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甜蜜新妻-苏安宁, 霍修祁-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的甜蜜新妻-苏安宁, 霍修祁-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给他一个过肩摔

海城女子监狱,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

金灿灿的阳光照进来,刺的苏安宁眼睛生疼。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挡住那刺目的金光。

然而,她刚有所动作,就被一双手重重的推了出去。

“愣着干什么?赶紧滚!”狱警不耐烦的声音,显得凉薄又无情。

苏安宁毫无防备,整个人踉跄着朝地上摔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箭步冲过来,在苏安宁摔倒的前一刻,伸出臂弯将她紧搂在怀中。

苏安宁嗅到对方身上的烟草味道,先是浑身一僵,然后恨恨的咬紧牙关。

苏子谦!不用抬头看,她都知道来人是苏子谦。

苏家的养子,她的哥哥兼未婚夫,以及……害死她爸爸,逼疯她妈妈的罪魁祸首。

“安宁,你没事吧?”耳畔传来苏子谦关切的询问声。

苏安宁眯紧眸子,没有回应苏子谦的询问,反而将牙齿咬的‘咯吱’直响。

如若可以,她想将苏子谦抽筋剥皮,饮其血食其肉,以消心头无尽之恨。

苏子谦见苏安宁不吭声,便冷眼朝门口的狱警看去。

那狱警浑身一激灵,脸色瞬间惨白起来,“苏……苏总……”

“你刚刚用哪只手推的她?”苏子谦沉着脸,声音冷若冰霜。

那狱警尚未回应,苏安宁就用力推开苏子谦。

她瞪着眼睛,目光猩红的骇人,“苏子谦,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我看着恶心。”

“嘶!”狱警倒抽凉气,没料到苏安宁会说这样的重话。

本以为,苏子谦会怒火中烧。

然而,他非但没生气,还勾唇笑了起来,“好,看在安宁的面子上,就饶过那不长眼的家伙。”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走吧!我带你回家,回属于我们的家。”

他一边笑着,一边抬起手臂,想把苏安宁重新搂进怀中。

“啪!”苏安宁动作利落的打掉苏子谦的手,冷声控诉道:“家?我还有家吗?你害死我爸爸,逼疯我妈妈,还夺走我……”

“我没有!”苏子谦激动地怒吼出声。

少顷,他意识到自己情绪太激动,看向苏安宁的目光染了几分懊恼之意,“安宁,我最后说一次,你爸爸不是我害死的,他是跳楼自杀的。”

苏安宁讽刺一笑,眼中的恨意遮都遮不住,“自杀?呵,好一个自杀。如果不是你夺走公司,我爸爸怎么会跳楼自杀?”

“……”苏子谦深呼吸,耐着性子朝苏安宁走去,“安宁,这些事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苏安宁后退三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苏子谦步步紧逼,将苏安宁当作耍脾气的小孩,“乖一点,跟我回家,你现在没得选择。”

“嘀嘀嘀!”一阵刺耳的鸣笛声,由远及近传来。

苏安宁寻声看去,眼中迸发出晶亮的光。

下一秒,她炫耀般的勾起唇角,“谁说我没得选?接我的人已经来了。”

闻言,苏子谦脸色一沉,扭头朝身后看去。

但见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跑车呼啸驶来,最终在女子监狱门口急刹车停住。

“亲爱的,我来晚了!”跑车刚停稳,里面就传出一道热情的喊声。

苏安宁眉眼弯弯,仿若见到心上人的少女,欢天喜地的跑过去,“不晚,我刚出来。”

苏子谦定睛看去,只见跑车驾驶室内,一个穿黑色西装的小白脸正在向苏安宁挥手。

“上车,亲爱的,我带你回家。”那小白脸兴奋的嚷道:“咱们先洗个澡,然后去吃火锅,晚上KTV不醉不归!”

苏安宁点点头,正想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苏子谦就快步上前拽住了她。

“安宁,他是谁?”苏子谦怒声质问,额头暴起几根青筋。

那模样儿,好像抓包妻子偷/情的绿帽子老公。

苏安宁拒绝回答,只用力甩开苏子谦的手。

没成想,苏子谦却再次扯住她,“你怎么不说话?安宁,你和这个小白脸是怎么勾搭上的?”

