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逍遥医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洋, 夏婉瑜

都市逍遥医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洋, 夏婉瑜

第1章 被咬了?

“老家伙该不是坑我的吧?屁股上长有五朵梅花胎记的就是我未婚妻?谁胎记会长成梅花模样?还一下就是五朵啊?”

正午时分,桃源村医务室门口,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正有些郁闷地自言自语着。

小伙名叫江洋,在村后那座龙腾山上和教自己本领的老家伙以及青梅竹马的二丫生活了十八年,眼见满了十八岁就可以和二丫谈婚论嫁了,谁知道那个老家伙竟然突然告诉自己有一个未婚妻,要和二丫结婚只有先下山和未婚妻退婚。

而未婚妻的唯一线索,就是屁股上有五朵梅花胎记。

为了光明正大地看女人的屁股上有没有梅花胎记,江洋下山后就直接在桃源村开起了诊所。

凭借从老家伙那里学到的神奇医术,江洋很快成了附近有名的神医。

只不过,江洋给人看病有个特点,那就是只给大姑娘小媳妇看,并且不管什么症状,他都要给找借口往人家屁股上打一针,这就让周围的人颇有微词了。

到村里三个多月,他已经给几百个大姑娘小媳妇打针了,别说梅花胎记了,连胎记都没看到过,江洋就有些郁闷了。

正郁闷着,突然,一阵火急火燎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继而,一个着急的身影映入眼帘,江洋愣了,不为其他,只因为这个女人太美了!

洁白如玉的脸蛋上带着丝丝红晕,一双眸子里满是着急之色,却掩盖不了那风华绝代的明亮,高挑的身材形成一种高贵淡漠的气场,一双美腿被包裹在性感的紫色丝袜中。

虽然江洋一直抱着非二丫不娶的态度,但是这也并不妨碍他欣赏别的美女。

“请问江洋江医生在么?”看见只有一个大小伙在里边,那女子着急的问道,眉宇之间的忧色让她那张小巧的瓜子脸看起来有些微微扭曲,却更加有诱惑力了。

“我就是,请问小姐有什么事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心境,江洋沉声问道。

“你?我………这………”

夏婉瑜红着脸蛋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中却是暗骂:“羞死人了,让我怎么说啊?这个医生怎么这么年轻?还是个男的?”

“江医生,能不能单独和你谈谈?”夏婉瑜正要开口,突然发现旁边聚过来几个看热闹的村民,脸色一顿,感觉到身体更加的麻木痛苦,夏婉瑜赶紧说到,声音中却是带着一丝恳求,让人听着心疼,而不忍拒绝。

“行,跟我进来!”江洋点了点头,似乎看出了女子的难处,直接点头,随后转身朝着诊所里走去,夏婉瑜赶紧跟了上去。

说起来,夏婉瑜冤枉死了,自己一个生活在大城市的千金大小姐,何曾来到过农村生活?对于这些山村里的东西那是啥都不懂。

前两天,跟着爷爷来到离桃源村不远的夏家沟村,因为这里是爷爷当年住过的地方,也算是半个老家,再加上正是在城市里生活时间太长了,有些厌烦,就让爷爷带着她一起来了。

谁知道刚到这没两天竟被蝎子咬了,咬了就咬了,最气人的是咬在了大腿上。

如果不是感觉到现在头昏脑胀身体发麻,她还真不好意来找江洋。

事实上,她本来是准备直接去白马镇的,可听夏家沟村的人说,桃源村的江医生,医术高强,人品好,再加上,这里离白马镇太远了,所以,纠结了半天,夏婉瑜来了。

“好了,现在没有人,和我说说情况吧!你身体微微发抖,似乎有些冷,印堂发黑,脸色苍白,虚火升旺,似乎是中毒了!”江洋微微说道,肯定中带着三分好奇。

“是的,医生,我被蝎子咬了!”夏婉瑜着急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江洋点了点头,心中轻松了不少,有自己在,别说是蝎子,就算是眼镜蛇也没问题,只要有一口气在,他就能解万毒。自从小时候被山里那条百毒不侵的小蛇咬过之后,一般的毒素对于他来说已经什么都不算了,他的血液和唾沫都是解百毒的灵药。

