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首娘子有点辣-梁小莹, 萧时煜-穿越重生小说

匪首娘子有点辣-梁小莹, 萧时煜-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江湖毒瘤黑峰堡(1)

梁小莹翘着二郎腿坐在山坡上的凉亭里,葡萄皮随口吐了满地。

她身后面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讨好的给她呼哧呼哧扇着扇子。

这架势相当衬的起梁小莹现在的身份——黑峰堡少当家!

梁小莹头一歪,指着山脚下打的不可开交的人群军队,对边上的人说到,“老头儿,这次他们派来的人有点儿少啊,但是打的还挺带劲儿,看见那个了吗,”梁小莹朝山下抬了抬下巴,“皇子亲自出征,你面子大了去了。”

“去他的皇帝皇子,只要老子不松口,玉帝老子也别想攻下这黑峰堡,”梁铁树屁颠颠的把一碟子小点心递到梁小莹手边,“爹得留着它给你当嫁妆。”

“谁稀罕你这土匪窝子,您老人家还是自己留着养老吧,”梁小莹拍拍手换了个新的姿势,根本没理会梁铁树手里的吃食,而是眼睛直溜溜盯着山下厮杀的人群。

梁铁树看讨了个没趣,也讪讪放下点心,陪着她一起看起来。

用现代话说,这是皇帝第N次派人攻打黑峰堡了,自从十六年前皇家在官道上被土匪截了一车进贡的宝贝之后,就开始了疯狂且旷日持久的打土匪拉锯战。

这十六年,周边大大小小的土匪寨子被剿灭不少,但皇家的宝物自始至终也没有找回来。

战争唯一的成果就是让黑峰堡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土匪窝,一路高歌奋进斗智斗勇成了如今仅存的而且是规模最大的土匪窝点!

不仅吸收了周边的零散土匪,还干脆圈地弄成了独立城区,收纳了不少周围无依无靠的穷苦百姓,俨然就是一个小帝国。

黑峰堡的财力虽不敢说富可敌国,但足可以轻松养活全堡万余人,再加上山后有水有地可以耕种,更是不怕皇帝断水断粮这种阴招。

每次皇帝派人来剿匪,这帮土匪都激动的不行,难得有人送上门来练手,简直是求之不得。

这一打就是十六年。

尤其是近一年土匪越打越兴奋,皇帝的军队却是越来越颓靡。

就好像是明知是完不成的任务,来这应付差事似的。

再加上黑峰堡这地界两极分化严重,山后虽然有溪水良田,山前却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军队的战斗条件极其恶劣。

梁小莹眼看着山脚下这只队伍和往常来的不一样,这是一支极其精简的队伍,但是每人各有分工,各司其职,打起仗来丝毫没有捉襟见肘的窘迫和慌乱。

出兵迅速果断不说,还专攻死角,每攻下一个地方就能随之牢牢占领,丝毫没有被土匪们的野路子影响作战计划。

黑峰堡的人打仗毫无章法,在这样分工严明精锐的部队面前只能对抗一阵子,时间久了自然处了下风。

不行!再这样耗下去恐怕要吃败仗。

梁小莹一拍椅子,“叫斧子拿我的烟雾弹来!”

原本在身后扇扇子的大汉也看出了情势不对,朝山上紧跑两步,大喝一声,“斧子!烟雾弹!”

不一会儿一个壮汉就从山路上推下来一个木制机器,身后还跟着几个小罗罗,分别抬着不少竹筐,还离着老远山腰上的人们就纷纷皱眉掩鼻。

只有梁小莹乐呵呵的迎上去了,这可是她精心制作的投射机和‘弹药’,现如今终于派上用场了。

她捏着鼻子走到被唤作‘斧子’的壮汉身边,斧子巨大的身躯正好影上毒毒烈日,给梁小莹空出了一块阴凉。

梁小莹拍拍他,一指山下,道,“斧子,看准了,那是敌营,那是前锋部队,”然后青葱指尖在空中画了个弧度,最终落定在奋力厮杀的某一点上,“他是总帅!给我狠狠的射!”

斧子一点头,接过身边人递过来的一块巨大‘黑饼’放在机器上,然后使足力气一拉机关……

黑饼精准的投射到了先锋部队的上空,然后猛地坠落在人群里,啪啪啪,碎了满地。

“有暗器!”

军队中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然后全体人员都训练有素的开始隐蔽身体,但根本无济于事,因为‘黑饼’本身没有杀伤力,有威力的是黑饼所散发的味道。


第2章 江湖毒瘤黑峰堡(2)

山上的人哈哈大笑看着山脚下一个个东躲西.藏的士兵,他们以为藏起来就好了?

哪有这么简单!

