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总裁请接招-杨飞雪, 慕容风-总裁豪门小说

傲娇总裁请接招-杨飞雪, 慕容风-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失婚

砰!

酒店的豪华包间一下撞开了。

柔软的床上,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弓着身子,嘴里不停地喘气。他的背后,正昂扬着另一个不着寸缕的男人,男人身躯不停抽动,气喘吁吁,神情亢奋。

床下,是落了一地的凌乱衣裳。内裤、袜子、还有情趣用品的盒子。

杨飞雪的脑仁一下炸开了!

她都看到了什么???

乔飞羽是她一直暗恋的男神,是她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举行结婚典礼的丈夫!没想到,他竟然有龙阳之好,不走旱路走水路,喜欢的也是男人!

她张着嘴,瞪着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虽然,在滨城,一直有乔飞羽是gay的传闻,但杨飞雪从来不信,那是流言,不足相信。

可现在她无力地瘫软在地,要怎么去面对酒店大厅里那么多的来宾?

“飞雪,我很抱歉。”

乔飞羽瞬间停下了动作,迅速穿上衣服。撅着屁股的男人却不愿离开,他嘴里哼了一声,不甘不愿地套上内裤,得意洋洋提醒杨飞雪:“乔哥就喜欢我,你也看到了……放手吧!天底下男的多的是!”

杨飞雪恢复理智,心里骂了一千遍一万遍的操你妈!如果乔飞羽干的是一个女小三,她还气得过。让她和一个男人斗,这不成了滨城最大的笑话吗?

杨飞雪就乒乒乓乓地拿东西砸乔飞羽,她要发泄心里的愤怒。

“乔飞羽,你喜欢男的,干啥早不说?非得在这个时候让我撞上?你以为我杨飞雪好欺负是吧?”

乔飞羽就吹了一声口哨:“女人,是你要赖上我的。我早说过,我对你没兴趣!”

“你!那你可以不答应娶我呀?”

“我是不想答应啊!所以就设计了这一幕给你看。”

杨飞雪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乔飞羽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大步离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婚礼还要不要举行?乔飞羽这临阵脱逃,给杨飞雪扣上了这么个屎盆子,她该怎么收场?

一双手朝她伸了过来。男人的手里递给她一只手绢。“把眼泪擦了。哭是没用的。”

杨飞雪一怔。她知道,说这话的是今天的来宾之一,慕容企业的大公子慕容风。她和慕容风其实没有什么交集。在慕容风眼里,自己是一个骄傲自大的女人。可在自己的眼里,慕容风同样骄傲自大。她们谁也不将谁放在眼里。

杨飞雪瞪了慕容风一眼,从他的语气中,她听出了嘲讽和捉弄。

这大大伤了她的自尊心。“谁要你的手绢?”

他一定是来看她的笑话的。杨飞雪站了起身,甩开门就走。

慕容风想了一想,在后面慢悠悠地跟了过去。”杨飞雪,底下的宾客们都等着呢!今天,你要不赶紧找个临时新郎坐镇压惊,明天一到,你们杨家的股票就会大跌!”

听了慕容风的话,杨飞雪的身子一怔。是啊。当初她为了和乔飞羽联姻,也是看中了乔家在滨城财大气粗,杨家的企业刚上市,需要乔家的帮助。虽然,在滨城,乔家也不算首屈一指的富豪,真正的富豪是慕容家。

“慕容风,所以你是故意来嘲笑我的?”

“呵呵……我没笑你啊,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谢谢。”杨飞雪冷冰冰地进了电梯。

到了底楼,来宾们都在地下窃窃私语。怎么回事?新郎怎么不出来?

杨飞雪就故作镇静,拿起麦克风,对着来宾们说道:“各位来宾,我和乔飞羽的事黄了。”

啊?大家都吃一惊。

尤其是杨飞雪的父母,听了更是面面相觑。

他们想问女儿,可是杨飞雪示意他们不要上台。她继续说道:“我改主意了。新郎不是乔飞羽。新郎……现在空缺!但婚礼继续举行。你们有谁想娶我,就能得到杨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此言一出,宾客们更是哗然。

杨氏夫妻更是惊呆了!

