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老公无限宠-童易源, 方佳浩-婚恋生活小说

男神老公无限宠-童易源, 方佳浩-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遇到一个人

“凭什么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比我过得好?我有什么错?”

童易源颤抖着身体从药瓶里倒出了一把白色的药丸,颗颗纯白色的药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美丽,这就是童易源一直以来最向往的东西。

纯洁、美艳,只要是吞下这些美丽的东西一切就都结束了,从此以后她的生命中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做方佳浩的男人了,也不会再难过了。

药丸带着丝丝的苦涩,没有水吃的时候很难吃。

童易源把药当成糖果一样一颗接着一颗的吃下去,不知道是因为药效的原因还是因为太想念方佳浩了,慢慢的童易源产生了一种幻觉,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相逢的时候。

天气突然就变了,昨天还可以晒太阳的天气今天就飘起了大雪,风咆哮着往人身上扑,像刀子一样锋利的划割着裸露在外的皮肤,童易源小跑着寻找药房。

天太冷了马路边的药房都早早关门了,可是贝贝突然间流产没有药是会死人的,童易源站在路边环视四周觉得非常着急,突然看到交通大道的路标。

忽然想到交通大道斜对面的那条小巷子里就有几家私人诊所,可是走到路口童易源就不敢往里面进了,小巷子里没有路灯,两旁都是残破的危房,巨大的恐惧让童易源打了退堂鼓。

经过一番心里斗争最后还是决定进去买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用手裹紧了衣服低一脚深一脚的往前走,路面上已经开始结冰了,滑滑的非常难走,童易源一路摔倒了两三次。

本来就又冷又怕,突然窜出来一只凶狠的黑猫还大叫了一声,童易源吓的跌倒在地上摔疼了胳膊,艰难的站起来抱着胳膊委屈的哭出了声。

被白雪覆盖住的小巷子还是充斥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微弱的呼吸声断断续续有点急促,刚开始童易源还以为是自己的呼吸声可是越靠近垃圾桶呼吸都频率就越不对。

童易源吓的进退两难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是站在原地不动,慢慢的平复了一下心情感觉呼吸声越来越弱,这时候童易源满脑子都是穷苦人在冬天无家可归被冻死饿死的新闻。

出于正义感童易源决定拯救这条生命,可是内心又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阻止她的行动,内心明明已经确定了要救可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下手。

在天地一片素白的环境中垃圾桶旁边的那抹黑影显得异常的醒目,童易源觉得很有安全感就没什么顾虑的靠近黑影,果然真的只是万事开头难。

为了表示尊重黑影童易源不得不蹲在离黑影很近的地方,可是黑影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

“请问?你还好吗?需不需要帮助?”

尽管童易源主动询问黑影可是黑影还是自顾自的躺着非常有脾气,这样的氛围让童易源觉得很尴尬就又重复了几遍,可是黑影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改变过。

回答她的只是雪落下的沙沙声和黑影微弱的呼吸声,这个时候童易源一点也不害怕黑影了,蹲在黑影的身边就像是以前大家都是好朋友一样。

“难道他睡着了吗?这样的天还能睡着是不是也太厉害了一点?难道他是一个苦行僧?”

童易源蹲在黑影的身边看了一会儿实在是冻的不行,这会儿在冷风的浇灌下童易源所有的良善和耐心都被消耗殆尽了,把男人扔下又实在是不忍心。

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去摇晃黑影的身体想看看有没有回应,手放到黑影身上的时候童易源对自己的行为都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和黑影那么熟悉了呢?

可是在童易源还没有摇晃黑影几下的时候,胳膊就被翻到身体的后方,喉咙被勒住了,男人的力气太大了弄的童易源非常疼,那种窒息的感觉让童易源又痛又怕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童易源感觉要被勒死的时候黑影松手了,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黑影在袭击完童易源之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在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震起了地上的灰尘。

童易源感受不到危险就坐在地上看着黑影,借着白雪的反光打量着黑影,发现黑影已经晕了,只不过长的是真的好看,浓密的睫毛让童易源妒忌极了。

出于报复童易源使劲的拍打着黑影的俊脸还把黑影的脸捏成各种形状,玩了一会儿玩累了就打算走可是又不忍心留黑影在雪地里,主要是黑影长得非常帅。

童易源觉得黑影是饿晕了留在这里一夜肯定会冻死,于是就扶起黑影带回自己的出租屋可是手碰到黑影的身体时一股强烈的血腥味就溢了出来充斥着童易源的口鼻,童易源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着满手的鲜血浑身直抖转身就跑。

