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嫡女-许若佳, 月影-穿越重生小说

重生之千金嫡女-许若佳, 月影-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重生

“阎王--阎王--”一道凄惨绝别来不及反抗的声音在阎王殿上久久的回荡。

许若佳看着自己的灵魂越漂越远,阎王冷冽的脸也离她越来越远,直到陷入无限的旋窝之中,眼前尽是一片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一直持续了很久,猛然一股强势的推力将她一把自旋窝中推了出来,她也跟着陷入了昏迷。

待有意识后,许若佳隐隐的感觉到额头上方火热的疼痛正在逐渐扩散,额边像似有血液顺着脸颊往下淌着。

或许疼痛来得太过厉害,许若佳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脸颊,手上湿稠稠的,鼻子似乎也有了敏锐度,浓郁的血腥味迫使着许若佳努力的睁开眼睛。

眼皮上像是有着千斤般的重力让她睁不开来,好不容易眯了条缝,微弱的光影,还来不及看清什么,眼皮重又睑了下来。

许若佳暗自一惊,怎么回事?重生的这身子难道有眼疾?阎王怎么没告诉她呢?这时候的许若佳还不知道当灵魂进入一具新身体时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才能完全掌控新身体的语言和动作能力。

身下软棉棉的,就像是趴在棉花上似的,身体也软的可以,全身根本由不得她动,唯一能让她动两下的便是她的双手。

她估摸着她趴躺着的这个地方是个极柔软的地方,世上有那么柔软的床么?席梦思都没那么柔软。

眼睛的重量不见了,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眼前的一切从模糊到清晰,从涣散到聚焦,无限扩大入她乌黑明亮的眼睛中。

同时,有双极漂亮的眼睛在看着她,这双眼睛美的她无法比喻,却又充满着惊吓及恐慌。好像碰到了极不可思议的事情。

许若佳只来得极发现这美丽眼眸主人没穿衣服在她身下,跟她有同样惶恐的时候,她眼前又是一黑,额头重嗑在男子纤瘦的胸膛上。

……

“小姐……”古典精致的雅房走进来个小丫鬟,她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里有诱惑人的炸鸡腿。许若佳眼睛直直的盯着季春手里的黄灿灿的鸡腿,眼神出现极度想吃的贪念。目光维持了十秒后,理智控制了她的欲念,她眼神变化的极快,很快便可以重她眼里发现她愤恨的目光,她没好口气的喊叫:“拿走,别让我看到这些!”

季春顿了顿,脚步停了下来,眼神有着惧畏,却又不敢违抗老爷,也就是现在许若佳的爹季宝贵的命令。

现在的许若佳,摇身一变,已经从一个一穷二白的上班族重生为季府下人们口中矜贵的季家千金季美一。

“小姐,您多少吃些东西,您这么不吃不喝已经三天了,您看您现在的身子都虚弱的下不了床。”季春冒着极大的风险,壮着胆子往许若佳睡躺着的床塌走去。

床上的许若佳虚弱的摇了摇手,再吃?以她现在这身子的吨位恐怕去参加相扑运动员都会被立马录用。

“拿镜子过来。”许若佳支起手臂,撑起三天没进过食物的身子,想看一看三天绝食的成绩。季春放下手上的盘子,炸鸡腿的香味自远远的桌上漂近,随着季春的步子朝着许若佳靠近。许若佳再次闭上了眼睛。

天哪……天哪,阎王跟她开了个什么玩笑?早知道就不听信阎王说的什么鬼话,穿越?地府还有穿越这档子事?回忆起阎王说的,许若佳根本觉得阎王是拿她当实验对像在耍着玩,说什么人间不都在写穿越么?正好碰到她这么个有点功勋值却又不足以上天堂做天使的鬼魂,正好拿来做新项目的发展。

说好是穿到暴发户女儿的身上,可为什么不告诉她暴发户的女儿是个胖子呢?是啊……他是告诉她这暴发户的女儿长的很漂亮。是很漂亮,只不过得分开看。

许若佳有看过季美一的长相,五官分开来看,真的可以说眉如黛,眼似剪,唇红齿白,娇俏可人。但但但,一旦这些美好的五官是呈现在一张圆润润似大饼的脸上,那么无论如何好看都会减去大大的美感。

