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空间之灵妃-叶冰灵, 东宫皓影-古代言情小说

随身空间之灵妃-叶冰灵, 东宫皓影-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倒霉穿越

紫檀木制的外门,镶着金边的门框,嵌着水晶的红墙,豪华的不像话的别墅闪闪发光。

叶冰灵打开门,拎着一串颗颗饱满的紫水晶葡萄,轻轻靠在门边,她看向黑暗的夜空,妩媚的眼微眯:“出来吧,今晚挺冷的。”叶冰灵在家感受到了四周散发的杀气,虽然很麻烦,但还是出来解决一下吧。

空气微晃,一个人瞬间出现在叶冰灵视线内,一个短发女子。

叶冰灵淡定地吃了颗葡萄,朝地上吐了两颗葡萄籽:“屋顶那个是残疾吗?”叶冰灵一如既往的毒舌。

“你说什么!”短发女子上前一步怒斥道。

一只手拦住了短发女子:“柠,退下。”

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叶冰灵将嘴里的葡萄咽下:“我还以为你打算在我家屋顶上过夜呢。”

“光会耍嘴皮子可救不了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杀手榜第一的噬血,我身后的是我的手下。我接到暗杀神偷的任务。”

哈?他是第一,那她蒙面死神是老几?她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第一杀手换人做了。

“第一不是蒙面死神吗?”

叶冰灵是杀手榜第一的蒙面死神,没人知道蒙面死神的真实身份,不过她的第二职业是神偷,大概是最近偷得太嚣张了,被人惦记上了。

“嘁,不过是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胆小鬼,头的能力比她强多了!”柠不服气地说道。

“柠,住嘴,口舌之争没有意义。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个女人,以我的实力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第一杀手。至于你嘛,今天注定会成为你忌日。”

性格:烂。

智商:脑残。

叶冰灵鉴定完毕。对于这种天天惦记着自己性命的人,叶冰灵可不打算留着此人给自己找麻烦。

“这么说你是第二?”

见噬血脸色沉下来,看来没错了。

“杀手榜的万年老二很了不起吗?”叶冰灵淡定地吃葡萄,仔细地吐出葡萄籽。

“你……”柠的声音再次被拦了下来。

“不管你怎么说都逃不过死亡的结局。”噬血身上迸发出浓重的杀气。

“可惜了,今夜月色明明那么美。”叶冰灵轻轻摇头。

“你没办法欣赏完它了。”

“我想说的是——可惜了,你们肮脏的血会玷污它。”

话音未落,杀机顿起。

细小的爆裂声响起,地上数颗葡萄籽爆裂开,嫩芽闪电般的成长,手臂粗细的藤蔓瞬间的刺向两个人,一分二,二分四,葡萄藤不断地分裂,蜿蜒伸展,犹如绿色巨蟒,封闭了这一片空间。柠一击就被刺穿胸膛,噬血却躲开了要害。

“小藤子,你这么弱啊。”看着噬血没被刺中要害,叶冰灵淡淡道。

靠近叶冰灵的一支葡萄藤小心地凑到她身边,轻轻地蹭着叶冰灵细白的脸颊。

“没有下次啦,主人。”葡萄藤糯糯的童音通过意念传到叶冰灵脑中。

葡萄藤像知错的孩子一样轻卷叶冰灵的玉手蹭来蹭去,叶冰灵伸手轻拍藤蔓,示意自己不怪它。

噬血捂住伤口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在事发时他想快速靠近叶冰灵,但这怪藤完全封死了他活动的空间,更可怕的是它的生长力,噬血砍断它后还没等移动,它就已经恢复了原状。

“这,这不可能……”

叶冰灵不想再看到噬血,数条藤蔓笔直刺穿了他。她微微伸了个懒腰,转身回了屋子。满院子的藤蔓瞬间缩回去,并将尸体拖入地下,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叶冰灵上/床闭了灯,希望自己一夜好梦。

可惜叶冰灵并不知道,她醒来后会多么抓狂……

疼,火辣辣的疼,身上泛起寒意。

过了一会儿,叶冰灵缓缓地动起来。

“嘶~”叶冰灵疼的直倒抽气。

她不是在睡觉吗,为什么后背好疼?

