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婚姻,被不孕终结,当小三挺着大肚子上门逼宫,她才知道最爱的丈夫竟然出轨了……

三年婚姻,被不孕终结,当小三挺着大肚子上门逼宫,她才知道最爱的丈夫竟然出轨了……

第1章 流产

医院,消毒水味道弥漫。

叶清歌拿着化验单兴冲冲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正准备打电话,她的电话先响了,她接通,舅舅的声音传来,“清歌,你和慕站北还好吧?”

“还好啊?怎么这么问?”

“我刚刚听说慕站北前天带了一个大肚子女人去产检……”

叶清歌一下子笑起来,“你是不是以为慕站北在外面养小三了?”

“是!”

“放心吧,就算全天下男人都出轨了,慕站北也不会!”

挂了电话叶清歌给慕站北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好半天才接通:“我很忙,没有什么事情就别打电话打搅我!就这样!”

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叶清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头已经没有声音了,她握着化验单,满腔的热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结婚三年慕站北对她一直很温柔,可是最近态度变得太快,不但冷冰冰的,连接她电话都不耐烦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慕站北变化这样大?

心里思索着转身,迎面人影一晃,耳旁响起一个柔柔的声音:“姐姐!”

叶清歌看过去,看见夏小乔和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她旁边。

看见夏小乔这个小三的女儿叶清歌皱了下眉头,脸上带了厌恶的神色,声音也冷了三分,“别乱叫,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夏小乔也不恼,对着她抿唇一笑,声音温温柔柔的,“姐,你又来看不孕症啊?”

“关你什么事情?”

“你就不问问我怎么会出现在孕检门口吗?”夏小乔挑衅的看着叶清歌笑,“我怀孕了!是姐夫的!”

这话出口叶清歌才发现她的肚子有些圆滚滚的,夏小乔对慕站北的心思可是非常明显的,没有结婚之前就天天想方设法的勾搭,叶清歌冷笑一声:“你脑子没有病吧?”

“不相信啊?你看看这个!”

夏小乔对着叶清歌举起一张检查单,看清楚检查单上熟悉的龙飞凤舞的字迹,叶清歌脸色一下子变了,这签字怎么会是慕站北的?

“四个月前的晚上我和姐夫在一起了,姐夫好勇猛,折腾了我一夜,那天晚上后我就怀孕了!” 夏小乔笑得那个得意:“姐夫很喜欢这个孩子,让我生下来,我生下来你就可以让位了!”

“贱人!”叶清歌气得浑身发抖,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应景般的,夏小乔突然往地上一倒,“哎哟,我的肚子!”

明明打的是脸,可是随着夏小乔倒地,有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裤腿往外流,叶清歌吓一跳,怎么会这样?

夏小乔被医护人员送到了急救室,叶清歌没有敢离开,也跟着去了急救室。

在门口等了一会,有脚步声过来了,是婆婆林玉珍,看见她林玉珍眼露凶光,“怎么回事?小乔好好的为什么会进急救室?”

“是叶小姐……不对,是慕少夫人推的!”陪着夏小乔的中年妇女回答。

“贱人,你这个不下蛋的鸡!自己不能生也不让旁人生吗?”林玉珍一个嘴巴扇过来,林玉珍一直都不喜欢她,下手极重,很快叶清歌的脸就肿了起来。

如果说在这之前她还认为夏小乔说的是假话,那么婆婆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心中一阵绝望,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叶清歌要晕过去了,偏偏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走出来说夏小乔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保住。

这话让林玉珍气到极致,又冲过来揪着她的头发对着她一阵拳打脚踢。

叶清歌被打得眼冒金星,一下子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满眼的白色,她试着坐起来,浑身疼得难受,刚靠在床头喘口气,门被推开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

“叶小姐,您好,我是慕总的律师!”

“律师?”叶清歌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是,我是慕总的私人律师,慕总委托我来和叶小姐商谈离婚事宜。”

“离婚?慕站北要和我离婚?”叶清歌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律师走到病床前,递给她一份文件,“这是离婚协议书,您看下。”

叶清歌的手在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慕站北会给自己离婚协议,她没有看离婚协议,只是把目光看向律师:“让慕站北来见我!让他亲自和我说!”