剧烈的刺激下童易源的脚也不滑了,拼命的跑出了小巷子的尽头,等看到了小诊所昏黄的灯光童易源才觉得自己总算是活了下来,手上沾染到的血液已经干了。

无论怎么擦也擦不掉,无奈之下就蹲在地上用雪洗手,蓬松的雪暗藏着寒毒,冻的童易源双手发痛,等到收拾好自己才迈步进去诊所,进到诊所里面童易源还在忍不住颤抖。

诊所的医生是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一头干练的短发里面夹杂着丝丝银发,整个人温暖和煦的坐在那里慈爱又端庄。

“小姑娘,怎么了?看你冻的,我去给你倒一点热水暖暖身子。”

医生看童易源脸色发白,浑身直抖以为童易源是被冻着了,赶紧站起身子用一次性水杯给童易源接了一杯水。

童易源感激的冲着医生笑了一下双手接过水杯,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那个身中数刀的男人、充满血腥味的雪地,、沾满血的双手,这些场景一幕幕回放在童易源的脑海中。

“大晚上的这么冷出来是有什么事吗?怀孕了不想要?”

医生很有耐心的询问童易源,眼睛还时不时的瞟向童易源的肚子,虽然医生很温柔可是童易源还是感受到了医生眼底的冷漠。

第2章 决定救人

“不不不,不是,也算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就是我一个朋友,不是我,她怀孕了,不想要。”

“不想要?不想要你叫她过来,我这边能做,但是我不给药,万一吃了有什么事怎么办?”

医生的话语和眼神都咄咄逼人,身上的气质都变得像充满了刺一样,面对这样的医生童易源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本来就非常害怕这下子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她她她她,她已经做掉了,现在一直在流血,好多好多血,止不住,我很害怕。”

“你们现在这群小姑娘一点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父母养着你们给你们钱花是让你们好好学习的,不是让你们乱搞男女关系作贱自己的,除了出血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症状?”

童易源其实很想告诉医生她们也想要好好做人,也想很正常的生活,可是现实逼迫的她们不得不工作,但凡要是有一点点选择贝贝也不想做一个供人玩弄的女人。

“我不知道,只是她身体一会儿很凉一会儿又很热,房间里都是很浓重的血腥味,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走的时候她在发烧。”

医生看着童易源非常无奈,摇了摇头开始拿药,在医生拿药的时候童易源满脑子都是那个流血的男人,冷静下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

“先给你药拿回去给你朋友吃止止血,我给你一张名片,要是情况没有得到控制给我打电话,要记得给她保暖,多买一点补品。

这种事情对女人的伤害非常大,明天带她过来打几天点滴消炎再复查一下,你们这群小姑娘……”

对于医生说了什么童易源完全没有留意,满脑子都是躺在雪地了的黑影,那个一脸冷漠双目澄清的男人现在怎么样了?离开了吗?

带着这些想法童易源双手接住药付了钱之后又鬼使神差的和医生买了消炎药和止血药。

童易源小心的窥探着医生的表情生怕被医生觉察出猫腻,不过医生问也没问就给童易源开了药,在这样的小诊所里大多数都是一下见不得人的勾当,什么伤患都有医生也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童易源心情沉重的往回走着,那个男人明显就是得罪了人如果救了就一定会惹上麻烦,如果不救那个男人就死定了,经过一番挣扎后童易源决定如果那个男人还在原地就救。

有了解决方法就觉得心情放松了不少,路过垃圾桶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果然还在,就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其实在内心深处童易源还是想救男人的,小心的扶起男人架在肩膀上缓慢的往前走。

“既然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男人语调清冷的让童易源有一阵恍惚,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如果要是有的话童易源一点要质问一下上苍为什么她就那么不幸?

“因为你还在这里,既然没有晕过去就自己撑着点使点劲,不然我可拖不动你这么重的身体。”

童易源见男人还是清醒的就没好气的回道,只是语调中多了一份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兴奋。

男人伤的很重,后背有五条正在涓涓流血的血口,其中最深的一道血口一直延伸到前腹,身上新伤旧伤层层叠叠的没有一块好皮,手臂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想要上药处理伤口就必须把男人的衣服脱掉,可是干涸的血液已经黏住了衣服只能用剪刀剪破衣服,这时候男人已经晕了过去,惨白的脸开始出现潮红。

