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重生仙帝-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陆远, 白薇

至强重生仙帝-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陆远, 白薇

第1章 我回来了

夜色如墨铺开,龙门湖畔虫鸣四起。

岸边柳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青年棱角分明,眉宇间睥睨世间万物的傲然骤然绽放,放佛被封印了千万年一样,迫不及待。

他望着月光下烟波浩渺的龙门湖,眼睛微微一缩。

“这是……云州龙门湖?”

“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渡劫时,被三大仙帝联手围攻,掉落进无尽雷泽吗?”

腾!

青年眼神陡然一变,尽管他道心如磐,此时内心仍旧是翻江倒海,难掩心中的狂喜。

“没想到我陆远非但没有身死道消,反而重回地球时代!”

“三大仙帝,你们怕我渡劫成功,成为第四名仙帝?还是怕我陆远凌驾在你们之下,只手遮天?”

“竟然不顾身份,趁我在渡天劫的关键时期,联手布下乾坤阴阳阵,要灭我神魂!”

“可你们占尽天机,也没想到我陆远回重回地球时代吧,三大仙帝,很期待和你们再次见面,届时,将是你们神魂消散之际!”

下一秒,陆远试着催动体内真元,发现八百年的修为消失的一干二净。

足以让他横行仙界的无上神通和法力,以及强大的元神都消失不见,现在的陆远如同一张白纸,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地球人。

陆远心中没有任何失落半分沮丧,反倒嘴角翘起一抹笑意。

他之所以没有逃脱三大仙帝布施的乾坤阴阳阵,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修行速度太快,造成根基不稳。

现在如同一张白纸,正好可以重新打造无上道基。

他抬头扫过烟波浩渺的龙门湖,目光锁定湖对面的别墅,神色冰冷。

那栋依山傍水的别墅,是关州陆家在云州的房产之一。

然而作为陆家长子长孙的陆远,却丝毫享受不到陆家带来的便利,在陆家的地位,甚至不如一个外姓子弟。

将近一年前,陆家老爷子七十大寿时,陆远被发配到云州陆家分公司。

前世,陆远天真的以为,只要把云州分公司经营好,就可以得到陆老爷子的青睐,可以给他父亲在陆家长脸,可以让他母亲在陆家挺直腰杆,不用继续强颜欢笑,不在看他人脸色。

可陆远没想到,云州分公司是专门为他挖下来的火坑,最终被人下套打断双腿,父母也因为他出了车祸死亡,而他被赶出陆家,受尽羞辱和冷嘲热讽。

在外界压力和对父母死亡的愧疚折磨之下,终究是选择了轻生。

当时陆远选择的轻生之地,便是眼前这座龙门湖!

便是陆远也没想到,他投湖之后,竟是被路过地球的仙人所救,将他带到了修仙世界,从此,踏上修仙路!

八百年的时间,踏上半步仙帝境界,成为仙界修行速度最快的天才。

陆远眯着眸子盯着湖对面那栋别墅,眼中寒光如万古寒山的冷风。

这一世,他不允许悲剧再次上演。

他要那些曾经欺辱他的敌人,付出百倍代价!

他要让前世所有的遗憾,都不复存在。

你们!

准备好承受万千痛苦了吗!

不过,对于陆远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修行。

地球是低位面中的末法时代,灵气太过于稀薄,想要重新回到当初境界,怕是艰难异常。

而龙门湖有淡淡灵气,很稀薄,胜过没有。

半小时后,陆远来到龙门湖一处隐蔽处盘腿而坐,闭目入定,开始引气入体。

重生之后功法消失神通消散,可脑海中的万千修行法门,以及炼丹炼器、符篆阵发等等高阶功法,都还存在。

陆远挑了一部最适合地球修行的功法——《鸿蒙决》

修真前期境界:先天、筑基、洞府、观海、金丹。

所谓的先天境,便是练气。

引气入体,凝练真元,以真元来淬炼肉身。

拥有前世的修行经验,不消片刻,陆远便引气入体,引导灵气冲击气府窍穴。

七天时间眨眼而过,陆远陡然睁开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此时,陆远已经达到先天境巅峰,若不是地球灵气薄弱,七天时间,陆远足以将先天境修炼至圆满境。

先天境巅峰的陆远,足以以一当十!

