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首席闪婚妻-慕之婳, 贺霆鋆-总裁豪门小说

冷情首席闪婚妻-慕之婳, 贺霆鋆-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无爱婚姻

明媚的天光,丝丝阳光透过淡蓝色的窗帘侵袭而入,点点斑斑落在房里大床上闭眼沉睡的男人身上,男人英俊而深邃的面部轮廓完美的被勾勒出,浓密的眼睫微微颤动,晃出魅惑的阴影。

他慢慢睁开眼,却被阳光刺得别开头,待适应了之后才又转过来,微微蹙眉,目光懒散的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女子。

她恰好站在阳光的缝隙中,身体一半被阳光笼罩一半却在阴处,她的肌肤白得几近透明,身上套着他的白色衬衫。

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她身上,若隐若现的娇躯玲珑有致。

听到男人呼吸的频率变了,慕之婳咬住下唇,双手慢慢攥成拳头,但是转身之时,脸上却已经是淡然如水。

贺霆鋆盯着她的脸愣了好一会儿,意识渐渐回笼,这才记起,他结婚了,昨晚是他们的新婚夜,和这个见面不超过五次的女人。

“怎么不多睡会儿?”贺霆鋆的音调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长臂往床头探过去,摸过一包烟,优雅的点燃一根,靠在床头,半眯着眼睛开始吞云吐雾。

慕之婳努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身体却不自觉的想要后退,却发现后背已经抵了墙,没有后路,她沉吟了一会儿才回道,“我……我认床。”

“呵……”贺霆鋆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讥笑,他要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叫做矜持的东西,可是,被送上门的女人,有那东西可很麻烦。

慕之婳甚至不敢直视贺霆鋆,那一双黑色的眸子深邃如海,她总觉得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吸进去,而那里面透露出的疏离感更是让她觉得恍惚。

“你,你要在家吃早餐吗?我现在下去做。”

“不用了,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不必麻烦。”贺霆鋆淡淡的拒绝,两指用力掐灭烟蒂,将烟头扔进床边的垃圾桶,然后掀开被子下床往浴室走。

慕之婳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依旧觉得不真实,昨天之前都还称得上是陌生人的两个人,却在昨天成为了夫妻,目光再转向那张混乱不堪的大床,她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他们还有了夫妻之实,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她都有些接受不过来。

贺霆鋆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慕之婳已经换好了衣服,端坐在房间里那张单人沙发上,双手叠放在膝盖上,低着头一副乖巧的模样。

他鼻间发出轻轻地一声冷哼,如果他道行不够的话,肯定会被表面所迷惑,以为这个女人是一只乖巧温顺的小猫,但是其实,这女人其实是只有着锋利爪子的小野猫吧。

慕之婳抬头看他,只一瞥就重新低下头,战战兢兢的开口,“贺……先生,我们谈谈吧。”

贺霆鋆边擦着头发边走向衣柜,语气里依旧透着淡淡的疏离,“谈什么?”

“我们的婚姻……”

“这个没什么好谈的,婚前咱们的利益关系都已经谈得很清楚了,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指望我履行丈夫的职责,哦,除了上~床。”贺霆鋆丝毫不避讳的解开浴巾换衣服,声音清冷,却又霸气的让人无法抗拒。

慕之婳低着头苦笑,这个男人,当真像外界说的那样寡情呢。

不过,她只是一个交易的中介品,她确实没有资格向他要求什么。

“嗯,我有自己的工作,我希望你不会干预。”

“放心吧,你可以有自己的私生活,只要不带男人回来这里,其他都随你。”

慕之婳自嘲的笑,她这是在自取其辱吗?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乎她怎么样呢?

“嗯,谢谢贺先生了。”

“谢我救了慕家?这个大可不必,我不也睡了慕家的女儿。”贺霆鋆扣上袖口,西装笔挺的站在全身镜前。

慕之婳无话可接,只能沉默。

贺霆鋆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经过慕之婳的时候停住脚步,“慕……之婳是吧?作为贺夫人,我希望我的家人那边,你可以尽你的责任,同样,慕氏的生意我会照拂着。”

所以说,他们之间,只有利益的关系,无关其他。

“我会的。”

“那,再见。”

“再见。”

第2章 怒火

婚后第三天回门是A市的习俗,可这对于贺霆鋆和慕之婳这对关系怪异的夫妻来说,这显然就是空话。

慕之婳以为,贺霆鋆这一走,之后就很难会想起还有一个她,可是,婚后第三天的晚上,在慕之婳吃晚餐的时间,贺霆鋆竟然又出现了。

慕之婳看着直接开门进来的贺霆鋆,一惊,差点没把面前的泡面桶给弄翻,她咽下口中的面条,手足无措地站在餐桌旁。

贺霆鋆只着了一件白色衬衫,领带松松垮垮的,外套随意的搭在臂弯,姿态慵懒。

“你……你怎么回来了?”