“慕总很忙,没有空!”

“很忙,没有空?”叶清歌笑了一声,什么时候她和慕站北之间竟然漠然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连见他一面都不能了?

她闭了闭眼睛,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拨出去,电话那头是无法接通。

她和慕站北之间什么时候走到这样的地步了?出轨,离婚……

律师还在等着她,“叶小姐,请看一下协议书,我很忙!”

律师的态度不容置疑,嫁给慕站北三年,他身旁的人谁不对她恭恭敬敬的,现在这个律师的态度却是冷硬冰冷,很显然的确是慕站北的意思。

叶清歌拿起离婚协议,目光扫到财产分割那一栏,所有财产都是慕站北婚前所有,不在分割之列后,眼睛瞬间酸涩起来。

他曾说过她是他的全部,他的所有一切都是她的,可是只有短短三年,恩爱成空,慕站北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了吗?

他背着自己在外面养了小三,还怀孕了!

所以她这个不会下蛋的鸡也应该让位了不是吗?心里苦涩到极致,叶清歌没有再看下去,抬起目光看向一直盯着他的律师,“给我笔吧!”

律师打开公文包拿出笔递给叶清歌,在叶清歌接过笔的时候又加一句,“慕总说了,他为你买的所有首饰都不能带走一丝一毫!”

叶清歌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好一会都没有移动,就在律师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她缓缓开口:“好!”

扔下这个字,她快速拿起笔龙飞凤舞的在离婚协议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律师接过协议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医院停车场停着一辆奢华的阿斯顿马丁,车窗打开,露出一张颠倒众生俊美绝伦的脸,律师疾走几步到车前,声音恭恭敬敬的:“慕总,夫人签了!”

“签了?”男人缓缓吐出两个字,深邃的目光看向律师的脸。

律师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心里有些打鼓,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说不出来,男人深邃的目光移过律师看向黑沉沉的夜空,好一会后吐出两个字,“走吧!”

第2章 不健康的老板

三年后。

夜,璀璨夺目,南城希尔顿大酒店门口,豪车云集,一群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堵在大门口。

今天晚上盛世集团在这里举办酒会,邀请了南城的商业大佬出席,记者们也闻风而动跟着来这里蹲点抢头条。

晚上八时许,一辆拉风的迈巴赫开了过来。

“秦少!盛世集团的秦少来了!”记者们举起长枪短炮马上迎上去。

秦子非身着一袭白色西装,脸上带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下车,另外一边超模露露穿着露肩晚礼服美艳绝伦的下车,秦子非伸手挽住露露的手,大方的面对媒体拍摄。

叶清歌坐在副驾驶,手里抱着公文包,目光透过车窗看着秦子非和露露。

真是见鬼了,参加party竟然也不忘记带着她这个助理来折腾,秦子非这是心里不健康吧?

心里腹诽着,一旁的司机提醒:“叶助理,请下车!晚了少爷要不高兴了!”

她叹口气,抱着公文包低头垂目的拉开车门。

前面秦子非挽着露露的手已经到了酒店门口,她加快脚步跟上,刚走到大门口,身后的记者发出惊呼声:“慕站北!慕站北也来了!”

慕站北三个字让叶清歌条件反射般的回头,一辆奢华尊贵的阿斯顿马丁缓缓的停在了酒店正大门前,保安恭敬的上前拉开车门。

慕站北一袭黑色正装丰神俊朗的下车,他的气场一直都是那样足,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

思虑间,保安拉开另外一边车门,夏小乔身着一袭火红晚礼服,脸上带了浅笑,缓缓的下车。

“哇!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啊!”

“谁说不是呢,一个是书记千金,一个是商场大亨,这两人郎才女貌般配到极点!”

众人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叶清歌看着长身玉立的一对璧人,脸上带了一丝冷笑。

出轨男和小三,当真般配得紧啊!

