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奶爸战神-萧北, 江月溪-都市情感小说

至尊奶爸战神-萧北, 江月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神归来

华夏,西寒之地,夕阳渐落!

萧北站在皑皑白雪中,身姿挺拨,神情肃穆,猛然回头。

一滴泪珠顺着他的动作,掉落在雪地中,没有一丝痕迹。

萧北坐进车中,声音低沉:“开车!”

南生自后视镜中,看了萧北一眼,启动吉普车,车轮在雪中留下两道痕迹。

在他们车后,站着十万将士,虎目含泪,眼中闪烁,光芒炙热,热血崇拜!

坐在车里的那个人,曾以一人之力,力战八国大将,斩落万人头颅,把西寒之巅夺回来。

那便是,他们西寒战神萧北!

八国之人,无不谈萧色变!

今日,他却在受封于‘西寒战神’时,坚持回家见妻子!

“恭送战神!”

“恭送战神!”

“恭送战神!”

声音响彻云宵,震动远处雪山。

车内之人,睫毛轻颤,唇紧抿一线,双拳紧握,身躯僵直。

一声声来自灵魂深处的嘶吼,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

车内气氛,很安静!

许久,萧北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睁眼刹那时,虎目如箭,让人望而生畏。

他捏了捏眉心,平息静气,自怀中拿出一张合照。

照片上,是他与一位绝色女子的合照。

绝色女子若水容颜,容姿倾世。

眉如春山,眼如秋水,鼻似琼瑶,唇如红菱,肤似昆玉。

她头微偏向萧北肩膀,笑魇如花,眉眼弯弯,俏皮可爱。

相片中的美女,正对着萧北笑。

萧北对着相片中的她,亲吻一下,眉眼温柔:“月溪,我回来了!”

照片中的女子,名为江月溪,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自幼儿园认识,随后小学,初中,高中。

高三那年,他们相约,考上帝国大学,便在一起。

大一报名那天,他们在一起了。

大四毕业那天,他们领了结婚证,却没有婚礼。

因为,富家女和穷小子的爱情,被所有人不认可。

两家的差距,让他们成为全平安市的笑话。

领证第三天,江月溪领着萧北回门。

回门前,江月溪对萧北,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得到我爸妈的认可,不管他们怎么打骂你,你都要挺住。”

江月溪为了跟萧北在一起,抛弃了她的所有,甘愿跟着他一起吃苦打拼。

他萧北为了妻子,挨岳父岳母一顿打,又算得了什么!

江月溪陪着萧北,在江家别墅门口,跪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萧北进了江家的门。

萧北和江月溪是兴奋的,这表示江家二老,认可了萧北这个女婿身份。

可就在当天晚上,一个性感的女人,趁着江月溪去见江夫人时,跑进他们房间勾引萧北。

萧北拒绝她后,这个女人,突然暴毙而亡。

江月溪的疯狂追求者陆大少爷,假装伸装正义,和萧北扭打在一起,一不小心,他自己撞到摆设上,刺穿了左眼。

陆大少爷的身份,一句话便可主宰萧北生死。

惊恐的江月溪,偷偷的放走被囚禁起来的萧北,以死威胁萧北逃走,好好活下去,她江月溪会保护他的家人,并在家里等他回来。

看着江月溪脖子上的水果刀,萧北咬着牙流着泪,如条丧家犬一样,拖着满身伤痕,狼狈逃命。

那一年,他们一个二十三岁,一个二十二岁!

逃到大西北林中,奄奄一息的萧北,被人救起,进入军营,当了一名大头兵。

时过境迁,一晃五年过去,萧北从一个大头兵,变成守护华夏凛寒之地的战神。

萧北修长的手指,抚摸相片中,江月溪的倾世容颜,嘴角溢出幸福笑容,轻喃出声:“月溪,我会实现我的诺言,让你拥有万千星辰,站在世界巅峰,成为让全世界,都嫉妒的女人!”