贺霆鋆随意地扫了一眼穿着一条粉红色卡通睡裙的慕之婳,眉峰微不可察的轻挑,然后目光移到桌子上那桶泡面上,抬起腕表看了一眼,“现在是北京时间9:43,这是你的晚餐还是夜宵?”

慕之婳抿了抿嘴,她闻到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酒味,毫无疑问,贺霆鋆喝酒了。

“晚餐,你要不要来点?”

贺霆鋆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走到客厅将外套随意的扔到沙发上,高大的身躯也随之倒下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假寐。

慕之婳战战兢兢的飞速解决掉晚餐,最后在贺霆鋆对面坐定。

她打量了他半天,不敢开口叫他,不知他是醉的厉害还是只是在闭目假寐。

就这样对坐着不知道多久,贺霆鋆终于幽幽醒来,慵懒的支起身子,看了一眼对面和前天早上他离去时动作一致的慕之婳,鼻间发出一声冷笑,这个女人好像很喜欢用这个姿态来谈事情,像是在防备着一切,竖着任多么锋利的矛枪都刺不破的盾牌。

“去给我放洗澡水吧。”贺霆鋆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今晚的应酬喝得有点多,饶是自诩很会喝酒的他都有些犯晕。

“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

“你有意见?”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慕之婳看着面带愠怒的贺霆鋆,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愚蠢。

“觉得即使和我结婚后你还能保全自身吗?”贺霆鋆能感觉出来,或许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有些不一样,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她和他一样,对于这场婚姻都是不情愿的,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个契机。

“你喝醉了。”慕之婳并不顺着他的话说,她明白,她只是慕行文作为回报送给贺霆鋆的,在他面前,她没有傲气的资格。

“还好,起码还清醒记得我来这里的目的。”贺霆鋆撑着站起身,步伐虚浮的往楼上走。

慕之婳脑子里冒着问号,但是看着他的背影却问不出口,只能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贺霆鋆直接走向大床,悠悠地躺上去,慕之婳识趣的走进浴室,给他放洗澡水,她就算再不情愿,也明白她的职责。

贺霆鋆伸手去摸裤袋想要抽烟,却发现口袋里空荡荡的,这才翻起身去开床头柜,抽屉里很空,自然没有他要找的烟,只有一个白色的药罐。

他拿出来去看瓶身上的标签,而看完瓶身上的字之后,双目骤然阴冷,周身霎时笼上了一层寒气。

该死的,这女人竟然背着他吃避孕药!

慕之婳放好水,一出门就撞上挺立在浴室门口的贺霆鋆,抬头看他,下一秒就被他面上的表情吓得不禁踉跄的退后了两步,摆出防备的表情。

“你怎么了?”

贺霆鋆慢慢举起那个已经被他捏变形的白色瓶子,恶狠的说,“你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慕之婳看清他手里的东西,也是一愣,但是随即便沉着声开口,“这么简单的字你都不认识?”

“慕之婳,我没有多少好心情陪你开玩笑,你是觉得我看起来太和善所以无法无天不把我放眼里还是怎样?”

“贺霆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慕之婳努力稳住声音,不让自己的紧张泄露。

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明白贺霆鋆的意思,她以为,在避孕这件事情上,他们应该是站在统一战线才对,但是他现在的反应却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他们这样的婚姻,如果有了孩子,不应该是乱上加乱吗?

“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

第3章 三年之约

贺霆鋆犹如撒旦般的冷漠声音响起,慕之婳瞠大眼睛面带惊恐的看着他大踏步走进浴室,大力的掀开马桶盖,他拧开瓶盖,丝毫没有犹豫的直接将药丸倒进马桶,最后连带瓶子一同扔了进去。

听着抽水的声音,慕之婳紧咬的下唇一直都没有松开,然而还没有给她时间消化,贺霆鋆就拽着她的手出了门。

“贺霆鋆,你这是在做什么?”慕之婳拼命挣扎,但是贺霆鋆的力道根本不是她能反抗的了的。

这个男人的心思果然是难以猜透的。

贺霆鋆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几乎是拖着慕之婳进了书房,大力一甩将她扔到沙发上,自己则走向电脑。

慕之婳皱着眉揉着发红的手腕,抬头去看他,只见他飞快的敲着键盘,面色凝重的样子让她不敢再靠近。

从打印机里抽出那张纸,贺霆鋆捏着走向慕之婳,将那张纸直接甩到她面前,冷言道,“给我签了它。”

慕之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起那张纸。

看完纸上的内容之后,慕之婳所有的情绪都只剩下震惊了!

她猛地站起身,“贺霆鋆,你不能这样做!”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慕之婳,你最好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然你凭什么认为你足够成为你爸要求我救慕氏的筹码?”

