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岁开始重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李崇, 关娜

从二十岁开始重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李崇, 关娜

第1章 重生二十岁

“李崇,我知道你未来肯定会有出息的,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好吗?”

年近五十,并且最多只有半个月活头的李崇脑子里最近经常回荡起二十岁的时候听到的这句话。

可惜他这一辈子既没有出人头地,也没有照顾好她。

望着潮湿阴暗的天花板,李崇开始回忆自己这一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不堪的。

十七岁那年,因为一次意外,他邂逅了一个女孩儿,有了一段纯真且铭记一生的恋情。

二十岁之前,虽然家里穷,但凭着一股子韧劲儿勤工俭学,李崇艰难的读完了高中,并且成绩优异,拿到了华清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但由于家里人的见识短,他父亲强行拿走了他从初中开始辛辛苦苦挣下来的学费,给他堂哥结婚用了,说是以前欠了他们家恩情。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没把他上大学这个愿望当个事儿。

“结婚生娃是大事,读完书还不是要回来种地!”这是他父亲当年教训他的话,他知道父亲操劳半生一身重病,几经反抗无果,握着拳头认了。

没当过穷人的儿子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拒绝”这两个字有多难说出口。

现在想来,要是当年自己铁了心翻脸拿钱去上华清,也许后来的三十年会多出很多不计其数的选择,可他没有把握住机会。

这件事让李崇心灰意冷,自卑到灵魂深处。他觉得自己不可能给关娜未来,一封书信断了联系,这份遗憾藏在心底,让他痛了一生。

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之间,他进了一家中医馆当学徒,凭着出色的天赋受到董老神医的青睐。

眼看着就要继承师父的衣钵,人生出现转机的时候,他被最信任的师弟设计,冒险去救一个必死的病人,事后被病人的家属打成半个残疾,落下一生病痛,也被董老神医赶了出去。

那年他刚刚打听到她的消息,准备接下师父衣钵之后就去找她,但被赶出中医馆之后,他撕碎了那张车票。

二十五岁,一身伤痛,但他还没有放弃人生,开始自己盘算着做生意。

从摆摊开始,攒了五年的资金,看准了本地的农场养殖。

万事俱备,当他准备去购买鸡苗时,他爹逼他成家,拿着棍子追了他半座山,最后以死相逼,让他把钱都拿出来给了媒婆。

女方是骗婚的,抓住了李崇爹娘急于让他成家的心理,骗了钱就跑了。

后来,当地农场养殖大热,甚至政府都开始大力扶持,是头猪都能在这个风口被吹起来,李崇只能站在旁边看着。

这一年,他三十岁,还是一无所有,志气也开始受挫。

三十四岁的时候,年迈的老父亲和母亲先后于同年去世,他永远忘不了他父亲死前还在责怪他不早早成家,没留下一儿半女。

这年,成人高考政策出台,找不到什么出路的李崇苦学一年,报名参加了。

所幸年幼时打的底子在,成年高考要求也低一些,他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四年后毕业,已经快四十,志气早就消沉不少,只想平稳度过余生。

尽管年龄大了,找工作不怎么受待见,但好歹也当了一个小小的文员,吃上了公家饭。

隔年,他的直系领导出事,连累他丢了工作,吃了五年牢饭。

事发之后他才知道,那位领导平常给他的“关照”其实都是在利用他的身份做假账,可笑他还以为在四十岁的时候遇到了贵人。

出狱后四十五,回到老家,分了一套平房,孑然一身,终于认命,浑浑噩噩过到现在。

五十来年的时光长吗,长,但好像一下就过去了,李崇从床上坐起来,叹了口气。

他曾经有很多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但他恰好都走上了一条最坏的道路。

他自问这辈子是个好人,孝顺,善良,专情,但恰恰是这些东西毁了他的一生。

他没有对不起谁,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

爱情,社会地位,财富,这些东西一一跟他擦肩而过,后两样他已经不再渴望,但第一样却还时常让他夜不能寐。

那句话又在脑海响起,李崇终于忍不住了,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翻出那张在二十五岁那年撕碎的车票出门了。

走出幽深的老巷子,外面的世界花花绿绿,车马喧嚣。

很多年轻的男女牵着手迎着他走来,李崇步履蹒跚,匆匆穿过街道,来到汽车站。

她家在隔壁县城,李崇知道肯定找不到她,只是想去看一眼。

“请问一下,关娜家是住这儿吧?”李崇走到她家已经废弃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房子前,拉住路过的一个老太太问。

“谁?”