不过,许若佳不由的赞叹,季美一除了身体肥胖的缺点之外,真的是无一处可挑剔,吹弹可破的皮肤,即便是大饼脸,还是大饼的很晶莹透彻,跟刚出炉的豆腐似的,软软嫩嫩的,摸着特别舒服。

季春递上看不清容颜的铜镜。许若佳伸出虚弱的胖乎乎的手指接了过去,镜子还没拿到眼前,许若佳先一步的闭上了眼睛。镜子放在面前,许若佳心里默默祈祷,缓慢的睁开条缝,扩张开来,镜子依旧装不进季美一圆润的脸蛋。

许若佳左右打量,恨就恨在古代没有电子体重计,不然,她也用不着这么费力的去目测季美一的脸颊有没有瘦下去半分。

“季春。”许若佳喊道。

季春睁大眼的看着许若佳。许若佳伸出手说:“拿尺来。”季春逐快速取来量尺递上,季春看许若佳从脸颊左边量到右边,嘴里喃喃的不知道有说些什么。

季春咽了咽口水又咽了咽口水冒着生命的危险继续老爷季宝贵的叮嘱下声下气的说:“小姐,怎么也吃点吧,不吃身子会饿垮的。”

许若佳拿着尺子左右晃动张牙舞爪的,力气全因愤怒使了出来,虚弱也不过是表面现像,她气恨说:“想我那时候减肥,三天就瘦掉六斤,这身子怎么就没点反映呢?”挫败感悠然而生。

季春呆愣的看着许若佳,自从她家小姐强了风雅韵馆的男馆后,这性子变得她完全不识得,说出的话语也全然不懂。

许若佳气愤的拿被子捂脸。这让她怎么在古代活啊……她可是打着来钓美男,想着改变以前古板的生活才错信了阎王来到这个地方!早知道投胎也好过这般,让她存着前世的记忆。

季春吓的小步小步的往外退打算将许若佳的一举一动一五一十的全告诉季宝贵。退着走路就没长眼儿,她这不就撞到来打探消息的季宝贵了。

季宝贵也没生气,待季春转过身子,左一句对不起老爷右一句奴婢该死后问:“美一她……”季春弯着身子没敢抬头看季宝贵。她纳纳的开口说:“小姐一口也没吃。正在房里发脾气呢!”

季宝贵眉头紧皱,五官全凑一块去了,脸颊的丰润度和季美一有的一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身材的壮硕,也让他走路富贵且沉重万分,金灿灿的饰品挂他身上显得他身价不菲,而且一看就是爆发户的类种。

“美一--”随着稳重的脚步声,季宝贵的声音也如身材雄厚沉稳。

“爹爹……”许若佳听到是季宝贵的声音后拉下被褥,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季宝贵,这可是她的再生父母啊……

“美一啊,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看看--”季宝贵指着梨花木雕花桌面上的炸鸡腿叹息说:“这都是你以前最看吃的,怎么突然就绝食了?你不知道爹爹有多难过么?”季宝贵说着说着就拿起袖子准备要擦眼睛。

“爹爹,美一不是要往生啊,女儿绝食是有原因的,爹爹,您难道不觉得女儿太过于肥胖,这样会有脂肪肝的,对身体也不好。”许若佳嘟着嘴拉过季宝贵认真的说道,一方面对身体确是不好,另一方面是美观啊美观,这庞大的身躯许若佳负荷不了啊……

“脂肪肝?脂肪肝是什么意思?”季宝贵不耻下问疑惑的看着许若佳,反正自打许若佳醒来后他已经听了不下百次这些不懂的词语了。

“就是肝外面都是脂肪的意思。”许若佳不厌其烦的解释,知道古代的人不懂现代的知识,许若佳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那么宝贝,脂肪又是什么意思呢?”季宝贵笑的很无暇,嘴里一颗金牙亮闪闪的,闪得许若佳眼花。

“就是肥肉的意思。”够直白了吧!能懂了吧。

“可也不能不吃东西啊!”直接又回到原点上。季宝贵端来炸鸡腿,许若佳无力的闭眼又睁眼坚决的说:“爹啊,我不吃啊,这些卡路里很厉害的!”

季宝贵发现自己完全是自取灭亡,卡路里又是什么啊?季宝贵直摇头说:“美一,我看你是上次头部撞坏了,我得给我找个大夫来看看。”

“爹--爹!”许若佳拉着季宝贵直摇头:“我没事爹,我真没事,只不过炸鸡腿太油腻,不然你让季春给弄些清淡的粥来,我吃,我现在就吃。”看大夫还是不用了吧!哪有这么严重?三天不吃东西死不了人的呀!

