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老公难招架-曲言言, 墨玥-总裁豪门小说

首席老公难招架-曲言言, 墨玥-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夜不归宿

GK东方国际酒店7207房间。

高档的厚绒窗帘透出一线晨光,将硕大双人床上的女子勾勒出来。

女子睡得正香,雪白的锦缎被褥挂在她腰际,露出姣好的上身,如玉一般洁白的肌肤在日光下散发着诱人的淡淡珠光。

嗡,嗡……

寂静的房间内忽然传来突兀的震动声。

曲言言皱了皱眉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她的右手在枕头边摸索了一会儿,然后胡乱在手机屏上一划。

每天早晨,闹钟响起,曲言言惯例是要赖床二十分钟的。

第二次提示音再响起时,曲言言翻了个身,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睁开眼。

高级吊顶的房顶一圈儿灯带散发着温润的橘色光芒,目光向下是入时的欧式家具,雪白的绒毛地毯高级华丽。

曲言言眨巴眨巴眼,脑子瞬间当机。

眼前华丽得不像话的场景,明显不是自己那个租住小公寓的寒酸模样啊!

她嗖一声坐起来,身上高档锦缎的被子滑落,露出她洁白紧致的身躯,居然一丝不挂!

卧槽!

曲言言抓住锦被,只觉得一瞬间脑子里一万头野马奔腾而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手机再度响了起来,曲言言想都没想就接起了电话。

“言言,起床没?今天新老板来,你可别迟到啊。我出门了!”

听着闺蜜兼好同事的话,曲言言顿时来气了,正要兴师问罪,对方却挂了电话。

曲言言当即也敢多想,匆匆打理好自己冲出了房间大门。

她刚进电梯,另一侧的电梯门就开了,一名身穿亚曼尼手工西装的俊美男子走出来。

他打开房门,看见空无一人的床,男子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公交车上,曲言言斜倚在窗户上,玻璃窗将她的轮廓勾勒得有些模糊不清,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半张脸,只显得她越发的脸色苍白。

此时此刻,曲言言只觉得头皮一跳一跳的痛到骨髓。

昨晚她陪闺蜜参加了她的同学聚会,后来大家喝得都有些多了,她去了卫生间,貌似撞上了某人还吐了对方一身?

曲言言揉了揉太阳穴,用力将脑子里那些碎片拼凑起来。

KTV灯光昏暗,霓虹闪烁,包厢里传出鬼哭狼嚎的嘶吼声。

卫生间的门口,有一盏昏暗的射灯,射灯将那个男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柠檬香气,像是三月暖风下的一缕清香,闻起来令人非常舒服。

他的身材很好,掌下的肌肉紧致,怀抱也很温暖,应该很帅。

会是那个男人带自己开房间的?

这问题一跳出脑海,曲言言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二十多年,她从来没谈过一个正儿八经的男朋友,怎么居然就想到了开房了?

再说,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她浑身上下都不痛,床单上也没有血,摆明了没什么事发生呗。

该死的酒精。

曲言言叹了口气,舌尖百味陈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凸凹有致的身材,瞬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落寞。

GK市的寰宇国际集团,位于GK市中心黄金地段,高耸入云的大楼全玻璃幕墙,在日光下闪烁着炫目的光芒,如同寰宇集团在GK市的地位,永远都是最炫目、最中心的地位。

曲言言去年毕业进入寰宇集团,做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

说好听点儿是白领,说难听点儿就是要求穿西装的打杂的。

想到主管那张严重内分泌失调的脸,曲言言禁不住加快了步伐。

意外的是格子间里并没有向往常那么低气压,反而人人低声在讨论着什么。

曲言言坐到自己的位置,闺蜜立刻凑了过来:“你可算来了。”

“人呢?”

曲言言将东西放好,急忙掏出口红涂起来,公司要求必须化妆。

“喏,没见大家都在议论?这都过了上班时间还没见人呢。”

曲言言这才注意到,原来大家都在讨论新老板的事,猜测他迟到的原因。

曲言言暗自庆幸,脸色却一沉,转向闺蜜,“我说,你们昨晚几点走的?”

