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绝帝尊-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擎天, 萧蝶

超绝帝尊-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擎天, 萧蝶

第1章 十二载荣归故里

开往邯城的列车上,

贵宾包厢内,

叶擎天,手持一卷古书。

征战十二年,荣耀还故乡。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此时,这位身躯伟岸,剑眉阔目,面容俊秀,神采飞扬的男子,

作为一代战神,也,忍不住身躯微微有些颤抖。

“帝尊,已经查到了一些资料,您...。”

包厢门推开,一名身材挺拔的年轻人,冲叶擎天敬礼之后,递来一个军用平板电脑。

叶擎天在平板电脑上,扫视了片刻之后,将目光转向窗外。

电脑上的资料,跟他所知道的差不多。

半年多前,叶擎天关系最好的大哥,站在刚刚建好的琉璃仙境乐园办公楼上,一跃而下。

“叶子,大哥这辈子栽了,只有我死了,他们才能放过张燕,放过小柯,答应我,照顾好小柯,好好活下去...。”

半年多前。

叶擎天为了最后一件最棘手的任务,匆匆出发,与赵华发来最后一封家书,擦肩而过。

直到,几天前。

叶擎天荣耀归来,在兵部大佬面前,得到最高授衔,封号玄武战神。

但,大哥赵华再也见不到他威风帅气的一身戎装了。

“张燕...。”

叶擎天口中轻声念叨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霸占财产?不好意思,我与他结婚三年多,这些都是我应得的,不管是法律还是遗嘱,我都是第一继承人。”

“报仇?报什么仇?他的死是因为太废物,做生意被人骗了数十亿,承受不住压力自杀,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对不起,我现在是张家家主,不是什么赵夫人,关于那个废物的一切,我不想再多解释,清白在人间,我不惧任何流言蜚语。”

自从赵华死后,邯城市所有媒体曝光场所上,再没听到从她口中提起赵家人。

这个曾经与赵华恩爱三年多的媳妇,仿佛,一下子与赵家成了陌路人,偶尔有人问起,也是满脸不耐烦。

“人刚死,就从亲爱的变成了废物,到底是女人善变,还是你蛇蝎心肠?”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我大哥的死与你有关。”

叶擎天眼望窗外青青草地,眼底深处闪过丝丝杀意。

“将军,一个城市的小家族女人罢了,何须用您亲自动手,我过去...。”

站在叶擎天身后,张瞬看着电脑视频里的那个女人,心里觉得很愤怒。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战军官,张瞬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心境。

只是,他心里,仍然难免疑惑。

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竟然让眼前这位,帝国最年轻的将军,更是开国数百年来,最年轻的上将军。

如此大动干戈,不惜微服回城,要寻求一个答案。

眼前之人,十四岁被教官选入特战队,十六岁就开始独立带队执行任务,十八岁组建自己的团队,二十岁打造出赫赫威名的不败玄甲军,二十二岁挂将星震惊军届。

如今只二十六岁,便拥有了四方国柱封号中,玄武战神的封号,是很多人心中活着的传奇,不败的神话。

小小的张家女,敢惹怒整个北域数百万大军心中的军神,简直不可饶恕。

张瞬话音未落,叶擎天一抬手。

“我大哥从小照顾我,甚至比亲妹妹更好,他如今死的不明不白,我一定要查个清楚,此事...不由我亲自出手,我...心中不安。”

“既然如此,将军,我立刻通知下去,搜集情报,他们比我专业。”

叶擎天点点头,张瞬立刻转身出去。

叶擎天关闭电脑,仍然拿起那卷木兰古书,读书可以让他保持心境。

咣当...

包间门突然被暴力推开,紧接着过道上传来乘务员急促的脚步声和焦急的话语。

“对不起,小姐,这里您不能进去。”

“这位先生,这里是贵宾包厢,里面有客人的,您二位不能这样。”

“滚开,一个破火车,要不是姑奶奶临时有事,你觉得姑奶奶稀罕坐这破玩意?姑奶奶名叫孙倩,邯城孙家人,再废话,信不信姑奶奶让你们北铁关门?”

