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言情深不负茜-楚沫茜, 墨泽-总裁豪门小说

墨言情深不负茜-楚沫茜, 墨泽-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母亲?闺蜜?(1)

夜色沉沉,月亮被层层乌云遮挡住,豆大的雨滴一颗颗砸了下来。

欧式别墅大门口,一名穿着单薄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跪坐在地上,浑身被雨淋的湿透,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滚,你给我滚出去!我们楚家,容不下你这么晦气的女人!”穿着墨绿色真丝睡衣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的屋檐下,骂骂咧咧的没有停过,“真不知道这是造了什么孽,生出你这么个女儿,祸害了整个楚家!”

楚沫茜紧紧咬着下唇,眼眶通红,脸上混合着雨水和泪水,抽泣道:“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原谅我吧……”

“原谅你?”楚母愤怒地哼了一声,“呸,要不是你,你爸怎么可能会被抓进监狱?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现在哪儿这么多事?!”

楚沫茜跪了一个多小时,楚母也断断续续骂了一个多小时。

谁能想到,前不久还风风光光的楚市长在今天下午会被警方以贪污受贿的罪名抓捕入狱,而那证据,就是从楚沫茜房间里搜出来的千年人参。

“妈,对不起,是我害了爸,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楚沫茜无助地摇着头,膝盖从发麻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那个中年男人将人参拿给她的时候,也没有要帮忙办什么事情,她想到爸爸最近老是咳嗽,拿回去正好可以补身体,便也没有多想,哪里料到这件事竟然会成为爸爸贪污受贿的确凿证据。

要是她早知道,一定会坚定的拒绝。

“你不知道?你多大了?你爸是干什么的你还能不知道?”楚母恨的牙痒痒,“你就是故意的!狼心狗肺的贱人,白眼狼!”

楚沫茜无声地哽咽着,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自从父亲被抓走之后,她就一直解释着,母亲非但不听,更是将她赶了出来,无奈之下,她只好跪在这里,以求得原谅。

楚母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伸手指着歪头,一脸的余怒未消:“赶紧给我滚,看着你就来气!以后就当我没生过你这么个女儿!真是作孽,别脏了这块地儿,滚的越远越好!”

话音落下,楚母就厌恶地转过身,再没有回头,直接进了门。

这些话就像是一根根针扎进了楚沫茜的心里,她紧紧抿着唇齿,雨水打在身上,一股冰凉的感觉充斥了整个身体。

过了许久,门那边动静全无。

楚沫茜见没有其他的办法,无奈之下,只好撑着地板,晃晃悠悠地站了起身。

跪的太久,她的双腿一软,险些就要摔倒。

好不容易才站稳,楚沫茜冒着大雨,踉踉跄跄离开了这里。

母亲不让她进家门,现在的她除了去找未婚夫顾泰昊,再没有别的去处了。

脑海中闪过那个温润的脸庞,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快点见到他,现在能给她依靠的只有他了。

很快,就到了顾泰昊的别墅,这里是顾家准备的未来给两个人当做婚房的地方,楚沫茜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客厅里没有开灯,很安静。

楚沫茜的身上的水渍一滴滴落在地上。

泰昊不在家吗?

突然,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娇喘,越来越清晰。

紧接着,是一道有些熟悉的男声。

两个人在干什么,显而易见。

楚沫茜站定在原地,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两个声音太熟悉了……

心跳的越来越快,身体更是冷的可怕,楚沫茜咽了咽口水,有一种想要立刻逃走的冲动,却还是强忍了下来。

她屏住呼吸,尽量让自己走路不发出声音。

越靠近,声越大,她的心揪的越紧。

声音是从卧室发出来的,门没有全关,露出了一条缝,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场景。

一男一女,裸着身子,上下交织,缠绵一起!

第2章 母亲?闺蜜?(2)

而那男的正是顾泰昊!

楚沫茜紧紧捂住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

她深吸一口气,猛地一下把门推开,“顾泰昊,你对得起我吗?”

正在欢愉的两个人皆是一惊,纷纷看了过来。

这个时候,楚沫茜才发现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好闺蜜张意姿!

张意姿率先回过神来,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更没有任何的避讳,直接搂住男人的脖颈,将身子尽量贴过去,靠的很近,笑的一脸得意。

她看着楚沫茜她想象中一样的神情,只觉得大快人心。

楚沫茜抬起头,眼眶通红,颤抖地指着面前的两个人,哽咽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们两个人?”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闺蜜,联合起来捅了她一刀!