季宝贵笑了,笑容颜开的拍着许若佳胖乎乎的手臂说:“好,好,你先躺着,我让人给你去弄。”季宝贵出去的时候,就连走路都显得轻松许多。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千金,可不能让她出事罗--

第2章 晨跑

早晨第一缕阳光照进许若佳屋子的时候,她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开始一天的减肥旅程。说是旅程也不尽然,其实也不过就是在季府的大院里跑步。

季府的大院可不似一般的大院,它的大院大到可以与现代的公园媲美,所以许若佳一点都不用担心跑步的路程问题,她只有使出全力跑就是了。

伸了个懒腰,在季春快掉下的下巴面前,许若佳说:“季春,走吧,咱们去晨跑。”季春脸蛋有些微红,眼神有些迟疑,摇头跟拨浪鼓似的小声回应:“小、小姐--这衣服恐怕不适合外出!”

是啊--许若佳穿的在季春眼里当然不适合外出,哪有撩起袖口,卷起罗裙的,穿着如此不雅的出门的?

可许若佳不觉得,她认为这穿着妥当的不得了!她还是花了大半夜的时间才用绣花针在袖口上做了个带扣,在袖中间缝了个布扣,然后一系一扣间长衫变中袖,白嫩嫩细滑滑的手臂全暴露在衣袖外。而底下的裙子,则大变样的被她改致成了裙裤。即便这样,许若佳依然觉得不尽方便。

“怎么不适合了?要穿上那些个我才不方便呢,我这可是要去晨跑啊,穿着裙子怎么跑啊?”许若佳嘟起红润润的嘴唇,粉粉的特别好看。

“小、小姐,这衣服要是被老爷看到了,季春的皮恐怕也要被老爷给剥了。”想季府有多少家丁,这么出去一晃悠,小姐的名声都坏了!(虽然小姐本身也没什么名声和形像,不过能保住一些是一些。)

“反正是剥你的皮,又不是我的。”许若佳乌黑的眼里闪着捉弄,好不容易抓着机会逗一下季春,她怎么会放过她,这个季春可是在她绝食的三天内一个尽的往她房里送食物啊……害她减肥的三日如在地狱!

这仇也得报一报啊……许若佳笑的很可恶,她看着季春惊慌的眼神,一步步朝门外走。季春突然一个下跪,手死死的抱住许若佳粗壮的且光滑的小腿哀号:“小姐--季春家有老母,下有小,可不能就这么死啊,小姐--”

“得了--”许若佳噗哧一笑看着季春要死不活的样子,她嘻嘻一笑说:“跟你闹着玩呢!不过这里还真麻烦,我这锻炼的,穿什么好呢?”嗯……许若佳开始想。

季春跪在地上没敢起来,心都吊心眼上了,就怕许若佳又出什么怪主意。

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许若佳灵光一现说:“季春,不如你去拿套大号的家丁服给我。哦--”许若佳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说:“拿件特大号的过来。”

“小、小姐--不、不妥啊……”季春声音越来越轻,因为许若佳的眼神就像要吃了她似的!许若佳手一插腰,腿摇晃了下,腿上还挂着季春的手臂,她笑的邪恶的说:“那--我就穿这个出门。”伤势要往外走的样子。

许若佳如此的动作,成功的压制住季春,季春又是阵哀号叫说:“我去、我去拿--”

许若佳好笑的看着她的脸,蹲下身子轻拍下她挂在自己腿上的手臂说:“快去快回!”“啊--我看,不如你也一起换了,跑起来方便,你得督促我啊!”

第3章 霸王

“小姐、小姐--我,我跑不动了!休息、休息一下吧!”喘得跟头牛似的季春在许若佳后面苦苦的跟着,她们已经绕着大院子足足跑了三圈了,这会太阳正烈,季春的脸上不断的冒汗。

而前面的许若佳,情况并不比季春好到哪去,好就好在她有一颗坚定的心,她秉持着无比坚持的决心,势必要锻炼一个时辰的毅力,一步一艰难的跨着步子。嘴里也喘着说:“季、季春,你真……真没用。我、我得再跑会儿。”减肥可不是说说的,是要付诸行动的。

