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龙狂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江辰, 叶静怡

医龙狂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江辰, 叶静怡

第1章 山穷水尽

“李主任,求你救救我妈吧。”

人流如织的医院走廊上,江辰不顾旁人的冷眼,死死拉着母亲的主治医生,苦苦哀求,就差没有跪下了。

“给我松开!”

李主任嫌弃地一扯袖子,冷冷道:“我说了,你十万块什么时候到账,我什么时候就给你妈做手术。”

江辰急道:“我妈快不行了,请您通融一下,先帮我妈做个手术,我回头一定凑足钱。”

“通融?你以为我们医院是做慈善的啊。”李主任吼了起来,“没钱治就出院等死去,在这占什么病床。滚!”

吼完,李主任不耐烦地将江辰推到一旁,不屑地一撇嘴,大步离开。

李主任的话像是刀割在的心头,让江辰再也抑制不住,就这么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父亲已经离开了他们好多年了,他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挣扎在社会最底层。

可现在,苦命的母亲却又躺在病床上,眼见性命不保,但他却凑不齐做手术的钱。因为家中本就没什么积蓄,而能借的钱也都借过了,已是山穷水尽。

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死去?

不!绝对不行!

“看来,只有再去求她们了。”

想清楚了的江辰,擦干眼泪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转身跑出了医院。

迎着冷风,江辰来到一幢豪宅大院前。

这是他妻子李丽云的家。

李丽云是江辰的高中同学,容貌出众,家境不凡。江辰当年追了她整整两年。

可李丽云哪里看的上他这个穷小子?加上高三江辰因为父亲意外去世辍学,两人一度断了联系。

但没想到,李丽云几年后患了白血病,却找不到配型的骨髓移植,急的李家开出各种悬赏,甚至包括嫁女儿的承诺,却还是无计可施。

无意中得知信息的江辰,主动上门,竟然和李丽云的骨髓配型成功,救了李丽云一命,也如愿以偿地娶了李丽云为妻。

但李家对江辰并没有心存感激,反而极不满意。

因为,江辰穷!

哪怕江辰为李家做牛做马,也换不来李家一丝一毫的尊重,反而成了李家人眼中彻彻底底的废物,辱骂殴打是常有的事。

母亲也因为这事忧郁成疾,导致心力衰竭,危在旦夕。

江辰本以为资产过亿的李家看在他救了李丽云一命的份上,多少会救助一些。但江辰开了几次口,不是被骂的狗血淋头,就是被羞辱的体无完肤,连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以江辰宁折不弯的性格,本不想再来求她们。可为了救母亲的命,他又不得不回到这里。

停顿了片刻,江辰咬咬牙,还是走进了李家。

李家的宅院很大,装修奢华,大富大贵的样子。

可江辰在这里却根本抬不起头来,因为,他在这个富贵人家里得到的从来只有羞辱。

忽然,前面传来了脚步声。

“我说,有好些天没看到江辰那废物了。”

“他妈快死了,他肯定又在到处借钱呢。”

“呵,还真是个废物。真不知道,咱们小姐怎么就嫁给他了,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听到这,江辰知道,这是李丽云的母亲徐艳的两个保镖。他的头低的更低了,想要躲开,却来不及了。

两个保镖看见了江辰,一个脱口问道:“江辰,你来干什么?”

另一个当即冷笑,“别又是来借钱的吧?”

“不会吧?脸皮这么厚的,哈哈。”

两人的语气嘲讽,眼中都是浓浓的不屑。

江辰抬起了头,还没等开口,一个不悦的女声传来,“这是怎么了?”

随后,打扮靓丽的李丽云走到了两个保镖身后,一看到是江辰,先是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冰冷不屑的淡笑,雪白的下巴微微抬起,冷傲地看着江辰,不再说话。

“江辰?”