一名穿着牛仔裤,上身浅白小短褂,一头波浪卷的女子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一名男子,看起来,应该是孙倩的朋友。

一进门,孙倩抬眼看到叶擎天,用手一指,娇斥起来,随手往叶擎天面前的桌子上,扔出几张红钞和两张车票,脸上带着不耐烦。

“喂,这个包间我看上了,这里有一千块钱,还有张卧铺票,你换地方吧。”

说完话,见叶擎天不为所动,仍然静静的看书,顿时有些羞恼。

“喂,姑奶奶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啊?”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列车有规定,不能打扰客人休息...。”

乘务员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就被孙倩一耳光打出了包间。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敢惹姑奶奶,你不想活了?”

“没错,不懂行问问你们列车长,我们孙倩家在邯城到底是什么势力?”

乘务员被打之后,敢怒不敢言,但想起燕京传来的文件,硬着头皮又走进来。

“姑奶奶,这个包间客人特殊,是走的保密通道,您别为难我们。”

“保密通道进来的就特殊?当姑奶奶没走过保密通道?哦...,你的意思是,本姑奶奶就普通了?”

啪...

说着话,又一巴掌将乘务员抽了出去,并且气哄哄的转身大踏步来到叶擎天面前,趾高气扬的高声说道:“喂,臭小子,姑奶奶折腾半天,你丫看戏呢是吧?趁着姑奶奶心情好,赶紧滚蛋。”

叶擎天俯首观字,如白玉般修长的手轻轻掀过一张书页,头也不抬的冷声说道:“聒噪。”

“你竟然敢骂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骂我,今天姑奶奶要你好看。”

孙倩说着话,向着叶擎天扑过来,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

张瞬不知何时已经归来站在叶擎天身旁,见此眼中寒芒一闪而逝,向前一步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张倩的脸上。

“你,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孙家大小姐,你在去邯城的列车上,敢打我?”

孙倩捂着脸面色狰狞疯狂的瞪着张瞬嘶吼。

“莫说打你,就是杀了你,又能如何?”

张瞬冷漠看去,一句话,震慑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另外.....先生说你聒噪,你就应该闭嘴!”

说话间,张瞬大步向前,一脚将孙倩踢出包厢外。

第2章 我杀人从不管埋

金狮大酒店是邯城最大的酒店,向来就是邯城市权贵摆宴最喜欢的地方,今天更是分外热闹。

今天对于邯城市许多有头有脸的人来说,是个很重要,也是很欢喜的日子。

张家家主,今年横空出世闪耀邯城的商业女王,也是如今张家的家主张燕,大摆生日宴的喜日。

与此同时,今天还是张家拍卖位于邯城市最繁华地段,两块地皮的好日子,寸土寸金,商家必争。

叶擎天往里走着,宴会还没正式开始,但已经有很多人开始互相举杯,一边等待着宴会开始,一边四下小声交谈,寻找着合作机会。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有服务员端着红酒和酒杯走了过来,尊敬的询问叶擎天。

叶擎天摆摆手,托盘上放了几张红钞。

“不用,谢谢。”

对于这些普通工作者,叶擎天从不缺乏应有的尊重,身为将军,荣耀是因为守护百姓,而不是欺压百姓。

走在无人处,伸手掏出一支雪茄,不知何时走到身后的张瞬,吧嗒一声,给叶擎天点燃。

“将军,打听到了,今天拍卖的地块,就是您家老宅和那座孤儿院。”

微红火光,照耀着叶擎天冷漠的眼神,显得煞气逼人,却又有一种凡人勿近的气势。

征战沙场十二年,叶擎天稍微流露出一丝气势,就能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那是十余年征战沙场,一次次生死之中积累下来的,没有人能忽视。

“这是哪家的大少爷?”

“没错,这气势十足,当真不凡,不会是邯城从来没见过这种人物?”

“别说邯城,整个北幽省都没几个拥有这种气势的年轻人,莫非是燕京来的贵族子弟?”

“什么?燕京来的贵族子弟?不会吧,这张燕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嘘,少说这话,没听说吗,过阵子张家就要与四大家族,联合经营世纪商城了,到时候,人张家就彻底踏入邯城顶尖家族行列,以后张家大小姐,怠慢不得。”

“要是这样,那这张家小姐还真厉害,这面子,恐怕咱们邯城四大家族也不过如此,能请到这种贵族子弟,以后张家,要飞黄腾达了。”

纷纷议论之声,传入张瞬耳朵中,张瞬不由得冷哼一声。

权贵子弟?

