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为时不晚-陈小沐, 孟轩-总裁豪门小说

爱你为时不晚-陈小沐, 孟轩-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好贵

陈小沐头晕脑胀,她还没有找准方向,忽然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眯了眯眼,消息提示是陈雪月。

“姐,我知道你看见了。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么我就干脆实话实说得好。其实我和程建早就在一起了,至于为什么没有跟你说,也是怕你伤心。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和程建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程建让我跟你说一声,他跟你彻底分手了。”

分手?

陈小沐嘴角上扬,不屑的冷嘲了一声,就凭他程建也有脸跟自己提分手。靠着墙,她直接发了回话。

“妹妹喜欢别人不要的东西,那么就送给你了。姐姐在这里祝福你们子孙满堂,不孕不育!”

回想起来真是好笑,昨天她的姐妹还在羡慕她和程建的爱情。而今天,她就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和男朋友在她的床上翻云覆雨,为爱鼓掌,还真是戏剧源于生活!

不知为什么她一想到当时激烈的画面,她的胃就开始翻江倒海,胃酸几乎都要倒腾出来,想吐……

呕!

太过于慌张,她来不及去找厕所,注意到了左边虚掩的房门。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头昏脑涨地没有多想,直接冲了进去。

好在卫生间在她的左手边,很快就找到了马桶。刚走到,胃内容物直接翻腾了出来。

这一阵,可是吐得她昏天黑地,甚至到后面,直接意识就彻底空白了。

第二天清晨……

阳光透着窗户折射进来,陈小沐头痛欲裂,她眯了眯眼。

突然,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

凌乱的衣服,乱糟糟的四周……

完了!她失身了!

陈小沐欲哭无泪,顾不得那么多,二话不说就想跑。现在的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可是还不等她整理好衣服,耳边就传开了一声怒吼:“卫生间到底是谁吐成这样的!”

陈小沐几乎条件反射性地身体僵硬,立在了原地。

这个时候,她再想逃跑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怎么?”那是个男人的声音,“你现在想走了?”

被他这么一说,陈小沐莫名觉得自己是个渣女,好像把对方吃干抹净了,撒腿就跑。她认真思考了之后,也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对。

不管怎么样,别人出来做生意也是不容易的。

陈小沐转过身看向对方,视线落到男人的身上时,愣了下。棱廓分明的脸上,几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五官,麦芽色健康的肌肤配着完美的腹肌,从上至下,简直就是上帝的艺术品。

乖乖!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也未免太过分了吧?看在这份颜值上,自己也该多给点。

只见她从钱包里拿出了几张大钞,放在了对方的面前。

“我看这么多应该够你的出台费了,刚才的确是我的错,我道歉。”

她不应该跑的,毕竟自己不是白嫖的人。

男人眯了眯眼,莫名的气愤席卷而来,气得太阳穴直跳。这个女人就是个缺心眼,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男公关。

“看来你是一点都不记得,昨晚我压根就没有碰你,至于这钱……”孟轩尝试解释清楚,他可不想被人那么误会。

岂料话都没有说完,陈小沐就打断了她的话,无奈地笑了下:“你是不是觉得还不够?没关系,为了刚才的误会,我怎么也该在补偿点。”

她从钱包中又抽出了300块,再次添上,现在怎么也应该够了。

孟轩内心一万个马奔腾而过,他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既然她非要这么说,索性就陪她演下去,让她清楚点,有些人是她招惹不起的!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冷意:“就你这么点,怕是有点不够。”话语中透露着嘲讽。

陈小沐皱了下眉头,眼神中透着一丝鄙夷,未免有些太贪心了:“你说吧,只要不胡来,多少我都可以……”

“70万一晚!”

“???”

陈小沐震惊地瞪着孟轩,一口黑血气吐在她胸口。

“你是出来抢钱的吧?”

对方温柔地笑了,笑里藏刀:“要是小姐不相信,可以去咨询一下本处会所的价格。对于A等男公关的消费是多少?用这么点钱就像打发人,未免有些太可笑。没有富婆的钱,就不要学别人出来白嫖。就你昨晚吐得稀里哗啦,害得我没有办法洗澡,损失掉了一笔富婆的生意。念在昨夜的情分上,我给优惠点,就100万,快给钱!”