叶冰灵迷迷糊糊的看着四周,晃动的火光跃入叶冰灵眼中,数十个牌位整齐的摆放。叶冰灵双唇微张,惊恐的接受脑中多出来的记忆。

我去,她穿越了。要死,她是怎么穿的!!!

叶冰灵,五灵大陆的叶家三小姐,年芳十三,是东宫国太子的未婚妻,性格懦弱,无法修炼的废材。

就在昨天,萧家五少爷萧凯和叶家二小姐叶思雪,这对狗男女联手演了一场叶冰灵勾/引萧凯的戏,父亲叶南天完全不给叶冰灵解释的机会,以叶冰灵不知廉耻勾/引姐姐未婚夫为由,罚了叶冰灵二十家棍并关到了祠堂罚跪。就这样体弱的叶冰灵死掉了。

叶冰灵愣愣的发呆,她真的穿了,而且穿在了一个懦弱无能的家族小姐身上。就算叶冰灵不想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这些记忆也赤果果的提醒自己这件事。

看完叶冰灵悲催的遭遇,她简直要爆粗口了。这具身体不仅喜欢了一个不如自己未婚夫的渣男萧凯,还听信丫鬟兰芝的话,将绝世容貌画成调色盘,让自己挂上了“史上第一丑女”的称号。用“井”字形容她最恰当,她就是个横竖都二的蠢材。

不过叶冰灵已由自己接手,二十一世纪的叶冰灵可不是懦弱之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甭想安好。那些人等着一个个被收拾吧。

话虽这么说,还是先变强吧,叶冰灵感觉不到那种控制植物的感觉,看来没能把底牌带来,这具身体又废材。

“咣!”

佩香一脚踹开祠堂的门,将食盒往地上一摔。

“吃吧。”佩香一脸施舍的表情,“真烦,要来给个废物送饭,你怎么不死啊,都挨了二十家棍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像你这样的废材,活着也是浪费食物。”

佩香是叶夫人院里的二等丫鬟,负责这两天给叶冰灵送饭。

叶冰灵抓起供桌上的苹果吃了起来,眼前有人耍戏给她看,不看的话有点对不起人家这么卖力表演。

“你怎么能吃供品!”佩香尖锐的声音有点刺耳,“这次家主还不打死你!”

叶冰灵自顾自的啃苹果。这让佩香觉得大受侮辱,完全没注意到叶冰灵的不同。

“真没教养,你娘没教你不能吃供品嘛!哦,不对,也许你娘真的没教,毕竟常年躺在床上,不知哪天就死了。不过她也是活该,谁叫她长了张狐媚的脸勾/引家主,不过是个贱……”

叶冰灵身形微晃,快速移动到佩香面前。

“啪!”叶冰灵扇了佩香一个响亮的巴掌。

未等佩香反应过来,叶冰灵就接着扇了佩香十个巴掌,打的叶冰灵都觉得手疼,直接将佩香打成猪头。

“奴将仍(你竟然)……”佩香肿得鼓鼓的脸让她口齿不清。

“知道为什么抽你十一个巴掌吗?”

