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王者-岳风, 秦雨-都市情感小说

刑天王者-岳风, 秦雨-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王者归来

“东海市——我回来了!”

岳风走出机场,深深吸了几口略带咸味的家乡空气,心头立刻升起一股强烈的复仇欲望。

回想起八年前他被打的浑身是血,一瘸一拐离开这座城市的情景,岳风满眼杀气,“你们都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吧?到了你们还债的时候了!”

八年佣兵生涯,历经数百次生死危机,让岳风磐涅重生,这次回归,他隐藏了自己“神龙殿龙王”的身份,就是想彻底看清那些债主的丑恶嘴脸,我岳风有恩必报,有仇不饶。我欠的,十倍酬报。欠我的,百倍偿还!

坐了一辆出租车,岳风先来到东海市的西山陵园祭奠自己的父母。

秋雨纷纷,岳风打着一把黑伞顺着青石台阶来到山顶,驻足一座墓碑前,墓碑上写着:岳文章—云蕾夫妻之墓。

岳风将手里的白菊花放到墓碑前,然后恭恭敬敬的三鞠躬,说道:“爸妈,我来看望你们了。”

他双膝跪倒在泥土中,点燃了蜡烛,正正地放在碑的前方,随后拿出一块干干净净的毛巾认认真真地擦起了石碑,把石碑上每一个字都擦得闪闪发光。

岳风湿润的眼睛一直望着墓碑,犀利的眸光流转间,流露出仇恨的火焰,原本刀削斧凿般精致的五官,刹那间变得狰狞:“爸妈,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含冤而死。我今日在你们坟前立誓,害死你的那些人,我定让他们百倍偿还。”

突然一个甜美的女声从身后传过来,“岳风,是你吗?”

岳风扭头一瞧,几个黑衣保镖撑着黑色雨伞,中间簇拥着一位绝色女人,从山上顺着青石台阶走下来。

女人风华绝代,身材修长,黑色西装里面是雪白的衬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飘逸。身材凹凸有致,风情别样。

“明宜寒?”岳风惊讶地脱口而出。

东海市医药世家的千金大小姐,家族有一家上市制药公司,一家三甲医院,以及遍布全国的数百家连锁药店。

八年前,明宜寒和秦雨并称东海市一中的双子星校花,都是岳风暗恋的对象,只不过,名家乃是东海市的豪门贵族,岳风这样的穷小子高不可攀。因此,岳风把感情全都转移到出身贫寒的秦雨身上。

谁料,有天放学回家,岳风看到秦雨被校霸聂卫东拖进小树林强行非礼。秦雨拼命呼救,岳风冲进树林,打伤了恶少聂卫东,救下秦雨。

后来,聂卫东竟然仰仗家族势力,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岳风,尤其,聂卫东的老爸花巨资买通了秦雨全家。

法庭上,秦雨当场翻供。说自己和聂卫东正谈恋爱,岳风追求自己遭拒绝,争风吃醋才对聂卫东痛下杀手。

就这样,原本是见义勇为,却被判成因情斗殴,故意伤害。

学校因此开除了岳风。

岳风为了生活,只好找了份临时工作,可是,社会上一些痞子经常找岳风的麻烦,岳风被他们打的头破血流,有一次左腿都被打断了,落下了每逢阴天下雨左腿就疼的老病根。

他连续找了三份工作,老板都因为不愿意招惹社会上的人,而把岳风辞退。

为了生存下去,岳风只能含泪离开东海市,远赴战火纷飞的非洲去投奔舅舅。

明宜寒把岳风重新打量一番,八年未见,岳风的相貌没有多少变化,只是他的身体更加强壮了,脸色变得黝黑,声音变得粗犷。

“岳风,当年你为了秦雨和聂卫东大打出手,把人家聂卫东打的都住院了。结果你也被学校开除,说起来你真是一个痴情种子。”

岳风淡淡地说,“都过去的事,提它干什么。”

明宜寒嫣然一笑,问:“我听说,你出国打工去了?这些年在国外混得怎样?”

岳风苦笑一下说:“瞎混呗。我去的那个国家,经济乱七八糟,到处都是佣兵争抢地盘,我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路费都是找朋友借的……”

明宜寒听说岳风很落魄,突然说:“岳风,我想问你,你现在还喜欢秦雨吗?”

一句话,问的岳风无从回答,“明宜寒你什么意思?”