陈小沐不断地深呼吸,她几乎要气炸了,脑袋嗡嗡直响。本来为了刚才的误会,她想多给一点,可没有想到对方得寸进尺。

“你疯了!”

“我可没有疯,要是不给钱的话,我现在就叫人。”

叫什么叫,这压根就是在讹钱,就算是将她自己给卖了,也拿不出一百万。可问题在意,她的确是嫖了,真要这么走了,她不就是摆明了吃东西不给钱了。况且就这长相,说是A等都嫌低了。

深吸一口气,平稳住气息,等自己足够冷静下来,陈小沐笑了起来,拿出一副求人的姿态:“大哥,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刚才的一切都是我个人的冒失。希望你看在这个份上,价格可以商量下……”

两者间有联系吗?

不过软绵绵的声音让孟轩愣了下,脸上依旧不改冷面的嘲讽:“果然嫖不起,那你还来。”

“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承担,可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你就是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价格。还望你在宰相肚里能撑船,给我打了个折。”

“你想多少?”

陈小沐思考了下,犹豫不决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孟轩被她气得冷笑:“那我还是把你卖了吧!来人!”

“千万别!”

没有想到对方是来真格的,陈小沐立刻就冲了过去,直接捂住了他的薄唇:“不满意可以再商量,最多只能三折了,再多我真拿不出来了。”

她说的时候,眨巴着无辜地大眼睛楚楚可怜。

孟轩眼帘微垂,看着那张不过巴掌大的小脸,心里莫名得生出了怜惜之情。

等了半天也没有反应,陈小沐道:“你不回应,那就是同意了。”

第2章 游戏还没结束

要是别人这么对自己的话,孟轩早就将人给踹走了,更别说近身了。

不过对于这个女人,他还是犹豫了。

孟轩真的没有反应,陈小沐也松了口气,将人给松开,感激不已:“大哥,你真是好人。你放心,这钱我一定给你的。”

她说着,立刻去包里找来了黑笔和笔记本,随后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姓名以及电话,交到了对方的手中:“这样的话,你可以找我。”

孟轩眉尾一挑,陈小沐……

“就凭这些,万一到时候你不认账,那我可要怎么办?”他将纸条收好,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陈小沐咬了咬牙,这男人还真是难缠。

“大哥,你还想要怎么样?”她双手握紧,水汪汪地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

“身份证给我。”孟轩笑着说。

“……”可真会算计。

她是不想给的,奈何她的确是惹不起对方,只能够慢悠悠地拿出了身份证,这才能够离开。

等到陈小沐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她想了下,还是先去买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这才回到了陈家。

可是等到她回来的时候,陈小沐犹豫了。

早就被她抛之脑后有关陈雪月和程建的事情,再次涌现出来,突然就是一阵反胃。要不是昨天吐了干净,只怕又要忍不住了。

不过为了妈妈的医药费,她还是要忍一忍。只要妈妈好了,她就可以不用再回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陈小沐还是推开了家门。

此刻继母年湘秀同其他几个贵妇,正在客厅里品尝,商讨着八卦。

“哎哟,年夫人你可是真的享福了,女儿这么年轻就找了个好归宿。要是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就是啊,我们现在这个圈子,每个都是很羡慕年夫人呢!”

一时间,年夫人被贵妇们吹捧得很高,晓得不亦乐乎。直到陈小沐的出现,让整个客厅的氛围瞬间降到了零点。

“你回来做什么?”年夫人眸光一寒,“我告诉你,我老公和你妈早就没有一点关系,这里不欢迎你!你现在立刻给我离开,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了这话,陈小沐暗自冷笑。让她走就走,她又不是傻子。

“年夫人,我是过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的!”她说着人就朝着楼上要走。

年夫人立刻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拦住了她。

“我说了,这个家不欢迎你。而我陈家也不欠你们母女任何东西,这么多年来,我家给了你们多少钱,该清的都清了,现在立刻给我滚!”

她的咆哮让旁边的贵妇都暗自商议了起来,看向陈小沐的眼神中透着怪异。不过陈小沐根本就不在乎,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救自己的妈妈。

眸光从贵妇的身上一扫,冷厉的视线让原本要私下议论的人寒毛一颤,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随后她朝着年夫人靠近,透着邪魅的笑意,冷声道:“年夫人,你说我现在将陈雪月和程建的事情说出来,那会怎么样?”