佩香有些害怕的摇头,眼前这个人是那个不敢反抗的三小姐吗?为什么她从三小姐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因为你很像两个数字。”

“三和八。”

叶冰灵也不管佩香懂不懂自己表达的意思,就转身离开了祠堂。

全然不知这一切映入了藏在暗处人的眼里。

离开祠堂后,叶冰灵知道心里莫名的怒气来自这具身体残留的感情。

灵舞,是这具身体娘亲的名字。据说灵舞是在叶南天强行带回来的平民,大概是灵舞的美丽吸引了叶南天,但也正是这美貌让叶夫人将娘亲当做心头刺,恨不得娘亲去死。

原来的叶冰灵虽然懦弱,但她自己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很孝顺。刚才佩香侮辱娘亲,自己心里涌起浓重的恨意,这是身体残留的情感,但记忆里那温柔的眼睛,才是叶冰灵扇佩香的原因。

这样想着,叶冰灵来到娘亲所在的院子。

叶冰灵轻轻坐在她娘亲的床边。

看着娘亲脸泛着病态的白,叶冰灵心里很难受,自己是真的喜欢记忆中的灵舞,浓浓的母爱让前世是孤儿的自己很依恋,以后她就是死去的叶冰灵,她要保护好母亲,保护这得来不易的亲情。娘亲的身体弱,以后要好好养养,最好养的白胖白胖的。

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正好遇上拎着一筐雏菊的奶娘。

第2章 玉灵空间

叶冰灵是吃奶娘的奶长大的,奶娘的孩子还未满月就夭折了,奶娘将自己当成亲生孩子。奶娘脸上的伤疤是为叶冰灵挡下,叶冰灵小时被叶家大小姐叶霜儿嫉妒童颜,竟然用指甲划叶冰灵的脸,奶娘虽然挡下了,却伤在自己脸上了。叶冰灵对奶娘是尊敬的,也将奶娘看做干娘。

“小姐,你怎么在这?被家主看见又会罚你了。”奶娘着急的扔下筐,小心的看着院子外。

看着奶娘紧张的样子,叶冰灵感觉心里暖暖的。

“奶娘。”叶冰灵上前挽住奶娘的胳膊,“我不会再让叶南天罚我了,昨天我是被设计的。奶娘放心,冰灵长大了,不会再让我们被人欺负了。”

要欺负也是她欺负别人。

奶娘听到一边叶冰灵这番话眼眶湿润:“好,好,我的小姐长大了。”

“奶娘称我冰灵就好,奶娘在我心里从不是下人。”

奶娘摇头,叶冰灵也不勉强,以前死去的叶冰灵也总是这么说,可奶娘那套主仆理念太强不肯听。

“奶娘,在祠堂待了快一天了,我想洗个澡。”叶冰灵双手把着奶娘的胳膊撒娇的轻晃。

“知道了,小姐先回去,我去准备热水。”

叶冰灵看着奶娘走远的身影,在心里默默坚定要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守护好她们。

浸在温热的水中,叶冰灵以记忆熟悉这个世界。

五灵大陆修炼灵力,以武为尊。大陆上三国鼎立,叶冰灵所在的是东宫国,大陆势力分化一殿二宫三国,四势力,五家族,叶家和萧家都是五大家族之一,并坐落于东宫国。此外炼丹,炼阵也是大陆上的主要的职业。

在叶家只有老爷子护着叶冰灵,但他已闭关八年。叶家老爷子叶墨只有一妻,在这三从四德的世界他能做到只娶一妻,说明他爱惨了妻子方卉,当然他也是凭借实力让叶家的老家伙们闭嘴的,但方卉在十年前去世了,老爷子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叶南天,叶冰灵的父亲,膝下三女一子,说起叶南天的儿子叶修,今年十岁,生母已死,过继到叶夫人名下,是这个家里除了叶家老爷子唯一没欺负过叶冰灵的人。

叶冰灵觉得懦弱在强者为尊的世界是阻碍,原来的叶冰灵因懦弱而受尽欺负,可自己不会,她要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拥有保护亲人的能力。

裹上浴巾,站在铜镜前,虽然看到不够清晰,但能看出这是她前世的样子,只是还有些稚嫩。

突然,叶冰灵在镜中看到胸口发光,她低头看胸口,在她锁骨下方有一处像青色胎记散发淡淡的青光,这是什么?几秒后青光迅速扩大将她包裹在其中。

叶冰灵的头有些晕,耳边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

“玉灵空间第四代主人,叶冰灵。玉灵空间就交给你了,希望你照顾好泉泉和小玉。最后我给你个忠告,此空间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其他的看你的造化了。”

