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军主-陈北玄, 沈曦月-都市情感小说

天玄军主-陈北玄, 沈曦月-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不败战神,荣耀归来

苏浙市,一座隐秘军事基地。

陈北玄从一架军用专机上迈步走下,他面色冷峻,挺拔的脊梁仿佛刺破青天的长枪,举手投足之间,满是叱咤风云的无双气势。

此刻,迎接他的,乃是一群身穿戎装、肩抗金星的老者!

一见到他,在场所有人立刻举起右手,动作整齐划一,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齐声高喊:“苏浙战区全体将官,见过西境军主,敬礼!”

在阳光的照耀下,所有人的脸上,除了肃穆之外,更是带着发自内心的尊敬,见陈北玄如敬神!

只不过,陈北玄对此视若无睹,而是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看着照片上笑颜如花的女人,心中轻叹:“曦月,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这一刻,这位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统御整个西境的军主,冷峻的面容上,尽显温柔。

他本是华夏顶尖家族陈家的少爷,十岁那年,因家族发生惊天变故,他和父母被逐出家族,昔日豪门大少,一夜之间,落魄如狗。

后来,父母带他来到苏浙不久,便意外死亡,至此他无依无靠,沦为孤儿,只能靠做代驾维持生活。

一天,他接到沈曦月的订单,却没想到,对方竟是被人下了药。

还没等陈北玄把她送去医院,两人便在车上翻云覆雨,发生了男女之实。

事后,沈曦月为了对抗家族逼婚,便直接和陈北玄领证结婚。

这一举动,轰动了整个苏浙!

没人会想到,苏浙第一美女沈曦月,竟然和一个落魄如狗的废物结婚了!

所以,结婚之后的沈曦月,自此沦为整个苏浙的笑柄,成了全市茶前饭后的最大笑料。

而陈北玄为了让沈曦月不再被人瞧不起,毅然决定前往西境,投身军伍。

五年戎马,纵横沙场不败,气吞万里如虎。

他以惊人的天赋,立下不世功勋,登临万军之首,由此掌控整个西境、授封护国战神!

直到今日,这位军界的至高神话,功成名就而身退,荣耀归来!

从今天起,他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守护老婆沈曦月,弥补对她的亏欠!

陈北玄收回万千思绪,目光扫视全场,开口说道:“我此番回归苏浙,是处理个人私事,没必要搞这样隆重的排场,都散了吧!”

说罢,他迈步便走。

一众将星不敢阻拦,立刻向两侧散开,目送陈北玄离去。

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崇高,惊叹连连:“这位,不愧是我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军主,当真如天神下凡,盖世无双!”

……

陈北玄迈步走出基地,便立即准备去见他的老婆沈曦月。

此刻,一辆崭新的军用悍马车,早已等候在此。

一个冷艳动人的绝色美女走到他的身边,恭敬的说:“军主!”

陈北玄上车之后,便淡然说道:“寒霜,去御景花苑别墅区。”

寒霜,是他的贴身亲卫。

当年,她深陷战场,重重围困,是陈北玄出手救了她一命。

自那时候起,寒霜便将这个男人视为此生挚爱,一直死心塌地跟在陈北玄的身边,陪他登临巅峰、俯视天下!

只是,她从不敢对陈北玄表露心意,因为她知道,陈北玄始终对他的老婆情深独钟。

悍马车一骑绝尘,很快便来到御景花苑。

御景花苑,是苏浙一个勉强算是高档的社区。

陈北玄的老丈人在这里有一套小别墅,只是不知,五年时光匆匆而过,他们一家人,是否还住在这里。

而当他再次回到这个地方之时,内心不禁感慨万千。

当年,自己跟沈曦月结婚之后,只在这里住了短短一个月罢了。

可就是这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天天被岳父岳母以及沈家所有人欺凌嘲笑,连带着沈曦月也倍受羞辱。

不过,现在自己荣耀归来,天下权势尽握在手,终于有资格告诉所有人,他堂堂西境军主之尊,足以配得上沈曦月!

想到这,陈北玄来到门口,却发现大门虚掩,里面更是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只听那个熟悉的声音怒声质问:“妈!你到底把雨晴丢哪去了?我已经找她大半天了,到现在也没有一点音讯!”

