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爱的代价-宁绫, 韩启骏-总裁豪门小说

你是我爱的代价-宁绫, 韩启骏-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我要跟你离婚

江城郊外的西山,环绕翠湖而建的别墅区,有一栋特别显眼的三层别墅,与其他楼不同的是,他有独立铁门,宽敞到轿车能够在里面兜风的花园。

车子在门口停下时,别墅大门敞开,一位老者身穿侍者服饰,恭敬道:“少夫人,少爷正在屋内等您。”

宁绫从车内走出来,手中多了一份文件,她今日到来只有一个目的!

“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出来。”宁绫对车内的杨希说,看着眼前的刘伯,对方正笑眯眯的看着她,犹如看待自家亲人。

曾经她便是沉溺在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当中,深陷到不可自拔,最终溺死在他们制造出来的甜蜜里。

沉重的现实狠狠的教了她一课,她终于明白:有些人是善于伪装的,比如刘伯,比如屋内的男人。

没有多余的寒暄,宁绫干净利落的走入别墅,小麦色的脸透着慷慨就义的决绝。

进去便是偌大的客厅,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曾经的客厅是她闲暇时间布置的,简约风格,非常温馨。

如今里面换成欧式风格,大气磅礴,少了她的小家子气,却透着生疏和陌生之感。

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她不过是一颗棋子,失去作用之后,连她的生活痕迹也要全部擦掉?

“好久不见,宁绫。”一个低淳略带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收回思绪看去。

深棕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轻英俊的男人,身穿意大利手工剪裁的浅灰色西装,不算正式,略显休闲,将他衬的更为英挺。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红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还剩五分之一,正在他修长的手指间微微荡漾。

性感的薄唇挂着浅笑,轻浮又恶劣。

他竟然还笑的出来!他竟然还能仿若无事一样对着他微笑!

曾经她就是被他的笑容吸引,一步步的落去他精心布置的圈套,最终身败名裂。

当初她被纪委抓走的时候,他也同样带着微笑,告诉她不会有事,让她放心。

可是没过多久,就将她犯罪的证据找齐全。

她明明没有犯罪,没有经济诈骗,为什么会有证据?

拜托杨希调查才发现,原来那些所谓的证据,全是他亲手交上去的,也是他亲自做的伪证。

最开始她根本不相信,他们好歹夫妻一场,哪有人会将自己的妻子逼上绝路,陷入牢狱之灾的道理?

是她太低估了人的恶劣,也是她看走了眼,亲信了小人!

看着韩启骏的微笑,她沉下双敛,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将文件放在精致的茶几上,斜视看他,“韩启骏,我要跟你离婚!”

“哦?离婚?”韩启骏挑了挑眉,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语气似乎有些惊讶,又仿佛早已猜到她的想法。

“对!我要跟你离婚!我要跟你断绝关系!”宁绫紧紧的咬着牙关,将全部的力气都放在瞪他的双眸内。

“跟我断绝关系?有那么容易?就算你跟我离了婚,你也是我韩启骏的前妻!这……难道不是关系?”韩启骏放开双腿,将身体倾斜下来,半趴着凝视她。

半年的时间,她本是白皙如同鸡蛋的肌肤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笔直黝黑的长发也变成了利落的短发,那双眼眸每当注视他的时候都包含情意,如今却透着浓浓的恨意。

宁绫被他的视线看的浑身不自在,就像是被一道激光扫描一样,她故作淡定的情绪仿佛快要破功了。

“韩启骏,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跟你说废话浪费时间,而是跟你离婚,麻烦你在这上面签字!”

“好,我答应!”


第2章 微不足道的小事

宁绫未料到他会如此干脆,故作冷静的表情顿时一僵,心也随之一沉,泛着深深地痛意。

韩启骏看着她的表情,微微勾唇,一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双手悠闲的翻开文件,眸光微沉的凝视里面的内容。

当他看到财产分配一栏时,眸光顿时变得玩味起来,抬眸望向她微黑的瓜子脸,“就你,也想要分两百万?”

宁绫下意识的看向身后,看到空荡荡的背后,才想起杨希此刻在车内等她。

离婚协议书是杨希帮她起草的,刚才在车上只顾着做心理建设,一时忘记看里面的内容。

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分他的财产,唯一希望的便是与他离婚。

然而此刻看他如此轻蔑地眼神,轻佻的语调,宁绫的心再次沉了沉。

“两百万……只要你在上面签字,我一分都可以不要!”宁绫咬牙,眼眸暗沉的盯着他。

“宁绫,如今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交易?”韩启骏双手优雅的摊开靠在沙发上,翘着的双腿轻轻地摇晃,嘴角挂着悠闲又邪肆的笑。

