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天王者回都市-江枫, 南宫倾城-都市异能小说

噬天王者回都市-江枫, 南宫倾城-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重生!

“我……我还没死?”

江枫茫然的睁开双眼,声音有些颤抖。

他清楚记得,自己在和大仇人冥友珪决战时,却惨遭结义兄弟严判施毒暗算,最终报仇不成,反而命丧仇人之手。

至死,江枫都极其不甘!

第一,杀师之仇未报,愧对师父。

第二,他实在想不明白,被自己救过一命的严判,为何会帮着仇人,对自己暗下杀手?

“既然老天有眼让我活着,冥友珪,严判,我定要让你们受尽这世上最大的痛苦,让你们在地狱里忏悔当初所做的一切!”

江枫咬牙切齿的发誓,下意识的握了握拳。

倏然,一股剧痛传遍全身,让他本能的剧烈抽搐了一下。

“怎么回事?”

直到这一刻,江枫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对劲!

他竭力的睁大眼睛,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不再是星空万族的修罗战场,而是一个夜深人静的荒山。

他躺在一个杂草丛生的下坡洼地里,遍体鳞伤,身上结满了血痂。

这一幕,跟尘封在记忆中的场景倏然重合,一切都变得熟悉起来。

“难道,我重生在了那个晚上?”

……

2019年7月1日的一个晚上,江枫被人拉到荒山上抛尸。

在那之前,他遭到绑架,先是被人用闷棍敲晕,然后蒙上眼罩,捆绑四肢,拖到一个废弃工厂里,活活折磨了整整一个月。

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就被人抬到这个荒山上来,扔下草坡,弃尸荒野!

要不是后来游历宇宙的噬天魔帝发现了他,将他带走,他的尸骨早就化成了一坯黄土。

当年,究竟是谁对我有那么强烈的深仇大恨,以至于非要置我于死地?

难道,是我南宫家上门女婿这个身份,给我招来了杀身之祸?

想到这种可能性,江枫一阵恍惚,脑海中又回忆起了那道倾国倾城的绝美身影。

前世的他,并不知道那道绝美身影,暗中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心酸,流下了多少泪水!

入赘的身份,让他遭受世间冷眼,误以为她也是从骨子里看不起自己,从而刻意与她保持距离,形同陌路!

却不知道,她只是盼着自己能够重新振作,重新挺直了脊梁做人!

为什么前世的自己,就没有看出她冰冷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火热的心?

甚至于,最终也连累她赔上了最宝贵的卿卿性命!

一想到这里,江枫双目赤红,遏制不住痛苦的紧紧握了住拳。

“既然老天让我重活一次,这一世,我必不会再负她的心意,也不会让所有的悲剧再次重演!”

坚定了信念,江枫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昔日的功力早已荡然无存。

这不奇怪,重生前的他不仅身中剧毒,还被冥友珪震碎了五脏六腑和全身筋脉,早已粉身碎骨!

幸好重生之后,一切还可以重来!

江枫闭上眼睛,感受着地球上的稀薄灵气,缓缓运转《噬天魔功》。

这是师父噬天魔帝亲传给他的功法,也是他后来纵横修真万界,所向无敌的最大依仗!

随着江枫运功,周遭十米内,所有的杂草、树木、小虫,迅速的枯萎、凋零、消亡。

它们的生机都化作一缕缕肉眼看不见的黑气,徐徐汇总,吸收到江枫的身体中去。

一条吐着猩红信子的斑斓毒蛇,嗅到了死亡的危险,快速朝着十米开外快速游动,逃命!

……

“宝宝们,今天的直播节目就到这里了哦,户外探险圆满成功,我要下播啦!”

一道甜美的女声,忽然在这夜深人静的荒山小道上传了过来。

“别呀!菲儿女神,再多播一会儿!”

“火箭走一个,跪求菲儿女神不要下播!”

“老铁们,给菲儿女神刷一波666,庆祝菲儿女神户外探险成功!”