这五年,他拼了命的去换功劳,为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夜夜入他梦的妻。

想着即将见面,萧北万年冰冷的心,突然加速,怦怦直跳。

手抚上胸口,近乡情怯!

……

两日后,萧北站在平安市飞场机出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突然有点小紧张,因为马上就要见到月溪了。

这时,飞机场门口,开来一排排豪车,其中还有一辆加长版林肯。

每一辆车上,都走下来,四个背部挺直的黑衣人。

神情庄严肃穆!

路人见此,纷纷避让,猜测不停。

萧北被众人拥护,上了林肯,绝尘而去。

这边刚一走,又开来几十辆豪车,这些豪车里,坐的都是平安市的富豪们。

他们打听到,西寒战神来了,赶快来迎接。

得知西寒战神已走,又纷纷离去。

一切,又恢复平静。

但,刚才加长林肯的豪横,却在众人心中抹不去!

……

萧北提着行李,走在熟悉的小道上,朝家中走去。

路,还是那条路。

房子,还是那座房。

看似一切都没变,可一切又都变了。

小巷子中,一个小男孩,拿着石子扔向小女孩,眼中厌恶的骂道:“你就是垃圾里捡来的破孩子,没人要的小瘟神,快滚开!”

小女孩躲开小石子。

小男孩怒喝:“小垃圾,小瘟神,你还敢躲,我砸死你!”

可是没有想到,他在捡小石子的时候,被地上的碎片,划了一条血痕,疼的他哇哇大哭。

一个尖酸刻薄的妇人,不知自哪里冲出来,直接把小女孩,推进旁边的排水沟里。

“呸,小瘟神,克死爹克死娘,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怎么不去死!”

妇人嫌弃的冲着排水沟中的小女孩,吐了一口痰。

她还不解气,对小男孩说道:“乖孙子,快去捡石头砸她,奶奶就在这里替你看着,快去。”

萧北看到这里,快步跑来,一把抓住要朝小女孩扔石头的小男孩,朝妇人冷声喝道:“她什么也没做,你们凭什么打她?”

“关你屁事!”妇人冲上来,突然看到萧北的脸,惊愕道,“萧北!”

萧北也认出了妇人来,冷笑:“你还是那样尖酸刻薄,爱欺负人……”

“我就欺负你女儿怎么了?”妇人尖酸刻薄,冷笑,“杀人犯的女儿打我孙子,我们就欺负她。”

“女儿!”

萧北怔住了,回头看向排水沟中的小女孩,一把捞起她。

小女孩看着萧北,葡萄般黑亮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后又垮了下去,撇着嘴,想哭又不敢哭。

看着和月溪九成相似的脸,萧北第一眼就相信,她就是自己的女儿。

萧北一脚,把妇人踹下排水沟,双眸冰冷的盯着她:“滚!”

倒在排水沟中的妇人,想要撒泼打滚骂人,一接触到萧北,冰冷的双眸,惊恐万分,恐惧连连,再也不敢吭声。

小男孩在萧北望过来时,惊恐的,自己跳进了排水沟!

第2章 爱妻难产而亡

萧北和小女孩,面对面的望向对方。

小女孩扑闪着大眼睛,欣喜的望着萧北,突然挣扎着自萧北怀中下来,退后一步,怯怯道:“我身上脏,你别靠近我!”

小女孩的懂事,让萧北心疼,张开双手搂抱她:“我不怕,让我抱抱!”

这就是他的女儿,这么小,真怕一用力,就捏碎了她。

抱着女儿的萧北,克制着激动,身体微微颤抖。

替她整理头发,用微风一样轻的声音,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落落!”落落感受着萧北紧绷的身体,不敢乱动,“下落不明的落,落落!”

听着这名字,萧北自责惭愧不已:“落落,我是你爸爸!”