院子里打扫的家丁,特别好笑,许若佳跑哪儿了,他们也就跟着打扫到哪儿,眼神偷偷打量了季美一不知道多少次。

许若佳果然料的不错,她的想法是正常的,大号的家丁服她依然没能给穿上去,最后还是特大号的那款,她才给穿得正好。

现在这特大的号的家丁服,背后已经被淋漓的汗给淋湿了。

季春早已经跟不上许若佳的脚步,她跌在路中央,看着逐步跑远的许若佳,声音几乎已经发不出的喊:“小姐……”

等许若佳绕到另一头的时候,家丁上前几个,好奇的对着季春问说:“小姐她怎么了,从没看小姐这么认真过。”以前的季美一只知道睡和吃,不然就是凌虐附近的花美男。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怎么知道?”季春累的像狗一样跪趴在地上。她现在腿酸的动也不想动一步,嘴里干的快冒火。

许若佳跑回来的时候,季春已经从厅里取来了水壶,她对着许若佳说:“小姐,喝点水吧。”

许若佳腿已经在打漂,她对着季春摇头说:“还、还有多久?”

季春估摸了一下,拿手巾给许若佳擦了下额头的汗水说:“大约还有一刻时间。”许若佳连点头的力气也没有,人已经在往前跑了。只不过她跑步的动作就像是在放慢动作。

等再过一圈的时候,许若佳看到季春和家丁都在朝她望着,大家一致的在喊口号说:“小姐,加油!小姐,加油!”

许若佳突然腿一软,实则是这场景让她哭笑不得,季春和家丁太有才了,居然做起了拉拉队,没想到古代也流行这个啊……

“小姐--”季春忙上前扶。许若佳往地上一坐便不愿意起来了,实在太累了,身上粘糊糊的都是汗。

喘息的时间,老远的从前方飘过来几道声音,许若佳他们一并抬头望去。

这些都什么人啊?许若佳看着越走越近,打扮一副同他暴发户老爹同款暴发的几个公子哥看着,眼神里全是狐疑。

“小姐、他们是您的朋友,在陵鸢城里,大家都称呼你们为四大土霸王。”季春小声的提醒道,就知道小姐将他们忘记了。

四大土霸王?许若佳看着走近的越来越流气的三个人,不还少一个么?朋友?许若佳一惊,难道她也是四个之中的一个?

“美一……,听说你被人打昏半个月没能起床?”身穿白衣手拿折扇满脸蛋发黑浑身戾气,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沉浸在风月场所一晚上没瞌过眼逍遥快活的纨绔子弟笑的无比幸灾乐祸的家伙弯着身子看她。必竟这事情是发生在季美一身上,怎能不让他好生嘲笑一番,实在太太太丢脸了,听说,还给那小倌给跑了。

第4章 探望

许若佳瞪他一眼,眼神转向季春,这男人是谁?

季春机灵的扶着许若佳站起身子,故意大声的说道:“白公子,这都是道听途说,你可别听信了,根本没那回事儿。”

呵呵,白芷龙笑的那叫一个高调,“啧啧,美一……”他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摇着头嘲笑说:“你可是把我们三人的脸全丢光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事都在我们陵鸢城里传遍大街小巷了么?”

“是啊,美一……”身穿紫色锦服的男人高调的回应。“要不是过了风头,我们可没敢来见你,你看看,这事情一停息下来,我们就来看你来了,够意思吧!”挑挑眉摆出一副我俩是好兄妹的表情。

许若佳瞄向他,细眉狭眼,腰间佩了块玉佩,眼眶同样乌黑,像吸过鸦片似的。

眼睛再一瞟,移到旁边灰衣的那个,他双手交错在后,笑意满满,风情万种的看着她,眼光里尽是看好戏的表情。

许若佳浑身一颤,不是吧,长得这么粗壮?风情这表情不适合他,这会让她吐上三天三夜的。

好不容易抑制住呕吐的欲望,许若佳不温不火的说道:“本小姐累了,今天就不作陪了,你们自便。”

跑了一大早晨,饭也没吃上一口,就见着几个让她食不下咽的家伙,心情也跟着当到了谷底,她得去补充一下营养。即便只是蔬菜沙拉,也好过对着他们几个人的脸面。

对的,是蔬菜沙拉,许若佳能想到的减肥大餐便是沙拉,蔬菜沙拉又或水果沙拉,两天换个口味再配以鲜榨果汁,她昨天已经将做法都交给季府的大厨,希望他能做到她想要的水准。

转身迈步子,许若佳根本没将他们三放眼里,现在他可是季府大小姐季美一,陵鸢城一夜爆富的暴发户季宝贵的疼爱的闺女。他们敢对她撒泼?