那个声音消失后,遮挡叶冰灵视线的青光也消失了,叶冰灵看见是一个半透明的男孩子。

雪白的肌肤,萌萌的大眼睛,浓密的长睫毛是水蓝色的,柔顺的蓝色长发拖在一汪泉水上面,粉嫩的嘴唇可爱的嘟起,一袭蓝衣似水。可爱的小男孩双脚踩在泉水上却未引起水的波动。

“主人,泉泉等你好久了!”糯糯的童音戳中了叶冰灵的心脏。

“你就是……”

叶冰灵抚摸男孩头的手穿过了男孩半透明的身体。

“……泉泉啊……”

没有实体?叶冰灵有些失望,蹲下来看着男孩的大眼睛:“你一直是这样的吗?”

“对的哦,主人,泉泉从有意识起就是这样子的,是像人类说的灵魂一般的存在。”

“泉泉不要叫我主人。我叫叶冰灵,是姐姐。”

“姐姐!”泉泉的大眼睛随着微笑渐渐眯成月牙。

“姐姐在这里。”

叶冰灵感觉她要守护的人又多了,明明不是圣母却抑制不住对泉泉的喜爱。

“和姐姐说说空间吧!”既然手里有了底牌就必须马上熟悉它,不然再厉害的底牌也是废物。

“姐姐身后的四间屋子分别是修炼室、书房、炼丹室和炼阵室。”叶冰灵随着泉泉指向的方向看过去,看见四间木房子。

“姐姐,在房子后面是一片药田,全是一些珍贵的药材,但没有大陆上的帝阶药材。”

“而且玉灵空间的时间是外界是的十倍,但对于存储的药材或死物是不起作用的。在修炼方面,这里的灵气也是外界完全无法相比的。”

泉泉小巧的玉足向后一开一步:“最后给主人介绍玉灵空间的核心——小玉。小玉因为主人还不能修炼,所以无法苏醒。”

叶冰灵在泉泉移开后才看见一颗如玉的种子静静的待在泉水中央。

“泉泉,姐姐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胎记一直在我身上却到今天才开启?”

“玉灵空间的开启不是泉泉和小玉控制,空间有它的意识。还有一点……”

“什么?”

“有个声音说姐姐会舍弃逃避的心里,走上强者之路,让泉泉等着这天。”

看来泉泉听到的声音和叶冰灵听到的声音是同一个,不过泉泉并不认识那个声音。不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与玉灵空间存在什么关系。

“泉泉,姐姐一定会变强的。你相信吗?”

“相信。”

泉泉坚定的声音让叶冰灵想打趣他:“姐姐现在可是不能修炼的废材!”

“那是姐姐在幼时被人下了噬灵蛊的原因。”

“?!”叶冰灵猜测到这具身体不能修炼一定有原因,但泉泉怎么这么清楚,“泉泉你是不是能看见外界?”

“嗯嗯,泉泉能看见以姐姐为中心的周围。”

叶冰灵震惊的不能言语,这样自己就相当于后面长了眼睛一样。这挂开的也是没谁了。

“泉泉你和小玉都不是普通的存在吧。”

“姐姐,泉泉和小玉都是世上灵物,不过泉泉卖个关子,泉泉希望姐姐自己上书房找。姐姐以前总窝在后院,对外界了解的太少,正好借这次机会多了解一些。”

看书而已,对于过目不忘的叶冰灵来说是小意思。

“好,姐姐也好奇泉泉的身份。”