“我知道。”落落眼中含泪,哽咽道,“我见过你和妈妈的相片!”

这句话让萧北不解,却没有想太多,抱起她,大踏步而去:“走,咱们回家!”

走到半路,遇到一个花白头发,骑着三轮车的妇人,她正在呼喊:“落落!”

妇人看到萧北,整个人都呆了。

萧北也看到了妇人,惊喜的朝她快步而去,压着兴奋,喊道:“妈!”

“小北!你是小北!你可回来了!”妇人拉着萧北的手,大哭。

哭过后,萧北骑着三轮车,带着母亲和女儿,回到家。

家还是二层小楼房,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在院中,多了一堆的塑料瓶。

三轮车上也是捡来的瓶子。

萧母李玲看出萧北的疑惑,主动说起:“捡点瓶子,换点菜钱!”

萧北握着李玲的手,哽咽道:“妈,对不起,这五年,辛苦你和月溪了。妈,月溪是在咱家还是在江家?”

刚才还笑的李玲,眼泪哗哗而流,拉着萧北的手,哭喊:“小北,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月溪她……”

李玲哭的喘不起气来。

“妈,月溪怎么了?”萧北满面焦急,“妈!”

李玲流着泪,望着萧北,哭泣道:“月溪,她,她死了!”

“什么?”

晴天霹雳!

萧北身子微摇晃,拳头猛的握紧,满眼不可思议:“怎么会?怎么回事?她怎么死的?”

面对着萧北的三连问,李玲更是哭的不能自己:“她生下落落后,突然大出血,然后就没了……呜……”

李玲的哭声,也带动了落落。

落落抱着李玲大腿,哇哇大哭!

萧北却摇头,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他轻笑如冬日暖阳,温暖人心窝:“不会,怎么可能?月溪还等着我回来,她怎么可能,扔下我一个人!”

“她给你留下了落落!”李玲哭泣道,“溪溪临走前,给你留了一段视频,我拿给你!”

李玲擦着眼泪,朝房间而去。

院中只剩下,萧北和落落。

萧北朝落落伸手,落落扑进萧北怀中,哭鼻子:“爸爸,妈妈还留下了我!”

瞬间,眼泪呼啸而出!

萧北紧抱着落落,紧咬唇,却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是微微颤抖的身体,显示他此时的害怕。

他那么可爱,聪明美丽,善良大方的月溪,怎么可能离他而去,他不相信。

李玲出来,把一个U盘递给萧北:“这是月溪留给你的。”

萧北接过U盘,松开落落,回到他的房间,把U盘插进电脑中。

画面中,一张惨白憔悴的脸,出现萧北视线中,她目光温柔,嘴角含笑,眉眼弯弯。

哪怕面容惨白,也依然抵挡不住,她的绝世容颜!

看着画面中的江月溪,萧北唇紧抿,双眸不眨不眨,豆大的泪珠,自眼眶中掉落。

曾经被八国大将,万人攻击的他,哪怕断了腿,伤了身,流了血,奄奄一息,他也不曾流过一滴泪!

可此时,看着画面中,面容惨白的爱妻,萧北的眼泪,泪绝不止。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画面中江月溪的脸,全身颤抖,唇哆嗦,痛苦到失声:“月溪,我回来了!”

画面中的江月溪,对着萧北,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声音轻而缓,柔而软:“北北,当你看到这则视频时,对不起,我没能守住咱们的承诺,等你回来!”

“我虽然离开了,但是,我给你留下了落落!”

“你看,这就是落落,她的鼻子和你一模一样,挺挺的,将来一定又漂亮又帅气!”

“北北,我不后悔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

“四岁认识你,你便护着我,永远记得那天,你如个绅士般,把抢我玩具的小胖打走的样子……”

“北北,我要走了,临死前,我想求你一件事。”

“请你让江家,认可落落吧?我不想别人有外婆,落落没有外婆!”

