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萌宝喜牵线-叶冉, 陆延晟-总裁豪门小说

天降萌宝喜牵线-叶冉, 陆延晟-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始料未及的变故

“嗯……唔……”

女人诱人的娇喘声突兀的响起,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婚礼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屏幕上那张面孔,也正是今天婚礼的主角——新娘叶冉!

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屏幕,叶冉深褐色的双瞳写满了恐惧,那天发生的……居然还被人录下来了?

嘭的一声,叶冉只觉自己额头处传来一阵刺痛,冰凉的液体流淌下来,猩红席卷眼球。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胚子,竟然背着我儿子偷人!简直丢光了我们沈家的脸!”

是婆婆孙苗的声音,一向温文尔雅的她此刻也是咬牙切齿,声音中满含愤怒。

叶冉想要开口解释,右脸颊又被孙苗一巴掌打上来,也不知道孙苗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把叶冉拍到了地上。

感受到脸颊和额头传来的痛苦,想要哭,却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历成,那不是真的,是有人陷害我!”抱住沈历成的小腿,叶冉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叶冉本就悲伤的心更是雪上加霜。

沈历成冷哼一声,将叶冉甩开,语气冰冷的说到:“都什么时候了还想骗我,绿帽子就那么好看吗!”字字诛心,无情的戳破叶冉最后的幻想。

看着场上婆媳争斗,场下有些亲朋嘉宾也是知趣离场,不过恐怕这场闹剧就成为他们日后谈资。

“狐狸精,给我儿子戴绿帽子还不行,还想让她原谅你?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这层皮下面是个什么蛇蝎心肠!”说完就是要动手撕开叶冉的白色婚纱。

“不,不要!”叶冉死死捂着自己胸前,其他地方就任由婆婆撕扯,长长的指甲在光洁得后背上划出几道深浅不一地印痕。

看着扭打在一起的婆媳,不停指指点点的宾客,沈钰怒火攻心,自己清白一世,晚年却被自己儿媳妇给污了名声。

越想沈钰不能让事情就这么进行下去,眼看着儿媳妇就要被孙苗剥光,沈钰上前一把拉开。

“都给我住手!有什么话回家再说!”身为一家之主的沈钰说话还是有些份量的,孙苗嘴上还是骂骂咧咧的,却也被沈钰给拉上车。

坐上沈历成的车,想要开口解释,一想到他刚刚说的话,叶冉仿佛心在滴血。

为什么婚礼会变成这样子,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不过是婆婆的冰山一角,接下来才是狂风暴雨的到来。

沈历成直接将她拎着扔进家门,叶冉被狠狠的摔在墙角,脑袋上顿时被撞出了一个口子!

狼狈的挣扎着要起来,孙苗已经破门而入,拿着自己的包就往叶冉的身上砸。

“你这个骚狐狸!背着历成偷人!忘恩负义的贱人!”

“阿姨,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做对不起历成的事情,求求你们,相信我。”叶冉的声音带着哽咽,几乎要哭出声。

可是她连‘没有做过’这几个字都没有底气说,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在一个月前莫名的被迷晕带到了酒店。

可是她要怎么启齿,况且就算解释清楚了,她也是个不干不净的女人了。

“相信你?都被人拍了视频了,你让我们相信你?我现在看到你就恶心!

白眼狼!我们沈家资助你上大学,资助你学医,到头来你竟然给沈家蒙羞!给我滚!你给我滚!”

沈太太一边嘶吼着一边不停的对叶冉拳打脚踢,显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叶冉,她一咬牙,猛地跪了下来,用膝盖走到了沈董事长的身边。

以往把自己宠成亲生女儿的沈董事长却毫不留情扬起手,狠狠的扇了叶冉一巴掌。

“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这一巴掌打的叶冉发昏,伴随着耳鸣声,她听到了沈历成冰冷的声音:

“你的东西我已经让佣人帮你收拾了。”

沈历成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已经‘嘭’的一声扔到了叶冉的身边!紧接着就是一个透明的袋子直接砸到了她的脸上!

