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手册-赵芸, 楚裨-穿越重生完结小说

嫡女重生手册-赵芸, 楚裨-穿越重生完结小说

第1章 重生

窗外树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往下垂落。

赵芸躺在床上,看着身前的庶子一步步端着黄褐色的药碗,朝她走过来。孙长安年十八,已经是京城瞩目的才子,龙章凤姿,哪怕端着毒药也云淡朗清:“母亲,喝下这碗药,一切苦难便全都结束了。”

“一切苦难便都结束了?”

赵芸嘴里喃喃着庶子的话,头微微一偏,目光便对上了桌上的西洋镜。

里面映出一个苍老的面孔,眼窝青黑凹陷,半白长发轻轻垂于地面,神色虚浮。可她今年不过二十七岁,苦笑之后,便看着孙长安,“自你七岁时来到我膝下,我便细心照料于你,待你如亲子一般。时至今日,你却用一杯毒酒回报于我?十多年来的母子恩情,你便全然忘得一干二净吗?”

赵芸不想死,哪怕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

她还有母亲要照顾,还有年幼的弟弟正在考科举。

孙长安听她说话,眉头稍皱了一下,片刻后叹气道,“母亲对我是好,从前总觉母亲严厉,直到高中之后才明白母亲良苦用心。可如今母亲名声已毁,我本就为庶子,官场之上难以疏通。”

难以疏通?

赵芸几乎快笑出眼泪,她细心教养十多年视如亲子的儿子,居然为了前程便轻易的将她舍弃?她看着孙长安,力竭道,“让孙韫来见我!”

孙长安用几乎怜悯的目光看着她,“父亲怎么会来?”许是见不得她死还死的不明不白,他道,“母亲一心一意为了父亲奔赴前程,却还不知道吧?那封弹劾赵家的奏折,便是父亲所奏,他既弹劾了赵家,又怎么会容许一个罪人座孙家正妻之位?”

赵芸听这话已经呆了,孙长安还在继续,“母亲身体康健,以为自己为何多年不孕,我幼时偶听奶娘说起过,父亲怕母亲有了自己的孩子,便会对我不好,新婚当夜便在酒水中下了绝育药。”

听到这时,赵芸已经呼吸难以自持,手只能紧紧的抓住床沿,目光狠狠看着孙长安。

“我从前也以为是父亲疼爱与我,才会如此”,孙长安自嘲一笑,“如今却才知道,他不过是想留着正妻之位给真正心尖儿之人,留着嫡子之位给那女人生下的孩儿?”说到这里,孙长安眼珠通红。

“母亲这一辈子活的实在糊涂,如今都还不知道,你放在心里疼爱的妹妹早在十多年前就跟父亲勾搭上了,你疼爱的侄子却是两人私通下来的产物!如今我那小姨便要嫁入孙家,那野种已入官场,有父亲力保,我被排挤的无处容身!”

赵芸一时云里雾里,脑子甚至思考不过来。

她只有一个嫡亲的妹妹赵明月。早在前些年她嫁入孙家,赵明月才貌双绝,被选为瑞王正妃。可惜恰逢帝位争夺,瑞王一党被连根拔起,赵明月天之骄女,自此便成了寡妇。后来便被自己接入了孙家?

怎么会?她怎么会?

“母亲可知引狼入室这几个字怎么写?母亲又可知,你与人通奸被关押至此是谁的手笔?”

孙长安如今神色平复了下来,道,“我那小姨手段与谋略均是母亲比不上的。为正妻之位,先毁赵家,再毁母亲,等赵家人死绝之后,父亲便会为赵家平反。那时赵家只剩小姨一个孤女,父亲便以谢罪为由,正大光明娶赵明月,名利双收之举。”

话说,赵芸一口腥血喷出,整个人伏倒在榻上,眼里血泪无数,“她是我亲妹妹!她怎么可以这般对待父亲,这般对待赵家!”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她怎么会?

赵芸不是蠢人,赵明月也非智多近妖,破绽多有。可谁会怀疑自己的亲妹妹?她眼里泪如泉涌,她这一生,果然活的糊涂!

