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难安-安宁, 沈驭野-总裁豪门小说

余生难安-安宁, 沈驭野-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安静死了。

连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她肚子里三个月大的胎儿,一尸两命。

当安宁看着她从医院天台坠落的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大难临头……

“我真想现在就掐死你!安宁,我以为你只是嫉妒心强,没想到你胆子也这么大!”沈驭野攥紧双拳,手背的青筋高高凸起着。,“你知道安静怀孕了,所以早就预谋好了是吧?!”

他的黑眸狠戾,愤怒,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拳。

天知道他多想直接把眼前这恶心的女人也一起送去见阎王!

“她不是我推下去的。”安宁也惊魂未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眼看着一个人从28层掉下去!此刻如果不是攥着天台上的扶手,她恐怕已经瘫倒了。

“人赃并获你还撒谎!”沈驭野一把夺过她手上的白色药瓶,上面赫然写着米非司酮!他厉声质问,“这是堕胎药,是你买来想逼安静吃下去的,是不是?”

安宁咬紧下唇,用力的摇头。

她多希望此刻能有个目击证人!

“这药不是我带来的!”

“那是谁?”沈驭野逼近她,“难道是安静带来的?她怀着我的孩子,不可能想堕胎!除非你也怀孕了?”

“我……”

安宁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百口莫辩,现在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

“别再编了!如果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个傻子,可以被你玩的团团转,那你就错了!”沈驭野的大手一把扼住她纤细的脖子,“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扭断你的脖子!你这狠心的女人,安静处处让着你,连你抄袭她的设计图,她都为了你的面子没有揭发!你还得寸进尺!”

“沈驭野!《繁星》原本就是我的设计!是我设计给自己的婚纱,盗取的人是安静!是她!”

安宁的眼睛直视着他,眼底的神情委屈倔强,但更多的是失望……

眼前的男人,她小心翼翼的爱了那么多年!

多少公司来重金挖她,她都宁可被安静威胁,还要就在沈氏工作!因为她不想为任何沈驭野对立的公司画一张设计图!

她知道同为私生子的沈驭野能创立下沈氏的不容易,更知道他每天日夜操劳的辛苦。

可又有什么用?

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安静。

“听你的狡辩真是让我恶心。”沈驭野蓦地松开手,看着安宁的身体顺着墙壁滑落,“你还是留给警察解释去吧。”

“……”

他要把自己送进监狱?!

沈驭野厌恶的擦了擦手,转身要离开,安宁忽然在身后开口。

“你就一点都不相信我的话吗?”

“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安宁突然放肆的笑了起来,“沈驭野,你不怕自己冤枉我吗?”

她的眸子里透出决绝,失望。

“杀人偿命,没什么好冤枉的。”他的声音冷酷无情,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我再最后做一件好事,帮你重病在床的母亲停掉所有药物!免得你在监狱里还要牵挂她。”

“沈驭野!不要!我求你——”

“你一共欠我两条命,现在还差一条。”说完,他颀长的身影转身离开。

留下安宁疯狂的嘶吼着,“不要停掉我妈的药物,这件事和她没关系!沈驭野,你要报复就冲我一个人来!沈驭野——”

可惜她已经没有挣扎的余地了,警察已经到了。

冰冷的手铐牢牢的锁住她最后的希望。

“安小姐,你和一桩故意杀人案有关,请配合调查。”

……

四年。

一个女人有多少个四年可以浪费。

当安宁迈出那两扇黑色的大门时,她甚至怕了,不敢往出走。

狱警解开她的手铐,那手腕上的茧子早就已经磨成了。

路边,一辆等待多时的红色轿车门被推开。

穿着一件大红色衬衫的严正宇迈开长腿走了过去,不由分说的把一束玫瑰花塞进了她的怀里。

“死丫头,你终于出狱了!你知道老子一个黄金单身汉这几年为了照顾你儿子,少约了多少美女吗?”

“……”安宁怔愣了一下,直到感觉有一双小手拉扯自己的裤腿时,她才回过神来,“你还是这么吊儿郎当。”

“你说话可有点良心!你瞅瞅你儿子被我养的白白胖胖的,我可是你恩人!”

安宁看向脚边的小人儿。

他真像那个人……

尤其是那一双瞳眸,像极了他幽深的双眼。

没错……这就是沈驭野的孩子。

当时他只知道安静怀孕了,却不知道她也一样怀孕了!安静之所以会约她去天台,就是打算逼安宁吃下堕胎药的,谁知道撕扯间她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去……

“你就是我妈妈吗?”他的声音稚气却并不畏缩,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安宁。

安宁俯下了身,把他抱了起来。

她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出狱后看到儿子会是什么场景,她告诉过自己千万不能哭,别吓到了孩子,结果……

眼泪就像决堤了一样涌出来,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

念念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手帕,认真仔细的为她擦着眼泪。

“妈妈,爹地都跟我说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谁也不能欺负你!”