“关娜。”

“哟,你还认识关娜呢?”

“她上次回来是什么啊?”

“回什么回,人早死了。”

“死了?”

“是啊,早死了,死了得有二十多年了。我记得很清楚,她爹妈逼她结婚,但她好像在外面有个男朋友,死活不肯,结婚头天喝药自杀了。”

“自……自杀了?啊……”李崇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喉咙里发出颤抖的哀嚎声。

“李崇,我知道你未来一定会有出息的,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好吗?”

恍惚中,李崇脑海里再次响起这道声音,心如刀割。

如果那年他上了车,关娜也许就不会死,他的人生或许会因为她的存在发生一些改变。

李崇找到了关娜的坟墓,眼睛干痛的再流不出一滴眼泪。

在极度的悲痛中,他失去了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力量,然后慢慢的倒在了“关娜”身边,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飞速闪过一生的光影,最终在遗憾和悔恨中闭上了双眼。

了了一生……

“怎么回事,这封信你到底寄不寄,老子等你半天了。”

不知道昏睡多久之后,李崇忽然被人惊醒,睁开眼就看见一个邮差在吼他。

他惊讶的看了周围一眼,这不是以前他们镇上那个邮局吗?

寄信?

李崇低头一看,自己手上正紧紧的握着一封信,贴好了邮票,是给关娜的。

难道是做梦?李崇拍了拍自己的脸,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难道……回到二十岁那年了?

李崇捏了捏自己年轻结实的身体,彻底确信,自己回到三十年前的世界了!

人生,重来了!

今年,他二十岁。

第2章 远远望着她

“到底寄不寄啊。”邮差不耐烦的吼道。

李崇这才回过神来,憨憨的冲着邮差笑了笑,然后三两下把信撕的粉碎。

“我看你狗日的是在耍我!”邮差从路边随便抄起一根棍子,作势要打李崇。

李崇脸色一变,赶紧躲避,“大哥,误会,我没想耍你。”

二十岁的李崇腿脚利索的很,撒开脚丫子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离开邮局之后,李崇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把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坐车了,他要去见关娜!

这个年代的交通不是很便利,正规的县际班车只有一趟,李崇没赶上,死活赖上了一辆货车过去的。

车子颠了七八来个小时才到启源镇,到地方之后李崇又跑了十来里路,在清晨六点左右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关娜家门外。

就在他紧张无比的等待着关娜出来之时,一辆黑色小汽车开到她家门前,关娜终于出来了,还是那样清纯美丽。

李崇躲在树后,指甲深深抠进树皮里,他想念了几十年的女人就在面前,然而他却不敢站出来喊一声。

他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还是那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儿,而眼前的关娜,仍然年轻。

当黑色小汽车慢慢起步,开始远去的时候,李崇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冲了出来。

关娜很有可能是去燕京上学了,如果这次不跟她见上一面,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

然而他刚从树后冲出来,就有人从后面卡住了他的脖子,他想喊也喊不出声。

“你个狗日的,还敢找上门来,你是不是见不得我们小娜好?”说话的是关娜的父亲关山,卡住李崇脖子的也是他。

李崇把脸憋的通红,死活没喊出一个声儿,直到小汽车彻底消失在视线远方,关山才把李崇放开。

“咳咳……关叔叔,你想杀人啊!”李崇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杀人?你要是敢毁了我女儿的前途,我真会杀了你!”关山冷着一张脸说道。