童易源知道是伤口感染发炎了觉得非常害怕,无数次拿出手机想报警可是憋住了,理智告诉她如果曝光了男人的身份准会给自己惹来杀生之祸,而且男人也会有生命危险。

地上扔着男人残破的衣服,破布一样的碎片沾满了血液让人分不清原来的颜色,虽然觉得不好意思可是为了救人童易源还是把男人脱了个精光。

开始用药水给男人清理身体,药水刚沾到男人身上的时候男人闷哼了一声表情非常痛苦,整齐的牙齿紧紧咬住嘴唇,原本惨白没有血色的嘴唇因为牙齿的咬里涌现了血色。

童易源心疼的一边给男人擦身体一边对着男人的伤口吹气像是要缓解男人的伤痛,空气中混杂着药水和血腥味,地上扔着沾血的棉花,整个房间里混混暗暗的像是一座地狱。

窗外的树被吹的左右摇晃好像要断了一样,大雪仍然从遥远的地方飘下,男人身上的伤口横七竖八的躺在男人的身上,一道道深可露骨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

在童易源看不到的地方男人睁开了眼睛,表情淡漠没有一点,双目没有一丝丝情感,整个人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就像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像。

童易源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是凭感觉给男人喂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感觉有用的药,本来以为男人吞不下去,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很随意的就喂了下去。

男人的体温一直居高不下,滚烫的皮肤几乎烙伤了童易源的心,这个时候童易源的脑海里一直都是怎么才可以救男人,为了给男人物理降温童易源几乎一整夜都守在男人的身边。

不停的给男人擦拭身体,还时不时的用水蕴湿男人的嘴唇,让童易源松了一口气的是男人虽然始终没有醒来的征兆但是好歹体温下去了。

累的童易源几乎虚脱,刚坐在地上打算放松一下才想到还没有去看看贝贝,吓得童易源赶紧站起身子抓起药就冲到隔壁贝贝的房间。

因为没有包扎用的东西又怕感染男人的伤口童易源就只能让男人裸趴在床上,虽然躺在童易源的床上的是一个裸体的身材极棒的美男子,可是对上美男子身上的伤口童易源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安静的房间里空调运转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喧闹,男人裸露在外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童易源觉得松了口气赶紧收拾了一下房间跑到隔壁房间去看贝贝。

第3章 照料美男子

男人在童易源关上门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眼神锐利如鹰充斥着淡漠,不悲不喜的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头发毫无精神的趴在脑袋上,脸色惨白,嘴唇干燥起皮。

一动不动的只是睁大了眼睛盯着门的方向,经过短暂的休息男人完全可以离开,可是他没动只是在心里赌,赌一个替他处理伤口还吹气的女生不会害他。

今天是男人继位三个月第一次出行谈判,整个计划只有鲁军,男人,还有姚奚三个人知道,男人自己不可能泄露,鲁军当时为了掩护男人生死不明,那就只有姚奚了。

“她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哪里对不起她了?”

男人觉得很痛苦可是又想不通,估计还是不爱吧。

“要是爱又怎么会把我往死里逼?哪怕自己把命都交给她了为什么还是得不到她的爱?”

男人自嘲的笑了,刹车一定被动了手脚,车上的玻璃也不是方家惯用的防弹玻璃,很明显他和鲁军兄弟俩都被套路了,这个套路他的人是他最爱的女人。

这些东西男人都不想再去计较了,眼睛闭上的时候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

贝贝已经睡着了,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就像一只鸵鸟,童易源叹了口气给贝贝掖了掖被子轻声唤醒贝贝。

“醒醒,起来吃点药。”

贝贝迷茫的睁开眼睛整个人睡的迷迷糊糊的,睫毛上还沾染着泪珠,医生说的没错,这件事对于女孩子真的是伤害非常大。

贝贝一句话都没有说,软趴趴的倚靠着童易源的肩膀上半闭着双眼,柔顺的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脆弱而又慵懒。

“伺候”贝贝吃完药童易源就转身小心翼翼的关门离开了,经过了这件事贝贝再也不会回到从前那样了,未来的生活又该怎么继续?童易源有点迷茫了。

站在客厅里可以透过厨房看外面的景象,天空已经发白了,外面很亮不知道是雪景还是真的天亮了,童易源觉得头很疼可是一点也不困。

这么些年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从孤儿院离开辗转去过很多城市干了很多工作,后来认识了贝贝两个人就白天上班晚上去夜校上课,医生说她们是学生也没有错。

可是她们是被人抛弃的,除了自己不会有人爱,有时候童易源也会觉得难过,凭什么别人都可以幸福而自己却如此不幸?也曾愤怒不甘厌世仇恨所有幸福的人。

可是却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又做不到置之不理,院长说人得善良,于是童易源信了,捡回了快要丧命的男人,这一刻内心平静看着雪景的童易源永远想不到她的生命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此历经风雨饱经沧桑。