紧跟着,徐艳穿着一身价值几十万貂绒大衣也来到了李丽云身边,看清了江辰,当即变色,一指门外,“赶紧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这个废物。”

“听到没?”那两保镖一左一右上前,挡在江辰身前,冷笑道:“赶紧滚。”

他们眼泛凶光地盯着江辰,如同盯着一只要被赶出家门的狗。

江辰握紧了拳头,面红耳赤。

他知道到了这里,就会遭到羞辱。可真没想到,对方简直就是把他当成了垃圾,连话都不让说,就想把他轰出去。

太绝情了!

他咬了咬牙,看向李丽云,鼓起勇气央求道:“丽云,借我十万块,我妈真的不行了。”

李丽云摇头失笑了一声,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然后便恢复了冷漠高傲,看着江辰,就好像看到了一个马戏团的小丑。

“你还想跟我们借十万?不可能!”

徐艳却尖叫了起来,指着江辰骂道:“你少做白日梦了,赶紧滚回去操办丧事吧,早死早超生。”

听到这像刀子一样刺耳的话,江辰气得浑身发抖,不敢去看徐艳,继续向李丽云央求:“丽云,求你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你丈夫。”

李丽云眉头一挑,依旧没有说话。但她那微微眯起的眼中分明露出的是一种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嫌弃。

“江辰,你可真是不要脸啊。”徐艳却像被蝎子蛰了似的,一指自己女儿,“你看看我们家丽云,漂亮的跟天仙似的,就你这种废物,连我们家丽云的一根指头都配不上!”

说着,徐艳眼底泛起一抹戏谑,“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就是要带丽云去相亲。那个男人可是张氏集团的大公子,家里资产十几亿,长得又帅,你和他比,简直就是一坨狗屎。”

“妈,你和他说这事干嘛。”李丽云娇羞地轻推了一把徐艳,话语中似有责怪之意,可脸上的欣喜却是藏都藏不住。

江辰只觉眼前一黑,差点被羞辱地晕了过去。

这两母女是连最后的一块遮羞布都不给他留了啊!

这时的江辰,真想转身逃离这个已经让他无地自容的地方。但他不能逃,为了救母亲,再大的羞辱,他也得忍!

强忍着无边的屈辱和滴血的心痛,“噗通”,江辰双膝跪地。

“阿姨,丽云,我求你们了。我现在就和丽云离婚,也什么都不要。只求你们看在我救了丽云一命的份上,借我十万,救救我妈吧。”

悲泣的声音从江辰的喉咙中嘶吼出来,两行热泪更是夺眶而出。

徐艳先是一愣,随即眼中的鄙夷和嘲讽更加浓厚:可真是个废物啊,以为下跪就有用?

可还没等她开口,李丽云忽地神色一冷,踏步走了上去。

“婚,是一定要离的!”

李丽云冷喝着到了江辰面前,居高临下,冷漠地看着江辰:“可你还好意思说你救了我一命? 真是可笑。”

“我们家这么有钱,当时开出的条件又那么丰厚,我迟早会得救的。而你,只是凑巧罢了!”

李丽云的声音冷的像冰一样,眼中只有冷漠和不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江辰泪眼未干,惊愕地抬头看着李丽云,难以置信她竟然会这么说。

“江辰,你总以为我应该感激你,是吗?错了!我恨你!”

李丽云突然咬牙切齿起来,美丽的脸上竟带着几分狰狞:

“恨你这只癞蛤蟆,玷污了我的清白!”

“恨你这种废物竟然成为了我的丈夫,让我被圈子里的人嘲笑!”

“恨你几乎夺走了我寻找好男人的机会!”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给我的那一点点自以为是的小恩小惠!”

李丽云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冰冷的刀子,深深地扎进了江辰的心中。

天呐,原来在她眼中,自己对她的救命之恩,不过是一点点自以为是的小恩小惠。

“而你现在还想来问我要钱?”

李丽云继续冷笑:“没错,我有钱。可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听着这冰冷绝情的话,江辰彻底绝望,崩溃地一把抱住了李丽云的腿,大哭:“不,求求你,救救我妈吧,她快死了。”

“你妈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滚开!”