“菲儿女神,你现在虽然探险结束,但你仍在深山里啊,我们要见你回到山下,才会放心。”也有理智的粉丝,第一时间表达了担忧。

“没事的!”拿着手机和自拍架,愉快比心的妙龄女孩儿甜甜一笑:“谢谢大家支持,今天就到此结束啦,明天见!”

女孩下播之后,放下手机和自拍杆,脸上的甜美笑容也是很快收敛,而是变的……有些着急!

自从答应粉丝们,今晚破例户外一次,来这座不知名的小山上来一次探险之后,开播四个小时以来,她都没有上过厕所,此时已经有些憋不住了!

人有三急,哪怕她是大家口中的“女神”也没有办法,这会儿只能抛开所有矜持,小心翼翼的观望了四周一眼,然后强忍着内心的羞涩,一溜小跑跑进草丛中。

这一刻的她,像是在做贼。

……

洼地中。

随着吸收来的所有黑气都融合进身体,江枫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了。

他的身体被黑气重新锻造,宛如凤凰涅槃,充满了恐怖的力量。

整个过程十分痛苦,远胜过伐毛洗髓。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痛感在消融,江枫的意识逐渐变的清晰。

“嘘嘘……”

突然,他听到一个声音。

那是水声,是一股细小的水柱在激射的声音,这种声音江枫并不陌生,因为他小解时候总能听到。

江枫有些疑惑顺着水声看去,这一看,整个人懵了一下。

只见他所躺草洼的上方,正有一个人嘘嘘。

从背影看,那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孩,而且是一个极为年轻漂亮的女孩。

月光下,女孩的屁股很圆很俏很白,美不胜收。

中间激射水柱清白透明,阳光下闪闪发亮,像是一股天然喷泉一般。

江枫下意识的咽动了一下喉咙,莫名涌起了一种古怪的感觉,渴!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刚运功结束,竟然看到一个妙龄女孩在自己的头顶上撒尿?

江枫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是被女孩震憾了,还是被自己的处境搞懵了。

而庆幸的是,他此时在下面,女孩在上面,他所在的周围长满高高的野草,女孩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却可以透过杂草,清晰明白的看到女孩身下的一切……

那雪白浑圆的翘臀,倾泄而下的水柱,水柱尽头的深邃……

只是看了一阵,江枫忽然又感觉哪里不对劲了,低头看看,不由吓一跳,因为那股水柱顺流而下,已经打湿了前方的泥土,正在缓缓的向他袭来。

这可不行!

为了避免被“水”淹着,江枫立刻起身,刚要出声喝止,却忽然又听到一阵“嗖嗖”的轻响!

皱眉一看,只见一条吐着猩红信子的斑斓毒蛇,正在迅速接近那个女孩!

“小心!”

第2章 空手抓子弹!

江枫一眼认出,那条斑斓毒蛇,正是他刚刚运功时,侥幸逃走的那一条!

当下他顾不得太多,立刻对着女孩出声示警!

女孩正方便的舒爽畅之际,突然听到下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当即吓得菊花一紧,急忙提上短裤站了起来,口中还发出了尖声大叫:“啊~~啊~~~”

慌乱中,女孩一脚踩到了蛇尾巴,毒蛇回首一口狠狠咬住女孩的脚踝,然后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小姐,出什么事了?”

就在女孩儿惊魂未定之时,两道冷峻的黑影迅速从前方树林中冲了过来,神情紧张的问女孩。

“阿威,阿广……”女孩看到熟悉的两个身影,有些意外:“你们怎么在这儿?”

“对不起,小姐,老板不放心你一个人来深山,特派我们来暗中保护你……”阿威一看露馅了,只好解释,随即又关切的问道:“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被保镖一提醒,女孩才想到了什么,惊魂未定的指着身后,刚要开口,却发现身后的那个下坡草洼里,江枫已经面无表情的走了上来。

“大胆畜牲,居然敢藏起来偷窥小姐方便,谁给你的狗胆?!”

阿威和阿广看到江枫现身,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阿威勃然大怒,直接越过女孩,毫不客气的一拳挥向江枫!

小姐在他们眼中,那可是金枝玉叶,有人敢在他们眼前玷污小姐,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死么?!

