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悸动-安然, 谢天珩-婚恋生活完结小说

心怀悸动-安然, 谢天珩-婚恋生活完结小说

第1章 盛楠学院

盛楠学院是临枫市排名前三的大学,这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教育风格,也因为它拥有整个临枫市独一无二的风景校园,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梨花。

正当花季的时候,一棵又一棵并排列着的梨花树,在春天的时候,仿佛是冬季的白雪压满了枝头,独自争相开放着,凋落时如冬季的白雪淅淅沥沥。

赏花的季节,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其中不乏小情侣,来这里体验暮雪白头。

学院实验楼的后方有一块草坪,那里平时便是整个学院最为僻静的地方,更何况是这个赏花的时节,人大多都聚拢在操场上。

而今日却有两位少女在那里。

其中一位端坐在轮椅上,挺着脊背,沉静的黑眸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本。风中仿佛还沁着花香,将她披肩长发微微吹起,随风舞动的青丝挡住了她的视线,伸手抚了抚,又接着沉醉在书中,丝毫不受影响。

周身散发出淡雅宁静的气息,今人莫名舒心,五官并不算太出众,组合在一起却又分外柔和。并不是娇弱,却可以令人的心神莫名安定下来。

“然,你跟我出去看看吧,待在这里多闷啊。”束着马尾的漂亮女孩,正看着自己的同伴——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漂亮的眸子充满了希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那少女仿若沉浸在书中,浅浅的眉眼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便是一副干净美好的画卷。

“你去吧,我现在不想出去。”安然翻了翻手中的书,低语道。

“那怎么行,我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们就出去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好不好?”傅云舒看着安然,见她丝毫不动摇,便伏在她的膝盖,抬起眸子,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好友如此哀求,安然也拒绝不得,想了许久才轻轻道:“那我们去一会儿就回来。”原本平静的黑眸起了一丝波澜,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

“好!”见她答应,傅云舒松了一口气,慢慢推着安然往前走去。

盛楠的风景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学校道路的两旁,种满了梨树,雪白的花瓣层层叠叠的簇在一起,散碎的阳光打在花瓣上,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树影。

才刚刚出来一会儿,安然便觉得有些不太自在,这哪有什么梨花可看?到处都是密集的人群。“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人这么多,又这么吵闹,赏花不太适合呢。”

傅云舒哪会不知道安然的心思,好不容易才说服她,岂会轻易回去?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梨花树。“你看,哪儿不没有人吗?”也不知种树人是否故意,那一棵花树偏偏距离其他的都较远,而且枝疏叶稀,同其他的梨树不同,难怪极少有人去哪儿呢。

安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儿确有一棵梨树,遗世独立,身处在繁华,看起来却又格格不入。

同其他的树比起来,所剩无几的枝桠,便显得有些寂寥。

往年想必开的极好吧,否则便不会被人折走枝桠。

安然随即收回目光,淡淡道:“好吧,但我们得尽快回去了。那本书我还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想回去研究研究。”

“知道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一天到晚待在那个地方看什么书。”傅云舒应着,忍不住嘟囔道,略带婴儿肥的圆脸上满是不快。

安然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几乎都是独处,做得最多的事情便是看书,基本上不参与他们的集体活动。若不是她活生生的坐在这面前,傅云舒都开始怀疑,她是否真的是从书里钻出来的。

将轮椅固定好,傅云舒在安然旁边坐了下来:“然,你一天到晚都呆在那里,要是我我早就闷死了。”

安然听了,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却也没说什么。

人的脾气秉性各有不同,为人处世也略有区别,正因如此,世界才多彩,更何况……

周围弥漫着花香,安然暂时忘记了紧张,轻轻闭上双眸,感受着这一切,微风拂过,带着花香的风吹乱了安然的头发。

梨花树旁的少女轻抚发丝,沉静的黑眸注视着前方,安静典雅的气氛使人舍不得打破,只想静静的守候在一旁,不做任何破坏。

一旁的傅云舒忍不住站起身来,眸子里闪着亮光:“然,你等等我啊,我要给你拍张照。”说着,搜寻着手机,却发现并没有带在身上。“哎,然,你等等我啊。我去拿手机和相机。”

“云……”安然话还没有说完,傅云舒就已经飞快的跑远了。

傅云舒是盛楠学院摄影专业的学生,谁也阻挡不了她对美丽风景的热情。

看见好看的风景便走不动道了,非要拍下来留作纪念才可以,与安然相识也是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安然好不容易放松下的身体又紧绷起来,在周围寻找着傅云舒的身影。