李丽云一脚踢开了江辰,如同踢开了一只蝼蚁。

“你们还愣着干吗,给我把他打出去!”旁边的徐艳也尖叫起来,下令的同时,向两个保镖使了个阴狠的眼色。

两个保镖顿时会意,一拥而上,将江辰打倒在地。

江辰拼命地护住要害,却架不住两个保镖的拳打脚踢,很快就已经是头破血流。

最终,他被两个保镖像条死狗样地扔出了李家。

“这个戒指是你妈硬塞给我,现在正好还给你。”

李丽云站在家门口,从小指上摘下一枚戒指,扔向江辰,“拿去当了换点钱,或者,留给你妈陪葬吧。”

江辰一听,气急攻心,当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没用的废物。”又冷笑一句,李丽云转身进屋。

可她没有看到的是,就在戒指落在江辰头上时,鲜血渗入其中后,竟微微亮了起来。

接着,江辰头顶上方突然裂开一道细缝,一团肉眼难见的迷雾钻出,嗖地,没入江辰的头顶。

随即,一道龙吟在江辰的脑海中响起……


第2章 仿若重生

江辰做了个梦。

梦里,他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之后,性格大变,四处流浪时,无意得到了一本古医术和一套武技。然后他花了足足十年时间学习这医术和武技,白天免费给人看病,晚上却潜入那些为富不仁的富豪家中,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而在这十年中,他还遇到了他的挚爱,两人情投意合,和如琴瑟。

十年后,他告别红颜知己重回李家,想要杀了李家全家替母亲报仇。却不想李丽云已嫁入巨富豪门,保卫严密,百密一疏的他暴露了身份,在逃跑时跌入悬崖而死。

这一幕幕,在江辰的脑海中电闪而过,情绪时而悲伤,时而欢笑,时而痛苦绝望。直到他跌落崖底的瞬间,他才“啊”的一声,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是倒在李家门口的血泊中,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刚才是梦吗?可怎么会那么真实。

而且,江辰惊愕地发现,他此刻竟然还能想起那梦境中的点点滴滴。

包括……那些他花了十年时间学来的惊人医术和武技。

江辰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随着脑海中的武技动了起来。

随后,他惊呆了。

因为他对于这些武技如臂御使,就像是与生俱来,刻在了脑中一样。

“天呐,难道那一切不是梦?是真的!是自己的未来?”

江辰彻底目瞪口呆,一种难以置信却不得不信的猜测在心底涌起。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岂不是可以用那些医术来给母亲治病了?

江辰激动了起来。

“哟,江辰,你还能站起来啊?皮够厚的啊。”

就在这时,徐艳带着李丽云和两个保镖又从门里走了出来,皮笑肉不笑地走到了江辰面前,“不过你怎么还不滚,是不是还想找打……”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江辰突然一抬手,“啪”,照着徐艳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啊!”

徐艳被打的惊叫一声,捂着脸,登时就傻了。

而她身后的李丽云和两个保镖也傻了,完全没料到江辰会突然打人。

“你,你敢打我?”

徐艳更是无法相信,刚才还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江辰竟然敢打她?若不是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提醒着她,她都以为这是幻觉。

可不等她反应过来,江辰抬起一脚,“嘭”就将徐艳踢得倒飞出去,摔到在了两个保镖的身上。

看着被自己打翻的徐艳,江辰心中的一口恶气总算是出了一点。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和这些人纠缠的时候,救母亲要紧。

“记住了,这只是利息,你们欠我的,我会让你全都还给我!”

丢下一句话,江辰弯腰捡起戒指转身就跑,丢下了傻了眼的李丽云和痛苦哀嚎的徐艳。

……

津海市人民医院,正值高峰期的医院里是人头攒动。

突然,从急诊通道里传来了痛苦的哭喊声。

“妈,妈,你醒醒,醒醒啊……”

一辆急诊推车前,一个容颜绝美的黑衣女人正惊慌地哭喊着。

推车上是她的母亲,脸色灰白,两眼紧闭,显然是已经没有了生息。

“别哭了,你妈都死了,哭有什么用。”李主任就站在旁边,面无表情地冷冷说着。

“噗通”,黑衣女人一转身,跪在了李主任面前,“不,不会的,她只是晕了过去,求求您了,把我妈救醒吧。”

