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娘亲爱敛财-顾浅依, 翰易辰-穿越重生小说

杀手娘亲爱敛财-顾浅依, 翰易辰-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楔子

“喂,文哥么?哈哈哈……你现在是不是很着急呢?不过没关系,我正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你的老婆,我帮你照顾的很好。啧啧……真是个极品呢,哈哈………”

炎帮的老大伊六边给阿文打电话,边色迷迷的看着被绑在角落里的女子。她叫顾浅依,是众人闻声丧胆的黑道老大玄文的老婆,昨天,在去医院的途中被伊六绑架到这个废仓库中。角落里的女子,听着伊六的电话心中更是焦虑不堪,想着阿文千万不要上他的当。

只听伊六又说道:“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你若不来,那么你漂亮可人的老婆可是要让兄弟们分享咯。哈哈……”说着便打了一个手势,他手下的人便把女子带过去,取下女子口中的布条,伊六打开电话扩音,阿文的声音传来,“伊六,我告诉你,你若敢动我老婆一根毫毛,我便要你整个炎帮付出代价。”

语气中的狠辣使得伊六心中发怵,但想着顾浅依在他手上,不觉又胆大了些,那玄文可是把这个女人保护得很好,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抓到。要不是玄文三年前灭了他五百兄弟。还抢了他四个酒店,五个赌场和七个舞厅,让他咽不下这口气,他才不会傻到去招惹这个世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头子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是人都会有弱点,玄文也不例外,眼前的这个女人,对玄文来说可是比他的命还重要。所以他一定会来的,只要他敢来,这里便是他的葬身之地,伊六这样想着。电话那头,玄文冷酷的声音再次传来:“伊六,说,你们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来?”

“这个你不用操心,你到你家门口自然有人接你,但是,你只能一个人来,而且最好不要耍花招,不然……嘿嘿……”

“好,但不要伤害依儿”。

“阿文,不要来,不要上他的当。”女子对着电话吼道。

“依儿,没事。等我,我马上就来接你回家。”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阿文果然只身前来。角落里的女子不禁泪流满面,阿文,你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好好活着就够了。一身黑色西装的阿文破门而入,满身的杀气,使人发怵,伊六仗着人多,命人围攻他,而玄文仅凭一把匕首,硬是生生灭了他十来个兄弟。

这时角落里的女子也挣脱了束缚,和看守的人打了起来,谁都知道玄文是个狠角色,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妻子也一身武功,而且还不弱。表面上,顾浅依是一名优秀的医生,但没有人知道她还是一名厉害的杀手。因为玄文的宠妻无限度,使得人们把所有的目光放在了他身上,而很少有人去注意顾浅依。

顾浅依的加入,使得战局胜利更加偏向于玄文这边。顾浅依的狠辣一点都不输于玄文。只是谁都没注意到仓库的一角,有一个人正拿枪对准了阿文,不甘败北的伊六,面露狠色的扣动了手枪。千钧一发之际,顾浅依冲到玄文面前,抱着他为他挡住了这一枪,顾浅依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停留在耳畔的是阿文那一声痛心疾首的呼喊。


第2章 穿越

下/身的一阵剧痛使顾浅依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睛,映入眼睑的是一张放大了的脸,吓得她一声尖叫,好想晕过去,可是下/身的阵阵疼痛硬是击碎了她的幻想。细看才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人,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焦急的握住了顾浅依的手让她用力。

此时,顾浅依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下/身的疼痛容不得她多想,只得跟着老妇人的节奏使劲,剧烈的疼痛一波一波的袭来,让浅依忍不住晕了过去,只听那老妇人高兴的说:“生了,生了”床上的人儿微微皱了一下眉。也不去想什么生了,只觉得好累,她想不通明明是后背中了枪为什么会是下/身疼痛呢。

在阵阵婴儿的啼哭声中,顾浅依再次醒来,环顾四周,她发现她好像在一座破庙中。不禁有些微怒,阿文怎么可以把她仍在破庙里而不带她回家,顾浅依皱了皱眉头,在她的印象中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座破庙啊。

“呜哇呜哇……”婴儿的哭声扰乱了顾浅依的思绪,回头一看身旁居然躺着两个可爱的婴孩,她欣喜的抱起婴儿,他们居然不哭了。他们脸上皱皱的不过好可爱,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居然舍得把他们扔在这里。