“阿威不要……”女孩吓了一跳,顺着阿威迅猛的拳锋回头,她不敢看身后那人被活活打飞的样子!

她知道,阿威和阿广是她父亲手下最得力的两个保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伤人!

然而,令女孩惊讶的是,面对阿威全力出击的一拳,身后那人只淡淡伸出了一根手指,就稳稳挡了下来!

“嗯?”

这下,女孩惊呆了,阿威本人也傻眼了!

他沙包大的铁拳,竟然还抵不过对方的一根指头?

而后,江枫面无表情的屈指一弹,阿威直接蹬蹬蹬后退出去,气血翻腾!

这,更让阿威震惊绝伦!

“原来是个练家子,难怪敢胆大包天潜伏起来,偷窥小姐隐私!”阿威怒冲冲道!

女孩听到这话,顿时又羞红了俏脸,尬的无地自容!

阿威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就露天小解了这一次,他却挂在了嘴边上……

好在,这件事阿威和阿广应该只是躲在远处听到了,而没敢靠近,但那个挡住阿威拳头的家伙,应该是全部看到了……

女孩真的是又懊恼又委屈,气鼓鼓的瞪着江枫,郁闷到不行。

江枫扫了眼那个虎视眈眈的阿威,面无表情,只淡淡对着女孩说道:“你被毒蛇咬了。”

“我、我……”被江枫一提醒,女孩才想起自己的脚踝刚刚确实刺痛了一下,不过有没有被毒蛇咬她不知道,她现在显然更加敌视江枫,警惕的后退。

没想到,刚一抬腿,左腿上忽然传来一股麻木感,让她一个踉跄朝后栽去。

江枫眼疾手快,一把接住女孩,不让她摔倒。

“混蛋!放开小姐!!”两个保镖看到这一幕,更加怒极,这家伙也太放肆了些,仗着身手不弱于他们,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对小姐动手脚?

阿广这次抢在阿威前面,如同一只凶猛的大鸟,朝着江枫扑来。

与之同时,异变陡生!

江枫敏锐察觉到了什么,猛转头,眼睛眯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

危险的源头,并不是阿广,而是源自三点钟方向,十五米开外的一棵大树后!

“砰!”

装着消声器的枪响了,滚烫的子弹疾射出来,正中阿广的后心,阿广吭都没吭出一声,扑倒在地上!

“有杀手!!”阿威吓了一跳,情急之下,哪还顾得上江枫?!

他第一时间想要锁定目标,可他没有对危机的感知能力,此刻只能紧张的东张西望,却找不到杀手的藏身方位。

“砰!”

第二枪响了,阿威应声而倒,胸口被打穿了一个窟窿,鲜血汩汩流出。

被江枫搂在怀里的女孩吓懵了,好半晌,才惊慌失措的发出一声尖叫,然而杀手已经将子弹对准了她!

第三枪,子弹瞄准的是女孩的眉心,追魂索命,想要一枪爆头!

隐藏在大树后的杀手露出了得手的笑容,仿佛已经预见到自己完成这单任务,大笔的钞票在向自己招手。

然而——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颗子弹并没有击中女孩的大好头颅,而就在距离眉心不到五公分的时候,被一只大手稳稳抓住!

站在女孩身后将她搂在怀中的江枫,抬起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子弹!

空手抓子弹?!

这……这怎么可能?

从业十余年的杀手宛如见鬼似的,死死盯着那边的江枫,满面骇然!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瑟缩在江枫怀中的女孩根本没反应过来,也完全不知道江枫为自己做了什么,只是惊吓的脸色煞白,娇躯颤颤发抖!

“该死!”

杀手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立刻又抬起手枪,想要二次击杀,只不过这次他的目标换成了江枫,那个让他感到邪门和恐惧的年轻人!

下一秒,江枫忽然在他的视野中消失了!

没看错,就在他稍稍一分神的工夫,刚刚空手抓子弹的江枫,不见了!

杀手猛然察觉到危险逼近,一扭头,赫然看到江枫竟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这一下,差点让杀手魂飞天外,面无血色!

“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杀手再一次觉得自己见鬼了,凭借他那训练有素的身手,居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他,而他完全察觉不到!

