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总裁求放过-顾青萝, 连君城-总裁豪门小说

前任总裁求放过-顾青萝, 连君城-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等着我教你?

“去哪儿?”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男声。

“我……我想去……去卫生间……”顾青萝手心里的虚汗愈发的多。

这个总统套房,灯光昏暗又压抑,身后的男人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想逃?”

顾青萝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没,没逃……”

男人轻笑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知道今天来这里是做什么吗?”

室内一片静默,良久之后。

顾青萝咬紧了下嘴唇,尽力让自己的双手不再颤抖,“知道。”

“那你杵在这干什么?等着我教你?嗯?”

男人突然发起了火。

眼泪划过眼角,终于,她将双手放在了旗袍的盘扣上。

可就在旗袍盘扣快要全解开的时候,环着顾青萝的双手突然松了开。

“顾青萝,多年不见,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顾青萝手抖了又抖,下意识的,她开始飞快的扣扣子,可扣到一半,一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怎么?不想看看我?”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突然想起有事,有事要处理……”顾青萝用力抽出自己的手,那如梦魇一样的声音让她仿佛置身冰天雪地里一样,不想,但却不由自主的身体发颤。

男人的语气仿佛来自地狱里的恶魔一样。

“呵,装作不认识我么?”

不等顾青萝反应,她的身体被猛的掰过身。

眼前的男人,虽然头发比之前长了,眉眼更加深邃,但是……还是那样的熟悉。

“看清楚我是谁?”男人嘴角挂着笑意,却没有一丝丝的暖意。

“我不知道是你……”

“怎么?你很失望?”男人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都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清纯。”

冰冷的声音夹杂着愤怒和厌弃,猛地,顾青萝用力的伸手将他推开。

“连君城,早知道是你的话我不来。”顾青萝稳了稳心神,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系上了剩下了两个盘扣。

而她的话却让连君城握紧了双手,“呵,言下之意就是谁都可以就我不行?”

握着盘扣的手指猛地一顿,敛下眼中的神情,顾青萝不紧不慢的的勾了勾唇,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是啊。”

她的语气平静而静谧,说完便不管不顾的转过了身,想要离去。

然而,脚步还没有迈开,腰间就多了一双手,紧接着整个人就悬了空。

“呵,余太太还真是清高啊!”男人讽刺的声音传来,顾青萝用力的挣扎着想要从他怀中挣脱,却被他抱着转身,大步的走到了床边,用力的扔到了床上。

“可是余太太,你老公已经拿走了该拿的钱,你觉得你还能逃开?”

“我会还给你的!”顾青萝挣扎道。

可他却不依不饶,“还?呵,钱是能还清,可你老公的工作也不想要了吗?我可是打算给他升职加薪呢!”

“你……”顾青萝张了张口,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连君城的脸也越来越近。

第2章 我们俩永远过不去

“顾青萝,看到你过的不好,我很欣慰!”

温热的呼吸吹在她的脸上,不等她回应,连君城就猛地咬了她。

仿佛要将顾青萝生吞活剥了一样。

疼痛和内心的屈辱让她无休无止的挣扎,她根本反抗不了。

“连君城,你放开我!”

“连君城,你个王八蛋,你放开我!疼!”

“呵呵……”连君城冷笑,“顾青萝,你觉得身体和心里的伤害那个更加狠毒?”

“连君城,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放开我!”顾青萝还是锲而不舍的挣扎,她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可她却不知道,她的挣扎已经彻底的惹怒了他。

“过去?顾青萝,你想的太多了,我们俩永远过不去!”