至此,她拿过孙长安手里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罢了轻拭唇角酒泽,又看着孙长安,“你走吧,我死前,不想见你这张脸。”

受她照顾多时,到底母子之情有些。孙长安叹了口气,走到门口时,微微转头,“母亲也不必太难过。赵明月本就不是赵家人,与你何来姐妹亲情,她,恨不得赵家人全部都死绝。”

赵芸目光落在门口处,喉中一片灼烧之感。腹中绞痛钝气,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跌跌撞撞从榻上起来,却一不小心打翻了桌旁的油灯,很快室内便只剩下无尽的火光——

赵芸仿佛在火光中看见赵明月那张绝美柔善的面庞,她笑啊笑的,仿佛在嘲笑她无尽的愚蠢。她使劲全力,想撕碎赵明月那张脸,可接下来的,却只是无尽的疼痛……

“小姐,这都快日上三竿你,夫人在厅中等着,您还不起吗?”

赵芸躺在榻上,隐隐约约有声音传出。她猛的起身,却见周围竟是一片青色的床幔,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正要以为自己是不是下了地府,床幔却被人突然掀开,“小姐,夫人着人来催了,二小姐也再等您呢?”

“翠竹?”赵芸喃喃了一声?

翠竹早便死在了孙韫手中,理由是苛待府中庶子。

“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哭了,谁惹小姐伤心了?”翠竹轻轻拂过她脸上的泪,“可别哭了,今儿是小姐十五生辰,为了给您办及笄宴,夫人可花了心思呢。”

十五及笄,赵芸这才从漫长的回忆中记起这一幕。又下了床,腿软之下跌在地上,磕破了掌心,钻心的疼痛让人难以忍耐。

她突然用忍不住用脸捂住了手,大颗大颗的泪珠垂落,吓得一旁翠竹忙扶人起来,要拿伤药给她。赵芸却只是摇了摇头,笑道,“我没事。”

她只是太高兴,太开心了!不是梦,是老天爷可怜她,可怜赵家。

“去打盆水,我梳洗梳洗,别让母亲久等了。”

第2章 求救

平复心情,打水洗了脸,赵芸终于冷静了下来,由翠竹伺候着换了衣裳,她出门,往正院方向走去。

尤记得,今日是她十五及笄成人之日,母亲为了给她庆祝,广邀亲朋,本该是赵府热闹扬名之日,可谁成想……

前世那一件‘意外’,让她备受流言嫁了孙韫,却无处可诉苦,只能默默忍耐……但,想起赵明珠在那事前后的表现,孙韫又疯狂爱慕于她,此回的‘意外’,真的是意外吗?

赵芸眸光中闪烁着深深的恨意。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她决不会让前世重演。

带着翠竹,两人很快来到正院,此时天色方亮,胡氏却早已起身,赵明珠偎在她身边儿,两人对着帐册,正有说有笑的。

“母亲安好,女儿有礼。”赵芸眼神一暗,表情却未变,上前低身行礼,又转头看了眼赵明珠,“妹妹起的好早。”

“今天姐姐生日,我当然要早早来帮忙了。”赵明珠盈盈笑着,歪了歪头,尽显天真可爱。

她比赵芸小一岁,相貌又甜美,赵芸打小儿就疼她,两人惯来姐妹情深。若不是真经过上一世的经历,只看眼前,她又怎么敢相信,赵明珠有心要害她。

脑海里回想着前世,心里恨的滴血,赵芸还是满面微笑的抚了抚赵明珠的头发,依然长姐风范。

“你妹妹懂事的很呢!”胡氏见两个女儿相处的这么好,心里无限欢喜,“芸儿,你既来了,就在母亲这里用早膳吧,一会儿你的及笄开宴,宾客来了,怕就没有时间了。”

她说着,招呼丫鬟备了膳食,带着两个女儿匆匆用了些,天色便已不早,宾客徐徐而来,胡氏带着赵明珠接待,忙的满头是汗。赵芸呢,因是主角,又是及笄重宴,不好到前头来,只能在后院,帮着接待女眷。

“芸儿,今日你及笄,邀了我做赞者,哎呦,我从没做过,心里好害怕呢。”赵芸方把宾客迎进屋里,回廊转角处便转出个少女,一见赵芸,她急慌慌的迎上来,张口便问,“正阳候老夫人可来了?”

