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男神的心尖宠-顾若汐, 许言-婚恋生活小说

初恋男神的心尖宠-顾若汐, 许言-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看我笑话的

“顾若汐!你怎么搞的?居然在演唱会前夕搞坏了嗓子?!”

经纪人急得在病房里团团转,望着病床上那个面容清秀,脸色苍白的女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而坐在病床上的年轻女子,只淡淡地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继续埋头看着手机上面的新闻,一双修长洁白的手紧紧地捏住手机。

手指不经意地用力,恨不得把手机活活捏爆。

新闻上面的那个头条,被加粗字体放大到极限,格外的刺目。

“当红巨星周瑾年与木氏集团千金爱情长跑五年,成功抱得美人归!”

呵,成功抱得美人归?

原本陪他长跑五年的人,一朝易主,如今新人胜旧人,她连个名字边角都不配拥有。

眼泪早就在昨晚一夜流尽,那个绝情的陈世美在他的婚礼上出尽了风头。

做到这一步就算了,他居然还在给她喝的酒里下药,毁了她的嗓子,让她再也无法唱出优美动人的歌曲。

一个歌手,被毁了嗓子,将是一件多么沉重的打击!

“你可真是个扫把星,公司上层决定跟你解约,前期包装和违约的费用,你得找机会还上,否则,咱们只能法庭见了!”

李杰将合同随手扔在桌上,眉目间带着满满的不耐烦,任由那一沓白纸黑字的文件被风吹散一地。

顾若汐如同一个死人一样木坐在床头,除了还在缓慢地呼吸,才能证明她还活着。

解约的结果里到底有没有周瑾年的功劳,她已经毫不在乎了。

对于一个敢在自己婚礼上对前女友下毒的男人来说,顺便让她丢了工作这件事,不过是勾勾手指头的能力罢了。

手机里还在循环播报着昨天的盛况,画面中,她因为中毒被人匆匆抬出会场的画面一闪而过,这是一个多么不重要的小插曲。

周瑾年,当初温柔的时候,叫她恨不得溺死在他温柔的陷阱中。

如今绝情起来,那也是真真正正地绝情。

她一手把他一个穷小子推到今天这个位子上,如今却又被这个男人以最冷酷无情的方式踹开……

这里头的苦楚,谁又能懂?

有关投毒事件的报导还在继续,真凶已经抓到了。

是一名无法透露姓名的黑粉,如今已经被抓到警察局里调查,等待他的将是几年的牢狱之灾……

越往后看,顾若汐脸上的讽刺就更甚,最终她选择闭上眼睛,将电视关掉。

谁是真凶,对她来讲,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她已经不具备了跟周瑾年斗的资格,那男人为了保住自己如今的地位,甚至不惜毁了她最宝贵的东西……

绝望,无力,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了下来。

顾若汐闭上眼睛,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无声地滑落……

李杰接到公司的电话后,立马带着谄媚的笑,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了病房。

只有顾若汐一人,直愣愣地盯着手机看,突然,她用力地将手机扔到了墙上。

原本画面上播报婚礼盛况的视频戛然而止,黑漆漆的屏幕一如她此时低落的心情。

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了进来,将桌上那一沓合同吹得到处都是,顾若汐看了一眼,掀开被子下床,蹲在地上将那些纸拾捡起来。

上面是她的债务,解约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违约费一共是一千四百多万。

一千四百多万,足够将她的皮肉全都刮尽,再将骨头榨干了。

正在她埋着头捡合同时,突然有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了病房门口,顾若汐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清俊绝伦的脸。

男人踩着门外的斜阳,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跟前,让她的心跳莫名地停滞了一秒。

许言,他回来了。

往事如同海水一样疯狂地涌进她的脑海之中,愧疚伴随着良心上的谴责,再次让她整个人都坐立不安起来。

顾若汐不自觉地捏紧了手中的文件,恨不得将它攥出一个洞来。

她沙哑而干涩的声线,带着些微的颤抖。

“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男人双手揣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中带着满满的轻蔑。

他抬起脚,那双黑色的皮鞋,毫无预兆地落在了她放在地上的手背上,狠狠一踩。

剧烈的疼痛,让顾若汐忍不住趔趄了一下,咬紧了牙关,她一只手攥紧裙摆,一张清秀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疼么?”