霎那间,在人群中对上一双暖如冬阳的眸子,眼中的笑意仿佛要将人融化。

安然一愣,慌忙错开眼,低头掩饰着自己的不安,却没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同学。”男生看着安然,逆光而站,看不清面容,细碎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安然不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时独处惯了,身边的人也总是那么几个,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她不知如何接话。

“同学,我想给你拍张照可以吗?”见安然迟迟没有回应,男生再度开口,却不料说出的话使安然更加不敢应答,只是将头埋得更低。

男生显然没有想到安然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也有些尴尬,站在原地不曾动弹,只是那眸中的笑意并未消退,反而越发浓烈。

空气中漂浮着一丝紧张,嘈杂的人声在安然听来只觉得刺耳,只想快些回去。

二人就这样僵持着,谁没有再开口说一句,气氛凝固得使人有些紧张。

第2章 花树初遇

“然,我回来了。”一道熟悉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尴尬,安然缓缓抬起头来,见远处正飞奔而来的少女,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

傅云舒在见到这个男生的时候,有片刻的微怔,显然很是惊讶,随即笑得开朗:“泽熙学长,你怎么在这儿啊?”

沈泽熙温和的笑笑,冬阳般的眸子看了看安然:“在这儿看见一道风景,忍不住驻足。”

傅云舒自然知道他说的风景指的是安然,她蹲在安然的面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来缓解她的紧张。

沈泽熙看得出来安然的紧张,也明白此刻离开比留下更适合,他出声道:“学妹,我还有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傅云舒点头,目送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回过身来,一双眸子神采飞扬,对着安然说:“这是摄影专业的泽熙学长。”

“嗯。”安然轻轻应了一声,表示她已经知道了。

她实在不懂得如何与人交往,刚才让他这么尴尬,以后见了她恐怕也是得避着。

“来,我来给你拍照。”傅云舒拿出相机,眼中闪烁着光彩,比那外面的阳光还要耀眼。

安然无奈的轻笑,却由着她了。

“然,你不去做模特真的太可惜了。”傅云舒拍了许多照片后,发出由衷的感叹。却迟迟没听到安然的声音,才突然意识到,她刚才说了什么。慌忙解释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刚才说的什么?不好意思,刚才我走神了。”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安然的耳朵里,她却明白,装作没听见才是最好的。

“没,没什么。”刚才的话没听到最好,傅云舒只是一时失言,虽然她知道安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但,这话听了去,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

她很小心的不去提这些事情,怕触动安然的伤口,殊不知,正因为她这样的态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安然,她与别人不同。

“那我们回去吧。”安然抬眸,余光瞥见远远而来的男生,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安然~”人未到,声先至,说的大概就是现在的情况。

安然扶额,她好想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但现在的情况确却是实不行了。

谢天珩和陆宇枫快步走了过来,两人都穿着运动服,手臂上还有细细的汗珠,不用说,一定是刚从运动场上下来。

安然不禁想,他们是如何得知自己在这儿的?来这里不久,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去过草坪。

安然把目光投向了傅云舒,见她不语,心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应该是去拿相机的时候告诉他们的。

这一次,安然的确猜的没错,傅云舒寻找相机的时候,寻了一会儿,并没有找到,心中担心安然,便给谢天珩发了条短信。

没想到,他倒是真的过来了,速度还这么快,这让傅云舒惊讶,不过看安然的样子,大致是猜到了。应该也就不需要她去解释了吧?

二个女孩的表情各不相同,谢天珩则是直接选择了无视,快步走到安然身边才停下。

谢天珩揉了揉安然的头发,本就稍微有些凌乱,在他的魔掌之下,彻底变成了“鸟窝”。

“放开你的手。”安然咬牙切齿道,看着是杀气腾腾,而真正了解她的人,却并不会把它归类于生气。

谢天珩就是其中一个,并没有把安然的愤怒当回事儿,而是微微瞪大了眸子:“你说让我拿开,我就拿开啊。那你要是让我亲你怎么办?”说着收回手挡在自己的胸前,警惕的看着安然。

和谢天珩一同来的男生,忍不住笑出声来,看了看安然愤怒的脸,尴尬的笑笑:“安然,这小子又吃错药了,你别生气,我带回去好好教一下。”