第3章 滑头的管家

离开空间的叶冰灵穿上衣服。

泉泉说暂时先不解蛊毒,需要找个地方把蛊毒和封印一起解开。然而关于这个所谓的封印,泉泉只说还没到告诉自己的时候。叶冰灵相信泉泉有他的理由。

不过没想到泉泉和小玉都是五灵之一。

世上有自然形成的五灵,金灵两种,木灵三种,水灵三种,火灵三种,雷灵一种。

泉泉是水灵之首上古灵泉,百毒不侵,常喝有净化体质的功效,能加快修炼,功能之多让人惊叹。

而小玉是木灵之首,又叫玉灵,只有一个简单粗暴的功能,就是增长修为。它能被称为木灵之首是因为它结出的果子是分属性的,它每次开七朵花,结七个果,七个果代表金木水火土风雷,果子必须按自己的灵根吃,若吃了不属于自己属性的灵果会爆体而亡。

叶冰灵还将一本《药材》看完了。发现空间里没有一颗低阶或中阶药材,太坑了,等她炼一阶丹药时,连材料都没有。

叶冰灵默默的吐槽。

“三小姐,家主叫你去大厅。”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叶冰灵本该罚跪到午时,既然找到院子里来了,就说明已经过了午时。不过他连门也不敲,看来三小姐在叶家是真心没地位啊。

叶冰灵扎了个马尾,她只会这个。兰芝也不知道在哪,以后再收拾她。

管家看到出来的叶冰灵眼睛里闪过惊艳,但也只是一瞬间。

“三小姐,家主都等你半天了,你这样会受训的。”

叶冰灵就扎个头而已,这个傲慢的管家是因为自己刚才没回应他才这么说吧。

“你来叫我时也就刚过午时,过了半天应该太阳都落山了,可它还在你头上。啊!难道管家你的眼睛瞎了?”

“你——三小姐还是不要太过分才好!”管家甩袖高声威胁道。

“是吗?”叶冰灵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空间里的泉泉莫名后背发凉。

“空间里降温了?”泉泉喃喃道。

叶冰灵笑着说:“一个下人来见小姐连门都不敲,到底谁更过分?”

笑容瞬间消失,叶冰灵浑身释放着冰冷的气息:“以下犯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管家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三小姐现在给他一种无力反抗的压力,一向滑头的管家自然不会继续惹叶冰灵,“三小姐,老奴只是最近为叶家过于操劳,一时疏忽忘了敲门,三小姐请原谅老奴。”

叶冰灵对于这种聪明人,也不想浪费时间,反正自己的目标里没有他,不过这个管家脸皮也够厚,这样的借口都能编出来。

“那就原谅你吧。不是说家主找我吗?带路。”

很快叶冰灵就来到了大厅,结果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父亲,那个贱……小妹怎么还不来。该不会是知道太子殿下的来意所以不敢来了吧!”叶思雪的声音充满了穿透力。

太子?

叶冰灵看了一眼管家。

“老奴忘了说了,太子来了,所以老爷叫三小姐过来。”

其实是管家刚刚被叶冰灵的气势吓忘了。

叶冰灵的未婚夫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自己大概都能猜到。

叶思雪看见走进来的叶冰灵,一下从椅子上窜起来。

“小……妹?!”叶思雪看着叶冰灵白净的脸,眼睛瞪的老大

怎么可能?母亲不是说叶冰灵被兰芝骗得团团转吗?叶冰灵这个傻子不是应该一直将自己的脸涂得很丑吗?而且为什么这个贱人竟越来越漂亮,那样谁来衬托她叶思雪的美貌!

不,不该这样!

“不,我不信,你是谁?为什么冒充叶冰灵?”

呵呵!叶思雪你开始自欺欺人了吗?看来你很在意外貌啊!

在记忆里,凡是叶思雪出现,叶冰灵总是眼泪不断。叶思雪,你准备好了吗?既然你这么在意我的样貌,我就偏要让你不好受。

“我是叶冰灵啊。别人怎么会冒充我这样一个废材呢?”