连君城的愤怒仿佛扑不灭的火山一样持续的爆发……

窗外的天空不知道是被雪照的发白,还是本身就已经天亮了,露出了鱼肚白。

男人才终于放过了她。

而顾青萝却是如同死尸一样呆愣的躺在床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顾青萝以为他已经离开的时候,穿戴整齐的连君城就再次出现在了面前。

一沓红色的钞票如同雨水一样扑面而来,顾青萝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拂去了遮住脸面的红色。

却见他又扔下来了一张浅蓝色的卡片。

“钱是给你的小费,卡片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余太太以后还有需求的话可以打我电话。”

直到关门声传来,顾青萝这才呆愣愣的坐起了身。

她想去洗澡。

浴室里全是水蒸气,还夹杂着熟悉的清冷味,是他的味道。

顾青萝这才后知后觉,原来之前他是去洗澡了……

机械的打开水龙头,任由水顺着发丝一路向下。

顾青萝终于抱住了身子蹲下了身,抑制不住的大声哭了出来。

五年了,她没想到他会出现在霜城,更没想到,五年没见,再一次见面,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是啊,他说的很对,她都做了,还装什么清纯。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要不是因为女儿,她又怎么会被逼无奈,听了丈夫的话来伺候上司。

又怎么知道,当她看见丈夫的上司是他的时候,心情有多么雀跃,又有多么的无地自容。

况且,五年前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她又怎么会有现在。

说到底,她觉得没脸见连君城的同时,又恨他当时的突然离开,可没想到,再见面时,思念竟然比其他来的更快。

如今想来,更是彻底的无地自容。

顾青萝哭了很久,哭到已经哭不出眼泪的时候,这才擦干了关掉了水龙头,擦干了水渍出了浴室。

当看到床上铺盖着的一层红色时,尽管已经平复了这么久,但心里还是苦涩难受。

可一想到女儿的病情,她还是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将一张张的红色整齐的装进包里,看了一眼被撕的穿不了的旗袍,转身去衣帽间沙发上拿起了自己备用的衣服套到了身上出了门。

而这一幕,却让坐在监控面前的连君城冷笑出声,“呵,没想到多年不见,你竟然落魄到这种境界,还真是让人……高兴!”

第3章 余文远,你干什么

顾青萝出了酒店,虽然余文远说了昨天就去给小小交医药费,但顾青萝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便直接打车去了市医院。

却不想,刚进医院,就和小小的主治医生打了个照面。

“李医生。”收拾掉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思绪,顾青萝忙打了招呼。

却见李医生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你是小小的妈妈吧?”

李医生明知道自己是小小的妈妈,还这么问,顾青萝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是。”

却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医生的责备就劈头盖脸的吐了出来,“我还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负责任的家长,放着孩子一个人在监护室不管不问就算了,现在连孩子的医药费也不付了,我早就说了,小小的病你们要是想治的话就好好治,不想治就让孩子安心的过完剩下的日子,别让孩子遭罪还不见好!”

“我……我老公昨天没来缴费吗?”

医生的话落,顾青萝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

可回答她的,却是医生不愿意搭理的眼光。

见此,顾青萝也不敢再想其他,忙说道:“李医生,我老公昨天就来缴费了,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我,我现在就去交,拜托李医生一定好好的治疗我们家小小。”

顾青萝说完,都没有勇气去看医生的脸色,就忙朝收费站小跑去。

一想到早上还因为包里的这些钱而感到耻辱,而现在自己却要用这些钱救命时,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可顾青萝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交了费之后,顾青萝又忙朝去了监护室,却被告知女儿刚刚做上治疗,要是想探视的话得下午四点再来。

没办法,顾青萝只好打车回家。

却不想,刚刚推开门,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婆婆的责骂先迎面而来。

“一晚上不回家去哪儿了?”

“妈,我……”顾青萝求救的看向一旁吃饭的丈夫,却见他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样子,愣了愣之后,只好撒谎道:“昨晚公司临时有事要处理,所以我在加班。”

“谁加班加的一脸红润春光满面的,我看是找男人去了吧!”婆婆直言直语的责骂不加掩饰。

顾青萝感觉脸烧的如同火烤一般,咬紧牙关的抓皱了外套,看向了一旁不动神色的丈夫,“文远,你来房间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好说的,要说在这里说,别耽误我儿子吃饭。”婆婆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青萝看了一眼仍旧埋头吃饭的丈夫,从昨晚压制的火气彻底爆发,将手中的包用力的放到凳子上,沉声问道:“余文远,你确定要我在这儿说吗?那我倒要问一问,你昨天不是说好要去给小小交医药费吗?怎么我今天去的时候医生说并没有交?”