“我怎么会毁了关娜呢,我只是想跟她道个别,她是去燕京上学了吧?”李崇问道。

“你要是不想毁了我女儿,你以后最好都别见她。这次运气好,云港那边有个大富商做慈善,资助十名大学生完成学业,还给予他们在公司培训的机会,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关山说道。

李崇听完愣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按理说他成绩应该是最好的,而且勤工俭学的事迹也传的很开,可谓品学兼优,但十个名额里却没有他一席之地,甚至听都没听过。

倒不是说他抱怨什么,只是有些感慨,自己这运气,还真是完美错过了一切能够让人生变好的机会啊。

“那这跟我不能见关娜有什么关系?”李崇继续问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们家小娜那点事儿,我实话告诉你,小娜没得到这个机会也就罢了,但既然得到这个机会,我就不允许她跟你有半点关系。你这辈子也就是个泥腿子,我们小娜以后可是有机会能留在云港那些国际大都市发展的,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关山恶狠狠的威胁道,好像随时都会掐死李崇一样。

“死了这条心?”李崇冷冷一笑,自己上辈子都死了一辈子心了,现在还死心?

今年他二十岁,大好时光还在后面,大把机会还在后面,他怕什么?

“关叔叔,我也是通过自己努力考上了华清的人,也许资源上比不了受富商资助的幸运儿,但我这辈子不会就这么认输,莫欺少年穷。”

关山不屑的吐了口痰,“就你?我警告你,以我们家小娜的条件,以后要嫁的都是云港燕京那些富家少爷,你凭什么跟他们争?到咱这个小地方小娜可能没什么见识,但一去燕京,长了见识,谁还看得上你?”

李崇拍了拍屁股后的土,没说话。

如果关娜真是那样的女孩儿,上辈子也不会在结婚前夕自杀了。不过关山说的倒也没错,要想堂堂正正的跟关娜在一起,他就必须得活出个人样来。

为一个甘愿为你去死的女人努力,给她更好的生活,有什么不值得?

李崇离开了关家,虽然这次只是远远的看了关娜一眼,但他也已经满足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拿回当年那笔钱。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寄信的第二天下午他堂哥一家就来他们家把钱拿走了,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

一路狂奔,李崇赶上了回去的县际班车,在次日下午回到了家中。

家里很热闹,李崇的堂哥李浩一家人都在场,还有其他几个亲戚,一起对着李崇的父亲李大成感谢。

李崇一进门就看见李浩手里拿着一沓报纸包住的方块,那就是李崇从初中开始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下的血汗钱,也是他的学费。

“李崇回来了啊,你跑哪里去了,找你半天了,正说要好好谢谢你呢。”说话的是李崇的二婶儿冯慧,一脸的乐呵,毕竟自己儿子要讨老婆了,人逢喜事精神爽。

李崇的父亲李大成也板着脸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朝着李崇的脑袋来了一下,还真疼。

“你狗日的还有脾气,一夜没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外边儿了呢。”李大成吼道。

从小到大李大成都是这种脾气,当着外人的面从来不会想着要给自己儿子留点面子,无非是为了向外人炫耀他一家之主的威严。

如果是以前,李崇是不会对此表现出什么不满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父亲也是个苦命人,在外面过的也不是人的日子。

正是因为他的劳苦,所以自己才能长大成人。

但李崇上次正是因为太过懂事,没有给自己争来这个上大学的机会,导致庸庸碌碌过了一辈子,这次他是说什么都不会退步了。

要说苦,他上辈子更苦!