现在,是该去收回那栋别墅了。 

连续修行七天的陆远胡子拉碴,头发凌乱,肩膀上还有一坨没干透的鸟屎。

当他这样的陆远从隐蔽处钻出来的时候,着实吓到了来游玩的人。 

陆远余光看到数米外,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大汉身形一闪,挡在一人身前,铜铃般的大眼睛警惕的盯着他,单手放在腰间,做把枪姿势。

而大汉挡住的那个人不到五十岁,身形消瘦目光如炬,和如临大敌的大汉相比,那人要显得从容淡定。

中年人名叫孟浪!

云州风云人物,无人不知。

几乎云州一多半的酒吧、KTV和娱乐场所,都有孟浪的干股,都是老板主动双手奉上,只为保生意无人打扰。

那些地皮小混混,没人敢招惹孟浪,即便是云州一些大公司,也得给孟浪七分面子。

孟浪和陆远四目相视数秒,看出陆远并无恶意,淡淡点头算是打招呼,旋即拍了拍大汉的手臂:“不要大惊小怪,一个年轻人而已。”

那大汉对孟浪言听计从,当即收了拔枪的姿势,不过仍旧是警惕的盯着陆远,随时准备出手。

陆远淡然一笑,也冲着孟浪点了点头,见孟浪脸色蜡黄身形消瘦,已经到了油灯枯竭的地步,不过三五月便会一命呜呼。

但陆远并没有点破孟浪即将油灯枯竭。

八百年,陆远看遍天地间万物生命流逝,不管是万物之灵的人类,还是一草一木,生命都不过是匆匆一瞬,如弹指一挥间。

点头后,陆远走向陆家别墅。

见陆远走来,那大汉捏着拳头,嘎巴作响,那大汉胳膊粗大拳头更是如砂锅般,魁梧身躯如一座小山。

当陆远和孟浪以及大汉擦肩而过之际,那大汉突然暴起,猛然向前跨了一大步,同时高高抬起粗壮的手臂,如同蒲扇般的巴掌拍向陆远后背。

第2章 化境宗师

“住手!”

孟浪脸色陡然一变,一步跨出,拉住了大汉。

“浪爷,来者不善,必然是崔傲派来的人!”大汉瞪大双眼,仍旧想要对陆远出手。

“退下!”

孟浪大声历喝,和平日里从容淡定的模样截然不同,眼中有震撼有恐惧有敬畏,那大汉从未见过孟浪如此。

满腹疑惑中,不情不愿的退在孟浪身后半步,继续恶狠狠的瞪着陆远,以此来警告陆远别乱来。  

就在大汉出手的一刹那,陆远周身迸射出一股气息,衣角鼓动,悬在他身侧的柳枝无风自动。

当孟浪感受到气息的刹那间,脸色巨变内心震撼,他脑海中蹦出四个字:内劲外放!

内劲外放,乃是习武之人一生所求的境界,这个境界在武道之中,被称之为化境宗师。

纵观武道,化境宗师寥寥无几,像陆远如此年轻的化境宗师,孟浪闻所未闻,如何能不震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提起化境宗师,别人只是远看高山。

孟浪亲自领教过高山之巍峨险峻,唯有仰望和畏惧。

三年前,孟浪被化境宗师所伤,被那位化境宗师在体内留下一道外气,从那天之后,每日都活在痛苦之中,生不如死。

就如刚才,如果陆远出手,大汉必然无法招架,即便是没受伤之前的孟浪,也不敢保证能全须全尾的离开。

“多谢手下留情!”孟浪拱手,有几分戒备之心。

陆远轻飘飘扫过大汉,刚刚重生的陆远心态还处在仙界半步宗师的心境。

被人背后偷袭,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只听他冷冷道:“死罪可赦,然活罪难逃!”

一刹那陆远体内真元暴涨,他右手五指嘘张,手腕一抖,以他手掌为中心,气机蓬勃而发,一片掉落在地的柳叶飘然而起,悬浮于陆远胸前。

陆远两指捏住悬浮在胸前的柳叶,一缕真元渡入其中,手腕一抖,柳叶便如离弦之箭,破空而出。

噗!