正阳候府的老夫人,就是赵芸此回及笄礼的正宾。

“别急,这才什么时候,还没到呢。”看见前世好友,赵芸一直紧绷着的精神放了些,笑了笑,她拉住好友宋琳琅的手,“别紧张,不用怕的,等我行礼的时候,你就听正阳候老夫人的就是了。”

“我也是没做过嘛。”宋琳琅皱了皱鼻子,随着赵芸进了正院,一眼看见琉璃窗下,有几个姑娘正围着个粉装少女,吱吱喳喳的说什么,笑声尖锐,闹腾的很。

“白玲娘怎么在这儿?谁把她请来的?”看着那粉装少女,宋琳琅蹙起眉尖。

“她是我二婶的外甥女,哪好不请她呢。”赵芸含笑解释。

白玲娘——京师闺阁女中出了名儿的蛮横泼辣货,名声极不好,在她前世出事,嫁了孙韫后,这位也出了意外,被送进孙府为贵妾,她那继子孙长安的生母,就是她了。

前世,她的及笄宴请了这人,赵芸也挺不高兴,不过,想一会儿会发生的事,她心里到是转了旁的念头,或许……

“别说她了,你快跟我来,帮我宴客吧。”安抚了好友一声,赵芸拉着她进了正屋,便开始忙忙碌碌。真到时至正午,及笄正式开始,她才拖出身来。

正阳候老夫人早便倒了,一身正宾大装,站在她身前,赵芸徐徐跪倒,耳边听着候老夫人的温言细嘱……她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不远处的人群里,赵明珠看着这一幕时,脸上那隐晦的神情。

充满嫉妒,怒火和狠毒。

笄礼结束,宴会开始,赵芸做为主角,自然是要招待各家贵女,一边应酬着,她注视着赵明珠,默默等待着。

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将留头十来岁的小丫鬟从门奔进来,溜边儿着跑到赵芸身边,低声急慌慌的跟她禀告,“大姑娘,不好了,二姑娘在前院拐了脚,肿了厉害,还污了衣裳,被男宾堵在客房里,让您快去给她解围,送衣裳去呢。”

“哦,是吗?”赵芸眼光微闪。

没错,前世就是这般,赵明珠受伤向她求救,她关心妹妹,不辩真伪就急忙赶去前院,谁知,在客房没找到赵明珠不说,还遇见了醉酒的孙韫,两人虽未有失礼处,只打了个照面儿,可好巧不巧的让几个逛园子的官夫人堵了个正着。

世时男女大防严重,他俩这事不算私会,到底好说不好听,孙韫又是博学多才之辈,家世虽不大好,也是官身,她父亲左思右想,就在孙韫自认疏忽,道歉求娶的时候应了下来。

赵芸就这么嫁进了孙家,彼时,孙家人待她都是极好,尤其是婆婆文氏,待她亲生女儿般,她又怎会不感动,为了孙家,她熬尽了心血,哪怕终生无子,也视庶子如亲生,但谁知……

“二姑娘在哪儿呢?快,带我去看看。”看着来报信儿的小丫鬟,赵芸沉默半刻,嘴角忽然紧了紧,伸手一指,“你,前头带路。”

“是,是”,小丫鬟突然打了个冷颤,不知为何,心里发憷,可仔细看了看大姑娘,依然还是那副温和模样,只是添了几许焦急和担忧,“大姑娘快随奴婢来吧。”抛开思绪,她回转身快步出门。

赵芸捏了捏手里荷包,撇眼瞧了下不远处的白玲娘,迈开步子,慢慢跟了出去。

第3章 端王

侍郎也算是天子近臣,侍郎府占地辽阔。

刚刚在前院儿拐了脚的二小姐赵明珠如今却在依水的凉亭边,正撑一把美人扇。游鱼在碧水中缓游,赵明珠目光转回,却见后头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小丫鬟,低声道:“小姐,大小姐已经过去了。”

“大姐姐去了哪儿?”赵明珠美眸一动,原来不知何时此处又来了几个贵女——宋琳琅和静康小郡主等人。赵明珠自知宋琳琅是她那长姐的好友,便笑着走过去:“琳琅姐姐,不知你们有没有见过我长姐?”

