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君当道-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风, 白清漪

阎君当道-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风, 白清漪

第1章 归隐

滨海,香榭居。

这里是滨海最贵的别墅区,而一栋三百平的别墅坐落在最好的位置。

二十三岁的林风穿着大裤衩子白背心跪在地上,手拿一块抹布,正在细细的擦着全屋的红木地板。

这一切,都不属于林风,因为他是一个上门女婿,在一年前“嫁”给了滨海市第一家族总裁白清漪。

可这件事让整个地下世界震动。

因为谁也没想到那个让无数雇佣兵低头的“阎王”归隐之后的生活,竟然是做一个最卑贱的赘婿!

但林风似乎乐在其中,终日擦地干活,做着家庭煮夫的角色,可他连自己老婆的床都没上过。

原因很简单,白清漪看不起他,若不是父亲的命令,她恨不得早就把林风踹出了白家。

擦着擦着地,林风兜里的手机摔了出来,砸在了地板上。

“诶呦我去!没砸出印来吧!”

这3GS是Goldstriker iPhone 3GS Supreme,机身边缘镶嵌了136颗无瑕疵级F色钻石,当时售价高达192万英镑,合人民币1957万元左右,天价之物,至今也就卖出一部。

可是林风丝毫不关心摔掉了几颗钻石,反而先去关心地板来。

因为地板可是白清漪的心爱之物啊!一天要让自己擦两次呢!

“呼!幸好没事。”林风看着地板,接连用抹布蹭了几下。

“叮咚。”

手机响起,林风拿起来看了一下,是自己手下发来的信息:

“老大,沙国王室那边请求派遣十名队员去保护他们的安全,代价是五块油田五十年的产量,您看?”

到了林风这个级别,钱已经是身外之物,钱再多,终究只是几张废纸,最重要的是这个星球的资源。

所以阎罗殿做买卖的规矩,只能通过资源来换。

五块油田五十年产量,如果换算成钱,那会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字。

但是林风却是表现的不耐烦,只是回了五个字:“自己拿主意。”

可还没等林风放下手机,那手下的一条短信又发送了过来:“对了老大,还有一件事,瑞莎公主想和你吃个晚饭,只要你点头,马上就会有私人飞机去接你了,老大你懂得……”

林风回了个微笑的表情:“老子结婚了,再有下次,我打断你的腿!” 

“终于安静了,还有好几块地板呢。”

林风伸了个懒腰,随后直接将那部3GS丢到了茶几上,也不顾上面摔掉了几颗价值连城的钻石,继续擦着地板。

不多时,外面响起了一阵引擎的轰鸣声,林风赶紧跑到门外。

那是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声浪无比的好听,可是从车上下来的女人一开口,那声浪音仿佛也失去了颜色。

“林风,把我的车开到车库里。”

女人身上黑色的套装美而不艳,乌黑长发高高挽起,雪颈欣长,面容冷艳,小巧的黑框眼镜后面,明亮的眸子寒光闪闪。

她的高贵总能让所有人感觉到自惭形愧,身高一米七二的她拥有着让无数男人抓狂的魔鬼身材,声音如银铃一般,简直就是一个完美女神。

这就是林风的老婆,白清漪了。

“诶,好嘞!”

林风赶紧上车,帮白清漪倒车入库,随后赶紧下车小跑的跟了上去,谄媚的说道:

“老婆,饭已经煮好了,今天你想吃什么菜啊?”

白清漪看着这个满脸讨好的男人就心生厌恶,父亲一年前不知道想起什么,一定要让自己成婚,说白家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不能无后,一定要招一个上门女婿。

可好巧不巧,这个讨厌的林风就凑了上来,父亲一看年纪相仿,而且长得也有点小帅,最重要的是低眉顺眼,便是招做了上门女婿。

毕竟上门女婿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有野心。

可白清漪就是觉得这林风实在是太没野心了,哪个女孩不幻想着自己的英雄架着七彩祥云而来?

结果自己却嫁给了这么一个废物狗熊!

“随便了。”

白清漪懒得搭理他,在玄关处踢掉了足上的高跟鞋,有些疲惫的瘫软在沙发上。

林风收拾好鞋子,赶紧去准备饭菜,等饭上桌,白清漪冷冷的说道:“明天中午是我白家年会,早上我带你去买礼物。

换身好衣服,不要给我丢脸!”

