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振人生-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唐林, 唐灵

重振人生-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唐林, 唐灵

第1章 噩梦般的夜晚

五岁那年,我被亲生父母卖了。

那一夜,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是他们的亲生骨肉,可他们却拿了对方一百块钱和几只鸡鸭之后,头都不回,就好像是从来没生过我一样。

我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希望他们能够回心转意。

我拼了命的说自己将来会赚钱孝顺他们,可直到我被带走,他们都没有丝毫犹豫。

那一夜,我看到了他们开心的笑着,说总算见到回头钱了,这个娃没白生。

几天之后,我来到了新家。

这家人姓唐,除了养父母之外,还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唐灵。

那时我还没有名字,就索性跟了他们的姓,叫了唐林。

他们对我很好,把我视如己出,包括姐姐在内,都从来没有欺负过我,反而是关爱有加。

在家里,姐姐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姐姐用什么,我就用什么,姐姐睡哪里,我就睡哪里。

只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永远忘不掉那天夜里,我的亲生父母把我卖掉的阴影,所以我在家中一直都少言寡语,总觉得低人一等。

我小心翼翼的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吃过饭争着刷碗,每天晚上准时拖地,从未间断过。

养父母看着心疼,好几次都让我不要做了,可我却从不敢放下手中的家务。

因为我害怕,害怕失去这个家,害怕失去他们,害怕什么时候他们把我也给卖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

有一次,养父母告诉我,他们一直想要个男孩,可是养母流产了一次,不能再生了,打从我来到这个家,我就是他们的亲儿子。

家人对我的关爱使得我彻底融入了这个家,再也没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一转眼,十一年过去了。

这天,当我回到家的时候,父母卧室的门开着,里面空荡荡的,应该是不在家。

我正纳闷姐姐怎么也不在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

她一边用浴巾擦着身体,一边走出浴室,什么也没穿,就这样站在我面前。

我赶紧咽下口水,目光闪躲,匆匆走回房间。

我刚进屋,姐姐也跟着进来了,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带着笑,擦干身子之后只穿了一件吊带,让我帮她吹头发。

我红着脸,难为情极了。

可姐姐却并不回避,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给姐姐吹头发的时候,能够闻到她身上的香气。

小时候,我没觉得怎样,可是现在长大了。

姐姐渐渐发育的成熟了,每每看到她妙曼的身材,我也不由自主的会起生理反应。

姐姐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脸颊红润,说小家伙长大了,以后要不要跟姐姐结婚啊。

每次被姐姐这么一逗,我就更害羞。

可即便如此,她也从来没有避讳过。甚至我们两个人的房间里,还是只有那么一张大床,每晚都是睡在一起。

也不知养父母是不是开玩笑,曾经在饭桌上对我讲‘别人都说养儿防老,他们是防止姐姐嫁不出去,等我长大了,就要让我跟姐姐结婚’。

姐姐是校花,在学校的时候很多人追,但不论对方是什么身份,长相如何,学习成绩如何,都被姐姐拒绝了。

很多人都好奇地问姐姐,为什么也不找个男朋友?

姐姐的回答则是“我将来要跟我弟弟结婚,除了弟弟之外,其他男生都是坏人”。

我被全校男生羡慕嫉妒,我虽然觉得姐姐是在开玩笑的,可某种程度上而言,内心却十分窃喜。

实际上,我跟姐姐不是不可能成为一对,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

“想什么呢?一会把我头发都吹焦了。”

姐姐起身,捏了捏我的鼻子,一双乌黑的眸子看着我。

我羞着脸避开姐姐的眼神。

“傻弟弟,又想以前的事情?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今晚爸妈带咱俩去泡温泉,快点准备准备。”

“泡温泉?!”

“是啊,单位福利。”

姐姐说着,指尖夹着几张温泉票晃动着。

这是我们这边最大的温泉山庄,也是我第一次来温泉,这边十分热闹,有一个很大的露天温泉,穿着泳装就可以进去,男女都在一起。

我看着一个个穿着泳衣的美女,虽然身材好又漂亮,可跟姐姐相比,却差了不少。

果然,姐姐一去,就吸引了不少目光,可因为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也就始终都没有人来搭讪。

可是正玩的开心,父母接到电话,单位临时要求紧急加班,他们不得不回去。

走之前,他们一再嘱咐,这边很偏僻,让我们晚上不要出去,在温泉玩一会就早点去楼上已经订好的客房睡觉。

我们当时开心,索性直接答应下来。

可过了没多久,我们就饿了。

这里面的东西太贵,我们商量着,与其在这里吃盖饭,还不如出去吃烧烤,吃完了直接回家睡。

决定之后,我们于深夜离开。

这,也是噩梦的开始。

当我们走到无人的小路时,总感觉后面有脚步声,可当我们回头的时候,却又看不见人。

起初,我们还以为是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可当我们加快脚步之后,后面那脚步声也变得更加频繁,似乎是紧跟上了我们。

“走那么快,不累么?”