女佣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手,就像刚才那些东西的是发臭的垃圾。

那袋子里装着的俨然是叶冉的内衣内裤!一种难言的耻辱感顿时漫上叶冉的心头,她猛地拿起那个袋子,藏在了身后。

“呵,这时候知道害臊了?跟别人在床上的时候不是很放得开吗?贱人!”女佣嗤之以鼻,而沈历成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上了楼。

叶冉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历成,怎么也想不到相识十年,相恋五年的男人此刻就这么任由着别人把自己踩在脚下侮辱。

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一样,叶冉再也没有勇气待在这个地方,拿着自己的行李箱逃一般的往门口奔去。

出了别墅之后,叶冉拖着疲惫无力的身体漫无目的走着。

“看呐,那就是沈家不要的新娘子,听说背地里不知道给沈少爷带了多少绿帽子,真是不知廉耻。”

“就是,现在肯定被扫地出门了吧!”

……

一堆看戏的长舌妇团团将叶冉围住,谩骂和讥讽的声音越来越过分!

叶冉抱着脑袋顿在地上,拼命的想要不去听那些声音,却终归不能如愿,眼泪在眼眶中打了几个转,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砸向了地面。

此时倏然传来了一阵鸣笛声,一辆红色跑车朝这边驶来。

“滚开!”林芊芊吼着,好不容易来到叶冉身边,“我找了你半天了,有什么事情先跟我回家再说!”

说着,林芊芊就把叶冉拖进了车座,对着周围的长舌妇大骂一句:“说别人之前好好看看你自己,年轻时候偷没偷过人自己心里没数吗!”

说完也不管长舌妇们的反应,油门轰鸣,离开沈家。

叶冉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林芊芊家,只知道自己眼睛都快哭瞎了,好不容易把情绪稳了下来,却猛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嗯……唔……”

叶冉如遭雷击,愣愣的转身却发现声音是从茶几上的电脑里发出来的,只是声音不大,刚才自己又哭的太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

她僵硬往那台笔记本电脑凑过去,里面香艳的画面顿时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时候林芊芊正端着一杯热水走来。

叶冉面如死灰,手指着笔记本,抬头看向林芊芊:“芊芊,这是怎么回事?”

林芊芊竟然宛然一笑,仿佛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

“这能是什么,当然是你偷会野男人的视频啊。”

第2章 措手不及的打击

林芊芊冷冷冷的开口,说出的话像是一根毒针,又准又狠的扎进了叶冉的心脏!

“芊芊,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冉尽可能的将自己内心的悲伤压下去,自欺欺人的起身握住林芊芊的手。

她始终不相信,从小到大的好姐妹会这么对她!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啊,你还不明白啊,人是我找的,视频是我拍的,也是我故意让你们看到的。”

林芊芊一字一句的说着,朝叶冉走了过来,她咯咯的笑出了声,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为什么!为什么!”叶冉看着眼前无比陌生的林芊芊,嘶吼出声。

“为什么?”林芊芊倏然红了眼,恶狠狠的看着叶冉:“因为我恨你。”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明明我才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可是从小到大,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你身上,凭什么!

你知道么,你装的坦荡的样子,无时无刻不让我感觉到恶心!”

叶冉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声音更加颤抖:“所以,你就要毁了我?”

“是啊,你看,你现在多见不得人啊,所有人都会朝你吐一口唾沫,因为你,是个偷汉子的脏女人!”说着,林芊芊将手里的热水迎面泼到了叶冉的脸上!

叶冉来不及反应,被浇了个正着,灼烧的感觉从脸上蔓延到心上,四肢百骸都跟着发疼。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林芊芊恶狠狠的表情,不知所措的起身拉住了她。

“芊芊,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

脑海中那些回忆不受控制的翻涌而出,林芊芊和自己的过往好似一部姐妹情深的电影一般。

叶冉发红的脸上不知道是水还是眼泪,那个在看到自己被欺负会站出来出头的姑娘,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林芊芊握住了叶冉的手,脸上温情的笑一时间让叶冉忘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可是下一刻她的脸色却骤然一变,猛地推开了叶冉。

“你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就是错的!

从小到大,我对你不好么,可是为什么,你什么都要和我抢?高中的时候,老师喜欢你,大学的时候,同学喜欢你。

就连我喜欢的男人也喜欢你!凭什么,我才应该高高在上,我才应该万众瞩目!你没有资格跟我抢。

你只是一个没有爹的野种,靠着沈家资助才上完大学的穷鬼,你抢不过我的!”

说着说着,林芊芊就歇斯底里了起来,叶冉错愕的看着她,几乎要忘记呼吸,原来这么多年,她竟然这么恨自己。

叶冉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林芊芊信任自己,却没想到,正是她设计了这一切,让自己身败名裂!

