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配角要黑化-陆清晚, 赫连泽-幻想时空小说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陆清晚, 赫连泽-幻想时空小说

第1章 睡梦中的穿越

陆清晚是A大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这天她下了课,抱着书,迎着众人或是惊艳或是嫉妒的目光走出教学楼往食堂方向走去。

没等到达食堂,手机微信的来消息提示音就响了起来,能把时间掐的这么准的给她发短信的,也就只有她的闺蜜于梓倩了。

于梓倩的微信内容很简单,就三条。

第一条:晚晚我知道你下课了。

第二条:我要吃食堂老窗口的米线。

第三条:爱你么么哒,我再睡会。

看到这么三条短信,陆清晚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不让她半夜追剧就是不听,现在不但旷课,竟然还懒得下楼了。

陆清晚空出一只抱书的手低头打字。

“啊。”陆清晚轻呼一声,条件反射的扶住自己险些掉落的手机。

陆清晚只感觉自己的额头“嘭”的一下,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不同于树木或者墙壁的坚硬,陆清晚撞到的东西显然是有温度并且坚硬中带着柔软的,陆清晚知道,自己这是撞到人了。

“抱歉,抱歉。”陆清晚也没好意思抬头,直接低头道歉。

“没事。”是一声十分有磁性的男声。陆清晚根本就不好意思抬头看人家的脸,虽说她平时不端校花架子,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失态的撞到别的男生怀里呢,

那男生说完“没事”两个字后就绕过陆清晚离开了。陆清晚这才好意思抬头看向那人的背影,那人身形高大,心想,那该是个帅哥吧。

陆清晚看着那人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转过一栋楼的拐角,这才转身迈步前往食堂。

然而刚动了动脚,就似乎踩到了一样东西,她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把扇子。陆清晚心想这一定是刚刚那男生掉的,蹲下身捡起扇子,又无奈的看了一眼男生消失的地方,想着只能等下午交到失物招领的地方去了,毕竟现在是吃饭时间,那里肯定没人,只是不知道那男生急不急。

陆清晚摸了摸扇骨,入手温润,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丝沁人心脾的凉意。扇子通体漆黑,扇骨上雕刻着简单的流云花纹,而扇面却是什么都没有。

“该是一把好扇子吧!”陆清晚心想。

忽的想起该去食堂才是,这才将手机放好,走去食堂,这下可不敢走路看手机了。

吃过饭,陆清晚要睡午觉了。临睡觉之前,陆清晚还摸了摸扇子,把扇子放到书桌上,想着下午一定要送到失物招领处才是。

然而,陆清晚却没注意到那把通体漆黑,扇骨上的流云花纹有一道流光一闪而过。

“请注意,系统已被激活。”

“请注意,系统已被激活。”

“请注意,系统已被激活。”

“无人应答,系统将自主就近择主。”

“宿主选择中。”

“选定宿主,宿主绑定中。”

“叮……宿主绑定成功。”

陆清晚只感觉自己的耳边吵得厉害,这是谁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不让人睡觉?

陆清晚无意识的挥挥手,甚至还转了个身,想逃离这烦人的声音,却发现怎么也逃离不开。孰不知,这声音是响在她的脑海之中,怎么可能就这样挥走。

“宿主是否立刻进行穿越?”

“宿主是否立刻进行穿越?”

“宿主是否立刻进行穿越?”

“嗯。”陆清晚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节词,意识有些混沌,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这聒噪的声音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面临的是什么,只是感觉是有人在问自己是否的问题,陆清晚只是轻哼一声,只是想要应付一下,让那道声音消失而已。

“现在即将穿越。”

“54321,第一个世界准备投放中。”

“叮……投放成功。”

陆清晚这次是彻底被吵醒了,睁开眼,想告诉于梓倩看剧带上耳机。

然而……睁开眼,陆清晚却呆住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别说于梓倩不见了,这她连自己睡觉的宿舍和床到变了。

“做梦了?”陆清晚只感觉这次的梦有点真实,竟然知道自己做梦了。摸了摸床,正在考虑要不要在梦中再睡一觉的时候,却听到一道电子合成的声音“叮”的一声,在脑中响起。

“谁?”这一声,把陆清晚吓了一跳,这次的梦境该不会是一个有鬼怪的噩梦吧?