她是一点也不想见到这对恶心得狗男女,马上快步转身跟上秦子非。

秦子非和露露已经进入了电梯,看着电梯门马上要关上,叶清歌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过去。

在电梯门要关上的瞬间她伸出手搬开了电梯门,看着她跟进来秦子非冷笑一声:“叶助理你好像很喜欢吓人?”

“对不起!”叶清歌垂着头道歉。

秦子非冷哼一声:“下次跟紧点,要是再这样没有正形,当心我炒你鱿鱼!”

“是,我记住了!”

见叶清歌态度极好,秦子非找不到发火的理由,瞪她一眼放过了她。

电梯到十八楼停下,秦子非搂住露露的腰走出电梯,叶清歌抱着公文包快步跟上,走到大厅门口,秦子非转过头:“去休息室等着我,记住随传随到,要是我找不到你人,这个月奖金减半!”

“是!秦总,我知道了!”

目送秦子非和露露进入大厅,叶清歌如释重负般的转身直奔休息室。

另外一边电梯叮咚停下,慕站北和夏小乔走出电梯,一眼扫到走廊一头休息室门口推门的叶清歌,慕站北身形一顿,是她?

不对,她都消失了三年,怎么可能会出现?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见慕站北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走廊那头,跟着他的夏小乔目光跟着看过去,那边空空如已,什么都没有,她愣一下:“站北,你看什么?”

“没有什么,走吧!”

叶清歌在休息室等了一个多小时,肚子饿得咕咕叫,秦子非这个变态的家伙,他温香软玉在怀,喝着美酒吃着高级自助餐,却让她这个助理在这边饿肚子,真是一个黑心的资本家!

心里腹诽着秦子非的电话过来了:“去大厅自己找点东西吃,记住我的话,别乱跑,别乱走,别乱看!吃完马上滚回休息室等着我!”

“是,秦总!”

叶清歌拉开门大步直奔大厅,大厅里衣香鬓影,都是权贵佳丽,她只是瞥了一眼就直奔自助餐区域。

取了一杯果汁,挑选了一盘吃的,叶清歌准备找个地方坐下开吃,还没有找到地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帮我端些吃的过来!”

第3章 把她当服务员

这声音带着颐指气使还有些熟悉,叶清歌抬头看过去,面前站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这不是夏小乔的闺蜜侯婷婷吗?

侯婷婷看见叶清歌也愣了一下,她看着叶清歌穿着上班的工作服,想当然的把她当作了服务员,这一对上眼发现竟然是叶清歌吓一跳。

“是你?”

叶清歌没有理睬她,端着吃的准备擦肩而过,侯婷婷愣神瞬间马上反应过来,很快又拦住了叶清歌:“你竟然在这里做服务员?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有这么好笑吗?”叶清歌冷冷清清的反问。

“当然了,叶清歌你从前不是那么嚣张的吗?啧啧啧,现在竟然落到做服务员的地步了,哎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就是你吧?赶紧的,给我准备吃的!”

侯婷婷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从前她就看叶清歌不顺眼,人长得美,还那么命好,还那么清高。

现在她被慕站北抛弃了,沦落到当服务员的下场,她怎么也得找机会折辱一下她。

叶清歌看着侯婷婷那副样子就绝对恶心,和侯婷婷这样得小人争口舌,拉低自己的智商,她移过侯婷婷就走。

侯婷婷哪里想放过她,“叶清歌,我的话你敢不听吗?你信不信我让人炒你鱿鱼?”

“炒我鱿鱼?侯小姐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你竟然敢骂我?”侯婷婷气得跳起来,从前因为叶清歌是慕站北的老婆,慕站北又当宝贝一样护着她不敢怎么样,现在可不一样,没有慕站北她就是一个低贱的服务员,想弄死她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没有区别。

“我马上告诉这里的负责人,让她炒了你鱿鱼!”

“婷婷,发生什么事情了?”应景般的一个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

“小乔,你来得正好,你看看这是谁!”侯婷婷带着嘲笑的语气指着叶清歌。

叶清歌平静的看向夏小乔,目光相接,夏小乔明显的吃了一惊,叶清歌怎么在这里?

心里惊讶万分,她脸上神色不变,反而带了笑容,“姐姐!”