闺蜜闻言顿时拉了脸,“你还说呢,你昨晚什么时候跑的?我白带你去了,最后还是学长送我回家的。”

被闺蜜这么一说,曲言言立刻也不好再说什么。

“说!你昨晚跑哪儿去了?”闺蜜凑过来,看着曲言言皱了皱眉,“言言,你好像没换衣服啊!夜不归宿?!”

“你才夜不归宿!”曲言言说得很大声,甚至因为激动而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修长的身影迈入办公楼,185的完美身材,清爽利落的短发下是一张轮廓刚硬立体的脸。

浓黑的剑眉极张扬而个性,狭长的丹凤眼眼尾微挑,却并不显得阴柔。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唇紧抿着,唇形却十分优美诱人。

是个极帅的男人,只是此时此刻他浑身散发出一种冰冷得令人害怕的气质,而那种气质混杂着一股淡淡的柠檬香味四散开来,令办公室的气压都低了几分。

四目相对,墨玥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曲言言却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天哪!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了?!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昨晚那个男人嘛!

曲言言脑海里立刻不受控制的浮现出高级酒店的温暖大床以及自己不着寸缕的模样,她心底突突乱跳,忍不住自动脑补起喝断片儿的那些羞人画面。

曲言言越想越觉得离谱,脸颊酡红低下头来。

不小的格子间立刻静得落针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主管内分泌失调的尖利声音打破沉寂:“曲言言,你是嫌工资被扣得还不多是吧?”

主管刻薄的话却被墨玥打断,他道:“曲言言?”

主管谄媚的转过头道:“墨总,这个曲言言我早就想开除了,我立刻让她滚蛋!”

曲言言却一个字都听不见,只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她居然睡了总裁?!

她居然睡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这个念头将曲言言雷得外焦里嫩,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一步一步,笃定的朝她走过来。

第2章 公报私仇

曲言言的头垂得更低了,她用力将头发扯过来遮住自己的脸,生怕被墨玥认出来。

说实话,她可不想上头版头条,作为穷人家出身的曲言言,从来不敢做灰姑娘的梦。

在她的世界里,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好给父母过上小康生活就是最终目的。

脚步声一点点靠近,每一步都像敲打在她的欣赏,曲言言觉得呼吸都急促起来。

不要认出我!不要拆穿我!不要叫我!

曲言言双手用力绞在一起,心底不住祈祷,然而,目光却落在一双黑色锃亮的鞋面上。

它稳稳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曲言言。”

冰冷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曲言言却只觉得心底一凉。

完了!

寰宇集团薪酬极高,哪怕她只是个打杂的,哪怕她被主管欺负,可她依旧舍不得辞职,难道,她的白领生涯就要在今天结束了?!

不可以!

曲言言鼓足勇气抬头:“墨总……”

她想要解释的话,忽然被迎面而来墨玥冰冷的目光冻住,诺诺捏捏的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跟我进来。”

墨玥说完,不容反驳的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

墨玥的离开,让曲言言顿觉得浑身轻松,无形的威压消失,格子间里的人也立刻鲜活起来。

曲言言回头,看见闺蜜朝她挤眉弄眼,让她把握机会的闺蜜,还有横眉竖目等着看好戏的主管,以及那些平日里总是把她当便利贴女孩儿使唤的同事们。

曲言言在心底叹了口气,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房门。

门内,墨玥端坐在大班椅内,日光透过硕大的落地玻璃投射进来,将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光。

他的眉目隐藏在阴影下,曲言言看不大清楚,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曲言言猜不透墨玥的想法,忍不住紧张的吞了口唾沫。

她想了想道:“墨总,昨晚的事有误会。”

“哦?”墨玥不带情绪的应了一句,让曲言言更加紧张起来。

“我是陪朋友参加聚会的,我喝多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后?”