见江枫面无表情,根本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杀手猛然抬起枪口对准他:“你去死!”

他自信,这么短的距离,江枫总不会还能抓住子弹吧?

然而,当他勾动扳机的一瞬间,江枫的大手已经稳稳抓住了他手中专用于暗杀的德国P229手枪,并且“咔吧”一声,直接把枪身捏成了一堆废铁。

杀手吓傻了!

P220手枪的枪身是碳钢冲压制成,套筒更是采用了最先进的不锈钢切削加工,这都能被捏成一堆废铁,眼前的年轻人还是人么?

“你……你……”杀手肝胆俱裂,如见魔鬼!

江枫没给他任何求饶的机会,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脖颈,然后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仔似的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把扔在地上,直接将其摔晕了过去。

与之同时,那女孩已经扑到中枪倒地的阿威跟前,紧张兮兮的看着气若游丝的阿威,双手染血:“阿威,你怎么样?……都怪我!是我太任性……”

“他死不了,赶紧报警吧。”江枫一眼就看的出来,杀手那一枪只是虽然打穿了阿威的胸口,但并没有打中内脏,阿威之所以气息奄奄,完全是因为失血过多。

女孩一听,这才醒过神来,但她没有报警,而是第一时间拨通了老爸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她跟老爸说了几句,紧张的心情才显得平复了一些,然后她又转头对着江枫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这一刻,女孩心里是浓浓的感激,若非今天有江枫在此,她的小命真要交代了。

“我叫楚菲儿,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楚菲儿站了起来,刚想询问江枫的名字,却突然左腿一沉,那种不受控制的麻木感又传了过来,让她再次无力的软倒下去。

第3章 当年惨剧!

在楚菲儿倒下去的同时,她那满是感激的脸蛋上,也浮现出了痛苦之色。

江枫见状,知道是她体内的蛇毒开始发作了,便上前一步,看向楚菲儿被咬伤的脚踝。

只见那原本纤细白嫩的脚踝,已经肿的跟个小馒头一样高,里面的血管发青,从蛇吻伤口处流出来的鲜血,已经变成了黑色!

“我……我真的被毒蛇咬了么?”

楚菲儿自己也看到了脚踝,娇躯不由得再次颤抖起来。

这荒郊野岭的,离市里的医院很远,而她听说有的剧毒之蛇咬了人之后,在短时间内找不到抗毒血清,必定会一命呜呼!

“坐着别动。”江枫惜字如金,自始至终都表现的淡漠。

他蹲下身,来到了楚菲儿身边,楚菲儿感受到他突然靠近,自然有些不适,忙下意识的缩了一下玉足,微红着脸道:“你……你要干嘛?”

“别啰嗦!”江枫不容分说,冷厉说道。

楚菲儿小嘴儿一扁,顿时有些委屈……

对于江枫更加的贴近自己,她的心又开始本能的怦怦直跳。

联想到之前江枫“偷窥”自己嘘嘘的事,难道,自己高兴的早了?

他根本不是要救自己的命,而是要打发了别人之后再享用自己?!

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前门驱狼,后门迎虎?!

顷刻间,楚菲儿心中好不容易对江枫升起的一丝救命感激之情,立时荡然无存,再次变得十分警惕,畏缩……

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江枫就算是真要趁火打劫,她也没办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可恨他为什么要如此毫无人性,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也要欺负自己呢……

而就在楚菲儿脑海中做着强烈的天人交战的时候,江枫已然抓住她受伤的脚踝,捧在掌心里。

“啊……!”楚菲儿瞬间叫了一声,整个人更加的惶恐!

她本就穿着热裤,被江枫一抓,那条洁白修长的美腿便更加淋漓尽致的展露出来。

那肉光莹莹的大腿堪堪一握,粉光若腻的小腿白嫩无暇,一只玲珑可爱的小脚,套在平底凉鞋中,十根白樱桃的脚趾娇羞的翘着,一尘不染,清香扑鼻,彰显着无敌的青春。

见江枫似乎要“下手”了,楚菲儿欲哭无泪,双手紧紧抓住下面的草皮,被迫屈辱的闭上眼睛,双颊流下两行紧张的泪水。

然而——

江枫根本没有女孩想象中的那样猥琐!