她本是想来寻求依靠,却没有想到撞见了这么大的一个奸情!

“茜茜?!你、你怎么会来?”顾泰昊身体一僵,丝毫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下意识就抽身出来,连忙穿好衣服。

楚沫茜的神情很愤怒,吼道:“顾泰昊,你恶不恶心?!”

张意姿笑了笑,有些嘲讽的意味,“楚沫茜,你以为你是谁啊?说别人恶心,怎么不看看你自己?在我们做好事的时候来打扰,能识时务点吗?恶心的人是你才对!”

“意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楚沫茜瞳孔微缩,不敢相信一直以为最好的朋友竟然会用这种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呵,朋友?”张意姿不屑道,“哦,对,忘了你还不知道。我不仅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的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什么?

楚沫茜呼吸一凝,心底的震惊与意外一波接着一波涌来。

“不然你以为呢?我为什么故意接近你?”张意姿得意的笑了笑,“就是为了看到你现在这样五彩缤纷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啊,哈哈!”

楚沫茜只觉得周身一阵冰凉,很多指责的话一下子就说不出口了。

她根本没有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所以,不仅接近我,更是抢走了我的未婚夫?”她咽了咽口水,颤抖问出这句话。

张意姿没有回答,而是起身,双手攀上了顾泰昊的肩膀,脑袋靠了过去,“姐姐,你说错了,泰昊现在是我的未婚夫,我们两个过不久就要举行订婚宴了,日期都选好了呢!”

楚沫茜眼前一花,险些站不住,她看向顾泰昊,问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没错。”顾泰昊点点头,也没有想要继续隐瞒。

既然已经被发现,他也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和精力去伪装什么了。

“听到了吗,姐姐,到时候记得来参加哦~”张意姿娇笑了一声,昂着头,很是愉悦,“对了,这别墅之后也会成为我和泰昊的婚房。”

她看了湿漉漉的楚沫茜一眼,嫌恶道:“不过,你似乎把它弄脏了。”

“哦……”楚沫茜吸了吸鼻子,强忍住眼泪,不想在这两个人面前露出脆弱。

顾泰昊冷冷哼了一声,伸手搂紧了张意姿的腰肢。

要不是看上那张脸和市长千金的身份,他又怎么会和楚沫茜在一起?现在楚市长被抓,楚家就要完蛋了,他可不傻!

“那我就祝你们天长地久。毕竟婊子配狗。”楚沫茜咬牙,深吸一口气,“顾泰昊,我们的婚约解除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和我再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碍我的眼!”

说完最后一个字,她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转身快步离开。

这个地方太恶心了,她根本不想继续待下去!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楚沫茜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冲了出去。

漫天的雨滴砸在身上,却抵不过心里的痛。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楚沫茜的脸上愈发苍白,身体渐渐失去了力气,双腿一软,没站稳便直接跌在了地上。

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沉沉向下压着,接着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行驶在马路上,突然“哧啦”一声,紧急刹车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坐在后座的男人不悦地皱了皱眉。

司机一脸担惊后怕道:“墨总,有个人晕倒在了前面路上,我也是没办法……”

墨泽紧锁的眉头没有松开,车窗降了下来,他朝外看了看,神色一顿,继而快速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墨总,墨总,您去哪儿?”司机没有料到他会如此,慌忙喊道,“下着这么大的雨,您好歹撑把伞啊!”

话音才刚落下,就见自家总裁已经将那个晕倒的女人给抱上了车。

“开车!”

墨泽低吼一声,司机这才回过神来,也不敢再耽误,连忙就启动车子,快速行驶。

到了别墅大门口,墨泽抱着楚沫茜,大步朝里面走去,周围的佣人看到了,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还是他们那不近女色的高冷总裁吗?