宁绫一直都很清楚韩启骏的诱惑力,那桀骜不驯的气质深深的吸引着她,让她着迷。

仿佛人生不再是曾经如同公式化一般循规蹈矩,透着不确定,时刻泛着惊喜。

在他微笑时,好似人生忽然之间有了意义,让她愿意飞蛾扑火一般的为之沉沦。

未曾想到,真正面临的这一天,却是如此的难受。

“韩启骏,你什么意思?我不要你的两百万,我也从未想过要你的财产。我现在唯一想要的是,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宁绫皱着秀眉,眼神悲伤到无以复加,里面却透着坚韧。

韩启骏嘴角的笑意终于缓缓收敛,眼眸微沉,面无表情的凝视她愤怒的眼神。

不过是刹那之间,他忽然之间咧嘴一笑,起身道:“要我签字也可以,先陪我吃午饭。”转身看向旁边的刘伯,询问道:“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少爷。”刘伯眼神温和,说完便跟躲在厨房内的徐嫂开始上菜。

宁绫看着这一幕,更是不明白韩启骏的真实含义。

自己不是他的一颗棋子么?

如今这颗棋子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不应该直接舍弃掉么?

弄出这些来,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

韩启骏看向宁绫,微笑着道:“怎么?不愿意跟我吃最后一顿饭?”

她张了张嘴,望着他的笑容,璀璨的如同夏日光芒,直射她的内心。

猛地,她摇了摇头,防备的看着他,“韩启骏,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过是吃一顿饭而已,难不成我会吃了你?”韩启骏一边说着话,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啧啧摇头:“只可惜,如今瘦弱柴骨,我一点性趣也没有。”

“你……”宁绫气得牙痒痒,她一直都知道他嘴碎。

曾经两个人相处和谐,这番话语会增加两人之间的距离。

可是如今,只觉得满满的都是讽刺。

“你不要忘了,是你把我送进了……”宁绫很想提醒他,他们之间并没有以往那么亲密。

然而,韩启骏却直接迈开脚步,理也没有理她的朝着饭厅走去。

似乎,她这半年入狱,在他眼中,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第3章 奸商

桌子上的食物已经摆放整齐,精致的菜肴,美味的香气,令人胃口大开。

韩启骏坐在属于他的老位置,刘伯站在一旁细心的布菜。

徐嫂从厨房内走出来,带着一脸笑意的招呼:“少夫人,看徐嫂专门为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里脊,快来尝尝。”

“杨希还在外面等我,协议书已经给你了,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不签字的话我们法庭见。”

宁绫注视着若无其事的韩启骏,朝着刘伯和徐嫂微微颔首,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

“站住!”一声低吼从背后传来,韩启骏俊颜微沉,双眸包含怒火。

宁绫停下脚步,背对着他,精致的小脸破碎的笑:“韩启骏,你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我不能!”

四周的空气仿佛忽然窒息,刘伯和徐嫂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消失,眼里流露出无措。

韩启骏站起身,挺拔的身姿却泛着冷峻之气,望着她的背影,他怒极反笑:“那么想跟我离婚?”

“你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已经不能跟你继续生活在一起,为什么不能离婚?”

宁绫不是逆来顺受的人,更不是任劳任怨的人,发生的事,她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

“既然是已经要离婚,又何必见面,如今你的样子,我更是看也不想看一眼。”

韩启昊冷嗤一声,迈开脚步走到先前的茶几上,打开抽屉拿出一份文件,上面清晰明了的映着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他‘啪’的一声丢在茶几上,“你不是想离婚吗?这上面我已经签字,你只需要留下你的大名,就可以如你所愿。”

宁绫猛地回头,明亮的双眸紧紧地注视着茶几上的两份文件。

一份是她带来的,上面已经留下了她的名字;另外一份却是他准备的。

原来,早在她到来之前,他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刚才不过是故意刁难而已。

宁绫深吸一口气,不敢看韩启骏的脸,想必此刻的他,一定是那张臭到连她也害怕的模样。

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只钢笔,翻开离婚协议书,找到签字一栏。

左边是他的名字,刚劲有力,肆意张扬,如同他的性格。

她没有犹豫太久时间,在右边的位置快速的签下自己的名字,抬起头便对上他的双眸。

在看到韩启骏的双眸时,她的心猛然一跳。

不对劲!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刚才他不是在生气吗?现在露出这种奸计得逞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宁绫,住了半年监狱,还是没有学聪明啊。”韩启骏意味深长的勾起唇角。

宁绫猛地瞪大双眼,回头看向桌子上的协议书,心忍不住下沉。

她急忙去拿,韩启骏却身高手长,比她先到一步将协议书拿在手里。

“韩启骏,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宁绫皱着眉,生气的瞪着他。

韩启骏一边躲过她的争夺,一边翻开协议书,将最重要的一篇翻开,递到她的面前。

“看清楚没有,想跟我离婚,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在我公司工作一年时间,年薪一百万;第二,可以不接受任何要求,但是,你为公司造成的损失原价赔偿,总共是一千万!”

