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俏媳不当家-楚翘, 段青舟-穿越重生小说

农门俏媳不当家-楚翘, 段青舟-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重生

从前有座山,山脚有个村,村里有个老寡妇,寡妇在给两个姑娘讲故事……

柳絮飘摇三月天,入春以来,多宝河便解了冻,宛若一条玉带从云阳山脚蜿蜒而过。

睁开眼,便是蛛网结绕的房梁与透着光的瓦片,光秃秃的四面墙被烟火熏燎成了焦黄色。

一张破板子搭的铺稻草的床,一床绽出棉花脏到连颜色都看不清的破被,便是这个屋里全部的摆设。

楚翘有些发懵,她不是死了木?她是个兽医,给一只仓鼠做阉割手术时,好死不死的咬了一嘴。要说那仓鼠也是有毒,一嘴下去,直接引发败血病,她没熬到晚上就蹬腿嗝屁了。

楚翘习惯性的伸出手去扶鼻梁上的眼镜,眼镜没摸到,反而看见了那只型似鸡爪子的手……

这不是她常年操手术刀,有着薄茧的手,一个念头油然生出,她……重生了。

正诧异着,“吱”的一声,房子裂开了一道口子,随即明亮的光线被条细细的人影挡去。

只见进来个高瘦妇人,刀条脸,薄嘴唇,肿眼泡,鼻凹到嘴角两条深深的八字纹,大概是长期撇嘴谩骂人刻下的。

妇人三步并两步的闯进来,一把揪着楚翘的头发就骂:“老娘不知道遭了什么罪,穷人还生富贵病!这日头都照屁股了,还躺着!没死快就起来!”

那妇人的两片薄嘴皮比刀子还厉害,骂人都不带大喘气的,唾沫星子溅了楚翘一头一脸。

楚翘被狠揪着头发,头皮疼的火辣辣,偏生浑身上下软绵绵,没什么力气,推不开那婆娘。

那妇人大概是没想到她还敢反抗,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到楚翘脸上,啐了口唾沫,道:“还敢反你娘老子!翅膀硬了啊!”

还没等楚翘明白过来,妇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好打,拇指粗细的竹条打起人来咻咻的,落在肉上就是一条肿块。

楚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啊!活了二十几年,还没受到这待遇。偏生身上软绵绵的没力气,反抗不了,眼泪只能往肚里咽。

应是打累了,那妇人反手丢了竹条,撂下句:“死丫头,还不快些起来喂鸡煮朝饭!待我回来了,饭食还未煮熟,哼哼!要你好看!”

话落,那妇人临走之前,还不忘踹楚翘一脚。

许是挨了顿好打,楚翘脑子中渐渐浮出了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确实是重生,并且穿越了,这具身体姓余,大名巧叶,十五岁,家住在宝河村,地地道道农女一枚。

巧叶上头还有个姐姐,叫金莲,而刚才那个恶妇则是她娘老子--寡妇余氏。

一个花儿,一个叶儿,绿叶衬红花嘛,光从名字上就知道她在这个家的地位了。


第2章 恶妇

照理说,姊妹两人都是余氏肚子里掉出来的肉,待遇应该差不到哪去。但怪就得怪巧叶生不逢时。

早些年大旱,整个冀州府遭了殃,粮食比金子都贵。朝廷的赈灾粮又迟迟不拨,当真叫个饿孚遍地。

巧叶爹为了省口粮食给马上要生了的余氏吃,没捱过去,生生饿死了。待一个月后,赈灾粮下来,余金莲也从余氏肚子里爬出来了。

得,男人没了,余氏又带着个吃奶的姑娘,改嫁也没人要,便让余金莲随了自个的姓,准备日后招个上门女婿给自己养老送终。

就这样,余氏就成了宝河村的寡妇,一个人拉扯的姑娘过日子,也不改嫁什么的,村人都知道了这么个节妇,对寡妇余氏没有不尊敬的。

可没两年,这余氏的肚子却跟西瓜一样慢慢大了起来,十个月后,孩子呱呱落地,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

余氏这好日子算是到头了。娘的,村里人个个敬你余氏是个节妇,这才没两年呢,就生个野种下来,这不是打咱大伙的脸吗?