李主任翻了翻白眼,“你当我是神仙啊,没得救了。”

女人彻底绝望,瘫软在地嚎啕大哭,悲痛欲绝。

周围看着的众人也是默默摇头,虽然死了的并不是他们的亲人,但他们此刻也是感同身受,怜悯这个女人。

不过怜悯归怜悯,但他们也都知道,正如李主任说的,这人都死了,除非是神仙,否则谁还能救的过来。”

可就在这时,突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她还没死,我可以救她。”

话落,江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场中瞬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江辰。

“你有病吧!”有人随后爆了粗口。

人已经死了,医生都救不过来,你居然还来凑热闹,可不就是有病吗?

“嘿,小子,想出风头不是这么出的。”

“人家姑娘够伤心的了,你还在拿人寻开心?你要不要脸!”

“滚,快滚!”

周围的围观群众也都指着江辰大骂,全都是愤怒和不屑。

可那瘫软在地的黑衣女人却一下扑到了江辰的面前,“你真的能救我妈?”

江辰点头:“可以。不过时间紧迫,再过几分钟就不行了。”

闻言,那黑衣女人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燃起了希望,拉住江辰就往推车前走。

“姑娘,你别听他的,他骗你呢!”

“这小子太可恶了,别拦着我,让我去揍他!”

周围的围观者都急了,纷纷劝那黑衣女子,甚至有一两个撸胳膊挽袖子的人,若不是有人拦着,都要出来打江辰了。

而这时,那李主任也认出了江辰,登时上前拦住江辰,怒道:“是你?你想干什么,想捣乱吗?”

“啪!”

江辰没有直接答话,一巴掌甩到了对方脸上,冷笑道:“你个害死人的庸医,别挡着我救人,滚开。”

说完,他一把推开已经被打懵了的李主任,来到了推车前,掏出了刚买的银针。

他要用一种那梦境中学过的针法,还阳针。

“银针?针灸?”

“我靠,这小子,莫非还想用针把死人扎醒?”

“他以为他是阎王爷啊!”

在众人看到江辰掏出银针的刹那,又炸锅了,纷纷叱责嘲讽。

可江辰这时却是置若罔闻,紧紧捏着银针。

如果那一切都不是梦!那这还阳针就一定有效!

他微微颤抖着手,将银针扎了下去。

看到江辰这样的状况,周围众人益发不屑。

“你看他,手还在抖呢。”

“这要是能把人救活,老子就去吃翔。”

可就这时,却听那推车上已然没有了气息的妇人,突然一张口,“啊”的出了声音。

其余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刹那,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瞬间抹去。

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只有一句话:

这,这特么是见鬼了吗?


第3章 还要逞凶?

“卧槽,真活了啊。”

也不知道是谁,冒出了这么一句,打破了周围的一片死寂。

惊呆的人们缓过了气来。

“妈!”

欣喜若狂的黑衣女人飞也似地爬起来,冲到了推车旁。

“快,快救人。”

震惊过后的其他医护人员也连忙开始手忙脚乱地救治了。

其他人更是蜂拥地冲到了推车前,想要亲眼见证一下,这死而复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的天,真的活了。”

“奇迹啊!真的是奇迹啊!”

待看清楚后,众人又转向了还在捂着脸,目瞪口呆的李主任。

“什么狗屁主任,人家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害死人的庸医!”

“咦,刚才救人的神医呢?怎么不见了。”

正说着,众人们才愕然发现,刚才救人的主角江辰,竟然已经不在这里了。

“好人呐,现在居然还有这种救命不图报的人?难得啊。”

“我们刚才都错怪了人家,人家是真有本事。”

“就是,我们都瞎了眼。”

众人纷纷七嘴八舌地叹息着,为他们之前的举动羞惭不已。同时,他们的眼中更是多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深震撼。

而黑衣女人这时也四顾地看了看,没有看到江辰,便紧咬了咬红唇,喃喃道:“不管您是谁,这救命之恩我龚琳一定会报。”说完,她就随着医护人员,推着母亲进了急诊室。

此刻,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江辰正瞪大着眼睛靠在墙上,呼哧呼哧地喘着大气,胸口急剧起伏着。

真的,竟然都是真的!

