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少不爱请放手-乔木兮, 严谦琛-总裁豪门小说

严少不爱请放手-乔木兮, 严谦琛-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凌晨两点半,A市有名的高档别墅区。

黑色豪车驶进别墅,未等熄火,车门就被打开,一小巧的女人跳了下来,精致的小脸上挂着苍白,波浪卷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脚步踉跄的往里走。

一只脚刚躺进去,便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整座房子被黑暗笼罩着,伸手欲按下墙上壁灯,却被一个大力扑倒在地。

“怎么,和旧情人温存到了现在?”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语言却满是凉薄,让她猛的一颤,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身子,可却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口,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惨白不已。

软弱无骨的小手想要将那他的胸膛推开,可下一秒,呼吸被夺走。

凉气席卷而来,没有任何感情的亲密。

“乔木兮,你可真是恶心又下贱!”

男人毫不留情,微带沙哑的低沉语气,满是轻蔑。

浓郁的血腥气味蔓延开来,乔木兮如同破败的布娃娃一样瘫软在地上。

浴室里传来水声,乔木兮撑着身子开灯,还未来得及查看伤口,眼神就触及到桌子上散落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她和林深,身后的背景则是林家的连锁酒店……

微乎可微的叹息一声,忽视口腔弥漫的苦涩,低头看着已经被鲜血侵染了的衣服,微皱眉头,捂着眩晕的脑袋,跌坐在沙发上。

浴室的门“咔擦”一声拧开,让原本绅士模糊的她瞬间清醒。

只见严谦琛包裹着浴巾,露出坚硬的腹肌,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铁青不已,下一秒,就看到一个不明物朝她飞来。

是她的手机,主页面停留在一个微信页面,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问候,但却是林深发来的。

微张的手指刚准备拿起,下巴就被人强硬的捏着,抬头便撞进一双阴鹜暴戾的眸子里。

“呵,对你倒是很关心,你在床上把他伺候的很好?”

紧抿的薄唇满是愠怒,用力一甩,将她砸在沙发上,也跟着压了下去。

乔木兮意兴阑珊,眸子不悲不喜,语气前所未有的平静:“严谦琛,我们离婚吧。”

趴在她身上的严谦琛微愣,宛若深井的眸子里蔓延暴怒。

“三年了,已经够了,我从不欠你。”

时间犹如刽子手般,将她的热情,她的爱,一刀一刀的斩断。

多么可笑,她还要充当大度的角色,明知自己的丈夫喜欢别人,她却只能装作看不到,听不见,而她丈夫喜欢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呵,乔木兮,除非她醒过来,要不然,这辈子,你休想逃脱!”冷冷丢下一句话:“刚刚只是开胃菜,现在才刚刚开始,也顺便让你的情人听听,你在床上,多么放荡!”

嘴角的笑意不达眼底,反倒多了一丝阴狠,不等她有反驳的机会,手机快速的拨打出去一个号码。

“不要……”

不顾身上的疼痛,乔木兮挣扎着起身想要夺走手机,却不曾想这一举动激怒了严谦琛,瞳孔猛然一僵,尤其触及到她哀求的眼神,更是神情诡谲,将她的手绑上。

“呵,这就不行了?”

脸上满是嘲讽:“我是在告诉林深,对付你这样的贱人,应该怎么做!”

每一个字,都是诛心的狠,视线被隔绝,凌迟再次展开。

手机里还传着林深暴怒的声音,乔木兮清晰的感受到了绝望。

疼,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每一个毛孔,都在拼命的娇小,而严谦琛脸色阴沉,全然不顾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空气中血腥味道更是越来越重,直到她终于承受不住,生生昏厥。

……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细碎的照耀进来的时候,乔木兮缓缓睁开眼睛,主卧室里很安静,如果不是身上传来抽筋剥骨一般的酸痛,她几乎觉得那就是一个梦。

掀开被子下床,撕裂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而却在触及道伤口的时候愣了一下,那里已经不是鲜红一片,而是被人用白色的纱布包扎着,是严谦琛吗?