一切都如此猝不及防,叶冉的脑袋针扎一样的疼了起来,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夺门而出。

尖锐的鸣笛声冲击着叶冉的耳膜,强烈的撞击感震得她头皮发麻,一辆显眼的柯尼塞格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少爷,前面撞到人了!”

叶冉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好像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打开车门走了过来,那男人长得格外好看,分明没有见过,却让叶冉无端的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

随即听到了一阵救护车的警铃声,叶冉的意识渐渐溃散。

叶冉在无边的黑暗中挣扎了许久,才终于睁开了眼睛,入眼就是满目的白色,叶冉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干的发不出声音。

旁边的护士见状,立马会意,赶忙走上前来倒了一杯水喂给了她。

“怎么回事?”叶冉揉了揉太阳穴,疑惑的问道,刚刚醒来的她还有些发懵,只是隐约记得一些片段。

“您刚才遭遇了车祸,是车主叫的救护车,药费也已经帮你付了,说多余的退还给您就行。”

叶冉挣扎着就要起来,却被护士制止了。

“叶小姐,您现在已经怀孕了,不能剧烈运动!”

叶冉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护士,半晌声音颤抖的问道:“你说什么?我怀孕了?!”

小护士点了点头,叶冉脑子里如同乱麻!

除了那一夜,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关系,这个孩子毋庸置疑就是那个人的!可是她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叶冉猛地起身,拔掉了手背上的针,推开小护士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医院的天台。

爱人的冷漠,朋友的背叛,叶冉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如今更可笑的是,她还怀了一个陌生人的孩子!

叶冉是母亲一手抚养长大的,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她曾经无数次的因为没有父亲而自卑,没想到如今自己的孩子竟然也要重蹈覆辙。

“孩子,如果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可能会恨妈妈的。”叶冉摸着自己丝毫看不出怀孕的小腹,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叶冉起身,缓缓朝着天台边缘挪去。

“叶小姐!”那个小护士终于追到了叶冉,焦急的出声阻止:“叶小姐,您已经怀孕了,宝宝是无辜的,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不应该就这么被剥夺了活着的权利!”

叶冉顿住,忽然想起了以前,自己曾经问过自己的母亲。

“妈妈,你后悔过么。”

“不后悔,因为有你,妈妈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叶冉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过往种种,母亲慈祥的笑容忽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一种名为母性的东西忽然占据了叶冉的思想。

她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也许,这个孩子是上天给予她的礼物,也许他也会成为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仿佛是黑暗中的一束光,叶冉忍不住想要握住。

她缓缓的退离了天台边缘,小护士见状赶紧和几个医生一起把叶冉抬回了病房。

叶冉在医院足足调养了一周,那个阔绰的车主预交的医药费竟然还留了将近五万块钱,叶冉找不到他人,也没办法退还,加上现在也正是她需要钱的时候。

住院期间,叶冉给美国那家朝自己抛了无数次橄榄枝的医院发去了邮件,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当她乘上去往美国的飞机的时候,心情大好,那个让叶冉伤痕累累的城市在她的视线之中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叶冉温柔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眸子里充斥着温柔的光。

第3章 充满回忆的城市

六年后——

叶冉透过飞机的窗口往下看,H市渐渐的在视线中放大,她叹了口气,给身边面容精致的小男孩掖了掖盖在他身上的外套。

飞机渐渐停稳,她轻呼一口气,没想到一别六年,她终归还是回来了。

当年叶冉满怀带着这个城市的绝望去了美国,这六年来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其中的辛酸苦辣,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六年的时间,她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蜕成了坚韧的单亲妈妈。并且成为了获得国际认证的心脏外科医生,现在是哈佛医学院最年轻的教授。

只是好不容易在国外站住脚的叶冉没想到,头一次回过交流,竟然就是H市。

一下飞机,叶冉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举着自己名字的年轻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白大褂,是叶冉要做交流的延和医院派来接机的医生,似乎姓林。

叶冉抱着还在熟睡的小男孩,朝着那位白大褂走了过去,随即摘下了自己的墨镜。

“您好您好!是叶医生么?”男人有些兴奋,在叶冉点头之后,越发激动的开始介绍自己:“我叫林皓!也是心脏外科的医生!”