莫说是年轻一代,就是整个帝国,所有权贵之中,又有谁能跟叶擎天比拟的?

又有哪个权贵,敢与堂堂北域战境新晋统帅,震慑世界,外敌不敢争锋的玄甲军创始人,血色青帝比肩?

青帝掌生命,血色主死亡,一言定生死,何人敢争锋?

“咦,那不是叶擎天吗?”

“一叶擎天?好霸气的名字,只是不知是何来历?”

突然,人群中有人认出了叶擎天,出声喊出了叶擎天的名字。

叶擎天顺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大哥赵华的几位同学。

其中一名披肩秀发,穿着一身粉红色长裙,长相秀丽的年轻女子,推开座位快速走到叶擎天面前。

“叶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到这里来了?”

叶擎天也急忙迎了上去,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容:“月语姐,好久不见。”

名叫柳月语的女子,顿时语笑嫣然:“是啊,好久不见。”

说着话,柳月语将叶擎天拉到一旁,急促着说:“叶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要是让张燕知道你的身份,我怕你有危险,赶紧回家,不,赶紧去你姑父家,赵柯也在那里。”

叶擎天轻轻一笑:“月语姐,没事,一个张燕而已。”

叶擎天说的轻松,但说话的语气,不如柳月语那么轻声细语,顿时传入不远处,那张桌子上。

顿时有人不乐意了,一个女人冷哼一声道:“叶擎天,现在不是赵华那废物活着的时候了,小心祸从口出,乱说话没人能救得了你。”

“你叫林玲对吧,我大哥活着的时候,给我大哥写情书最多的,是你吧?怎么,现在人刚走了还没一年,就变成你口中的废物了,能不能给我解释下,是什么让你如此善变?”

叶擎天一步步走向林玲,那女人顿时觉得,自己仿佛承受着万吨巨浪一般,压抑的想要发疯。

“啊...。”

到最后林玲承受不住,尖叫一声:“你冲我吼什么啊,有本事你去找张大小姐,她起头说赵华是废物,谁敢不从?”

叶擎天冷漠的看着林玲:“所以,你就第一个跳出来当张燕的狗?脑子在你身上,看来无用。”

一句话,一个眼神,让林玲霎时间,目光呆滞下来,仿佛真的变成了傻子。

桌上坐着的孙家大少爷孙成,本就看叶擎天不顺眼,一进场竟然抢走了他的风头,如今更是气恼。

啪...

孙成一拍桌子,面色阴沉的站了起来,一指叶枫道:“喂,哪里来的臭小子,竟然欺负女人,而且...张家家主的名字,是你能随便称呼的?”

“就是,叶擎天,别没事给自己招灾惹祸,现在没有赵华给你撑腰了,就你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小子,别在这种场所装逼。”

又一名男子站出来大声叫嚷着,生怕周围的人,都不清楚叶擎天的来历似的。

“原来只是一名孤儿啊。”

“切,还以为什么贵族子弟,没想到,就是个孤儿。”

那些片刻之前还夸奖赞赏的人们,瞬间就改变了口风,仿佛不对叶擎天口诛笔伐一番,就失了身份一样。

叶擎天本不想跟这些俗人纠缠,轻声辞别柳月语,就打算迈步往里走,他要见见张燕,问清楚赵华死亡的真相,更要问问她,为何赵华刚死,就如此出言侮辱他。

“喂,小野种,怎么着,想往里面躲,偷吃这里的好东西?赶紧给我滚出去,别让小爷着急。”

孙成不依不饶,尤其是一句小野种,顿时成功挑起了叶擎天的火气。

孙成的话还没说完,叶擎天嘭一把抓住孙成的衣领子,面无表情,声音平静的说到:“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找死之人,只是你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我叶擎天杀人,从不管埋。”

平静的声音,却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仿佛那种平静之中,蕴含着莫大的危险。

“你,小杂种,你他妈的赶紧将少爷我放下来,听到没有,否则,这邯城市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孙成仍然无比的嚣张,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叶擎天给杀死一般。

叶擎天望着孙成那疯狂的模样,微微摇头。

“喂,你摇头什么意思?是不是求我?告诉你,今天你得罪爷爷我得罪惨了,除非跪地求饶,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擎天轻笑一声,抽了口雪茄,吐出一口烟圈在孙成脸上:“你错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孙家人,真没什么脑子。”

咔嚓...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下一刻,就听到孙成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嘶...!”