陆清晚吓得赶紧去掐自己大腿,想让自己醒过来,她可是最讨厌这种灵异奇怪的梦境了。

“宿主,不要害怕,我是系统A1。”那道声音说道。

陆清晚才不管它说什么呢,继续掐自己,结果却把自己掐的龇牙咧嘴,差点飙泪。“这次做梦也太真实了吧?”陆清晚心想。

“宿主,这并不是做梦。”系统A1说道。

“啊!”陆清晚再次被吓了一跳。

“你……你……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陆清晚警惕的扫视四周,就怕一不小心从某个角落钻出个什么东西。

A1毫无波动的声音在陆清晚的脑海中响起:“我是系统A1,就绑定在宿主您的脑海中……”A1的话没等说完,陆清晚就生气了。

“你……你,你快出来,绑定在我脑中做什么?我同意了吗?你这叫非法……”陆清晚不知道这叫非法什么,但是又不能输了气势,只能继续道:“你这是非法行为。”

A1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起伏:“宿主,只要您完成任务,我们就可以解除绑定。”

“任务?”陆清晚有些发蒙懵,什么任务,又什么系统,这都是一些什么?系统小说吗?

A1只能给陆清晚解释道:“宿主您启动了我,在没有主为我绑定宿主的情况下,我们系统可以自主选择符合条件的人作为宿主,从而给宿主发布任务,等宿主完成人物,我们自然会解除绑定,然后离开。”

“我启动了你?我什么时候启动你了?”陆清晚已经慢慢冷静了下来,虽说心中依旧有着气愤,毕竟谁被无缘无故强行在脑中绑定了一个东西都不自在,但是现在的陆清晚至少不害怕了。

“那把扇子就是我的本体。”A1说道。

第2章 校园学渣逆袭记(1)

“我……”陆清晚仔细回忆了回忆,“我不就摸了一下吗?至于就这样开机了吗?要不,我把你还回去,你跟我解除绑定,怎么样?”陆清晚跟它打着商量。

“不行,根据我的设置,只能进行任务,直到任务结束。”A1不给陆清晚拒绝的权力。

“那我要是不进行任务怎么样?”陆清晚眯了眯眼睛问道。

A1道:“不进行任务,与任务失败一样,抹杀意识,轻则痴傻,重则身亡。”

“这么严重?”陆清晚呆了一呆。

然而,陆清晚不知道,这个系统本身是给有经过系统培训的人准备的,若是经过培训,失败的几率很低,即便是有失败,主系统那边的管理者也会及时出手帮忙,而陆清晚的绑定纯粹是一次意外,就好像是别人考驾照是通过驾校统一带领学习,并且有教练保驾护航;而陆清晚是自己学习,并且没教练看着一样。

陆清晚抿了抿嘴,有些不开心,干巴巴的问道:“那现在我是在哪?”

系统A1听陆清晚这么问,就知道,陆清晚是答应进行任务了,也就敬业的解释道:“宿主,您现在所呆的世界是与您所呆的地球相似的二十世纪。”

“二十世纪?是我回到了之前?”陆清晚想自己生活的是二十一世纪,于是反问道。

A1这才知道,自己这宿主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只好解释道:“准确来说,并不是。这里只是一个小世界,发展水平与二十世纪的地球相似。”

“平行空间?”陆清晚躺回床上,开始接受着系统给的信息。

原来,空间是多位面的,除了陆清晚生活的那个空间,还有无数的平行空间,那些空间有的发展水平高,有的发展水平高,甚至还有的空间至今仍是古代,或是神奇的修仙世界……真是应了那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之说。

