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少别缠我-顾安柠, 安泽承-总裁豪门小说

安少别缠我-顾安柠, 安泽承-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如果有来生

“哇。”

夕阳残缺,在帝都第一医院的急救室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

顾安柠双手攥紧床单,有什么东西也慢慢从身体里滑落下来。

顾安柠艰难的张着嘴,“给我……看看我的……宝宝……”

一名护士见她出血严重,轻声问道:

“你的情况比较严重,也没有过来等你……要不要给安少打电话过来?”

顾安柠疼的意识不清,只隐隐约约听到安少的名字,还没有开口说话,急救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扫视一圈,直接走到手术台前,伸手抢过护士手里的孩子。

她不屑的看着躺着的顾安柠。

顾安柠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她,想要抢回孩子,却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

程梦雅嘴角勾起看似甜美的笑容,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安柠。

“呦,还生了个男孩呢?顾安柠呀顾安柠,你可真厉害。不仅嫁得好,生的也好。不过好可惜呢,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都活不过一小时。”

她说着伸出手,长长的指甲直接在孩子娇嫩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边用力划着边笑道:

“小宝宝,不要怨我哦,要怨就怨你的妈妈,是她抢了我的一切,是她不知死活。”

小宝宝一直哭声不停。

“程梦雅,你放开我的孩子……你放开他,他是安泽承的孩子……”顾安柠嗓音哑涩地急切喊道。

程梦雅不屑的说道:

“呵,你确定?安泽承的孩子吗?谁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种,别忘了,你和一群人被捉奸在床吗?全帝都谁不知道这件事?上头条,丢尽安家的脸面。”

顾安柠双眼猩红死死地瞪着程梦雅,说道:

“啊。,我当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原来是你,是你陷害的我……”

“啪。”

程梦雅抬手狠狠地给了顾安柠一巴掌,“你给我闭嘴,不要脸的贱女人,是我又怎么样?现在承身边的人可是我,早都忘了你这个贱人了。“

“都是你,原来都是你害的我,泽承的爷爷肯定也是你……害死的吧!”

“是我又怎么样?可惜呀,承就认准了是你害死了他最爱的爷爷。”程梦雅不以为然的笑笑。

“如果被……安泽承知道是你害死了他爷爷,你说他会不会恨死你……”

“承可是说过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了,那你认为你有这个机会吗?”程梦雅又甩了顾安柠一巴掌,尖长的指甲划破她的脸,如胜者般毫不留情的嘲笑,“不过呢,看在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份上,我会让你的孩子去陪着你,黄泉路上也不会让你孤单……”

话落。

程梦雅手里的孩子就被摔在了地上,小小的孩子从程梦雅的臂弯内掉下去。

顾安柠浑身一颤。整个人瞬间崩溃,疯了一般挣扎着要扑过去。从手术台上滚了下去,眼前是一滩鲜血中已经不会动的孩子。

顾安柠匍匐着,想要抱起自己的孩子,想要最后的抱一抱这个刚来到世上的孩子。

然而,在这一刻,程梦雅却正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幽然,程梦雅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幽蓝色的注射器,往前几步步,走到了手指将要触碰到孩子的顾安宁的身后,猛然将冰冷的的针头扎进顾安柠的皮肤里,剧毒的药物被打进身体里。

顾安柠身体一震,一股火烧一般撕裂的剧痛,正在沿着她的血管大脑之中蔓延,她的身体,却正在变冷,冰冷彻骨。

她的意识,正在快速的模糊,眼皮如同山岳一般沉重,她颤抖,在一片模糊之间,她伸出手,想在意识还清醒的瞬间,触碰一下自己的孩子。

“咔嚓。”

然而,她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孩子,就被程梦雅的脚,狠狠的踩住,骨骼,折断,碎裂,程梦雅嘴角流露出一抹残忍的蔑视。

黑暗,窒息!

在完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顾安拧内心深处,豁然爆发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恨意,的的一向不与人争斗的她,眸子深处,竟然爆发出了一股前所有人的疯狂。

“程梦雅!”

顾安柠在昏迷前的最后一秒,撕心裂肺的吼出了最后三个字,紧接着,顾安柠倾尽了所有的力气,竟然拔出了身体上,那一只已经注射进自己身体里一半的针管,瞬间转身,将那针管,刺进了程梦雅的腿上,疯狂的将最后幽蓝的溶液,推了进去!

“啊……”

顾安柠倾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双眼终于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不过,在弥留之际,似乎隐约听到了一声程梦雅暴怒,凄厉,惶恐的声音。

那推进自己身体里的毒,会有多毒?

猖狂,残忍的你,也会怕吗?

一向不与人争的人,难道真的就不会疯狂?谁安静的表面之下,没有收敛着被性格束缚着的,如同洪水野兽一般疯狂的獠牙?