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除了一身蓝衣的太子。

太子很镇定的打量着叶冰灵,叶冰灵也看着太子东宫凌。

墨发披背,眉宇间英气十足,粉红的柔唇略显性感,五官像造物主特意赋予一样,独一无二,深蓝的眼眸中流露出冰冷的气息。

东宫凌不愧是东宫国所有待嫁女的理想夫君,相貌叶冰灵给他九分,就是人冷了点。不过记忆中是皇后主动提出的定亲,原因不明。东宫凌还是修炼天才,让叶冰灵讨厌不起来的主要是他从来没有厌恶叶冰灵,相反一年来两次探望,可惜那时叶冰灵一心喜欢萧凯。

“不可能!我不信!你骗我!”叶思雪死死盯着叶冰灵的脸,恨不得抓烂。这个贱人竟敢以真面目示人,别得意,她迟早会让叶冰灵没脸见人!

“哎,一旦出现意料之外的事,就无法接受,这是父亲教你的吗?素质真低。”

叶冰灵说完“父亲”二字后,有点反胃。

一直不说话的叶南天收回对叶冰灵的视线:“思雪,坐下!”

叶思雪狠狠刮了一眼叶冰灵,不甘心的坐下。

“叶冰灵,你让太子久等了。”

叶冰灵无视叶南天,对东宫凌微微颔首:“太子殿下,我很抱歉让你久等,殿下找我有事吧,我们进入正题吧。”

“你猜到是什么了。”

“大概吧。我昨天刚被冤枉勾/引了别人未婚夫,今天自己未婚夫就来了,没那么巧。一定是有人想让我名声尽毁。”

看来叶思雪早就谋划了这件事,先让叶冰灵受冤,再让她受祠堂之苦,等她从祠堂出来再受到退婚。

叶思雪想让她最后的倚仗也消失,这样再对自己做些什么就彻底没有顾虑了,也是想将叶冰灵的名声毁了,可谓是一箭双雕。不过叶思雪不会想到她叶冰灵也想退婚,正好省了功夫,但叶冰灵不会让自己被退婚,因为性质完全不一样。

“父皇不让不检点的人入门。”

果然,这不是东宫凌的决定,他不会不调查就轻信这个罪名,毕竟他要是想退婚早就退了。

“二姐为了妹妹我,都闹到皇上那里了,我是不是该感激涕零?”

叶冰灵蔑视的看着叶思雪,叶思雪也就这点能耐了,在叶冰灵看来,叶思雪的行为和小学生向老师告状一样无聊。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自己不检点,怪得了谁!”

“是吗?不如二姐把我的奸夫找来,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勾/引他的。”

“既然你想在太子殿下面前丢人,我就成全你。”

一刻钟后,萧凯走进了大厅。

“萧凯参见太子殿下,拜见叶家主。”

叶冰灵看着这个空有皮相的萧凯,感到无比的恶心。但刚刚有一瞬间心脏隐隐作痛,看来原来的叶冰灵是真的很喜欢萧凯啊!

萧凯虽是萧家五少爷,却是庶子,叶南天大概以为萧凯的母亲受宠,萧凯可以继承萧家,不过萧凯在修炼天赋上却非常普通,并不受萧家重视。

“现在二姐可以说说我是怎么勾/引你未婚夫的。”

萧凯听见叶冰灵的声音看过去,瞬间呆住了。

“二姐,你的未婚夫呆住了。”叶冰灵指着萧凯讽刺道。

“你是叶冰灵?”萧凯回过神,不敢相信的问道。骗人的吧!那个丑八怪的真容竟出奇的绝色,她真的是那个被自己骗的傻瓜吗?叶思雪也从没和自己提过叶冰灵的原貌啊!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会连叶冰灵的手都没摸过了。

“不然呢?”

叶思雪看着萧凯一直盯着叶冰灵看,嫉妒的怒火不断灼烧她的心。

“叶冰灵,你要不要脸,还敢当我面勾/引凯!”

“叶思雪你瞎了,太子可没瞎。我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是你的未婚夫一直盯着我看。”叶冰灵看向太子,“太子殿下你说呢?”

