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妻请入局-顾净妍, 席郴-总裁豪门小说

傲妻请入局-顾净妍, 席郴-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救命恩人不厚道

“顾净妍小姐,经我们盘查,那几个小混混是有人指使的,让他们强/奸你的那个幕后主使的人和你的……男朋友有些关系,不知道你男朋友知道不知道,如果……”

顾净妍伸手,打断警察没有说完的话,极力压制因为愤怒惊惧而颤抖的身体,“我不想听你们分析这些,只要是涉事的人,该抓就抓,该拘留就拘留,我只想听结果。”

警察推了推眼镜,“顾净妍小姐,我们只是有所怀疑,不能有直接证据证明,毕竟那是你男朋友,如果有什么误会的话,到时候也不好。”

“不好?”顾净妍起身,露出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我这样算好吗?如果你们晚来一步,我就毁在那几个畜生手里了!”

她被绑架扔在床上,撕破衣服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想到死了,幸好警察来的及时,她已经从小混混嘴里得知是怎么回事,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那这样,我们会通知你男朋友,如果他不配合调查……”

话还没说完,顾净妍已经拿出手机,拨通了男朋友的电话。

“喂,我现在城西警察局,你马上过来一趟。没空?我只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冯培闫,你给我听好了,半个小时后我没看到你,你试试看我会做出来什么,我说到做到。”

打电话,威胁,挂电话,顾净妍做的一气呵成,她深吸一口气走到角落的铁皮椅上靠上去,总算止住了发抖的身体。

顾净妍,撑住,你永远不能倒下!

警察们看着她,一个个心里唏嘘不已,一个小姑娘差点被强/奸,要一个人面对这种事不说,还镇定的打电话威胁人,不愧是L城顾家大小姐,这份儿定力没人能比。

只能顾净妍知道,她心里还惊魂未定。

“很冷吗。”一道男声忽然闯入顾净妍的世界,低沉沙哑的声音性感的要命,她看到一双高定棕色牛皮皮鞋,顺着藏蓝色的西装裤抬头,白色的真丝白衬衫一丝褶皱都没有,袖口镶嵌着钻石一样的宝石的扣子。

再抬头,一张精致英俊的面孔撞进了顾净妍眼睛里,立体的五官雕刻一般完美,英挺的眉毛下一双幽深的眼睛,挺秀的鼻梁,浅薄樱色的嘴唇,脸部线条刚毅又硬朗,整个人就像是艺术家手里的工艺品。

尽管只是随意站着,胳膊上还搭着外套,却像一个降临的王者,浑身散发着贵族气质。

“你谁啊?”从这个人惊人的外貌中回过神,顾净妍眨巴眨巴眼睛,没有从记忆中找到这号人物。

“……”席郴眉心几不可见的动了动,思索了片刻沉声,“你的救命恩人。”

顾净妍恍然大悟,忙起身一把抓住席郴的胳膊,和刚才冷淡的样子判若两人,“就是你啊?警车说我倒在路边,是你把我从那几个小混混手里夺过来的!真是太感谢你了!”

“不客气。”看着她眼睛冒光的样子,席郴感觉心情莫名其妙好了很多,没油第一次时间抽回自己的手。

一旁助理楞了,怔怔看着自家总裁的手,这还是那个一向不许别人碰他的总裁吗?

“我看你一直在抖,很冷吗。”席郴伸手,把自己的外套套到了顾净妍的身上,“穿上吧。”

顾净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知道该不该说,其实她不是冷的,而是被气的。

就在她张嘴打算说什么的时候,有人骂骂咧咧的推门进来,走进来第一时间眼睛扫了一圈,“顾净妍!你在哪?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然我的经济损失全让你负责!”

听到这个声音,顾净妍的脸色顿时变了,她甩开席郴的衣服,大步走到骂骂咧咧的男人跟前,毫不客气的甩了他一巴掌。

“我给过你一次机会,让你好好地处理你那些腌臜事,你当成耳旁风了?”