“你……”宁绫浑身发冷,没想到他竟然做的这么绝。

他们曾经真的是夫妻,他真的对自己一丝感情也没有么?

想到这里,她的心像是被狠狠捏住一样,泛起阵阵痛意。

韩启骏注视她茫然无措的表情,伸出手轻轻勾起她的下颚,“宁绫,你是逃不出我手心的!”

“放开我!”宁绫打开他的手,紧紧的咬着下唇。

不愧是奸商!

在离婚的时候也会被摆一道!

宁绫一直以为凭借自己的数学天分,在商业上不可能吃亏。

可是没有想到,在韩启骏的面前,她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栽跟头。

宁绫紧紧地握着拳头,对上韩启骏那得意的俊脸,咬牙:“我不会同意!”

“你已经签字了。”韩启骏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书,薄唇微勾:“我会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若是三天之后我在公司见不到你,你知道下场是什么吗?”

“你以为在江城可以只手遮天吗?”宁绫愤怒的捏紧拳头,指甲快要陷入手心,也不及心口的痛。

韩启骏勾了勾唇,轻佻的笑:“傻丫头,刚刚从牢房里走出来,难道忘了是怎么进去的么?”

“你……”宁绫惊讶的瞪大双眼,不想再逗留下去。

她抿着唇,站起身不再看他一眼,转身便向外走。

可刚走两步,就看到一个人推开了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听说宁绫出狱了,在哪呢?”轻佻的话语跟韩启骏如出一辙,言语间透着几分高傲。


第4章 不过是演戏

女人穿着白色衬衣,黑色直筒裤,手中提着限量版香奈儿手包,一双高跟鞋在空旷的房间内发出‘塔塔’的声响。

卷曲的亚麻色长发盘在脑后,精致的五官,犀利的双眼,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她看也没有看一眼宁绫,径直走向韩启骏的面前站定,四周看了一眼,“不是说宁绫已经出狱了吗?她人呢?”

韩启骏勾起笑容,看向不远处的宁绫,“喏,那就是你要找的本人。”

女人回头便看到一身休闲打扮,背对着她的宁绫,猫着腰走到宁绫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

忽的,她捂着嘴一笑,“哎呀,宁绫,你怎么变样了呀,小姨都没有认出来呢。在监狱里过得好吗?看样子变得更结实了呢,真好……”

宁绫忍着内心的厌恶,淡淡地开口:“小姨……”

“怎么黑着一张脸啊?启骏欺负你了是不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告诉小姨,小姨替你教训他!”

赵思捷回头故作生气的瞪了一眼韩启骏,“启骏,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欺负宁绫了啊?”

韩启骏摊了摊手,耸肩:“有吗?”

宁绫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真不愧是一家人,演戏也能演的如此逼真。

要是以往,她还真信了赵思捷在关心她。

“我还有事要处理,告辞。”宁绫不想再继续逗留下去,迈开步伐,逃也似的离开韩宅。

门口的黑色轿车还停着,杨希看到她出来,主动为她打开车门。

车子很快驱离了韩宅,偌大的客厅内,韩启骏松了松领结,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赵思捷看着宁绫离去的背影,轻视的笑,回首走到韩启骏的对面坐下,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着的离婚协议书。

她拿起翻开,看到上面签着的两个名字时,顿时露出开怀的笑:“你们终于离婚了,真是太好了。”

“小姨,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相应的尊重?”韩启骏眼神微寒,嘴角却是浅浅的笑。

赵思捷立刻放下离婚协议书,可脸上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是笑得愈发灿烂。

“她以前是你的老婆,我哪里没有给你面子呀。现在嘛,她跟你都没有关系了,我还顾及什么呢。照我说啊,以她那种身份,根本就配不上你,早就该滚蛋了。”

“小姨,听说你的美容院最近资金紧张,该怎么办才好呢?”韩启骏似笑非笑的问。

赵思捷笑容僵住,她今天来找韩启骏,当然不止是为了看宁绫出狱,最重要的是寻求韩启骏的帮助。

她在江城开的美容院,最近由于资金周转不足,急需资金补充,她立刻想到韩启骏。

韩启骏可是她一手拉扯大的,相当于半个儿子一样,有什么困难,当然来找他咯。

只不过,韩启骏如今越大,她越是捉摸不透,甚至看到他时,莫名的生出几分惧意。

赵思捷讪讪的笑:“启骏,小姨有困难,难道你也不帮吗?”

“当然帮,小姨有困难做侄儿的怎么可能不帮……”韩启骏起身,盯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淡淡地笑:“那要看小姨如何帮我了。”


你是我爱的代价-宁绫, 韩启骏-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