“嗯。”东宫凌看着沉着冷静还不忘拖自己下水的叶冰灵,冰冻的心不知为什么动了一下。

“叶冰灵,你忘了要死要活求我分一点爱给你的时候了吗?”

萧凯终于收住心神。再美也是个废材,叶思雪才是叶家受宠的人,为了萧家家主之位,区区一个叶冰灵该扔就得扔。

“哈哈哈——”叶冰灵不顾形象的掩嘴大笑。

萧凯被叶冰灵笑蒙了:“你笑什么?”

第4章 自取其辱

“哈哈,我实在是没忍住。抱歉抱歉!”叶冰灵擦去笑出的眼泪,“我实在想不出我这么个美人看上你的理由,毕竟你只能算长得不吓人。”

“叶冰灵!你太过分了。”叶思雪伸手指着叶冰灵。

叶冰灵冰冷的看着叶思雪的手,叶思雪瞬间缩回了手。刚刚叶思雪有种不缩手就再也缩不回来的感觉。

叶冰灵冷冷的收回视线,叶思雪也不算太笨,若刚刚她不缩手,叶冰灵会让叶思雪知道什么是后悔。

“难道你想我说萧凯长得吓人?”

“叶冰灵,不管你现在怎么狡辩,你约我去江边都是所有人看见的事实!”萧凯气急大喊,声音发尖,听得难受。

叶冰灵用手压了压耳朵:“这声音快赶上临死的猪的悲鸣了,叫的我耳朵疼。”

“叶冰灵!”萧凯第一次被人如此侮辱。

叶冰灵这个贱人,别以为好看了就了不起来,他一定要让她知道惹怒自己的后果。

面容狰狞的萧凯,向着叶冰灵拍去,就在萧凯离叶冰灵一臂远时,萧凯突然单膝跪地,表情痛苦。

叶冰灵看向东宫凌,这就是强者的威压吗?看着萧凯的样子,叶冰灵莫名的心情舒畅。她一定要变强!

“萧凯,你是想当着孤的面行凶吗?”

“噗——”萧凯口吐鲜血,脸色苍白,显然快受不了东宫凌的威压。

而在此前,叶冰灵早已离萧凯远远的,满脸嫌弃的瞥了眼地上的血。

“殿下,萧凯知错了!”

看着像个哈巴狗一样的萧凯,叶冰灵为死去叶冰灵感到不值。这世上最不可信的就是甜言蜜语,因为它往往包裹着毒药。

狼狈的从地上起来,萧凯看向叶冰灵的眼神变得更加阴狠:“叶冰灵,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喜欢你!”

她叶冰灵不是喜欢自己吗?他就不信他这么说叶冰灵还装的下去。

萧凯认为叶冰灵是装着骂自己,装着无所谓,所以就想这么报复她。

叶冰灵感觉额头流下了冷汗。这货是脑子绝对有问题!

“你喜不喜欢我关我什么事?我又不喜欢你。”

“你说谎,不喜欢我又怎么会约我去江边。”萧凯渐渐冷静下来。

他是拥有主动权的,叶冰灵喜欢他,利用这点一定要让这个贱人跪在他的脚下。

“说得好。重点就在这,不是我约你,而是你约我。管家,去把我让你拿的东西给我。”

转身离开的管家预感现在的三小姐会让整个叶家在不久的将来发生巨变。

很快管家回来将一个信封拿给了叶冰灵。

信封上画着一朵桃花。

“这个东西你不会忘了吧!这可是你让人给我的私会信,上面清楚的写着时间地点。”

“不可能!我明明让你烧了的!”