其实,顾浅依一直都想有个孩子,但是她害怕,毕竟她和阿文过的是在刀口舔血的生活,自己已经是阿文的负担了,即使他们已经很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他们的生活仍然步步惊心,而且,孩子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奢望,不说那是多么沉重的负担,就她和阿文的生活也是不允许有这样的弱点出现。

怀里的小家伙看见抱着他们的人不搭理他们了,便又哭嚷起来。顾浅依赶紧回神伸出手抚摸婴儿的小脸蛋,哄着他们。突兀的她才发现她的衣服竟然是古装,不由得一阵惊异,这时,那个老妇人进来,拿了一只破瓷碗盛了一碗粥和一个馒头并递给顾浅依,她皱起了眉头并没有去接。

那老妇人了然的叹了一口气,“孩子,我知道你可能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吃惯了山珍海味嫌弃这些食物,可是你知道吗?就这点吃的也是我家老头子见你刚生了小孩,为了给你补身子乞讨了大半天才讨要来的,我们自己都没舍得吃。而且,老头子病了,我不知道我们还能照顾你们母子多久,唉……”。

听完老妇人的话,顾浅依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她却确定了两件事。一是,她真的死了,而且还狗血的穿越了,恰巧不巧的穿越到这具身体里,还替她生下了两个孩子。还有就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连食物都得乞讨,简直衰透了。

顾浅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倒不像是个贫穷人家的主儿,更不会是个乞丐。“大婶,那你们是?我怎么会和你们二老在一起呢?”浅依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唉,苦命的孩子啊,昨天,我和老头子乞讨归来,路过荒郊的乱葬岗时发现全身是血的你,但还有呼吸和心跳,我们就把你带了回来。也不知道谁这么狠心。还好只是皮肉伤,孩子也还没事”不说还好,那妇人一说,浅依倒是真觉得头顶传来一阵晕眩。

浅依不由得沉思起来,这具身体为什么会在乱葬岗呢?看了看身子,倒是瘦弱不堪,但其穿着倒是不差,上好的丝绸。不过既是生在大户人家倒也不难想象她为何沦落至此。古代最常见的戏码便是妻妾争宠,更何况,她怀有身孕,谁会傻到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威胁自己的地位。

顾浅依不禁低叹一声,又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浅依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心中暗下决定,既然她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她就会为他们创造好的生活环境,让他们好好的活下去。

那妇人见她没说话,以为她想起那些伤心事了,便也不好打扰。“大婶,谢谢你和大叔救命之恩,我顾浅依一定好好报答你们。”顾浅依抬起头对着这位善良的老妇人感激的说道。

“孩子,你客气了。这也是我们的缘分。我和老头子无儿无女甚是喜欢你这姑娘。如今,你又生下了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们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帮你把这两个孩子养大。那我们也就没有遗憾了。”

望着这个善良的老人,浅依不禁红了眼眶,陌生的世界,自己一无所有却遇到两个对自己真心相待的老人,她顾浅依何其有幸。当即对那老妇人说道:“大婶,你和大叔就收我做个干女儿吧,如此我也好报答二老的大恩大德。”

那妇人不禁激动起来,双手颤抖的握着顾浅依,激动的对着们外喊道:“老头子快来啊。”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丫头哪里不舒服?”门外冲进来一个瘦弱的老头,面色蜡黄。浅依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当即起身跪在两人面前,唤了声干爹干娘。那老头本欲扶起浅依,伸出去的手,却因为她的一声干爹而停在了空中。旁边的妇人赶紧扶起浅依,责备的说道:“孩子,你刚刚生产,怎么可以跪在地上受凉呢?”反应过来的老头也直道是。

浅依给她的两个孩子分别起名为“顾若幽”和“顾若凌”,好在顾浅依身上也不是一无所有,她把身上所有的首饰取下来,吩咐老妇人去把它们典当了。那些首饰皆为极品,倒也换得不少银子。老妇人按照浅依的吩咐,购置了一家小巧的庭院。布置完浅依便搬了过去。