明宜寒微微一笑,高傲地挺起胸,“你要是还喜欢秦雨,今天,我就让秦雨做你的老婆。”

提及那个让他爱过,恨过的秦雨,岳风竟然刹那失神。

岳风在战场上杀伐果断,决胜千里。在感情上却有失大将风度,不好意思让明宜寒知道自己一直还想着秦雨,尴尬一笑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我喜欢有什么用?”

明宜寒观察着岳风的神色变化,又说:“只要你喜欢,我就满足你,让她成为你的妻子。”

岳风不解地问:“明宜寒,你干嘛要帮我?是不是还记着咱们班那次郊游,你崴脚了,我背你下山而心存感激?同学们都笑话我,说我是猪八戒背嫦娥呢。不过,真要是能娶你这样的月宫仙子,我宁愿被打成猪,发配人间呢。”

明宜寒啐了一口说:“呸!岳风,没想到你的嘴还是这样贫。我跟你说秦雨,你却调戏我。小心我的保镖揍你。”

岳风抬头一瞧,明宜寒身后的几个保镖,已经对着自己怒目圆睁了,岳风看得出来,明宜寒这几个保镖功夫都不浅。只要大小姐一声令下,立刻对自己发动攻击。

岳风摆摆手,嬉皮笑脸说:“明大校花,我是随便说说,不是成心占你便宜,你别生气嘛。”

明宜寒冷哼一声,“岳风,你到底愿意不愿意?本小姐时间金贵,我可没时间陪你俩这里无聊的玩耍。你要是愿意娶秦雨,就上我的车。”明宜寒说完,在一帮保镖的簇拥下,往山下走去。

岳风犹豫了一下,大声喊道:“明宜寒,你等等我,我同意了!”他朝着明宜寒的队伍追过去。

当初,他英雄救美的故事,被同学们沦为笑柄,秦雨的冷漠,一直是岳风心中最烈的痛。

“秦雨,当初的我你不懂得珍惜,现在的我你已经高攀不起!”

“当初,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却恩将仇报。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向你讨债!”

第2章 荒唐的婚礼

岳风坐上明宜寒的车,车子开回东海市市区,岳风禁不住问:“明宜寒,你要带我去哪里?”

明宜寒神秘地说,“今天是秦雨的结婚典礼,我带你去跟她拜堂成亲。”

岳风说道:“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既然是她的结婚典礼,哪儿有当日更换新郎的?”

明宜寒看到岳风着急,猜忌的样子,偷偷一笑说道:“人家秦雨是大美女,这次订婚典礼一共有三位新郎候选人,再加上你凑个大四喜。”

“什么?秦雨一下嫁四个新郎?”岳风听蒙了。

明宜寒解释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一共四位候选人,秦雨选中那个,就跟哪个结婚!”

说话间,车子开入东海市国际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明宜寒乐悠悠地说:“快点走吧,要不然你就迟到了。”

岳风满腹狐疑跟着明宜寒来到国际酒店的宴会厅。

宴会厅门口,三个奇丑无比的家伙,正焦急滴等待着。

第一个身高一米四,尖耳猴腮,留着小胡子,老鼠眼叽里咕噜转个不停。

第二个身高一米九,体重足有三百斤,牛头木耳,两眼无神,完全一副智障形象。

第三个身高一米七,不胖也不瘦,只不猪腰子脸上长满麻子,尤其还是个豁嘴,露着一口大黄牙。

岳风看到这三个家伙,恶心的差点吐了。

三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看到明宜寒来了,赶紧迎过来点头哈腰打招呼。

“明总!”

“寒姐!”

“明院长!”

岳风心中生疑,明宜寒这种大美女从哪儿找这么三块料,看样子也不像他的保镖啊。

再仔细一看,这三个家伙的胸口都用别针戴着只有新郎官才有资格佩戴的新郎之花。岳风更搞不懂,明宜寒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明宜寒沉着脸点点头,吩咐说:“给岳风也找一支新郎之花来。岳风,从现在开始你们四个人就是秦雨未婚夫的候选人了。”

岳风听后又气又好笑,“明宜寒你搞什么鬼?”正要问清楚,这时候外面一阵喧哗,秦雨一家人来了。

昔日的校花秦雨,身穿白色礼服,在父母的陪伴下走进宴会厅。

白色礼服衬托出她的美好身段,长长的乌黑秀发漆黑如瀑。精致的五官宛如这世界上一流雕刻师倾尽一生心血做出的最成功的样品:每一丝轮廓。每一个线条,都蕴含着着一股子绝世难求的俊俏。不论是她的身材,还是相貌,都绝对无可挑剔!