想法刚落,便自嘲的笑出了声,将这可笑的想法赶出脑袋。

严谦琛可是最巴不得她死,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的人。

想到昨天那些锥心的话,乔木兮眼神微暗,抱着双腿蜷缩在一起。

严谦琛和姐姐乔木心是一对金童玉女,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而乔木兮深爱着严谦琛,也是人尽皆知。

那场被堵在酒店门口抓奸的事情,至今还是人们的茶余饭淡。

三年前,喝醉的她醒来就发现严谦琛躺在身边,两人衣衫不整,她心慌极了,想要逃走,门却被打开,数不清的闪光灯咔咔作响,而姐姐乔木心,更是气急败坏的骂着她,她想要解释,可百口莫辩,被扣上勾-引姐夫的帽子。

而姐姐哭着跑了出去,等她追出去的时候,姐姐已经躺在了血泊中……

她永远忘不了严谦琛当时看她的眼神,那个时候,她宁愿躺在地上的是自己,至少还能在她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姐姐成了植物人,爸爸和继母将所有的错都怪在她身上,更是对她打骂,她只能忍受所有的痛,她甚至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是姐姐让她去的酒吧,为什么她会和严谦琛躺在一起。

就在她被所有人嘲笑的时候,严谦琛却公开求婚,堵住悠悠众口,她穿着白色嫁衣,满怀对未来的希望嫁给她,却没想到,迎接她的,是无尽深渊。

严谦琛之所以娶她,是为了让她给姐姐赎罪,姐姐不醒,他一辈子都不会放过自己!

往事涌现,乔木兮的心止不住的抽疼,深呼一口气,缓缓下楼。

楼下的客厅里,严谦琛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施施然的坐在沙发上,薄唇紧抿,黑曜石般的眸子满是阴冷,

看到她下来,轻嗤一声,微皱眉头,顺手将沙发上的文件扔了过去。

“签合同。”

清冷的语气满是不容置疑。

诧异接过,乔木兮扫了眼那份合同,眼眸骤然瞪大!

第2章 现场直播

“直……直播?”

“怎么?你有意见?”

她的震惊取悦了严谦琛,他薄唇噙着薄凉的笑意。

“不是正合你意?林深满足不了你,与其偷,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所有人知道,你有多么……骚。”

话音刚落,拍了两下手,很快,就有人从侧厅出来,手上拿着器具。

灯光,录音筒,摄像机……

乔木兮的脑袋“嗡”的一下炸了,对上黑洞洞的镜头,忘了有所反应。

她的反应被严谦琛看在眼里,目光往下扫,看到她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家居服,满脸不耐,薄唇轻启:“过去两个人,脱!”

“亲爱的,这可是现场直播,好好表现哦。”

他的脸上,是极其难得的柔和,只是一双深若寒潭的眸子,却是异常冰冷。

看着两个男人朝她走来,乔木兮恍然回神,下一秒,拔腿就往楼上跑。

可惜,还没走上两步,就被人给拽住,布帛的撕裂声响起,她家居服的一只袖子,被直接撕了下来。

对上那两人眼底不怀好意的幽光,乔木兮死咬着下唇,濒临绝望,尤其是对方落在她肌肤上的手,更是如同毒蛇一般,恶心和惊恐,在感官中迅速蔓延。

逃不开,身上的衣服,只能被无助的剥落。

四肢百骸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来绝望和恐慌,终于让她崩溃,那一刻的疯狂,根本没有办法压制,抬手想也不想的就朝着对方劈头盖脸的抓了过去。

“啊……”

一声尖叫,响彻整栋别墅,也成功让严谦琛皱起浓眉。

看着她不仅是手,就连嘴也用上了,毫无章法的乱挠乱咬,雪白的纱布再次渗出鲜血,如同疯魔般,他的薄唇抿的很紧,搁在膝盖上的手,不受控制的紧握成拳。

印象中,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这么失态,很多时候,他都在试探,她所能承受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每次的试探,看着她最后都能很好的控制情绪,总是觉得失败,眼前这幕,倒是出乎意料。

没等到对方的苦苦哀求,看到的,只是在脱身的时候,死命躲藏,看着她还没跑出去几步,身体就被狠狠的砸到在地上,严谦琛忽而觉得索然无味。

受伤的胳膊,昨夜的疯狂,绝望的心态,让乔木终于支撑不下去,狠狠的摔在台阶上,她甚至想,这一回,恐怕就得死了吧?