“我再问一句,你们之中,有谁想娶我的?现在就上来!”

杨氏企业虽然刚上市,但也算滨城十大富豪之一。

杨飞雪又是杨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如果真的娶了杨飞雪,不但美人在握,而且一举能得到百分子三十的公司股票,这实在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啊!

当下,人群中就有几个小企业的猥琐男蠢蠢欲动了。他们摇摇欲试地想上台,为此还大打出手。

杨靖德看了,不禁摇头叹气,他示意妻子将女儿拉下来。他了解女儿的性子,这在气头上,什么冲动的事情都干得出。

“女儿啊,咱不结就不结了,婚礼取消,回家去。”许淑蓉握住女儿的手,这几个想争婚的男人,家世相貌远远配不上女儿。她不想让女儿受委屈。“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回家再说。”

乔飞羽也是许淑蓉看着长大的。乔飞羽在婚礼前放鸽子,一定有什么难以启口的原因。

“不,妈妈,你让我自己解决!”杨飞雪说请帖已经放出去,就没有再收回来的理。

许淑蓉叹息一声:“我知道你从小就骄傲,但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呢?好歹,这结婚你得找个自己喜欢的呀!”

“伯母,我愿意娶飞雪!”

什么?嘈杂的大厅中,慕容风竟然施施然地走上前台。他一出场,那几个猥琐男立马就怂了。论家世,论财力,论相貌,他们哪儿是慕容风的对手呀?

所以,他们相形见拙,就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后退。

只是……宾客们不明白的是,慕容风一向自视甚高,他虽然不缺女人,但只把女人当宠物当情人,从来也没有结婚的打算!可今天是怎么回事?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慕容风的母亲也纳了闷。她想上前问问,但被慕容风的父亲制住了。“孩子们的事,我们做长辈的不用管。我相信,风儿有自己的判断力。”

慕容夫人只得又坐下了。

许淑蓉也呆住了。其实,当初给女儿找对象的时候,慕容风就是他们首选的乘龙快婿。只是,全滨城都知道慕容大少性子古怪,身边的女人走马灯地换个不停,而且没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呆的能超过三个月的。所以,他们想了又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选了财力第二的乔家。


第2章 赶鸭子上架

“慕容风,你是……认真的吗?”

“伯母,这么多人,我能不认真嘛?”慕容风看着杨飞雪,在她耳畔低声警告道:“现在,只有我能替你收拾这个烂摊子。你要聪明点,赶紧点个头,咱们去敬酒!”

杨飞雪很惊讶。她真的没想到出场救她的人,会是慕容风!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看在我们也算青梅竹马的份上,帮你一把!”看出杨飞雪还在犹豫,慕容风就叫杨飞雪伸出手来,牵着她的手,对许淑蓉笑了一笑:“伯母,有我呢,你放心,婚礼会继续进行的!”

许淑蓉管不了那么多了。慕容风愿意救场,那也是好事一件。虽然慕容风私生活上不敢苟同,但他在处理生意上可比乔飞羽要有能力许多。

温馨的婚礼进行曲继续进行。杨飞雪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木偶,任由慕容风牵着走。是的,想出这个主意的是她,可到了最后,慕容风竟然成了主角。

顿时,她感觉自己被他夺去了风头。来宾们又杯觥交错地敬酒,一巡又一巡。大家都恭维男女新人郎才女貌,实在是不能再匹配了。

没有人留意到,慕容风听了,嘴里那一抹轻蔑的微笑。

酒过三巡。客人都尽兴离开了。

杨飞雪喝的有点醉,在慕容风的搀扶下,进了酒店最贵的总统套房。

新婚第一天,按风俗来说,应该入住新郎家。然而,因为事情来得突然,慕容风还没来得及准备。所以,只要屈就酒店一晚。

杨飞雪一进房间,就跑去卫生间,哇哇呕吐起来。

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

她的酒量不错,但还是喝的太多了!

杨飞雪的心里恨透了乔飞羽!在他和那名裸体男子相拥的那一刻,乔飞羽的形象就在心里大大地崩塌掉了!完完全全地垮掉了!