这可是梁小莹精心配制的牛粪饼,里面配料齐全,顶风臭百里,可谓是人畜皆伤!

臭气顿时弥漫整个山脚,太阳火辣辣的一晒,这空气简直熏得人睁不开眼睛,这效果堪比催泪瓦斯!

“哈哈哈,让你尝尝我们黑峰堡的土特产!继续射!”

就连皇家军队平时最得意的骑兵骏马也都乱了方向,黑峰堡的人一看这场景就乐了,拿上武器飞似的开始撤退。

‘黑饼’正在一块接一块的从天而降,不多,但是极其精准,营寨,先锋,和……

“小心!”萧时煜拉起差点葬身在马蹄下的士兵,但一块牛粪啪的一声不偏不倚的打在他的肩头。

顿时臭气蒸腾。

萧时煜看着这黑乎乎的一团恨得咬牙切齿,他极力控制住身下受惊的战马,狠狠一挥长剑,“撤退!”

他转头立目,正好和山腰上乐的前仰后合的梁小莹对上目光。

感受到目光,梁小莹心下一窒,瞬间敛了笑。

她直直的回视过去。

萧时煜的目光阴冷,丝毫感受不到身为皇室的悠游无能,反而像是鹰隼般,让梁小莹在八月盛夏感到丝丝寒气。

怪不得能训练出如此精锐的部队!梁小莹低声呢喃,果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回堡!”梁小莹也是一声令下,火速撤回了黑峰堡。

晚上是庆功宴时间,二娘早早做好了饭,大鱼大肉的一招呼,梁小莹很快就酒足饭饱了。

抛下还在喝酒划拳的人们,梁小莹先离席蹦蹦跳跳回了房间,打开门一看,斧头果然已经给她放好了一大桶洗澡水。

梁小莹跳进桶里,才觉得稍稍驱赶了一些暑气和疲累,她阖着双眼,听着前院隐隐约约的笑声喧闹声,心里无比踏实幸福。

她本来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一年前一个雷霹下,竟然让她的灵魂穿越到了这里,还不偏不倚的借用了黑峰堡少主的身体。

不仅认识了一众好兄弟们,还捡了梁铁树这么个土匪爹,有了亲人在身边,可把梁小莹乐坏了。

她虽然心里美滋滋的,但总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梁小莹胡乱的洗了把脸,想快点儿洗完去给梁铁树做水果捞,这种现代的吃法,那个老头儿肯定没见识过。

梁小莹刚想起身便惊觉一阵冷风,随即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落在她身边。

那人步法清奇,内功深厚,声似落叶,几不可闻。

待梁小莹察觉到的时候,她颈边赫然已经架上了一把寒光毕现的利刃。

“啊,”梁小莹惊呼,猛地僵直住了身体。

那人似乎也没料到闯进来会是这样一幅光景,稍微怔愣了片刻,但是刀刃并没有让开分毫。

梁小莹忌惮的看着颈边的刀刃,自然是缩紧脖子不敢造次。

梁小莹丰满的身材隐藏在水里若隐若现,她自己却是全然不自知。

她吞了吞扣水,心虚道,“好汉饶命,你是劫财还是劫色?劫财你可找错人了,出门左转你得找梁铁树!但是那老头儿太抠,我觉得叫梁铁鸡更适合他,你要是劫色呢,也别来我这,我是个女土匪,您是英雄豪杰,和我在一起有失脸面,要不您看看这黑峰堡还有什么喜欢的,您拿点儿走?就当是土特产了,千万别和我客气!对了,吃饭,吃顿饭再走!不是吹牛我们黑峰堡的饭菜包君满……哎哎哎!”

那人峰眉一皱,不等梁小莹说完,就大掌一捞,将梁小莹直直拉离水面。

“啊啊啊!”

水哗啦啦的落了满地,下一秒梁小莹被毫不留情的砰地一声丢上大床。

“哎呦!摔死我了,”待梁小莹反应过来后一把扯过被子挡住湿漉漉的身体,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像是惊恐的小兽看着站在面前的黑衣男人。

那男人却根本没看她,厌恶的将头扭向了一边,冷冷的丢下一句,“穿衣服!”

梁小莹闻言一怔,随即大眼睛滴溜溜一转,“那你不许偷看啊!”

男人不耐烦的没再回应。

梁小莹悄悄从枕头底下摸出防身的匕首,大力一挥手臂。

手起,刀落!

铛啷啷……

梁小莹的匕首被毫不留情的打飞出去,她几乎没看到男人出手,只是一瞬间就决定了胜负。

“来人啊!有刺客!来人啊,救命啊!”梁小莹一计不成又改一计。

男人气急,一把抱回想要逃跑的梁小莹,紧紧捂住她的嘴,梁小莹挣脱不开,两人失去重心,双双倒在大床上。

男人翻身紧紧压在梁小莹的身上,他一双冰冷锐利的眸子像是带着弓弩,直直射向她。

“是你!”梁小莹瞬间认出这副近在咫尺的眸子。

这目光除了萧时煜还能有谁!