“北北,请你一定一定,求得我爸妈的原谅!”

“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的遗愿!”

“北北,我走了,别哭!”

“北北,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守护你和落落,你一定要好好的,养大咱们的女儿!”

“北北,我爱你!”

画面中,江月溪笑容满面。

可是,她的笑容悲伤而绝望,满满的不舍。

萧北摸着画面中的江月溪,崩溃大哭!

他的月溪,生怕他伤心,所以要把最美的笑容留给自己。

却不知道,她的这种笑容,能碎了他的心!

萧北的心,疼的仿若一只手紧抓着,拼命往下拽,疼到他窒息!

院中的李玲,抱着落落,祖孙俩听着萧北压抑的痛哭声,也跟着一起流泪痛哭!

一整夜,李玲都好像听到萧北滴泪的声音,一大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到萧北房间窗户旁往里看。

萧北抱着江月溪的黑白像,躺在冰凉的瓷砖上,蜷缩成一团,睁着猩红的眼睛,看着电脑中的江月溪。

这一幕,让李玲捂着唇不敢哭出声,忙转身离去,平息情绪后,送落落上学。

落落由于字写的好看,被选为领唱,可有个富家女徐媛露,却很是不服气,趁着老师孙小苑,带领其他小朋友,去上洗手间时,把落落堵在走廊上。

徐媛露嚣张的推了一把落落:“你的字哪有我的好看,你凭什么抢我的领唱?我告诉你,马上去和老师说,你不做领唱,不然,我让我爸来打死你去。”

落落倔强摇头:“不,我就要当领唱!”

“小瘟神,你妈妈死了,不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更不会回来。我妈妈说,死了的人,要埋在地下,被虫子咬。你就算做领唱,你妈妈也听不到你唱歌,老师是骗你的!”

小小年纪的徐媛露,还恶毒的说道:“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你就是个小瘟神。”

“我有爸爸!”落落小拳头握紧,怒瞪着她,“他叫萧北,他昨天回来了。”

“那我就诅咒你爸爸出门被车撞死!”徐媛露气焰嚣张的大喊。

这话刺激到了落落,她要代替妈妈照顾爸爸,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骂他也不可以。

她抬手一巴掌,甩在徐媛露脸上:“啪!”

第3章 女儿落落被打

挨了巴掌的徐媛露,哭喊着冲向园长办公室:“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很快,得到消息的徐太太就到了。

她怒目横生,走到落落面前,一巴掌甩向下去,怒喝:“你个小瘟神既然敢打我女儿,一个没爸没妈的小贱种,我女儿也是你能打的!”

大巴掌落在落落脸上,瞬间红肿,五个手指印,清晰的印在落落脸上。

落落含着泪据理相争:“我有爸爸,他叫萧北!我妈妈也会自天上回来,她会回来。”

她要护着爸爸,她是有爸爸的孩子,她爸爸叫萧北。

她有了爸爸后,妈妈也会自天上回来,这是奶奶说的。

“啪!”

徐太太的短肥手,又一巴掌甩在落落脸上,鄙视讥讽:“老娘管你那么多,你个小瘟神。敢打我女儿,我还能饶了你。露露,过来,打她!”

徐媛露耻高气昂,冲过来甩了落落两巴掌,委屈了:“妈妈,她脸皮厚,我手疼!”

“乖,妈妈吹吹,不疼了,不疼了。”徐太太哄完女儿,又几巴掌甩在落落脸上,“小瘟神,把我女儿手都打疼了,你怎么不去死!”

小孩子再能忍,大人的巴掌也是受不住,落落疼的泪水滚滚而下,终是哭出了声。

徐太太气焰嚣张,指着园长喝道:“若是她敢再动我女儿一根头发,你们幼儿园就别想开了,一个个的不知所谓。”

园长讪笑着:“好的好的。”

徐太太嚣张的走后,园长把护着落落的孙小苑骂了一顿,又狠狠的剐了落落一眼:“小瘟神!”