“医生,还能不能治疗?”夏婉瑜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嘛!得看看情况,不过我想还是能够治疗好的,不要耽误时间了,伤口在什么地方,让我检查一下。”

“这……真的要检查?”夏婉瑜迟疑了。

“当然,不检查怎么能给你治疗,再这样拖下去,很可能无药可治,蝎子的毒还是很强的。”

“无药可治?”夏婉瑜脸色一变,顾不上害羞了,被人看了也比死了强,虽然她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人欣赏过。

“对,拖延一分钟,对你的生命都是一种不负责任。”江洋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恩呢。”夏婉瑜微微点头,与此同时,脸色变得通红,小声说道:“医生,伤口在大腿处。”

大腿处?江洋的目光不由得瞥向女子的下面,那若隐若现的包裹在丝袜中的美腿,一时间,江洋的心跳跃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咽了一口唾液,说道:“躺在那床上。”

夏婉瑜迟疑了一瞬间,随后低着头慢慢的躺了上去,紧接着却是将那红色的高跟鞋脱了,一双美脚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江洋继续说道:“丝袜脱掉。”

“这……”夏婉瑜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小姐,请不要再矫情做小女人姿态,生命诚宝贵,不要耽误一丝一毫的治疗时间,否则后果很严重。”江洋微微皱眉,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声音中是严肃和正直。

“这个医生看起来很正派,应该没事的。”

夏婉瑜这样安慰着自己,与此同时,慢慢将左脚的丝袜一点一点的脱下,薄如蝉翼的丝袜从牛奶般的肌肤上慢慢滑落。

“额,好了,小姐,不要着急,我这就给你医治。”

“我不是小姐,我叫夏婉瑜。”夏婉瑜有些郁闷的小声嘀咕着。

“哦,知道了,夏小姐,请不要乱动。”江洋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嗯,看见了,保持现在的状态,我要检查一点。”江洋眼神一顿,终于在那最白嫩的地方看到了一个红紫色的包,当然,伤口处,江洋仅仅是瞅了一眼,随后却是将目光转向了某些地方,一下子,江洋有些看呆了。

虽然这半年来给不少女孩打过针,但是像夏婉瑜这么漂亮的,江洋还真是第一次见。

“医生,你……”夏婉瑜本来是不好意思闭着眼睛的,但是感觉到对方半天都没动静,抬头却看到对方竟然一直盯着自己看,忍不住提醒道。不过说完又觉得羞涩得不行,赶紧闭上眼睛。

“额。”江洋这才反应过来:“夏小姐,不要着急,这就好了,我已经知道该怎么救治了。”说着低下头,嘴在伤口处轻轻碰了碰。

紧接着,那红紫的伤口慢慢的愈合平滑,再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痕迹。

与此同时,夏婉瑜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酥麻胀痛等等负面感觉在一瞬间消除的干干净净,她知道,体内的毒被清理了,一时间,感觉太神奇了。

“好了,夏小姐,你的毒已经被清理了,回去后多喝点水,吃点东西,多上厕所,然后多洗洗热水澡,将蝎子毒全部排出体外,就彻底好了。”江洋终于平复下了心态,沉声说道。

“谢谢。”夏婉瑜的声音小的和蚊子一样,说话间,她赶紧穿上丝袜,随后将后红色高跟鞋套在脚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夏婉瑜突然倒了下来,幸好江洋反应及时,上前一步将她抱住。

瞬间,那柔腻的感觉从手上传来,再加上丝丝香味传进鼻尖,江洋再次迷失在女人香中,而夏婉瑜也愣住了。

第2章 你真的有病!