男人被一耳光打的,整张脸都偏了过去,他楞神片刻恼羞成怒,抬起胳膊就要还手,半空中却累席郴抓住了。

他手上用力,捏的男人嘴里哎哟哟乱叫,“谁啊,你谁啊?松手松手!警察叔叔救命啊!!这个人要杀人了啊!”

“注意安静,办公场地禁止喧哗!”警车走过来,席郴顺势松开手,走到顾净妍跟前,挡住了她半边身子。

甫一得到自由,那男人几乎蹦起来,指着席郴,“警察叔叔,你看见没,就是这个人,这个人他动手,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

警察脸色越来越黑,叫谁警察叔叔呢?叫哥我都觉得把我叫老了!“谁动手了?没看见!别说废话了,赶紧过来配合调查!”

不想再看那个男人,顾净妍扬声,“我可以先离开了吗?”

“可以,有任何问题我们会再通知你的,请注意安全。”警察点点头,没有看顾净妍。

顾净妍转身,毫不留恋的向外走去。

席郴看了看,抬脚跟了上去。

直到走出警察局,顾净妍才反应过来,这大半夜的,她还要去找出租车,这里可是郊外啊!

“咯吱——”一辆豪车停到她旁边,后车窗缓缓降落,露出席郴那张精致的脸。

“上车。”

顾净妍一脸警惕,微微倒退一步,“上车干什么?”

席郴拧眉,“你在这里能找到出租车吗。”

“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上陌生人的车吗?”这点安全意识她还是有的好吧,更何况是刚发生那件事。

看着她双手环胸一脸‘我很厉害’的样子,席郴有些无语,默然打开车门,不容抗拒的一把将她拽进了车里。

“容我提醒你,几分钟前,你还在叫我救命恩人。”

顾净妍大力挣扎,小脸涨红,身体忽然涌出一股异样的热流,她楞了一下,“我……”

为什么他忽然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该死的香气,还觉得他秀色可餐?!

冷静!顾净妍你一定要冷静啊!

“该死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第2章 控制不住我寄几

席郴敏锐的觉察出顾净妍的异样,他低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潮红的脸颊,急促的呼吸,身体散发的异样香甜味道,彰显着她的不正常。

“好难受。”顾净妍感觉身体快要炸开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但是又被什么阻挡住了,眼前这个男人越来越秀色可餐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脑袋里昏昏沉沉的,顾净妍一把揪住席郴的衣领,凑上去,两人之间距离近的呼吸可闻,香甜的味道在空中充盈着,“我叫顾净妍。”

席郴感觉自己抱着一团火球一样,她身体的滚烫他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出来了,就在他想推开顾净妍的时候,眼睛透过衣领忽然看到她后颈上一团蝴蝶一样的红色胎记,在洁白的胴体上尤其明显。

这……!

席郴尘封在脑袋里二十年的回忆忽然觉醒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净妍,不敢相信两人居然真的有缘分。

“席郴。”他怀抱住她得腰肢,防止她掉下去,拖住她的脑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顾净妍,我叫席郴。”

“席郴……席郴……”顾净妍的脑袋里已经是一团浆糊了,她嘴里喃喃叫着席郴的名字,捧住他的脑袋狠狠贴了上去,吻住了他,闭上了眼睛。

席郴盯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儿,心里产生了异样的情愫,辗转加深。

两人吻的难舍难分,司机却感觉备受煎熬,如坐针毡,欲哭无泪,看到了自家总裁动情的一面,他不会被丢去印度吧?总裁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春天到了所以……他可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女人近身过!

他一定会完蛋的!

听着后座的声音,司机感觉自己一定会完蛋的,见到了总裁这么可怕的一面。

“总,总裁,咱们去哪?”司机硬着头皮问道,看着后视镜,甫一看到席郴那双阴沉的眼睛,他哆嗦了一下。

他也不想开口的,但是总要问去哪吧?