医疗室的人,完全已经被程梦雅故意支走,此时她疯狂的嘶吼,却根本无人进来,烈毒有多惨烈,呵,自作孽吗?

黑暗,冰冷。

顾安柠最后的意识沉沦,她感觉自己跌入了无尽的黑暗与冰冷之中,似乎看到了那个爱了一个青春,却伤的自己刺骨冰冷,粉身碎骨的男人……

如果能回到以前,一切将绝不会如此!

只是,这怎么可能?

意识继续沉沦,模糊,沉睡,模糊之间,幽然,她似乎看到了黑暗的尽头,有一丝异光。

第2章 不要结婚

“哗。”顾安柠感觉到一盆冷水席卷自己的身体。

“冷……”顾安柠小声呓语。

好冷。

全身上下都没有暖和的地方,整个身体也都是僵硬的,怎么回事?自己这么早就到地府了吗?自己的孩子呢?

“安柠安柠赶紧醒一醒,婚礼马上都要开始了。”顾安柠睁开眼睛,看到刚刚杀死自己的程梦雅一脸焦灼的看着自己。

这是?

“安柠,怎么突然晕倒了,喊不醒你我只能用冷水把你给弄醒了,怎么办呀,婚礼都要开始了,衣服也来不及换了。”程梦雅表现的很焦急。

顾安柠被程梦雅搀扶着走出门外,身上的潮湿感和垂重感让她不由的低下头,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洁白的婚纱。

这个婚纱顾安柠似曾相识,不就是当年自己和安泽承结婚的时候的婚纱吗?!

都说死后自己会梦到一辈子最珍贵的东西,自己是爱惨了安泽承了吧,要不然被害的那么惨还会梦到这个场景。

回来了也好,就让自己重温一下这个自己心中唯美的婚礼吧!

跟着程梦雅一直走,到了酒店的正厅,四周坐满了参加婚宴的宾客,她站在正中央的红毯上,身上还是湿漉漉的,曲线也一览无遗。

顾安柠还记得,自己衣服这么湿的原因:当时自己在化妆室里准备去现场的时候,颈部忽然一凉,自己就晕倒过去,后来是程梦雅用冷水泼醒了自己,自己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就穿着湿的婚纱过去了,当时在婚礼上丢尽了安家的脸面。

但是当时的自己还认为幸亏是程梦雅泼醒了自己,不然自己就错过了这场自己梦想中的婚礼,对程梦雅也甚是感激。

现在知道了程梦雅的真面目,也猜到了自己是怎么晕倒的,这种人,顾安柠是一刻都不想在和程梦雅呆在一起了。

顾安柠刚想拿开自己胳膊,面前忽然笼罩过一个英俊高大的人影。

顾安柠抬起头,男人一席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面容深邃俊逸,气度不凡。

不得不承认,安泽承确实有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资本,五官完美的无可挑剔,一双天生冷漠的黑眸毫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个啊,就是自己爱了一整个青春,整个生命的人呢。

都说女人红颜祸水,那这样的男人,却比女人要祸害的多。

“你丢的脸还不够吗?现在又穿着湿衣服过来。”安泽承冷漠的声音响起。

顾安柠记得自己因为内心有愧,知道婚纱湿了是自己的不对,就立马给安泽承道歉,婚礼才算是勉强的进行下去。

这次就不要让自己再受委屈了吧!

“既然认为我丢人,那就取消婚礼吧!”顾安柠抬头,微笑着说道。

好像这句话说出来也没有那么的难受嘛!嗯,这样真好,自己也要为自己而活一次嘛!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既然你下药让我对你负责,那你就没有说结束的资本。”

“难道现在我都还没有说结束的权利吗?!”

第3章 不要结婚(2)

安泽承一把拉住顾安柠的手腕,想拉住顾安柠往台子上走去。

“你放开。”顾安柠猛地抽开手,像是碰触到什么病毒一样。

手腕再度被攥住,他整个人都被安泽承拉着面前,几乎跟他的胸膛像贴。

“顾安柠,既然这场婚礼是你当初想要的,那你就没有这个权利,劝你最好不要毁了这场婚礼。”

自己拉住她的手,这个女人既然敢这样躲,之前她哪次看见不是非要倒贴上来,恨不得粘在自己身上。

男人的呼吸喷洒再脸上,顾安柠愣住了,这个触感竟然这么真实吗?!

“你活着?”

“怎么,难道你想嫁个一个死人?”

“不要不要,我不嫁,我不嫁,我不要死了还嫁个这个混蛋……”顾安柠吓住了,手乱挥着想要脱离安泽承。

“你今天是上瘾了是吧,非要惹事。”

“我不要,我不要不得安生还和你在一起……”

顾安柠挣扎的幅度太多,细长的鞋跟踩住了自己的婚纱,整个人向后栽去。

失去平衡后顾安柠还没有惊呼,细腰便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搂住,身体被抱住的同时,男人的薄唇也吻向了自己。

“唔!”