而他此时正狠狠的压在梁小莹的身上,大掌覆盖住的地方正是梁小莹胸前的柔软。


第3章 卑鄙下流萧时煜(1)

“死变态!救命啊!”梁小莹顾不得这么多了,拳打脚踢的奋力抵抗。

她虽然是个土匪,但之前一直是痴傻的状态,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屋子,一直好吃好穿的伺候着,所以梁小莹的皮肤也格外白嫩细滑。

再加上之前体弱多病一直没有练过拳脚,就连拳头都是轻飘飘的没有半分杀伤力。

打在萧时煜身上不仅无济于事反而像是再给他挠痒痒。

萧时煜显然也被手里的触感吓了一跳,他越是想压住她,梁小莹就越是反抗的厉害,肌肤碰撞,被子也变得凌乱,几次差点裹不住梁小莹饱满的身材。

萧时煜的眸色陡然变深,梁小莹本来就长得甜美,再加上呼之欲出的身体,萧时煜的体内猛然发生变化,就像是有一团火忽然被人点起,此刻正在他体内熊熊燃烧。

他大力钳制住梁小莹乱挥的手臂,然后禁锢在她的头顶。

“别动!”萧时煜的声音低冷沙哑,像是野兽一般。

“凭什么不动!你放……”梁小莹也猛然察觉到萧时煜身体的变化,她怔在那里不敢再动了。

梁小莹傻住了,怔了两秒随即大骂,“变态啊你!混蛋快滚开!”

萧时煜紧锁眉头,“说了别动!”

他极力忍耐着俯下身低声警告,热气喷洒在梁小莹的耳边,吓得她立刻僵直住了身体。

粉红的颜色瞬间自梁小莹颈窝一直染到胸前。

“该死!”萧时煜低声咒骂。

“少主,二娘问你晚上是吃西瓜还是吃甜瓜?”斧头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

梁小莹简直是遇见了救命稻草,刚想呼救就被萧时煜眼疾手快的抓起一团布塞进了她嘴里,然后像是捆猪仔似的将她裹在被子里,扛上肩头,一跃飞出窗外。

梁小莹挣扎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飞上屋顶,飞离黑峰堡。

“哎呦!”梁小莹再次被丢到床上,剧烈的撞击摔得她七荤八素。

还没等她看清周围环境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

“怎么样?你的杰作!”

梁小莹这才看清自己身处的地方是军中营帐,不远处挂的战袍正是萧时煜作战时穿的那件,怪不得会这么臭。

她挣脱一只手将嘴里的布团丢向萧时煜,“死变态,你把我带这里来干嘛!”

萧时煜也不恼,他摘下黑色面罩,从容的坐在总帅大椅上看着梁小莹。

梁小莹被他盯得发毛,甚至在想这个人会不是真变态?把自己抓回来慢慢折磨,以解白天之恨?

思及此梁小莹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里是他的地盘,自己又没穿衣服,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全凭他一句话?

“那个,呵呵,”梁小莹心虚的拉紧被角挡住身体,瞬间堆上一脸谄媚的笑,“这位总帅,我想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看我们虽然是土匪,但一直都是好土匪,这么多年不仅没祸害过百姓,还接纳了不少因为战乱丢了家的人们,除了我们的名字叫土匪,其他方面我们可都是好人啊,我觉得咱们好好聊聊,说不定能达成共识,你说呢?”

梁小莹满脸希望的看着萧时煜。

萧时煜竟然也回应给她一个不浓不淡的笑,看得梁小莹更美了,觉得自己能逃出去的几率又多了几分。

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萧时煜坐在烛光之后,脸上阴影不定,更显得鬼魅异常。

“你一直都这么话唠?不如先叫人拔了你的舌头比较安静。”

梁小莹吓了一跳,忙捂住嘴巴摇头。

萧时煜站起身来,一步步走近,梁小莹在床上一点点后退,直到退无可退的被逼到角落。

她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萧时煜。

“如果你安静了,那我们来谈谈交易。”

“交易?你要我们投降?”梁小莹忍不住反问,看到萧时煜阴冷的目光后又下意识的捂紧嘴巴,心虚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萧时煜继续说。


第4章 卑鄙下流萧时煜(2)

萧时煜很满意,继续道,“相反,我要你抵抗到底!”