孙小苑立即拉着落落回教室,陪着她掉泪,给她红肿的脸,抹绿药膏。

四点后,李玲来接落落,孙小苑犹豫后,还是把早上的事对李玲说了。

李玲看着落落红肿的脸,心疼万分,却没办法,牵着落落,祖孙俩一路掉眼泪回家。

回到家,一个默默的写字,时不时的抽泣两声。

一个默默的抹眼泪做饭,气氛安静压抑!

抱着江月溪黑白像的萧北,仿若中,好像看到江月溪生气了:“北北,我们的女儿被人欺负了!”

萧北一恍神,双耳竖起,果真听到一道轻轻的抽泣声,立即爬起出门。

坐在门口的落落,听到声响,猛的抬头,看到萧北出来了,想送给爸爸一个笑脸,可脸上的疼痛,让她没笑出来,反而疼的撇嘴。

看着落落有手指印的小脸蛋,萧北心疼万分,整个人如把出鞘的利剑,寒气逼人。

“爸爸,不疼的!”

落落见萧北一直盯着她的脸看,便明白是什么意思,她拉着萧北的裤子,怯怯的摇晃着:“以前她打我时,老师和奶奶都会给我抹绿药膏,很快就会好的。”

以前她打我时!

萧北压抑着怒气,怕吓着落落,看向赶来的李玲:“妈,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却没有半分颓废感。

李玲抹泪:“是她们班上一个叫徐媛露的富三代,老是欺负落落。打落落的是徐太太。”

“小孩子的事她大人动什么手。”萧北无法想像,他不在的时候,落落和妈过的是什么日子。

李玲见萧北咬牙切齿的样子,忙上前拉住他:“小北,你别冲动,那个徐媛露的爷爷,有一个结拜兄弟虎爷,在这一带没人敢惹。咱们也惹不起,你可千万别做傻事,不然我和落落怎么办?”

落落也哭着喊:“她骂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可我明明就是有爸爸,你不是就是回来了吗?爸爸都回来了,妈妈也会回来,对不对,爸爸?”

这句话,萧北不知怎么回答。

落落轻轻摇晃萧北手臂,哭泣道:“爸爸,妈妈会回来的,对不对?”

萧北蹲下,平视落落,好想告诉她,妈妈再也回不来了。

可看着她渴望的小眼神,萧北咬碎了牙,郑重点头:“对,爸爸会把妈妈找回来。”

落落又哭又笑的抱着萧北:“爸爸,那你快点把妈妈找回来。”

萧北张开双手,搂抱小小的她,轻声道:“嗯,爸爸也会保护你。”

“你不要你保护,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真的,我今天有打她一巴掌。”

落落只想要爸爸妈妈在身边,她感受着爸爸身上的温暖,更加抱紧了萧北,声音奶萌萌的:“爸爸,妈妈的身体,是不是也像你一样温暖?”

抱着落落的萧北,身体在颤抖,他的宝贝女儿,从没享受过妈妈的怀抱,刚得到父爱,还被人打。

萧北双眸中杀气滚滚,徐家,欺负我女儿,祈祷吧!

这么可爱懂事的女儿,凭什么要给别人打!

他说过,欺负他和月溪的女儿,那就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打着去买酒的借口,萧北打电话给南生:“查一下红英幼儿园徐媛露的家庭住址。”

徐家别墅,灯火通明,欢声笑语。

徐太太高声阔谈:“你是没看到,我直接一巴掌过去,甩的那个小瘟神,眼泪都不敢掉一滴。”

“接着,我又一巴掌,再一巴掌,左右开弓,打的爽极了。”

“我和你们说,那小瘟神别看脸上没什么肉,却很是耐打,什么时候再打一顿,真是看着她那眼睛,我就恨不得,把她眼珠子扣下来。”

那双眼睛太清澈,太灵动,太好看了。

她女儿没有的眼睛,别人也不能有。

徐媛露摇晃着徐士富:“爸爸,我想当领唱,明天你去和园长说一声,我不要那个小瘟神唱。”

“好好好。”徐士富看向徐太太,埋怨道,“你下手也太轻了吧,怎么才打十几巴掌,你应该直接把她打死,谁还敢说话,信不信我虎子叔,砍死他去!”