余氏也悔也恨,恨自己轻信了那个负心汉的花言巧语,恨负心汉提了裤子不认账,更恨自己把这个小野种生出来。

而那个小孩就是余巧叶,从小到大她可没少被人叫做野种,气极了回来找余氏一哭,余氏反倒给她一耳光,再啐上一句该死的小野种,巧叶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软弱的性子。

没人疼没人爱的,她的日子可想而知有多难过。平日里,亲娘余氏看她不顺眼了,抓过来就是一顿好打,大姐金莲也没事就冷嘲热讽她两句。

家里的脏活累活不用说,全交是巧叶干的。巧叶在亲娘余氏心里,估计还不如家里养的下蛋鸡金贵。

大冬天的,多宝河都给冻上了,余氏硬生生让巧叶穿着单衣在冰窟窿里洗衣裳。那水多凉啊,别说小姑娘了,就算是老爷们儿也遭不住。

可怜巧叶身子弱,一下染了风寒,整天发烧咳嗽,拖到开春也没好。前些日子病得更重了,余氏愣没舍得十个铜板,抓帖子药给她吃。这不,突然发起高烧,巧叶一命呜呼跷脚上了西天,让楚翘来抵她受罪了。

要说巧叶这妮子也够窝囊的,都给欺负成这样子,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平日里余氏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指东绝不往西,比什么都听话。

再对比一下余金莲的待遇,巧叶这妮子不伤心难过是假的,同是一个娘生的,都没见过爹,凭啥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全给大姐?凭啥她什么都没有。但每次看见余氏阴沉的脸,巧叶也就把话全都咽在肚子里了,否则又得挨余氏的耳光。

“混的也太惨了吧……”

楚翘颇有些无语,人家穿越重生怎么着也能当个贵女公主什么的。她倒好,没人疼没人爱的,连爹都不知道是谁!还特喵是个吃不饱肚子的农女,要不要这么不公平?

摸着胳膊上的伤痕,这余氏干别的不行,打姑娘倒还真是一把好手,竹条子专门落在胳膊内侧,疼的叫人受不了,却偏偏不影响干活,当真是个恶妇!


第3章 大女金莲

现在巧叶的身体里可是她楚翘,软包子也要翻身把歌唱!日子长着呢,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楚翘整理了一下心情,强撑着身子下了床,出了房子,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家徒四壁。

小院不大,东南西北各一间土坯房,院里一口缺沿水缸,三只秃毛半大鸡四处溜达,撅屁股就是泡鸡屎。

循着记忆,楚翘找到挨着堂屋的灶房,入眼的是个被烟熏黑的矮灶和一大堆柴火。梁上悬着一小块黑漆漆的腊肉,约莫有两三斤的样子。

翻遍了整个灶房,楚翘只找到一小袋苞米面和一棵蔫了吧唧的白菜,和半罐子盐粒儿。

这余氏不但穷,还特别抠,粮食全在锁在她屋的柜里,每顿按人头来煮,绝不多拿出粮食。

其实在宝河村,这样的条件算可以了,至少巧叶还能有口苞米稀弱喝,有件布衣裳穿儿。

余氏屋里没个当家的男人,没儿子,男儿死又的早,名声还不好。母女三人能有瓦遮头,有饭吃,孤儿寡母的,没让那些吃绝户产的族人赶出去,证明余氏是有两把刷子。

灶房里缺油少盐的,就算楚翘是个巧妇,也变不出什么花样儿,按照巧叶的习惯熬了一锅苞米面糊糊,白菜帮子切成碎块,也煮进去。

至于房梁上悬着的腊肉,楚翘是不敢碰的。那玩意儿腌的时候,余氏可下了重盐,外边那一层全是盐痂,盐到连猫儿都不敢来偷吃。

到了过年时,余氏才取下来用热水泡开,炒了端上桌,吃上一口能把人齁死,这一年到头倒也算吃上回肉了。

靠柴火烧的土灶,煮东西自然是慢的,楚翘在锅里加够了水,便按照余氏的吩咐伺候那几只宝贝的下蛋鸡。

乡下的鸡吃的都是正宗农家零饲料无公害鸡食--就是多宝河边打来的鸡草在木槽里剁碎了,掺上一把苞米面拌上,无污染无添加,鸡吃了身体倍棒,便是连蛋也多下一个。

就是苦了剁鸡食的人,巧叶养的鸡才半大,需剁的碎碎的,下蛋鸡才吃得下去,颇为费工夫。

幸亏楚翘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家住过几年,这些农活干起来并不陌生,做起来还有板有眼的。