在A1口中,陆清晚知道,除去A1系统之外,还有无数个系统,像是什么攻略系统,红娘系统,人生赢家系统,后宫系统……而A1则是拯救小人物系统。

经过系统A1的讲解,陆清晚这才知道她的所谓任务就是游走在各个小世界,解救一个个小人物,之所以被称作小人物,是因为这些个小人物不是世界的支柱人物,但是最后的命运和结局十分悲惨,虽然他们的死亡或者不幸并不能使得整个世界崩塌,但是却是十分冤枉和让人同情,所以这才有了A1系统的存在。A1系统就是绑定宿主,让宿主帮助这些人物,让他们脱离不幸或是悲惨结局。

“那我现在是谁?在哪?”经过A1的讲解,陆清晚已经渐渐有了兴趣,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属于任务进行状态了,这才想起问自己的情况。

“宿主您现在寄生的人名字是‘陆清晚’,现在正在她的家中睡觉,‘陆清晚’是……”系统开始讲着,并且把一些关于“陆清晚”的资料传送到陆清晚的脑中。

陆清晚晃了晃接受了众多记忆之后有些发张的头,慢慢梳理自己的思绪。

知道自己是谁之后,陆清晚首先要是摸了摸自己的脸,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脸就这样一下子换成了别人,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啊。

现在陆清晚附身或者说是居住的身体名字也叫陆清晚,是个普通的高一学生。而她要拯救的对象,就是她现在的同桌——夏名淮。

这个夏名淮原本也是个好学生,但是却因为校园暴力而从学霸变成了学渣不说,还在最后成了混混,最后死于打架斗殴。

而现在的夏名淮是刚开始学坏的前期,掰正相对来说不是很难,这也是考虑到是第一个任务,而特意选择的简单,容易上手的任务。

而原主陆清晚一直是个普通人,普通专科,普通工薪族,普通的结婚生子,然后普通的过完一生。

系统会随机选择与拯救对象有交际并且契合陆清晚意识的人物,显然这个“陆清晚”与陆清晚是十分契合的,毕竟名字摆在那不是吗?

陆清晚想着明天是星期天,不需要上学,也就放心大胆的开始熬夜,并且开始整理自己脑中这乱七八糟的记忆。毕竟这些记忆包含了陆清晚的过去未来,也包含了拯救对象的过去未来,以及人生转折点什么的,太过复杂。

等陆清晚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还傻愣愣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在宿舍,并且自己现在自己没有做梦,自己已经成了A1系统的所谓宿主,在做任务。

陆清晚坐起身,扫视自己的卧室。昨晚穿过来的时候是黑夜,并没有看清这卧室。

寄主的卧室干净,没有过多的装饰,而不远处的书桌上放着宿主的书包,还有不少小手工艺品,是寄主自己做的,很可爱。

陆清晚想起自己的脸,匆匆换好衣服,去了洗手间。

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了正在客厅看报纸的陆父,陆清晚按照寄主的性格喊了一声爸,然后才走向洗手间。

透过洗手间的镜子,陆清晚细细的打量着寄主,也就是自己现在的脸。额上是厚厚的刘海,看不到眉毛,甚至差点连眼睛也看不到,整个人显得有些阴郁。

陆清晚轻轻拨开自己的刘海,摸了摸自己额头上靠近左边眼睛的一块褐色胎记,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胎记不大,只有两个指甲盖大小,但是因为寄主因为这个胎记总是被人嘲笑,导致她有些自卑。

不过,现在是陆清晚在这个身体里,自然不会自卑就是了,只是为了防止自己的性格和寄主的性格出现太多的差别,陆清晚只能一点点改变才行,而这掀起刘海,就是第一步。

陆清晚把头发扎好,把刘海拨到两边,露出饱满的额头,对着镜中的自己微微一笑,暗道:也不是丑女啊,这样才对嘛!加油,陆清晚。

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原来的陆清晚说。

第3章 校园学渣逆袭记(2)