苏安宁仍未回应,但这一次,她反手握住了苏子谦的手。

“……”苏子谦心头一喜,唇角下意识的勾起弧度。

遗憾的是,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就感觉一阵莫名的天旋地转。

“苏总小心!”狱警在一旁好心提醒。

可惜为时已晚,苏安宁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直接将纠缠她的苏子谦重重的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砸的地面都跟着震动了一下。

苏子谦狼狈的躺在地上,头脑有一瞬间痛到极致的眩晕。

苏安宁抬起脚,毫不留情的踩上他,“苏子谦,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苏氏集团夺回来,用你的一无所有祭奠我爸爸的亡魂。”

她丢下这话,头也不回的坐进跑车。

刚系好安全带,开跑车的小白脸就‘轰’的踩下油门,如离弦的箭一样朝马路尽头驶去。

“安宁……”苏子谦痛苦的伸出手,只抓到一抹虚无的空气。

与此同时,马路斜对面,低调到可以完全忽视的国产越野车内,一个风姿卓绝的男人突然拍手叫好。

“干的漂亮!”霍修祁一脸欣慰的赞叹,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司机刘坤吓的一哆嗦,回头就见自家总裁坐在后排座上,眸底盛满‘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荣耀感。

咳咳!错觉,一定是他眼花了。

“查一下那女人的身份!”霍修祁眯紧眸子,对刘坤下达指令。

刘坤一脸懵逼:“……”

想问霍总你是认真的吗?那女人是杀死你弟弟的罪魁祸首,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份呢?

霍修祁察觉刘坤看智障的眼神,语气不悦的斥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刘坤嘴角抽搐,讪声应道:“霍总,那女人……她是苏氏集团的大小姐,名字叫……”

话未说完,就被霍修祁冷声打断,“蠢货!我让你查那个短发女人的身份。”

刘坤继续懵逼:“……”

呃?刚才接走苏安宁的小白脸是女人吗?

霍修祁见刘坤一脸蠢相,无语的别开视线,“车牌号是C6688,给你一个小时。”

刘坤持续懵逼:“……”

霍总真厉害,这么短的时间,连人家车牌号都记下来了!

第2章 苏安宁是狐狸精

苏安宁坐在跑车内,怔怔的看着窗外。

那些矗立的高楼大厦,陌生的令她心慌窒息。

五年!她在监狱里待了五年,殊不知外面早已物是人非。

“安宁!安宁?”耳畔传来关切的呼唤声。

苏安宁扭过头,对上顾伊人隐含忧色的眸子。

这个短发女人,是她一生的救赎。

“顾姐,怎么了?”她勾起唇角,笑的绝美灿烂。

即便岁月辜负了她,她仍然选择笑对人生。

顾伊人叹了口气,帮她解开安全带,“到了,我们下车吧。”

“好!”苏安宁点点头,推开身侧的车门。

下车以后,顾伊人将她带进天上人间夜总会。

一进门,就见左右两边站着几十名黑衣男子。

他们看到顾伊人,齐刷刷的唤道:“大嫂好!”

声音彪悍,气势如虹。

顾伊人扬声介绍道:“这是苏安宁,我在监狱里认的妹妹。”

那些黑衣男子立刻冲苏安宁唤道:“苏姐好!”

苏安宁含笑点头,“大家好。”

她长的漂亮,声音又甜软,活脱脱一只招人疼的小白兔儿,跟旁边短发中性装扮的顾伊人形成强烈对比。

那些黑衣男子脸色涨红,一副被妖精勾了魂儿的死相,眼珠子直勾勾的钉在苏安宁身上。

顾伊人:“……”

呵呵!她造的什么孽,认了一个狐狸精当妹妹?

临近中午,苏安宁洗去一身晦气,换上顾伊人买给她的连衣裙。

顾伊人上下打量她,口中不时地发出啧啧声,“小狐狸精,真是穿什么都好看。瞧瞧这胸,这腰,这屁股,我要是男人,非得死在你身上!”