“他什么时候吃对过药?”安然瞪了谢天珩一眼,毫不在意当事人就在眼前,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将心里话说了出来,随后傲娇的别过头,不再去看他。

陆宇枫的话传到傅云舒的耳朵里,却是变了味道。秀美的柳叶眉微微一挑,眼神在他们二人之间转了转,道:“啧啧,谢天珩吃错药了,你来教什么~”嘴角微扬的弧度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他们二人整天在一起,难不成他们……傅云舒在脑海中补脑了无数画面,看他们的眼神也越来越暧昧。

“咳咳。”陆宇枫被这句话噎住了,随手拍了拍谢天珩的肩膀,正色道:“想什么呢,我们是兄弟。”

而谢天珩此时还乐此不疲的玩弄着安然的头发,完全不把傅云舒的一番话放在心上。

“好啦,宇枫,”安然奋力才把自己的头发从谢天珩手中夺回来,转而抬眸对着陆宇枫道:“云舒是开玩笑的,那么紧张做什么。”

“就是,把她的话当那么真做什么。”谢天珩不满的看着安然,眼神中满是幽怨。靠,这小妮子倒还真舍得,那一巴掌拍下去,可疼死他了。

“你们这俩人倒是挺有默契啊。”傅云舒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什么嘛,两个人联合起来反对自己的话。

好友就在身边,安然此刻也没那么紧张了。如画的眉眼带着点点笑意,一个安静的美少女就这样诞生了。

前提是,忽略她头上的“鸟窝”。

过路的行人都以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安然,而当事人则是一副淡然的模样,旁若无人的把玩着她的头发。

“回去吧。”安然淡淡道,顺便将谢天珩的手拍掉。

“好啊好啊。”谢天珩这次像是有了准备一般,敏捷的避开,顺便还握住了安然的手。挑了挑眉,炫耀意味十足。

“陆宇枫,你不要吃醋啊!”傅云舒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凑到陆宇枫身边,在他耳边低语道。

气息喷洒在耳边,陆宇枫身体紧绷起来,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借机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满目疑惑的看着傅云舒。“我为什么要吃醋?”

“算了算了。”傅云舒摆摆手,跟他说也说不明白。朝着安然那边走去,刚要碰到轮椅的扶手,却被一个身影抢先了。

第3章 安然入院

“哎,谢天珩!”傅云舒不明白他要干嘛,却也不想把安然交给他,万一再不小心将安然伤着了,那自己可就是罪人了。

“随他吧。”安然这会儿也冷静下来,淡淡的对傅云舒说。眉眼归于平静,看不出悲喜。

“你看,她自己都这样说。”见傅云舒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对着一旁的陆宇枫使使眼色。

陆宇枫立刻心领神会,也走上前来,说道:“天珩自己有分寸,他不会将安然怎么样的。”说着,又靠近身子,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傅云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见安然看过来,赶紧收敛情绪,不在阻止。

安然蹙眉,看不明白他们之间在做些什么,索性将轮椅上的手刹拦下。“在这再呆一会儿吧。”

刚才还一直急着要走,现在却又反转,安然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傅云舒担忧的上前。“然,你没事吧?”伸手握住了安然的手。

“没事。”安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胸口那股窒息感却越来越强烈,明明就在室外,她却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一点力气也使不出

来。

“安然。”谢天珩也急了,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安然,和他平时的模样大相径庭。

原来他也有正经的时候。

安然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可那股压迫感却使她说不出话来,也笑不出来。

旁边的人只能从她的表情判断出她的感受。

很显然,安然的情况并不好。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看着眼前的人影也是越来越虚。

忽的,眼前一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后面发生的事情,安然便不知道了。

她只知道自己是在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当中醒来的,试着动了动手,却发现肩膀格外沉重,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

正是谢天珩。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散碎的撒在谢天珩的背上,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外套随便的扔在一旁的椅子上。

深邃的轮廓埋在双手之间,小麦色的皮肤染了阳光的亮色,好似渡了一层金光,变得更加迷人。

长长的睫羽刷下一层淡淡的阴影,在阳光的作用下更加明显,也遮住了眼中的世界。

安然记得,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如星辰一般璀璨,熠熠生辉。

安然将手小心翼翼的从他手中抽出来,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却还是弄醒了他。

谢天珩缓缓抬起头来,眼眸中睡意未消,但在看见安然的那一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你终于醒了啊。”嗓音略有些沙哑,在安然听来却如同天籁。