整整持续了好几十秒,两人才反应过来。

“医生,谢谢你,我脚麻了,这猛地一起身差点没站住。”夏婉瑜柔柔弱弱的说道,再加上那甜美温柔的声音,江洋差点醉了。

“没…没事,你注意一下就好。”说着,江洋念念不舍的松开手臂。

而此时,屋外传来了村民的声音:“江医生,你好了没?有人要看病。”

江洋老脸一红,听到外边的声音,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心中暗骂自己真快成一个色狼加流氓了。

而此时,在夏婉瑜的心中江洋就是一个色狼,只是这个小色狼倒是有着神奇的医术。

紧接着,两人从诊所里走了出来。

“江医生,我先走了,谢谢你,对了,诊金,多少钱?”夏婉瑜感觉到此时的尴尬气氛,准备离开。

“诊金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江洋笑着说道,把人家的身体差不多都看了一遍,还要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额,这……那就谢谢江医生了。”夏婉瑜也不再墨迹,拿腿走人。

糟糕,忘了看下有没有梅花胎记了。

夏婉瑜刚一走,江洋马上反应过来,顿时后悔得直跺脚,只不过貌似这个时候追上去说要给对方屁股补打一针也说不过去,江洋想了想还是算了。

见过夏婉瑜这样的绝色美女后,江洋也没有心思在村里待了,老家伙说的是那个有梅花胎记的未婚妻是在江东省范围内,老在这村里待着也不是办法,要不去省会江门市看看?

过了两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江洋决定搭车离开。

桃源村比较偏僻,是没有班车到镇上的,江洋只有在村口的公路上等着看能不能运气好搭到顺风车,要不然就只有走路到镇上然后坐车到江门了。

“咦,貌似真有车子来了。”江洋刚站了不一会儿,就看到不远处有一辆私家车开了过来,赶紧伸手招了一下。

转眼的功夫,一辆黑色的大奔已经开到了江洋后方的不远处。

“老爷,前面有个人,好像是要搭车,要不要载他一程?”车内,开车的是个皮肤有些黝黑的中年汉子,看到江洋招车的动作沉声问道,不过车却没有停。

“这……”

坐在后排的老者微微皱眉,似乎在思考什么。

“咦,是他?快停下!”突然,坐在夏祥东旁边的夏婉瑜有些惊讶,赶紧让车停下。

“怎么了?婉瑜,你认识他?”夏祥东有些奇怪,毕竟来了夏家沟村一个月了,可是自己的宝贝孙女好像都没怎么出过村,更没接触过什么人。

“嗯,爷爷,他就是上次将我治好的医生。”夏婉瑜的脸色稍稍有些红,随后小声说着,说话间,不自觉地就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车子竟然停下了,看来不用走路了……”江洋正想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一个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皮肤黝黑大汉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你是要搭车吗?”

“是的!”

“嗯,大小姐让你上车。”皮肤黝黑大汉瞅了江洋两眼,随后说道。

“大小姐?”江洋觉得这称呼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直接拉开车门。

“咦?是你?”江洋惊奇的看着夏婉瑜,没有想到竟然又看见了她,说实话,那一天的经历,这么多天,江洋一直没有忘掉,有时候晚上睡在床上就想起了夏婉瑜那完美的身材和那淡淡的女人清香。

此时,看到夏婉瑜,除了好奇,更多的却是高兴,江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高兴,或许是因为见到了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吧?谁知道呢。

“江医生,你怎么……”夏婉瑜调整好自己的神态,这一次脸色终于正常了。

“我准备去白马镇的。”江洋淡淡的说道,他当然不会说的太多。

“原来是这样啊!”夏婉瑜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你坐我这边吧!”

“嗯。”江洋点了点头。

“老先生,您好,我叫江洋。”车子发动起来,江洋微笑着对着一边的夏祥东说道。

“小伙子,你好,谢谢你上次救了我孙女。”夏祥东面带着礼貌性的微笑,似乎并没有将江洋放在心上,也是,夏祥东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在意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村小医生呢?尽管这个小医生还是有名的神医,但那又怎么样呢?