同桌的人,顿时都倒吸了口凉气。

大厅中关注着这边,在看热闹的人群中,也传出一阵阵惊呼。

第3章 忘恩负义都该死

“怎么回事,他,竟然真的敢打伤孙家小霸王?”

“他竟然捏碎了孙成的下巴,太惨烈了,可惜了,这小子身手不错,但却不应该招惹到孙家。”

“唉,这祸闯大了,在邯城,敢这么得罪孙家,就算是四大家族,恐怕也要脱层皮。”

“行事果断,心狠手黑,这年轻人,是个人物。”

“什么人物都没用,这里是邯城,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就算是武者,也难走完整走出邯城。”

众人议论纷纷,同桌的一名男子,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用手一指叶擎天:“叶擎天,你,你太狠了,你可知道,他们孙家的势力?”

“我告诉你,你完了,不止你,赵家剩下的余孽也都要完了,你们都会被孙家消灭掉的。”

叶擎天将孙成扔到一边,稳稳当当的抽着雪茄,只是看向那男子的眼神,已经变得冷酷无比。

“张强是吧?没记错的话,当年我大哥曾在你最落魄的时候,伸出援手,五十万帮你母亲完成手术,几年前,同样是我大哥,拿出一百万帮你父亲还债。”

“但我大哥死了之后,似乎也是你,在媒体上叫嚣着,赵家人不配拥有那么大产业,张燕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

“连续两次救命之恩,人心不该堕落到这种地步。”

叶擎天轻声细语的说着话,脚下慢悠悠的往张强面前走去,看起来很平静,但却让张强觉得,似乎有一种莫大的压力。

张强的脸色顿时一变:“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又没说错,赵家就剩了一个赵柯,还没结婚就知道勾搭野男人,赵家财产留给她也是浪费。”

“再说了,这些年要不是张董心力交瘁的帮助,赵华那个废物凭什么能坐拥百亿财产?”

“没错,他是帮过我几次,但那也是张董的功劳,跟那个废物无关。”

张强的辩解,是那么的无力,只是在硬撑着,不让自己显出来心虚。

叶擎天眼神瞬间凝聚,冰冷的仿佛刀子一般。

“很好,你让我想起了农夫与蛇的故事。”

“你,你...。”

张强顿时吓了一跳,但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初跟在赵华身后讨饭吃的小强。

自从傍上张家这条大腿,如今水涨船高,在邯城也是一方人物。

啪...

啪...啪...

张强拍了拍手,顿时不知道从何处,围过来五六个健壮的男子,一个个凶狠的瞪着叶擎天。

“臭小子,得罪了孙家少爷,又敢得罪我们张总,我们张总可是张家家住的堂哥,再不跪下认罪,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其中一名壮汉刚说完,张强顿时一瞪眼:“就你话多。”

“难怪,当年张强第一次从大哥手里借到五十万,知道大哥有钱之后不久,就莫名其妙的出来一个张燕。”

说什么偶遇,什么慢慢接触到恋爱,如今看来,只不过是步步为营,引大哥赵华入彀的一个阴谋罢了。

叶擎天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如果真像他猜测的这样,那这么一个邯城,恐怕是要经历一场 腥风血雨了,只是不知道这座城市,能不能经得住他叶擎天的折腾。

张强训斥完自己的手下,一步步逼近到叶擎天身前,一脸嚣张的叫嚣道:“你想杀我?小杂种,别说是你了,就算是赵华那个废物,现在又能拿我如何?识相的,赶紧放下孙少,然后跪下来磕头赔罪,否则,你小子死定了。”

“要我死?这十二年来,叶某好像听到不少人曾信誓旦旦的说过这话,其中有掌兵数十万的兵主,有独占一城的城主,更有域外枕戈待旦的异族王。结果,叶某还活着好好的,你...凭的是什么?”