叶清歌冷冰冰的看着她,“这位小姐,你叫错人了吧?”

“姐姐,我知道你怪我,可是这和我没有关系,是站北喜欢我……”

虽然过去了三年,但是她这样旧事重提还是让叶清歌觉得心痛难忍,不想把自己的伤疤揭开给人看,她掉头就走。

侯婷婷看见夏小乔出现明显的胆气足了许多,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叶清歌用力一推,叶清歌手里的果汁一下子倾倒出了,淋了自己一身,侯婷婷身上也沾了一点,她怪叫一声,“哎哟,你怎么做事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睛里都是得色,叶清歌看得分明,侯婷婷这是把自己当服务员了,想污蔑她好炒她鱿鱼。

叶清歌眸色一冷,要是从前的叶清歌肯定一个嘴巴扇过去了,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那个被慕站北捧在手心里的慕夫人了,她压住心头的怒气,侧身就走。

见叶清歌竟然不反抗,侯婷婷和夏小乔对视一眼,猛地伸手一把抓住叶清歌的头发,手里端着的红酒杯对准她的脖子浇下。

一杯红酒顺着她的脖子淋下,冰冷的红酒湿透了叶清歌的衣服,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侯婷婷还把她的身子推到了夏小乔身旁,夏小乔手一抖一杯酒兜头对着她的脸浇下。

眼睛里火辣辣的疼,叶清歌本来是想息事宁人走人的,可是看见侯婷婷这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怒从心起。

侯婷婷和夏小乔是一路人,既然今天这样对付她,看样子是不能善终了,她也是有脾气的,侯婷婷用的招式和当初夏小乔的一模一样,她们这是打算继续污蔑她了,既然横竖她们都要她做那个恶人,那她还客气什么?

当下怒从心起,抬起手里的盘子恶狠狠的扣在了侯婷婷的头上。

没有想到她都这样了竟然敢动手,侯婷婷发出一声惊叫,叶清歌喜欢吃辣,盘子里装的都是辛辣食物,汤汁顺着侯婷婷的头发往下流,很快流进眼睛里,那滋味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侯婷婷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一下子放开了叶清歌的头发。

叶清歌也不管侯婷婷的惨叫,一个嘴巴扇在夏小乔脸上,夏小乔完全傻眼了,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清歌会这样彪悍,脸上火辣辣的,叶清歌随手扣过去的盘子里汤汁四下飞溅,她昂贵晚礼服上都是汤汁,这晚礼服可是名家设计的,心疼死她了。

又痛有气,当下她不顾形象的开始叫:“来人!快来人!”

第4章 绝情的男人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人,好多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酒会的保安冲了过来,看叶清歌的穿着普通所有人都把她当服务员了,这里是高级酒会,保安也不是一般的势利眼,不管青红皂白,马上上前推搡着叶清歌带出了大厅。

侯婷婷的眼睛里进了辣椒水,马上送去了医院,夏小乔昂贵晚礼服上都是汤汁,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慕站北闻讯也赶过来了,看见夏小乔的狼狈有些惊讶:“这是怎么回事?”

夏小乔其实很忌惮慕站北知道叶清歌出现的事情,可是现在这样想瞒也瞒不住了,她哭丧着脸对着赶来的慕站北哭诉:“站北,我看见叶小姐了,她在这里当服务员,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我和婷婷就故意把果汁倒在我们身上,婷婷看不过说了她几句,她突然发狂的把食物倒在婷婷身上,还打我……”

慕站北一愣,目光四下里看过去,没有看见叶清歌的人,夏小乔挤出两颗眼泪,“我只是身上脏了一下,挨了她一个巴掌,可是婷婷眼睛进了辣椒水,叶小姐本来是准备冲着我来的,婷婷这是替我挡了一劫!”

慕站北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脸色阴晴不定,伸手拍拍抹着眼泪的夏小乔,声音冷冷冰冰的:“她人呢?”

“被保安带出去了!”

“去看看!”