“嗯……”安宁点点头,心里涌上一阵欣慰!不过,等等……“你爹地?”

“对阿!”念念指向了严正宇,“他就是我爹地啊!”

安宁看向他,后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

“你也能理解的!我忽然带个孩子回去,不太好跟我爸妈解释,就只好说是我儿子了!”

“所以……念念的姓氏……”

“对,也跟我姓严!叫严念。”严正宇尴尬的一笑,“你当时难产大出血,就来得及跟我说一句话,你的孩子要叫念念,又没说要姓什么!”

安宁真是哭笑不得。

没见过严正宇这样的人,主动喜当爹!

“行了,我们快走吧!这种晦气的地方还是少待。”他扯了扯身上的红衬衫,“看到没,这是我特意买的!就为了给你接风洗尘用。”

安宁真是不想告诉他,这衬衫加上他的形象,真的很乡村非主流。

第2章 真的是他

枉费他还是个时装公司总裁

安宁抱着念念坐上车,小家伙就一直拉着她的手,好像生怕她会再离开一样,紧紧的。

嘴上还念念有词的说,“妈咪,我以后肯定好好保护你!爹地说你为了我差点死翘翘,那我要做一个男子汉,再也不让别人欺负你了!”

“这才是我儿子!”严正宇带着自豪的对安宁扔了个眼神,然后发动车子,“我们去哪?吃饭,还是先去洗个澡?”

“我想,去一趟墓园……看看我妈。”

安宁的话一出,严正宇脸上的笑容就僵了一下。

“明天再去吧!”严正宇轻咳两声,“那个……你看我这一身红色,去见阿姨不太好吧?要不明天我们再去?”

“你和念念在车里坐着就好,我想把我出狱的消息告诉她!”

“那……好吧。”严正宇沉了口气,踩下油门开了出去。

……

沈氏大厦。

现在的沈氏早已不是四年前的模样。

沈驭野的手已经伸到了海外,甚至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

“叩叩——”

门外,秘书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沈驭野抬起头,薄唇微微抿着,一双黑眸在这四年中磨砺的愈发精明,修长的手指夹着黑色的钢笔,潇洒的在文件尾处签下自己的名字。

“什么事?”

“今天……安宁小姐出狱。”秘书顿了下,看到他脸上没有太大的反应才敢继续说下去,“已经被严氏的大少爷严正宇接走了。”

“嗯。”沈驭野扬扬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秘书走后,他把目光投降了桌子上的那张照片。

安静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笑得正灿烂!

她温柔体贴,总是会为了一个设计图一直加班到凌晨,作为安家的大小姐却从来没有架子,甚至为了给自己做一桌饭菜,纤纤玉手上烫了不知道多少个疤痕。

可这一切都毁在了安宁的手里!

那个恶毒的女人……

连他未出世的孩子都不放过!

一尸两命,这四个字每次在脑海里闪过,他都想亲手剁碎那个女人!让她给安静陪葬!

蓦地,办公室外有人敲门……

沈驭野很快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修长的手指拿起钢笔来继续看着文件。

“进。”

“你在干嘛呢!今天晋霆生日,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啊?”

进来的人是秦子寒,沈驭野的好友,国际知名外科医生。

不过他总是风风火火的,样貌看起来文质彬彬,性格却特别的大咧粗心。

“我还有几份文件,看完就过去。”沈驭野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沓文件夹。

“那你快点!”秦子寒撇撇嘴,忽然浓眉一挑,“对了,今儿早上我陪晋霆去祭拜他母亲的时候,你猜我看到谁了?”

“……见鬼了?”去那种地方能看见谁。

“可不真是活见鬼嘛!我看到了安宁!”秦子寒完全无视沈驭野那越来越僵硬的俊脸,自顾自的说着,“她好像也是去祭拜谁,那小身板瘦的哟!真是我见犹怜。”

沈驭野沉下俊脸。

“她活该。”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放下呢啊!”秦子寒咂咂嘴,“那安宁我看挺漂亮的。”

“你如果不想被我扔下楼,就现在消失。”他不想听到安宁这个名字。

秦子寒直接翻了个白眼。

“你等我把话说完啊!我说的活见鬼可不是指安宁,是安宁身边的小男孩!”秦子寒一想起来还忍不住的感慨,“真的很像你!尤其那双眼睛,简直是你的翻版!”