闻声,陈北玄不动如山的身躯顿时一震,立刻便认出说话的人,正是他的老婆沈曦月!

这时,丈母娘刘慧芬的声音传来:“哎呀,那个小野种丢就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答应跟唐少爷结婚,唐少爷自然会动用所有人脉帮你把那个小野种找回来!”

沈曦月愤怒不已的说:“妈,你可是雨晴的亲姥姥啊,怎么能这么不关心她的死活?!”

丈母娘刘慧芬不满的说:“拉倒吧!我可从来没承认过那个小野种是我外孙女,再说了,那个姓陈的没准早就死了!你难道要为了那个废物,耽误自己的一辈子?”

老丈人沈长义跟着劝道:“是啊曦月,你妈说的没错!唐少爷对你一心一意,你嫁给他,总比苦等陈北玄那个废物强!”

不光是岳父岳母,一个陌生的男人此时也接过话茬,急忙讨好道:“是啊曦月,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找孩子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保证能把孩子找回来!”

下一刻,沈曦月便断然否决道:“唐云峰,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五年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丈母娘冷声斥道:“曦月!你怎么跟唐少爷说话呢?!”

这时,沈曦月的堂哥沈龙的声音也传了出来:“沈曦月,你别不识抬举!真当自己还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不成?”

说着,他再次倨傲的说:“我来之前,奶奶可是特意交代下来,今天你必须答应跟唐少爷结婚,否则沈氏集团总监的位置,你也别想干了!而且奶奶也会收回这栋御景花苑别墅,到时候,你们全家都得去睡大街、喝西北风!”

门外,陈北玄听着这一切,剑眉深皱。

丈母娘管沈曦月的女儿叫小野种,而且听这意思,老婆也一直没有改嫁,那她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女儿?

这么说来,自己当时跟沈曦月春宵一度之后,她便怀了孕,还把彼此的孩子生下来了?

自己有个女儿?!

而且,自己的女儿还失踪了!

想通这一切,即便以陈北玄坚若磐石的内心,此刻都激荡不已,掀起如翻江倒海一般的惊涛骇浪!

随后,他便面容冷峻的推开别墅的大门,迈步走入,洪亮而坚定的声音响彻整个沈家!

“我倒要看看,谁敢抢我陈北玄的女人!”

第2章 我还敢杀你,信不信?

随着陈北玄清晰至极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可此刻,陈北玄却没有理会旁人的心思。

他迈步走到沈曦月的身前,深情的看着这个自己亏欠了整整五年的女人。

沈曦月很美,一如往昔。

五年分别,岁月似乎在她的身上非但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反而将其磨洗的愈发美丽,如同盛放的美酒一般,愈发醉人。

“曦月,对不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陈北玄眼含自责,对于身前这个女人、这个家,他的确亏欠良多。

他本以为,沈曦月这些年只是一个人过,但是现在才知道,她竟然还为自己生了一个女儿。

早知道自己的离开,会让她和女儿受这么多的苦,哪怕放弃西境军主之位,自己也不应该消失五年之久!

谁料,一听这话,丈母娘刘慧芳的脸色陡然冷了下来,脱口便骂:“陈北玄,你这个废物,说对不起有个屁用?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们家,就该死在外面,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说着,她瞥了一眼陈北玄身后的寒霜,更是火冒三丈,怒道:“早不回晚不回,偏偏等到我女儿重新嫁人了才回来,还带回来一个野女人,你真他妈不要脸!”

一旁的老丈人沈长义脸色也极其的难看!

自家的这个废物女婿人间蒸发五年,让他全家沦为整个苏浙的笑柄!

本以为陈北玄早就不知道死在了哪里,没想到,此时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想到这,他也眉头大皱,冷声喝道:“没错!你这个废物,真不如死了算了,还回来干什么,是嫌我们家被你连累的不够惨吗?!”

不过,陈北玄没有理会暴怒的岳父岳母,依旧无比深情的看着沈曦月,认真的说:“对不起曦月,五年前我不辞而别,是想给你更好的生活,现在我回来了,会让你享受万丈荣光、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沈曦月倔强的咬着嘴唇,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又恨又怒的质问:“这五年,你到底去哪了?”