“遵命,老婆大人!”林风像一个卫兵一样敬了个礼,白清漪却是摇摇头,这个废物,就会整这些没用的。

正吃着饭,白清漪接了个电话,聊着聊着,忽然她的脸色变了:

“堂哥!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虽然是女孩,但是也不是你可以欺辱的!好!明天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来说服爷爷!”

白清漪挂断电话,把手机摔在桌子上。

“老婆大人,怎么了?”林风端着饭,满嘴米粒子问道。

“关你什么事!我不吃了! ”白清漪一看林风这个样子就是气不打一处来,“把我的衣服都洗了!今天你接着睡沙发!”

“好嘞,老婆大人!”

林风笑眯眯的答应着,等白清漪砰的一声关上门,脸色却是变得十分严肃。

“奶奶的,谁气我家老婆了!老子炖了三小时的鸡汤都没喝!”

林风想着,拿起3GS打了个电话,很快就得到了回复:

“老大,气嫂子的是她堂哥白子明,他一直觊觎白家的总裁位置,这次更是找了省第十家族的费盎然撑腰,想要在明天年会逼嫂子的宫!”

白家总裁位置虽然由白清漪担任,但是其实内部暗潮涌动,在白清漪的父亲退位之后,所有人都在找机会将这个女流之辈给挤下去。

还记得小时候初见白清漪之时,她还不是一个冰山女总裁,是一个单纯爱笑的女孩,并且很有爱心,给了当时讨饭快要饿死的林风一千块钱。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林风后来成长到让所有地下世界的人闻风丧胆的阎王殿老大的时候,还记着当时那救命的一千块钱。

所以一听到白家招上门女婿,林风便是不顾所有人反对,归隐入赘。

“放心吧老婆,你的笑容,我来守护。”

林风想着,推门而出……

第2章 一个电话

费氏大厦,坐落在滨海市区南,是为数不多可以晋升到省级家族的企业。

这大厦共有十层,顶层的总裁办公室中依旧亮着灯,三十岁的总经理费盎然正穿着衬衣,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喝着上等的龙井,他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上面正显示着白清漪的一张张照片。

看着照片中那漂亮到无可挑剔的女人,费盎然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笑:“过了明天,你就会成了白家的弃女,变得一无所有!

到时候我去追求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费盎然早就垂涎白清漪的美色,只是这位冰山女总裁除了公务外,谁都不见。

正好白子明找上了自己,说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展现他这一支的能力,把白清漪挤下总裁之位,费盎然求之不得,满口答应。

在他看来,等白清漪丢了白家总裁的身份,再配合着白子明逼她一下,让她成为自己的玩物,还不是简简单单?

指着她那个废物上门女婿,她白清漪能饿死!

费盎然正在美滋滋的想着,他的董事长门被一脚踢开,吓了他一跳。

随后,一个穿着白衬衣大裤衩的男人趿拉着一双鞋,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你是谁!保安!怎么让什么垃圾都进我办公室!”

费盎然大怒,拍着桌子大喊道。

“一共三十七个保安,都被我放倒睡觉了。”林风一脸淡然:“所以,别喊了。”

“什么!”

费盎然愣了一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向保卫科,果然没有人接听。

这个人,一个人放倒了三十七个保安?!

这让他有些忌惮林风:“你是谁,来这里干嘛?”

“我是谁不重要,来这里就是有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让你做。”林风挖了挖耳朵。

“什么?”

“明天,要么帮白清漪,要么我就毁掉你的公司,让你没办法帮白子明。

二选一,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

林风说着,开始倒数。

费盎然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根雪茄:

“小子,你怕不是在说梦话!你真的以为这个社会只是靠能打就行了?

你打的了我三十七个保安,该不会以为也能靠拳头打倒我的费氏企业吧!

你信不信,我只需要一个电话,你现在就能牢底坐穿!”

“还剩五秒。”林风完全无视了费盎然的话,拿出了自己那台3GS。

“哈哈,还拿着十年前的3GS,上面还带着一个水晶钻壳子,娘了吧唧的,你怕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啊!”费盎然哈哈大笑,随即表情变得凶狠:

“我也给你五秒钟,跪下磕头,随后滚出我的办公室,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在费盎然眼中,这小子就是一个只会用拳头说话的暴躁年轻人,虽然不知道是谁派来的,但是八成和白家脱不了干系。

这样的跳梁小丑,费盎然还不想计较。

因为与之计较,实在是掉身份。

可是没想到林风根本没鸟他,数到零之后,有些遗憾的看向费盎然:“看来你对你的企业,很不珍惜啊!”