“回家。”席郴声音沙哑,满满得欲求不满,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控制住不安分的顾净妍,让她乖乖的躺在自己怀里,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了一吻,极近温柔,吻完他扫了一眼在后视镜偷看他的司机。

司机后颈一凉,这次感觉自己是离死不远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席郴位于郊区的别墅,席郴抱着顾净妍下车,迈步进可别墅,管家已经接到通知,早迎上来。

“先生,客房已经准备好了。”

“不用。”席郴直截了当的拒绝。

管家楞了一下,看了一眼萎靡不振的司机,用眼神询问席郴带回家的这个女人是谁,先生这是出了什么问题,结果看到司机摆摆手示意他别问,顿时住嘴。

到了卧室,席郴小心翼翼的把顾净妍放到床上,压住她蠢蠢欲动的小手,喘着气压低声音,“顾净妍,别乱动。”

顾净妍像个不安分的小猫咪一样,用力挣扎着,想要贴到席郴的身上,他身体实在是太好闻了,眼睛迷离起来,脸上的酡红越来越重。

“我就要动,给我……”

“别动,不然后悔的是你。”席郴竭力克制着自己体内的汹涌的欲望,抓住顾净妍的手,想用力又怕弄疼了她,没两下就被顾净妍像八爪鱼一样的抱住了,两腿盘在他腰上。

席郴能感觉到她得扭动,脑袋里的理智几乎要崩塌,但他死死克制住了,掰起她的脑袋,正色看着她。

“顾净妍,如果我控制不住你自己,你知道自己失去的会是什么吗。”

他不舍的碰她,在她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

“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席郴,我控制不住,我就是想要你,我现在就想要!”

席郴脑袋里嗡嗡作响,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这么托着顾净妍迈进可浴室,冰凉的淋浴让两人身体的燥热都降温了下来,顾净妍的理智也一点点的回归。

本来以为这样会两个人都冷静下来,但是席郴忘了,顾净妍身上穿着雪纺的连衣裙,被水浇透了以后,身体的凹凸一览无余,他感觉身体紧绷的更厉害了。

“该死的。”他咬牙切齿。

已经恢复理智的顾净妍以为他在骂自己,虽然心里对他的感激更多了一层,但是也有不满,“用得着诅咒我死吗?过分了吧。”

席郴揉了揉额角,让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她的身体,“没说你,清醒了吗?如果清醒呢就出去。”

以为谁稀罕在这里呢?顾净妍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口气,转身向外走去。

“你衣服湿了,可以先换上我的。”席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顾净妍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身上的衣服湿了!

她豁然转头去看镜子,顿时一阵头疼,羞愤的狠毒的钻到地底下去,抱住胸口冲出了浴室。

席郴在浴室冲了十几分钟才克制住体内的欲望,一点点的冷静下来,结果刚出浴室,就看到了让他险些功亏一篑的一幕。

顾净妍站在床上,身上穿着他的白衬衣,衬衣很长,到她大腿的位置,宽松的衣服把她罩在里边,她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不施粉黛,清秀精致的脸庞妍丽动人,席郴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上的天使。

还是该死的极其诱人的天使。

他的心剧烈跳动了几下,“顾净妍。”

顾净妍正在研究怎么把衣服穿的舒服一些,听到声音慌忙蹲下躲进了被窝里,只露着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席郴。

席郴的嗓子紧了紧。

面对这样的顾净妍,席郴感觉自己刚才的冷水澡白洗了,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居然这么不堪一击。

“席郴,你的衣服我穿着不舒服,能不能拜托你帮我去甩干一下,只要甩干我就可以穿了。”露着一曲双眼睛的顾净妍可爱的要命。

看了看地上的湿衣服,席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找一家女装店,拿过几套衣服,尺码?拿过来试试就知道了,嗯。”

第3章 力挽狂澜打脸贱人

挂了电话,席郴哑声说道:“穿湿衣服会感冒,乖乖等着。”