当然,对于救了自己孙女的人,夏祥东还是很感谢的。

紧接着,车子里陷入了沉默,夏婉瑜就坐在自己的旁边,今天的夏婉瑜穿着绯红色的裙子,肉色丝袜直接包裹在白皙的大腿上,再加上身上那淡淡的清香,江洋靠在一边,不禁心神荡漾,再次想到了那天在桃源村诊所里发生的事情。

再加上车子在前进过程中有些摇晃,两人靠的又有些近,江洋甚至能感受到夏婉瑜那柔嫩的肌肤上的温度,一时间更是激动的不行。

相比江洋,夏婉瑜就更糟糕了,随着车子抖动的摇摇晃晃,有节奏的靠在江洋的身上,淡淡的男人味飘荡在空气中,夏婉瑜脑海中闪现的是当初那一幕一幕羞人的场景。

再加上自己的爷爷就在旁边,夏婉瑜有了一种尴尬却又带着刺激,害羞中却又夹杂着兴奋的情愫缭绕在心头。

“夏小姐,你在夏家沟村呆了这么长时间,对于农村的感觉怎么样呢?”江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了避免尴尬,他开始故意找话题聊。

“还……还好。”

“婉瑜,你怎么了?”夏祥东终于似乎也发现了异样,不由得有些奇怪地问道。

“没……没事,我没事。”夏婉瑜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真的没事?”夏祥东皱着眉头,又看了看江洋,更是奇怪了,觉得自己的孙女和这小子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

“小伙子,你背着包,应该不是去白马镇的吧?”夏祥东想了想开口说道,早在江洋一上车,他就知道江洋不仅仅是去白马镇的,毕竟,要是去镇上,为啥背着行李呢?

本来夏祥东是不想过问的,毕竟是别人的私事,可江洋给自己孙女治过病,并且看现在这个样子,两人之间肯定还有别的什么,所以作为一个爱孙女的爷爷,他还是准备给江洋安排一个好工作,也算是报答了。

“这……老先生,我的确不光是去白马镇的,是准备去江门市的。”

“江门市?”一直低着头的夏婉瑜猛然抬起头来,有些惊讶道。

“哈哈……那这一趟车你坐对了,我们也是江门的,就要回江门呢,小伙子,你就坐这车吧。”夏祥东哈哈大笑,随即又说道:“到时候我再给你安排一个不错的工作。”

“爷爷,人家是医生,可不需要你安排工作。”夏婉瑜挽着夏祥东的胳膊有些撒娇的说道,知道江洋要去江门市,不知怎么的,她的内心有些兴奋。

“谢谢老先生了,到时候如果我要是真的混不下去,一定找您帮忙。”江洋点了点头,随后却说道:“不过老先生,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说。”夏祥东有些好奇了。

“老先生,请恕我直言,你其实有病!”江洋很是认真的道。

江洋这话一出,车里一下子安静了,经过了短暂的沉寂,随即夏婉瑜有些气恼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才有病。”

“不是,老先生真的有病。”江洋觉得自己有些冤枉,又重复了一遍。

“你……你再这样说,我生气了。”夏婉瑜狠狠地瞪了江洋一样。

第3章 出事儿了?

“我有病?”夏祥东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想说什么,江洋又说道:“我说的是老先生你生病了,不是那个意思。”

“早说啊?”夏婉瑜松了一口气,继而又紧张起来:“江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爷爷真的生病了?”

“是的,老先生,你是不是最近老是胸口闷,口干舌燥,莫名其妙地就会有些烦躁,并且晚上睡眠质量也不好,最主要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感觉头胀脑痛,有种要爆炸的感觉?”江洋紧紧盯着夏祥东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顿时,夏祥东有些惊讶了,因为江洋说的这些全都是事实。

事实上,早在来夏家沟村之前他就有这些症状了,而且找了很多专家医生都不能查出病因所在,更不要说治好了。

最后夏祥东就准备到下乡散散心,看看能不能减轻症状,这也是他会带着夏婉瑜来夏家沟村的原因。

只不过,到夏家沟村这一个月来,虽然放松了,但病情却半点好转都没有,甚至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迹象,特别是最近两天,晚上睡不着,白天就头疼,和江洋说的症状完全一模一样。

“小兄弟,你说得很对,我最近老是头疼,晚上也睡不好,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夏祥东有些期待地问道。

因为态度的改变,夏祥东称呼也变了,从之前的小伙子变成了小兄弟。

“老先生你的病情其实挺严重,如果再拖上一段时间就是神仙也治不好了,老先生年轻的时候,头上应该受到过很严重的伤吧?后来虽然好了,但是并没有好得很彻底,还有暗疾存在,当然这也只是一部分原因。”