费盎然愈发觉得这人是个疯子,两人几乎同时打出了电话,林风打给自己的手下,而费盎然则是打给属于自己的保镖公司。

三十七个保安拦不住,你还能打得过五十个专业的保镖吗?

两人几乎同时挂断了电话,林风起身,转身要走,却是被费盎然丢过来的一个文件,拦住了去路:

“小子,装了逼就想走?真当我费氏企业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界吗?

你要是有种,就在这等着!

不让你跪下给我磕头喊爷爷,算我费盎然三十年白活!”

林风笑了笑:“我的事情办完了,你的公司已经毁了,你留着我,是想给我磕头道歉吗?”

“好小子,你……”

费盎然被气的不轻,刚想大骂,电话却是响了起来,发现是一个重要伙伴赵总的电话。

这电话可不敢不接,最近有一笔大买卖正是与赵氏企业合作的,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个疯子耽误了正经事。

可是刚接起来赵总的电话,对面便是破口大骂:“费盎然,你惹到大人物了可别拖我下水,咱们的生意结束了!”

“什么?赵总……”

费盎然刚想说话,没想到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随即,第二个电话打了进来,是自己的助理:“费总,咱们公司的服务器遭受到了黑客攻击,里面的重要资料全都丢失了!损失起码一个亿!怎么办啊!”

还没等费盎然反应过来,更多的电话打了进来,有自己的合作伙伴,也有自己的秘书助理。

“费总,你不仗义啊,竟然在网上散布我司的丑闻?对不起,合作终止了。”

三家大公司取消了与费氏的合作意向,损失三个亿!

公司工厂遭受莫名断电,生产全部终止。

……

一个一个的消息纷至沓来,短短十分钟,费氏企业便是损失超过了七个亿!

还没有停止!

费盎然拿着手机,听着里面一个又一个的消息,瘫坐在了老板椅上。

“老板,对不起您惹得人我们不敢动,甚至已经有大人物威胁我们了,我们已经准备跑路了,老板,我劝您也赶紧跑路吧!”

最后一个电话,是保镖公司打来的,他们受到警告,根本不敢来了。

费盎然看着穿着大裤衩白背心的林风,一脸的惊恐:“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不不不,是你选的,我可什么都没做。”林风举起双手,做出一个无辜的表情:“你叫的人来不了了,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

费盎然面色惨白,他现在知道,这个打扮邋遢的男人根本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刚才的怒火有多大,现在的恐惧有多大。

他只是一个电话,便是让自己引以为傲的费氏企业,毁于一旦啊!

他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看着林风:“我求求你,放过我……”

“你求人就这个态度啊?刚才你不是挺会说的么?什么磕头?什么爷爷的才能放过啊?”

费盎然身子一软,可是不停响起的电话和助理秘书不停的实时报告,让费盎然心神俱乱。

他不能失去费氏企业,他不能破产……

第3章 跪下叫爷

费盎然一步一步的走向林风,随后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着头:“爷爷,我错了,求你饶过我,求求你……”

堂堂省级第十家族的费总,竟然跪在一个白背心大裤衩的年轻人面前喊爷爷求放过,如果让别人看到,八成要晕过去了。

可是林风却是面色不动,这样求他的人,太多了。

“早这么乖不就行了,那明天你帮谁?”

“爷爷,我帮白清漪……”费盎然哆嗦着说道。

“OK,事情解决。”

林风的电话一直没挂断,此时说了这句,才收起了手机。

很快,费盎然电话中助理的声音惊喜的喊道:“费总,咱们的工厂恢复供电了!而且网站也恢复了!”

还有赵总:“费盎然,你搞什么名堂,上面的大人物又让我与你正常合作,你到底惹了什么人,如此的喜怒无常?”

但是终究有几个生意伙伴没能回头,损失两个亿,至少没有伤到筋骨。

费盎然跪在地上擦着额头的汗,敬畏的看着林风。

很明显,这是白清漪派来的吧?

她怎么会有这么大能力,请的动如此大能量的人物?

而且直到现在,自己都没资格知道这人的名字,连那赵总都没资格,只是上面的大人物打了招呼!

林风起身,伸了个懒腰,在费盎然的脸上拍了拍:“今天这事只是一个教训。

还有,再从电脑上偷偷看白清漪的照片,我挖了你的眼睛,记住了吗?”

费盎然愕然,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看白清漪的照片?

可是转念一想,他一句话都能黑了自己费氏企业的服务器,自己这台电脑又算的了什么呢?