尤其,礼服下她那酥胸傲然的高度和翘臀顺滑的曲线,一下车就立刻吸引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她那绝美的脸庞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到脸颊上残留的泪痕。

这场迫于无奈的订婚典礼,实在出于无奈。

看看秦雨脸上的泪痕,再看看几个新郎候选人,岳风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多半。

这是明宜寒一手策划、操持的婚礼,目的就是打击秦雨,她把东海市最丑的男人找来,逼迫秦雨挑选一个嫁给她。不管嫁给任何一个,都是秦雨一生最大的痛。

岳风不明白,明宜寒和秦雨同班同学,哪儿来的如此大的仇恨?

西山陵园的偶遇,岳风也成了新郎候选人,虽然岳风的相貌说得过去,不是帅哥,至少也比那几个歪瓜裂枣强几百倍。但是,岳风和秦雨之间有着无法解开的仇恨,这个仇恨,明宜寒比谁都清楚。

秦雨阴着脸一句话不说,秦家的亲友团有些人不明真相,看到男方这边的宾主,纷纷说笑打招呼。

秦雨的父亲秦振邦走过来,毕恭毕敬对明宜寒说:“明总,我们一家都商量好了。为了报答你的恩情,她决定和陆春鸣一刀两断。并且,尽快找个本分男人嫁了,安心过日子。”

明宜寒看了一眼神情沮丧的秦雨,冷冷一笑说:“秦雨!你真有性格,令我十分佩服。”

秦振邦鼓了鼓勇气问:“明总,听你说,你给小雨推荐了三个对象?”

明宜寒纤纤玉手一指那三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说:“他们三个都是我的远方亲戚。”

秦振邦看到这三个男人后,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早就有思想准备,明宜寒是不会把优秀的男人介绍到自己家当女婿的。但是他没想到,明宜寒这样恶毒,为了打击女儿,竟然找来这么三个几乎不是人的家伙。

三个家伙看到人家女方来挑女婿了,争先恐后往前挤,事先,他们都看过秦雨的照片,简直就是心中的女神啊。

“岳父大人,你看我怎么样?我在公司担任仓库保管,工资一个月五千多呢……”

“岳父大人,我是公司的保镖,你女儿跟了我,谁也不敢欺负她!”

“岳父大人,我大舅妈的小叔子的表姐的女儿的三姨,是明总身边的贴身秘书呢……”

看到这三人毛遂自荐,秦振邦禁不住一声叹息。

那边,秦雨也看到这三个奇丑无比的新郎官,她气的银牙一咬,险些晕死过去。

秦雨的母亲张梅赶紧把女儿扶住,咬牙切齿低声骂道:“明宜寒,你这样作践我家小雨,你迟早会的报应的。”

“小雨,咱们不嫁了。”张梅拉着秦雨就要退场。

明宜寒不慌不忙地说:“秦雨,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你要是反悔,康家庄的案子,我就不管了。”

秦雨苦笑一下说:“妈!你说什么傻话?我要是悔婚,你和爸爸都要去坐牢,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些……都是我的命。”

秦振邦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把心里的抱怨体现出来,只能赔着笑说:“为了我家小雨的婚事,明总你费心了。”

明宜寒悠然一笑,又指了指岳风说:“谁让我和秦雨是同学呢。对了,刚不就,我的一个表弟从非洲打工刚回来,他还没结婚,正好也是今天的候选人。这四个新郎官,还请你这位岳父大人赶紧挑选一个吧。我们马上进行婚礼仪式!”

秦振邦目光看向岳风,“这个小伙子相貌还挺不错……”他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秦振邦理所当然排除了另外三个没有人模样的新郎官,指着岳风说:“明总,要不我就选你这个表弟吧?”

“爸爸。我不嫁他!”秦雨突然冲过来,大声喊道。

明宜寒一脸严肃,冷声说:“秦雨,难道你要毁约?”