叶擎天舌灿莲花,一字一登天,说到最后一个字,全身气势散开,浓郁的杀气,几乎要让人疯狂。

霎时间,张强就觉得,自己面对的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漫天血海,眼前竟然出现了令人恐惧的战场,腥风血雨、尸骨漫天,金戈铁马的交锋声,像是催命的号角,一声声震在张强心底。

“站住,再动一步,老子砍死你。”

张强最终忍不住心中的恐惧,一声大喊之后,竟然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把砍刀,锋利的刀尖,闪着点点寒光。

“好家伙,他怎么带着刀来了?”

“那是,张强这些日子靠着张燕,在邯城嚣张跋扈,没少得罪人,出门不带着小弟、不带着刀,恐怕走路都不踏实。”

望着止住脚步的叶擎天,张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怎么样,怕了吧?你以为就你会两下子?我就不信你能打的过我们兄弟。”

话音未落,张强身后的那帮壮汉,一个个都从怀里抽出一把刀来。

六七个人,手持砍刀,一般人就算会武功,也招架不住。

任谁也没想到,在这种场所,张强等人会人人带刀。

“这位先生,请你立刻放下你手中的孙少,等待孙家人到来,千万不要想着逃逸,整个邯城虽大,没有你逃命之路。”

就在众人被叶擎天一拳吓呆的时候,高台上,出现了一名女人的身影。

那是一名身穿着大红色礼服的女人,高高盘起的头发,满带各种珠宝首饰,装点的雍容华贵,在女子清秀的面容衬托下,更显出一种贵气,仿若是古时候的贵妃一般,让人看上去,有些自惭形秽。

在这女人出现的那一刻,张强瞬间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胸膛都挺起来了,刀尖指着叶擎天:“小杂种,现在看你怎么死,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啊,今天你杀不死老子,老子弄死你们所有赵家余孽,让你们一个个,都去跟赵华那废物团聚去。”

叶擎天眼神竟然变得无比的平静,说话的语气,也开始变得平和起来了,只是身后的张瞬熟悉,这是叶擎天真的愤怒了。

“恩将仇报、口出不逊,该杀。”  

空灵的声音,仿佛根本不是从叶擎天口中说出来的一样,都没见到叶擎天有什么动作,弹指蝶花,轻轻舞动。

轰...

噗嗤...

一声轻响过后,张强手中的钢刀应声而断,并且,刀尖直插在张强自己胸口处。

第4章 夫新亡何故欢颜

“强子...”

女人脸色一变,失声叫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恨意,但望着台下的目光,几乎瞬间都注意到她身上,轻轻呼了几口气,让自己平息下来。

女人迈步走下高台,来到叶擎天面前,高傲的看着叶擎天。眼里杀气一闪而过。

将自己声音调整到平静状态,女人冲叶擎天道:“小兄弟,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莫不是以为,邯城没人能制住你?听我句劝,早点收手等待法律制裁,你还年轻,如今帝国废除了死刑,好好改造,也就是二三十年的事,不要想不开,白白丢了性命。”

这女人,叶擎天认识,在赵华这两年给他写的心中,无数次在照片中,见到这个女人的身影,以及,字里行间赵华对她深深的爱意。

叶擎天神色平静,望着女人开口道:“张燕对吧?我大哥赵华,写信的时候,没少提你,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爱意。”

这话让张燕一愣,霎时间,张燕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神情变幻了好一阵,这才强挤出一丝笑容。

“哦,你就是那位,赵家二小...叶子,对吧?”

“唉,都是过去的事了,既然他已经死了,说再多也没用了。”

“听说你在参军,怎么脾气这么大,刚退伍回来,就杀人?这让他死了,也不安宁。”

张燕倒是说的挺大气,但话里话外,却带着讽刺之意。

叶擎天毫不在意,只是眼神逐渐冰冷下来:“我大哥跟你结婚三年,刚去世一年,话里话外,你已经再不愿提起他的名字。”

“丈夫新丧,就大摆生日宴庆祝,谁给你的脸?”

“一年前你张家不过普通商贩,为何我大哥一死,你张家成了邯城豪门,赵柯作为我大哥的亲妹妹,却被赶出赵家大院”

“这一切,能否给我个解释?”