梁小莹惊讶的睁大眼。

“但同时我要你放我们进堡,”萧时煜挑挑眉,“实话告诉你,下一批剿灭黑峰堡的军队很快就到,这支队伍不仅作战迅猛而且人数众多,仅凭你们一群乌合之众断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到时候我会叫手下人打扮成土匪模样助你打败他们,如此交易,你这买卖不亏吧。”

梁小莹大眼睛转了又转,她仔细打量面前这个男人,一身黑衣,年纪不大,脸上几分邪魅又几分干练。

在得到萧时煜许可之后梁小莹才慢慢开口,“不亏,但我想这样一来十七皇子赚的更大。”

萧时煜显然吃了一惊,他一没想到黑峰堡一群大老粗得到的消息竟然如此准确明锐,能一语道破他的身份。

二来他也没想到这个传闻傻了十几年的姑娘竟然能看出其中端倪。

有点儿意思。

萧时煜还是一副从容的模样,“哦?愿闻其详。”

“我放你进堡,谁知道你和马上要来的军队是不是一伙儿的,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我黑峰堡岂不是死定了。”

梁小莹见萧时煜没有反驳又壮着胆子继续说,“就算你们不是一伙儿的,那看来你是想借我们的手杀人,到时候黑峰堡落一个对抗朝廷的名声不说,还要防止你反悔灭口,所以这笔买卖太亏,不做!”

说完,梁小莹又赶快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萧时煜一个不开心又要拔了她的舌头。

萧时煜看着面前看似不谙世事又话唠的黄毛丫头,没想到句句道破了他的心思。

对于黑峰堡,萧时煜早有耳闻,毕竟是江湖毒瘤,朝廷派去的人不少,有胜有败但始终没有铲除干净。

但就在最近一年之内,黑峰堡的战斗力大大提升,就连武器设备也是闻所未闻的。

萧时煜开始仔细打量起面前的梁小莹,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梁小莹被他盯得发毛,又警惕的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恐怕你不做也要做了,”萧时煜冷冷一笑。

没等梁小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萧时煜连人带被子一起裹携起来,立在了门前。

他在她身后拉住被子两角,“你只有三个数的时间,你可以选择答应,也可以选择不答应。”

这么好说话?梁小莹心里狐疑,“如果我不答应你就放我走?”

“当然,”萧时煜故意拉长声音,“你不答应我立刻就放你出帐,只不过,你人可以走,被子要留下!一、二……”

说罢作势要拉。

“什么?!”梁小莹下意识的护住被子,怒狠狠的回头,几丝乌发甩到萧时煜的脸上,留下淡淡的香味,“你卑鄙!”

萧时煜淡淡一笑,“论卑鄙你才是鼻祖,竟然用牛粪攻击我们,我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混蛋!有本事我们正当比试,耍阴招算什么好汉!”

“对付你还用正当比试?”

梁小莹是彻底怒了,从小打到她还没这样被人欺负过,更何况他之前还摸到了自己的……

梁小莹不顾萧时煜的钳制,回肘就是一击。

萧时煜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手,猝不及防挨了一下,身子一躲,整条被子都被他带飞了出去。

“啊!”突然的凉意让梁小莹来不及反应。

“主帅,怎么……”门外守卫听到帐内的打斗声迅速进来查看。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萧时煜大力拉过全身赤裸的梁小莹,把她抱进怀里然后轻巧的一个转身。

“出去!”

萧时煜的高大身影将梁小莹的身体挡了个结结实实,但梁小莹下意识抱紧他的两条手臂还是露出了破绽。

守卫看着账内主帅的背影,腰上盘着的雪白手臂,地上散落的被子,一时间懵了,傻在原地进退不得。

“还不快出去!”

又是一声令喝那守卫才回过神来,赶忙收了腰间佩剑,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

“死丫头,你竟然敢……”萧时煜捂着被打的脸,推开怀里的梁小莹,亏自己刚才好心挡住她。

啪!

没等他话说完,梁小莹又是一巴掌呼上去,“卑鄙,下流!不许看!你闭眼!”

“我刚才还好心救你!”

“混蛋你闭眼!”梁小莹对着萧时煜一阵拳打脚踢,她又急又气,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成想今天竟然受到这样的侮辱。

萧时煜自知理亏,也不敢还手,只能闭着眼边挨打边摸索,好不容易摸出一套自己平时的便装,朝梁小莹一丢。

“你穿这个!”

梁小莹一把夺过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她没穿过男人的衣服,几次都穿不对。

眼泪更是忍不住的溢出来。

她想梁铁树了,在黑峰堡里大家都是百般照顾她,她想起来梁铁树冬天给她屋里装地龙取暖,吃饭的时候还会给她拨鱼刺……

梁小莹毕竟还未满二十,她越想越委屈,干脆蹲在角落呜呜哭起来。


匪首娘子有点辣-梁小莹, 萧时煜-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3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