吐了污秽物之后,杨飞雪的头脑一下就清醒过来!

房间里不止她一人,还有慕容风!

是的,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她现在真的成了慕容风的妻子,堂堂慕容企业的大少奶了!

那么,要来个假戏真做吗?哼哼……杨飞雪提醒自己,不许这么廉价地出卖自己的肉体,为了报答慕容风的所谓义举!在滨城,谁不知道,慕容风拥有一个商人最精明的头脑。他娶了她,一定有所企图!否则,他完全没道理这样做?

这和她结了婚,就意味着是一名有妇之夫了,那么身边纠缠的莺莺燕燕就得滚开,这对于慕容风来说大大地失算啊。

所以,杨飞雪想知道为什么。

“慕容风,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这样好心肠的。”

杨飞雪转头看着慕容风,他没洗澡,但是换上了一件古铜色的浴袍,这让他矫健完美的身材在她面前展露无遗。当慕容风靠近的那一刻起,杨飞雪感觉到了窒息!

“你……了解我吗?”慕容风慵懒地反问。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可以装作没事人一样,在旁边看我的笑话的。”

“哈哈……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是笑话了?”

慕容风总是能找到杨飞雪语言中的弱点,加以反驳。他大学学的又是法律,口才极好,极会狡辩。

杨飞雪就咬咬牙:“是吗?我是笑话,你也是傻瓜一个!现在,我敢打包票,全滨城的人都在笑你是傻瓜,莫名其妙地就放弃了钻石王老五的身份,心甘情愿地进了婚姻这座牢笼!”

慕容风听了,就抱着胳膊,幽幽告诉她:“杨飞雪,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一个徒有其表的婚姻能囚禁我什么?什么时候你会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和你举行了婚礼,就得当一个居家好男人?哈哈哈……这真的是可笑极了!”

“你,你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就算我结婚了,也是照样去外边玩,而且玩的一样不少。”

“你!你这个混蛋!”杨飞雪感觉受到了侮辱,当即拿起酒店里的拖鞋狠狠地掷到慕容风的身上,杨飞雪破口大骂:“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结婚?难道,就是为了羞辱我吗?你觉得我这样还不够狼狈是吗?”说着说着,杨飞雪的眼泪就下来了。她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学霸,也是校花。从小到大虽然生活优渥,但这不妨碍她继续往前努力。大学刚毕业,她就回到杨氏企业,担任总经理的职务。

可是,事业顺利的同时,她却在个人问题上摔了大大的一个跟头。她识人不清,竟然一点儿不知道乔飞羽的性取向,害的自己白白被慕容风羞辱!

“别哭了。你的眼泪不值钱。”慕容风说完将杨飞雪从卫生间拖出来,“别妨碍我洗澡!要不,咱们一起洗鸳鸯浴!”

“混蛋!无耻!”杨飞雪又痛骂了一句。当她的手刚要去打慕容风的后背时,慕容风及时地转过身来,将她的手腕握住了。“杨飞雪,好歹是我帮了你!你这样是忘恩负义!”他冷冷地提醒。

“不,我不要你的什么恩!”与其这样,还不如被整个滨城的人奚落。“我只想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感觉到手腕被慕容风捏的痛了,杨飞雪这才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疼’!

“哈哈哈……知道痛了?那句乖乖递给我闭上嘴巴!你想知道原因嘛?那我就告诉你,我在外面彩旗飘飘,自然希望家里有个红旗不倒。我也快三十了,不想让家里的人操心我的私生活,所以嘛……你就是一个活摆设!”

慕容风警告杨飞雪,今天回到慕容大宅之后,不许过分他的一切私生活、安安分分地当慕容家的少奶奶就行了!“我希望你能遵守约定!”

杨飞雪全明白了!

她无力地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倒霉透顶。在滨城人眼中最优秀的两个男人,一个慕容风,一个乔飞羽,自己都遭遇上了。可对她而言,他们都是渣男!