他只是伸手在楚菲儿的脚踝上方划拉了一下。

一缕肉眼看不到的黑气,瞬间从他的掌心中释放而出,包裹住了楚菲儿的脚踝。

那缕黑气仿佛有神奇的治愈效果,很快就止住了伤口中流出的黑血。

然后,伤口奇迹般的愈合,肿胀的脚踝消肿,连同里面绷紧的青色血管也恢复原样,血液流淌重新恢复畅通,一切如常。

楚菲儿骤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不那么疼了,便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然后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俏眸!

“你……你做了什么?”她看了看自己的脚,又不明所以的望着江枫,一脸呆涩的问。

江枫面无表情,放下了她的小脚,而后便站了起来,一言未发。

不等女孩继续追问,外面的山道上,响起了聒噪的汽车轰鸣,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车辆声传了过来。

……

二十分钟后,楚菲儿的父亲亲自带着人来到了事发现场。

在此之前,他派出的先锋手下,已经把阿威送去了医院,阿广的尸体也运走。

至于那个杀手,则是被他们捆绑起来扔到车上运走,至于运去哪里,江枫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

“小兄弟,我刚才都听菲儿说过了,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楚菲儿的父亲身穿一身唐装,在一群彪形大汉的陪同下,亲自走过来对着江枫道谢。

至于楚菲儿,则亦步亦趋的跟在父亲身旁,不时也害羞的偷看江枫一眼,随即又低下头,腮边红红,她为自己不久前屡次误会江枫而感到过意不去。

但是那群彪形大汉,却各个脸色不善的盯着江枫!

他们各个身材魁梧、眼含煞气,耳朵上佩戴着无线耳麦,身子笔直如枪,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举手之劳。”江枫没跟对方握手,也懒得多说什么。

嗯?

唐装男子有些诧异,看着江枫那平淡的表情,不由得一怔,尔后明白,对方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小兄弟,我叫楚人雄。”

楚人雄拿出一张黑金打造的名片,客气的递给江枫笑道:“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在滨海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能办的我一定办,不能办的,我也想办法办!”

“不必了。”

江枫能感受到楚人雄的真诚和底气,但依旧淡漠的摇了摇头,也没去接名片。

这?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楚人雄的手下,还是一旁的楚菲儿,都是一怔。

他们没想到,楚人雄主动递出去的名片,居然还有人敢拒接!

这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而事实上,江枫自从看到名片上印的“楚人雄”四个字开始,就知道对方是何许人物了。

整个滨海市的地下世界龙头老大之一,掌握着滨海市黑夜三分之一的话语权,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名副其实的大枭雄。

可惜,现在的江枫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凄惨的南宫家上门女婿了!

他光在修真界就渡过了六百年,脚踩过星空万族,暴打过无数仙尊,震慑过修真万界,一个小小的滨海市,对他而言格局太小,更不用提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的所谓大枭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江枫跟楚菲儿本就是萍水相逢,之所以救她,也不过是因为她被自己运功逼出的毒蛇咬伤而已,现在事情已了,自然打算离开。

“小兄弟,你去哪,我派车送你?”楚人雄问。

江枫摆了摆手,大步离开。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楚菲儿急忙踏前两步,着急的问道。

没有回应。

楚人雄的眉头皱了起来。

“老板,要不要我派人跟着,查查此子的身份?”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心腹走了上来,对着楚人雄问道。

“不必,我亲自递出去的名片都不正眼看的人,要么是没听过我的名头,要么是欲擒故纵,还有一种,则是有底气,根本看不上。”

被人当着众手下的面不给面子,楚人雄罕见的没有生气,意味深长道:“前者不可能,后者不像,他更像是第三种。”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无法想象江枫到底有什么样的底气,才能不把楚人雄抛出的橄榄枝放在眼里。

“无论如何,他对菲儿没有敌意,这就够了,我们没必要打草惊蛇。”

……

江枫走下荒山,目的地很明确,回南宫家!