“还有另一部分原因就是,夏老先生您经常过度的劳累,用脑过度,让那本来就没好的暗疾更加严重了,年轻的时候还好,现在年纪大了一些,一些伴发疾病就跟着来了。”

江洋严肃地说道,此时此刻,他没有别的身份,就是一个医生。

江洋的话刚说完,夏祥东的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因为江洋说的情况和他完全符合。

二十年前,已经在江门市打拼的不错的夏祥东准备退隐,将自己打拼的成果都交给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夏婉瑜的父亲夏卫国,虽然儿子不同意,但后来终究夏祥东是退到后台了。

可惜的是,可能是年轻奋斗的时候得罪了太多的人,就在他宣布金盆洗手的那天,竟然被人袭击了,有人收买了他的保镖,夏祥东脑袋上直接被砍了一刀。

后来,虽然经过抢救和专业的治疗和调养,也成功的脱离生命危险,但夏祥东的头上却一直没有完全好。

此时,江洋一提到头上重伤过,夏祥东就震惊了,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一眼就看出来症状和原因,实在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江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夏婉瑜眼睛都红了,着急的拽着江洋的胳膊,似乎已经忘了男女授受不亲了。

“嗯。”江洋点了点头。

“小兄弟,你说的情况都确实发生过,那你能有什么办法治疗好吗?”夏祥东有些激动了,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满怀期待地问道。

“办法是有的,不过,这需要时间,暂时我也只能缓解您的症状,想要一次性治疗好肯定是不可能的。”

“因为您的病因是曾经伤到了脑部的暗疾,开刀是不可能的了,毕竟您年纪大了,可是不开刀只凭着外部治疗又很难根治。”

“不过,如果用传统中医中的针灸的话,应该会很有效果,可惜,我现在的针灸水平还不够,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彻根治底。当然,在这段时间内,我也能将病情控制住!”

江洋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从上车的时候江洋就一直在观察,从司机身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练家子,而这位老先生身上有那种久居高位自然形成的气势,江洋很简单就能判断出,这位老先生肯定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人。

江洋不傻,知道要在江门混下去,找到自己的未婚妻,靠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行的。

现在说不上要依靠对方的势力,至少要让这老先生先欠下自己一个人情,并且还需要自己持续的帮助,这样在刚到江门市的时候也算是有一个保底。

而实际上,这位夏老先生的病情也确实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治好,江洋既然碰到了,当然也不会不治。

以前在桃源村的时候虽然说了只给美女治病打针,但是遇到性命攸关或者紧急的情况,江洋一样会出手。

江洋自小就修炼老家伙给他的一本秘籍,没有名字,他自己取名《龙腾功》。

十多年修炼《龙腾功》,江洋也算是高手了,并且体内也早就修炼出了现代化社会少有的真气。

至于给夏老先生开车的那个壮汉司机,江洋也能看出来,虽然没有真气,但是其实体内也是有气感的,尽管不强大,但也算是有一定实力了。

真气其实不仅是用到功夫身手上的,对于江洋来说,其实更重要的还是用在针灸上。

自小,江洋就跟着老家伙学习太乙神针!

太乙神针,据老家伙说,这是一门非常逆天的针灸术,一共只有九针,但是只要是把这九针都学会,就能够逆天续命,起死回生。

太乙神针确实很厉害,甚至厉害到夸张,所以想要学会也是非常难的。

至少,现在的江洋才只能施展前面三针,而且这算只有三针,这还是江洋通过十来年的不懈努力才做到的。

本质上,就是因为太乙神针需要很强大的真气供应,整个施展过程都是需要用真气来控制,所以要求相当的高。

不过,就在不久前,江洋感觉自己的龙腾功就要突破了,只要突破了,施展太乙神针的第四针应该没有问题了。

“江医生,既然这样,那你就和我们一起去江门市吧,你去我家,就方便给爷爷治疗了。”夏婉瑜有些期待的说道,想要江洋跟着她回家,除了给自己得爷爷治病外,似乎还有着另外一种期待。