第3章 不会放过你

听着卫生间里慕容风哗哗的洗澡声,杨飞雪的心里忽然起了逃跑的冲动。是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她穿上高跟鞋,拎着包,一副偷偷摸摸要跑的架势,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杨飞雪一看,是她的闺蜜打来的。“亲爱的,你现在还好吗?”

听着爱玲的声音,杨飞雪忍不住哽咽了,她勉强笑道:“我还好。”

“哎……我也不知道,乔飞羽那该死的家伙竟然放你鸽子。告诉你,这家伙明天要去美国了。”

“美国?”

“是呀,怎么……他没和你说吗?”

“没有。”

“也是!他都这样了,自然不告诉你了。不过乔飞羽刚给我打电话,说觉得对不起你,想明天见见你!”

杨飞雪一听这话就觉得内心可笑之极。她不需要什么道歉。反正,那残忍的一幕她已经看到了。事后诸葛亮,管个屁用。乔飞羽大大地伤害了她的自尊,现在才觉得不妥,想来道歉,但白天在酒店,他又何必说那样做那样说?“那是他的事,反正在我的心里,只当他是一个陌生人,以后,你别和我提他的名字!”

杨飞雪挂掉了电话。

她不知道,自己和爱玲的聊天都被慕容风听见了。慕容风已经洗好了澡,整个人更是显得魅惑。他一把搂住杨飞雪的腰:“怎么?还对乔飞羽念念不忘?”

“是啊。怎么了?”杨飞雪想故意用乔飞羽来气慕容风。

“不怎么?可我得警告你,现在你是我的妻子,你得时刻想着慕容家的体面……要是我听出了什么风声,我可饶不了你!”

“慕容风!你太无赖了!我还是自由的,我没有卖给你!”杨飞雪抗议。

几番争执之下,慕容风更是大手一揽,将杨飞雪推到了床上。杨飞雪的身材相貌很好,一米六五的身材,十九寸的小蛮腰,D罩杯的胸,躺在床上的她,实在是火辣诱人。

慕容风的眼睛定住了。他大手慢慢地伸进了杨飞雪的衣服里。

“啊……不要!”杨飞雪失神地瞪住他。她还是处/女。她不想失身给慕容风!“你放手!”

“为什么要放?我不过在执行作为一个丈夫的权利!”

杨飞雪一听更是惊叫:“不,不行!你说过的,我们只是各玩各的,徒有其表的婚姻!”

“呵呵……可你没这个权利。”

“我警告你,慕容风,你……不能碰我……因为……我还是一个处/女!”情急之中,杨飞雪终于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了,她觉得很丢脸。滨城人可能真的想不到,堂堂杨氏企业的继承人在性事上是那样地保守。因为自视太高,在大学她拥有无数追求者,但却从来没有谈一场正式的恋爱。就算对乔飞羽,也只是暗恋。

她厌恶慕容风,虽然他仪表堂堂玉树临风魅惑诱人!反正今天晚上她不能够失身!所以,杨飞雪将这些话说的异常激烈!

嗯?慕容风的眉头皱了一下。这是他没想到的。

不过……就算是处/女,那又怎样?

“杨飞雪,很好啊……你是一块没开垦的处/女地,那今天晚上……我就好好教教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做爱!”慕容风更是大手将杨飞雪身上穿的裙子拉链扯下来。

顿时,她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看见了。

杨飞雪羞愤得闭上了眼睛。

慕容风更是邪魅一笑,大手在她的樱桃前揉捏了一把。

一股奇异的电流透过她的全身。杨飞雪的身体竟然颤抖了一下。她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会起这样奇怪的反应?这且不算,慕容风又低下头,竟然用嘴轻轻地吮吸起来。

杨飞雪竟然低声呻吟起来,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马上弹坐起来,推了慕容风一把,然后迅速躲进被窝,蒙这头:“不,我不会然你碰我的!”

“可你刚才不是很有反应嘛?”慕容风不让杨飞雪得逞,又一把掀掉了被窝,将杨飞雪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身下。杨飞雪不得动弹,更是拼命地捶打慕容风的胸膛:“你无耻,你下流!”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下流!”慕容风说着将浴袍脱下了,露出坚实的上身。


傲娇总裁请接招-杨飞雪, 慕容风-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