“嗯。”安然点点头,

想伸出手拥抱她一下,见她迷茫的眼神,又生生止住,停在空中,气氛略有些尴尬。两人都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相对无言。“医生说你没什么事,吊两瓶水就可以回家了。”谢天珩想了想,目前也就只有这个话题可以说了。

在昏迷的前一刻,安然看到的谢天珩的着急,心中一暖,她看着他,缓缓说道:“嗯,昨天谢谢你啊。”

“嘁。”这会儿,谢天珩也回过神来,满不在意道:“什么昨天,两天两夜了好不?”起身将外套套在身上,浅蓝色的外套已经起了不少褶皱,他嫌弃的皱了皱眉。看着安然问道:“你要喝水吗?”说着也不管她是否回答,便开始忙碌起来。

安然一怔,思量着他的话。

两天两夜……自己居然昏迷了两天两夜……那他?安然抬眸,看着忙碌的身影,不经意间悄然问道:“那你是不是守了我两天两夜?”

话一出口,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两人不再有任何动作,安然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谢天珩的动作一顿,水洒了出来,落在桌面上。“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说着便把那杯水强行塞到安然手里。

安然对他这种行为早已见惯不怪,接过水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道:“也是,就当是我刚才一时走神了,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听见。”

谢天珩听了后,默默地走到了安然的床边,两手撑着床沿,俯身盯住她,深邃的眼眸满是认真,两人四目相对,看着他忽然认真的模样,安然不禁有些紧张,期待着他的后话,嘴里的水都没来得及咽下去,岂料谢天珩突然坏笑道:“你都已经说了,怎么能当做是没发生过呢?走神都在想我?”

“噗——”一口水全数喷出,在她对面的人就正好中招了,而当事人确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似一幅看了天大的笑话一样。“想你?哈哈哈,这种假话你是怎么编出来的?谁给你的自信?想谁也不可能想你啊。”

“安!然!”谢天珩咬牙切齿道,看着面前的少女,极力忍住想要冲上去掐死她的冲动。

“……”安然收住了笑声,默默的抬头看了一眼谢天珩,随即又立刻把头低下,憋笑的模样,看起来也甚是可爱。

罢了罢了,她现在是病人,不和她一般计较。谢天珩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才将怒气压了下去。

见他许久不说话,安然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谢天珩,他的面色不太好看,脸上还残留着水渍,样子颇有些滑稽。

“抱歉啊。”安然出声。

“嘁,现在知道道歉了,我这张英俊的脸要是被喷坏了,你可得负责~”谢天珩擦了擦水渍,一个简单的动作,带了几分邪气,再配上他玩世不恭的笑容,倒是有令人心动的能力。

可惜,他对面的人是安然,他们二人之间的友谊也有四年之久了,早已见惯。眼下自然不会被他的美色迷惑,直接无视了谢天珩放电的双眸,问道:“这次的事情,你没告诉安夏吧?”

“这件事这么严重,我怎么可能不告诉她。”谢天珩漫不经心的坐回了椅子上。

“很……严重吗?”安然低着头,手指不自觉绞着被单。

可医生不是说没什么大问题吗?

“当然了!你都昏倒了。”谢天珩当然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从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提起这件事情,谢天珩便淡定不了,絮絮叨叨说个没完,直到被安然打断,这才住了嘴,

第4章 若无其事

安然说:“不管怎样,都谢谢你了。”

“都说了没事,你要是实在是想要报答,帮我把论文写了就好。”谢天珩说这话的时候,偏偏是一本正经,想要挑错也寻不出来。

“好。”安然应下,本就是诚信想要道谢,若只是言语上的,未免也太虚假了,所以,当谢天珩提出来的时候,安然不多做考虑就应下了。

所幸,这对安然来说不算难事。

上午的时光,在两人的谈话中悄然离去。

安然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对着谢天珩道:“也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了,你先回去吧,论文明天给你。”

“论文不用着急,我下午也没什么事情,在哪儿不是待啊,留在这儿挺好的。”谢天珩头也没抬,飞快地接话,手指不停的在手机屏幕上敲打着,不久,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这些事情完毕,谢天珩抬起头来,认真道:“论文的事,现在不用担心,先把你自己的身体养好,我可不想又一次陪你进医院。”

安然记得,谢天珩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也讨厌针管。

可是,为何还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我没事了,下午安夏可能会回来呢,你确定你要待在这儿?”