沈驭野全身一僵。

安宁身边有个像自己的孩子?!

“你当时不是特别厌恶她吗?你怎么还把她给吃干抹净了!”秦子寒一副我懂的样子,点点头,“不过大家都是男人,我能理解。”

“告诉晋霆,我今天晚点过去。”

沈驭野忽然站起来抓起车钥匙就走。

秦子寒还没回过神来,“喂!驭野!你干什么去啊?认儿子啊?”

“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秦子寒摸摸头发,撇嘴,“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黑色世爵车里,沈驭野打电话给秘书。

“我要知道现在安宁的位置。”

没几秒,一个短信发进了他的手机里!看着那个地址,沈驭野皱紧浓眉。

不可能……

自己根本就没和安宁发生过任何的关系,安宁怎么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可秦子寒又不像是在说谎,他也不会拿那种事情开玩笑。

“安宁,你最好别让我对你更恶心……”

……

同一时间,世华大酒店。

去祭拜完母亲后,安宁一直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跑去见安静,她也就不会和自己拉扯起来,安静也就不会死,沈驭野也不会那么恨自己,甚至到间接害死母亲。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你多吃点东西。”严正宇一个劲的往她碗里夹肉和海鲜,“这些你在里面都吃不到,出来以后得补回来!”

安宁笑了笑,拿起一只螃蟹替念念剥了起来。

看得出来小家伙对自己一点不认生,由始至终都拉着自己的衣角,生怕她外离开似的!就连刚才去祭拜母亲,他也一定要跟着下车。

“对了……”严正宇的脸上难得有犹豫不决的表情,他尴尬的眯起眼睛笑着,“虽然可能现在问有些不是时候,可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和沈驭野……是怎么把这小子给制造出来的啊?”

毕竟众所周知,沈驭野的身边只有安静一个女人。

而安宁又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安家私生女而已,怎么可能把沈驭野睡了,还生了个孩子出来!

安宁怔了怔。

“这个……我不方便告诉你。”

关于那段历史,她只想尘封掉,一辈子都不愿意提起。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跟我还需要秘密?”严正宇有些不满的皱眉。

忽然,另外一道声音插进来——

“正好,我也想听听我这个儿子是怎么出来的。”

安宁蓦地抬头!

是沈驭野……

真的……是他……

第3章 我真是可怜你

“你想干什么?”下意识的,严正宇起身挡在了她们母子俩前面,“沈驭野,这里没有你插话的份儿!”

沈驭野瞥了他一眼,薄唇微启,“这句话你应该说给自己听吧?”

“你——今天有我在,你休想伤害安宁和念念!”

“呵呵。”沈驭野冷然一笑,“也只有你对这杀人凶手有兴趣。”

他只是来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刚才在第一眼看到那孩子的时候,沈驭野就像秦子寒一样,已经断定了那是他的孩子!

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生气时紧抿的唇都一模一样。

“看来四年了,你还是这么蠢。”安宁俯身抱起念念,“沈驭野,我真是可怜你。”

一听到她讽刺的话,沈驭野的火气就止不住的升腾起来。

“安宁,你说谁蠢?我用你可怜?!”

“当然是说你,我已经指名道姓了。”安宁毫不畏惧的直视他的眼睛,“我当然可怜你,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什么真相都不知道。”

“闭嘴!你以为安静被你害死了,死无对证,你就可以随便栽赃她了?”沈驭野十指紧攥,他真想掐死眼前的女人。

她肯定是给自己下了药,厚颜无耻的对自己献身,才有的这个孩子!

“我不屑栽赃她,也不屑解释!谢谢沈少爷用四年监狱时间告诉我——不要喜欢一个愚蠢的男人。”安宁笑笑,“我也不会用孩子威胁你半分,以后你有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你休想带着我的种!你不配!”沈驭野说着就要过去抢念念。

忽然,安宁怀里的念念开口。

“万一是你冤枉了妈咪呢?”

“……”

“沈驭野先生,如果真相是你冤枉了妈咪呢?”念念很执拗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冤枉了她?

不可能!

那天台上只有她们两个人,安宁的手里还攥着避孕药,而且还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念念回头搂住了安宁的脖子。

“妈咪,我最好没有遗传到他的智商。”

“……”安宁下意识的看向严正宇。

严正宇告诉了念念,他是沈驭野的孩子了?

“你不用看爹地!他跟我长的那么像,我想骗自己也没用。”

沈驭野听着念念居然叫严正宇为爹地,火气真是不打一处来!

这女人偷了自己的种,还让他儿子叫别人爸爸!简直是对他的一种耻辱!