这话瞬间就刺激到了年夫人的神经,怒视着陈小沐:“你想干什么?”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陈小沐摸索了手机,俏皮地笑了起来:“要是这件事情再传到媒体上,真期待到时候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

她的每一句,此刻都刺激着年夫人的神情不断地跳动着。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够让陈小沐这个贱人将事情给说出去,那样的话,她的女儿就完了。

“你在威胁我!”年夫人忍不下这口气。

陈小沐满是不屑:“那是你在逼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当然,你和陈雪月要是真的那么厚脸皮也无所谓了。”

这一刻,年夫人恨不得将陈小沐的嘴给撕烂,可她忍了下来。还有这么多人,她可不能丢了面子,等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你要钱是吧!”年夫人转身从自己的钱包中拿出了一张黑卡,交到了陈小沐的手中:“这里有200万,拿了钱以后,你最好给我老实闭嘴!”

将黑卡我在手中,那一瞬间,陈小沐的心就踏实了,她笑着说:“年夫人放心,我对自己不要的渣男没有丝毫兴趣。”

临走之前,她都不忘刺激一下年夫人。

孟氏集团总公司。

孟轩快步从电梯内走了出来,他的身后有一堆秘书和保镖跟着,气势凌人,让路过的人无不将憧憬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三十分钟,关于A国旅游业的开发案会议你们准备好。”

“有关澄江市地产开发的所有资料,十分钟内全部整理给我。顺便帮我定一下三天后的机票,我要去亲自查探一下澄江市地产开发的情况。”

秘书跟在他的后面,从容不迫地记录着他所说的每一个字,生怕疏漏掉。一直跟到了总裁办公室,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而孟轩大步上前,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只是在这里,已经有人等候他多时了。

“总裁,这是你要的资料。”沈特助走上前,双手奉上。

孟轩从他的身边经过,随手拿了过去,便坐在了办公桌前。将文件给打开,等看到上面资料的时候,他的眉头沉了下,眸光黯淡。

这个陈小沐也是够可怜,年幼父母离异,老爸再婚,而她的妈妈因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至今未醒。男朋友劈腿妹妹,啧……这人生够悲催的。

当然看到后面,孟轩眯了眯眼,从这份资料中,他还看到了另外一个消息。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居然是她……

沈特助见孟轩看完,又补充了一个内容:“属下在调查时,发现底下的M设计周这次的设计师,好像选定的人就是她。”

“哦?”孟轩被挑起了兴趣,嘴唇一勾,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看来这场游戏还没有结束。”

时间在早上九点,陈小沐匆忙从医院赶了过去,面试官已经再次等候了。

“陈小姐,由于这次项目上层很重视,为此对每个设计师都非常严格,希望你能够准备好。”

第3章 面试被坑

得了这话,陈小沐有些紧张。她知道意思就是自己不够格,那么贵公司是不会留下她的。

“我准备好了。”

可话音刚落下来,面试点的大门就被推开了,一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在对方进来的刹那,阳光好像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边,炫目得几乎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不过那高大的背影很快就抵挡住了光线,等到她适应过来的时候,身形在她的眼前格外的清晰。

现在不是熟悉了,陈小沐当时就认出了对方。

他……他不就是那天的男公关,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事情就像是龙卷风,丝毫不给她思考的机会。

看她吃惊的样子,孟轩大手一挥,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面试官全部都退下去了。

“不记得了?”

这话问得陈小沐嘴角抽了下,到底是说她不记得一夜欢好,还是不记得自己欠的钱,头疼。

“记得,钱会给你的,你也不至于催债催上门。只不过……”陈小沐眼睛朝着旁边瞟了瞟,“你该不会是这家公司总裁包/养的情人吧?对方难道是富婆,还是说是个gay?”

她这个问话就像是个小八卦,眼神锃亮地等待着答复。

孟轩:“……”

看来这个女人真是缺心眼!

陈小沐瘪了瘪嘴:“知道是你的隐私,不想说就不说,干嘛要那么凶的看着我。不过你可不能够将咱两的事情说出去,不然的话,欠你的钱我可就不还了!”

威胁他,到了现在也不知道他是谁么?