突然,后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们转身,昏暗的月光下,是一个蒙面的男人。

这男人穿着黑色衣服,十分魁梧,他说话时直接掏出一把寒森森的匕首。

“你、你要干什么?”

我用力一推唐灵,暗示她快跑。

唐灵吓了一跳,脸色苍白,荒郊野外,连个路灯都没有,她跑去哪里?

“别紧张,我不谋财,不害命,只是想跟你姐姐玩玩。”

男人说着,上前几步,晃了晃手中的匕首:“老实点,否则……让你们尝尝刀子扎进肉里,一点点把皮拉开的感觉。”

听着他这话,我双腿开始打颤,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匕首刺进来的疼痛。

“唐林,报、报警。”唐灵压低了发颤的声音。

可这地方太安静了,即便唐灵的声音再小,却也被这男人听见。

“报警的话,可就要出人命了。”

男人说着,身子一闪,朝我一脚踢来。

这一脚踢在我肚子上,我只觉得肚子翻江倒海,瞬间就吐了一口,跪在地上,疼得起不来。

啊!

唐灵尖叫一声,此时那男人的手,已然落在了唐灵的领口,用力一扯!

第2章 我……走!

嘶啦!

唐灵的上衣被扯开,雪白的肌肤露出来。

“唐林,报警,报警啊!”

唐灵用力抓着自己的衣服,可她的力气却又怎么能跟那男人比?

我看着唐灵雪白的肌肤,想到这个每天晚上跟自己睡在一起的姐姐,想到她这冰清玉洁的肌肤今天晚上就要被人玷污,想到她……

我咬着牙,强撑着疼痛,从拿起电话。

啪!

“贱人,我看你是找死!”

男人一巴掌落在唐灵脸上,鲜红的巴掌印留在了她白皙的肌肤上。

他朝我走来,一脚落在我手腕上。

我疼得叫出来,根本不能拨号。

他手中拿着匕首,在我脸上轻轻滑动着,我能感觉到冰冷的刀刃随时都有可能刺进我的肉里。

“来点刺激的,好好看着我怎么玩你姐姐,再出声,弄死你!”

男人冰冷的目光之下,声音如同石头摩擦一样难听。

我想反抗,可身体不听使唤。

他一脚把电话踢开,直接踩碎。

“跑……跑啊……”

我下意识用尽力气喊道。

唐灵从地上爬起来,可才跑了没几步,就被那男人抓着脖子,直接按倒在地上。

她拼命反抗,可男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则是往下扯她的衣服。

我能看到她雪白的肌肤呼之欲出,她抵抗着,挣扎着。

我能看到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仿佛是在祈求。

“唐、唐林,救……救我,救我啊!”

她被掐着脖子,憋得气都喘不过来。

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扒,就这样看着那个男人癫狂的眼神。

唐灵越是挣扎,他就越是兴奋!

他直接扯下自己的裤子,准备往唐灵的脸上放,唐灵吓坏了,她面如死灰,看着一动不动的我,似乎就连挣扎的动作,都变得缓慢。

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

可我……

身体却不听使唤,想站也站不起来,想动也动不得。

从她的目光中,我看到了无尽的失望,她的目光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样,充满了爱意,充满了笑容。

我看着她的眼神,仿佛是在对我说“唐林,我太失望了,我对你太失望了”。

“叫啊,大声地叫,你叫的越响,我越爽!”

男人松开了唐灵的脖子。

唐灵看都没看那男人一眼,目光始终落在我身上:“唐林,你……就这样看着吗?”

这一句话出奇的平静,似乎是她彻底心灰意冷了。

我内心如刀绞一般,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头,想让自己摆脱恐惧。

“不反抗了?没意思。”

男人冷笑着,抬起手,便要抓向唐灵身上最后的防备。

我四肢渐渐恢复了知觉,我用力,颤抖着,要把身子撑起来。

我不能看着唐灵被人羞辱,她,是我爱的人!

……

“干什么的!住手!”

突然,一声厉喝打破了这一瞬的平静。

是片儿警!