柳叶穿透了大汉左肩,射入大汉身后数米的柳树树干上,柳叶入木三分,树冠晃动,柳叶纷纷飘落。

先天境巅峰,可凝气于万物之上,一叶一花皆可成剑。

“嘶……”大汉捂着左肩,竟是不顾自己疼痛,抢先挡在了孟浪身前,如铜铃般的大眼中满是惊骇,却没有丝毫退意。

这一幕,让孟浪陡然失色,满目骇然,他很清楚,那片柳叶如果划过他的咽喉,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多谢先生手下留情,孟浪感激不尽。”

这次,孟浪抱拳弯腰,毕恭毕敬。

听到孟浪两字,陆远神色一沉,往前跨出一步,明明两人相隔三五米,而陆远却出现在孟浪身前。

不等大汉反应过来,陆远手指一弹,一道白气从指尖迸射而出,击中大汉的檀中穴,大汉竟是如面条一般瘫软在地。

下一秒,陆远抬手捏住孟浪的咽喉:“你就是孟浪?”

前一世,陆远来到云州,发现分公司为了一块地皮投进了太多的钱,资金链断裂,已是大厦将倾,频临倒闭,必须注资才有活路。

为此,陆远四处筹钱,想要拯救分公司,被二叔陆青山的外甥联合他人下套。

联合王怀给他下套放高利贷、打断他腿的黄星,正是孟浪的手下,却没想到重生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孟浪。

陆远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初四处筹钱的场面,当时黄星决定借钱给陆远,但前提是陆远必须跪下求他。

为了证明自己,为了在陆家有一席之地,陆远咬牙下跪,受尽嘲讽和讥笑,这才拿到了六百万的借款。

而最后黄星在合同上做手脚,变成高利贷,陆远还不上,最终被打断双腿。

当然,陆远最后成了废人之后,得知黄星所做的一切,都是陆家人暗中指使的。

“关州陆家可曾找过你?”陆远眯眼问道。

见陆远突然欺身而来,孟浪冷汗湿了后背。

不过孟浪也没有慌乱,他知道即便陆远现在要杀他,也不过是摘片叶子的事情,抵抗或者逃跑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孟浪有伤在身,自知命不久矣,死亡对他来说早已看淡,虽不知道陆远为何问关州陆家,还是如实回答:“如果大师问的是关州陆羡安,陆家并未找过我。”

陆羡安,陆家如今的家主,陆远爷爷。

陆远在凶残的仙界待了八百年,早已练就一双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他看得出来,孟浪并没有说谎。

冤有头债有主,陆远要找的是黄星,既然和孟浪无关,自然不会为难他。

“我已经把缠绕在你五脏六腑那道气息,压制在丹田处,尽管丹田会被损毁,却也能让你续命三年。”

陆远往孟浪体内堵了一道真元,强行压住孟浪体内的那道气,算是对孟浪的一点补偿,说完,转身而去。

看着陆远远去的背影,孟浪表情变换不定。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之前被那位心思歹毒的化境宗师在体内留下一道气息,那道气这几年折磨的他生不如死,身体每况愈下。

这三年,他遍访名医,全都束手无策无力回天。

而此时,孟浪再也感受不到痛苦,不管是胸闷无力感,还是四肢泛力都在一瞬间消散,且精神异常。

最直观的体现,是孟浪苍白的脸色慢慢爬上了一些红润,原本昏花的眼睛,也不再出现重影。

数秒之后,冲着陆远离去的方向弯腰拱手,这是个高手!

“浪爷,此人危险,怕是崔傲派来的人。”这时,大汉捂着胸口爬了起来,阴测测的看着陆远离去的方向。

“浪爷放心,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杀了他!”

大汉是孟浪的得力助手,名叫黄阁,跟了孟浪十几年。

孟浪转身,无奈的看着黄阁:“跟你说了多少次,遇事不要冲动,多动动脑子,难道他两次手下留情,你还没有忌惮之心?”

“他敢对浪爷你无礼,太嚣张,我一定要杀了他!”黄阁咬牙瞪眼,满脸不服。

第3章 让陆远烂在云州

黄阁对陆远的态度让孟浪摇头,拉着他来到柳树旁,指着那片入木三分的树叶,“你看清楚了,他拥有如此神通,要杀你我岂不是小菜一碟?”