第3章 挣钱

漫长的一个月终于过去了,浅依再也不用每天呆在屋子了,要不是莫老太也就是浅依的干娘说她刚生完孩子的人要坐月子,不许出去乱跑,不然以后对身体不好。硬是逼她在卧室里呆了一整个月。当然作为医生的浅依对这个肯定了解的,她也不想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

虽然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占用了别人的身子,还生了孩子,这都是她以前不敢想象的事,可是在这里她唯一的遗憾得到了补偿,可惜的是从此之后和阿文天人相隔,不由得一阵黯然。莫老太端着鸡汤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浅依伤悲的面孔,以为她又想起往事了。便出声安慰道:“依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顾浅依抬起头,看着眼前慈祥的老人凉薄的心里增添了一丝暖意,这两个老人待她是极好的,就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前世的顾浅依几乎没有机会体会这种人世温情,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小在幼儿园长大,机缘巧合的加入了飘零阁,存在于黑暗顶端的暗杀组织,从小她便学会了用冷漠保护自己。

后来认识了阿文,那可冰冷的心才渐渐有了些许温热,想起阿文,顾浅依的心就生疼。收回思绪,对着眼前的老人温和的笑了一下“干娘,你也知道依儿记不起以前的事情,所以过去无论发生了什么也不会影响到依儿”。

“如此便好,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莫老太欣慰地说道。顾浅依并没有告诉他们她只是一抹异世孤魂。不信任是其一,还有就是他怕自己吓着这两个善良的老人。

走出房门,空气清新,风和日丽。使人觉得舒心,浅依想着这一个月,什么都没做,而且典当首饰的钱买了房子,想是也不多了,总不能等着坐吃山空吧。所以必须想办法挣钱才行。

顾浅依在养身子的一个月中已经摸清了这个朝代的一些事。这是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有点像三国时期那般,呈现三国鼎立的状态。地理上可分为四大板块,东面为海,北面是草原,称之为漠北,和我国的内蒙古差不过。西面为高原,以黄土为主,倒像我国陕西黄土高原的地形。南部为平原,以种植业为主。

除东部以外,其他三地各有一个国家,北武陵,西安雅,南紫萱,而顾浅依所在的国家正是紫萱王朝,国姓陌,国主名为陌渐离,是紫萱王朝传奇的人物之一,传言陌渐离一岁能语,三岁便能吟诗作赋,五岁时老皇帝便立其为太子,上朝听政,且见解独特,是个天生的帝王之才。八岁时,老皇帝便宣布退位,把紫萱交给陌渐离一手打理,不到三年,紫萱王朝便成为三国中最有实力的国家,除了武陵和安雅之外,其他小国均臣服于紫萱王朝。

紫萱的第二个传奇人物便是战神王爷陌梓承,此人好战,善战。武陵和安雅的臣服有他的一半功劳。顾浅依听到这些,不由得想到皇家的基因就是好,这紫萱王朝的传奇都让人家兄弟二人给霸占了,有机会得见识见识这些传奇人物。不过眼下,还是想办法挣钱吧。浅依不知道的是后来他不仅见识了这些人,而且还与他们各种纠缠和羁绊。

顾浅依身着一袭白色及地长袍,发丝微绾倒也是个翩翩公子。只见她手执一把凌娟折扇,踩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一家成衣店,那伙计见生意上门,热情的迎了上来,招呼着顾浅依看他们的服装。

在坐月子的这一个月里,浅依已经策划好了以后的路,她挣钱的第一步,便是从服装业入手,在现代的时候,她就是个十足的古风控,对于古典风格的所有东西她都喜欢,当然,没事的时候她也会研究这些,所以设计一些古装对她来说绝对的小kiss。

这紫萱王朝的服饰有些像我国唐朝时的服装,比较开放,浅依养身子时便画了一些样纸,那些都是她改良过的服饰。浅依尤其喜欢汉服,所以大多数的样子都是按照汉服的风格设计的。

进入店里,浅依看着这店虽大,但服饰样子不新颖,和前面她看得几家差不多。不过这样也是她赚钱的机会。心上一阵暗喜,但也没有显露出来。喜怒不露与色作为杀手,这是最基本的功课。但浅依还是微微的扬起嘴角,以示她的满意。

正说得起劲的伙计见这气质不凡的公子笑了,以为是他喜欢他们的衣服,便更加卖力的说了起来。顾浅依抬起手,轻轻一挥,示意那小二停下来。清冷地开口道:“麻烦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有事和他谈。”

那伙计虽然疑惑但迫于顾浅依的气势,不敢懈怠,当即去了后堂,一会儿便出来一中年男子,体型有些发福,却让人觉得干净。那男子倒也是个精明的人,一见顾浅依便知道此人不凡,而且那种气质是他从没见到过的,莫名的吸引人,却又生生让人敬畏,不敢直视。

那老板上前,对浅依拱手道:“在下便是“锦绣良缘”的老板。不知这位公子找我有何事?”