说着话慕站北扶着狼狈不堪的夏小乔出了大厅,叶清歌被保安带到了大厅旁边的房间,几个保安一边训斥她,一边打电话报警。

叶清歌垂着头坐在沙发上,浑身湿漉漉的都是酒,被带到这里她也冷静下来了。

她刚刚应该忍气吞声的,一时间没有控制住自己,现在好了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等下秦子非一定不会饶了她,那个二世祖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不好,特别是对她。

她是唐煜城硬塞给秦子非的助理。

因为是硬塞的,秦子非那活阎王一直就看她不顺眼,处处为难她,现在她闹出这样的事情来,肯定会炒她鱿鱼的。

她心里正忐忑着,门被推开了,一股冷冽之气扑面而来,叶清歌抬头,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睛里。

自从三年前慕站北绝情的让律师送来离婚协议逼着她签字后叶清歌就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这三年来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和慕站北相见,这辈子她都打算好要见着他绕道而走的,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只是在回来南城的第一天就这么相遇了。

她这样狼狈不堪,他却是高高在上,以一种王者之气斜睨着她,一只手还扶着夏小乔的腰,这是来兴师问罪了吗?

控制住心头翻滚,叶清歌漠然的收回了目光。

再见是陌生人,既然是陌生人有什么值得她伤心难过的?

见叶清歌冷漠的收回目光,慕站北眸色一紧,扶着夏小乔大步进入房间,声音冷得让人打颤:“道歉!”

叶清歌抿着嘴唇一声不吭,要她像小三道歉?还是在自己没有错的情况下?做梦吧?

见她不说话慕站北脸色越发得阴沉了,“叶清歌,我让你道歉你没有听见吗?”

“道歉?凭什么?慕总以为自己是王法吗?”叶清歌轻蔑的笑。

“我是不是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蓄意伤人,侯婷婷已经送医院了,你知道后果的!”

他的威胁之意非常明显,叶清歌知道他不是为了侯婷婷,而是为了夏小乔出气,她怎么可能会道歉,淡淡的笑了一下,“慕总您权势通天,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等着呢,至于道歉,下辈子吧!”

看着她漠然的脸,冷冰冰的语气,慕站北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塞着,难受得慌。

“叶清歌,既然你这样冥顽不宁就不要怪我了!”慕站北冷冷得看了叶清歌一眼,转头吩咐保安,“报警没有?”

“报了!”保安恭敬得回答。

“那就让警察来秉公处理吧!希望你到了警察局还能够这样硬气!”

第5章 把她送进警察局

看着他漠然的脸,听着他狠戾的话,叶清歌垂下眼眸,掩盖下眸子里的伤感。

慕站北,他的心是什么做的?五年感情,三年婚姻,她自问对他问心无愧,为什么他会对她这样狠毒?

三年前让她一无所有净身出户,三年后第一次见到竟然又不问青红皂白的要把她送进警察局。

男人事这个世界上最绝情的生物,慕站北更是他们中的佼佼者。

她是瞎眼了吗,当初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狼心狗肺的男人?

叶清歌坚持不肯道歉,最后被警察带到了警察局。

警察公事公办的对她进行了询问,正在问着她的电话响了,是秦子非打来的,叶清歌接通,秦子非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叶清歌,你死哪里去了?我不是让你在休息室等着的吗?”

“对不起秦总!”叶清歌一迭连声的道歉:“出了点意外,我现在在警察局。”

“什么?警察局?你怎么跑警察局去了?”

“这个……这个……”叶清歌不知道改怎么说,她总不能告诉秦子非,她见到了破坏她婚姻的小三,一时间气不过发生了冲突被前夫送进警察局了吧?

见她吞吞吐吐的,秦子非不耐烦了:“你喜欢呆警察局就呆着吧,你这个助理我不要了,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唐煜城!”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音,秦子非挂了电话,叶清歌心里一沉,她这是又惹上牢狱之灾又被炒鱿鱼了吗?

见她脸色惨白,警察有些同情她,好心的提醒她:“姑娘,你好好的怎么去得罪这些人,一个是夏书记的掌上明珠,一个是商场大亨慕站北,你干嘛去惹人家啊?识趣一点,道歉了事好了,对了,我这里有慕总的电话号码,要不你给他打电话说几句好话?”