赵明珠与赵芸乃是同母嫡出,宋琳琅平日里虽接触不多,可却总听好友夸赞妹妹,自不会怀疑什么,只道,“我也在找芸儿呢,刚才宴一散便不见她人了,今儿晚上可说好了要做个小诗会的?”

赵芸是这一代贵女中的佼佼者,平日里也多举办诗会花会。赵明珠眸光微微转,旁边伺候的小丫鬟便道:“奴婢刚才倒是看见,大小姐朝着前院的方向去了,许是在那儿有什么事儿耽搁了?”

这话一出口,宋琳琅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前院是男子会客的地方,芸儿闲的没事儿跑去那里做甚?”

“奴婢不知,许是奴婢看错眼了”那小丫鬟便急忙跪下。

一旁白铃娘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因着她脾气刁横,倒是与众人关系都不大好,只冷笑了两声,“你怎的知道她没事儿去前院?今儿个前院可来了不少个青年才俊,许是我那表姐看上哪个才俊公子,直接去了呢。”

赵明珠眸光微微一动,正要说些什么,旁边宋琳琅便斥道,“白玲娘,你这张臭嘴爱怎么说便怎么说,竟是将我等贵女看的都跟你似的,怪不得旁人说的,自个儿是脏的臭的,看什么都是脏的臭的。”

宋琳琅出身高,性子也直,对不喜欢的素来都这样。

白家虽也是京官,但比起天子近臣的宋家还是差的有些远。白铃娘粉面气的通红,一双手纠着帕子,“管我是不是脏的臭的,前院那地方本就是男宾汇聚,女孩子家家的,去那里做什么?”

“便是芸儿去不去的还不知道……她去了又如何?真当旁人都同你一样的想法,去了便是与人私会吗?”宋琳琅讽刺,旁边的一众贵女便都笑开,毕竟这白铃娘的名声和交际,在贵女圈中一向不怎好。

白铃娘俏脸比之前更红,到底是姑娘家家的,觉得自己在人前失了脸面,一时间眼睛也红了。

赵明珠此刻便出来打了圆场,“快别吵了,也没甚么大事,说不得是前院出了什么事情,今儿是姐姐及笄宴,少不得要她打理的。”又看了眼白铃娘,“若是表姐再这么口不择言,日后便不要来我家了。”

白铃娘垂下头,作一副委屈状。

几个人正说着,却见前面几个同行的贵妇突然走了过来。都是些年轻的妇人,年岁最大的也不过是户部侍郎的夫人,如今也才二十有七,都是一副神色匆匆尤带怒容的样子,而且看着方向像是从前院儿里过来的。

“刘夫人,这是怎么了?步履如此匆忙。”

赵明珠身为主家人自然要问两句。那刘夫人匆匆看了她两眼,语气还有不满,“从前只觉得那孙家的公子年纪轻轻便得陛下喜爱,是个好的,没想到居然光天化日的就——”说着连忙用帕子捂着眼睛,似被什么瞎了眼一样。

赵明珠倒是狐疑了起来,“前院发生了何事,夫人?”

这些已经嫁人的女子自然不会有那般多的顾虑,她便又问道,“我姐姐似乎刚才去了前院,夫人可看见我姐姐了?”

那刘夫人到此脸上的表情才缓了缓,“倒是要多亏大小姐了,否则不知这乱事儿还得耽搁到什么时候,倒是个张弛有度的人。”她说着,旁边的夫人接口道,“刘夫人,倒也不必瞒着这几个年轻姑娘,本就是那孙家公子孟浪。”

赵明珠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正想问些什么,却见赵芸已从拐角处走了过来。

身后跟着几个垂头丧脑的婢子,她原本就是那种端方华贵的长相,如今冷着脸,便好似庙堂上的菩萨一样,不容侵犯。赵明珠拿扇子挡了脸,神色已经非常难看,她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错。

“芸儿,怎么了,你这脸色怎么这样?”