“我只记得我撞了你,好像还吐了你一身。”曲言言说着,猛的想起什么道:“那个,我会赔你洗衣服的钱的”

“……”

墨玥沉默几秒,起身走向曲言言,他身形高大,顿时将曲言言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身影下。

曲言言忍不住抬头看他,只见他唇边一抹嘲讽若隐若现:“你觉得我会差干洗的钱?”

曲言言急忙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墨玥道,“你不会以为我爱上你了吧?”

墨玥话里的嘲讽让曲言言涨红了脸:“我……”

“还是说,你有自信觉得一场邂逅,我就该爱上你?”

曲言言垂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她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床榻上干干净净,昨晚他们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

可为什么墨玥话里话外都透着点儿诡异?!

一想到昨晚或许会发生点儿什么,曲言言就紧张起来。

“如果你还想继续在寰宇工作,你就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墨玥说着,写了一张支票递过来。

曲言言看见上面的六个零,却觉得心底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这算什么事儿?!

墨玥把她当什么人了?!

曲言言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墨玥,她倔强纯澈的眼神映入墨玥眼底,他倒有些意外。

“第一我是寰宇的职工,你是上司,除了工资我不会白拿你一分钱。”

曲言言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你上面那句话正是我想说的,身为寰宇的总裁,你就该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第三除了工作,请不要随便叫我进总裁室,谢谢!”

曲言言倔强的说罢,狠狠瞪了墨玥一眼,转身大力将房门关了起来。

曲言言坐回座位,觉得自己一定是失心疯了,才会跑去和那种开口闭口都是下半身思维的人解释。

一场邂逅,一晚上就爱上他?!

我的天,就算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男的,她曲言言也绝对不会选择他!

什么变.态?!

什么超级变.态?!

曲言言将文件夹摔得啪啪响,就在此时,主管走到她桌边敲了敲了桌面:“总裁叫你。”

主管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曲言言。

曲言言身材极好,凸凹有致,满是胶原蛋白得肌肤嫩的可以掐出水来,刚进公司就收到了不少匿名送来的鲜花,曾经也算是公司内的风云人物。

她虽然一一婉拒,可身边依旧不乏追求者。

此时此刻被新上任的总裁两度传召,公司内的人立刻嗅到了一股不一般的气味。

曲言言板着一张脸打开总裁室房门,却没有进去。

她要避嫌!

“总裁,什么吩咐?”

墨玥从文件里抬起头来,修长的手指夹了一张纸递过来。

曲言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他跟前。

“明天中午十二点,我要看到这些。”

墨玥头也不抬的吩咐。

曲言言接过一看,恨不得立刻拿起手边的砚台狠狠砸死对面这家伙!

他居然要她在二十四小时内,将公司过去五年的销售情况写一份分析情况报给他!

天知道寰宇一年的销售额就是几十万亿,五年光统计数据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何况还要分析各种销售曲线的涨跌情况。

“墨总,你这是在公报私仇吗?”曲言言冷冷问。

墨玥靠在椅子内,好笑的看着曲言言:“我要说是,你能怎么样?”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曲言言双手紧握,指甲都陷入到了肉里,才能阻止她冲上去给墨玥两耳光的冲动。

“24小时,超过一分钟,你就卷铺盖走人。”

墨玥继续低头看文件。

曲言言深吸一口气,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堆积如山的资料从档案室一摞一摞的抱出来,众人在得知曲言言的任务时,都忍不住露出了嘲讽和幸灾乐祸的笑意。

谁都知道,墨玥是如今GK市的黄金王老五,多少上皇亲贵胄眼中的乘龙快婿,而但凡是个女人,几乎没有不拜倒在他脚下的。

所以曲言言在他们眼里,明显是攀高枝失败的典型案例。

第3章 只管开价

下班时分,同事们一个个离开,拒绝了闺蜜的帮助,曲言言独自在办公室里忙碌。

她的确没有办法对墨玥怎么样,所以她只能全力以赴的完成任务,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办公室里只听得见曲言言敲击键盘的声音。