这地方虽然偏僻,可偏僻的地方,也是有片儿警巡逻的。

片儿警拿着手电筒,朝着那男人晃过去。

“妈的,真倒霉。”

那男人啐了一口,吐在了唐灵脸上,他眼中闪过厉色,猛地抬起匕首,朝着唐灵刺去。

唐灵身子下意识一躲,直接被刺在了左手手臂上。

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

那一刻,我看到男人戏谑的目光。

那一刻,我看到唐灵痛苦的神情。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都碎了。

男人挑衅似的看了一眼那片儿警:“我得不到的,我就要毁了,死条子,你记住,如果不是,这女孩也就只是被我玩玩而已!”

片儿警本只是想警告一声,可这男人的行为,彻底将他激怒,他暴起冲来,速度极快,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直接掏出一个手机丢过来:“打120!”

我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也如同是看废物一般。

是啊,我是个废物。

不折不扣的废物。

当唐灵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通知了父母。

得知唐灵情况之后,母亲只是绝望的看着我,抬起手,朝着我脸上就是一巴掌。

一巴掌不解气,紧接着又是一巴掌。

“妈,我……”

“滚!这么多年,就是养条狗,也会奋不顾身的救主人,你呢?”

母亲气的浑身发抖,差点直接仰过去。

父亲将母亲扶住,失望的看了我一眼,连句话都没说。

此时,哪怕他对我拳打脚踢,都能让我好一些。

“妈,我当时……”

“你、滚吧。”母亲不愿多看我一眼:“你滚吧,从今天开始,这个家,不需要你,就当我们从来没养过你!”

噗通。

我跪在地上:“爸、妈,我求你们,别不要我,我当时真的吓坏了,我是要起来救姐姐的,我本来……”

“唐林。”

我的话,被父亲打断了。

“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那他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我哽住,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母亲绝望的哭着,父亲摇着头,只留下我一个人,跪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我惊喜,以为是父母原谅我了,可却见到了病床旁边的小护士。

小护士看了我一眼,不禁叹了口气:“你在走廊晕倒了,休息休息就好,不过你姐姐就没你这么好运了。”

“我姐姐她怎么样了!”我猛地从床上弹起来。

小护士摇着头:“伤疤是肯定要留的,以后估计也不能提重物了,不过好在,写写字还是可以的。”

说完,她就走出去了。

我起身,跌跌撞撞的来到姐姐的病房,此刻看见她睁大了双眼,看着天花板。

“姐……”

我走到病床旁,轻声呼唤。

她眼睛动都没动一样,声音冷漠:“来看什么?好看吗?我现在好看吗?”

“姐,我、对、对不起……”

“对不起?唐林,不要说什么对不起了,没有意义,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地上趴着,你是个懦夫,你看着我被人羞辱,我差点就……”

说着,唐灵哭起来:“走吧,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再也不想,我看见你,就会想起那些恶心的经历!”

我……走?

第3章 我甘心吗?我不甘心!

是啊,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跪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姐姐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看我,父母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待我。

其实,我不怪他们,此时此刻,就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连我最爱的姐姐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

我垂着头,漫无目的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街上晃荡。

我看着眼前过往的车辆,看着人流不息,这一刻,仿佛脱离了整个世界。

那时候……

如果受伤的是我,该多好?

是不是姐姐现在会照顾我,父母会呵护我,全家人都把我当成英雄?

但如今,我没脸再回去了,我再也不属于这个家。

我走了,离开这个城市,去了相邻的城市。

我一生中,无法忘却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亲生父母把我卖掉的那个夜晚。

第二件,是姐姐被人欺辱的那个夜晚。

我想到当初亲生父母抛弃我时,我说过的话,这一次我都没来得及对养父母说。

我唐林,将来一定会赚钱,养活他们,养活他们一家人!

我捏紧拳头,想要在这里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天地,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然而……

我未成年,没有身份证,没有学历,没有强健的体魄,没有地方收我做工。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身上的钱也已然见底儿,到了食不果腹的地步。

晚上,我躲在桥洞下面睡,经常半夜被老鼠叽叽喳喳的叫声吵醒。

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这天夜里,我听见桥上面吵吵闹闹的,好像是男女在争执,我联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赶紧起身去看看。

果然,桥上一男一女,像是喝了酒,男的正跟女人撕扯着。

“住手!”

我大吼一声。

闻声,男人的动作顿住了,那一男一女朝着我看来。

我们三人对视,全都愣住。

他们是我的同学,女的跟我同级,男的比我高一级,跟唐灵同级。

那男的,叫王阳,是个富二代,追求过唐灵,却直接被唐灵拒绝了。

可笑的是,那个女的叫周颖,向我表白过,我也没答应。

“我当是哪个见义勇为的,原来是我们的大英雄唐林啊。”

王阳嘴角一扬,讥笑起来。

“废物,现在想起来见义勇为了,我听说那天晚上就因为你懦弱,唐灵差点被人给强J了,甚至还划伤了胳膊,现在连字都写不了,在家休学呢。”

周颖冷笑:“幸亏当初我没跟这家伙在一起,不然一点安全感没有。”

“唐灵她、她还没好吗?”