……

还未睁开眼睛,只嗅着那股子熟悉的消毒水味道,乔木兮就忍不住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没死掉吗?

“林深,怎么……”

“怎么是我?乔木兮,你这该是有多不想看见我?”

似真似假的开了句玩笑,查看了一下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线条,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一身白大褂的林深这才认真了一些。

“是你家佣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又恰好送到了我的医院来。”

“哦。”

原来……是这样啊。

“你这个表情,看上去很失望,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清醒。”

这个没清醒,意有所指,乔木兮听着,却只能苦笑。

“我也很绝望啊,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我对他,是执念。”

“啧啧,还真是够深情,拿你的执念去换他的善变,也就你这样的女人才能干得出来!”

林深眸色微暗,叹息一声,并未深劝,只是,视线下移,定格在病床上女人小腹的位置,林深想了想,还是伸手贴了上去。

“不过你的执念,对你们而言,未必是好事,毕竟……”

话未说完,就警觉周遭温度骤然下降,心有所感眉头一皱,骤然回神,就看到了一道挺拔的身影施施然的站在身后不远处的位置,抱着手臂斜靠在门框上,一脸的玩味。

“严谦琛?”

手臂僵硬,而后意识到不妥,快速收回,可是等到站直了身体,林深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怎么那么心虚?

“你怎么才过来?”

接着咳嗽来掩饰刚刚的举动,林深一秒回归淡定,一边正常寒暄,一边看着床上的人,才发现乔木兮的脸色不是一般的白,整个人也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十分反常。

“兮兮,你怎么了?”

“兮兮?呵。”

这叫的,还真是亲热啊,躺着的人柔弱娇嫩,身边站着的人一脸的焦虑,这个场景,怎么看,都像是一对夫妻?

眼底划过一抹冷厉,严谦琛迈开长腿一步步走进来,嘴角凉笑不散,说出来的话,却尖锐的直往人心尖上戳!

“呵,林医生还真是热心肠,对我老婆这么关心,我该怎么谢你才好?”

对上他的挑衅,再看看状态明显不对的乔木兮,林深忍了又忍,才控制住自己青筋毕露的拳头,没有直接砸上那张俊脸。

“严谦琛!不要太过分!”

被警告的男人却不在继续看他,而是凉凉的转向还在瑟瑟发抖的乔木兮,眼底阴鹜瞬间喷薄而出。

“还真是识时务,当着外人的面儿,就如此软弱,不装坚强了?好手段,看我们林医生,都心疼成什么样子了。”

幽凉的一句话,瞬间就止住了乔木兮的颤抖,没有去去看她苍白如纸的脸,严谦琛对上林深那张铁青的脸,扬眉嗤笑。

“看来林医生的医术,不过如此啊。”

这人,完全就是来找事情的!

处在一触即发的战火中,乔木兮疼的脑袋直抽抽,良久后才道:“林医生,你先出去吧。”

“我……”

林深想要拒绝,可看到她为难的样子,堵在喉咙的话便说不出来了,只警告的看了严谦琛一眼,便走了出去。

乔木兮有特别注意,在称呼上格外疏离,可是随着林深离开,她却明显感觉到,还是不对劲。

抬眸,就对上了严谦琛紧绷的脸,唇角越来越弯的笑意,深邃莫测的眼睛,登时心下一紧,说不出来的慌张。

怒极……反笑,严谦琛生气了,并且还是怒火中烧的那种。

果然,下一秒,她的猜测,就得到了验证,严谦琛大手一挥,被子落下了地,下一秒她身上的病号服,就被很粗暴的扯开。

第3章 严谦琛怀疑孩子不是他的!

“为了能见他一面,你也是蛮拼的,连装晕的招数都想得出来,刚才已经爽过了?那就让我检查一下,他是怎么折腾你的!”

乔木兮想要反抗,可身体却极度虚弱,而这么多年每一次的反抗,换来的都是更加疯狂的报复,除了被动的承受,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只是,随着衣裳被撕开,看着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变得幽暗,她还是心慌不已。

严谦琛的这个反应,她十分熟悉,这眼神代表……

果然,下一刻,男人就直接压了下来,呼吸有几分凌乱的沉重,藏着隐隐的恼怒。

“这副身体果然诱人,难怪林深那样的人,都欲罢不能!”