按照他前世的记忆,他被人抛尸在荒山之后,南宫家后来也出事了!

家破人亡!

对他有恩的南宫老爷子,被杀!

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他、让他入赘的南宫家,被灭!

甚至,就连为他守尸立碑,怀着一片忠贞之心的未婚妻南宫倾城,也被人奸杀,死的时候,连具完尸都没有留下!

江枫在修真万界所向披靡之后,曾经回过地球几次,想要查清南宫家当年被灭的真相。

可,彼时的地球,已经物是人非!

知道当年真相的人,早已离世!

饶是他神通广大,也没能破开那个继他被人残杀抛尸之后,第二个仇深似海的谜团!

他只知道,南宫倾城被奸杀是个导火索,导致了后续的南宫家被灭,南宫老爷子尸骨沉江!

而南宫倾城残破不堪的尸体被人发现的时候,手中紧紧抓着一枚青色的扳指。

那枚扳指,是凶手留下的,是南宫倾城被折磨致死的前一刻,拼命从对方的手上抓下来的,然后死死的攥在了掌心里!

如今,他重生归来,回到这个命运转折的节点,自然不会让那些悲剧再次发生!

也势必,让带给南宫家和自己未婚妻灭顶之灾的幕后黑手,得到清算!

第4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南宫家在经济突飞猛进发展的滨海市,不算什么豪门世家,但也能勉强跻身三线家族的行列。

今夜的南宫家十分热闹,原因是,南宫家家主南宫鸿鹄,正在过六十大寿。

华夏人对吉数十分重视,所以南宫鸿鹄的子女们,张罗着给老爷子大办特办。

宾客们很早就到齐了,带着自己的寿礼和心意,被南宫家人热情招待。

寿宴在一团热闹而又喜庆的氛围下进行,南宫鸿鹄感谢了客人们的到来,然后让子女们代替自己给客人们敬酒。

“倾城,扶我进去歇会儿吧。”

表达完了礼节之后,南宫鸿鹄的心情并不在寿宴上,而是对着一边的孙女说道。

在他身旁,有着滨海市未来第一美女之称的南宫倾城,轻轻搀着自己的爷爷,问道:“爷爷,您不再吃点东西了吗?”

“小枫有消息了吗?”南宫鸿鹄答非所问。

“还没有。”南宫倾城摇了摇头:“相关部门已经把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他的踪迹,我已经申请将他列入失踪人员名单,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寻找。”

一个月前,这个家里的入赘女婿,顶着南宫倾城未婚夫的名义江枫离奇失踪,在跟南宫家有关联的圈子里引起过不小的轰动。

当然,轰动的原因并不在江枫本人,而在于他是南宫家的未过门女婿这个敏感身份!

用那些幸灾乐祸的人的话说:老天终于开眼了!

没有人知道,火眼金睛了半辈子的南宫鸿鹄,到底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一意孤行,把自己最宝贝的孙女许配给了多年前捡回来的一个流浪弃子,江枫!

那江枫明明就是废物一个,好吃懒做,颓废,不思进取,混吃等死……跟从小就天香国色的南宫倾城,形成了鲜明对比,简直就是牛粪与鲜花的差别。

而偏偏,那只癞蛤蟆还真就差一点吃到了天鹅肉,除了没跟南宫倾城领证,基本落实了南宫倾城丈夫的事实。

这让很多嫉妒江枫的人愤懑不已,而听说了他失踪的消息后,纷纷大快人心,就差开PARTY庆祝了。

南宫鸿鹄摇摇头,没再说什么,就要往里走,这时,忽然门口一个响亮的声音喊了起来:“简家,简钰少爷前来给南宫老爷子贺寿!”

刹那间,整个热闹的宴会厅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了门口。

只见,一个昂首挺胸的青年,在一名跟班的陪同下,笑容洋溢的大步走进了宴会厅。  

青年约莫二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名牌,右手高高抬起,光芒刺眼的托着一样寿礼,有意无意间露出他腕子上那款最新版的百达翡丽手表,整个人风度翩翩,气度不凡。

虽然他脸上带着笑容,但只要细心观察,便能从他的眉宇间看出他与生俱来的骄傲和盛气凌人。

“真的是简少!简少怎么来了?”