徐太太大笑:“对对对,都是我太仁慈了。不过没事,明天我送孩子上学,让园长换领唱时,直接把那孩子,打死在厕所里。”

“这就对了,那种小瘟神死在厕所里,那都是便宜了她。”徐士富冷哼,“这种低贱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夫妻俩肆无忌惮的,在孩子面前,讨论着侮辱和杀人!

“砰!”

别墅门被踹飞,砰的一声,门落在徐士富夫妻面前,惊的他们魂飞魄散。

第4章 一百个耳光已打完

杀气腾腾的萧北,背手而来,气场两百八,令徐士富夫妻二人,胆颤心惊。

徐士富惊骇,随后镇定下来,指着萧北怒喝:“哪来的狗崽子……”

话未落,一道刀光闪过,鲜血飞溅,徐士富的一条断臂,横空飞起,掉落在徐太太面前。

南生收刀,退到萧北身后,杀气翻涌。

“啊!”徐太太望着流血的断臂,尖叫到破音。

惨叫如猪的徐士富,大汗淋漓,却不知悔改,拿出手机拨打着:“你个狗……”

这是他的口头禅,他说习惯了,下意识就说出口。

南生快如闪电,拨刀,鲜血飞溅,断臂再次横飞,啪的一声,落在徐太太头顶上。

徐太太尖叫着,乱窜乱跳,疯狂甩开她丈夫的断手,断手中还捏着已接通的手机。

没了双臂的徐士富,终于怕了,面如金纸,嘴唇惨白:“你们是谁?”

“算帐的人!”萧北双手背后,全身戾气狂喷,走到徐太太面前,声音仿若夹着冰雹,“你打我女儿?”

“你女儿是谁?”

徐太太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妆容全花,仿若鬼厉。

“听好了,我女儿叫萧落,落落!”

萧北在说女儿名字时,有一股自豪感,因为这是月溪留给他,证明两人的唯一纽带。

满眼惊恐的徐太太,一听,熄下去的火焰,再次升起:“原来你就是小瘟神的爸爸!”

“我就打她了怎么样,谁让她抢我女儿的领唱,还打我女儿。”

“我能打她,小瘟神就该跪地叩拜我,感谢我对她的恩赐!”

萧北怒极,拳头猛的一握,一拳轰向挣扎着,想要爬出门去的徐士富。

“噗!”

徐士富瞳孔瞪大,满眼不可思议,嘴里发出咕噜咕噜之声,紧接着,微抬的头猛然垂下!

“你该叩拜我,让你老公死在你前面!”

萧北浑身杀气汹涌,冲刺整个客厅,杀气令玻璃物品,全部自动爆破。

徐太太惊骇的望着萧北,想要尖叫,却怎么也叫不出声,还不停的打嗝。

“一百个耳光!”

萧北双手背负,犹如君王临天下,俯瞰蝼蚁般,蔑视着徐太太。

南生把短刀插回靴中,执起旁边拖鞋,朝惊恐的徐太太脸上扇去。

“啪!”

这种声音听着莫名的悦耳美妙,真是大自然最纯粹的声音。

“回禀战神,一百个耳光已打完!”

南生扔掉沾了脏血的拖鞋,幸好没沾到自己手上,不然,真怕战神不要他了。

战神!

哪怕徐太太再无知,也知晓‘战神’二字代表什么,她满脸惶恐,身体颤抖,恐惧的看向萧北!