哼--

一条手臂被人勒住,手上力道还不轻,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个灰衣粗壮的男子,他眉毛粗的跟蜡笔小新似的,想来和另两人在一块的,也应该是个暴发户,只不过一看他脸蛋就像是强压民才换来的。

“做什么?”许若佳脸色不太好看,眼神在他脸上转悠。

白芷龙走上前打圆场说:“美一,这就你不对了,我们三好不容易来看你一次,想你伤了这么久,想带去出去乐乐,你怎么就不领兄弟的情呢?”说完还笑的一脸风骚。

“是啊,美一,布壮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么?行动一向大于说话。”紫衣的男人眼睛眯起来笑。

布壮?好名字!许若佳默默的记着,脸上划过抹要笑不笑的表情,真符合他的身材。只不过,她的名字,季美一,她怎么着也得让她身材符合她的名字才行--

势必!

“美一,你想什么呢?”布壮手依旧抓着,力道一点不松,脸上满脸横肉的朝她笑着,看得许若佳又是一颤,为何此人笑起来都如此作恶?

“没什么,布壮,你、那个先把手放了行么?”许若佳眉头一皱,想必季美一白嫩的手臂被他已经勒出红印来了。

布壮听言尴尬的笑笑说:“对不起啊美一,我这还不是心急你么?”

许若佳看他,不对不对,布壮看她的眼神不对,难道布壮喜欢的人是--季美一!惊吓不小。

005——006调戏民女

“对了,美一,刚来的时候,季府的家丁怎么都说你在什么……”紫衣男人想了想才说:“--晨跑?你……跑步?”

紫衣男人叫紫罗兰,长的还错,挺阴柔的一个人,偏把自己弄得跟吸毒人群一样,让人看着生不了好感。

“嗯。”淡淡一哼算是应了他。

紫罗兰绕着她转了一圈,眼神纠在一块,无比纳闷的问说:“美一啊美一,我怎么就感觉你有点不一样呢?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啊……跑步?你最爱的运动是在床上啊……”床字还特意加了重音。

“……”许若佳一脸黑线的看季春。季春把头一低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

床……上?最爱的运动?难怪一穿来就见着一男人躺她身下!

“走吧美一,你一定是闷坏了,才会性格出现分裂,哥哥们带你出去玩乐!”白芷龙过来扯许若佳的胳膊。布壮跟状扯她另一个胳膊。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被他们三给拖着往外走,任由她说什么都不理,最后索性她喊:“非礼!”

三人同时哈哈大笑:“省省吧你,只有季美一非礼别人,谁敢非礼你啊!”

憋屈!

“我早饭还没吃呢!”仅有的反抗依然做着无力的挣扎,身子已经被拉出一半在季府大门外,只有两脚还拦在门槛里。

想来,季宝贵是听到吵闹声,不名所以的跑出来看了,一见这情势,不帮许若佳不说,还游说三人说:“哎哟,你们三总算来了?我家美一没跟你们混的这些日子,精神都有些不太正常,快快快,带她出去玩玩去,嗯,那个费用……用记我季府头上。”

白芷龙笑笑说:“哪用啊,季老爷您客气了,不就是些小钱嘛,我白家生意还得烦你多关照呢!”

“客气客气了!那你们好好玩。”季宝贵寒喧的笑笑,眼神扫一众家丁。

季美一在众人的施压下,被人驱逐出了季府,无耐只能拖着时晨跑后疲惫的身子和饥肠辘辘的肚皮跟着几人往前走着。

索性,季春还是陪同着照料着她。

“小姐……”季春抿着唇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许若佳担心。

“怎么了,季春?”紫罗兰斜睨着季春。

季春大着胆子的说道:“小姐几天没吃东西,昨晚上也只喝了些粥,恐怕是饿坏了!”

布壮粗壮的咧嘴一笑说:“这还不简单,走,我们上馆子吃好吃的!”

“好啊……不如就去--”紫罗兰笑的很暧昧。

白芷龙邪邪一笑说:“风雅韵?”

三人同时臭气同出的一笑,果然是兄弟,大家应该都想看看砸了季美一的小倌到底是长了个什么样的!