我怔了怔,追问道。

“你还有心思管别人?看你这熊样,一个星期没去学校,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你们一对狗男女在家里面缩着,没想到你是被扫地出门了啊。”

王阳不知从什么地方得知了消息。

“周颖,你还不知道吧,唐林跟唐灵不是亲姐弟,没有血缘关系,唐林不知道是他们家从哪捡来的野种。”

周颖脸上嫌弃之色更浓:“原来是个野种,难怪那么没良心,连自己姐姐都不救。”

“你们……闭嘴……”我牙缝中钻出四个字,拳头攥得咔咔作响。

王阳狞笑:“好牛啊,冲我发脾气呢?你凭什么啊,就凭你现在是个要饭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王阳说着,直接从皮夹里面抽出一沓现金,朝着我脸上砸来。

“你刚才吓到我们了,跪下,道歉,这些钱就是你的。”

周颖见状一惊:“老公,你对一个要饭的怎么出手这么大方?”

“呵呵,你难道不想看看,平时在学校里面光鲜亮洁,被唐灵呵护着的男人,跪在我们面前摇尾乞怜的样子吗?几千块而已,虽然买这个野种的自尊有些多,但我弯腰捡钱的功夫,这些钱说不定都能赚回来了。”

王阳说话间,抬起手就伸进了周颖的衣服里面,揉起来。

“讨厌~”

周颖脸色泛红。

呵呵。

我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钱:“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钱更有价值的东西,几千块,让我唐林低头?”

“对,的确有很多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一颗感恩的心,可是对于白眼狼而言,为了之前快,别说低头下跪了,就是趴在地上给我舔鞋,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看到了王阳眼中的怜悯。

的确,我很可悲。

可悲的不是我现在落魄,而是我那天晚上没有奋勇而起,没有保护好唐灵。

我没脸与他争执,只能转身走开。

我听着他们在后面叫嚣着骂我,我的心里反倒是莫名的舒服了些。

“丧家犬都不如。”

“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死了才好。”

“这种人,当初就不应该出生!”

……

对啊,我为什么还活着?

我当初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

上天让我来到这个世上,难道就是为了折磨我,让我难受?

我走到江边,站在桥上。

夜风,侵袭着我的全身,吞噬着我的灵魂。

我展开双臂,合上双眼。

脑海中回现着唐灵的画面,我不舍,但我不配拥有。

“这就想死了?”

突然间,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

“活着……没有意义……”

我苦笑。

“每个人活着,都有其价值,你经历了这么多,是对你的磨炼。”

那声音越来越近,我不由皱眉,转头看了过去。

这人有些眼熟,可我却并不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你可以跳下去,像一只臭虫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当然,你也可以勇敢的活下去,把曾经失去的,一样一样找回来。

不过我想问问你,如果你连死都不怕了,还会去害怕面对现实吗?”

我怔了怔,旋即苦涩的笑了。

“死了,一了百了。”

“养育之恩,不报了?心中的愧疚,不弥补了?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就这样去死,你甘心吗?”

直击灵魂的拷问。

我甘心吗?

我不甘心!

如果可以,我多想手刃那天晚上的男人,我想把他千刀万剐,我想让唐灵幸福,我想让父母对我刮目相看,我想……

可我,做不到啊!

“孩子。”

突然间,那中年人的手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是要卑微的死,还是勇敢的活。

是要被这个世界磨灭,还是让这个世界向你靠拢。

选择权,此刻就在你手中!”

第4章 我唐林,回来了!

我……还有选择的权利?

我脑海中回荡着唐灵失望的神色,我耳畔响起父母严厉的责备。

养母的话在我的脑海中回荡,就像是一根锥子,狠狠的刺进来,不停地扭动着。

‘养一条狗,都比我强!’

可如果我还有选择的权利,我为什么要放弃?

我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

如果我今天选择放弃,那么我放弃的,就是我的梦想,我身为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

“我要活着,堂堂正正的活着。”

“让姐姐幸福,让父母幸福,我要杀了那个男人,我要为姐姐报仇!”