居高临下的萧北,双眼冰冷,看向肿成猪脸,口鼻流血,不停颤抖的徐太太,冷冰冰吐出一个字:“杀!”

徐太太正要求饶,但,南生的刀,快过她的声音。

咻!

噗!

徐太太脖颈,被短刀划破,鲜血如喷泉,喷洒成花,绚丽而恐怖。

罪魁祸首已死!

萧北望了一眼徐媛露,她很有爸妈的优点,当场跪下,不停的磕头求饶,老练而又单纯的不似一个四岁孩子。

但,萧北也仅仅是望了她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下,等待着。

南生站在萧北身后,擦试着,他斩千人头颅的宝刀,鸣鸿。

只不过,此刀非彼刀!

十分钟左右,汽车轰鸣声,轰轰而来。

随后,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而来。

领头的是蛇皮,他一眼便看到,大厅的血腥,瞳孔骤然收紧,怒气横生,大踏步朝萧北而去,厉喝:“你居然杀了徐老爷?”

萧北连个眉眼也没掀,气的蛇皮怒吼一声,扬起手中大刀,朝萧北劈去,狞狰着脸:“死!”

南生眼一凛,鸣鸿在手中旋转飞舞,犹如一只怒鸣的云雀,在蛇皮周围飞舞。

一个呼吸间,鸣鸿飞回南生手中,蛇皮握刀的手,只剩骨头,身上衣服寸寸片缕,前胸后背皆被划开。

噗!

蛇皮肚子破开,里面的颜色倾泄而下,脏了洁白的地砖!

砰的一声,蛇皮瞪大眼,倒在他的血泊中,死不瞑目!

萧北这才掀眸,看向涌进大厅的众人,声如九寒:“把当家的找来。”

南生很配合的,旋转飞舞鸣鸿。

惊骇的众人,这才回神,慌乱的打电话求助。

斩草要除根,春风吹又生!

十分钟后,徐老爷子和结拜兄弟苛虎,带着所有兄弟和家伙什,出现在徐家别墅。

“富儿!”徐老爷子看着血泊中的儿子,怒目切齿,“小畜生,我要杀了你,替我儿子报仇!”

“爷爷,你赶快杀了他,替爸爸报仇!”徐媛露突然爬起,朝徐老爷子奔去。

暴怒中的徐老爷子,感觉有人朝自己奔来,下意识一脚踢出,把奔向自己的徐媛露踢飞。

落下,已无声息!

徐老爷子看着地上的尸体,睚眦欲裂,指着坐在沙发上,没有一丝同情心的萧北,怒喝:“给我杀了他!”

萧北刚才,也是没有想到,徐老爷子会突然踢那么一脚。

一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就这样子没了。

萧北冰冷的双眸射过去,徐老爷子疯狂的怒吼苛虎也跟着怒喝:“给老子宰了他!”

众人扬着手中武器,怒吼着,朝萧北奔去。

南生动了!

三分钟后,对方人只剩下,完好无损的徐老爷子,和浑身伤痕累累,站不稳的苛虎!

狐假虎威的徐老爷子,扑通一声跪下,卑微讨好的笑着:“大爷,你是我大爷,我有钱,我把钱都给你,求你饶我一命吧,真的,我真的有钱,有好多钱。”

萧北冷蔑的望着他:“子不教,父之过!”

徐老爷子砰砰磕头,哭喊着饶命。

就在这时,院中又响起几辆车的轰鸣声,一道车灯照进来,随后拿枪的人奔进来。

徐老爷子一看,快速站起身,瞳孔中全是阴冷的毒辣之光,指着萧北哈哈大笑:“小畜生,真以为老子,没有后手就敢这样来?”

“老子早就报警了,老子告诉你,杀了你以后,老子就要杀光你全家,杀光你所有的亲戚朋友,通通杀死!”

萧北眸子冰冷,南生时刻准备。

至尊奶爸战神-萧北, 江月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