“这……夏小姐,我是要去江门,不过夏老先生的病并不需要每天看着治疗,等到江门市,我先给夏老先生针灸一次。然后每隔半个月我再来一次,这样就能够稳定病情,只要等半年后,我的针灸技术提高了就能一次性把夏老先生的病给治疗好了。”

江洋委婉的拒绝道,虽然搭上夏家是挺好,但是想让自己一直呆在对方家里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这样啊?那好吧!”夏婉瑜有些失望。

看到自己以前谁都瞧不上的孙女竟是隐隐对这个江洋有些好感,甚至很是罕见地还露出了害羞的表情,夏老爷子还觉得有些惊喜。

要说之前夏祥东还对江洋看不上眼,但此时此刻,他可半点都不敢小看江洋。

活到这么大的年纪,再加上这些年的打拼,夏祥东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江洋不是一般人。

自信飘逸的气质,浑然天成的自信,神奇的医术,要说这样的一个人还仅仅只是桃源村里的小医生,夏祥东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当然,夏祥东更多的是对于自己孙女的爱,夏婉瑜喜欢的东西,他自然也不会反对,所以现在夏祥东反而希望自己得孙女和这个神奇的少年能走近些。

索性夏祥东也不说话了,尽量多给两个年轻人交流的机会。

经过差不多一天的的时间,终于,在天就要黑了的时候,大奔终于到达了江门市。

江门市!

华夏四大一线城市里边经济最发达的一所。

江门市的富豪很多,江门市的大官很多,江门市的外国人更多。

此时,天虽然已经差不多黑了,但江门市却灯火通明、热闹非凡,马路上人来人往,车辆不断。

“滴滴……”突然一阵车喇叭声,大奔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强叔?”夏婉瑜首先问道。

“大小姐,前面堵车了。”大汉有些郁闷地说道。

“哦,这样啊,那只有等等了,话说我都饿了。”夏婉瑜摸了摸肚子。

“哈哈……婉瑜不要急,等回去后我让人给你弄一大桌子好菜。”夏祥东有些宠溺地笑着说道。

“嗯!”夏婉瑜点了点头,然后脸却一下子红了,因为她突然感觉到,这个时候的江洋的手竟然放到了她的大腿上,不由得看了江洋一眼,但此时的江洋却是皱着眉,像是思索着什么。

夏婉瑜有些郁闷了,她不知道江洋这动作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还真舒服啊,可是女人为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记得以前老家伙说过,像我这种修炼《龙腾功》的人,以后对女人那方面的渴望是要非常大的,可是为什么之前在桃源村那么多女人都没感觉,难道对方一定要是美女?”

江洋心里想着,事实上,他将手放在夏婉瑜大腿上的动作,就是故意的,但是他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些鬼使神差的就这么做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强子,你下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夏祥东皱着眉头道。

强子嗯了一声,直接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又走了回来:“老爷,前面是发生了车祸,有个小男孩被车子撞了。”

“车祸?”江洋皱了皱眉头,回过神来,推开车门直接下了车。

“江洋,你干什么去?”夏婉瑜赶紧喊道,也赶紧跟着下了车。

见江洋和孙女都下车了,夏祥东也走下车去。

此时,前方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江洋直接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一个小男孩,头上全是血,就这么躺在地上,生死未卜,而在男孩的旁边,一个年纪约为十八九岁的女孩正哭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周围围观的人都一个个摇着头,指指点点着。

而在那女孩前方则有一个胖子,胖子有些厌恶而又紧张地看着地上的人,身子却是有意识地不断往后方缩,似乎是想要偷跑。

第4章 谁是庸医?

“姑娘,你让一下,我来看看。”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医生的本性,看到这种情况,江洋又怎么可能不管?

“这……”女孩似乎有些犹豫。

“我是医生。”江洋不容置疑地说道:“再不让我看,这小男孩性命很可能会不保。”

“啊?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弟弟,求求你了。”一听江洋说是医生,女孩抹着眼泪,赶紧一边说着,一边有些紧张地摇着江洋的手臂。

“好了,你先让一下,不要耽误我医治。”江洋有些无奈。

“医生?怎么这么小,这小年轻不会是骗子吧?”

“是啊……这小子到底是谁啊?”