秦雨悲伤地摇摇头,很显然,她已经认出了岳风。

第3章 最佳女婿

秦雨的决绝,让岳风心中一阵抽动,“秦雨!想不到你竟然这样恨我?我对你犯了什么错?如果今天你能坦然接受我,我或许可以真的娶了你,然后,你也不用惧怕名家的威慑。我甚至可以把整个东海市给了你。可惜……你眼里根本就容不下我。”

秦振邦劝说道:“小雨,你怎么又反悔了?”

明宜寒则不紧不慢地说:“秦雨,岳风可是咱们的老同学呢。当初他还追过你的,岳风虽然没上大学,但是人家这几年在非洲打工,混的也不错。既然你不选他,那就在另外三人之中选一个吧。”

秦雨悲伤地摇头,“我谁都不选!明宜寒,看在同学的情分上,你放过我行吗?我答应你这辈子都不和任何人结婚。陆春鸣已经有了未婚妻,我也不会插足你和他的事,真的……求你了。”

听到这里,岳风终于明白了,原来,主宰这一切的起因竟然是陆春鸣。

陆春鸣和岳风也是同学,他还是班长。不但学习成绩好,而且写得一手好文章,经常在校报,以及市报上发表。高三又进入学生会当了主席,那时候的陆春鸣可谓是春风得意,理所当然成了女生们追求的白马王子。

那时候的岳风,不过就是个学渣,白天鹅般高贵的明宜寒和自命清高的秦雨根本看不上岳风。

岳风喜欢双子星校花本来就是单相思。可是对这两个女人的爱慕,这些年来在他的心底一直没有改变过。随着自己身份的改变,反而越来越强烈!

岳风甚至想过,把她们俩同时拥有,国内政策不允许,就带她们去非洲,岳风的神龙殿势力遍布整个非洲。尤其是北非,十六国的各大军阀只听从岳风一个人的命令。

他本以为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可以重新赢得这两个校花的芳心,现在才知道,自己在她们心中如此渺小。

她们喜欢的一直都是陆春鸣,为了陆春鸣才弄出今天这场荒诞的婚礼。

爱火渐息,恨火高燃。

岳风冷眼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他想看看这帮跳梁小丑会以什么样方式落幕?

明宜寒冷哼一声,“秦雨!既然你不愿意接受这场婚礼。那么,我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我们走!”

明宜寒带人就要离开。

“明总,你别走啊。小雨不过是一时冲动,她昨天都跟我说好了的。”为了挽留明宜寒,秦振邦竟然不顾颜面,扑通一声跪在明宜寒的身前。

张梅哭着说:“小雨爸,别求她了,大不了,咱们夫妻俩去坐牢……”

秦雨看到这情景,禁不住泪流满面,“明宜寒,我答应了!”

明宜寒傲慢一笑,“秦振邦,那你就选一个当你的女婿吧。”

秦振邦咬咬牙,说:“明总,不如你来做决策吧。”

明宜寒说:“那好吧。那我就做住了。我的表弟岳风!从现在开始,就是秦雨的正牌老公。从今以后,你们秦家就是我们名家的亲家。在东海市哪一个要是敢招惹你们,我绝不放过他。”

秦振邦对明宜寒的决定还能接受,赶紧说:“多谢明总关照。”

明宜寒又说:“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有点不放心秦雨。担心她对我表弟不能一心一意。所以,我要求,一年之内,秦雨必须给我表弟生一个孩子。只要孩子降生,秦振邦你们一家人的官司,就算完了。你们欠康家庄的五百万赔偿款,我来帮你还清。”

秦雨看看岳风,又看看明宜寒,紧咬银牙说:“我成全你!我愿意嫁给岳风!”

岳风冷眼看看秦雨,问:“你当真愿意嫁给我?”

秦雨面无表情地点头,“愿意。”

明宜寒说道:“那好吧。恭祝你们二人幸福美满,医院那边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告辞!”

明宜寒带人离开酒店。

秦家一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他们来说,只要秦雨答应明宜寒的条件,跟岳风结婚,家族的危机也就彻底解决了。

谁料,岳风突然提高了声音说:“秦雨。你愿意嫁,我却未必愿娶!”

岳风这一句话,如同惊雷,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另外三个候选人全都恨得牙根痒痒,“这个穷光蛋,装什么清高?秦雨这样女神级别的美女,整个东海市能找出几个?能娶到她,是祖上积了八辈子的德,你竟然还嫌弃她?”