“安宁,如果你不想今天听到严家倒闭的新闻,就立刻把孩子给我。”

“你!”安宁没想到他会这么不择手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鄙了?”

“论卑鄙我可比不上你。”沈驭野直接把念念夺过去,转身就要离开。

严正宇和安宁都下意识的过去抢,念念却完全不紧张的开口。

“妈咪,你别着急!我很快就回去!这是我和沈驭野先生的私人恩怨,早晚都要解决的。”

“……”

她这个儿子,是不是太聪明了?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越来越远,安宁忽然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

安宁感觉到自己像是被拉进了一个黑洞里,没有任何声音,也触碰不到任何东西。

她拼命的喊着“念念”!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似的东西,好像在演着电影。

她仔细一看,上面竟然在上演着曾经的那一幕……安静拉着自己的手,哭的像个泪人一样!

“宁宁,现在就只有你能帮我了!我不能告诉驭野,我被强.暴过的事情,我也不能让驭野知道我不是处.女!”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陪我……和驭野睡一晚行吗?我知道你喜欢驭野,你还一直保留着处.子之身!就算是成全你自己的爱情,也成全我,行吗?”

安宁垂眸思索了一下,“我可以……帮你,但我有个要求。”

“你说!”

“我想要一个沈驭野的孩子。”

“……”安静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在趁火打劫!”

安宁扯唇,“就算是吧!我已经替你设计了那么多的图,也帮你在驭野的身边站稳脚,成为他的贤内助,现在又要我献身……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我……好吧……”安静瘫坐在地上,双目掩面开始哭起来。

梦里的安宁拼命的想要阻止屏幕里的自己,不要答应安静的要求,不要让历史重演!

可是她根本无法阻止,只能看着屏幕被切换到那天晚上……

他温柔的抚摸,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可安宁知道,他的温柔不是给予自己的,而是安静应该得到的。

当他进入自己身体时,那撕裂的疼痛才让她有一刻清醒,不要沉迷在他的世界里!

他……是安静的男人。

忽然,安宁睁开眼睛,入鼻的消毒水味让她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梦。

“我的小祖宗!你可终于醒了!”严正宇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嚷嚷起来,“我怕我刚从监狱把你接出来,你就去了地狱!”

安宁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扔给他两枚白眼。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说的没错啊!医生刚才说了,你要是再不好好休息,真的要挂了!”严正宇嘴上埋怨的说着,但还是过去帮她后背垫上了枕头,让她能坐起来。

可是安宁的心思哪里在休息上?

“等我把念念带回来,再谈休息的事情吧!”安宁稍微恢复一点力气,就打算翻身下床。

严正宇赶紧拦住,“你怕什么啊?虎毒不食子呢!沈驭野难道还能杀了念念不成?”

第4章 你要娶我妈咪?

“我不能让念念被他抢走!”

在监狱里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她全凭着出狱能见念念才坚持下来的!

多少次,在被毒打,在被折磨的时候,她都动过自杀的念头,可是一想到念念还小,他不能没有妈妈,安宁才打消那个念头!

“你放心吧,我儿子聪明着呢!肯定能找机会跑出来。”

安宁看了他一眼,忽然不再坚持,“嗯,那你帮我弄点吃的行吗?我有点饿了。”

“好!”严正宇赶紧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安宁瞥了一眼门口……

她知道自己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早!

早到一出狱就继续要和沈驭野纠缠到一起。

……

黑色世爵车里,念念的两只小胳膊环在胸前,连习惯性动作都像沈驭野。

不过到底是小孩子,坐在豪车里还是会好奇的东张西望。

“沈驭野先生,你是打算把我带到你家吗?”

“我是你爸!”沈驭野对他的称呼真是听不下去了!他叫严正宇爹地的时候,怎么就能那么自然?到他这里就变成了沈驭野先生!

“我爹地是不会把我放在这里的。”念念抬起头看着他,“因为交通法规定,未满12周岁儿童,是不可以坐在副驾驶上的。”

“……”

吱——

一脚急刹车,轮滑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沈驭野解开安全带,绕到副驾驶上把他抱下来,丢到了后面座位上!

“这回可以叫我爸爸了?”

“谁娶了我妈咪,我才会叫谁爸爸!”念念摊摊小手,无奈的撅起嘴,“所以你要娶我妈咪吗?”

娶安宁?

笑话!

“严正宇不是也没有娶安宁?”

“所以我叫他爹地,又不是爸爸。”

沈驭野感觉到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挫败,而且居然是来自于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的薄唇抽搐了几下,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才跑去迎合这个小屁孩,就为了他能叫自己一声“爸爸”!