“这钱是我的,你们不能拿走!”李崇脑袋挨了一下之后忽然说道。

屋子里热闹的气氛瞬间古怪起来,他堂哥李浩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了。

冯慧和李崇二叔李大功也板起了脸,“大哥,看来你们家李崇是舍不得这钱呢,那算了,我们去找别人借。”

虽然冯慧这么说,但是却丝毫没有把钱退回来的意思。

第3章 你未婚妻是个鸡

“我就说读书没用,考上个大学也没见明白什么事理,你哥结婚拿你点钱怎么了?”二叔李大功也说话了,只是碍于面子他没把话说的太直白,但指责之意已经很明显,让李大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我看你狗日的是中了邪了,你存点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老子养了你二十年,这钱还轮得上你做主?”李大成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根扁担,对着李崇的后背扎扎实实来了一下。

李崇挨了一扁担,骨头差点被打断,但这也正好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我读书你们不出钱就算了,我自己打工存的钱为什么不能我说了算?这钱是我的学费,我要拿去上学!”李崇倔强的吼道,然后冷眼看向自己的堂哥,眼神凶狠而陌生。

乍一看,李崇似乎表现的不够有人情味儿,但这是因为他早就对这些亲戚寒透了心。

这两千块钱,他一辈子没拿回来过。

就算是在他最潦倒的时候,等着这两千块钱救命的时候,他这位堂哥一家都没吐出来过,反而扛着锄头把他赶出了门。

一堆没钱的人聚在一起谈感情是很现实的,李崇活了一辈子,什么苦都吃过,什么人都见过,对这个道理明白的太深刻了。

“大哥,你儿子要这么犟,那可就别怪我说话难听了啊。前年你们家牛吃了人老王家半亩地,人家拿着锄头追你的时候是不是我家李浩和李大功拼了命帮你打了一架,要不然你这条老命都得丢在那里。怎么着,现在我儿子结婚,我们低三下四的借你们家一点钱就这么难啊?”冯慧翻着白眼说道,直接说起了往事。

李大成脸色越来越难看,一边“是是是”的应付着,一边咬着牙又对李崇举起了扁担。

李崇不想挨打,抢在李大成扁担挥下来之前说道:“二婶儿,你还敢提这事儿?我怎么听说后来我们家赔了一千多块,你们家还分了五百多?”

冯慧和李大功脸色一变,这事儿他们谁都没透露,李崇从哪儿知道的。

看两人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李崇冷冷一笑,这事儿他也是十几年后跟老王家那个老头儿闲聊时知道的。

“你个狗日的,你不想借钱就不想借钱,怎么还来这一套,不是人的东西!”李大功气的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到李崇的头上,打的李崇脑瓜子嗡嗡的,这一巴掌是真下了死力气了。

看见李崇被打,李大成的脸色只是起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什么都没说,倒是李崇妈心疼的把李崇往身后拉了一下。

“说,不说清楚这事儿没完,谁拿五百了?”

“这钱我们还就拿定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年纪轻轻就这么会藏钱,你有那小心思你不给你老子买包好点的烟丝抽?”

冯慧夫妇俩闹起来了,声音和动作越来越大,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

李浩眼神阴沉的看了李崇一眼,将两千块钱装进了随身带的破旧皮包里,这钱他是怎么都不会拿出来的。

李崇眼看这架势是拿不回来钱了,一股火气憋了半天,终于决定把那件事说出来。

“五百块的事你们不承认谁也拿你们没办法,但我要是说另一件事儿,你们准能查到。”李崇顶着自己父亲的怒火说道。

今天就是李大成换了根铁扁担,他也得把这两千块钱拿回来。

李大功和冯慧夫妻俩见李崇今天这么古怪,心里有些怕了,五百块这件事儿他都知道,难道他还知道其他什么事儿?

可眼下这场合,不让他说的话,好像显得他们家心虚一样。

“爹娘,跟他废什么话,这媳妇我是娶定了,直接走!”李浩把脸一横,扭头就走,包里的两千块钱捂的是严严实实。

“说的对,直接走,拿你两千块钱就跟要你命一样,白眼狼!”