这个夺走她的第一次,最终和她顶着种种压力走进了婚姻殿堂中,宣了誓言、领了结婚证的男人,却在婚后,一走就是五年,走的毫无音讯。

他当自己是什么?

陈北玄轻声说道:“我去西境当兵了。”

他的身份,他的一切,全都是国家最高级别的机密。

既便是他现在已经荣归苏浙,但保密协议依然生效。

所以,他不能说自己就是西境军主,以免给沈曦月一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丈母娘刘慧芳一听陈北玄去当了兵,立刻讥讽道:“就你这样的废物,当兵我看也只能是个大头兵,又能有什么出息,根本配不上我女儿!”

说着,她一指大门,骂道:“既然你没死,那就马上去民政局,跟我女儿把婚离了,以后也别再来打扰我们家!”

她的想法很简单,现在自己即将就要傍上唐少这个乘龙快婿,绝对不能被陈北玄这个废物给搅合了!

不光是丈母娘这么想,此时唐云峰也愤怒不已,在一旁不屑笑道:“陈北玄,你这个臭吊丝失踪五年,让曦月受尽屈辱,有什么资格说给她更好的生活?整个苏浙,只有我才能给她真正的幸福!”

沈曦月却立刻反驳说:“唐云峰,我们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这里不欢迎你!”

一旁的沈龙顿时怒了,冷喝道:“沈曦月,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唐少爷他们家的资产超过十亿,而且他一心喜欢你,也不想想,陈北玄跟他比,算个屁?”

唐云峰哈哈一笑,说道:“在我眼里,这个臭吊丝连个屁都算不上!”

说完,他眼神冷冷的盯着陈北玄,说道:“念在今天是我和曦月订婚的大喜之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乖乖去把婚离了,从此以后滚出苏浙,这件事就算了!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字里行间,满是嚣张气焰,猖狂无比。

闻言,陈北玄却微微一笑,荣辱不惊。

这些年来,他纵横沙场,金戈铁马,杀伐万千,死在他手中的大人物不计其数。

若是他想,一句话就能让整个苏浙天翻地覆,对于唐云峰这样的蝼蚁,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眼下,他心里记挂着女儿,没时间跟唐云峰纠缠,于是便淡淡道:“现在我懒得搭理你,识相的立刻滚,想找麻烦,我改天跟你慢慢算。”

唐云峰仿佛听见世界上最大的笑话,耻笑道:“让我滚?就你这个臭吊丝,也配!我看你真他妈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罢,他立刻伸出手,向着陈北玄一拳打来。

见到这样的一幕,站在陈北玄身后的寒霜,眼中瞬间杀意纵横!

敢对军主出手,找死!

下一刻,她便迈出一步,伸手便抓住唐云峰打过来的拳头,随即轻轻一用力,只听到咔嚓一声,唐云峰的这只手,瞬间从手腕处断裂开来!

断裂的森森白骨,从唐云峰手腕的皮肉处刺出,带着血肉与筋皮,惨不忍睹!

“啊!我的手!”

唐云峰捧着自己已经断裂的手腕,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我的手……我的手断了……疼死我了!”

这一刻,所有人目瞪口呆!

谁都没想到,陈北玄带回来的这个女人,居然一言不合就敢下这么重的手!

这也太霸道了吧?

沈龙脸色大变,急忙上前,问道:“唐少爷,您没事吧?”

说着,他眼神喷火,对寒霜怒骂道:“你他妈敢打唐少爷?!”

寒霜美眸微眯,声音清冷的说:“得罪陈先生,你们若是再不滚,我还敢杀你们,信不信?”

那眼眸一抹森寒的杀意闪烁,令唐云峰和沈龙两人身体颤抖不已,后背完全被冷汗浸湿,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唐云峰心虚的咒骂道:“好好好,你有种!你们都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情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算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说完,他心知招惹不起这个女煞星,便回头对沈龙咬牙怒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送我去医院!”

沈龙不敢多嘴,岳父岳母也不敢耽搁,急忙扶着唐云峰离开了。

等几人离开之后,陈北玄看着沈曦月,问道:“曦月,我们的女儿去哪了?”

沈曦月愤恨的说:“那是我一个人的女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配做雨晴的爸爸!”

