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少请自重-韦静深, 汤林翱-总裁豪门完结小说

汤少请自重-韦静深, 汤林翱-总裁豪门完结小说

第1章 婚约

豪云酒店总统套房的白色大床上,汤林翱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呵欠,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却发现旁边早已空空如也……

上东区的美食文化自打造之初便以食物的真材实料闻名,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D市的上流社会消费群体,还是很频繁地光顾这里。

比如,此刻的韦静深与阮忌廉,就坐在这边一家日本料理店里胃口寡淡地吃饭。

或者说,约会。

要不是早上爸爸提醒,她差点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嫁人了。

喏,就是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

对于从小娇生惯养,被人一直捧在手心里呵护的韦静深来说,结束在法国长达四年的留学,一回家就被父母安排相亲这件事,她没有表现出年轻一代极容易与长辈出现的隔阂--叛逆不驯。相反,她顺理成章--甚至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一切。

结婚?不就是跟接受父母给她安排好的每一段路一样,老老实实走下去就好了,既然以前服从父母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没有反抗,那现在也没必要耍矫情闹独立的,不是吗?反正,人都是要结婚的。

在法国留学的经历让她切实体会到法国人对待爱情的浪漫与放纵,也渐渐流露对一纸婚书的轻蔑与怀疑--反正,婚姻跟爱情本来就是两回事,而爱情她暂时还没有遇到,结个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家世来说,两家都是千万级,当然,阮家比韦家略优渥一些是应该的,商业联姻的原则往好了说是强强联合,实际上就是相互利用,大概是自家爸妈也知道自己那点能耐,将来根本没有能力接手公司,不如就找个能力相当的女婿,大不了将财产公证留给下一代……总之,只要不出意外,建立在利益上的婚姻比建立在爱情上的婚姻反而要牢固得多。

只是,这个男人--

韦静深不动声色地冲他扫了一眼,嗯,还是记忆里那个样子。人模狗样。

早在俩人正式相亲之前,她就在名媛圈里听到过这个名字。阮忌廉,花花公子一枚,到底有多花?听说被他把到的女生通常都是周围的姐妹闺蜜一锅端,通通睡个遍,床品烂到爆。

但是,那些名媛们虽然背后议论的时候满脸不屑,但韦静深却感觉得到,越是这样的男人,在女人眼里就越具挑战,总觉得自己会是比较不同的那一个,他花心,是还没有遇到那个让其他女人黯然失色的明珠而已。

明珠?韦静深暗暗一笑,自己可不想当什么明珠,她只求阮忌廉四处寻欢,可别染上什么恶心的病症才好。

后来,就是冠冕堂皇的见面,他们将彼此打量的时间缩短在两秒钟之内,然后附和两边家长端庄客套,接着他载她去兜风--嗯,如果不是他以此为借口溜出来实际上却是去接两个洋妞,还把她跟一张信用卡丢在百货商店的门口,韦静深绝对不会对这个男人产生强烈的厌恶,以及做下了后来的决定。

他可以不喜欢她,也可以去搞洋妞,但是,分别时冲她飞了一吻还嘱咐了一句‘要保密哦’,是不是太贱了点?

第2章 各怀心思

这个贱男此刻正有些玩味地盯着韦静深看。

满打满算,俩人见面都还没有超过五次,却已经是未婚夫妻的身份了,想想还真是搞笑得很。

跟想象中差不多,家世背景学历长相……都在他预料之中,百分百符合‘阮太太’的标准。

如果说,多少感觉哪里有些不一样的话,是--她的不在乎,或者说得更具褒义一些,是从容。

跟他一样,对于婚姻,她也是漫不经心的态度。

从第一次相亲,他把她丢在了百货店而她只是打了个呵欠便冲他挥手告别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

那天之后,他收到了一张足可以称得上惊悚的信用卡账单--如果是报复,那她此举还算有情可原,若平时生活就是这种水平的消费,那他就得重新考虑下未婚妻人选,免得成家以后还要承受连个老婆都养不起的危机感。

可是,他打量了半天,对于她本人的了解仍然停留在初次相见的印象--端庄、优雅、中上之姿,典型的小富家庭教育出的标准名媛范儿。嗯,除了她眉宇间只在不经意才会流动出的那一抹自负与不逊。

他不是缺乏存在感的幼稚鬼,会因为一个女人对自己不感兴趣就对其好感倍增。相反,他心底想的是,如果她能一直保持现状那再好不过。彼此保持分寸互不干涉地各取所需,是所有上流社会夫妇的梦想组合吧!并且,在这种状态下的婚姻稳定程度,比起所谓的因爱结合,反而更有保障。