叶清歌扯了一下嘴角:“谢谢你大叔,我这工作也也没有了,也没有地方可去,被你们关在这里有饭吃有地方住,倒是能缓一段时间。道歉就不必了!”

见她坚持不肯道歉警察叹气离开了,既来之则安之,叶清歌知道慕站北不会放过她,既然这样她就等着看他能耍什么幺蛾子。

她就不相信慕站北的手真的有这么长,能够只手遮天。

心里想着听见门口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很快门被推开来,秦子非满脸怒色的出现在门口。

“叶清歌,你好大的胆子!”

第6章 哪个男人敢要你

他笑得莫名其妙,叶清歌站在一旁看着他,秦子非哈哈笑了好一会才止住笑。

“叶清歌,你他妈够可以啊?人长得这么丑,做事情也做不好,竟然这么凶,你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要?”

秦子非的嘴一直狠毒,叶清歌垂下眼眸一声不吭。

“秦总!”叶清歌低低的叫了一声。

“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助理,帮不了任何忙,只会惹是生非!”秦子非恶狠狠的骂着,目光接触到叶清歌的狼狈,一下子住了口。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他妈怎么变成这样了?”

“没有什么,就是被人浇了一身的酒水。”

“谁干的?”这三个字秦子非是从牙缝里寄出来的。

“不认识的人!”

“你他妈可真是给我长脸啊?被人欺负成这样?”秦子非随手拿起手机拨通:“给我来两个人,老子的助理被人欺负了,去把欺负她的人给老子收拾一下。”

“秦总!那个人现在住院呢,用不着收拾了!现在是她要收拾我呢!”

“干得好!”秦子非脸上一下子阴转晴,“没事,有我在没有人敢收拾你,起来跟我走吧!”

“走?”

“你难道想呆在这里?”秦子非说着转身往外走,叶清歌犹豫一下站起来跟出去。

没有人拦住她,她跟在秦子非身后通行无阻的出了警察局,走到停车场秦子非突然转过身,看着她哈哈哈笑起来。

秦子非也不管她生气不生气,“都是因为你,浪费老子时间,本来要和露露大战三百回合的,现在好了……你自己打车回去,这个月奖金减半!”

扔下这句话他自己上车离开了,叶清歌在原地站了一会,迈着沉重的脚步像附近的公车站台走去。

她离开不到五分钟时间,奢华的阿斯顿马丁在警察局的停车场停下,慕站北坐在后排,助理刘建打开车门:“慕总,您要进去看看吗?”

“不用了,你去吧,告诉她,下不为例,这次就先放她一码!”

刘建点了下头,抬步去了警局,慕站北目光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叶清歌刚刚狼狈的样子,心里烦躁得慌。

叶清歌,你不是很猖狂吗?你不是视金钱如粪土一分钱不要的净身出户吗?你他妈倒是混得好一些啊?这样蓬头垢面做服务员是什么意思?

他摸出烟盒抽出一直烟点燃,刚吸了一口,刘建出来了,“慕总,夫人已经被人接走了!”

“接走了?谁?唐煜城?”慕站北一连问出三个问题,刘建摇头,“不是,是秦子非!”

“秦子非啊?呵呵!”慕站北冷笑一声,秦子非和唐煜城可是死党,这么快就把她人接走了,可以想象她在唐煜城心中地位。

他恶狠狠的把手里的烟头捏碎,“走吧!”

叶清歌在公交站台旁等了半小时才上了车,回到家里舅舅叶文辉在客厅看电视,看见她一身狼狈的进来,猛地吃一惊:“清歌,你这是怎么了?”

“遇到贱人了!”对舅舅叶清歌自然不会隐瞒。

“清歌,你不应该回来的!一直呆在煜城身旁多好啊……”

“舅舅,我不能一直留在煜城旁边,我这样的身份不能拖累他,再说你身体不好,我不放心你。”

“哎,都是舅舅不好,年纪大了,还给你添麻烦!”叶文辉叹气。

“没事,我也不会长久呆在南城,盛世在海氏扩张了新公司,以后我说不定会调往那边上班,到时候我们离开南城不和这群贱人见面就好了。”

夏家,夏小乔急匆匆的下车进入客厅,“妈,我回来了!”