哪怕陈北玄乃是西境之王、军界神话,但这一刻,他在沈曦月的面前羞愧难当。

他上前拉住沈曦月的手,认真的说道:“从今天起,我会向你、向女儿证明,会用自己的一生,来呵护你们,绝不会再让你们受到半点委屈!”

谁料,沈曦月却直接甩开他的手,恨恨的说:“别说了,我只当五年前你已经死了!现在,我只想找回我的女儿!”

说罢,她便转身跑了出去。

见沈曦月逐渐走远,陈北玄神情一变再变,内心更是愧疚不已。

一旁,寒霜悄悄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小心谨慎的说:“军主,我这就去查您女儿的下落……”

听到这话,陈北玄锋芒毕露,整个人尽显俾睨之姿,冷声道:“不必,我亲自下场!我倒要看看,这区区苏浙,谁敢动我陈北玄的女儿!”

随后,他便带着寒霜迈步出门,准备去找自己的女儿。

不过,就在他刚走出御景花苑别墅,便见到二十几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驶来,停在自己的眼前。

豪华车队的阵仗之大,竟封锁了整个街道!

随后,一个身穿黑色唐装的老人从车上迈步走下,毕恭毕敬走到陈北玄的身前,躬身、低头,动作一气呵成!

“燕京陈家管家柳瀚海,请小少爷荣归燕京,继承整个陈家!”

第3章 歉礼

身着唐装的老人说完,便是一直保持着双手虚握,与头顶平齐的动作,静静等待陈北玄的回答。

此时的沈长义与刘慧芬早已经带着唐云峰走远,而沈曦月也并未见到这一幕。

御景花苑别墅只不过是个勉强算得上高档的小区而已,鲜少有大人物会来这里。

此刻封锁了整个街道的豪车一时之间显得霸气冲天,被堵在道路两侧的车辆没有一个鸣笛,而是纷纷探头看着,想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来到了此地。

陈北玄望着面前的柳瀚海,一时间思绪复杂。

当初自己还小的时候,家中得势,这位老管家一直尽心尽力,儿时的自己对老者的好感并不少。

而后来家中出现重大变故,管家也并未立刻明哲保身,而是在暗中给予过一些帮助,放在家道未曾没落的时候,管家的帮助或许并不算什么。

但在那时候,却是有如雪中送炭一般。

现在自己成为西境军主,家族里的那些老东西想要他回去,便派来了柳瀚海,也是算准了他难以对柳瀚海狠下心。

但仅仅一个柳瀚海,就能抹去他家曾经遭受的屈辱吗!

他心中的怒火,也不会因此熄灭!

“等时候到了,陈家,我自然会回去,但不是现在,不要来妨碍我。”

陈北玄望着面前依旧恭谨的老管家,语气平淡。

柳瀚海闻言,心中也是泛起一阵苦涩之意,陈北玄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不得不侍奉他人。

虽说是身不由己,但柳瀚海心中的愧疚之意这么多年也未曾消散。

眼下陈北玄的态度,已经比他预料的,要好上太多。

心中一阵长叹,柳瀚海放下举着的双手,对周围的随从挥了挥。

随从们得到命令,很快行动起来。

数分钟,豪车结队离开,只剩下一辆朴素的黑色小车停在路边。

“北玄,或许叫军主更合适了吧,现在,仅仅以我的名义,请您跟我去喝一杯茶,可否赏脸?”

柳瀚海的声音中充满了沧桑与无奈。

陈北玄看着那一辆小车,沉默了一会儿,极轻微地点点头。

一抹笑容在柳瀚海脸上出现。

“少爷,请。”

“寒霜, 你跟着我。”

随着车队的离开,人群也是渐渐靠近了过来,想要看一看是哪里的大人物。

但此时的陈北玄已经与柳瀚海一道上车,人们只是远远地,看到了一道器宇不凡的身影。

小车在苏浙的道路上缓慢行驶。

柳瀚海开车,陈北玄坐在副驾,寒霜坐在后座,三人皆是一言不发,车内的氛围有些凝固。

转过几个弯路,车走上了一条大道,两旁树木参天,郁郁葱葱。

陈北玄立刻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地。

果不其然,小车很快在一处带着斑斑铜锈的门前停下。

这是柳瀚海在苏浙的一处小宅,从前每年暑假的时候,陈北玄都会来此地住上几天。

走入房间,陈北玄很是意外地看到屋子里的摆设与从前分毫不差,记忆中自己一直用的椅子也依旧保留,可见柳瀚海一直很精心打理。

茶很快沏好,柳瀚海端着茶壶为陈北玄倒满一杯。

“少爷,请允许我继续叫您少爷,这些年……”