还阳针可以使刚刚断气的人得以复苏,那自己也一定可以凭借医术治好母亲!

兴奋的江辰捏紧拳头,狠狠在胸前一挥。然后,便拔腿向住院部跑去。

二十多分钟后。

在江辰母亲的病房里,江辰小心翼翼地从母亲沈小琴身上拔下银针,问道:“您现在感觉如何了?”

“好多了,我现在心也不慌了,呼吸也顺畅了。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会治病?”沈小琴愕然地感受着陡然好转的身体状况,惊喜交加。

江辰的眼中泪光闪烁,看到了母亲好转,他真的想要振臂向天高呼:谢谢你,老天爷!

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了情绪,轻声道:“妈,一时半会说不清。不过我只是帮您缓解了您的病情。但是妈,只要您信我,咱们现在就回家,然后让我来帮你调理,保证让您完全康复。”

沈小琴笑了,抬手摸了摸江辰的脸,柔和道:“傻孩子,妈怎么能不信你……”

不知怎地,江辰忽地想起了之前梦中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痛苦绝望的十年,不由悲从心起,一把抱住了母亲,眼泪夺眶而出,“妈……”

“哭啥啊?这是咋了?”

沈小琴不知此时的江辰已经融入了另一世的追悔和思念,只能拍着儿子的后背轻声安慰。

哭了好一会,江辰这才恢复过来,然后便去办出院手续。

医生倒也没拦着,对于这种账户所剩无几,又没钱继续治疗的病人,他们还巴不得早点出院呢。

很快,一切办好,江辰便陪着母亲出了医院。

可没想到,刚刚到了医院门口,突然就见两辆宝马豪车朝着他们就冲了过来。

“小心!”

江辰惊骇地将母亲拖到了身后。

嘎吱!疯了般的车子一个急刹,在江辰他们面前堪堪停住,差点就撞上他们。

“妈,你没事吧?”惊慌的江辰回身看了看母亲,发现母亲除了面色煞白外,并无大碍,这才转身怒吼,“你们想撞死人啊!”

“撞死你们也活该!”车门打开,徐艳一脸阴狠地从车内走了下来。

接着,便是李丽云,还有两辆车上下来的包括那两个保镖在内的四五个男人。

“亲家母?丽云?”沈小琴也认出对方,惊愕地招呼着。

“别喊我亲家母,我可不爱听。”

徐艳冷笑地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眼沈小琴,“听说你都病的快死了,可我看着不像啊。还是说,你回光返照了?”

“徐艳!”江辰攒紧了拳头,双眸喷火地要冲上去。

可沈小琴一把拉住了他,“别,别。”

然后,沈小琴挡在江辰身前,对徐艳赔起了笑脸,“亲……哦,妹子,我知道我生病这段时间,给你和丽云添麻烦了,我给你赔不是。”

说着,沈小琴朝徐艳和李丽云弯下了腰去。

李丽云没有动,就这样看着沈小琴弯腰道歉,眼中满含不屑和嫌弃。

而徐艳则是冷笑一声,朝沈小琴啐了一口,“你是什么东西,还有资格喊我妹子?再说了,你儿子打了我,就你道歉有用吗?”

“徐艳,你找死!”江辰睚眦欲裂,一把拉起了母亲,又要往上冲。

可生性软弱的沈小琴反身死死拉住了愤怒的江辰,对徐艳连连弯腰道:“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小辰不懂事,我是他妈妈,我负责。要打要骂的都可以。”

徐艳却指着沈小琴尖叫,“你想死,滚一边死去!是你儿子打的我,我就要你儿子负责!”

“妈,你站好了,不用对她们卑躬屈膝,有什么让他们冲我来。”江辰强忍怒气,拉住了母亲,眼神发寒地看着徐艳。

“我就是冲你来的!”徐艳冷笑,指向江辰,“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现在,就在这给我跪下,磕头道歉,然后自己扇自己一百个巴掌。”

江辰眼神更寒,“如果我不呢?”