我的拳头攥得咔咔直响。

眼前这中年人笑了,只是他那张严肃的脸上,挂着这样的笑容,显得很不自然。

或许,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但这是我唯一的选择。

眨眼间,便是四年之久。

这条路,令人厌恶。

我游走在罪恶的边缘,每天与生死打交道,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

整整四年时间,我的生命仿若跌入了深壑,抬眼望不见天,看到的就只是被罪恶笼罩的阴霾。

我见过数不清的人因为电信诈骗而家破人亡;

我见过被割了器官之后很快就死去的流浪者;

我见过许多人前一刻还在迪厅里面载歌载舞,下一刻就被黑吃黑,或是被砍死,或是吃了枪子;

我还见过,一个个瘾君子躲在厕所旁边,贪婪地吸食……

我在这四年之中,做了一次又一次的卧底,最终捣毁了东南亚最大的毒枭。

我成了一个见不得光的英雄,同时也成为了地下世界之中,万人唾弃的叛徒。

西南边陲。

这一天,我躺在破旧的出租屋中,仰头看着天棚那个经常漏雨的洞。

天,是蓝的。

我热血沸腾,泪水盈眶。

四年了,我终于解脱了。

我想回家!

当年那个中年人,叫周海川。

他是我的领路人,不过他身份特殊,背景神秘,即便是一般的副部,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

我曾经在电信诈骗团伙中做卧底的时候,学习了电脑黑客,想要偷偷查一查他的资料,却发现他的资料是高度机密,几乎不可能盗取。

周海川来到出租屋,看见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孩子,灯红柳绿,纸醉金迷,这些都没有令你迷失,我当年没有看错人。”

他说着,从钱包里面拿出两张卡,一张机票,还有一个勋章。

“相信我,和平年代,这个勋章算得上是最高级别的荣誉了。”

我看着那金灿灿的勋章,虽然可能并不是黄金制作的,但对我却有着十分深远的意义。

周海川亲自帮我戴上了勋章,之后又将机票跟卡递给我。

“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成功的人,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闻声,我也只是淡淡的笑了。

东南亚最大的毒枭——胡宇。

此人生性多疑,忌用生人,却偏偏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能获取他的信任,能够坐到整个集团之中的第二把交椅,除了胡宇之外,没人敢对我不敬。

我仍记得,最后一桩交易完成的那天晚上,胡宇拉着我,在他的私人酒窖里面彻夜饮酒。

烂醉之时,他告诉我,这辈子他不相信任何人,却唯独除了我,因为他觉得,我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性格,与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甚至对我说,我是有史以来,整个集团里面地位提升最快的人,也是最陌生的面孔。

他拍着我的肩膀,拼命地往嘴里灌酒:“王海,我怀疑过你。但是,就算你是卧底,我也会让你心甘情愿为我所用,跟我一起打天下,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我们开豪车,玩美女,想要的应有尽有!”

听着他的话,我也只是沉默着笑了笑。

我更无法忘却的,是胡宇戴上手铐,被抓走的那天傍晚。

他不解的看着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陌生。

他甚至都没有留下半句狠话,似乎是觉得被出生入死的兄弟出卖了,太过震撼。

四年,东南亚毒圈之中有一个响彻天地的名字——王海。

却少有人知道,这只不过是我的化名而已。

一个用完了,就立刻丢掉的身份。

“这张卡里面,有你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是对你的报酬。而另外的那一张,是纯黄金打造,当身份达到一定层次,自然会认识这张金卡。但凡是持有这张卡的人,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优待。”

周海川和蔼的看着我,就像是慈爱的严父看着自己的孩子。

“你要小心,胡宇集团虽然被你捣毁,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不怕。”

我结果金卡与银行卡,平静道。

周海川赞许的看着我:“四年了,走吧,回家,回青州城。”

“这一次你回去,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过我希望你要明白,内陆的城市之中,还是有很多束缚的,希望你不要闹得不可收拾。”

“我懂。”

我声音依旧平静,可内心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时光如水,回首往昔,四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周海川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再多说。

……

翌日清晨,青州城,机场。

我展开双臂,仰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只属于家乡的气息。

“唐灵姐,我,回来了。”我睁开眼,口中喃喃。

这是我四年来第一次沐浴在阳光下,能够大胆的看着自己,看着这个世界。

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城市的喧嚣,车来车往……

这一切都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发生变化,或许这也是我最希望拥有的生活。

所谓英雄,也不过就是个人罢了。

或许是为了保护我,周海川没有让毒枭集团被捣毁的消息报道出来,他懂我,知道我只想回家,过日子,找回曾经属于我的生活。

如果当年没有他,那么今天,就没有我。

“师傅,新华家园。”

“好。”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车子就停在了小区门口。

我下了车,在楼下踌躇,盯着那个熟悉的房子,深藏了四年的记忆瞬间就涌上心头,眼眶泛热。

重振人生-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唐林, 唐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