风雅韵?同时,许若佳也觉得这名字如此的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啊……那个,小倌,妓院?一早上?

许若佳愣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是的,她穿来的目的是来钓美男来的,可是,她减肥还没减成功呢!不过……这三个字也让她提了些精神,也好,就让她去看看敢斗胆砸晕季美一的小倌到底长的是个什么模样,她是记不太清了!

“你看,果然美一一提到到去风雅韵,人都精神了。”紫罗兰笑。

“走吧。”许若佳爽快的应到。

一行四人,屁股后跟了个季春,许若佳他们往着风雅韵走去。这一路上,城民门一见着是他们四个霸王,闪的闪躲的躲,也不知道在怕些什么劲儿。

忽然,紫罗兰伸手抓来一个闺女,是来不及躲的,长的倒还不错,小色狼般的紫罗兰笑的很邪恶说:“叫什么名儿啊?要不要跟了爷我?”

“爷,您饶了我闺女吧!”一旁像似闺女的爷爷跪下求着。

许若佳皱眉的看着,好家伙,就这么在街上上演一出强抢民女的戏码。真他娘的--许若佳眯眼,她淡淡的问紫罗兰说:“紫府和季府有生意往来么?”

紫罗兰一愣,不明白许若佳突然问出这个作什么,他正玩的起劲呢!但他依然还是回说:“有啊,当然有罗,怎么样美一,是不是有新生意做?”

“放了她,不然,我让我爹从此不和紫府有任何生意往来,紫府也休想在陵鸢城做生意买卖。”是的,现在季宝贵的实力足够抵一半陵鸢城的财富。

紫罗兰愤愤的罢手,闺女和老人急忙离去。紫罗兰不悦的说:“美一,你今天让我很不爽,你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要去风雅韵么?那里有得是你玩,有必要和小民女纠缠不清么?闹官府怎么办?我这是为你好。”许若佳说的一套一套的。

紫罗兰爆粗口说:“怕什么,有银子还怕官府不成?你倒教训起我来了,你都不知道吓走多少男村民,强了……”

白芷龙一个眼神止住了紫罗兰往下说,他也发现了季美一的不对劲,但究竟怎么回事他也还不清楚,先观察观察再说。

他们三家都和季家有生意往来,这交情得罪不起。何况季府还是几家之首。

紫罗兰一口闷气下肚,脸色不太好看。甩了下袖子往前大步走说:“好啦,我们去风雅韵。”没必要为了件小事和季美一弄的不愉快。

白芷龙靠近许若佳,右手搭在她肩膀上邪气的说:“美一,别和罗兰计较,他就小家子气,气一气就好了--”充满戾气的眼轻松的睇着许若佳,内心的疑惑隐藏的很好。白芷龙可谓是他们三人之中最会隐藏的一个。

布壮也走到许若佳身旁呵呵的直笑,像是应着白芷龙说的,粗壮的身子靠着许若佳让她想要忽视也忽视不了,只能不去看这个笑的非常二的他。

三人往前走着,紫罗兰在前带路,他们在后跟着,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僵硬。

好在,紫罗兰是一个气来快也出得快的人,在跨入风雅韵大门的时候,他满脸的冤气已被熟悉的风流韵味给压了过去,脸上已不见难堪之色,笑容也跟着上来。尤其是见着风雅韵老鸨的时候,笑容已经扯满了脸。

老鸨更是笑逐颜开,花钱的主来了,她能不乐嘛?尤其是他们还是陵鸢城最有钱的四大金主!

第6章 找人

她熟惗的丢出绢帕在紫罗兰阴柔邪恶且暗发紫的脸上抛去,留下一袭香水味儿,她笑的真心高兴说:“紫公子,今天是那股风把您给吹来了?锦姨可是好久没见你来了,嗯……半个多月了都……想死我了呢……”笑容中带着无比的风尘味道,血红的嘴一张一开,上了蜜似的!

“锦姨,我也想你……”吸鸦片的男人同样用着熟络的口吻对着穿着露大半片肉的锦姨抛飞吻。逗得锦姨用涂着红色的指甲的手指头戳了他两下。

许若佳在后面看着,被称为锦姨的老鸨,如果年轻的二十岁,应该会是风雅韵馆里当红美姑娘,从她脸上依稀可以看出些当年的风貌,只不过被岁月的残酷残害了不少。

满满一脸涂的白粉,都不知道是用何物制成的,想必化学成份比现代化妆品还要利害不少吧!