“你不?哼。”

徐艳一声冷哼。她身后两个保镖带着几个跟班上来了,虎视眈眈地盯着江辰。

毫无疑问,如果江辰不答应,那这些人就要动手了。

这时,李丽云插话了,声音冷漠,“江辰,你居然还有点骨气,这让我很吃惊。不过,这也让我觉得很可笑,你不过就是我李家的一条狗,还敢和我妈作对?如果你照我妈说的做,我还可以让我妈高抬贵手,否则……”

这些话,让软弱的沈小琴都气的浑身颤抖起来。她有心让儿子拒绝,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面对强势的徐艳母女,还有面前凶神恶煞的几个凶徒,像他们这种小人物又该如何反抗?

“哈哈哈哈。”

江辰却突然笑了,边笑边点头,“李丽云,你说的对,我以前爱你确实爱的像条狗。可我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李丽云顿时色变。她早就习惯了江辰被她随意践踏的日子,此刻却被江辰在其他人面前如此肆意反击,让她面子如何挂的住?

“江辰,你别给脸不要脸,等下有你哭的。”李丽云昂着下巴尖叫起来。

而那些保镖也神色凶戾地蠢蠢欲动了。

沈小琴慌了,连忙冲到了徐艳面前,“别,别动手,亲家母,听我说……”

“滚开,谁是你亲家母。”

徐艳直接用力,狠狠地将沈小琴推倒在了地上。

“嗖!”

早就愤怒以及的江辰一个闪身,就到了徐艳面前,一把掐住了徐艳的脖子,把她的身子直接给掐了起来。

“你想死!”

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她。


第4章 给我跪下!

“嗬嗬……”

徐艳被掐的面红耳赤,只能从喉咙里艰难发出嘶嘶声。

而江辰那双紧盯着她的愤怒血眸,更是吓得她差点就尿了裤子。

“妈!”

李丽云急了,一跺脚,冲保镖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救人啊。”

“是,是。”

几个保镖才从惊骇中惊醒,赶紧朝江辰扑了上去。

“嘭!”江辰把徐艳的身子往旁边的车子上狠狠一摔,撞的徐艳“呃”的一声,差点痛晕了过去。

而江辰已经转身,面向几个向他扑来的保镖。

顷刻间,那另一世学会的武技和杀人技涌入心中,让他根本不用思考,就动了起来。

一个保镖上来了,就是之前打过江辰的其中一个。这时他嘴角带着狞笑,眼底泛着凶光,就等着像之前一样,一拳把江辰打倒,再将其暴打一顿。

可等他到了江辰近前,突然就觉眼前一花,然后江辰并拢的手掌就到了他下颌处,狠狠一戳,正中他的喉结。

“喔……咳咳……”

难以忍受的剧痛,让他瞬间脸上发黑,捂住了喉咙。

可江辰却看也不看他,反手又是一肘,直接将他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而江辰还是不停,乘势而上,到了另一个曾经打了他的保镖近前,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身子忽地向前一撞,膝盖顶起,正顶在对方的身下要害。

啊,碎了!

那保镖痛苦地弯下了腰去。

却见江辰的一拳自下而上,直袭而来。

“嘭”,那保镖被勾中下巴,口鼻溢血地凌空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傻了,目瞪口呆。

谁都不曾想到,江辰竟然会如此的厉害,如此的狠辣!

江辰却是嘿嘿一笑,左右轻轻扭了扭脖子,冲看呆了的其他几个保镖一勾手,挑衅道:“来啊。”

“一起上!”几个保镖嘶吼着冲上来。

“哈哈。”

江辰大笑,猛突而进。

“嘭嘭嘭嘭……”

旁边几人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但只听到几声闷响和痛苦的惨叫。

接着,就看到几个保镖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哀嚎惨呼。

而江辰,独立其中,昂扬四顾!

周围,一片死寂。其余人都惊呆了。

徐艳和李丽云难以置信地瞪大着眼睛,怎么都无法相信,她们眼中的废物竟然如此厉害。

厉害的可怕!