陆清晚来到客厅,陆父看到陆清晚拨开的厚厚的刘海显得有些吃惊,竟然连报纸也不看了,陆母从厨房端出早饭,看到陆清晚也是一愣。

“晚晚……”陆母把早饭放到桌子上,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怕说错话伤害女儿脆弱的心灵,所以有些犹豫。

陆清晚琢磨着寄主的性格,低着头坐到餐桌旁。

陆父看了陆母一眼,示意陆母别说话了,以免把好不容易把厚刘海拨开的陆清晚再次把那刘海放下去。对于陆父陆母来说,陆清晚这厚厚的刘海,就相当于陆清晚封闭的心,而现在陆清晚原因把这刘海拨开,就意味着陆清晚在尝试着打开自己心里的那扇门,他们可不能把小心翼翼的陆清晚吓着。

陆母点点头,以至于,陆清晚掀刘海这一举动没有引起陆父陆母的询问,这让陆清晚松了口气。

吃过早饭,陆清晚就以回房写作业为由,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的陆清晚打开作业,问系统A1道:“A1,你有什么金手指吗?”

不等A1回答,陆清晚就托着腮继续道:“我记得我看的小说里的系统都是各种金手指大开的,像是什么绝世武功、穿越时空、长生不老什么的,或者是积分换取商品的?”

“没有。”A1很高冷的打断了陆清晚的想象。

“啊?为什么会没有?”陆清晚有些失望。

A1回复道:“本系统是正经的拯救系统,不是金手指系统。”

陆清晚:“……”很想说那要你有何用怎么办?

“一点金手指都没有?”陆清晚皱了皱脸,有些不开心,为什么听说的和实际见到的会不一样呢?

A1似乎是略微犹豫了一下:“本系统会适当给予宿主一些帮助,但是是在每个世界允许的情况下才行。”

陆清晚双眼一亮:“这才对嘛!那我这个世界可以获得的金手指是什么?帮我做做作业可以吗?”

“帮你提升记忆力。”A1打破了陆清晚的幻想。

陆清晚有些无奈,这算是金手指吗?

“宿主不接受也可以。”A1察觉到了陆清晚的想法,高冷的说。

“别别别,有总比没有好。”陆清晚笑着说。

“对了A1,你有那把人体的各项指数化作参数的功能吗?”陆清晚很想像是小说里的女主一样看一下自己的各项指标啊。

“不能。”A1再次拒绝。

陆清晚嘟了嘟嘴,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怎么感觉自己的系统一无是处呢?哦,除了提升了一下记忆力,可是陆清晚既然能考上A大她那个世界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她的记忆力本就是不错的,现在壳子换了人,这个陆清晚可是A大的陆清晚,而不是普通大专的陆清晚啊!

不过,虽然现在陆清晚虽然抱怨,但是随后陆清晚却感觉到系统提升了记忆力的好处。像是一篇文章,陆清晚之前读上五遍才只能背个大概,而现在五遍下来,可以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且倒背如流。

陆清晚看着自己面前摊开的作业,心道,幸好她的大学是亲自考上的,而这个世界知识和自己学的一样,这才使得陆清晚做起作业没什么难度。

就这样,适应了一天自己的新身体,陆清晚开始期待明天见到自己的拯救对象了。现在是高一下半学期,马上就要期中考了,根据寄主对夏名淮的记忆,现在的夏名淮学习已经跟不上了,并且开起了稀奇古怪非主流形式,没错,就是那个非主流,火星文与烟熏妆齐飞,忧伤和七彩头发并行的时候。

想到这,陆清晚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叛逆少年掰正,自己会不会挨打呢?“陆清晚”在学校可是个孤僻小人物啊,胆小、懦弱,还有些自卑……我真的可以吗?可别崩了人设啊!