“我怎么感觉他就是没事找事。”

……

而这个时候,周围的人却是一个个又开始指指点点起来,刚才小男孩根本没人管,现在有人管了他们反倒是似乎有些不爽。

“你们才是骗子呢?江洋是医生,你们一个个就知道看,自己啥都不做,现在人家来救人,你们还在这怀疑,简直是社会的败类!”刚刚跟进来的夏婉瑜不愿意了,直接爆发了。

“你又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就是啊,要是让这小子将小男孩弄死了,谁负责?”

……

“都给我闭嘴!”强子狠狠地瞪了周围的人一眼。

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没人敢说话了。

“婉瑜,赶快打120,让救护车快点,强叔,麻烦你替我将那个司机看住了,千万别让他跑了。”江洋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随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江洋不知从何处拿出几根银针,双手飞快地在小男孩的头上划过。

江洋很清楚,小男孩头部被撞,脑部现在大出血,如果不马上进行紧急救治,要等到血充满整个大脑再救治就回天乏术了。

江洋现在做的,就是用针灸暂时将小男孩的头部穴位全部封闭,让血液无法回流脑部。

时间渐渐过去,江洋眉头紧皱,越来越认真,银针一根又一根扎进小男孩头部。

“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是谁允许你乱动的?”就在江洋终于扎针结束的时候,一个有些恼怒的声音响起。

江洋擦了一把汗水,转过头来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白衣大褂医生。

“是谁允许你乱动的?”那个医生似乎很是愤怒,瞪着江洋大吼道。

“我这是在救他,你有这时间冲我吼,都能救回一条生命了。”江洋也怒了,这也算医生,不分青红皂白就露着丑恶的嘴脸大吼大叫的医生?

“你……要是伤者发生什么意外,你要全权负责。”那医生有些阴狠地说着,然后直接蹲下就要去翻动小男孩的身体。

“你找死!”江洋赶紧一把将那医生抓了过来,啪的一个大嘴巴就呼了上去,直接将那医生的眼镜都打掉了!

“你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脑部出血你懂不懂?再动就直接死了你懂不懂?你马上给我多找几个医生来,轻轻的抬起来放在担架上,带到医院在脑部开刀放血!懂吗?”江洋恶狠狠地冲着那医生大吼道。

不为别的,江洋实在是被这家伙愚蠢的不专业的动作给气着了。

那医生明显被江洋吓着了,一时间脸色涨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了。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时,又是一个医生从后边钻了出来。

新来的医生年纪四五十岁,身上穿着白大褂,有点儿胡子,脸上带着几分和善。

“张主任,您来了!”那个被江洋一巴掌打得不知所措的医生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上千有些谄媚地说道。

“黄林,怎么回事?还不赶紧救人,愣在这里干什么?”张援军狠狠地瞪了名叫黄林的医生一眼,颇为不满地说道。

“张主任,就是这小子,他阻拦我救人不说,还打了我,张主任您看,我的眼镜就是被这小子一巴掌打碎的。”

黄林脸色狰狞,一手拽着张援军衣袖一手拿着破碎的眼镜,那委屈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一样。

“怎么回事?小伙子,你为什么要阻拦黄医生救人?你知不知道伤者的时间很宝贵,浪费一秒钟都是在耽误生命。”张援军神色严肃地朝江洋沉声说着,同时脚下也没有停,直接朝躺在地上的小男孩走去。

“我做什么自己自然清楚,我也是一名医生,更知道时间对于伤者来说的重要性。这小男孩是被车撞得脑充血,如果不及时救治后果会很危险,所以我才直接用银针将头部穴位封住,能够短时间的防止血液回流。不过因为有银针在脑袋上,再加上他脑部充血,所以半点都不能乱动。”

“而这位啥都不懂得狗屁医生一到这直接骂人,还要乱动伤者的身体,简直就是对伤者完全不负责任,这样的人也配当医生?”