“便是这一手神通,就能让这世界震惊,要杀我早就杀了!”

黄阁一愣,神色古怪道:“浪爷是说……他是化境宗师?不是崔傲派来的人?”

“这一手内劲外放摘叶杀人的本事,化境宗师又岂能做到,他是止境宗师!”

孟浪唏嘘不已,想起之前陆远轻飘飘的手腕一抖,柳叶既能穿透黄阁肩膀,然后射入柳树,入木三分,若是肉身……

而且,陆远第二次弹指之间,就让黄阁瘫软在地,让孟浪为之骇然。

他当时瞧得清楚,一道白气从陆远的指尖迸射而出,不但能内劲外放,且能凝气化为实质,何其强悍。

如今,全世界的化境宗师不过寥寥几个,两只手便能数清楚。

不管这些化境宗师身在何处,哪一个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哪一个不是轻松就能捏死他孟浪。

可那些化境宗师在陆远面前,怕是也没有一战之力!

除非,是那两位化境巅峰的宗师。

那两位被称之为入道宗师,又被称之为止境宗师。

所谓的止境宗师的意思,便是在武道一途上,站在巅峰的,前面已无路的存在。

在孟浪看来,陆远,便是止境宗师!

“浪爷,真有如此年轻的止境宗师?”黄阁倒吸冷气,满脸不可思议,只觉得太过匪夷所思,就如同听到了地球上还存在恐龙一样。

提起化境宗师,不管是孟浪还是黄阁,神色无限向往,那是练武之人的毕生所求,他们的梦想是能够在六十岁的时候,成为化境宗师。

而止境宗师,站在武道巅峰之上,他们这辈子也只是想想罢了。

一个年纪轻轻,二十出头的止境宗师……如何不让他们震撼。

“以后见了他,不可乱来,而且……见他如见我,要对他恭敬有加,或许,我能不能活,就全靠他了!”

孟浪眼中闪过一抹炙热,让全世界都束手无策的旧伤,在陆远手中,竟是轻松压制。虽说早已看透生死,可谁又不想活着呢?

此时,孟浪在黑夜中看到一抹光亮,那抹光明便是陆远。

“浪爷,你的意思是……”黄阁眼前一亮,神色激动。

“你看我,现在有何区别?”孟浪微微一笑。

黄阁盯着孟浪上下打量,发现孟浪神采奕奕,和之前萎靡之状截然不同,而且有了生机,顿时又惊又喜又感到不可思议:“是那个年轻人?”

孟浪点头。

“浪爷,我这就去求他帮医治,如果他能医治浪爷你的旧伤,便是要了我黄阁这条命,我也毫不眨眼。”黄阁转身就往陆远离去的方向追去。

孟浪呵呵一笑,叫住了黄阁。

“不要热血冲头,想一出是一出,到了他那种身份,贸然相求,便是冒犯,宗师不可辱,止境宗师更不可犯!”

孟浪沉吟片刻后,又道:“马上查一查,关州陆家的情况,还有,查清楚我们有没有人和关州陆家有关系。”

在陆远质问孟浪是否有关州陆家人找他的时候,猛然便察觉到,陆远对关州陆家的敌意,而后当他说和关州陆家并无关系后,陆远才出手压制了他的体内气息。

四十多分钟后,孟浪家中客厅。

“浪爷,查清楚了,那位止境宗师是陆家子弟,叫陆远。”黄阁匆匆拿着查到的资料交到了孟浪手中。

孟浪眉头一皱,满腹疑惑,没听说关州陆家有练武之人。那为何关州陆家有止境宗师,还会偏居一隅?

若是哪个家族有止境宗师,怕是一跃成为顶尖家族了吧?

而此时的陆家,别说顶尖家族,即便是孟浪也不会放在眼中。

当孟浪看过陆远的资料,知道陆远父亲陆青云是陆羡安和前妻所生,当即猜出了大概:“陆远在陆家怕是不受待见吧?”