一句句直插心窝的话,让张燕有些哑口无言,愣愣的看着叶擎天,尤其是那冷若冰霜的眼神,令张燕有些心寒。

叶擎天一句句,一步步将张燕逼近死角,一时间,张燕甚至觉得,眼前这位,俊秀帅气的年轻人,似乎像是一头荒古巨兽。

如此强大的气势,如此恐怖的威压,张燕第一次遇到。

一时间,张燕想起曾经赵华无数次,对她骄傲的提起自己的这位二弟,满脸全是骄傲的神色。

“咳咳...这哪来的小子,竟然敢不把咱们张董放在眼里?”

突然一阵轻咳,打断了张燕的思路,也似乎将叶擎天的气势,瞬间震散了不少。

回过神来的张燕,轻轻捋了捋自己的一缕秀发,眼神复杂的望着叶擎天:“他提起你时,一直都很骄傲,想必你这些年,也没辜负他对你的期望,但这里不是战区,你不该回来撒野。”

“还有,赵家的事,我问心无愧。”

“赵柯的那一份,我一直都给她留着,那是她的嫁妆,我不会动。但在她结婚之前,我也绝不会让她随便糟践。”

“至于孤儿院那块地,留着也是浪费,不如开发出来,如今世纪商城需要扩张,正好用得上。”

张燕解释的牵强,叶擎天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神仍然直勾勾的盯着张燕。

“喂,小子,我跟你说话呢,啧啧,没想到,你竟然敢这么对待孙家的小霸王,倒是有点骨气。”

“就是不知道,你的骨气能撑的了多久。”

一旁走来的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一位老者,看气度,实力不凡,刚才叶擎天显露出来的一丝威压,就是被那老者给震散的。

不过,此时那位老者,看向叶擎天的眼神中,却充满了凝重。

“少爷,此人来历不明,少得罪为妙。”

老者声音压的很低,而且用了特殊方法,以至于他们身旁的张燕,都没听到老者的话。

“凝声成线?”

身后张瞬低声说了一句,叶擎天点点头,看向这老者,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武道境界第四重,虽然只是初步踏入,也是不错的高手了。

有这种人物做保镖,甚至更像家奴,这年轻人身份,不简单。

“哼,来历不明又如何,我杜子明堂堂杜家大少爷,还怕他一个孤儿不成?臭小子,我跟你说话呢,看不起杜爷我怎么着?!”

杜子明无故生事,让叶擎天一皱眉头。

武道四重镜的老者,还不足以引起叶擎天的重视。

叶擎天身后的张瞬,都有些忍不住,打算出手的时候,突然门口处传来一阵喧哗。

“谁,是谁敢打伤我们家少爷?”

“孙少,你在哪呢?张家主,我们孙少参加你的生日宴,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打伤?凶手呢,哪个杂种打伤的我家少爷?”

一行十余人,匆匆赶来,为首的一名中年人,直接就冲到张燕面前,张牙舞爪的质问起来。

张燕绣眉一皱,有些不悦,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

“呐,你们找的人,就在你面前。”

张燕说这话,后退了两步,一下子将叶擎天二人,闪了出来。

“小杂种,就你他妈的打伤我们家孙少的?给你个机会,自己打断双腿,我再把你双手打断,然后给我家少爷磕头赔罪。”

“我们家少爷要是心一软,说不定就能饶你家人一命,否则,你全家都等死吧,还有你家女人,等着被我们兄弟给...。”

中年人说这话,一招手,七八名壮汉,瞬间将叶擎天二人围拢在中间。

“青帝,怎么做?”

张瞬低调称呼,出声询问叶擎天态度。

叶擎天冷声道:“我许你杀人。”

一句话,张瞬像是解开了重重枷锁一般,大大松了口气。

所有人都没看清张瞬的动作,只看到一道人影闪烁之后,七八名壮汉,全都到底不起,生死不知。

那名中年人,顿时被这种情况,吓得噗通一声,蹲坐在地上。

“张口杀人,闭口灭人全家,好像帝国是你家开的,像你们这样嚣张的人该怎么去改变?”

“你们只能去死...。”

说完话,叶擎天一脚将中年人踩在脚下。

咔嚓

一声轻响之后,中年男人脑袋耷拉到一旁。

现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倒吸了口凉气,一瞬间,仿佛整个大厅内的温度,直降到冰点一般,寒澈刺骨。

超绝帝尊-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擎天, 萧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