“交什么交?生下来就是个赔钱货,是不是要把我们余家弄得倾家荡产才罢休?我看直接接回家让等死算了。”

“妈!”婆婆的话让顾青萝不可置信的看向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压下了心中的怒气,“首先我没跟你说话,其次小小虽然跟着我姓顾,但怎么说也是你们余家的子孙,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狠心?我呸!”婆婆一脸的泼辣,“我看我儿子当初没让那小贱货跟着我们余家姓真是再明智不过了,那小贱人迟早都得死,就是把房子卖了也治不好!”

“你!”顾青萝气的浑身发抖,也知道跟这个极品婆婆争执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加生气,索性直接走到了丈夫的面前,一把拍掉了他的碗筷,对上他阴狠的眼神,愣了片刻,可心中的愤怒却盖过了疑惑,沉声说道:“余文远,你还是男人吗?你别忘了昨天是谁跪在我面前……”

“好了,有什么话回房间说!”

余文远说完也不给顾青萝反驳的机会,就连拖带拽的拉着她朝房间走去,一进门就关上了房门。

而关上房门后,他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跟刚刚在外面的样子截然不同。

一脸讨好的抓住了顾青萝的手,“老婆,消消气,我这不是打算吃完饭就去给小小交医药费嘛!”

“那你刚刚怎么不说?”顾青萝猛地从她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不知道为何,之前并没有感觉到对他的厌恶,可现在却连触碰都感觉到恶心。

好在余文远也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依旧锲而不舍的抓住了她的手。

这一回,顾青萝也没有再抽回手,就听他说道:“我这不是刚刚沉浸在喜悦了嘛,媳妇,你可真是个宝啊,刚刚公司打来电话,说给我升职呢,你猜升做什么?”

余文远自顾自的高兴,丝毫不理会顾青萝越来越黑的脸,就继续道:“从明天起,我就是市场总监了,我……”

余文远抬头,终于察觉到了顾青萝的不高兴,话头一转,又道:“我升职了,工资也就涨了,以后给我们家小小换心脏的钱也就有了。”

余文远总算说了句人话,顾青萝心里这才舒服了一点点,可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有心想问他知不知道老总就是连君城,可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声,因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小小的医药费我只交了一点点,还欠了很多,你一会给我些钱,我去交清。”顾青萝说道。

却见余文远一脸的难为情,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现在把钱拿给我吧,我现在去交。”

“钱,钱在呢,我一会就去交,你今天不上班吗?”余文远突然岔开了话题。

顾青萝虽然不解,但听他说钱在,也就没有追究,点了点头。

就听他继续说道:“那你吃完休息一下吧,我一会就去医院交钱,顺便给小小拿饭过去。”

听他这么说,顾青萝也没有再反驳,昨晚的一切让她身心疲惫,也确实需要休息。

见他出门,顾青萝也没有再出去吃饭,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没一会便睡着了。

于此同时,出了门的余文远却并没有去医院,而是在街口大白天的搂着一个女人进了宾馆,几个小时后,又搂着女人出了门,分别后,直接回了家。

打开了卧室,却见顾青萝睡得香甜,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仿佛熟透的红苹果。

很想让人咬一口。

余文远喉结滚动了一下,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

第4章 连先生,请你放开我

余文远着了魔似的伸出手,却不想顾青萝突然睁开了眼。

“余文远,你干什么!”感受到身上的凉意,顾青萝惊恐的坐起了身,猛地推倒了半坐在地上的余文远。

却见他一脸的阴狠,“顾青萝,你抽什么疯?你别忘了你可是我老婆,我干什么都天经地义。”

“可是你从前不是不愿意碰我吗?”