“顾姐……”苏安宁咬紧唇,脸上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

顾伊人暗暗欣慰,很好!她妹妹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在女子监狱里,听到荤段子便脸红无措的傻白甜了。

“走,姐带你去吃火锅。”顾伊人站起身,像霸道总裁一样搂住苏安宁。

苏安宁浑身一僵,下意识的推开顾伊人,仿佛对方是洪水猛兽。

一时间,两人都愣住了。

“对不起,顾姐,我……”苏安宁深呼吸,脸色惨白的很难看。

有些阴影,哪怕时过境迁,她仍然难以忘怀。

顾伊人眯紧眸子,强势的握住苏安宁的手,“安宁,忘掉那些肮脏的过往,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弱点。”

“……”苏安宁直视顾伊人,半晌才重重的点头,“嗯!”

她身上背负血海深仇,已经不是爸妈宠爱的苏大小姐了。如果改不掉心底的忌讳,以后恐怕会被歹人利用。

“顾姐,我想先去看我妈妈。”相较于吃火锅,苏安宁更急着去看苏母。

苏父已死,她只有苏母一个血脉至亲了。

顾伊人二话不说,驱车就带她去精神病院。

然而,两人抵达精神病院后,却被告知苏母已经被‘儿子’苏子谦接走了。

苏安宁怒火中烧,用顾伊人的手机拨打苏子谦的电话。

少顷,手机那端被人接通,“我是苏子谦,请问你哪位?”

苏安宁劈头盖脸的斥道:“苏子谦,你把我妈还给我!”

“安宁?”苏子谦语气一顿,随即欣喜若狂起来,“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接你。”

苏安宁没回答他的问题,只咬牙切齿的强调道:“你要是敢伤害我妈……”

“说什么傻话?”苏子谦打断她,语气温柔而宠溺,“她是你妈,也是我妈,我怎么会伤害她?你放心,妈现在很好,正在家里等你呢。”

手机突然被顾伊人夺去,她气势凌人的吼道:“苏子谦,刚才的通话已经被录音,如果苏妈妈少一根头发,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苏子谦狐疑的问道:“你是谁?安宁呢?让她接电话!”

“我特么是你大爷!”顾伊人呵呵冷笑,直接挂断了手机。

苏家大宅,远离尘世喧嚣,位于郊区外的半山腰。

那里依山傍水,环境优美,是苏父为爱妻打造的世外桃源。

如今,苏子谦鸠占鹊巢,成为大宅的新主人,还变相的劫持了苏母。

顾伊人恐他利用苏母,做出伤害苏安宁的事,所以没急着找上门去。

她委派几名手下,到苏家大宅附近打探消息。

入夜,天上人间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顾伊人举起酒杯,笃定的许诺道:“安宁,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阿姨救出来的。”

苏安宁见顾伊人信誓旦旦,点头轻应道:“嗯,我信你。”

姐妹俩推杯换盏,全然不知角落里潜伏着一个男人,正危险的眯紧鹰眸锁定苏安宁妖娆的倩影。

“霍总,要不要支开顾伊人?”刘坤贼兮兮的询问出声。

霍修祁挑了挑眉,默许了刘坤的提议。

刘坤热血沸腾,觉得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他冲进舞池,抡起拳头就把一个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光头男人打了。

夜总会的保安迅速出动,直接将刘坤这个闹事者扔了出去。

自始至终,没有惊动过顾伊人!

霍修祁:“……”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他的司机没有。

心下正觉得无语,忽见跟顾伊人喝酒的苏安宁站了起来,“顾姐,我去下洗手间。”

“嗯,快去快回!”顾伊人抿了口酒,目送苏安宁离开。

天上人间是她的地盘,没人敢在这里动她妹妹,所以顾伊人没有陪同。

霍修祁见苏安宁独自离开,薄唇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呵!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掐掉手里的香烟,不动声色的尾随苏安宁进入女洗手间。

“咔嚓!”苏安宁反锁了格子间门锁的同时,霍修祁也反锁了洗手间的门锁。

没多久,苏安宁如厕完毕,从格子间里走出来。

她没看见霍修祁,直接快步走到水池边。

霍修祁皱起眉,猛地欺身压过去,将苏安宁重重的按在墙角。

“啊——”苏安宁受到惊吓,第一反应就是尖叫。

可她才刚喊出一点声音,嘴巴就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死死捂住了。

下一秒,苏安宁瞪大双眼,迟钝的看清袭击者的面目。

霍修祁!于她而言,噩梦般的存在。

一看到这张俊颜,苏安宁就不可抑制的想到某段屈辱的过往。

拜这个男人所赐,她在牢里九死一生,受尽女犯人的欺凌,还失去了……

第3章 被堵在墙角逼婚

“安宁,好久不见。”霍修祁松开手,态度温和的打招呼。

那模样儿,仿佛他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苏安宁回过神,恨恨的瞪视霍修祁。

但转念一想,她凭什么恨霍修祁呢?