“大哥,好好管教一下你这傻儿子,没大没小的。”

冯慧和李大功老气横秋的骂道,然后一家人甩了脸子就要走。

“唉。”李崇的妈叹了口气,用身子死死的挡住了自己儿子,不让他犯浑。

以他爹李大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今天李崇要是敢再多说一句,怕是真得被打个半死。

“等等!”李崇不忍心用力去推开自己母亲,只能大声喊道。

“你这狗日的还要说什么混账话,真以为老子一扁担抽不死你是吧?”李大成果然怒了。

眼看着李大功一家要走远了,李崇也不顾这里还有其他来看热闹的外人,大声喊道:“娶媳妇儿之前你先带她去省城查一下身体,看看她还有生娃的能力没有。”

生孩子可是农村人眼里头等的大事儿,李崇敢对着李大功一家说这种话,在这种时候那是触了大霉头。

李浩也是个浑人,听到李崇这么说,黑着脸就要进来揍李崇。

看见李浩回来了,李崇笑了笑,他的目的达到了。

街坊邻居看情况不妙都过来劝架,屋子里乱成一锅粥。

李浩是个大块头,谁也架不住,眼看就要强行闯过来抡拳头了,李崇却是一点都不怕,大声喊道:“李浩你这个傻逼,你是想娶媳妇儿想疯了吧你,是个女人你都要?你包里有我的两千块,我送你五百,你带她去省城查查看,要是她还能生孩子,我再赔你两千!”

“你狗日的还说这话,你是咒我家断子绝孙是吗你!”

“你要不听我的,你真就得断子绝孙。那女人是个鸡,打孩子打到身体坏了才找上的你,不信你去查啊,去啊!对了,吴媒婆来了,你问问她看是不是这么回事!”李崇憋了很久的一番话终于说出口了。

本来还想给李浩一家留点面子,但既然李浩这么蛮横,那也没必要了。

这女人一辈子没给李浩家添上个一儿半女,这事儿再过个十来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李浩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还被气的进医院里住了一周。

如果说先前李崇那话还能调解,那现在这话是真就撕破脸了,李浩未婚妻是个鸡?

屋子里彻底沸腾了,本来李浩还不信,但他回头一看吴媒婆,吴媒婆转身就跑,他立刻就感觉事情不太对了。

第4章 母亲病危

“拦住她!”李浩大吼一声。

李大功也感觉到事情不太妙,三两步冲上去抓住了吴媒婆,吓得吴媒婆嗷嗷直叫。

“问啊!或者直接去检查,看看你这没过门的老婆是不是黄花大闺女,查查她还能不能生孩子!”李崇还在吼。

李浩看见吴媒婆那样儿就猜了个七七八八,难道还真被李崇这小子说中了?

李大功夫妇俩赶紧给李浩使了个眼色,准备回家去慢慢说这事儿。

“钱留下。”李崇吼道,跟一头疯了的小狼狗一样。

李浩看着李崇这样子,跟平常老实巴交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又怒又怕,脑子一热抄过院子里的一根柴火对着李崇脑袋来了一下,然后把两千块扔下就走了。

“你们说这李崇怎么回事,看样子还真给他说中了,他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谁知道呢,这孩子读的书多,怕不是脑门儿开过光了?”

“走走走,赶紧走,我感觉今天这事儿挺邪乎,这孩子刚刚那眼神就跟山里的野狼一样。”

看热闹的街坊四邻纷纷四散,议论纷纷。

李崇脑门淌着血,但他却不管不顾,低下头一张张去捡地上散落的钞票。

“你还是个人不是,这种事也能当着外人的面吼?”李大成等人走完了之后,手里还握着扁担,跟看仇人一样看着自己儿子,眼里充满了愤怒和失望。

李崇把钱一张张摞在一起,然后用报纸包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们谁听过?”