压下了惊恐,顾青萝也意识到了自己没来由的排斥和激动,软下了语气说道。

却见余文远脸上阴狠不减半分,与昔日那个温润爱笑的男人截然不同。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老子就想现在想要!你就必须给我!”余文远说着,不顾顾青萝的惊呼就猛地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眼看着他的唇就要压下来,顾青萝忙别过了脸,却被他猛地掐住了脖子,“顾青萝,我看你昨天晚上在别人身下很高兴啊,怎么现在在自己丈夫面前反而装起了矜持?”

“文远,你别这样,我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吗?那我就让你舒服个够!”余文远说着,便不顾顾青萝的反驳,就伸手向她的身下探去。

身体的排斥和恶心让顾青萝再也压制不住,猛地伸手就打在了他的脸上,“余文远,你混蛋,昨天是谁求着让我去陪他的,是谁说陪了他就可以升职加薪了?”

“贱人,你竟然敢打我。”余文远说着猛地扬手给了顾青萝一个巴掌,打的她耳边嗡嗡作响,却是不解恨的又扇了她一巴掌,才说道:“你少给我扔锅,要不是那野种,我就是升职做总经理你也不会去出卖身体吧!”余文远一手捂着脸,一手掐着顾青萝的脖子。

而顾青萝却是怔在了原地,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哆嗦着嘴巴问道:“你说谁是野种?”

“我……”意识到了自己说漏了嘴,余文远也冷静了下来,从顾青萝身上下来,转身就要出门。

却被顾青萝一把抓住了胳膊,“余文远你说清楚,谁是野种?”

“烦不烦啊,放手!”余文远有些烦躁的甩开顾青萝的胳膊。

顾青萝却不依不饶的撕扯了上去,“余文远,你还是不是人,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我女儿?”余文远也被喊烦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转过了身,一把将顾青萝推了出去。

后背磕到了桌子角,疼得顾青萝倒吸了一口气,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了身,却见余文远步步紧逼,“你不是问谁是野种嘛,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是顾小小,你的女儿顾小小就是野种!”

“你……你说什么?”

“说什么?说我余文远五年前根本就没有碰过你,说那孩子根本就特么不是我余文远的孩子,你满意了吗?”

“怎么可能,要,要真是这样,你为什么会娶我?”

“娶你?呵呵,是,老子当初确实很喜欢你,可要不是看在你们顾家那么富裕的份上,你以为老子会愿意替别人养孩子!可你倒好,刚结婚就跟你父母断绝关系,老子一分钱都没捞到还不许我碰。”余文远气急败坏,对上顾青萝呆愣的脸色也不管不顾,继续道:“老子以为你有多洁身自好呢,可你昨晚明明在别人身下那么爽!”

余文远一轮轮的攻击让顾青萝彻底失了神,双腿一软,顺着桌子瘫倒在地。

于此同时,门却被人一把推开。

“哎哟,儿子,你的脸怎么了?”

婆婆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等顾青萝抬起头,婆婆就已经扑了过来,猛地抓住了她的头发撕扯,“贱人,是你打了我儿子对不对?”

刚刚余文远的话已经让顾青萝彻底怔在了原地,所以此刻对上婆婆恶言相向也充耳不闻。

却不想,即使她不说话,婆婆也认定了是她打了余文远,粗短的手掌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

直到血腥味充斥在鼻尖时,顾青萝才反应了过来,猛地一把推开了婆婆跌跌撞撞的夺门而出。

“贱人,你出了这个门就别回来!”

“整天在外面勾三搭四,现在竟然还打起了我儿子。”

婆婆的咒骂充斥在耳边,她仿佛看不见自己儿子在顾青萝脸上留下的印记。

顾青萝也懒得再跟她纠缠,披上了门口的羽绒服,就拉开门,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跑去。

外面的地面不知何时飘了一层雪,刺骨的凉意让顾青萝反应过来自己还光着脚和腿。

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顾青萝赤脚,顶着一身的伤痕走在雪地里,任由大雪盖住了她的发,融化在她脸上的伤痕上。

有好心的路人走过来,问她要不要帮忙,也被她摇着头呆愣着拒绝。

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走着,耳边始终环绕着余文远的话。

他说娶她是为了她们家的家产,他骂她贱人,可这都不重要,但他还说五年前他没碰过她,说小小是野种……

可这样的话,小小到底是谁的孩子呢?