顾净妍点点头,低声嘟囔,“冷水澡都洗了,估计穿了湿衣服也不差什么了。”

“饿吗?”席郴当做没有听到她的吐槽,转身不看她,“我让人做好送上来。”

“好,这些你啊席郴。”顾净妍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目送着席郴离开后才松了一口气,胸口压迫着的石头总算挪开了。

席郴离开了卧室直奔书房,看了好一会儿财经书籍才把心里的燥热压制住了,不过脑子里还是会时不时的冒出顾净妍穿着他衣服的样子。

“砰砰砰。”助理站在门口敲门,低声说道:“先生,您吩咐的调查顾净妍小姐的资料,已经查好了。”

“说。”席郴撑住脑袋,闭上了眼睛。

“顾老爷子名下确实有一家孤儿院,顾净妍小时候很喜欢去,不过自从她母亲去世过后她就没再去过,她父亲在她母亲去世后很快再娶了,并且带回了一儿一女,顾净妍的继母很会做表面功夫。”

顿了顿,助理接着说道:“表面她很疼爱顾净妍,私底下却很偏心,她的女儿经常暗地里欺负顾净妍,她都帮着自己女儿,不过顾小姐同父异母的弟弟倒是对她很好,顾老爷子也是把顾净妍小姐捧在手心里。”

怪不得,席郴睁开眼睛,他就觉得顾净妍的脾气变化很大,原来是这样,“她的那个男朋友是怎么回事。”

助理接着说道:“是家族联姻,应该说是顾净妍小姐的未婚夫,不过他很花心,经常和娱乐圈一些小明星鬼混。”

“谁安排的这门婚事。”

“明里是顾小姐的父亲,其实是她继母,他们骗顾小姐这是她母亲临终安排的,顾小姐被蒙在鼓里。”

“出去吧。”席郴睁开眼睛,眼底冰冷。

却说顾净妍那边,管家很快带着女装上来,她穿好之后第一时间想走,刚到门口就被拦住了。

“没有先生的吩咐,我们不能放你离开。”

顾净妍撸了撸袖子,两手掐腰,“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这是非法囚禁知道吗?我想走想留是我的自由,席郴管的着吗他!”

“管不着。”席郴一步步从楼梯走下来,双手随意的交叠,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满意的点点头,“很适合你。”

顾净妍撇嘴,“你别跟我套近乎,我现在要走。”

“太晚了,吃过晚饭再走。”席郴摸摸她的头发,不容抗拒的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走进餐厅,那里已经摆了各式各样口味的晚饭。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有口味都做了,尝尝。”

顾净妍是个吃货,面对这么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她实在是抬不动脚,一屁股坐到凳子上,“那行吧,既然你这么盛情邀请了,那我也不好抹了你的面子,毕竟是我救命恩人不是。”

看着她眼睛直勾勾盯着菜的可爱样子,席郴唇角不自觉勾起,“感谢你赏脸,我很荣幸。”

一顿饭吃的顾净妍心里美滋滋的,菜好吃,面对着席郴这样的美男也更是下饭,尤其他吃饭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简直太赏心悦目了。

吃完饭,她拍拍屁股准备走人,“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我就先走了。”

“等下。”席郴拿起桌子上的绢帕擦了擦唇角,动作优雅的过分,“我送你。”

“太客气了吧,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顾净妍感觉席郴这个人太古道热肠了,从救她开始到现在,他简直像个殷勤的追求者。

席郴穿上管家递过来的外套,整理了一下,“这里是郊区,你找不到车,而且很危险。”

如果是以前,顾净妍一定拍拍胸脯说自己什么都不怕,但是刚经历了强/奸未遂的事,她现在心里还真是有点儿怵,到嘴巴的拒绝怎么说不出口,最终还是乖乖的跟着席郴上了她的车。