就连沈小琴也是张大了嘴,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而江辰环顾四周,心中豪情四起,只想对天大喊一声:

痛快!

随后,他长出一口恶气,大步走到了徐艳身前。

“你,你想干吗……啊!”

徐艳惊慌地喊着,不等喊完,江辰就一把扯住了她的头发,让她的声音化作了一声惨叫。

江辰就这样揪着徐艳的头发,把她拖到了母亲身边。

“跪下,给我妈道歉。”江辰冷冷道。

徐艳虽是害怕,但还是色厉内荏地尖叫:“你疯了,你知道……”

“啪!”

不等徐艳说完,江辰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打的徐艳的脑子嗡嗡作响。

“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知道,你要是不跪下道歉,我会杀了你。”江辰冷笑。

“我不信!”徐艳还在叫。

“不信?”

江辰直接又是一巴掌甩过去。

徐艳脑袋一歪,口鼻溢血。

“江辰,你疯了,你会后悔的。”李丽云这时惊醒,愤怒地冲了上来。

江辰转头一指,冷冷道:“你给我闭嘴,还没轮到你说话。”

李丽云胸口莫名一滞,停下脚来,真的闭嘴了。她骇然地发现,江辰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可以任凭她欺侮的废物了。

江辰没再看她,转头又冷冷地盯着徐艳,一字一句问:“跪不跪?”

徐艳捂着红肿的脸,看着江辰,身子开始慢慢发抖,满心恐惧。

她也感到了,此时此刻的江辰,已经不是以前的江辰了。

甚至,她从江辰冰冷的目光中真的感到了杀人的寒气。

如果她不跪,江辰真的会杀她。

“噗通。”

徐艳终于直挺挺地跪在了沈小琴面前。

“对,对不起……我错了。”

沈小琴微张着嘴巴,愣愣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低头认错的徐艳,突然以前压抑在心中的那口郁闷之气,这一瞬间都吐了出来。

连同身子也更舒服了许多。

“妈,我们走。”

江辰扶起了母亲,向李丽云走去。

李丽云此时还是一脸惊骇地呆呆看着江辰。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那个爱自己爱的发狂,只知道逆来顺受,一无是处的江辰,突然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但神勇地打翻了妈妈的所有保镖,还逼着妈妈当众下跪道歉?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被打翻在地,跪地道歉的是这个废物一样的江辰啊!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就要甩了他,而要失去貌若天仙且家世不凡的自己,所以被刺激的疯了?

对,一定是这样!

那我现在就告诉他,我要和他分手!

他一定会痛苦的嚎啕大哭,想要自杀吧!

进行了一番自我安慰后,李丽云的情绪才稍稍缓下来,暗暗咬牙,盯住了正向她走来的江辰。

“江辰,你真的是疯了?我要……”

可李丽云的话语还没说完,却见江辰在她面前站定,淡淡地抛出一句话:

“我要和你离婚。”

闻言,李丽云的脑子嗡了一下,愤怒的表情僵硬在脸上,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江辰。

她太知道江辰了。他以前真的是死心塌地的爱着自己的,哪怕是做牛做马都是心甘情愿的。

她早就在脑子里设想过无数遍,自己要抛弃江辰的那一刻,江辰会跪在地上,哭着喊着跪求自己原谅,然后再被自己一脚踢开。

这才是正常的!

可现在,江辰竟然主动提出离婚?而且看对方的眼神,是那么的决然,没有丝毫犹豫,就像是要甩掉一个玩腻了的破鞋一样。

一股被羞辱的怒火,从她心底升起。

“不……我不答应!”李丽云突然像泼妇一样喊了起来,“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离婚?”

江辰很平静地看她喊完,突然一笑,“我以前眼瞎了,才会爱上你。所以,你答不答应,我都会离。”

说完,他看也不看李丽云一眼,转身就走。

李丽云呆了,傻傻地看着江辰扶着他母亲,再也不看她一眼地走了。

如弃敝屣!


医龙狂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江辰, 叶静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1.0490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