秦雨一家也倍感吃惊,秦雨的二叔秦振利更是恼羞成怒,他们一家人不敢得罪明宜寒,都把矛头对准岳风。

秦振利语气阴狠地说:“岳风!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对我侄女挑挑拣拣?你也不看看,你哪一点能配得上她?今天能当上新郎官,还不是沾了明总的光。”

岳风声势夺人地说:“就是因为我不想沾明宜寒的光,所以我不想继续这场婚礼。”

现场,一阵大乱,因为岳风要是不愿意的话,这场婚礼就告废了,接下来,秦家还要面临家族浩劫。

就在这时候,从宴会厅外面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男子,他五官清秀,长相十分俊朗。

一进门就喊秦雨的名字:“秦雨?”

秦雨看到来人,激动之下两行清泪滑落绝美的脸庞,若不是场合原因,估计她会扑进这个人的怀抱中。

岳风扫了一眼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春鸣。

陆春鸣有着不错的家境,父母都是公职人员,他上学的时候是学霸,后来考上了全国著名的一所金融大学,现在是一家商业银行的行政主管。

陆春鸣一眼就看见岳风,“岳风!竟然是你?”

岳风见他愤怒的样子,恨不得把自己吃了,冷笑说:“陆春鸣,是我又怎样?”

陆春鸣冲过来,一把抓住岳风的衣服,“岳风!你就是个混蛋。你上学时候考试从来没及格过,作业全靠抄袭。大学都没上就被开除了。你有什么资格娶秦雨?”

随后他又质问秦雨,“秦雨,我知道你今天要结婚了。我父母不让我来参加你的婚礼。可是,我必须来。本来我想你若是嫁给一个年轻才俊,我就祝福你们幸福。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嫁给岳风这个杂种?”

秦雨咬着嘴唇,摇头说:“陆春鸣,我的事不用你管……”

第4章 我就是个人渣

这时候,秦雨的父亲秦振邦阴着脸说:“陆春鸣!我已经警告你多次,不要再缠着我家小雨。你再纠缠,我对你可不客气了。”

陆春鸣愤怒地说:“秦叔叔!是你自己混蛋,勾结黑心制药商,假药害死七条认命。要是不出这事,你们秦家怎么会被明宜寒制约?她有什么权利阻止我和秦雨的爱情?”

秦振邦气的呜呜喘粗气,“陆春鸣,我们秦家的事,轮不到你指指点点。”

陆春鸣咬牙切齿说:“哼。你家的事我也不想管。秦雨,我知道你心里根本就不喜欢岳风。你是被明宜寒逼的。听我一句劝,婚姻大事不能儿戏。知道你要和别人结婚,我的心都要碎了,我不能容忍!我们要反抗,我可以带你离开这座城市,我们出国去定居……”

陆春鸣激动之下,一把抓住秦雨的手就要走。

秦雨这会儿被陆春鸣的表白说的心动,竟然下意识跟着陆春鸣走出几步。

秦振邦气的直跺脚,“小雨!你当真就忍心这样一走了之?你要是走了,我和你妈就活不成了。”

秦雨顿时犹豫起来。

这时候,岳风说话了,“陆春鸣,你算什么东西?今天是我和秦雨的婚礼,你胆大包天,竟敢抢走我的新娘,找死?”

陆春鸣哈哈大笑,“我去!岳风,谁给你的胆子,你竟敢跟我这样说话?别忘了,上学时候,我揍得你满地打滚的情景。”

上学时候,陆春鸣在学校威望极高,岳风没少受他的气,今天被他揭穿伤疤,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岳风的心头。

砰!岳风二话不说一拳狠狠打过去!

拳头砸在陆春鸣的脸上,鼻梁骨都被打断了,顿时鲜血流了满脸。

“岳风,你竟敢打我?”陆春鸣急眼了,他没想到岳风这种全校有名的窝囊废,竟然敢打自己?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心爱的秦雨的面,他岂能容忍?

陆春鸣扑上来,跟岳风扭打成一团。

岳风刚才那一拳,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否则的话,这一拳下去,陆春鸣就是一具尸体了。

即使陆春鸣扑上来,岳风也假装不敌,被陆春鸣打的抱头后退。

岳风想看一下秦雨以及她家人的反应。

秦雨看到两人打起来,立刻冲上来拉架,他把如同疯狗一般的陆春鸣从岳风身上拉开。

“陆春鸣,你这是何必呢?你把岳风打坏了,你得坐牢啊。为了他这种人,你值得吗?”秦雨幽怨地劝说。

陆春鸣脸上露出喜悦,问:“秦雨,你真的不喜欢岳风吗?”