“去哪。”席郴看她。

顾净妍报上自己和闺蜜合租的地址,是个普通的小区,席郴有些讶异,不过转念一想她在顾家的处境,也就理解了。

车子很快到了顾净妍家楼下,已经是晚上九点,小区里人来人往的散步。

在这样普通的小区,席郴这样的名车有些扎眼,很多人对着两人指指点点,顾净妍感觉行的压力很大。

“我到楼下了,你可以走了。”

“把手机给我用一下。”席郴伸手,眼睛环视周围,“这里的治安好吗。”

顾净妍点点头,顺手把手机递过去,“挺好的。”

存上自己的号码,席郴拨通了后递回去,眼睛盯着席郴,有温柔一闪而过,专注的说道:“有任何事,及时给我打电话。”

给你打电话?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这个救命恩人真奇怪,难道是做好事上瘾,还是心里有英雄情怀?

可怜的男人。

顾净妍点点头,同情的看着席郴,“好,我知道。”

浓浓的鼻音。

席郴拧眉,“你感冒了。”

“废话,谁冲冷水澡都会感冒。”顾净妍捏捏自己的鼻子,随意的摆摆手,“没事,回去吃点感冒药就好了。”

“拜拜。”

顾净妍摆摆手,席郴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亲爱的欣鑫宝贝,我回来了!”顾净妍冲进家门,这才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扑到沙发上一阵哀嚎,“今天真是跌宕起伏的一天啊!”

许昕顶着面膜出来,“你跌宕起伏多激烈啊,看看我,在家长毛了一天,还天天贴面膜,也不知道我贴个什么劲儿,连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她踢了踢顾净妍的腿,示意她挪个位置出来,坐下来之后才反应过来,“不对啊,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这件衣服,你不是穿着雪纺裙子出去的吗?”

说起来这件事,顾净妍就觉得自己一脑袋的官司,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激动的拍了拍桌子,“快别提了,你不知道今天有多倒霉,我那个未婚夫的小明星女友……”

第4章 被泼脏水

“……!”听完护顾净妍讲的今天的事,许昕跟着跳起来,一把撕掉了脸上的面膜扔到地上,“这个不要脸的绿茶/婊,她不是还哭着解释自己跟你未婚夫没关系,背地里居然做这种事?不行,我忍不了,我要去收拾她!”

许昕撸了撸袖子,风风火火的就要冲出去,顾净妍拽住她,啼笑皆非的按到沙发上,“你快得了吧,女大侠,那女的现在应该被警察叫去了,小混混可是证人,你要去当着警车叔叔的面揍她啊?”

“行,算她命大!”许昕气鼓鼓的,越想越不是滋味,“那不行让你吃这钟亏啊,咱们心里的火怎么办?就这么不撒了啊?不行,得想个办法!”

顾净妍撇撇嘴,心里其实也觉得一股火,关键是她现在也没办法啊,“那能怎么办,咱们现在也拿她没办法。”

“有了!”许昕激动的拍了拍大腿,一把拉住顾净妍,“她不是明星吗,那咱们就把这件事曝光到网络上,让她以后再也混不下去!”

“行吗,她也就是个十八线的小女明星,估计名气没那么大呢。”顾净妍有些迟疑,捏住下巴,“关键是,要是这件事影响到我怎么办?”

许昕嘿嘿一笑,“放心,一切交到姐妹我的身上了!”

“哈秋!”顾净妍打了个喷嚏,裹紧了身上的小被子,站起来往卧室走,浓重的鼻音听的人心疼,“行,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了,朕龙体欠安,先就寝了,爱卿慢慢忙吧。”

“你怎么感冒了啊?”许昕打开电脑,跃跃欲试。

刚才顾净妍没有告诉她和席郴发生的事,闻声有些心虚的缩了缩鼻子,“我可能是被吓感冒了吧,哎呀反正就是感冒了,我睡了!”

“嘭!”门被重重的甩上,许昕纳闷的看了一眼没有放在心上,专心致志的开始爆料。

第二天,顾净妍是在许昕的尖叫声中醒过来的,她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冲了出去,“怎么了?怎么了!着火了还是进小偷了?啊!”