第二天一早,陆清晚就被闹钟吵醒,“哎,悲哀的高中生涯。”陆清晚叹了口气,起床。

谁能想到她一个好不容易熬过高考,并且挤过高考独木桥的人,竟然又重新来了一遍。

来到餐桌前,陆母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陆清晚只是负责低头吃饭就行了。

陆清晚到教室的时间还是挺早的,不过幸好教室已经开门了。陆清晚遵循着寄主的记忆来到自己的课桌,放下书包,坐下,拿出一本书就开始看,当然表面上是在看书,实际上却是在思考自己那早退晚来的同桌,也就是任务对象,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把他引导到正道上来?

教室陆续进来人,陆清晚只是很好表现自己的内向和自卑,幸好寄主不用和别人打招呼,倒是省了陆清晚现在的麻烦。

“哎?清晚你脸上有胎记哎。”前桌的一个女生往后面走过来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事情。

陆清晚知道,这个女生是个出名的小八卦,叫徐彩静,模样清秀,其实也没有恶意,只是八卦和好奇而已,毕竟前后桌快一年了,竟然是第一次见到陆清晚把额头露出来,还露出了脸上的胎记。

“嗯。”陆清晚学着寄主内向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

“之前你刘海挡着我竟然没发现。”徐彩静总是忍不住的说话。

陆清晚静静的当着听众,只是这徐彩静已经从胎记聊到了去胎记的医院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尤其是在陆清晚并没有搭腔的情况下。

就在陆清晚考虑着要不要以要背书为由打断的时候,上早读的上课铃终于响了,真的太及时了。

一个早读,夏名淮果然在陆清晚期盼的目光中……额,没来。

陆清晚看了一下课程表,第一节是语文课,于是把手里的英语书往桌洞里放,结果正在找书的时候,自己的课桌被敲了敲。

陆清晚看向来人,来人穿着肥大的校服,只是校服上写着画着奇怪的符号和文字,脸上挂着慵懒而又痞痞的笑,在男生中有些长的头发泛着蓝色,右耳上大大的耳钉,微微歪着头斜斜的站着,很帅,痞帅的帅。

陆清晚知道,这就是任务对象夏名淮了。

第4章 校园学渣逆袭记(3)

陆清晚起身让夏名淮进去。

陆清晚记得系统给的资料,说夏名淮之所以变成叛逆少年是因为被校园暴力给逼得。夏名淮父母离异,他曾经也是一个好学生,进入这所高中时是全校前十。是前十名中颜值最高的,一下子在开学典礼上收获了无数目光,其中就有一个高二的学姐。

这个学姐也算是学校里的有名人物,后面追她的人也是不好,尤其是以校园里的“小霸王”最盛。然而这个学姐却是对这个学弟青睐有加,于是这个“小霸王”就开始了一系列针对夏名淮的行为。

夏名淮告诉过老师,然而老师只是警告了“小霸王”,却做不到真正开除,这“小霸王”虽然记过处分无数,但是因为舅舅是副校长,根本就无所畏惧。每次夏名淮的告诉老师换来的都是变本加厉的校园暴力。

并且因为这个“小霸王”的关系,夏名淮被众人隔离了。于是在“小霸王”一而再再而三的殴打中,在同学的排挤中,好好的一个好学生硬生生的就这样堕落了,跟什么社会上的人“拜了把子”,加入了什么什么帮,于是夏名淮也成了有兄弟的人了……

陆清晚想到夏名淮的事迹以及最后的结局,微微皱了皱眉,一个被校园暴力影响了人生的可怜小孩。

陆清晚感受到一道打量的目光,条件反射的看过去,看到的是托着腮的夏名淮正在看自己。陆清晚赶忙低下头,按照寄主的性格应该是害怕夏名淮的,不敢看夏名淮的。

夏名淮嗤笑一声道:“躲什么?我看到你的胎记了。”陆清晚倒是没想到竟然是夏名淮主动跟自己说话。

若是原先的陆清晚,要是胎记的事情被接二连三的指出来,保不齐就局促不安更加自卑了,但是现在的陆清晚不同,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胎记而已,陆清晚并不是很在意。

陆清晚摸了摸自己的胎记,柔柔一笑:“嗯,希望没吓到你。”

听到陆清晚的话,夏名淮一愣,先是是没想到陆清晚竟然会和自己说话,而且语气里丝毫不见平日里的畏缩和害怕。看着这个样子的陆清晚,夏名淮坏笑一声,调戏道:“独一无二的胎记,而且很小,并不影响你的好看哦。”

陆清晚:“……”我这是被一个高中生给撩了吗?