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叶冉身边那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身上。

他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已经可以初见祸水的模样了,白皙皮肤吹弹即破,水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掐一把,一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炯炯有神,在路上随便朝小女孩抛个媚眼就能引得别人头顶冒小红心,可想而知以后长大了得祸害多少无知少女了。

“这是我儿子。”感觉到了林皓的视线,叶冉主动的做了简单的介绍。

说着给叶蕴宣介绍身边的林皓:“这是林叔叔,医院派来接咱们的。”

“林叔叔好,我叫小叶子。”

叶蕴宣礼貌的给林皓打招呼,看上去涵养极好。

说话间,叶冉已经坐上了林皓的车,她揉了揉太阳穴,显然有些犯愁。

原本她是要把小叶子交托给美国的朋友照顾几天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跟着偷偷的来了,自己现在在这个城市哪里还有什么朋友,想来想去也只能扔到托儿所了。

“叶医生要不要考虑把小叶子交给我的一个女性朋友照顾,她是个漫画师,整天宅在家里面,而且家里有特别多小孩子看的书。”

不得不说林皓察言观色的能力着实不错,很快就猜到了到了叶冉在苦恼什么。

而叶冉却很敏锐的抓住了重点:“女性朋友?”

林皓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顿时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没表白呢。”

看着这个憨厚可爱的小男人,叶冉忍不住嘴角上扬。

到了医院的时候,穿着长裙子,文艺气息爆棚的姚青铃已经等在门前了,看到小叶子的时候险些叫出声来。

“这也太可爱了吧!”姚青铃惊叹:“简直就是漫画里面走出来的小王子!”

林皓无奈的戳了戳姚青铃的脑门,顺便摘下了她插在头发上的铅笔:“别花痴了,人家只是个孩子。”

……

把小叶子托付给姚青铃之后,叶冉才跟着林皓进了医院,只是没有去见院长,而是直接去了心外科的会议室。

在路上的时候,林皓就已经给叶冉说了这件事,陆氏的老爷子心脏病很严重,现在急需要做手术。

一台心脏手术对于延和医院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太医来说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陆老爷子出了心脏病以外还有严重的糖尿病,加上八十的高龄,术后恢复是极大的问题,而陆氏现任的总裁,陆老爷子的孙子更是给他们无限的施加威压,这才让他们迟迟不敢动刀。

“叶医生到了!”科室主任吼了一声,会议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坐在会议桌上一直没有吭声,眯着眼睛看着医生们讨论的一个男人闻言,缓缓抬眸打量着叶冉。

叶冉的心咯噔一下,仿佛漏了半拍,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身躯挺括即使是在这种嘈杂的场景下,也保持着轩昂的气质,微蹙的剑眉下一双凌厉的眸子,盯得人有些发慌。

此时科室主任用胳膊肘戳了戳叶冉,小声的说道:“这是医院的大股东,现在陆氏的总裁,陆延晟。”

叶冉酝酿了一下情绪,走上前去,礼貌的伸手道:“陆先生你好,我是叶冉。”

没想到陆延晟的眉头蹙的越来越紧,猛地将叶冉的手拍开,随即脸一垮,整个人看上去戾气更重了:“这就是你们说的心脏外科最好的医生?”

陆延晟和老爷子的感情极为不一般,老爷子如今病重,他更是格外重视,叶冉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延和医院那些手术经验极为丰富的老医生都束手无策,让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人来治,岂不是把老爷子往火坑里推?

如是想着,陆延晟的怒气更盛:“你们是随便从外面捡了个人来应付我?!”

叶冉的脸色有点不好看,顿时有一种被侮辱了的感觉,她拿起了陆老爷子的病历,上下的浏览了一遍,十分熟练的说道:

“心脏病,糖尿病,肿瘤,手术难度大,术后恢复难。最主要的是陆先生您这个盛气凌人的孙子,还真让人不敢治呢。”

叶冉一语道破,又准又狠说出了医生们不愿意动刀的原因,又道 :“陆先生,你如果不信任我,可以另选高明,但是随便侮辱别人的职业,我想这应该不是陆氏继承人应有的素质。”

陆延晟沉默了片刻,目光审视着叶冉,这个看上去十分干练的女人,出人意料的不怕事。他一字一句道,“我爷爷如果真的出了一丁点事情,后果是什么,我应该不用多说。”

“陆先生,老爷子的年纪大了,做手术本来就有很大的风险,医院和医生没有任何失误的情况下,即使手术出了问题,医院也不应该承担所有责任。”

整个会议室沉默了许久之后,陆延晟虽然不是完全信任,但是仍然可以看出,他对叶冉的态度有了极其微妙的转变。

会议室内其他的医生见状,顿时也松了口气,在陆延晟起身的那一刻,好几个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小年轻,险些轻呼出声。

天降萌宝喜牵线-叶冉, 陆延晟-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1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