白铃娘冷哼一声,”怕是某人做的某些见不得人的事儿,被大家瞧见了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没人要听你说话。”宋琳琅瞪了一眼她。

一旁赵芸却笑了,她刚才一直冷着脸,如今笑了却仿若冬日绽开花儿,“的确是腌臜人做的腌臜事儿,那孙家的孙韫公子想收个丫鬟当妾,却跑到了我们赵府,做出那等子事儿来,虽说与我没多大关系,可到底污了人眼睛。”

赵明珠捏着扇子的手抖了抖。

白铃娘原本脸上还摆着讽色,顿时也愣了。赵芸却再也不给她们开口的机会,反倒冲这些妇人和贵女们道,“今儿个本来是我及笄的好日子,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倒是我对不住各位夫人”

那些人摇了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谈不上污眼睛的。只是这孙家的公子,也过了弱冠了,便是想纳妾也没得在旁人府上的。真真办的什么事儿啊——”

这几个妇人都是平日里爱传些八卦的,上辈子孙韫与自己——好歹自己是佳人,两人也没甚失礼处。可这辈子,跟个丫鬟……呵呵,他却别想落下好名声。

赵芸心里想着,面上却还露着笑,“只是出了这样事情,到底不好久留各位。明日我派着下人送些点心去府上,江南来的厨子,做的点心尤为精致。”

她说话做事儿都有条有理,没人挑的出错。几个夫人笑笑便都找了自家的仆人,要走。

宋琳琅还想问出了什么情况,拐角处却又来几人。正是当朝那几位皇子——原本一个闺阁小女儿的及笄宴,请不动他们,可偏偏朝廷多事之秋,如今谁不想多朝着户部支取银子,户部侍郎官小儿,权利却不小。

“见过端王爷,瑞王爷!”一列人纷纷行礼。

瑞王似有急事,匆忙走了,模样都没看清。端王倒是回了头,他身材高大,一张脸也格外俊美。如今凤眼微眯,似含着促狭,“本王从前便听说赵家小姐是个妙人,今日一看,果真是个妙人。”

第4章 冷笑

端王是当今万岁爷的长子,他生母静妃本是平帝潜邸时的正妃,只是不得平帝喜爱。待平帝登基坐了龙庭后,便扶了得他宠爱的侧妃王氏为后,静妃个先帝亲赐的原配,反被封了个从一品的庶妃,打发到冷宫去住了。

端王就是静妃的儿子,也是平帝的长子,他出生时,先帝还未去,平帝只是普通皇子,他嫡出嫡长,身份算是满府里最尊贵的,可平帝上位后,他从嫡出嫡长一下落到庶长子的位置,王皇后还有个娇儿宝儿似的亲儿子瑞王在,平帝偏爱非常……端王的地位,一下就变得非常尴尬。

他是有能耐的人,脾气也不小,如今看似落了下风,但赵芸知道,前世——这位可是最后赢家呢。

虽然是造.反上位,杀父诛弟,落了千古骂名,可胜就是胜,没有余地可言。

“殿下说的哪里话,小女子怎当的起。”垂下眸子,赵芸不大想去看端王。

毕竟,方才在前院那场面……着实是尴尬的很。

见赵芸低头装文静,端王楚裨的笑容越发加深,他今日过来,不似皇弟拉拢人心,不过应好友之邀,来散散心罢了。喝了些酒烦闷的很便在前院四处逛逛,万没成想,竟还瞧见了一处‘阴谋’。

翰林院的那个小官儿……仿佛是姓孙的,明明滴酒未沾,却自个儿倒了两杯白酒在衣襟上,还跟个丫鬟模样的人嘀嘀咕咕的,他站在树后头,隐隐约约能听见‘赵大姑娘……马上就到……一会儿引人过来……’的话。

在皇宫混了这么多年,这场景都不用多想,端王就明白,肯定是那位‘赵大姑娘’要挨算计,闹出个风流才子多情女,是要让抓个正着啊!