“是的。”A1给了陆清晚肯定的回答。

陆清晚张了张嘴,本来想反撩回去的,但是想起自己要维持寄主的人设,这才只能作罢,只能微微低了头,把课本拿了出来,故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慌张、害羞起来。

夏名淮看着“慌张”的陆清晚,他之前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同桌这么容易害羞?

陆清晚要是知道夏名淮的想法,一定会问他,之前他根本就没跟陆清晚说过几句话的,说过最多的就是“起来,我要出去”、“起来,我要进去”、“让一让”等一些让陆清晚给他让地方而已。

过不了一会儿,上课铃就已经响了,踏着铃声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老师,据说这个男老师脾气不错,教的班级每次小考的时候都是中游偏下,但是到了最后期末却都是中游偏上,很多人以为他有什么得到真题的方法,其实并不是,他只是研究透了每个出题人的出题风格,并且把语文答案都做了规定格式,整的就像是数学公式似得,只要背过格式,每个人的答案看起来都像是标准答案一样。

他的课一般花十五分钟提问上一节课的内容,二十分钟左右讲下一节课,然后五分钟左右背诵,预备下一节课提问。而这个语文老师,好巧不巧,就是一个会提问夏名淮的老师,原因很简单,教语文的,都是喜欢文绉绉的东西,而非主流的有些伤感句子确实很唯美,所以他记得夏名淮这个班里唯一的一个非主流。

这不,刚上课,他就在黑板上写了这么一句话: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然后道:“分析一下这一句话。”顿了顿,就点了夏名淮的名字。

夏名淮站了起来,皱眉,虽然他很感激这唯一一个记得自己名字的老师,但是他真的不知道。

陆清晚遵循记忆想了想,知道老师昨天讲过,分析这种有内涵的句子要把握三点:表层含义、深层含义还有表达的情感。

见夏名淮支支吾吾,老师换了一个问法:“那你说一说,怎么分析这个句子?”

夏名淮一脸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样子,微微有些窘迫。陆清晚知道,现在的夏名淮还是有自尊心的,有自尊心就好,有了自尊心,陆清晚就觉得通过刺激疗法,夏名淮还是有救的。

陆清晚写了答案过去,夏名淮愣了一愣,倒是没想到陆清晚会帮自己,但是依旧照着陆清晚写的读了出来。

讲台上的老师,怎么看不到夏名淮眼神的下扫?但是他没有揭穿,让夏名淮坐下之后转而喊起了陆清晚让她分析一下这个句子。

陆清晚的本身就是汉语言文学系的在校学生,这种句子根本就是小意思,只是套上套路,很轻易就口齿清楚的把答案说了。

老师点了点头,让陆清晚坐下。于是陆清晚在众多或是好奇,或是不屑,或是不关心的目光中坐下。虽然陆清晚不能崩人设,但是她总不能永远顶着自卑懦弱的人设过一辈子。

倒是陆清晚的表现让旁边的夏名淮有些感兴趣,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年,他的心思倒是没藏住。

“喂,刚刚谢了。”夏名淮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东西,侧头对陆清晚说。

陆清晚想着原主应该不会在课堂上说话,只是写了一个小纸条,在小纸条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不用谢。

夏名淮扫了一眼小纸条,笑了笑,托着腮开始听课,即便是眼睛已经快合上了,依旧没敢趴下,或许是不想让这唯一一个还点他名字的老师失望。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陆清晚, 赫连泽-幻想时空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