一夜消磨,直到快七点,曲言言才揉了揉酸痛的肩颈,满意的将打印的文案装订成册,松了一口气。

27楼的窗外,晨光初露,整个城市仿佛纲刚醒来。

曲言言随意收拾了下,来到三楼的职工食堂。

食堂饭菜一般,胜在便宜,做为一个以存钱为目的的曲言言来说,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完成了艰巨的任务,曲言言心情不错的哼着歌来到食堂,顿时觉得食堂的气氛似乎有些诡异。

她狐疑的看了一眼周围,眼角瞅到一旁咖啡座里的墨玥,忍不住瘪了瘪嘴。

墨玥似乎在打电话,时不时的“嗯”一声。

曲言言不想破坏自己的好心情,端着稀饭,咬着包子落座在餐厅不起眼的一角。

然而,饶是如此,她还是觉得四周同事的目光像X光线一样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她抬头,那些目光立刻避开,她低头,那些人的目光又苍蝇一样叮了上来,如此几次,再傻的人也知道一定有什么事发生。

难道……

曲言言目光移向墨玥,又忍不住摇了摇头,想起这家伙昨天的警告,曲言言觉得自己会不会太神经过敏。

毕竟所谓做贼心虚,从昨天起,她就一直提着一颗心呢。

曲言言暗暗安慰了自己一番,点开手机看新闻。

“噗!”

一口稀饭喷出来,曲言言胡乱抓起餐巾擦了一下就凑到了手机跟前。

标题上红色的字体赫然映入眼帘:寰宇集团墨玥与神秘女友私会宾馆!

“我去!”曲言言忍不住爆粗口。

随即她觉得眼前一暗,抬头时对上了墨玥棱角英俊的脸。

“跟我来。”

他冰冷的地下三个字,转身就朝电梯走去。

曲言言自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立刻跟了上去。

电梯内,两个人都一言不发,彼此呼吸相闻,让曲言言更加忐忑起来。

她别开眼,从不锈钢的电梯内壁看见墨玥冷峻的侧颜,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双唇,似乎很生气?

曲言言有些蒙圈,看样子不是墨玥的杰作,那么,会是谁?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总裁办公室,墨玥回身看着曲言言道:“五十万还嫌少?你开个价!”

曲言言被问得愣住,只见不耐烦等她的墨玥低头写了一张支票再度递了过来,“够了吗?”

曲言言伸手接过支票,清晰的看见墨玥唇边嘲讽的笑意,然后,她将接过来的支票刷刷撕碎,恶狠狠的将支票砸在了墨玥的脸上,看着他脸上僵硬住的笑容,曲言言觉得痛快极了!

“墨玥,你没脑子的吗?”

墨玥脸色一沉,浑身散发出修罗一般的气息。

“我要是那个放消息的人,你以为这一百万打发得了我?”

墨玥挑眉,“你只管开价。”

开你.妹!

曲言言翻白眼,为墨玥的智商捉急。

“墨玥,你想想,那段视频和照片,分明就有我的脸,我要是存心要陷害你逼你就范,我会这么拙虐?”

“要是这么公开了,你父母会怎么看我?我今后还怎么相处?就算进了你墨加的门,我也不会被待见。谁会这么干?”

曲言言说着,脑海里灵光一闪,继续道:“何况,我们的确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

墨玥闻眼抬头看向曲言言,他目光灼灼宛若星河,闪动着曲言言看不懂的情绪,那星河里似有一点儿星火不灭,看得曲言言心底突突乱跳。

她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居然那个态度和墨玥说话。

墨玥是谁?传说中杀伐决断都铁腕著称GK市新贵!传说中黑白两道都可以横着走的大咖!传说中GK市的无冕之王!

“看来你的脑容量比我想的大那么一点点。”

半晌,墨玥凑到曲言言跟前。

他身上好闻的柠檬香扑面而来,曲言言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又为自己没出息的行为暗暗唾弃。

墨玥一点点靠近她,她一点点的后退,他再进,她再退,直到膝窝顶到沙发边缘,她腿一曲,坐倒进沙发里。

墨玥弯下腰,两只手杵再沙发扶手上,将曲言言整个人都禁锢再自己的怀抱中。

极为冷峻的脸在曲言言面前放大到极致,曲言言却发现依旧完美得没有死角。

她忍不住抱胸,只觉得这男人目光灼灼,带着算计,令人害怕:“墨玥,你,你别乱来!”