坐回车里,秦子寒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怎么样?你认了儿子没有啊?”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小心我把你医院铲平了!”他一肚子的怒火正不知道跟谁发呢!

“做兄弟的关心一下你嘛!”秦子寒的语气里掩不住的幸灾乐祸,“晋霆非要等着你来再开始生日派对,要不然你就带着你儿子一起来?让我这叔叔好好的稀罕稀罕!认个干儿子什么的。”

沈驭野的回答是——直接挂断电话!

车子开进了沈家大门,管家赶紧迎了过来,对沈驭野弯了弯腰。

“少爷回来了。”

当他目光触及到后座上的小男孩时,管家顿时愣住了!

沈驭野能明白现在管家的感觉!因为他第一眼看到念念的时候,也完全不怀疑这臭小子是不是自己的种!

“我妈呢?”

“二夫人在茶室里喝茶,我现在去告诉她一声!”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沈驭野俯身抱起念念,迈开长腿往茶室走。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孟青霞正从茶室里走出来!看到自己儿子时一脸的笑意,但很快就变成了错愕!

“这孩子是……”

“是我儿子。”沈驭野毫不避讳的开口。

孟青霞却反应极大,赶紧把他拉到了茶室里,还左右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其他人才关上了门。

“儿子啊!你父亲刚给你订了婚事,现在弄出个儿子来,恐怕会惹你父亲生气啊!”

对方也是名门闺秀,怎么可能接受得了沈驭野还有个“私生子”。

“他订的婚事,我什么时候说同意了?”沈驭野不悦的蹙起浓眉,对于母亲的唯唯诺诺,他总是很无奈!

“胡闹!”孟青霞赶紧制止他的话,“我们母子好不容易能进入这沈家,怎么能因为个孩子就失去你这么多年的努力!你也知道,你父亲一直都是有好东西就送到原配母子那里,我们虽然住在沈家,可一直就是寄生虫一样的存在!现在你在事业上突飞猛进,你父亲终于开始重视你了,这次还把市长的女儿拉来和你联姻,这是不能错过的机会啊!”

“他毁了你一辈子,现在你还怕他?”

孟青霞摇摇头,叹了口气,“爱情这东西,说不清楚的!他无论怎么骗我,我还是想要我们一家三口能在一起!你懂吗?”

“不懂。”父亲这个角色对于沈驭野来说,就是一个仇家。

“你现在不懂,以后就会明白我的用心良苦了!”孟青霞看儿子说不动,干脆就给他做决定,“婚事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夏小姐明天就会来沈家!驭野,就算是为了妈,你就听话吧!妈这辈子没什么愿望,就是想要名正言顺的站在你父亲身边,我不想再当二夫人了!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身上,你可不能让妈死不瞑目啊!”

“那他呢?”沈驭野看了一眼还挂在身上的念念,俊脸上满是不耐烦。

他不喜欢别人摆布自己的人生!更不喜欢被牵着鼻子走!

“你放心,既然是你儿子,就是我的大孙子!我不会亏待他的!我会托人把他送出国。”孟青霞看了一眼念念,其实心里是喜欢的,只是来的不是时候!

“我不用!我有爹地妈咪,为什么要出国?”还没等沈驭野开口,念念就先出了声,“我和沈驭野先生只是有私人恩怨要说,说完我就会走!”

“你别想再回到安宁的身边!她是个杀人犯!”沈驭野立刻呵斥,断了他的念想!

安宁这种连自己亲姐姐都可以杀害的人,怎么可能把儿子教好?

“安宁?!”孟青霞一听这个名字,错愕的瞪圆眼睛。

她不是被关进监狱了?

“这件事我还没调查清楚,现在不能给你解释!我一会要出去一趟,念念你先照顾一下。”沈驭野怕自己提到那个女人再情绪激动起来伤害到孩子,赶紧把念念放下,转身离开了茶室。

孟青霞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念念。

后者则是耸耸肩,“奶奶,我妈咪不是杀人犯。”

孟青霞叹了叹气,走过去抱起孙子,“奶奶相信,你妈妈应该是个好姑娘!可是你爸……太执拗了。”

……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沈家大门前,安宁站着的双腿渐渐开始吃不消了!

可是只要她想到念念此刻正在里面,她就不断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眼看着天色晚了,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安宁心里急得恨不得翻墙跳进去找念念!

终于——

一道车灯闪过她的眼睛!

车子里的人也发现了她,就停在了她旁边。

可是下来的人却不是沈驭野,而是秦子寒。

“你是安宁吧?”秦子寒眯起眼睛一笑,“我认得你!”

余生难安-安宁, 沈驭野-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