楚翘正干着活,“吱呀”一声响,正房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个十六七岁的周正女子,嚯的就把一盆水泼到了她脚边,溅起的水把楚翘裤子都打湿了。

还没等楚翘说话,女子就嗤笑一声,开了口:“巧叶莫见怪啊,大姐不是故意的,昨个儿挑花伤了眼睛,实在是没看清你在这儿。”

那女子笑嘻嘻的,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嘴,生得挺美。穿一身艳红色的漂亮衣裳,脸上还涂了脂粉,一看就是下了心思打扮的。

这幅打扮在宝河村这么个农村子,是完全派不上用场:庄户人家的闺女都是要下地干活的,穿成这样到了地里不得别扭死?

而这人便是余氏的宝贝女儿,巧叶的大姐--余金莲。


第4章 穷家不睦

平白无故被泼了一身水,楚翘哪是个忍气吞声的主人,弯腰拧了裤子上的水,淡淡道:“你这是瞎,不叫花了眼。”

“你……”

她没想到楚翘还敢还嘴,余巧叶这野种向来只有受气的份,平时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指东不敢往西,只有听喝的份儿。

偏生这回被堵都没话讲,可把余金莲气的够呛。手里面的手帕绞了又绞。余金莲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指着楚翘的鼻子喝道:“巧叶,家里没米了!快去段家拿些回来!”

余金莲放到现代也就是个未成年,半大丫头骂街--能嘚瑟!

楚翘才懒得搭理她,眼皮子都没抬,只是淡淡的道:“不去,娘让我喂鸡。”

“反了啊,敢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余金莲是真气急了,抬手就管楚翘身上招呼。她这十几年,可没少欺负这个爹都不知道是谁的妹妹,颇得其母真传,专门照着楚翘胳膊内侧腰上掐,下十分的力,一点也不含糊。

楚翘一是在病中,没什么力气,反打不回去,二是考虑到余金莲是余氏的心头宝,招惹她不划算。

故,楚翘任余金莲掐了几下,硬挤出两滴眼泪,装出副怕了的模样,表示投降:“姐,我错了,我这就去段家拿米。”

话罢,楚翘猛的甩开了余金莲的爪子,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了。

躲起来掀开衣服一瞧,特喵的,娘俩倒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余金莲年纪不大,下手倒挺狠的,楚翘腰上臂上全是青紫的瘀痕,还有竹条打出的红痕肿条,堪称惨不忍睹!

“啧…”

楚翘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回是真的欲哭无泪了,若换做在二十一世纪,那摊上这么一个妈,她早卷钱跑路了。

但她已经重生成了悲催倒霉的巧叶,能跑哪去?她连什么朝代都不知道。

当然宝河村大部份人都不知道,也不关心:不管是哪朝哪代,老百姓的日子都要过,朝廷都要来收税,都要来征兵。

难过归难过,问题还是要解决的,楚翘瞟见野地里生着好些蒲公英,便扯了好些撺在手里。

别拿兽医不当大夫,小护士比不过老兽医,非常时期只能非常对待。中医楚翘还是懂一点的:蒲公英,菊科植物,其性清凉,可以解毒、消炎、清热。

这具身体底子弱,又经常挨打,伤口不处理的话很容易感染发炎,从而导致低烧,长此以往,嗝屁儿的便是她楚翘了!休想再来个借尸还魂。

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蒲公英是她唯一能找到的药草,眼下用以冶伤最合适不过。

楚翘把蒲公英洗干净后,直接就扔进嘴里嚼烂,再吐到伤口敷好,一砣绿糊糊,自然是好不看到哪去。问题是她现在身无分文,没什么选择。

处理完伤口,刚才余金莲是让她段家拿米吧……

段家?哪个段家?

记起来了,特喵喵的,余巧叶和段家儿子段青舟订了亲!


农门俏媳不当家-楚翘, 段青舟-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