一块发酵的馒头,秦风眼中杀意浮动,声音冰冷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黑彪也十分硬气,意识到了楚昭然和秦楚灵是秦风的重要的人,强忍住身上的剧痛,冷笑道:“怎么了?怕了,现在跪下给老子磕一百个响头,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留你妈,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秦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狠狠一拳砸向黑彪的腹部,顿时双拳如狂风骤雨一样击打在黑彪全身,一拳,两拳.......直到黑彪双眼生机涣散,软软地躺到在地上,秦风的拳头落下的速度丝毫没有减弱。

楚昭然和秦楚灵是秦风的逆鳞,触之必怒,不管你背后是黑虎堂还是青龙帮,老子一样给你连根拔起!

“嘭!”

秦风重重地一拳直接将黑彪的脑袋砸开了花,整张脸都被秦风打得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来人样,其他的小混混早已经吓破了胆,平日里他们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哪里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有几个心理承受能力差的甚至开始呕吐起来。

“打电话给你们黑虎堂的老大,告诉他,楚昭然的男人回来了,想要钱的话让他自己来拿,顺便告诉他,看他有没有这个命!”秦风的声音如同死神一般,充斥着森冷的寒意,每一句话都如同刮骨的刀锋,时时刻刻在煎熬着那些小混混。

“大....大....大哥,我......我不敢!”被点名的那个小混混已经被吓尿了,裤子早就湿了一大片,楼道里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和浓重的尿骚味。

“3”

“2”

秦风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机会,小混混哪里见过这种场面,顿时战战兢兢地拿出自己的手机,连续拨了好几遍,才拨对号码,电话刚一接通时,那头便响起一个十分粗犷的声音,语气也十分不耐烦,说道:“喂,谁啊!”

“龙......龙......龙哥!”那小混混结巴地说道。

“他妈的,说话的时候给老子把舌头捋直了,搞得老子耳朵都痒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这边还有事情要忙!”

而电话那头的龙哥则身处一家高档的娱乐场所豪华包间里,身边正躺着一个学生妹模样的小妞,下半身仅仅穿着一条黑色小裤,一双修长的大腿正好缠住龙哥的腰,正妩媚地抚摸着他的胸膛。

“龙哥.......彪哥死了,彪哥死了!”小混混伴着哭嗓喊道。

“什么,黑彪死了?怎么回事,他妈的,让你们去收账给老子整出人命了,快给老子说清楚。”龙哥听到这话时,一把将怀里的小妞推到一旁,神色变得十分凶戾。

这时,秦风接过了小混混的电话,直接说道:“黑彪是我打死的!”

“你是谁?!连我黑虎堂的人都敢动,胆子不小啊。”龙哥也算是江湖上有点名头的人物,并不会因为一个黑彪的死就丧失理智,对方敢直接下杀手,至少说明也是有点来头的。

“我是楚昭然的老公,听说我老婆欠了你八十万,今天还碰巧遇上了来催债的。只不过他不是很懂礼貌,我一不小心就给打死了。”秦风的语气十分风轻云淡,仿佛只是打死一条没有在乎的野狗一样。

“哼哼。兄弟,你很牛气,不过我告诉你,是龙就要盘着,是虎也得卧着,动了我黑虎堂的人,不会那么轻易了断的。”龙哥显然已经是动怒了,额头上的青筋已经鼓了起来,脸上横肉不停地跳动着。

“是吗?那我也告诉你,想要那八十万的话就亲自带着合同来拿。”说完,秦风直接挂断了电话。

“啪!”

龙哥抄起面前的酒杯狠狠地摔碎在地上,玻璃渣子飞溅得到处都是,一旁的学生妹顿时吓得躲到角落里,战战兢兢地看着龙哥。龙哥脸上凶戾隐现,骂道:“妈的,敢对老子这么说话,老子倒要看看你是哪条路上的神仙,来人!”

“嘭!”

随着龙哥一声爆喝,从外面冲进来两个纹身大汉,只见龙哥冷冷地哼道:“把人都给我召集过来,去西交巷!”

黑虎堂在天琅市也算是有点出名的黑帮,而头子龙哥也是个有背景的人物,他的一个舅舅是市里的一个领导,平日里龙哥靠一些皮包公司诓骗一些未谙世事的年轻人,同时还放着些高利贷。

而这次他完全是看上了楚昭然的姿色,想尽办法想要占有她,却不想冷不丁地窜出个程咬金。

秦风知道自己的话肯定会把那龙哥引过来,他这样做其实就是为了将黑虎堂连根拔起,小小的一个黑帮他并没有放在眼里。

全职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楚昭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