“别在这里……求你……”

这里是医院,而且房门没有上锁,随时都有人进来……

可她的反应,在严谦琛看来更像是遮掩,眸色一厉,越发的不管不顾起来。

一如既往的疼,只要是被强迫,这种疼痛感就挥之不去,即便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也还是没法适应,霸道的凶猛,让乔木兮有种灵魂出窍的错觉。

只是,这次的疼,却来得越发凶猛,疼的她几乎浑身发抖,所有的隐忍被一点点瓦解,下意识的,她就想到了林深刚刚的动作。

有彻骨的寒意,将她整个人包裹。

尤其是感觉到暖流正从小腹处一点点抽离,再也不敢大意,哆哆嗦嗦低头,果然就看到,一抹殷红已经湿了白色的病号服。

“谦琛……我怀孕了,我怀孕了……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无边的恐慌侵蚀着乔木兮,她拉住了对方的衣袖,几乎是带着哭腔的恳求。

话音刚落,严谦琛整个人彻底的僵住,看着血迹渗出的某处,心陡然发紧!

怀孕?怎么可能?

急救室的灯,足足亮了好几个小时,等里面的人出来时,都是一脸的疲惫。

林深摘下口罩,转头就看到曲着长腿坐在一侧椅子,神色莫测的严谦琛。

“孩子保住了,兮兮的身体太过虚弱,如果再有下次……”

这番话,原本是很正常的遗嘱,只不过说的那个人是林深,就让一切变得不那么单纯。

施施然的起身,凉凉的看着他,还不等他说完,严谦琛嘴角一挑,就勾勒出一抹别有深意的嘲讽来,冰冷的没有半点温度。

“她怎么样,轮不到你来操心!不过你好像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挺关心?”

话音一落,饶是脾气很好的林深,也禁不住脸色一寒!

“严谦琛,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心虚什么?”

……

乔木兮再一次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是深夜时分,病房里很安静,她下意识的伸手抚向小腹,

门把手被拧动,有人从外面进来,她犹如惊弓之鸟般,受了惊吓的眸子静盯着那高大的身影。

这个动作,让进来的严谦琛目光一僵,凝了几秒。等最初的阴晦散开,才勾了勾唇角。

“放心,孩子没事儿。”

嗓音幽幽,且充满磁性。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听。要是在之前,乔木兮一定会认为,是自己得到了原谅。

可是这一刻,她嗅到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气味,调转视线看向对方身形所在之处,十指抓紧了被子,

“你……”

病房的床头灯亮着,可是那点儿光线,根本照不亮对方的脸,盯着那抹阴郁的轮廓,乔木兮的心猛的一缩。

“你对这孩子,好像还挺紧张?”

严谦琛阴晴难辨的问话让她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呵,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低沉的气压,就连多呼吸一口空气,都觉得艰难,读懂了男人的弦外之音,乔木兮的脑子“嗡”的一下,有着瞬间的空白。

半晌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死死的掐住手心:“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这个孩子,使我们的……”

“哦,那还真是让人意外。”

他猛的上前几步,面部轮廓也终于清晰了一些,俊脸没有太多表情,可是眼底的凉意,却依旧让人看着,心直往无底深渊往下沉。

俊脸一直逼近,近的都能看到他眼底的莫测诡谲,薄唇才一寸一寸缓缓掀开。

“我的孩子?乔木兮?你确定?吃了那么多的避孕药,现在准备让我喜当爹?你这个决定,林深知道吗?”

“不,不是……”

无意识的摇头,随即就有无边的绝望蔓延而来,手指紧了松,松了紧,直到触及腹部,才像是一瞬间充满了力量。

“严谦琛,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你,我拿我的命保证!绝对跟别人没有关系!”

底气好像一下子就很足了呢,严谦琛薄凉的讥讽,笑意却不达眼底:“你的命?值钱吗?以为这样我就会信?”

轻飘飘的样子,就好像只是在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话,可那内容,却带着这世间所有的恶意,伤人诛心。

乔木兮觉得所有的坚持和力气,顷刻之间就失去了意义。

严少不爱请放手-乔木兮, 严谦琛-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