坐在客厅的刘淑芬抬起头,看见夏小乔头发凌乱,礼服上都是污渍吓一跳,“这是怎么了?”

“我们去楼上说。”夏小乔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阿姨,拉着刘淑芬的手直奔楼上,关上门后她马上开口,“妈,叶清歌回来了,这可怎么办?”

“你说什么?叶清歌回来了?这是真的?”刘淑芬吓一跳。

“是真的,今天晚上在酒会上撞见了,她过得非常不好,竟然在酒会上当服务员……”夏小乔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和刘淑芬说了一遍。

“你可真是啊,这个时候去招惹她干什么?”刘淑芬埋怨。

“我不招惹她不行啊?妈你想想看,这个贱人消失三年不见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夏小乔一脸的愤怒,“肯定是她知道我和站北要订婚了所以故意出现的。”

“会是这样吗?”刘淑芬反问。

“一定是这样啊,我抢了站北,她不甘心,我担心她会去找站北,不如先下手为强。”

“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你爸这边……他一直惦记着这个小贱人,要是知道她回来了肯定会去找她,这可是个麻烦事情!”

“所以你要赶紧想办法啊。”

“让我想想看!千万不能让她和你爸的关系公开,公开可不得了!”刘淑芬一脸怨毒。

第7章 噩梦

夜深了,叶清歌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她做梦了!

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一天,夏小乔挺着大肚子得意洋洋的对着她笑。

“姐,我怀孕了,是姐夫的!”

她不过是打了她一记耳光,结果夏小乔却流产了。

一地的鲜血,她又怕又气。

“啪!”清脆的耳光声,伴随着婆婆林玉珍恶毒的咒骂声,“贱人,自己生不出来也不让别人生吗?”

“这是离婚协议,麻烦您看下签字!”律师漠然的声音。

“慕总没有时间,别耽误时间了,赶快签了吧,对大家都好!”

这就是她死心塌地爱了五年的男人,这就是她准备托付一生一世的良人!

强烈的心痛撕扯着叶清歌的心,冷汗湿透了全身,叶清歌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三年了,这些可怕的梦境一直纠缠着她,叶清歌揉着头坐起来,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

被噩梦惊醒她也睡不着了,身上湿漉漉的,她起床冲了一个澡,换了衣服去厨房做早餐。

秦子非看起来一副风流公子模样,可是做起事情来却不含糊,初到南城,百废待兴,他做什么都是雷厉风行,不喜欢拖拉,身为总裁助理,她是一点都不敢懈怠。

匆匆吃了早餐叶清歌拎着包急匆匆的下楼,她住的地方是一个老式的弄堂,年代久远,路灯都有好几盏不亮了,叶清歌凭着记忆摸出巷子来到弄堂口,一眼看见一辆二十八路公交车开过来,她撒腿就朝公交车跑过去,倒是忽略了弄堂一侧停着的线条奢华的黑色豪车。

看着她急匆匆的冲上公交车,黑色豪车的车窗摇下,慕站北手里拿着烟头,眸色沉沉的看着叶清歌消失的方向。

消失了三年音信杳无的人突然出现,他说不清楚是惊喜还是什么。

叶清歌,你出现就好!

叶清歌急匆匆的来到公司,今天来得特早,一个人也没有,她进入办公室整理了一下,给秦子非泡了一杯茶,这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打开电脑。

把秦子非今天的日程梳理了一下,门口传来脚步声,秦子非和特助张锋来了。

看见叶清歌这么早秦子非有些惊讶,他脸上带了一丝邪气的笑容,“我说叶清歌,你来这么早是想等着我给你多发奖金?别做梦了,对我来说钱宁愿给美女用也不会给你这样的丑八怪,浪费资源!”