“我上辈子就是太想当个人了,所以有苦自己咽,还经常被人骗。这辈子,谁也别想左右我,谁也别想骗我,我要走自己的路。”李崇眼泪和血水一起往下流,说出的话让李大成听不懂,但心里感觉毛毛的。

李大成扔了扁担,走出了院子。

等他走后,李崇的母亲王丽才敢走上前,赶紧去找干净的毛巾帮李崇包扎,心疼的直掉眼泪。

“儿啊,你就是读书多了,所以想法多了,他们不理解你,妈理解你。今天这事儿,你没错。”王丽心疼的抱住了李崇。

李崇有些意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妈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都是一样的人。

没想到当他站出来反抗的时候,会听到自己母亲的真心话。

“怪不得上辈子我混成那个样子您一句抱怨也没有,也不催我结婚,想必您心中也很痛苦吧……”李崇在心中暗道,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这份意外的感情让他心中重新对亲情恢复了信心。

也许,上辈子他没彻底读懂自己的母亲吧……

“娘,你放心,儿子今天当这个混蛋是有理由的。读书真的有用,我会拼出一个好前程,好好报答你们的。”李崇喃喃道。

“娘信,娘信,快去洗一下……”王丽又哭又笑,儿子今天说要报答她,这话她从来没听过。

李崇点了点头,自己跑到水龙头下处理头上的伤口。

李浩下手虽然不轻,但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说,这点伤势还是不太要紧的,只要小心不感染就行了。

拿回自己的两千块钱后,李崇一整夜都抱着它睡,眼神坚定,心中充满了期待。

他仿佛看到了华清的校门,看到风华正茂的自己走在一群青春正好的学生们中间,看到人生飞来的无数机遇……

“这孩子脑子是不是给打坏了,怎么走哪里都背那么大个包?”

“鼓鼓囊囊的,里面装的肯定是他那两千块钱。唉,你说这孩子也是,书白读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面说他堂哥要取的女人是做鸡的,真是为了钱不认人啊……”

“是啊,我这次算是看清了,这可是个狼崽子,他没出息还好,一旦有出息啊,非翻脸不认人。”

众人对李崇议论纷纷,李崇虽然不在意,但是李大成和王丽听着这话却是如芒在背。

“我说过你狗日的能不能不要一天天背个包房前房后的晃悠?那两千块是你爹还是我是你爹,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一身反骨的玩意儿!”李大成干完活儿回来,刚坐下点燃一袋旱烟,就对李崇吼了起来。

李崇停下手中的活儿,没理会李大成。

再过两天就是出发去燕京上大学的日子,李崇忙前忙后的就是为了让他妈王丽以后少累点儿。

至于随身携带那两千块钱,他确实是过度敏感了。

但他确实不放心,毕竟这直接关系到他未来的人生走向。

别人要说,就让他们去说吧,李崇不在乎。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出远门的日子。

李崇一大早收拾好了行李,为了去大城市体面一点,他妈王丽还特意给他买了两套新衣服,行李箱也是新买的,城里年轻人都在用这个款式。

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坚定的要远行,王丽心里不是个滋味儿。这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一辈子就想着那一亩三分地,可偏偏自己生了个不安分的东西。

“去吧,不论你那书读的好读不好,这里都是你的家。”王丽将李崇送到村口,望着他的背影说道。

李崇心口一热,远远的跟王丽挥手。

他父亲李大成从早上就不见了人影,两父子好像仇人一样,好好说句话都难,更别说送人了。

李崇并不怪他,那一辈子他把什么都经历了一遍,早就看开了。

跟李大成,处的好就处,要是处不好,他也不强求。

呼吸着山里清新的空气,耳边传来清晨的犬吠声和鸡鸣,李崇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朝镇上的汽车站走去。

他要从那里坐车去省城火车站,然后转车去燕京。

王丽就站在自己门口一直看着李崇远去,忽然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疼的她满头大汗,嘴唇立刻就白了。

恰好李大成叼着一袋烟刚回家,看到这一幕……

中午时分,刚刚买完票的李崇正坐在镇上的候车室吃馒头,还有十五分钟汽车就要开了,他即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在他想着如何利用对这个时代的了解在大都市大展拳脚的时候,候车厅广播响了起来。

“紧急播放一条通知,李崇先生,您的家人病危,请听到通知立刻赶到广播室。”

听着大喇叭里传来的声音,李崇一下子懵了,家人病危?

从二十岁开始重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李崇, 关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5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