对,死去的叶冰灵因为喜欢萧凯,亲手烧了喜欢的人写给自己的信。叶冰灵不过是让管家弄来一个空白信封,就让萧凯亲口承认了事情的真相。

“对,你让我烧了它。”

“……”话音刚落,萧凯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太子殿下,一切都很清楚了吧。”叶冰灵将信封递给管家,直视东宫凌。

“不,不是这样……”萧凯想极力否认,却被东宫凌打断。

“萧凯,你是想说孤听错了?”东宫凌锐利的视线吓的萧凯立刻闭上嘴,还倒退了几步。

“我,我……”

萧凯一副窝囊样,一旁的叶思雪都看不下去了。

“萧凯,你赶紧走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叶思雪觉得萧凯太丢人了,也许该和父亲谈退婚的事了。要不是看在能用萧凯折磨叶冰灵,这个婚姻早退了。叶思雪根本看不上一个萧家庶子,她想要的从来都是最好的。

东宫凌依旧是面瘫的脸:“叶冰灵,孤会和父皇说明的,婚不会退了。”

“不,”叶冰灵伸手拦住要离开的东宫凌,“婚约还是不能留。”

东宫凌顺着拦住自己的手看向叶冰灵,看着坚定的眼神,他不解的问:“为什么?”

“这个婚约是在我和太子你还小时,由父母双方定下。现在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想要的是自由恋爱,而这婚约显然牵绊了我想要的自由。我是知道太子殿下的为人才的说出来的。”

记忆中东宫凌每次来看叶冰灵,都会简单的说上几句,他给叶冰灵的感觉就是空灵,完美到不像人一样,同时又有一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感觉,这个人无法给自己真实的存在感,总感觉他会突然消失。

恐怕就是现在的自己也没办法去喜欢那么完美东宫凌。

“大胆!叶冰灵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叶南天摆上一副父亲的样子训斥道。

“父亲,我在和太子说话。”叶冰灵平静的看着叶南天,可以的话她都不想看叶南天一眼。

“放肆!你以为……”

东宫凌转头伸手拦住叶南天的话。叶南天对这个太子有种恐惧,说不上的一种直觉,连东宫国的皇上东宫明都没法和这个太子比。

“你怎么知道你和孤不会自由恋爱?”东宫凌看向叶冰灵。

“额……”

叶冰灵语塞,看着东宫凌无法反驳。不对啊,这是东宫凌会说的话吗?她该怎么回答?你太完美了,我配不上你?还是你存在感太低?

要命啊!一向毒舌的叶冰灵被噎住了。

“那太子殿下如何才愿意和离?反正这个婚约的有无殿下都无所谓,不是吗?”

无所谓吗?东宫凌静静地看着叶冰灵。应该是无所谓的,可为什么他有点不想和离,这是什么感觉?还是他不想让眼前这个狡黠的女孩轻易达到目的?

“冥之花。”隔了半响东宫凌终于说话了。

“什么?”

“迷灵之森里有冥之花,皇祖母的病需要冥之花做药引。只要你拿到冥之花的分体,孤就同意和离。”

东宫凌是想让叶冰灵知难而退,迷灵之森只有不能修炼的人才能进,但那里面却有连灵师都对付不了的存在。

“姐姐,姐姐,答应他。我们解蛊毒和解除封印需要那里。”

泉泉的声音突然在叶冰灵脑中响起。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叶冰灵爽快的答应了。

虽然不知道迷灵之森是什么,但冥之花却是木灵之一,再加上泉泉所说的就更要去了。只要能修炼,再难的条件她也要达到。不过封印是为了封什么的,也是为了阻止她修炼的吗?到底有多少人对还是孩子的她下毒手!给我等着!

东宫凌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卷轴,不对,是从他手上的戒指里拿出来的。这就是空间戒指吗?也许她也需要一个为玉灵空间做掩护。

“这个你拿着。不行就用这个回来,别死了。”东宫凌将卷轴递给叶冰灵。

叶冰灵看了看,接下了。

这个大概就是炼阵师制的空间卷轴,就是叶家也不多。空间阵法是相当高级的阵法,而且要制成她这样的废材都能用的完全成品,需要高级制阵师。

叶南天在一旁看不明白了,这太子对和离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随身空间之灵妃-叶冰灵, 东宫皓影-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