“在下顾浅依,不知掌柜的如何称呼?”

“李丰”

“李掌柜,可否借一步说话”顾浅依淡淡的开口道。

“公子里面请。”明白过来的李掌柜对顾浅依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到了内屋,丫鬟上了茶便退了出去。李丰按捺不住的问道:“顾公子?”

浅依抿了一口茶,然后不紧不慢的从袖口取出一些图纸递给那李丰,他疑惑的接过图纸随即两眼便发出夺目的光彩。激动不已,李峰虽然激动,但是也是个经过风浪见过世面的人,短暂的失神便又恢复原来的表情,收敛了情绪看着顾浅依,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浅依见此,暗暗点头,对李峰说道:“李掌柜对这些服饰的样式是否满意?”

“图是好图,样式也不错,只是不知道公子你这是何意?”

顾浅依沉静的说道:“我想和掌柜做一笔交易。”

“你的意思是你想把这些图纸卖给我?”

“非也,是我们合作。就是我给你提供服饰的样子,负责宣传,但是盈利我们的四六分,你六我四。怎么样?”

那李丰看了看图纸,再看了看顾浅依,沉思着,浅依也不打扰,大约过了一刻钟,李峰便同意了。于是二人便签了合同。浅依把图纸交了一部分给李峰,约定三日后验货,并由浅依宣传,看成效如何。

接着,浅依又去了一趟汴梁城内最大的青楼揽月阁,老板是个精明的妇人,人们叫她云妈,听到丫鬟通报有位俊俏的公子找她时,她便出来了,看着客厅里,一位白衣公子,沉静优雅的坐在那里品茶,一身贵气浑然天成,云妈也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人,一眼便知此人不凡,不是她能惹得起的。想到此,便现身走了出去.

“公子久等了”

“无碍,云妈,在下买冒昧,叨扰了。”早在云妈过来的那一刻,顾浅依就知道了。不过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傻兮兮的去拆穿这些。一番客套之后,浅依想着家里的两个宝贝蛋蛋还等着她喂奶,便也不耽误时间对着老鸨说明了来意。

“云妈这揽月楼生意很红火呢,众人都说这揽月楼是汴梁城里最大的青楼,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兴趣让揽月楼变成这个紫萱最大的青楼呢?”

老鸨正在不动声色的打量浅依,听到他这样说,猛然一顿,瞬间便明白了浅依的含义,试探性的问道:“公子可是有好的方法?”

浅依微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此次在下来找妈妈,却是有事想请妈妈帮忙。”

“不知公子所为何事?我这一个老妈子能帮公子什么忙?”

“在下有一家服装店,最近打算出一批新型服装,妈妈这楼里姑娘多,对服装的需求也大,漂亮新颖的衣服不但姑娘们喜欢,穿在身上更是能为妈妈招揽生意。若是妈妈愿意,我绝对会给妈妈最公道优惠的价格。”

老鸨望着自信非凡的公子,他的话不由自主的吸引人,让人很是心动。但也没有立刻点头,只是让他喝茶。

浅依也不急,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此次在下前来是想和妈妈商量另外一件事,我想三日后借妈妈揽月楼一用。”

“哦?不知公子借揽月楼做何用?”