“曲言言,合作吧。”

“合作?”曲言言眨巴眨巴眼,觉得一颗心跟座山车似的起伏不定。

“当然。”墨玥道:“既然已经被公开了,不如就做足全套戏码。”

“什么意思?”

曲言言心底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当绯闻变成新闻,关注度就会大幅降低。”

墨玥淡淡道:“我需要时间查明真相,在此期间,你就做我的女朋友。”

曲言言挑眉,他这是在求她?!

“当然,我不会白让你配合,这是寰宇新开发的楼盘,我会给你两个铺面作为代价。”

墨玥丢过一张合约,“另外,在假扮情侣期间,你必须和我同进同出,共同出席活动,当然还必须熟悉我的家人。”

曲言言闻言冷笑,“墨玥,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你凭什么一定以为我会答应你的条件?”

墨玥眉头微皱,反问道:“不会吗?曲言言,女,二十一岁,就读于清华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校时是校花,更是连续四年获得学校一等奖学金的才女,家中父母年事已高,身体不好,弟弟大一在读。”

曲言言听得心惊。

墨玥继续道:“楼盘新地址在市中心,寸土寸金,两个铺面预计年租金收入是一百万以上,你确定要放弃?”

曲言言心动了。

母亲手术在即,她的确需要稳定的收入。

“多久?”曲言言开口,看见墨玥眼底闪过预料中的眼神,只觉得心底一痛。

第4章 演一场戏

她是靠才华吃饭的,从来没有想过用什么交换所得,然而,事到如今,她却无法拒绝,甚至也不想拒绝。

“我会尽快查出真相。”墨玥冷冷道:“毕竟我也不习惯两个人。”

曲言言翻个白眼,在文件上签下名字,起身朝墨玥一笑,“那希望你动作快点儿,我更不习惯两个人。”

墨玥冷冷一笑:“收拾一下,下午跟我回家。”

“什么?!”曲言言回头:“为什么要回家?”

“需要!”墨玥丢两个字给曲言言,随即看了一眼她的装扮后道:“跟我来。”

曲言言翻了个白眼,觉得自从遇到墨玥,自己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好像就是跟我来。

这男人还真是习惯了发号施令,曲言言想反抗,可看了一眼桌上的合同,忍不住还是跟了上去。

寰宇集团涉猎极广,从日用的一把牙刷到飞机制造无所无能,可以说,只要是你想得到的,绝对没有寰宇做不出来的。

当迈巴赫停在一间高档的服装专卖店时,店长立刻就殷勤的迎出来拉开了车门。

“墨总。”

墨玥颔首,将身边的曲言言往前一推,“下午我带她回家吃饭,给我打扮一下。”

店长得令,将曲言言迎进去,约莫半个小时,曲言言一身新衣出现在墨玥眼前。

深灰色的套装,剪裁修身。

宽大的直筒裤,将曲言言修长的双腿完美的衬托出来,上身着一件西装外套,宽大的西装领口一直延伸到腰际,在腰身出汇成一个好看的蝴蝶结。

西装内,衬衣开了三颗扣,露出曲言言线条精致的锁骨和颈部线条。

温润、光洁、典雅。

墨玥眼底的赞许一闪而逝。

店长却紧张的道:“曲小姐不肯穿裙子,非选了这一身。”

墨玥起身颔首,从柜台里拿出一根镶钻的锁骨链,朝曲言言招手示意。

曲言言走过去,墨玥修长的手臂越过她的头顶,链子微凉的就落在了颈间。

曲言言伸手摸了摸,急忙道:“这个太贵重了。”

墨玥却道:“我墨玥的女朋友,总不能太寒酸。”

曲言言再度气结,赌气的道:“作为男朋友,你不觉得你还该送我戒指、耳环、包包、披肩、各式各样的鞋子?”