五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在脑海里放电影一样。

她那时候是a大所有人眼中的女神,天资聪颖,接连跳级,又因为长相出众在,被星探挖去拍了一部未播先热的电视剧,她名声大热,粉丝遍布各个地区,各个年龄段,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清纯女神。

可就是成年生日那天,她拿到了硕士文凭,跟连君城相约成年了就见家长订婚,她高兴,所以喝的酩酊大醉,乃至于错以为和连君城上了床。

然而,等她睁开眼的时候,面对的却是陌生的男人,以及门外一拥而入的记者和亲朋好友。

曾经的清纯女神变成了千夫所指欲女,父母丢了脸,代言的公司丢了脸,赔偿让父母的公司险些破产,而连君城却连见都不愿意见她一面。

紧接着,她被公司雪藏,被同学不齿,成了所有人的茶余饭后的笑柄。

父母为了她,甘愿卖了公司压下所有的负面,可她却意外怀孕,骄傲如她,不顾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就毅然决然的嫁给了那个陌生的男人——余文远。

此后,父母不愿意认她,她认了,月子里被婆婆各种折磨,她也认了。

甚至余文远五年都不曾碰她,正好她在清醒的状态下也没办法将自己交给他,所以刚开始她很高兴,接着很纳闷,后来,也就释怀了。

可现在,余文远告诉她,小小不是他的女儿,那她当初的坚持,当初跟父母的断绝关系,又是为了什么?

——

雪下的越来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路灯逐渐的亮起,顾青萝原本白皙的双腿也冻成了青紫色,脚冻麻了,也走不动了,索性蹲下了身子,将自己包裹在了羽绒服里。

不知何时,头上脸上没有雪花再落下。

顾青萝有些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却看见连君城俯身看着他。

他穿着一件及膝的咖啡色毛呢,高大的身体微微弓着,为她挡住了一片风雪,整洁的一丝不苟的发丝上满是白雪。

有一瞬间,顾青萝仿佛看到了他们的从前。

那一年,她十七,他十九,她爱雪,可南城根本就不下雪,她跟他撒娇,拖着他不远万里来到现在的霜城,第一次看到了雪。

她兴奋的在雪里玩耍,而他则安静的站在一边,明明没大几岁,却稳重的不像话。

她玩累了,转过头时,他也像现在这样,满头白雪,她还高兴的说,要是一直在雪里站着的话,是不是不用多长时间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到白头啦。

可如今,时过境迁,即便还原了当年的场景,可早就没有了当年的心境。

“谢谢!”片刻后,顾青萝收回了目光,想要站起身,却忘记了麻木的双脚,来不及惊呼,人已经被他抱进了怀里。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顾青萝咬牙忍住了夺眶而出的泪水,刚想推开他,却被他拦腰抱起。

“连先生,请你放开我!”尽管他的怀抱很温暖,可顾青萝还是固执的挣扎起来。

毕竟这样的不堪,她不想被他看见。

却见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低下了头,一双眼深邃的仿佛虫洞一样看不到底,“你刚刚叫我什么?”

跟昨天晚上的态度截然不同,顾青萝愣了愣,突然想起他现在已经是老总,想了想,重新说道:“连总,请你放下我!”

“连总?”

她明明没有叫错,可他的脸色却又沉了几分,更是不顾她的挣扎,紧紧的抱住她,大步朝着不远处的白色迈巴赫走去。

车旁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大概是他的司机。

不等连君城开口,中年男人就已经拉开了车门。

她想开口,却被连君城一把塞进了车里,紧接着,他也跟着坐了进来。

车开始慢慢行驶。

顾青萝也不再挣扎,反而在沉思了片刻后,问出了一句连她自己都震惊的话。

“连君城,五年前你到底有没有跟我发生关系?”

前任总裁求放过-顾青萝, 连君城-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