“记住了记住了……”

费盎然忙不迭的点头,擦着额头的冷汗。

林风起身,离开了费氏大厦……

第二天,林风起的很早,为白清漪准备好了早餐,屋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白清漪嫌弃的看着林风,他也就是会这些没用的东西罢了!

今天年会,肯定跟去年一样,还要丢脸!

她简单的吃了个早餐,便是带着林风出去买了个礼物,随后直接驱车赶往金鼎大酒店。

金鼎大酒店是滨海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此时因为白家的年会,外面已经是被堵得水泄不通。

白家作为滨海市第一家族,自然也有不少的人想要巴结。

白清漪依旧是俏面寒霜,踏步走进金鼎大酒店。

今日的大酒店几乎被白家包了下来,足足摆了二十张大圆桌,滨海市的各路名流都是齐聚。

这是外面,白家之人都在内堂。

早已经在内堂的白子明见白清漪带着林风走了进来,也是露出一副假笑:

“清漪,你终于来了啊。”

白清漪根本不理会他,直接坐下。

许多男人都向这里侧目,这个白家的总裁气场,实在是太强了,犹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坠落凡尘,让这些名流都有些自行惭愧。

白子明吃了瘪,不过依旧是带着笑容,因为这个白家总裁,还有一个致命伤——

“呦!林风!你也来了啊!不知道今年准备送什么礼物呢?去年那个破水壶,可是让我们开了眼界啊!哈哈哈!”

林风去年拿了一个彩陶色的水壶作为年会贺礼,差点让白家的人笑过气去,白清漪更是觉得脸上挂不住。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那可是三千年前属于火烧沟文化的一件小精品,价值三千七百万,结果就被白家老爷子,当废品一样扔了。

不过当时林风也没辩解,他们眼界低,有什么争论的必要呢?

林风也选择无视了白子明,这让白子明更加愤怒。

白清漪他惹不起,你个废物赘婿还惹不起吗?

“哈哈哈,废物不说话了!看来今年是惭愧的连礼物都没有准备啊!”

“也是,你这种吃白家喝白家的废物,哪里能拿得出来什么好东西呢?”

“而且很可惜,你以后可能连白家的饭,都可能吃不上了。”

最后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白清漪皱了皱眉:“白子明,现在我还是白家的总裁,你说话最好注意点!”

“OKOK!”白子明点到即止,举着双手做投降状,开心的坐下了。

“让你狂,等年会结束,白家总裁的位置,就会是我白子明的了!你就和这个废物一起去天桥底下要饭吧!贱女人!”

白子明恶狠狠的想着,冷哼一声等待着年会的开始。

随着白家老爷子的登场,年会随即开始。

白家的年会,很有特点。

白老爷子膝下有两儿两女,白家的企业也有两个,主脉掌握在白清漪的手中。

作为主脉,不仅仅代表着有更多的话语权、股权,还代表着资源的最大倾斜,而白子明的支脉,只是在卧榻之侧。

可是白家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主脉做的不好,可以被支脉取而代之。

而做的好不好有一个检验方法,那就是年会。

白家年会,也是老爷子寿辰,一般来说都是主脉来的宾朋、送的礼物最多。

可如果支脉来的宾朋更多更有地位,礼物也更贵的话,那白老爷子可能就会让主次颠倒一下。

这种方法,让白家内部保持了很大的竞争,虽然有些内耗,但是整体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虽然林风去年送了一个“破水壶”,但是也没影响到慕白清漪而来的贵客与礼物。

毕竟白清漪长得太过漂亮了,再加上能力出众,在滨海有不少拥趸。

白子明看着白清漪,胸有成竹,随后花童便开始报礼物名单。

这一次,不知道白子明用了什么手段,宾朋所送之物价值,竟然和白清漪请来的宾朋所送的礼物价值差不多。

那就要看这两位总裁的礼物了。

“诸位请看,这是我花大价钱淘来的《千字文》,乃是宋代书法家黄庭坚的真迹!

知道爷爷喜欢古董字画,特献与爷爷!”

白子明骄傲的说着,随后将那卷轴呈给了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一见字帖,便是笑的合不拢嘴:“子明有心了,这一年看来你做的不错,竟然能淘到这样的字帖!”

“多谢爷爷夸奖了。”白子明心中骄傲,同时有些挑衅的看向白清漪和林风。

白清漪的脸色瞬间变了,她没有想到,白子明竟然拿了如此珍贵的礼物!

难道在今日,这主脉与次脉就要颠倒了吗?

但是林风,却是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

阎君当道-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风, 白清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0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