“是这样的,为了这批新型的服装能更快的让人们知道,在下培养一个姑娘,想借着揽月楼的名气,跳一段舞蹈。仅此而已”。浅依接着又道:“此女子貌若天仙,而且她的舞蹈我敢说天下第一。若是她来表演,不仅为我做了事,同时也会给妈妈你带来意外的收获。”当然那个女子浅依说的是自己,前世她就生的漂亮,重生到这里之后,她发现这身体居然和前世的一摸一样,而且还要美上几分。浅依想不明白她和这具身体有什么联系,但也没多在意。浅依作为杀手,基本上是无所不能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什么都难不倒她。


第4章 一曲震汴梁

三天后揽月阁

对于男人来说,夜晚最好的去处就是青楼,香车美人,酒宴笙歌,沉醉在这弥漫的温柔乡里也是一大乐事。自三天前顾浅依就开始做准备了,身为一个现代人,那些简单的宣传技术还是会的不少的。就在前一天顾浅依找了一群揽月阁里最漂亮的姑娘在大街上分发那些她绘画的宣传单,单子上一白衣女子,长衣水袖,脸上蒙着面纱,做着转圈的动作,常常的水袖围绕着女子一圈一圈的,美妙至极,很多人都醉了。

也许是浅依宣传得好,以至于今晚揽月阁宾客云集,座无虚席。云妈笑的颤一颤的,脸上的粉噗噗的往下掉。

“大家安静一下,想必大家都等不及了吧,想着见那画上的美人儿了吧,”

“云妈,别啰嗦,快点把那美人儿给老子请出来”。

“快点,还磨蹭什么?”

“好好好,妈妈我马上就给大家叫出来”云妈看着下面的气氛高涨,激动的说道,云妈像楼上一示意,所有的灯光都熄灭。

“哎怎么熄灯了?”

“怎么回事???”

一群红衣舞女拿着鼓走了出来,中间三个男子撑着一只打鼓,顾浅依一身白衣,从楼上飘然而下,就像那九天之上的仙子一样,长长的水袖随着疯飘荡在顾浅依身后,灯光缓缓的亮了起来,集中在顾浅依身上。

顾浅依足尖轻轻的落在鼓面上,音乐响起,顾浅依纤细的身影随着音乐跳动起来。另一名花魁在楼上弹着琵琶唱到:长衣袖在风中翻动好似心中风起云涌心浮动表面故作从容眼泪却不争气滑落你说过你愿幻化成风在轮回中选择洒脱浮生梦像春水一流真情挚爱都变成空OhOh为何爱情总是让人伤了之后又走OhOh对你的爱仍不解深深锁在眉间为了爱你我早已落入不眠人生如戏轮回舞台戏子不悔一遍一遍反覆着情节胡鸽羌笛不绝声声尤响耳边千年以前我早与你相恋

夜色月光太美

一样星辰为监

轻挥衣袖这故事重演

下面的人早已经疯狂了,顾浅依飞奔起来,两只脚分别踩在鼓点上面绮弦声慢,凌波碎碎,幽香乍入,便是步子盈盈裹了轻云,水袖轻摆拂过青丝;足尖点地在台上旋转,如有薄雾纤长袖,轻烟飞簇裾,琴声渐促,曲中流水;风袖低昂,顾盼有情,侧腰尽舞,佩响鸣铛。

纵是能歌能染者,谱不出千姿万态回鸾舞,画不出却月翠羽淡远山,描不出点漆悬珠翦水眸,调不出脂凝粉腮芙蓉面,摹不出渲云反绾流苏髻,写不出含香点荷樱桃颗,拓不出旖旎轻盈解舞腰,最后柔身而附于鼓上。

“好”

“好好”尖叫声,掌声叫好声,声声不绝。

下面有人喊道“再来一曲”

“再跳一个”

顾浅依不理众人,飘然而去,仅仅只留下一句话:“汴梁城内,锦绣良缘,款式新颖,欲购从速”。

身后喊声不绝。“这是一千两,买这位姑娘一夜”。

“我一万两买一夜“

“我出十万”

“妈妈。快把那姑娘叫出来”。

“快叫出来”云妈霎时有些头疼,后来有人想到顾浅依临走时候的话提醒道:“刚刚姑娘说“汴梁城内,锦绣良缘,款式新颖,欲购从速”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和“锦绣良缘”有关?”

“明天看看去,”

“对看看去”

后来人们纷纷议论这位神秘的白衣女子,从天而降,一舞惊人,一曲镇汴梁,只留下“汴梁城内,锦绣良缘,款式新颖,欲购从速。”这句话之后,从此寻觅无踪。此后,揽月楼和锦绣良缘的生意更是如日中天。


杀手娘亲爱敛财-顾浅依, 翰易辰-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8994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