许昕一脸激动和气愤的坐在电脑前,指着电脑看顾净妍,“你敢信?那个绿茶/婊居然被放出来了,那些小混混改口了,说是你威胁他们那么说的。”

说实话,顾净妍没有许昕那么生气,她居然感觉真挺正常的,在她意料之中,她未婚夫的父亲一定会出面捞两个人的,幸好她提前做了准备。

摸了摸发疼的脖子,顾净妍伸了个懒腰,“昕昕啊,我好饿啊,你做饭没有啊?没做我们叫外卖啊。”

“你还有心情吃饭?顾净妍,你这心也太大了吧?刚才那个女人可是已经在装可怜了,还故意暴露了你!”许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顾净妍无所谓的耸耸肩,“不怕敌人操作骚,就怕她没操作的,昕昕宝贝,安啦,等着可能好戏吧!”

同一时间,远在城市的另外一边,席郴也收到了助理的汇报。

“因为那些小混混的忽然改口,两人累直接释放了,并且还在网上抹黑顾净妍小姐。”助理的汇报丝毫不带感情。

席郴眼神却越来越冷,换换起身,“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弄到那几个小的口供。”

“是。”助理躬身,目送席郴离开。

半个小时后,他到了顾净妍楼下,这里已经围满了记者,每个人逗像饿狼一样,死死的盯着楼道口。

又发生什么了吗?席郴打开手机。

“什么?这个绿茶/婊居然伪装自杀未遂?太不要脸了!他们居然看不出来她是装的吗?如果真的想自杀会被救回来吗?装可怜真是有一套!”许昕感觉自己怎么被气炸了,她气的来回踱步,“这怎么办,你这下成众矢之的了。”

顾净妍看着电脑上来回滚动的新闻,嗤笑出声,“真不愧是专业演员,这戏演的我都要信了。”

“你还有功夫笑?赶紧想想怎么解决啊!”许昕跺跺脚,“我现在真是感觉到一句话的意思了,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别急啊,朕这就处理!”顾净妍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深吸一口气,“来,伺候朕沐浴更衣。”

去战斗,当然要打扮好。

“喂,查到了吗?最快的时间解决,我……”席郴正在打电话,忽然看到记者群一阵骚动,他眼睛很快捕捉到了顾净妍的身影。

她身上穿着高定小套装,昂首挺胸走到了那些记者跟前,精致的面容一成不变,脸上呢笑无懈可击,关键是她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惊慌,哪怕是害怕。

席郴楞了一下,“等会儿再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做,你先准备好证据。”

他坐在车上,遥遥看着顾净妍,目光被她吸引再也挪不开。

看到顾净妍,记者们像是闻到肉香的饿狼,一个个扑上来,争相恐后的问着问题,乱糟糟的像抢劫一样。

“顾净妍小姐,请问你真的自导自演的一出强/奸未遂戏码吗?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和未婚夫之间的感情是被介入才结束的吗?”

“顾净妍小姐,你得未婚夫已经宣布要和你解除婚约,请问你这边怎么回应?”

“顾净妍小姐……”

顾净妍看着乌糟糟的一群人,才知道自己未婚夫居然说要跟她解除婚约。开什么玩笑,要解除也该是她主动解除好吗!

“大家静一静。”拔高声音,顾净妍扬声,“你们的问题我会一个一个回答的,不过你们要问的应该都是一个问题。”

“说我自己自导自演这出戏的,应该都是没有脑子的人,我不跟他计较,也不说多余的废话,给你们看一段视频好了。”

手机打开,顾净妍被绑在床上,三个小混混激动的站着,摩拳擦掌的商量谁先来,相比三人,顾净妍闲的苍白憔悴。

“撕拉!”衣服在三人手上撕破,顾净妍剧烈挣扎,却没有尖叫,而且死死咬着嘴唇阻止三人靠近。

“我想死的明白,是谁指使的你们,我想知道!”

傲妻请入局-顾净妍, 席郴-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