私人医生早就等候在一旁,诊断过后,确定只是伤寒没有什么大碍,开了几副药,打了针,叮嘱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墨泽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佣人帮忙换好楚沫茜的衣服以及收拾一番后,就全部都退了下去。

卧室里面很安静,只剩下墨泽和楚沫茜两个人。

看着女人渐渐恢复红润的脸色,墨泽站定在床边,目光没有离开过。

半年前,要不是她碰巧救了他,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

守了许久,楚沫茜迟迟未醒,墨泽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洗漱之后,掀开被子,躺在了旁边。

这样的话,至少半夜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还能第一时间发现。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女人身上淡淡的馨香飘进鼻腔中,墨泽心中突然就升起了一股火。

最原始的欲望正在苏醒。

墨泽眉头一皱,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上起了反应。

自从半年前那场事故后,他分明就已经失去了那方面的能力,一直以来试过很多次,也看过不少医生,却是都没有办法。

现在,竟然是对这个女人有感觉了吗?

第3章 我要你(1)

墨泽强行压下心中的欲念,背过身,缓了许久,才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楚沫茜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周围陌生的环境,顿时吓了一大跳。

她这是在哪里?

房间安静的很,没有其他的声音。

楚沫茜抿了抿唇,揉揉有些发痛的脑袋,收拾一番后,便推门下了楼。

彼时墨泽已经坐在餐桌上。

楚沫茜认出是她,不觉有几分惊讶,“墨总?是你救了我?”

墨泽抬头淡淡看了她一眼,“嗯。”

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楚沫茜还是客气地笑着道:“谢谢。”

墨泽倒是不再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只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楚小姐,坐吧。”

楚沫茜也没有理由拒绝,便拘谨地坐了下来。

她想了想,还是疑惑问道:“不知道墨总为何会救了我?”

关于墨泽的传言,她听过不少,但也知道,这样站在顶端的男人心肠都是硬的很,并不可能真有什么心慈手软之说。

所以,才会更让人觉得奇怪。

墨泽的双眸深不见底,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女人,突然勾唇一笑,“楚小姐,半年前你救了我,现在我救你,应该的。”

半年前?

那场车祸?

楚沫茜略略有些惊讶,当时她不过是碰巧路过,就好心把人拽了出来,送进医院。

当时那个男人脸上被血沾满了,竟然是墨泽吗?!

这么一说,他救她,倒也是情理之中了。

一人救一次,扯平了。

“少爷,顾氏二少爷送来请帖,据说是明天订婚,邀请您去。”管家说着,恭敬地把喜帖递了过去。

墨泽只瞥了一眼,便收回视线,“扔了吧。”

反正,他也没有兴趣去。

“等一下。”

管家正准备听从命令将东西扔掉,却看到楚沫茜走了过来。

“扔了多可惜啊!”她笑着把喜帖接了过来。

见状,管家便识趣地退了下去。

墨泽挑了挑眉,“你想去?”

楚沫茜没有否认,只低头看着上面新郎和新娘的名字。

她把张意姿当最好的朋友,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这么对她。

那对狗男女,竟然有这个机会,她又怎么会轻易地放过?

墨泽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站起身,朝她走了过去。

“既然楚小姐想去,当然可以。”他勾唇笑了笑,话锋一转,“可是,想要让我帮忙,是要付出代价的。”

楚沫茜抬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听的出来,这个男人指的帮忙,不单单是指这次的事情。

也是,现在的她不再是市长千金,楚家落魄,她从天上跌倒了尘埃里,所以顾泰昊和张意姿才会不再隐藏,在她面前如此肆无忌惮地羞辱她。

而现在,能帮她的的确只有墨泽,这个C市最大集团的总裁。

楚沫茜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咬了咬牙,直视着他,“墨总,你想要什么代价?”

墨泽眼中划过一丝玩味,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轻笑:“你。”

“嗯?”楚沫茜愣了愣,下一秒,男人的唇就贴了过来。

湿润的触感传来,她睁大了眼睛。

不过片刻,墨泽便离开了。

“我说,我要你。”他肯定地重复了一遍。

她既然能引起他的性趣,那就物尽其用好了。

楚沫茜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低垂着眼眸思索了好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

“楚小姐果然是个识时务的女人。”墨泽满意地笑了笑。

“不过,”楚沫茜顿了顿,“不仅仅是报复,我还要你帮我救出我的父亲。”

墨泽眉头一锁,没有回答。

楚沫茜想不到事到如今还有谁能帮自己,如果是为了父亲,让她做到什么地步都可以!

良久,墨泽颇有深意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语罢,转身上了楼。

楚沫茜愣了愣,表现?什么表现?

墨言情深不负茜-楚沫茜, 墨泽-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