叶清歌来的时候就知道秦子非好色,虽然她是唐煜城介绍过来的,但是还是怕被这个花花公子骚扰,为了防范于未然,她在秦子非面前穿着一直都很保守老气,也不化妆,知道秦子非最不喜欢戴眼镜的女人,她还戴上了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

因为这个原因,叶清歌到秦子非身旁三个月了,秦子非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对她说话粗声粗气从来都不尊重。

像这样侮辱她人长得丑又不聪明的话秦子非说了不下百次,叶清歌已经是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本领,对秦子非的讽刺视若罔闻,倒是张锋有些看不下去了。

马上打圆场,“秦总,我听说慕站北要订婚了,这订婚礼物我们挑选什么好呢?”

这话听在叶清歌耳朵里她一怔,一下子抬头看下张锋。

第8章 送一份大礼

这三年来她从来不关注慕站北的消息,倒是不知道慕站北竟然还没有和夏小乔这个小三结婚。

秦子非冷冷一笑,“这姓慕的和书记千金订婚,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得送一份大礼了!”

“秦总看送什么好呢?”

“送什么好?我哪里知道?”秦子非目光看向叶清歌,“这件事交给你了,你去挑选礼物。”

“我……我不懂这个,秦总您重新安排人吧。”让她去为渣男贱女挑选礼物,叶清歌自然不愿意,马上拒绝。

“不懂不会学啊?”秦子非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折腾叶清歌,二十七岁的女人了,不懂打扮,不会化妆,连个男朋也没有,他第一眼看见叶清歌就莫名不喜欢。

要不是看在唐煜城的面子上面打死他也不会要这样一个女人做助理,上班第一天他就提醒她,他不喜欢戴眼镜的女人,让她上班时候戴隐形眼镜,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敢不听他的话,每天带着一个黑框老式眼镜恶心他。

好吧,既然你不听指挥,那就不要怪我,抹不开唐煜城的面子,我还不能折腾你吗?

看着叶清歌为难的样子,他心里得意非凡,“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了,我告诉你,一定得让慕站北满意,不然我炒你鱿鱼!”

“是!”叶清歌在心里头叹口气,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了。

中午秦子非要去会所见客户,毫无例外的带着叶清歌去了。

谈完公事照例是花天酒地,秦子非花名在外,叫的都是会所的头牌,包厢里男人们喝了几杯酒都开始不安分起来,都对着身旁的女人上下其手。

叶清歌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碍眼,马上站起来:“秦总,我在外面等您!”

“去吧,记住别走远了,要是我找不到你人!”秦子非得画外音带着威胁。

“我不走远,我就在门口等着你!”看她低头垂目的往外走,有人问秦子非:“秦少,你怎么会要这样一个丑八怪做助理?看她不觉得难受吗?”

“难受啊,看见她我就硬不起来!”秦子非恶毒到极致。

包厢里的男人都哄笑起来,叶清歌加快脚步,因为不能够走远,她就站在包厢外面的走廊上等着秦子非召唤。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男人走过来,看见被人簇拥着的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叶清歌马上低下头,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

夏振刚本来已经被人簇拥着离开了,心灵感应般觉得有些不对,猛地回过头。

目光落在低头垂目的叶清歌身上,虽然叶清歌穿着老气,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夏振刚眼中闪过惊喜,对着秘书说了一句话大步走向叶清歌:“清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清歌抬头,目光漠然的看着夏振刚:“夏书记有事情?”

夏振刚看女儿的目光带着慈爱,一点也没有因为叶清歌的脸色有改变,“你到哪里去了?这三年来爸爸找了你好多次,你怎么也不给爸爸打电话?”

“爸爸?我爸早死了!”叶清歌冷声怼回去。

“清歌!”夏振刚低声下气的,在人前他虽然是风光无限的书记,但是在女儿面前却永远也凶不起来。“没有吃饭吧?爸爸陪你吃顿饭!”

“不别了!夏书记家里有娇妻爱女,去陪她们吧!”

“清歌!”夏振刚伸手握住女儿的手,“陪爸爸吃顿饭吧!”

“放开!”叶清歌伸手甩开,夏振刚握得很紧,她压根甩不开,“夏书记,你再这样就不要怪我了!”

“清歌!”

“呵呵,这是唱的哪出?”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

三年婚姻,被不孕终结,当小三挺着大肚子上门逼宫,她才知道最爱的丈夫竟然出轨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248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