他们都是睚眦必报的人,霍修祁做的那些事情,不过是在报复她罢了。

她玩弄他的感情,他夺走她的尊严,他们其实……扯平了啊!

在这世上,苏安宁的仇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害死她爸,逼疯她妈,夺走苏氏集团的卑鄙小人——苏子谦。

至于霍修祁?既然扯平了,那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想通这一点,苏安宁淡声催促道:“麻烦让一下。”

“我若不让呢?”霍修祁勾起唇角,眸光如狼似虎。

苏安宁没好气的讽刺道:“好狗不挡路!”

“狗?”霍修祁不怒反笑,“几年不见,你倒是变的伶牙俐齿了。”

话音落地,他快速埋在苏安宁颈间,重重的咬了一口。

“嘶!”苏安宁吃痛,低呼着推开霍修祁。

她又羞又怒,脸色涨的通红,“你干什么?”

霍修祁面色无波,语气风轻云淡的解释道:“坐实你的言论!”

“什么?”苏安宁懵了一下,没听懂霍修祁这话的深意。

霍修祁好心提醒她,“你刚才骂我是狗!”

所以,他咬她一口,坐实了他是狗的事实。

苏安宁:“……”

时隔五年,这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让开!”苏安宁板着脸,不想跟霍修祁浪费唇舌。

霍修祁非但没吭声,还欺身压过去,将苏安宁更紧密的挤到墙角。

苏安宁瞪起杏眼,像一只炸起来的刺猬。

她猛地抬起腿,想把霍修祁踹翻在地。

但她快,霍修祁反应更快,直接扣住苏安宁的细腿儿,霸道的缠到他精壮的腰间。

这姿势分外销魂,光是看一眼就让人面红耳赤。

苏安宁挣扎一下,反被霍修祁扣的更亲密无间。

她火冒三丈,正欲怒斥霍修祁,忽见那货从怀里抽出一份文件。

“签了这份协议,我娶你!”霍修祁一开口,就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苏安宁被炸的头晕目眩,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看了眼文件,最上面清楚写着四个大字——“结婚协议!”

“霍修祁,你为了报复我,竟然要搭上自己的婚姻?”苏安宁嗤笑一声,觉得这货没带脑子出门。

霍修祁拧紧眉头,狐疑的反问道:“报复你?”

苏安宁理所当然的点头,“难道不是吗?我玩弄你的感情,又杀了你弟弟……”

话未说完,霍修祁就沉声打断她,“所以,你真的杀了修睿吗?”

苏安宁哑然,没料到霍修祁会问一个既定的‘事实’。

她扯了扯唇角,笑的凄楚而自嘲,“我说没有,难道你会相信吗?”

霍修祁斩钉截铁的应道:“我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无条件相信。”

“……”苏安宁呼吸一窒,抬眼对上霍修祁幽深的鹰眸。

五年了!法官给她判了刑,所有人都坚信她杀死霍修睿,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这件事是真的。

可是,霍修祁却说,他相信她没有杀死霍修睿。

苏安宁仓惶的垂下头,生怕自己在霍修祁面前哭出来。

“安宁。”霍修祁挑起她的下颚,一字一顿的强调道:“跟我结婚,我帮你对付苏子谦,帮你夺回苏氏集团,帮你洗刷五年前的冤案……”

他滔滔不绝,阐述苏安宁跟他结婚的好处。

可是苏安宁越听,越确定这诱人条件的背后,是一道深不见底的陷阱。

抛开霍修睿的死,只说她当初对霍修祁做的那些事,就足够霍修祁把她弄死一百遍了。

她在牢里受到的羞辱,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思至此,苏安宁冷漠的拒绝道:“我的事情,不牢别人操心。”

霍修祁立刻举起手中的文件,“我不是别人,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我就是你的丈夫。我们夫妻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这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遗憾的是,苏安宁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只不过,她已经和苏子谦不共戴天,绝不能再跟霍修祁结下血海深仇。