“浪爷猜的没错,调查之后发现,陆远在陆家的地位很低。”

“这次他来云州接手陆家分公司的,除了他还有陆家其他青年子弟也分配在陆家其他公司。不管谁赢了这次历练,就能成为陆家总公司的副总裁

不过,陆远拿到的是最差的公司,云州的分公司为了南郊那块水洼地,资金链断裂,快要倒闭。其他陆家年青一代都在总公司,或者收益有保证的成熟公司。”

孟浪腾地站了起来,满是惊愕:“这么说,陆远是陆家弃子?”

“而且我还打听到王家和陆家联手,要让陆远烂在云州,让他无法回到陆家。”黄阁又道。

“王家?咱们云州王锡元?”

“不错,陆家老二陆青山和王锡元是连襟,他们都娶了袁家女儿。”

孟浪心中慢慢明朗,又是争夺家族财产的戏码。

不过,他已经看到了结果,陆家结果如何孟浪不敢说,他不知道陆远对陆家的感情。

但云州王家,怕是要完蛋。

“立即断了和王家的所有生意,还有,咱们和陆家那些人,究竟有没有来往?”这才是孟浪最关心的。

黄阁犹豫了数秒:“我弟弟和王家的少爷王怀这段时间走的很近,还说过要好好表现一下,我担心……”

“黄星在哪,立马找回来!”孟浪脸色苍白。

他终于明白陆远为何要问他陆家有没有人找他了,看来陆远早就知道黄星在背后有小动作。

“电话打不通,已经撒出去人手寻找了。”黄阁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焦急不已。

“如果你不想让你弟弟有事,那就把人全撒出去寻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若是他做了傻事,别说是你,即便是我也保不了他!”

而此时,黄星正和王怀厮混在一起,商讨着给陆远下套的事情。

第4章 我的人我说了算

陆远和孟浪分开后,径直回到陆家别墅,别墅内空无一人。

放眼望去,满目狼藉。

空酒瓶子到处都是,地上还乱丢着一些女人衣服,以及不堪入目的东西。

陆远摇了摇头,打电话给他在云州的秘书,让她叫人过来收拾一下,顺便带几件衣服。

也就在孟浪拿到陆远资料的时候,陆远的秘书送衣服过来。

拿了衣服后,陆远进了洗浴间,十几分钟后便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这洗澡速度惊坏了女秘书,她在网上看报道说男人洗澡速度很快,却没想到快到这种程度,暗暗想也不知道身子打湿了没有就出来了。

陆远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修行之后,污秽无法依附在他皮肤上,只需要清水冲洗,便干干净净。

等陆远修行达到筑基巅峰,造就无垢之体后,甚至十年百年不需要洗澡,也能保持身体干净。

“陆总,刚才王怀打电话找您。”

女秘书小跑到陆远面前汇报工作,她叫元缘,是陆远上任云州后亲自招聘的秘书,大学刚刚毕业。

让陆远没想到的是,在前世他被陆家赶出家门后,这个小秘书竟然救济过他几次,算是对陆远有恩之人。

“让他来这里找我。”陆远声音轻柔,笑眯眯的看着元缘,前世忙于拯救公司,竟然没发现自己的小秘书竟是个美人。

虽说身高不高,只有一米六五左右,却胜在比例协调,尤其是那双眼睛灵动的大眼睛,眉宇间让人有亲近的气质。

发现了陆远笑眯眯的盯着她看,元缘脸色微红,有些羞怯道:“我这就给王怀打电话。”

转身之际,元缘又回头,欲言又止。

“什么事?”陆远笑问。

“陆总,王怀怕是不怀好意,你要小心。”元缘眨了眨眼,眉头微皱,很是担心这个看起来像是邻家大哥哥的男孩。

是陆远给了她一份不错的工作,薪水也比其他同学高了不少,而且在陆远得知她母亲常年卧病在床之后,以私人的名义给了她一万块钱。

陆远早就忘了这件事,不过对元缘来说,那是救命钱,大概是需要用一辈子铭记的恩情。

“我知道了,通知王怀后,你给财务打电话,就说我说的,给你涨工资,每月……两万。”

陆远淡然一笑,对他有恩之人,他自然不会吝啬。

前世,元缘数次救济于他,几乎每次都会拿出工资的三分之一。虽然不多,可在陆远如废人一般,还有人愿意拿他当朋友,着实不易。

直到他自杀前一天,元缘还来看过他,作为一个不相干的外人,能做到这种程度,陆远已然十分感激。

“啊……”

闻言要给给自己加工资,而且是两万这种大金额,元缘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写满了疑惑和惊诧,旋即脸色潮红,猛然摇头:“不行不行,我不会和你谈恋爱的,我们不是一路人。”

“……”陆远嘴角抽了一下,妹子,你要不要这么自恋!