许言戏谑的声音从她头顶响起,里头冰冷的温度,让顾若汐忍不住有了一阵的后怕。

“你回来,就是看我笑话的?”

她颤抖着声音,暴露了她内心的惶恐,可倔强如她,明明那么痛了,她依然不愿意喊出一个字来。

“笑话?”

男人顿了顿,笑着弯腰,将头凑到她的耳畔,缓缓开口。

“不,我是回来折磨你到死的。”

第2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伴随着手上的力度松开,顾若汐也缓缓将自己早就麻木的手抽了回来。

她苦笑一声,哑着嗓子开口。

“是,许言,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高兴么?”

将手上的合同拿了起来,顾若汐原本痛苦的脸上,已经平静了许多。

她把合同凑到他眼前,原本清澈的目光,此时如同一潭死水,“看,这就是我的报应,我的报应就是这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债务,怎么样,你开心了吗?”

男人双手插兜,目光微凛,“顾若汐,别忘了,这都是你应得的……”

哈,应得的?

顾若汐被他的话给逗笑了,干脆站在他跟前,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衣服,毫不畏惧地开口,“那你现在就开始报复我吧,我自认为,死了,比活着好受。”

她清亮的眸子死死地钉在他脸上,眼前的男人早就褪去了五年前的青涩,变得成熟了许多,下巴的胡渣被剃得干干净净,乍一看,却又跟五年前没什么变化。

只是眉目间多了些许阴鹜罢了。

而这一切,都是她赐予的……

顾若汐眸子中的光黯淡了下来,她苦笑一声,抬头对上男人阴鹜的双眸,目光澄澈。

“许言,你不是恨我吗?现在我一无所有,你可以将我像碾死一个蚂蚁一样,就这样毫不费劲地毁掉,这样你开心了?”

许言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过了半晌,才轻笑一声,“就这样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

就知道,该来的,一样都不会少。

她猛地抬头,用力拽住许言的领带,将他的头拉低,表情中写满了嘲讽。

“那你想怎样毁了我?以前我对你做的事情,现在加倍报应到了我身上……哈哈,你看,我现在一无所有,你还有什么可以报复我的?”

顾若汐轻轻笑了一声,那唇畔的酒窝里,却带着深深的苦涩。

许言直直地看着她的脸,此时有着一种颓废到底的妖媚,一如当年她狠心离开时的模样……

这人的眼里,是没有情的。

他倏忽攥紧了拳头,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顾若汐根本就没想过挣扎,空洞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浅薄的笑意,她闭上眼睛,一行泪水从眼角滑落。

许言瞳孔皱缩,猛地松开手,手中的女人顿时因为惯性而栽倒在地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写满了深深的厌恶和不屑。

“想死?没那么容易。”

顾若汐被扔在了地板上,像条没有呼吸的死狗一样,连动弹都没有动弹一下。

身上的伤害,哪有她现在心底的绝望更甚?

有些人,注定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抗衡的。

“相比起毁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废物,我更享受将一个人捧到高处后,狠狠地坠落下来的快感,顾若汐,现在的你,不配让我亲自动手。”

男人冷冷的声音从她头顶传了过来,让顾若汐不由得一愣。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张名片带着劲急的风砸到她的头顶,挂在她凌乱的长发上。

“这是我的名片,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来找我,我可以帮你复仇,但……也必须让你为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我可以帮你复仇……复仇……

男人的一句话,如同放映机一样,在她的耳畔不住地回想着,等顾若汐反应过来时,空荡荡的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了。

许言说,他要帮她复仇?

想到这里,顾若汐如梦初醒,从头发上将那张名片拿了下来,望着上面黑底烫金的“许言”两个字发呆。

地下是他的电话号码,此时却如同是被火燎过一样滚烫,她拿在手里,只觉得有千斤重。

恨吗?当然恨!

周瑾年利用了她五年,将她当傻子一样骗了五年,之后又在她被榨干所有利益时,一脚将她踹得干干净净,转身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如此也就算了,他居然会想到要毁了她的嗓子,毁掉她从小到大赖以骄傲的一切!