如果可以,苏安宁希望他们之间的恩怨能一笔勾销,从此以后做彼此眼中的陌路人。

“怎么不说话?”霍修祁低声询问,觉得苏安宁考虑的太久了。

苏安宁攥紧拳,强迫自己伏低做小,“霍修祁,你弟弟不是我杀的。这件事我会调查,早晚给你一个交代。至于当年在学校,我承认我对不起你,但我在牢里已经付出了代价,咱们两个就算扯平了吧。我没空陪你玩报复的游戏,也不想跟你……”

“苏安宁!”霍修祁不悦的打断她,额头暴起几根青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我凭什么为了报复你,舍弃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苏安宁连连点头,“你说的对,我也觉得你不该这样报复我。既然话说清楚了,那我就先走……唔!”

强势的吻呼啸袭来,如同一阵疾风骤雨,将苏安宁未说完的话,尽数吞没在唇齿之间。

“不……”苏安宁惊呼一声,手忙脚乱的抗拒这突如其来的索吻。

奈何,她越是抗拒,霍修祁就吻的越加凶猛。

他像发怒的雄狮,将所有力气都倾注在唇齿间。

苏安宁痛的皱起眉头,逐渐尝到铁锈般腥咸的味道。

她知道,是霍禽兽咬破了她的嘴唇!

苏安宁又羞又怒,干脆把霍修祁的嘴唇也咬破了。

她想握手言和,但霍修祁欺人太甚,那就别怪她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一时间,铁锈般的腥咸味道,在两人唇齿间蔓延的愈发浓烈。

“咚咚咚!”洗手间外,蓦地传来敲门声。

紧接着,是顾伊人的声音,“安宁,你在里面吗?”

霍修祁浑身一僵,快速结束这场单方面的索吻。

“呼……”苏安宁喘了口气,急声应道:“顾姐,我在!”

闻言,门外的顾伊人放下心来,“你搞什么呢?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

苏安宁情急之下,随口扯了个谎,“我……我肚子不舒服……”

顾伊人信以为真,关切的追问道:“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苏安宁急的直摇头,“不用不用!我马上就好了。”

说话间,她用力推搡霍修祁,希望他别再纠缠不休。

霍修祁雷打不动,如同一座铜墙铁壁,“你把话说清楚,不然别想离开。”

第4章 让他跪下喊爸爸

苏安宁压低声音,凶巴巴的恐吓道:“霍修祁,你搞清楚状况。这里是顾姐的地盘,只要我喊一声,她的手下立刻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哦?”霍修祁非但不怕,还挑衅的勾起唇角,“那你试试。”

“我……”苏安宁噎住,被霍修祁的态度气个半死。

霍修祁见她闷不吭声,笑的更欠扁了,“怎么?舍不得我被别人打?”

“神经病!”苏安宁低斥一声,挣扎着钻出霍修祁的怀抱。

与此同时,夹在两人之间的结婚协议‘啪’的掉落在地。

苏安宁看都不看,快步朝门口跑。

霍修祁长臂一捞,轻松将她拽了回去。

“你……”苏安宁眼中迸发怒火,显然抵达爆发的边缘。

她刚开口,霍修祁就抢先说道:“三天!你好好考虑,我等你答复。”

苏安宁不假思索的应道:“不用考虑,我现在就给你答复。霍修祁,你听好了,我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

这话很难听,但霍修祁却不以为意,“你倒是想嫁猪嫁狗,那也得猪狗愿意啊!”

“你!”苏安宁气了个倒仰,连呼吸都变的不顺畅了。

霍修祁抬起手,捏住苏安宁气鼓鼓的小脸儿,“我先走了,等你好消息。”

滚你的好消息!苏安宁深呼吸,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哦,对了。”霍修祁走出几步,又转身退了回来。

他掏出一个苹果手机,霸道的塞到苏安宁手里,“给你的,里面有我号码,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苏安宁不说话,抬起手就想把手机扔了。

“里面有你妈妈的视频。”霍修祁不紧不慢的提醒出声。

苏安宁手一抖,急忙收紧力道,仿佛那个手机从可怕的病菌变成了珍贵的珠宝。

她垂下头,颤巍巍的点开相册。

霍修祁果然没骗她,相册里面保存了一段长约十几秒的视频。

苏安宁按下播放键,便看到苏妈妈坐在沙发上吃车厘子的画面。

苏妈妈一边吃,一边笑盈盈的念叨,“子谦也爱吃车厘子,你一会儿给他送去一筐。”