江洋淡淡地说道。

“你是医生?”张援军有些怀疑,毕竟江洋看起来那么年轻。

“现在我没有时间来向你证明我是不是医生,你快点让你的人小心将他送去医院,要马上做脑部手术,还有,一定要慢点,千万不要晃动他头部。”江洋不再跟他废话,直接说道。

张援军点点头,他也清楚现在是关键时刻,没时间计较别的,所以当下直接转身:“小赵、黄医生,你们两人给我将伤者抬进救护车,快点,小心点。”

黄林狠狠地瞪了江洋一眼,仿佛是在说,你死定了,给我等着。随后和一个护士一起直接将小男孩抬到担架上,这一次他倒是小心翼翼的,江洋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伤者的家属是谁?”张援军又问道。

“我是她姐姐!”之前哭泣的女孩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张援军点了点头。

“不行,她不能去医院,你们哪所医院的?伤者你们先治疗,她现在去也没用,并且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等事情处理好了再让她去。”江洋当即否定。

在江洋看来,这个女孩现在跟去医院一点用没有,甚至还会添乱,并且那肇事司机还在这,她应该先将肇事的司机送到派出所。

“小伙子,你不要耽误公事,出了什么事,你担当不起。”张援军有些不高兴了。

“好,那你说说,现在他姐姐去医院有什么用?能救人?相反,现在肇事司机在这里,如果家属都走了,他跑了怎么办?医疗费你们医院承担么?”江洋冷笑道。

“这……”张援军有些犹豫了。

“对,是他撞了我弟弟,我现在不能走,他要负责!”女孩也不哭了,脸上闪过一丝恨意,坚定地说道。

“好吧!”张援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说道:“我们是江门市第四人民医院。”

紧接着救护车就开走了。

“江洋,你没事吧?”夏婉瑜走到江洋的跟前,有些关心的问道。

刚才江洋那临危不乱,使得一手漂亮的针灸之法,控制住了小男孩的伤情,还有接下来的一怒之下动手扇了医生耳光,以及后来和那张主任的激烈对话,夏婉瑜都看在眼里,江洋独特的风采让她一时间有些着迷。

夏婉瑜遇到过不少青年才俊,但真正能比得上江洋的却没有。

在夏婉瑜的眼里,这个男人完全就是一个谜底!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现在夏婉瑜却对江洋的兴趣越来越浓了。

“没事,走,我们去看看撞人的司机。”江洋微微一笑,看向了强子那边。

此时,强子手里正拽着那个胖子,防止他逃跑。

江洋微微点头,随即朝着那边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微不可闻的声音传进江洋的耳朵里。

“谢谢你!”

柳若兰低着头,小声地说道。

今天她带着弟弟上街玩,却没想到刚走一段路弟弟就被撞了,而弟弟被撞了后她只知道哭什么都不懂。

柳若兰很清楚,今天要不是这个人出现,现在很可能弟弟就不在了,并且肇事的司机都很可能跑了。

“不用谢,我是一名医生。”江洋微笑着走向胖子。

江门市第四人民医院距离事发地很近,几分钟的时间人就被送到了医院急救室,院长李栋梁在简单检查后让医生开始手术,他却是出了急救室回到院长办公室,同时心里有些难以置信。

“张主任,快给我说说,刚才那个小男孩在送来之前到底是谁用的针灸术?”李栋梁回到办公室后马上找来张援军,有些激动地问道。

“这……院长,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张援军微微皱了皱眉,还以为是因为江洋扎银针坏了事。

“不是,那施展针灸的人简直就是个天才啊,那针灸就算是我们医院最好的中医也不可能做到,今天要不是那几根看似微不足道的银针,那个小男孩根本不可能坚持到开刀手术。”李栋梁急忙说着,眼中却是充满了好奇。

“这……这怎么可能?”张援军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充满正义感的脸庞,不由得喃喃自语,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快详细地跟我说一遍。”

“是这样的……”张援军快速地将经过叙述了一遍。

“这样说来,对方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真的只有十七八岁?”李栋梁微微皱眉,小声嘀咕着。

“院长,您会不会弄错了,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就算是有部分医术,也不可能像您说的这么神奇啊!”

“不会,我绝对没有弄错,那针灸简直就堪称是神奇,我可以肯定,不要说我们江门市第四人民医院没人能够做到,就算是整个江门市,不,就算是整个华夏,恐怕也没人能做到。”

“啊?”张援军一下子傻了!

都市逍遥医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洋, 夏婉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