小区的小广场上健身的老年人已经出动了,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嬉笑锻炼,童易源悄悄的打开房间的门摸了摸男人的额头并察看了男人的伤口确定男人没有发烧伤口也没有恶化就松了口气拿起包踮起脚尖轻手轻脚的离开,而男人这个时候已经呼吸平稳的睡着了。

菜市场里挤满了家庭主妇,吆喝声、砍价声不绝于耳,好不容易才挤进了卖鱼的摊子发现好鱼已经买完了,还好今天童易源是来买黑鱼的,赶紧抢了一条黑鱼就付钱。

钱还没付完一篮子黑鱼就没了,对于主妇们的战斗能力童易源实在是不敢恭维,挤出来才发现忘了给贝贝买鲫鱼补身子了,站在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地方回头再看一下眼身后生猛的主妇们童易源心生怯意。

懊恼的拍了拍头叹道:“果然美色误人”,买好食材又去了超市买补品和男士睡衣,最后为了分散买药像做贼一样跑了所有的医院和药店。

出于愧疚炖好了汤先送了一碗给贝贝,“伺候”贝贝吃饭,无论什么时候贝贝总是稳重淡定,巴掌小脸没有丝毫血色,低垂的睫毛又长又密,这样好看的小姑娘她的家人怎么舍得抛弃呢?

“童童,我累了,你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好不好?”

贝贝带着祈求的眼神看向童易源,语气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冷漠,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怎么都会改变的,童易源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关上贝贝的房门离开了。

关上了门就像阻断了她和贝贝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童易源好笑的摇了摇头没有意识到贝贝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小姑娘了。

端着汤进屋的时候男人已经睡醒了,正睁着大眼睛看着门口,童易源被男生盯的尴尬极了就假装咳嗽缓解尴尬,两个人一个忙着盛汤一个发呆,虽然都不说话可是却异常的和谐。

童易源坐在窗边给男人喂汤,男人也不客气只要给就张嘴,窗外的光经雪反射进屋子罩在的床上,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种奇异的美丽。

欧式繁杂典雅的家具,整个房间都是纯白色的,天蓝色床单整齐的铺在柔软的大床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美女脸色苍白,双眼无神,仔细看又带着痛楚。

房间大而空旷,安静的可以听到女人的哭泣声,大滴大滴的泪珠砸在桌面上噼里啪啦的响声竟然出乎意料的大,女人紧紧抱着她自己低着头看不清脸色。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不缓不急的敲门声打断了女人的思绪,下意识擦干了眼泪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表,清了清嗓子摆出招牌式小脸走到门口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溪溪,哭了?你要是后悔了我们就放手,什么都没有我的宝贝女儿重要。”

“没有到事,怎么可能,我不后悔,一切都是方家欠我们的,我们只是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真是我的乖女儿,你真是我的骄傲。”

穿着西服的老者把姚奚搂在怀里,眼神像锁定猎物的雄鹰一样凶狠而又势在必得,拍着姚奚后背的手也显得力不从心,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着阴谋和算计。

“佳浩死了吗?”

“嗯,死了。”

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后姚奚终于忍不住失声大哭,老者皱了皱眉头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第4章 贝贝离开

一碗汤下肚的男人气色红润了不少,整个人懒洋洋的异常的放松,就像一只慵懒的加菲猫,童易源假装收拾碗筷却用眼角偷偷的瞟躺在床上的男人,他长的真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之前童易源觉得贝贝是最好看的人可是见了男人之后才发现男人比贝贝好看多了,收拾的再慢都有收拾好的时候,尽管童易源再不乐意也最多再磨蹭一会儿,可是还是得离开。

男人的伤口好的很快,照这样下去估计很快伤可以好了,一般能够这样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童易源瘪了瘪嘴叹了口气又看了男人一眼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给男人买的睡衣已经洗过并且烘干过了,童易源嗅着睡衣上的香味觉得异常的满足,对于一个从小缺爱的人来说情是一辈子的,在童易源心里下意识的觉得男人是她的,是她捡回来的。

只要她好好对他他就会留下来陪着她,可是却忘了男人是个人不是流浪猫、狗,是有血有肉有自己独立思想的,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在一起就会一辈子毕竟只是想象。

进去送睡衣的时候猝不及防和男人的视线来了一个对视,只是一眼童易源感觉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了。