“安夏下午要过来?”谢天珩挑眉,怀疑的看着安然。

“是啊。”安然指了指手机,点头道:“她刚跟我说的。”

“嗯,那我先回去了。”谢天珩站起身来,眼神中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好。”不知为何,谢天珩总感觉像是在躲着安夏。

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安然莫名想笑。

“姐。”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少女清脆的嗓音回荡在病房里。安然直接将被子拉到头顶,赖在被窝里装死。

“好啦,我知道你没睡着。”安夏坐在床边,揭开安然的被子。

“好吧好吧,就知道瞒不过你。”安然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逗笑了安夏,她说:“你把被子拽的那么紧,谁看不出来啊。哪有人睡着了还拽着被子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安然坐正姿态,握住安夏的手,问道:“你来这里,会不会耽误到你的学业啊?”

“刚来就问学业啊,姐,你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再来问我吧。”安夏皱眉,漂亮的眸子映出安然的模样,和她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不悦的看着她。

“……”看安夏的样子,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安然紧了紧握住的手,轻声道:“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又不是经常发生,没事的。”

安然淡然处事的性子,在安夏面前总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小到大,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末跟我回家吧。让我妈给你补补。”

是的,是她妈妈,并不是安然的妈妈。

安夏有一个美满的家,家里的独生女,累的时候,可以一头扎进母亲的怀抱,撒撒娇,就什么都有了。而安然只是借住在他们家的外人。

一年前的一场车祸,将家里为数不多的积蓄耗尽,没有能力再去支付一家人的生活费。在外工作的母亲,已经许久没有回来过了。

逢年过节的电话,寥寥数语,匆忙挂断,不知不觉度过的一年,安然留下的,除了痛楚就不剩什么了。

“到时候再看吧。”安然不经意间拉了拉薄被,清澈的眼眸错开与她的对视。

“好。”安夏识趣的不再去提起这个话题。

出院这天,天气不错,一扫之前的苦闷,安然在阳光下,静静的坐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恍了谢天珩的眼,他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好看的时候,完了,我的审美没救了,居然会觉得你漂亮。”

“算你眼光还不错。”安然半眯着眼,并没有见到傅云舒,她问:“云舒呢?”

“她这会儿走不开,就我和天珩来了。”说这话的人,正是陆宇枫。

“谢谢宇枫。”安然眨了眨眼,伸手捋了捋额前的青丝。

“哎,我也来了好吧。”谢天珩不满的抗议道。

这小妮子怎么就看不见自己呢,他心中有些郁闷。

“这么大个人了,我能看见,你不用强调。”

这话说完,安然也不打算再去管谢天珩的反应,干脆闭上了眼睛。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安然又出声问道:“谢天珩,你……”话还没说完,肩膀上一股温热,腰间也多了一股陌生的力量。

她整个人被拦腰抱起。

而那个人,正是谢天珩。

她和谢天珩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人四目相对,如此近距离的看他的眼睛,还是第一次。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这一次,安然看得十分清楚,他的眼睛真如星辰一样,熠熠生辉,璀璨耀眼。

安然隐约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你……”安然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变了。连她都能发现的变化,谢天珩不可能不知道,他却依旧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英俊的脸上带着欠揍的笑容:“带你回学校啊。”

安然挣扎着,伸出手指了指放在不远处的轮椅。“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谢天珩似乎是在思考,还没等安然说出第二番话,他道:“今天用不上那个,我亲自送你回学校。”他对着一旁的陆宇枫使了使眼色。

陆宇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神有些闪躲。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从随身带的书包里拿出了扳手,朝轮椅走去。

就这样,安然眼睁睁地看着陆宇枫用不熟练的手法,将轮椅轮胎的气放干净,直到无法使用。

“宇枫,你中了什么邪?”安然瞪大了眼睛,她刚看到了什么?这还是她认识的陆宇枫吗?

陆宇枫尴尬的笑笑,并没有回答安然的问题。

“你看,轮椅不能用了。这就是天意啊。”谢天珩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笑得灿烂,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安然却想一拳打上去。

这得厚颜无耻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之后,无论安然如何坚持,他都无动于衷,要将这件事情坚持到底。

心怀悸动-安然, 谢天珩-婚恋生活完结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5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