不待柳瀚海说完,陈北玄便是开口打断,“柳叔,陈某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为我家做过的事情,我都记得,但现在他们让你来劝我回去。”

说着,陈北玄拿起茶杯,望着杯中温润如玉般的液体微微出神。

“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说完,一饮而尽。

柳瀚海放下茶壶,苍老的面庞上满是无奈。

“老爷知道您心有愤恨,所以为了补偿,把登龙集团送给您,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收下吧。”

说着,柳瀚海从身上唐装的口袋中摸出一张带着金色边纹的黑卡,放在陈北玄面前的茶桌上。

陈北玄握着茶杯,望着眼前的黑卡,一言不发,眼眸之中思绪流转。

他很清楚柳瀚海是受了家族之人的命令邀请他到这里来,这登龙集团,是一份歉礼,对他来说,几十亿的登龙集团,这礼物并不能算大。

但确实有作用。

看来那帮老家伙也是费了点心思。

陈北玄想着,伸手拿起黑卡,在指间摩挲,卡片质地很硬,入手冰凉。

柳瀚海见状,心中悬着的石头也是悄然落地。

将卡片交给身后的寒霜,陈北玄看着柳瀚海,再度开口。

“陈家的事情,我自然是会回去处理,你此番前来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回去该怎么汇报我想你也应该有数。”

柳瀚海缓缓点头。

“在离开之前,有些事情,我要问问。”

陈北玄说着,目光忽然是变得锋锐起来。

“方才我听说,我有个女儿?”

柳瀚海闻言,很快反应过来,对于沈家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关注整理,所以此时陈北玄问起来,他便是立刻有数。

“少爷参军第一年,沈曦月便是生下了这个女儿,起先沈家一直想把孩子给送走,但沈曦月不允,后来唐家的大少爷看上了沈曦月,一直想要娶她,沈曦月的父母也是极力撮合,但那唐家行事多霸道,沈曦月不喜,只能多次以死相逼,这才拖到今日。”

说到这里,柳瀚海顿了顿,陈北玄此时的面色极为冷漠,已经是心中极度不喜的表现。

仔细斟酌了一下,柳瀚海小心地继续说着。

“近日,那唐家似乎是吧主意打到了沈曦月的孩子头上,您知道,那刘慧芬对您素来不喜,对这孩子也是如此,那沈长义倒是无心将事情扯到孩子身上,但此人缺乏主见,一直比较听刘慧芬的话,今日,大概是唐家对那孩子出手了。”

“那么,孩子现在在哪?”

“这……”柳瀚海语塞,听到陈北玄回来的消息,家族之中便是把精力都放在了他身上,想要让他回归家族,对沈家的观察也是有所松缓,一些消息,此刻的他也不清楚。

“给你十分钟。”

柳瀚海闻言,立刻向着陈北玄鞠躬,而后迅速拿出手机走进偏房。

五分钟后。

“少爷,唐家的人把孩子送去了一家孤儿院,在苏浙北郊,这家孤儿院似乎与人贩子也有勾结……”

“寒霜,车派人送到了吗?”

陈北玄霍然起身,一股恐怖的气势爆发出来。

“军主,马上到。”

“登龙集团我收下了,至于家族那边,柳树你应该明白。”

说完,陈北玄便是跨步出门,寒霜紧随其后。

望着二人的身影,柳瀚海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来。

院门外,一辆悍马正停在路边,车旁的人看到陈北玄出现,敬礼之后,转身离开。

“寒霜,去孤儿院。”

“是!”

陈北玄的眼中幽黑深邃,愤怒在他的心中凝结。

这唐家的人,动了他的逆鳞。

……

悍马远去后,站在小宅院门处的柳瀚海身后出现一道窈窕身影。

“这位,就是那陈大少爷啊。”

柳瀚海微垂着头,“是啊如兰,以后你掌管的登龙集团,便是他的了。”

女人掩唇轻笑,“属下明白。”

天玄军主-陈北玄, 沈曦月-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