“陆总,我配不上你,真的,你放过我吧。”

见元缘惊悚的看着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想用钱泡她的富二代,而且还有一点点鄙视,更多的是惊吓,大眼睛蒙了一层水雾,看来确实是吓坏了。

陆远无奈苦笑:“跟你开玩笑的,去忙吧。”

小秘书元缘这才长吁一口气,拍了拍鼓鼓的胸脯离去。

在元缘的主持下,别墅打扫的一干二净,家政公司的人离开后,元缘来到别墅三楼顶层。

此时,夜幕降临,陆远双手负后,眺望着烟波浩渺的龙门湖。

元缘看着陆远修长挺拔的身姿,总觉得陆远好像变了,在她印象中,陆远这段时间如同没头苍蝇乱撞,而此时,却表现的风轻云淡。

突然,陆远回头,和元缘目光一碰,元缘心中一颤,内心顿时生出无限卑微之感,她看到睥睨天下的傲然目光,也感受到陆远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凌然于天下的气势。

元缘感觉在陆远眼中,她就是一只蝼蚁。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消散,因为陆远嘴角上翘,温和一笑,瞬间如同春风袭来,又如小鹿撞在胸口,不由得看呆了。

“有事?”陆远淡然问。

“啊……哦,有事……”元缘竟是忘了什么事,几秒后低着头红着脸来到陆远身边:“陆总,王怀说他找到了愿意借给你钱的人,让你去一趟坞城路三十七号会所。”

陆远冷笑:“告诉他,让他来找我。”

他相信,为了让自己跳下火坑,王怀不会不来。

如小鹿乱撞的元缘匆忙离去,差点摔倒。

又过一个多小时,几辆车来到别墅门外,十几个青年男女吵吵闹闹的跳下车,在喧哗声中进入别墅。

“陆远,给我出来,谁让你来这里的,难道你不知道这栋别墅,是我姑父让我住的吗,出来!”

王怀搂着一名穿着时尚的女子,有几分醉意,进门后大声怒吼,还一脚踹翻了一个一人高的装饰花瓶。

跟着王怀进门的青年男女嗷嗷大叫着,跟着王怀大吼让陆远滚出来,这一幕吓得元缘小脸惨白,终是壮着胆子上前,让他们不要大声喧哗。

“小美女,我们又见面了,啧啧,又漂亮了呢,要不要跟我走啊。”

王怀看向元缘的眼睛满是绿光,松开怀中的女子,往前一步想要捏元缘的脸。

元缘匆匆往后退了两步,慌乱道:“王先生,请你自重。”

“哈哈哈……”

一众年轻男女放肆大笑,王怀回头看着另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眨眨眼猥琐笑道:“黄少,你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小家碧玉吗,送给你如何?”

黄星摩挲下巴,眯眼打量着羞涩恐惧的元缘,满意点头:“不错不错,不过,你说的怕是不算吧,他不是陆远的人吗?”

“放心,只要你肯借钱给陆远,我保证陆远会屁颠屁颠的把她送到黄少的床上。”王怀哈哈大笑。

“如果我说不呢!”

这时,二楼楼梯口传来一道冷清声音,声音不大,却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王怀抬头一看,顿时不屑冷笑。

“陆远,谁特么让你进来的,跟我滚下来,还有,我说让你把她送给黄少,你不行也得行!”

王怀指着元缘,脸上写满了吃定你的表情,眼中满是戏谑和嘲讽。

“除非,你不想借钱,不想让公司起死回生。”

这时,陆远下楼来到元缘身边,见元缘脸色苍白,大眼睛里满是惊悚和恐惧,让人不禁生出怜悯之心。

陆远在她头上轻轻一摸,淡然道:“先去二楼等着。”

旋即,陆远一步步走到王怀面前:“我的人,我说了算,我说不行便是不行。”

至强重生仙帝-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陆远, 白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