墨玥歪头满意的看了看项链,这才将目光移到曲言言脸上:“你要什么,直接店里拿就行。”

好吧,你有钱,你牛!

曲言言发誓以后不和墨玥说话,这男人脑子都被下半身和钱塞满了,根本没有正常人的脑回路。

上了车,墨玥开始给曲言言介绍墨家的情况。

曲言言这才发现,原来墨玥是墨家的小儿子,他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当然,那个哥哥是个典型的纨绔。

而现在,两兄弟都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继母,据说继母即将生下墨玥第二个同父异母的兄弟。

曲言言忽然发现墨玥也挺可怜,家庭关系如此复杂,想来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

墨家庄园很大,从正大门驱车过了半小时才抵达了住宅。

管家早已侯在门口,见墨玥和曲言言下车,面色都没有变一下的道:“老爷已经在客厅等您了。”

墨玥冷笑一声,径直走了进去。

墨家是典型的大家大户,金丝楠木的家具经年累月,散发出一种经历时间才有的温润光泽。

或许因为家具的关系,曲言言却一直觉得墨家的气氛很压抑。

她紧紧跟在墨玥身后,在心底又将墨家的关系梳理了一遍,此时此刻,曲言言是真心不想给墨玥添麻烦了。

“哎哟喂,每次吃饭都得迟到,你还真是忙啊。”

尖利刻薄的声音传入曲言言耳朵里,她抬头立刻看见一个圆润的女子,约莫三十上下,保养得极好,一双青葱似的手指涂着丹蔻,正端着一碗燕窝在喂墨老爷子。

“哼,闹了那么大的负面新闻,不晚回来才是稀奇吧。”另外一边,看起来比墨玥大几岁的男人也嘲讽的附和,曲言言觉得他们应该就是墨玥的继母和哥哥了。

“哼!”

墨老爷子冷哼一声,目光冷冷落在曲言言的身上,“就是这个女人?”

随着他的话,曲言言立刻觉得三道目光挑剔的扫过来,她强颜欢笑的道:“叔叔阿姨,哥哥好。”

“嘿,倒比老二懂事!”男人立刻道,“我这弟弟可从来都没喊过我一声哥。”

曲言言立刻感觉到身边墨玥气息的冷冽,自知说错话,不由得咬紧嘴唇。

“她叫曲言言,是我女朋友,今天带回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免得以后有人问起,你们不知道怎么答。”

墨玥说的笃定,让曲言言垂下了。

“我说,你是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啊?”墨夫人跳起来:“这女人我查过,不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人,怎么配进墨家的门?”

墨玥冷冷一笑,“你也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女人,甚至还没她干净,又怎么进的墨家的门。”

“放肆!”

墨老爷子将碗砸向墨玥,气的吹胡子瞪眼:“不许跟你妈这么说话!”

“我妈已经死了十年!”墨玥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意,“你忘了吗?她弥留之际想见你一眼,你都不肯看她。”

客厅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墨玥周身散发的杀意,让整个别院都陷入在一种冰冷的气息里,曲言言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冰窟,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手臂。

也不知过了多久,管家敲了敲门道:“老爷,记者来了。”

墨老爷子一愣,看向墨玥。

墨玥微微一笑,“一会儿,还得麻烦你们配合一下。不要忘记微笑。”

墨玥拉着曲言言出了客厅,迎接媒体而去。

闪光灯此起彼伏,曲言言耳边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她看着墨玥冷峻的表情,挺拔的身躯,看着他淡定自若的在向众人宣布自己的身份,看着墨老爷子和墨夫人,还有那个阴阳怪气的男人,却只觉得冷到骨髓里。

曲家不是大户,父母也没有显赫的背景,家里一砖一瓦都是一点点挣出来的,可是一家人和和乐乐,从来没有间隙。

反观墨家,家大业大,可人人各怀鬼胎,笑或哭都似一场演戏。

首席老公难招架-曲言言, 墨玥-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