“哎呀呀,季姑娘,白公子,布公子,你们也来了……来来来,快进来,我给你们好生安排!”眼光瞄到后面一排的三人,锦姨笑呵呵的上前一个都不愿意得罪,拉着他们就往里走。

紫罗兰坐在厅殿的紫檀华椅上,他翘起二郎腿,一脸好整以暇的表情瞅着许若佳,话却是对着锦姨说的,语气中七分玩笑三分认真,当中还夹杂着些责备。

他说:“锦姨啊锦姨,据我所知,我们……”眼光又瞟向许若佳,“美一呢,是在同你们风雅韵小馆快活后受了伤的,你说说看这都是怎么回事呢?”

“哎哟哟,我的紫公子啊……”锦姨一听瞄头不对,又是陪笑又是道歉又是解释的说道:“那还不是……”锦姨的眼神再一次瞟向许若佳,看得许若佳发毛的站那里颤栗。这都什么表情,看她就像她是头生猛凶狠的虎一般。

“美一小姐一定要点他么?锦姨我有劝说的,说这小馆刚来风雅韵的,还没受过调教,几天来只会斟茶递酒,可她大小姐不听我话啊……”锦姨又瞄许若佳,脸上尽显委屈。

“那他现在人在哪里?我们美一可是来讨说法来的--”白芷龙笑,笑里充满趣味。他都想知道何人如此大胆。

“说到那小倌,锦姨我就忍不住的想骂人,自那事情以后……”脸色又看许若佳。许若佳现在是知道了,这陵鸢城里的人有多么怕她了!

锦姨小心的说道:“他就消失了一般,锦姨不是没派人找过,只不过锦姨人手有限,你们又知道风雅韵不时的还会新进来姑娘,小倌的,连调教,看守的人都不够用了……”眼神又瞄许若佳。

“锦姨,您意思就是说他跑了?”布壮下了结论,下的到是及时,锦姨感谢的望他一眼。

许若佳不断的想到那晚上见到那双眼睛,极美极漂亮的眼睛,眼神里有着恐惧,还有着鄙夷。

这是双多么特别的眼眸,许若佳从没见过这般的眼睛,好看倔强。

许若佳不时的会想起那双眼睛,本以为今天可以见到本尊,没想到却跑了!她倒是想问问当天季美一到底怎么他了!

她怎么感觉反而是季美一受了不小的伤害呢?

第7章 风花雪月

“美一,看来你的仇是报不了了!不如……化悲愤为力量找几个听话的陪你玩玩?”白芷龙说的一派自落,对着锦姨猛使眼色说:“还不快多找几人过来,啊……记得开间上房侍候着……”

“嗯,好,季大小姐,我去去就来……”锦姨急匆匆的走去。也不容得许若佳说个不字,说到恋爱这回事情,她许若佳可完全是个生手,没有季美一的能耐。而且许若佳也不想要她那个能耐。兴许季美一的猛势让美男们无可耐何的奉承,而她,只想靠自己的本事来吸引众美男们,将他们一手掌握。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紫罗兰挑眉看她,“你怎么不乐意的样子?”

许若佳轻哼一声:“我肚皮可饿的狠呢!”言下之意先解了肠胃饥饿再说。无耐紫罗兰硬是能将话听歪了,他笑的那叫个疯狂,他笑的前俯后仰,“刚才还以为你变了性子了,原来……哈哈……你还是原来的美一,算了算了,刚才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了!”

白芷龙和布壮也在笑。

可怜的就是许若佳,她真饿的够可以的,但愿锦姨给她开的上房会备好一桌子饭菜等着她。

而事实往往不尽如意。

美食大餐是没有,美男大餐倒是有的!

推开房门的一霎那,许若佳就掉到一群美男的簇拥中。而且而且,个个穿的那叫一个暴露啊……

许若佳肚子更饿了!

她咽口水咽口水,脸不由自主的红了,想她这样还是第一次啊……众美男,还是岁数那么小的,还是穿这么少的,还是……这么不情愿的!即便他们个个满脸笑意,许若佳就是能看出他们眼神背后的鄙夷。

你说,如果你从小倌的眼底里看出不削,你还有风花雪月的情绪么?答案是,不会!这是许若佳最最最介怀的!