毕竟,爱随时都会消失,而如果原本就没有爱的存在,婚姻也就没有理由失败。

想想就觉得心情愉快。

“婚纱今天会送过来吧,一会儿去你家,穿给我看!”啜了口清茶,阮忌廉主动挑起话题,反正都快结婚了,花点时间做做戏也没什么大不了。无爱婚姻并不代表不能和平共处,他很愿意跟她创造出另一种意义的和谐。

“唔……好。”尽管有些诧异,但韦静深还是飞快地将情绪掩藏,表情自然地衔接成一副顺理成章的模样,还顺便冲他扬起一笑。

她是不在乎那些面子功夫,问题是她那个喜爱热闹的妈妈并没有给她拿主意的机会,百般挑剔才敲定了一名意大利的设计师做婚纱跟礼服,量身定制那天阮忌廉也在场,还强烈要求给未来岳母也独家设计一套,其乐融融的现场气氛让所有人都觉得俩人的婚姻是天作之合,可实际上呢……韦静深不禁冷笑,那天他一进门便故作恩爱凑到她脸颊轻吻的时候,不巧被她看到他脖子下方一块形迹可疑的红晕,千万不要告诉她那是他昨晚睡觉被蚊子叮的。

谈不上难过,只是一想到,今后的生活要一直靠演技,就觉得有些无聊乏味。

三文鱼刺身愈发吃的人提不起精神,韦静深终于放下筷子,结束饭局之前去卫生间洗手补妆,然而,当她回来时,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第3章 重遇

在她跟阮忌廉的露台餐桌前,那个男人,正在跟阮忌廉寒暄。

心内不自觉荡漾起一阵起伏慌张,但转瞬即逝--有什么大不了,反正那件事做都做了,她才不怕被知道。

便镇定起来,大步朝着俩人走过去,汤林翱跟阮忌廉几乎同时抬头,韦静深毫不掩饰好奇与探究,目光锐利地冲着汤林翱打量,发现对方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而阮忌廉一把将她拉在身边介绍,“静深,这位是汤雲电子的三少爷汤林翱,也是我在多伦多大学的校友。汤少,这是我未婚妻,韦静深。”

话音落,俩人几乎是同时一愣,却又都在心里不动声色地将讶异封存得毫无破绽。

“韦小姐,幸会!”

“你好,汤少!”

手掌交握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汤林翱故意,韦静深竟觉得他触碰指尖时的力度,有些别有深意。

不管怎么说,阮忌廉对她的态度还说得过去,在外人面前坦诚她的身份,也算是给足了她作为未来正室夫人的面子。

对这种人不能要求太高的。韦静深心想。

比较眼拙的是自己,那天在夜总会一眼相中汤林翱斯文败类的长相,以为他就是个混迹欢场的小白脸,随便厮混一夜之后再没机会相见,却没想到--汤雲电子,市值前景比她跟阮忌廉两家加起来还要丰厚,这种人居然会在那天被她三言两语就勾去开房,还真是来者不拒。

他忽然出现在阮忌廉面前,真的只是偶然?

韦静深满脑子都是疑问,但基于谨慎考虑,她当然不可能去问阮忌廉,哪怕任何一点旁敲侧击,她就是不想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而阮忌廉似乎正陷入另一摊麻烦,自饭店出来电话便一直响不停,而他只看了眼屏幕便皱眉摁掉,再响再摁。一直到俩人坐进车子开出去,电话铃已经搅得人心烦意乱。

看他的反应,除了麻烦难缠的女人还能有谁?韦静深心底暗暗发笑,对自己因遇见汤林翱而在心底油然升起的一丝慌张荡然无存。反正不管那个姓汤的家伙是什么身份,她对自己确定在跟阮忌廉订婚之后跑出去了结处/女之身的决定无怨无悔。就当是自己小孩子任性耍脾气好了,她就是觉得,不管俩人有没有感情,将来为了应付也好传宗接代也罢,她总归是要跟阮忌廉睡在一起的--如果裸裎相见那天被他发现自己还是个青涩的处/女,搞不好还会被笑话,或者也有可能会十分得意……但前者后者,都不是她所希望的那种结果。

车内空间本是狭窄适合亲密,可惜一直被无休无止的电话铃打搅,而且已经朝着尴尬的趋势发展。车子朝着她家方向开了五分钟不到,俩人始终没有机会说话,纵然韦静深有心跟他比试耐力,却还是败下阵来,忍无可忍地冲他道,“接电话吧,我下车。”语气平静,却还是显得气度不够。

但她为什么要面面俱到?就算不是出于嫉妒,也未必就要忍耐近在眼前的挑衅。阮忌廉却以为她在吃味,居然还觉得有趣,再次将电话摁掉,冲她道,“没关系的,一个没分寸的疯子而已。”

是不在乎,也别有深意,好像在跟她暗示自己对“分寸”的重视。

真是好玩,这男人居然跟她讨论分寸!