孟轩眯起了眼睛,一手就握住她的手腕,将人拽到了自己的面前,两个人的距离近在咫尺,眸光阴沉。

“你是真的来面试工作的,居然连这里的老板是谁都不知道?”说得好像她另有企图。

两个人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陈小沐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脸刷得一下就红了。

“无理取闹,我干嘛要知道你们老板是谁,他又不是我客户。”

对方轻笑:“那你脸红什么?真有意思,我可以给你介绍。”

神经病!

陈小沐气疯了,这个人不光搅乱了她的面试,甚至还在这里调戏她。要是在外面,自己一定要将这个男人给打趴下。

“既然是求人办事,那么态度一定要软和点。要是你老板看到你这样子,肯定不会收你的,生意都要被你给谈崩了。”

孟轩再次靠近,指节分明的手捏起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轻轻抬了起来,眼睛一眯,怎么看都很暧昧。

“请你以后回去做事情都给我准备充分,至于这家公司的总裁就是我。我压根不是什么男公关,确切的说,我现在算是你的老板,明白吗?”

什么?

瞳孔扩散开,陈小沐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惊得说不出话来。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将眼前的男人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一边。

高级定制的西装,一看就是出自法国大师之手。泛着优美光泽的皮鞋同样也是定制,要是没有弄错,估计是出自意大利大师之手。至于他手腕上的手表更是世界名牌,初步估算价格大约在一千万元的样子。

对不起,她错了。

单凭这些,已经证实了对方显赫的身份。她到底是瞎了什么狗眼,才会将对方误认为男公关。

一时间,办公室的气氛无比的尴尬。

她死咬着牙,眉头一沉,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你不是男公关,那你跟我要那么多钱干嘛,总裁也很缺钱吗?”她诧异地说着。

孟轩不以为意:“你非要误认为我是,并且还要给钱给我,我何乐而不为,毕竟我是生意人。”

一个男人怎么这么爱钱!

“不跟你废话,既然你不是,还我钱。”陈小沐伸出手。

孟轩轻笑一声:“现在我可是你老板,况且好像应该是我跟你要钱才对。”

明明是在笑,可他的笑怎么让人那么毛骨悚然呢?

只见他拿出了一份账单,推动到了陈小沐的跟前,并且说道:“麻烦你看一下。”

在没有拿到账单之前,陈小沐觉得自己怎么也不会欠了孟轩的钱。然而等看到账单的时候,她差点就归天了。

“搞错了吧!我明明吐到马桶里,冲一下就好了。这浴缸是什么鬼,你想讹钱啊?”

“看来你这个人是记性真的不太好,如果你不相信,我这里有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那个她可不要!

不过回想一下,当时她是在太难受了,天旋地转也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吐了,哪知道会这样。

“可……可这么浴缸也太贵了,40万我是真的还不起。”她瘪了瘪嘴,现在算下来,她还倒欠这个男人10万了。

“没关系。”孟轩又笑了下,拍了下手。

下一刻,门打开了,只见一伙人走了进来,吓得陈小沐以为孟轩要将自己给卖了:“哎!老板,有事咱们好商量,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可孟轩没有说,站在原地,直到一份劳务合同放在了陈小沐的面前。

乖乖,怎么连合同工都弄好了。

“现在你一共欠我40万,除去之前的1000块,现在你还欠我39万9千元。算你一个月工资一万块,平均每月分期下来,差不多为我工作4年就足够了。当然还要加上利息,毕竟我是生意人,一共是五年,签字吧。”孟轩云淡风轻的说着。

“还有其他挽回的余地吗?”

无偿工作五年,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丝毫出头之日,简直就是卖身契。

“有啊!你现在将39万9千放下,那就没事了。”

陈小沐的脑袋嗡嗡直响,无奈之下,只得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孟轩看在眼里,很是满意。

“对了,我一个月的工资都被你拿走了,那我拿什么吃饭,让出一点吧。”她恳求地说道,现在是不敢跟这个男人硬刚,完全就是个坑。

“需要的话,去我那里拿就可以了。”

事情办妥后,孟轩就带着人风风火火地离开了,而陈小沐的后背几乎一阵冷寒。之后有人过来带着她去看办公室,然而过去的时候,她察觉到事情不对劲。

为毛她的办公室跟那个男人紧挨着?

爱你为时不晚-陈小沐, 孟轩-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