顾安柠瞪大了眼睛,想要推开安泽承,可是他却丝毫不动。

顾安柠丝毫没有办法挣脱出来,周围的人也都在欢呼。

全帝都的人都听说是顾安柠从小喜欢安泽承,主动追得安泽承,并且用手段逼的安泽承娶了自己,怎么现在看来这个情报有误呀!

这样看来明明是顾安柠不想嫁,安泽承主动亲吻顾安柠。

在这样的惊呼下,顾安柠被安泽承抱住吻了足足十分钟。

一旁的程梦雅看着这一幕,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这该死的贱人,是用了什么手段,这样都没有让安泽承生气,还让安泽承吻她。

刚刚顾安柠对着安泽承说的话,程梦雅在一旁都听到了,以为安泽承一定也会同意取消婚礼,谁知道这个贱人怎么突然这么好命了。

到最后,顾安柠忍无可忍,直接狠狠的咬了下去。

安泽承感觉到薄唇一痛,他皱眉抽离了她的唇,把流血的地方咬住,脱下自己西装,挡住了顾安柠的曲线,搂着顾安柠的腰走上台交换戒指。

顾安柠跟着安泽承的步伐走着,一颗心剧烈的跳动着,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尝出味道。感受到如此真实的触感。

她……难道还活着?

顾安柠还没有反应过来,右手不温柔的被执起,安泽承拿着戒指,朝着她的无名指套去。

顾安柠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套上了戒指,安泽承抱起顾安柠就往休息室走去。

“成呀,长能耐了,顾安柠,你竟然敢咬我。”安泽承黑眸愈发幽深。

“咬你怎么了,没咬死你都算好的。”顾安柠抬起目光,挑衅味十足看着安泽承。

第4章 鹿死谁手

“以前天天缠着我索吻,怎么现在就是我强吻你了,逼着我娶你,现在却要求取消婚礼?”

”对啊,安少爷不知道女人收拾善变的吗?”顾安柠微笑着说道。

到了休息室,安泽承就放下了顾安柠,看着这个突然变脸的女人,而后冷漠的迈着长腿转身离开。

顾安柠看到安泽承挺拔的身影离去,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

转身走到卫生间。

卫生间里的大镜子上照出顾安柠的模样,镜子中的女人身着一身洁白的渗漉的婚纱,又穿着安泽承宽大的西服。

这个女人就是自己。

顾安柠脱下安泽承的西服,镜子里的人也做着同样的动作,摸着自己细而滑的脸蛋,指间真实的触感令她忍不住颤抖。

这......

是自己重生了吗?

原来,真的有重生这件事啊,怎么就离奇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呢!

以前自己被陷害,醒来和安泽承的爷爷呆在一起,被认为是自己故意伤害了他最爱的爷爷,至此安泽承都不再搭理自己,自己的苦日子从此而来。

之前自己把程梦雅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竟然临死之前才知道她的真面目。

以前自己生活里的所有都是安泽承,最后自己身边的人都离自己而去,却依旧一路往南墙撞。

以前......

一提到以前,顾安柠都是说不出来的苦,那二十多年自己都喂给了狗。

最后自己遭受众叛亲离,最后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最后自己死的那么惨......

最后......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爱惨了安泽承的缘故,在安泽承面前努力去扮演他会喜欢的样子,乖巧,听话,温顺......

这一切都不是顾安柠本来的样子,既然这一世自己重来了,既然上天又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那就......

活出自己的样子吧!

活出自己的本色,为上辈子惨死的自己,为自己死去的宝宝报仇。

......

在休息室没一会,就有服务员过来告诉顾安柠,说要出去敬酒了,要抓紧时间换礼服了。

顾安柠对敬酒记忆尤深,上辈子自己出去敬酒时,突然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安泽承扶了自己一下,但是身上提前被动过手脚的衣服滑落了下来,被现场的所有人看光了自己的身体,成为婚礼上的第二大笑点,被京都的人嘲笑很久。

自己和安泽承本来就僵硬的关系愈发僵硬。

不过,这一世就再也不会像上辈子一样了,自己可以改变这种情况了。

顾安柠找出了自己敬酒要穿的礼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果然发现所有的扣子都被拆了,非常的松,穿上后只要动作幅度大一点就会立即从身上脱落。

还好自己来的时候妈妈让自己多带了一件礼服,现在刚好有用,因为衣服是妈妈临时让自己带的,所以程梦雅并不知道自己带了衣服,现在刚好排上用场。

想一想自己之前真的是傻,不管做什么都相信程梦雅,怪不得自己最后会死在她的手里,不过,没关系,这辈子说不准谁鹿死谁手。

程梦雅,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安少别缠我-顾安柠, 安泽承-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