是啊,她应该要清楚自己的身份的,不过是一场交易的中介品,她的使命,就是让他救慕家。

而贺霆鋆,恰恰就是唯一有能力拯救慕家的人,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几乎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她算什么?她所能做的就是臣服于他,乖乖扮演一个听话的角色,他高兴了,她的存在才有意义。

只是那纸上的内容,几乎让慕之婳怀疑自己的视力,那是一张协议书,协议内容赫然是要求她三年之内必须有他的孩子,否则,慕氏就会有危机。

而慕之婳最不明白的就是,贺霆鋆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我能知道你的意图吗?”慕之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呵呵,就像和你结婚一样,应付罢了,我给你的时间够多,三年的时间,我也不确定自己能想起你几次,所以,如果在限定的时间和次数里你没法完成协议内容,后果你自己清楚!”

应付?慕之婳在心里冷笑,竟然是为了应付!

是啊,她应该懂的,像贺家那种家族观念浓厚的家族,怎么能够允许家族继承人年近三十还不娶妻生子呢?贺霆鋆所谓的应付,不过就是为了给他自己找到可以挡住家庭观念的王牌,所以他接受了慕行文的提议,对于他来说,娶谁进门,让谁做他孩子的母亲都不重要吧?

只是这个高傲自大的无情的男人,他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出生在一个没有完整的爱的家庭对孩子来说是多大的痛苦,可她懂啊。

从小到大,她没有感受到父母一丁点的爱,父亲的一个抚摸,母亲的一个拥抱,甚至连一个带着慈爱的眼神都没有过,不管她多么努力让自己优秀,多么乖巧听话,都得不到一丝丝的关注,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不是亲生的,只是当她拿着那张证明是亲子关系的鉴定的时候,剩下的只有更深的绝望。

那种强烈的孤独,还有像是一个外人般的无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撞击她的心灵。

因为没有爱,所以她的父亲才能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就把亲生女儿作为筹码送出去,所以她的母亲才能在她离开家之前连一个不舍的眼神都不给,所以她,才会觉得,离开那个牢笼一般的家庭,哪怕是跳进另一个火坑,也是一种解脱。

第4章 遵守约定就好

“我不会答应的!”

“由不得你不答应。”贺霆鋆眸光阴冷,大力的握住慕之婳的手腕。

慕之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拼尽全力开始挣扎,“贺霆鋆,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犯法的!”

他竟然想强迫她摁手印!

“在我的字典里,我就是王法!”

慕之婳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大拇指落下的那个深红色的印记,空白的脑子里一直在叫嚣着,不该是这样的!

她踉跄的退后了两步,身体摇摇欲坠,惨白的唇间发出呢喃,“不可以,不可以……”

她自己经历过的,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不可以!

那种痛苦,在她这里结束就好了!

贺霆鋆看着她绝望的样子,身体里翻腾出一阵躁意,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想要他的孩子吗?

有多少女人争着抢着眼红她现在的那个位置,她竟然不屑一顾?

贺霆鋆满意的收起那张协议书,揣进口袋。

“别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难道慕行文没有告诉你,嫁给了我贺霆鋆,你的人生就是我来主宰吗?”

慕之婳不受控制的冷笑,她直视着贺霆鋆,双唇颤抖,“我很清楚,是啊,我应该要清楚的,不管我做什么反抗都是没有用的,反正我只是一个没有人爱,被扔过来抛出去的东西,我更应该感觉到荣幸的,能够促成你们之间的交易!”

贺霆鋆凝眉看着她,心里微微一颤,出口的话却依旧无情,“你清楚就好,彼此都遵守约定才是明智之举,你父亲可是向我保证过,你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呵……乖乖听话,看来她的父亲对她唯一的印象也只剩下乖巧听话了吧。

贺霆鋆有些烦躁的看着她此刻绝望的样子,这个女人,看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听话,他长臂伸出,揽住她的腰,用力往自己面前带。

慕之婳一怔,面带惊恐的看着面前赫然放大的俊脸,“你……你想做什么?”

贺霆鋆大掌覆上她的脸颊,眸中的神色有些复杂,“你应该再乖一点的,不惹怒我,才能如你所愿过你安静的生活啊。”

慕之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只剩下浓密且卷长的双睫在微微颤动,做着无声的反抗。

贺霆鋆的目光却稍低,落在那两片惨白干燥的唇瓣上,像是被魔法控制一般,不加思考,就吻了上去。

慕之婳依旧不敢睁眼,不反抗也不回应。

贺霆鋆只觉得浑身燥热,迫切的想要得到释放,他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带着剥茧的大掌直接从她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和她的肌肤亲密接触。

依旧不习惯这种触碰的慕之婳猛然睁眼,摁住贺霆鋆作乱的手,慌张开口,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干什么?”

男人嘴唇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中也有着一丝迫切,“干什么?夜深了,当然是做晚上该做的事了!”

直到被压进那张依旧陌生的大床,耳边是衣物撕扯的声音,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还有……自己身体里某个器官碎裂的声音。

慕之婳没有任何的反抗,她慢慢闭上眼,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滑落。

冷情首席闪婚妻-慕之婳, 贺霆鋆-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