“噗通……噗通……噗通。”

男人已经转过了视线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看着男人的侧脸童易源红了脸。

“原来小鹿乱撞的感觉这么甜蜜?这样的感觉真好。”

童易源傻乎乎低着头傻笑,从男人的角度看上去就像一个刚刚从神经病院逃出来的疯子一样,下意识就想离童易源远一点。

“我叫童易源,童是儿童的童,易是简单的那个意,源是源头的源,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不说话童易也不着急就蹲在男人的面前一脸认真的看着男人,偶尔眼神交汇的时候童易源还会很认真的对男人笑,这样的相处对于童易源来说其实也是非常舒适的。

至少一抬头就有人陪着自己啊,不再是孤孤单单的,男人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假寐,又看了一会儿童易源觉得无聊就站起身子可是站起来太猛了两眼发黑差点晕倒。

男人惊恐的睁开眼睛看着童易源,从男人的眼神里童易源感受到了担忧,有人为自己担忧的感觉真幸福,在潜意识里就觉得男人是他的人,也正是一眼误了童易源的终身。

估计哥伦布发现大陆都没有这么开心,童易源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轻快的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刚关上门男人就轻飘飘的抛出了三个字。

“方佳浩。”

童易源愣了一下没有回头就把门关上了,本来童易源没有想到方佳浩会回答,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站在门口呆呆的呢喃。

“方佳浩,方佳浩,方佳浩。”

原来帅哥叫方佳浩啊!声音真好听,此时一脸兴奋靠在门上犯着花痴的童易源,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三个字却是自己所有痛苦的源泉,知道了却再也离不开了,真真正正是做到了不死不休。

“你在干嘛?医生说了要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东西你就叫我啊!我来给你收拾。”

“不了,童童,不用帮我了,我现在要搬出去住了。”

贝贝被童易源摁在床上之后也不挣扎,只是很淡定的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根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非常重的烟火的气味,熏的童易源想吐。

“你什么意思?去哪?”

贝贝的话让童易源彻底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自有我自己的去处,放心好了,我有我自己的想发,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心里有数。”

“有数有数,你有个屁数,有数你能把自己给整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能去哪?无非就是去卖,这样即便是有钱了又能有什么用?”

贝贝抽烟的动作顿了一下,涂了大红唇的性感嘴唇控制不住的在颤抖,一双大眼睛里面亮晶晶的含着眼泪,为了不在童易源的面前流泪倔强的把脸背过去。

贝贝不说话把童易源气的够呛,两个人为什么工作那么辛苦还是要学习?还不就是为了能够不低人一等,可是现实磨平了贝贝所有的棱角和希望。

“这个世界也不就是那么回事,有钱总比没钱来的好。”

贝贝站起身子在床头的破柜子上把烟头熄灭就提起包离开了,这一次童易源没有拦住她,只是看着被烧坏的床头柜发呆。

贝贝下楼就看见一辆车停在楼下,车窗紧闭充满神秘感,贝贝拉开车门进去的时候再一次感受到了这辆车的身份和这里的破旧的不和谐,走到这一步贝贝不后悔。

“王老板,你还亲自来接人家,真好。”

贝贝嗲嗲的趴在王老板的身上,王老板在贝贝刚进来手就一直非常不老实,现在更是肆无忌惮的在贝贝身上乱摸。

“怎么样,宝贝我好吧!你这地方实在是不能住人,这么多年我的宝贝也是辛苦了,以后跟着我保证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不会让你受一点点委屈。

贝贝假装感动的挤出几滴眼泪紧紧抱着王老板的粗脖子,这样的一副皮囊让贝贝觉得恶心。

肥胖短粗的身材,光秃程亮的脑门,小眼睛满脸的皱纹,肥厚发紫的两瓣嘴唇,王老板的一切都让贝贝觉得恶心,可是王老板有钱。

车子启动之后贝贝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她生活了五六年的房子,那里有她的依靠,有她最爱的人,有她的希望,也有她的落魄和不堪。

蹲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面童易源感觉前所未有的绝望,那种再一次被世界所抛弃的无力感又席卷了童易源的全身,眼泪像脱缰了的野马,失去控制。

隔壁发生的一切方佳浩都听的非常清楚,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作为一个世家大族里出生的孩子,方佳浩从来都不知道缺钱是一个什么概念。

只是本能的觉得不对,虽然方佳浩作为一个商人赚钱有时候也是不择手段,可是出卖身体?方佳浩设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太能够接受。

男神老公无限宠-童易源, 方佳浩-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367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