仇恨,让她的十指无意识地攥紧,差点将手中的名片捏进自己的血肉之中。

顾若汐吸了吸鼻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整理好衣服之后,缓缓朝着病房外走去……

只要能让她毁了周瑾年,哪怕坠入地狱又如何?

第3章 顾若汐

高大的YU大楼下,顾若汐一只手搭在额前,看着头顶的高楼,威严得让她有些头晕。

一眨眼五年时间过去了,许言已经从当年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变成了YU公司的总裁,而她,却什么都没有……

顾若汐自嘲地勾了勾嘴唇,低着头钻进了大楼里。

因为提前有总裁的批准,电梯小姐将她直接带进了电梯,顾若汐嘴角强撑着微笑,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

她很紧张。

昨晚打电话给许言时,他在电话那头轻笑一声,语气中的嘲讽叫她感觉如同芒刺在背,叫她心里极其的不得安宁。

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叮……”

电梯的响声,将她的思路打算,顾若汐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她已经到了。

她穿过有很多人工作的走廊,感受着周围人的目光如同钉子一样钉在她的身上,一时间更是感觉头皮发麻,加快了脚步。

到了地方,里面刚好有一个女人出来,看到是她之后,目光微微有些好奇,但还是什么都没说,让她进了总裁办公室,然后带上门走了。

顾若汐站在总裁办公室里,看到那个坐在老板椅上抿着嘴唇,将灰色西装套在椅背上的男人,一时感觉手心起了不少的冷汗。

“过来。”

许言头也没抬,直接给她下达命令,顾若汐一愣,咬了咬嘴唇,还是缓缓走到了他跟前。

这下子两人的距离近了,顾若汐低着头,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我需要做什么?”

“脱衣服。”

男人不容置疑的口吻,让她瞬间僵硬得如同石头一般。

他让她……脱衣服?

顾若汐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她印象中的许言,还是一个长得干干净净,笑容腼腆的小男人。

片刻的错愕之后,她只听见男人清浅的声音再次传来,“怎么,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顾若汐这才如同被召回魂一样,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问了一句,“在……这里吗?”

“你以为在哪里?难道你配在床上?”

许言抬眸,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写满了戏谑,“后悔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顾若汐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自己的裙摆,脸色苍白一片。

她想过他会有很多种报复,但没想到……会是这一种,而且还是……在办公室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

她几乎都能想到门外的那些人,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她了。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原本坐在转椅上的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瞬间如同一座山一样,将她笼罩在里面。

顾若汐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眼底写满了惶恐。

许言大手一伸,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顾若汐立马浑身僵直,一阵天旋地转间,她感觉自己就被扔到了转椅上,男人倾身过来,将她压在身下,目光深邃,却冰冷。

“别……这里人太多了……”

顾若汐脸色惨白,她有些不敢直视许言的眼睛,只好慌乱地侧过头,用自己的手胡乱推开他。

许言纹丝不动,昔日里瘦弱的胸膛,如今变得坚实而健壮,将她整个人像是一个笼子一样箍在里头,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挂着不走心的微笑。

“害怕了?可惜,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他抬手抓住她的下巴,如同鹰爪一般用力,顾若汐不得不直视着他,下巴疼得如同脱臼一般。

她的手紧紧地抓住转椅扶手,被男人的一个激烈而肆掠的吻给彻底打倒,最终只能趁男人松开她的时候,像条脱水的鱼一样,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求你了,别……”

虽然顾若汐知道,这就是许言报复她的计划之一,可是她的心底还是留有一丝希翼。

她可以任他怎样,但至少,别在这里。

男人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思?他嘴角的笑意肆意上扬,勾勒出一个邪魅的弧度。

“顾若汐,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为了帮你,我难道不需要拿走一部分报酬吗?”