秦雨语气坚定地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春鸣,他甚至不如你的一根头发丝重要。我求你,不要跟他计较了……”

岳风整了整衣服,冷眼看着秦雨安抚陆春鸣,他对秦雨彻底失望了。

“本想给你整个世界,你却如此对我,在你眼里我竟然不如陆春鸣的一根头发丝,秦雨,你真是瞎了眼!”

“好吧。陆春鸣,秦雨,其实我这次从国外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们这帮老同学。现在,我的目的都实现了。我也不想跟你们隐瞒了……”

不等岳风说完,陆春鸣又扑上来,死死抓住岳风,吼道:“岳风。你这个人渣,你就是个穷光蛋,没有学历,没有文化,没有素质。你根本配不上秦雨。你做梦都别想占有她!”

岳风冷笑说:“我配不配得上秦雨,不是你能评价的。我本来就没打算娶她,只是无意中被搅入这场荒唐的闹剧。现在我正式宣布,我退出。”

岳风说完,狠狠甩开陆春鸣就要走。

秦振邦看到岳风要走,他急忙冲过来,众目睽睽之下,秦振邦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岳风跟前。

“岳风!小雨她刚才就是一时激动。她说话不过脑子,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觉得你人挺好的,要不然明总也不会推荐你做我家的乘龙快婿。我向你保证,小雨和陆春鸣今后绝不会再有联系。”

秦振邦知道,惹恼了明宜寒,不仅仅是自己和老婆去坐牢,就连家族其他成员都会受到株连,毕竟明家的势力太强大了,毁灭自己一族,形同碾死一只蚂蚁。

“来人,把这个陆春鸣赶出去。”

两个秦家的亲友,上来推搡陆春鸣。

陆春鸣被秦振邦这几句话惹毛了,他一怒之下一把将秦振邦推倒在地,“没骨气的废物,竟然给一个废物下跪!”

看到秦振邦被陆春鸣推倒在地上,岳风积压的怒火终于无法控制了。

他抬腿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在陆春鸣的腹部,陆春鸣被这一脚直接踢出宴会厅大门。

“春鸣?”秦雨赶紧跑过去查看陆春鸣的伤势,陆春鸣感觉腹腔之中一阵翻江倒海,哇!吐了一口血。

“你吐血了?”秦雨气愤地扭过头来,质问岳风,“岳风,你竟然下手这样没轻没重?”

秦雨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岳风一巴掌。

“你,你还敢打我?”秦雨捂着脸问。

岳风说道:“这一巴掌,是替你父亲打的。陆春鸣打倒你父亲,你不去扶你父亲,却急去查看陆春鸣的伤势,这是大不孝。你说你是不是该打?”

秦雨一阵脸红,刚才,陆春鸣推到秦振邦,秦雨确实挺生气,但是陆春鸣立刻又被岳风一脚踢出去很远。

直觉判断,父亲虽然倒地,却不会受伤,陆春鸣受伤可能很严重,所以,情急之下,她去扶陆春鸣,而没有管父亲。没想到这一点点瑕疵,却被岳风抓住。

“岳风,这是我家的事,不要你管。”秦雨说道。

岳风冷笑一声说:“谁说这是你家的事。我现在可是你们秦家的乘龙快婿,你父亲就是我的老丈人。陆春鸣这个王八蛋,敢打我岳父,我必须揍他。”

岳风说着,走过来,又踢了陆春鸣一脚,陆春鸣想反抗,可是肋骨都断了,身子稍微一动就钻心的疼,哪里还有战斗力?

看到岳风这样说,如此做,秦振邦心中高兴,“岳风,你终于同意做我们秦家的女婿了?”

岳风答应一声,“没错。我想通了,我要娶秦雨。”

岳风抬脚,狠狠踩住陆春鸣的脸,让他不能动弹分毫,“陆春鸣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人渣。怎么了?我这个人渣,马上就要娶你最心爱的女神了。我是个穷光蛋,没有学历,没有文化,没有素质。你不是说我配不上她吗?我今天就睡了她!”

刑天王者-岳风, 秦雨-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