京官难做,没甚背景的在翰林院那地方,一辈子都出不了头,侍郎位在朝中也算三品大元,攀上他的嫡女,对一般人来说,就是娶了金凤凰了。

后宅阴谋——端王到想看个热闹,万没成想,那位挨算计的‘赵大姑娘’还真不是个软茬儿,使了人直接把姓孙的和那倒霉丫鬟推落了水,又借着两人换衣的功夫带人堵上了门,根本没给他们反对的余地,就将‘酒后通.奸’的罪名扣在姓孙的头上,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若不是出面处理这事儿的时候,这位‘赵大姑娘’面上露出些异样,让他看了个正着,说不得,他也根本猜不出那事是有人指使的呢。

“端王殿下,您,您什么意思啊?那孙家公子做什么了……您看见了?也在当场?”宋琳琅听这话头不对,忙开口打断,连声追问道。

“是啊,本王就在当场,看的清清楚楚,孙韫酒后失德,跟赵府丫鬟被堵个正着……着实有辱斯文啊。”端王轻笑,别有深意的望向赵芸。

赵芸低着头,没去看他。

“姓白的,你听清楚了吗?出了事儿的是孙韫,是你心心念念求而不得的孙家玉郎!!”宋琳琅却像得了什么‘尚方宝剑’似的,横眉冷目的刺向白玲娘,讽笑不已。

白玲娘爱慕孙韫,可着京城打听没人不知道,只是孙韫才学过人,自视甚高,白玲娘家世又普通,看不上她罢了……

如今,孙韫在赵府闹出这般丑事,偏偏还是跟个丫鬟,白玲娘哪里受得了,“宋琳琅,你,你,你胡说!!孙公子才不会如此,他,他……”

“这事是端王殿下亲眼所见,哪里有假?白玲娘,你看看你,那姓孙的宁可要个丫鬟都不要你,你还真是……”宋琳琅脾气泼辣,又气白玲娘污辱好友,哪肯轻易饶过她?

“你!”在张扬,白玲娘也是闺阁小姑娘,爱慕之人出了丑事又被这般讽刺,心里难受的不成,再受不了掩面抽泣的奔走了。

“玲娘!”她这一跑,在场的贵女们也不好在留下,借着追她的机会,也都离开了。

园子里,便只剩下赵家姐妹,宋琳琅和端王四人。

“明月。”赵芸率先开口,“我若没记错,你跟孙公子的妹妹蔓娘姑娘交情甚好,今日宴会,她陪着孙老夫人一块儿来……孙公子闹出这事,蔓娘姑娘脸面上怕不好看,你不过去瞧瞧她,安慰几句?”

不管是白玲娘,孙韫还是孙蔓娘,都是赵明珠手里的刀,如今折在这儿……你赵明珠就不过看看,免得她们攀咬你出来?

赵芸说着,语调温和,眼底却满是冷漠。

赵明珠被刺的浑身难受,心里却还是记挂着那边儿,只得勉强笑笑,“姐姐既这么说,我,我就先过去看看蔓娘。”说完,匆匆告了个辞,转身就走了。

“殿下,今日是我府中管教不严,实在是失礼人前,望您大人大量,千万莫要怪罪。”抬头看向端王,赵芸低声请求,那意思很明显:不管你知道什么,希望你闭紧嘴!!

孙韫的事儿,她一时气愤,做的并不算严密,端王那态度肯定是看见了什么,人家是堂堂亲王,未来还会造.反上位,她一个臣女,威胁利诱是做不到了,也只能软语求情……希望端王是个君子。

——能非礼匆视了。

听孙芸话里有话,端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好半天一句话不说,把赵芸看的浑身发毛,连宋琳琅都觉得出气氛不对,好奇的左右看着两人……端王才开了口,“赵姑娘放心,小王不是多嘴多舌之人,这么有意思的事儿,还想多瞧瞧了——”捅破了,日后还怎么看戏?

说完,没等赵芸回答,他就甩甩袖子,转身离去了。

得了端王的保证,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赵芸深深嘘出口气,不拘人家是为什么?只要端王不开口,她就不用担心被揭穿,免了处理‘后续’的麻烦,她也能抽出心神,专心应对赵明珠了。

算计她一把,哪怕没成功,但赵明珠若想像前世那般,甚事没有的混过去……却是不可能了!!

赵芸眯了眯眼,嘴角勾起抹冷笑。

嫡女重生手册-赵芸, 楚裨-穿越重生完结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