她的脸红有一半是害羞有一半的愤怒。

她猛力一推,美男四散,有些诧异。她说:“我是饿了,只不过我是肚子饿了,能上些吃的来么?”

大剌剌的往红檀木桌前坐下,无视众美男们诧异的眼神,肥手一撑,对着众美男群扫一眼,许若佳憋着气的说:“去去去,去给姐我弄点好吃的来,姐饿死了--”

减肥减到她这种份上,真是让人欲哭无泪啊……痛苦!

原本季府的大厨已经准备了轻淡合口的蔬菜色拉供她享用,却被季美一三位恶霸朋友的到访,生生将她计划好的一切尽数打断,许若佳心头免不了恼火。

跟过来风雅韵馆已经是不情不愿,但在内心急迫想再看一次那双极美眼眸的俏公子,想知道他到底为何许人也,便一路抑制着情绪跟过来瞧瞧,熟料,人没见着,饭也没吃着,许若佳实在没好心情,更是没好眼力去欣赏眼前的一众诱人的美男子!

不是说美男子不符合许若佳的味口。他们是专业的,他们的微笑,他们的动作,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是职业化的!

第8章 职业化的小倌

只不过,他们眼神中所表现出的隐忍的,身体强迫性的靠近,抑制的情绪,这些都没逃过许若佳的眼睛。

就如同--当日那双美眸男子的眼睛,细狭的眼眸,蛊惑妩媚,幽幽神情,我见忧怜,犹如水中水仙,高贵中有着自傲,眼中不经意留出的鄙夷,不知如何,印在许若佳心头,久久不能忘怀。偶尔发愣的时候,仍会想到那双眼睛,那双漂亮眼眸中的鄙视。

无论是对季美的身材的鄙视,又或是对季美一脸蛋的鄙视,许若佳发誓,一旦找到那双眼眸男子的主人,必当要让他对季美重新改观。

如今的许若佳,就是季美一,季美一,就是许若佳。

回过神来,一众美男依旧愣傻在那里,许是许若佳的行为言语,已经大大超过他们预料之外,久久没有动作,不知道是该走,还是继续留下来作陪。

季美一身前曾有过,一边进食一边玩乐,疯狂变态到极点的放荡……他们也是体会过的!

一众美男们,你看我,我看你的,还是其中岁数较长一些的美男点了点头,没等季美一瞪着他们想发话的时候,他就娇笑着呼应说:“大小姐,您稍等片刻,轩轩即刻为您去准备……”未了还扫视了其他几人一眼,意思便是‘好生侍候着,她可是咱们的金主!’

确是,只要季往风雅韵去,每次打赏的金额都足以让辛苦接客的小倌,休息个个把数月,几个月不接客都没事儿,哪一个不是争着抢着去侍候着。即便如此,小倌们仍会私下讨论,受不了季大小姐极其邪恶及暴力的手法!

看着叫轩轩的小倌走了出去。许若佳收回视线,想想算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填下肚子再说,饿着肚子,脑袋容易放空!

身旁五六个小倌察言观色,许若佳低落的情绪落入他们的眼里特别奇怪,从未见过季大小姐如此的神情,几人坐下,给她倒茶问说:“大小姐,您这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不如说给咱们听听,让咱们给您解解忧愁。”

说完骚首弄姿的笑笑,在许若佳眼里看来,就跟现代夜店里特会接待有钱妇人的上等极品鸭子一种模样。

原有的羞涩,在维持了近半个时辰,对着穿着比女人还少的男人们,许若佳也能应便自如,见怪不怪了!

虽然,偶尔瞟到他们的某点,某某的时候,依然会有些想入非非。

许若佳瞅他们一眼,也罢,眼珠一转,神色一变,认真的问说:“那次去我府上的那个小倌,你们认识不认识?”

“认识啊……他是有名的卖艺不卖身呢!要不是季大小姐您强迫着……”其中一个即刻一个眼神过去打住了说话的那个倌。

许若佳把他俩看看,抬了抬手,指意他们凑近,等他俩身子前倾,她笑着说:“只要你们继续往下说,我就每人赏一百两!”

两小倌眼神发亮,这表情真真实实,比刚才要让她上时候来得写意许多,在许若佳眼里看来也特别的畅快。

另两个,急忙上前道:“这事情,我俩也知道--”

重生之千金嫡女-许若佳, 月影-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