视频播放完毕,画面停在苏妈妈略显傻气的笑容上。

她的鬓角白了很多,再也没有五年前的贵妇气质。

“妈……”苏安宁眼眶一红,激动地落下泪来。

霍修祁适时提醒道:“安宁,我可以让你们母女团聚。”

“咣当!”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暴力踹开。

下一秒,顾伊人抄着西瓜刀,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

“顾姐?”苏安宁抬起泪眼,惊讶的看向顾伊人。

顾伊人大步上前,将苏安宁拽到身后,“别怕,我会保护你。”

她一边安抚苏安宁,一边挥刀刺向霍修祁,“我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我的地盘撒野?原来是你这个衣冠禽兽!”

霍修祁避开袭击,好言解释道:“顾小姐,你误会了,我是来找安宁谈事情……”

“谈个屁!”顾伊人一击不中,再次挥刀冲过去。

她刚才守在门外,就觉得苏安宁不对劲儿。

闯进来以后,看到对方泪眼婆娑,唇瓣红肿,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挥着西瓜刀,粗鲁的咒骂道:“你个渣男贱男,混蛋王八羔子,当老子眼睛瞎啊?敢欺负我妹妹,我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让你跪下来喊爸爸!”

苏安宁:“……”

社会我顾姐,人狠话更野。

很显然,这一点霍修祁也看出来了。

顾伊人的确狠,每一刀都直击他心脏。

霍修祁不想跟顾伊人动武,但顾伊人招招致命,他只能为了自保做出反击。

两人都是练家子,交手十几招也没分出胜负。

按理来说,霍修祁是男人,在力气上略胜一筹。可顾伊人有武器,一把西瓜刀耍的威风凛凛。

霍修祁若想擒住顾伊人,就得踹掉她手里的西瓜刀。万一掌握不好力道,便会导致顾伊人受伤。

他倒是不心疼顾伊人,但他怕苏安宁心疼!

要是苏安宁因此恼他恨他,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正想着,西瓜刀又刺了过来。

与之一起的,是顾伊人不带重样的怒骂,“死渣男,我不砍你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别样红!”

她手起刀落,动作又快又狠,直接在霍修祁的西服外套上划出一道口子。

霍修祁皱紧眉头,脸色变的冷冽起来,“顾小姐,请你冷静点,不然我不客气了。”

“哎哟,你吓唬谁啊?你爸爸可不是吓大的!”顾伊人挥着西瓜刀,又要朝霍修祁砍过去。

苏安宁见状,急忙出声制止, “顾姐,别打了,让他走吧!”

顾伊人不依不饶,却被苏安宁紧紧的抱住了。

“你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苏安宁一边抱紧顾伊人,一边催促霍修祁离开。

霍修祁整了整衣襟,意味深长的说:“我等你消息,但别让我等太久。”

丢下这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洗手间。

顾伊人挥着西瓜刀,怒声吼道:“等你大爷!王八蛋,有种你回来,打不过就跑的怂逼!”

苏安宁:“……”

咳咳!她该怎么告诉顾姐,霍修祁十六岁就拿过全省武术散打冠军?

“哼!算他逃的快。”顾伊人确定霍修祁‘落荒而逃’后,转而关心起苏安宁的状况,“你还好吗?那混蛋是不是欺负你了?”

苏安宁没否认,弯身将地上掉落的纸质文件捡起来。

“什么东西?”顾伊人凑上前,惊声喊道:“结婚协议?那混蛋什么意思?”

苏安宁闷声应道:“他给我画了一张大饼,许诺婚后帮我报复苏子谦。但我知道,这张大饼的背后藏着一个陷阱。”

顾伊人听的嘴角直抽,“靠,他神经病吗?要不要玩这么大?为了报复你,他打算搭上他的婚姻啊?”

苏安宁无奈的摇头,“谁知道呢?也许他只是想羞辱我吧!”

“他敢!”顾伊人气急败坏的斥道:“这次是我疏忽,让他钻了空子。下次他再来撒野,我把他人脑袋打成猪脑袋。”

她愤愤的撕碎结婚协议,随手扔到水池边的垃圾桶里。

一扭头,就看到苏安宁手里攥着一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总裁的甜蜜新妻-苏安宁, 霍修祁-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