“呲啦……”

伴随着布帛撕裂声音的,还有顾若汐那颗破碎的心。

她睁大了绝望的双眼,头顶是天花板,这世界上一切的一切,都在那阵酸痛无比的感觉到来之时,如同夜幕一般,将她给蒙了个严严实实。

第4章 一切都不一样了

顾若汐从噩梦中醒来,不觉额头已经是一片冷汗。

她坐起身,浑身是一阵仿佛从地震现场挖出来之后的酸疼感。

无法想象,昨天她是怎么从那个罪恶的地方一路狂奔出来的,周围的人纷纷带着错愕,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是注定要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罪人。

“叮……”

电话声响起,顾若汐看了一眼上面那一串有很多个0的号码,瞳孔皱缩了一秒,很快又平复好心情,然后面无表情地接了起来。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清冷中带着一些低微磁性的声音,顾若汐微微颔首,用平静得不带任何波澜的语气回答,“我在洗澡。”

“下楼来,我有事找你。”

男人手法果断,说完之后毫不吝啬地将电话挂断。

顾若汐苦笑一声,走到窗户边,看到停在楼下的那辆黑色加长轿车后,目光敛了回来。

她简单地收拾好自己,随即换上一件能够遮得严实的衣服,等确认别人看不出这里头的风光之后,才放心地下楼。

许言的车已经在下面等了很久了。

看到她过来,他平静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划过,只是有些机械地看了看手表,说道,“迟到了五分钟,你没有时间观念?”

顾若汐不敢乱说话,只垂首,轻轻回答,“对不起。”

哪知许言的脸色突然就冷了下来,“说对不起,并不能弥补过错。”

“顾若汐,你不会忘了吧?”

忘,她怎么会忘?

顾若汐没有回答,好在许言没跟她计较,还是让她上了车。

他从旁边扔给她一个扎着蓝色绸带的礼盒,顾若汐不解地看着他,许言面朝前方,平静地开口。

“一会儿要参加一个饭局,别给我丢人。”

顾若汐乖顺地点头,打开盒子之后,发现里头是一件白色女士小西装设计的礼服。

长袖和西装的设计,正好能遮住她胸前的一大片迤逦。

她拿着礼服,准备下车,许言却冷声吩咐,“就在这里换。”

顾若汐的手僵了一秒,有些担忧地看着开车的司机,司机却乖乖地按下了一个按钮,他们三人之间,突然就多了一层不透明的屏障。

顾若汐:“……”

算了,许言什么没见过,当着他的面换个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若汐将裙子拿在手里,坦坦荡荡地将自己的衣服纽扣给解开,许言瞥了她一眼,将目光平静地投向窗外。

她以为自己安全了,反正这具身体对许言来说,不过是发泄的道具罢了。

可当她将自己最后一颗纽扣解下来时,身旁的男子突然转身,将她的手腕抓住。

顾若汐躲避不及,就这样被他给按在了座椅上……

晚上的宴会算是豪华,之前顾若汐跟周瑾年在一起的时候,她还装作助理,跟着他去过不少声色犬马的场合。

如今她又能来这种喘口气都比别人贵的地方,可身旁的人却换了另外一个。

想到周瑾年,她的拳头就再次攥紧,原本平静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狠戾来。

许言穿着一身黑色白底的西装,缓缓走在人群中,手里悠闲地端着一杯香槟,时不时跟过来和他打招呼的人客气而礼貌地寒暄两句。

而顾若汐走在他的身后,脚上的高跟鞋有些磨脚,走路也有些踉跄,看起来狼狈不堪,有点不伦不类,像是一个可怜巴巴的小丑。

偶尔有人会问许言,他身旁的女伴是谁,许言都会不咸不淡地回答一句。

“宠物。”

顾若汐对他的恶意羞辱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只当自己不存在,听见的这些话也权当耳旁风。

就在她打算找个地方去坐下时,许言猛地拉住她的手,将头凑到她的耳畔,缓缓吐气:“你看,你要见的人来了。”

顾若汐猛地回头,正好见到刚刚从那白色鎏金雕花大门处,缓缓朝他们走过来的一对男女。

这两人,就是化成灰她也认识。

顾若汐的眼睛危险地眯起,却被许言拉住了手腕,他低沉的嗓音再次传了过来,“怎么,这才刚开始,你就忍不住了?”

他的话,让顾若汐有些奇怪,回头看着他,“什么刚开始?”

许言没理会她,像是自顾自一般地开口。

“你不是说要杀了这对狗男女么,我倒是很想看看,靠你,能不能斗得过他俩。”

顾若汐原本还很平静的内心,突然就被他烧了一把火。

她不行么?对付这对狗男女,她就算是身败名裂,也要拼死先搞了他们俩!

初恋男神的心尖宠-顾若汐, 许言-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30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