不过,想想自己跟汤林翱的那一晚,她就又觉得好笑,她其实也没什么资格鄙视他不懂分寸的。

“可我不希望被这个疯子打断试婚纱的心情。”本来就没什么好心情,韦静深态度坚定了许多,“放我下去,可能我们俩心情都会变好。”

阮忌廉将车子停在路边。

却没有立刻放她下去,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转头,在恼人的电话声响中故作深情地望了她足有五秒钟,才暗笑一声,凑到她面前,捏起她的下巴,对准她的嘴唇,吻了过去。

第4章 太妹孔颖

没有感情,没有情欲,却吻得那么逼真用力。这个吻的意义,更像是在恶作剧。

反正韦静深是这样觉得,从阮忌廉刚才望着自己,就感觉这家伙在暗地里酝酿什么,却不想,竟是这样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举动。

她当然没有闪躲,那样未免太过矫情,可是……在短时间内配合他的恶搞回应这个吻也十分考验她的临场发挥能力,外加她向来对湿吻不由自主地抗拒,所以只好咬紧牙关,拒绝他灵活的唇舌更进一步地攻城略地。

阮忌廉竟有些懊丧。不过,既然了解了她的坚决,再纠缠便显得无趣,索性收兵,离开她柔软得竟让他有几分留恋的嘴唇,自嘲一笑,“看来,我的未婚妻并不是那么钟意我呀。”

韦静深不为所动,不紧不慢地抽出纸巾擦了擦糊掉的嘴唇,又拧开唇膏,边涂边道,“彼此彼此。”

话音落,将唇膏丢进包包里,转头瞥了他一眼,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冲他邀请道,“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妈应该会想你的。”

如果仔细品评这句话,颇有些讽刺的意思,但韦静深没有给阮忌廉咀嚼思索的时间,话一说完便打开车门,利落又干脆地走了下去。

看着她站在路边从容不迫的模样,没有懊恼没有示威更没有羞愤,阮忌廉忽然想,这种女人,搞不好以后跟她上/床的时候,也只会在达到兴奋之后说一句“OK搞定,我们找时间再约”,然后跳下床走开吧。

他立刻被自己这个梗逗笑了。

主动要求下车的韦静深站在路边等了等,直到阮忌廉的车子已经开到前方路口转弯才松了口气--鬼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神经,居然会亲她!

生气倒也谈不上,不爽是有一点点。女人嘛,尤其是当人家未婚妻的女人,再怎么号称没感情无所谓不介意,可总拗不过骨子里的骄矜作祟,这就是所谓的‘正室包袱’吧!

时间还早,回家也只是无聊,还要应付老妈的八卦盘问,索性沿着路边闲逛。经过街口时看到个卖进口烟的小摊位,摊主是个打了至少五六颗耳洞的小太妹,见她有心想买,自顾做主冲她递了盒绿色More,“摩尔,法国的,薄荷味应该很适合你。”

韦静深觉得这个小太妹有点意思,却没有伸手接烟,居高临下地问她,“你怎么知道我适合薄荷味?”

小太妹轻蔑一笑,捏了捏手里的香烟,“香奈儿套装配prada包,长得一脸安分守己眼角眉梢又透着一股傲慢劲儿,绝对不是高级小三才有的质感,那就是个富家名媛。一个名媛对香烟的兴趣能有多少?说说看,除了薄荷味,她也hold不住其他什么吧!”一边说着,涂着蓝色指甲的手指已经利落地撕掉包装,抽出一根长长的烟支,问她,“怎么样,要不要?”

韦静深简直有几分叹服了,笑着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烟,看着她随手从口袋里拿出火机打火,立刻老道地叼着烟嘴凑过去将烟点燃,吸了两口,从包包里掏了张十块纸币递给她,随意道“小丫头,你叫什么?”

“孔颖。”接过钱,孔颖收起打火机,颇有种刮目相看的意思,“难道我看走眼了,你是藏很深的资深烟民?”

“不敢当。”韦静深抖了抖烟灰,“我在法国待过,几十块一条,就算加税,十块钱一盒也够了。”

孔颖笑,开始有些欣赏起面前这富家女来,“最近穷得很,这次就不请你了。我总在这,下次你来,拿最贵的给你。”豪爽仗义的本性显露无疑。

“哈哈,好!”韦静深倒也没跟她客气。

就在孔颖旁边站了一会儿,看她一边卖烟一边跟自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知不觉已经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忽然看到面前多了一个人,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还有,她手里的廉价香烟。

汤少请自重-韦静深, 汤林翱-总裁豪门完结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7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