“据我所知,南宫家今天并没有邀请简少啊!”

“南宫家虽然在滨海也有一定的名望,但仅局限于中下层的圈子里,还远远达不到上层圈子的程度,以简少的身份地位,怎么会不请自来,给南宫老爷子贺寿呢?”

这个问题,不光众宾客们疑惑不解,就连南宫鸿鹄本人也觉得有些诧异。

他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与南宫倾城一起看向了不速之客!

“简少,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了,鄙人XX公司的老总黄有才,见过简少!”

在场的宾客们纷纷站起来对着简钰示好,甚至有的当着南宫家人的面,对着简钰巴结讨好,那谄媚的样子,如同古时候太监见到了主子,就差当众跪舔。

这是因为,简家在滨海算得上真正的豪门,简钰之父简鸿升,财力在整个滨海都能排进前十,头上更是还顶着商人协会副会长的头衔,私底下还跟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大枭楚人雄是莫逆之交!

简钰是简鸿升的独子,又被当做未来的接班人培养,前途不可限量,自然会引起所有人的曲意逢迎,甚至于阿谀献媚。

简钰十分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他趾高气昂的穿过人群,目不斜视,将纨绔大少的气场发挥的淋漓尽致。

“简少,您……您怎么来了?”

这时,前方主桌上陪客的南宫家成员,也都站起来了,均是显得很不可思议!

在这伙二代成员中,以南宫锦荣为首,他是南宫鸿鹄的长子,也是南宫倾城的父亲。

见到简钰不请自来,全家人都受宠若惊,无论是南宫倾城的二叔南宫锦明,三叔南宫锦伟,还是小姑南宫丽,都下意识的离开饭桌,迎了上来。

“锦荣叔叔,诸位叔叔阿姨,我代表家父过来给南宫爷爷祝寿,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简钰重点问候了一下南宫锦荣,然后又对着远远站在台上的南宫鸿鹄颔首致意,笑容洋溢。

“哎呀,太谢谢简总了,居然惦记着我们家老爷子,快快,简少,快请上座!爸,简少带着简总的心意来了,咱们家今天可真是蓬荜生辉!”南宫丽一边热情的邀请简钰入座,一边回头激动的对着父亲说道。

南宫鸿鹄轻轻皱了皱眉,他跟简鸿升并没有什么交集,这大半辈子也没打过交道,直觉告诉他,今天简钰的到来,没那么简单。

在众宾客们羡慕的目光注视下,南宫锦荣等人亲自迎着简钰来到最前方的寿桌前,如同招待一位屈尊纡贵的王子。

“南宫爷爷,这是我父亲通过关系,亲自为您淘到的二十年纯野生长白山参,愿您老人家服用后身体康健,长命百岁!”简钰再次对着南宫鸿鹄贺寿,言语间竟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话音一落,整个寿宴上再度震惊了!

懂行的都知道,当今国内因为植被破坏、水土流失等因素,纯正的野生山参已经不多见了,别说二十年的,十年的山参都稀世罕见,能卖出高价。

这株二十年的野山参,保守价格都在一百万以上,简鸿升出手果然大手笔!

“简总费心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麻烦简少还是带回去吧,心意领了!”南宫鸿鹄心中再次确信了一种可能,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婉言拒绝道。

“爸,这……”南宫丽有些不解的看着父亲,哪有当面谢绝寿礼的,这不是不给简少面子么?

简钰的表情也是变了变,但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笑道:“南宫爷爷太客气了,这礼物是家父专门为您选购的,要是我原样带回去,他还不得打烂我的屁股?”

言语听起来虽依然恭敬,但却隐晦的用自己的父亲施加压力,意思是南宫鸿鹄不收也得收!

南宫鸿鹄眉头皱的更紧了,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就收了,他日简总若有喜事,南宫家必然也会备一份厚礼奉上!”

“简少,快请坐,我马上让人给您准备一副干净的碗筷!”南宫锦荣连忙邀请简钰落座,唯恐招待不周。

“不着急!”简钰微微一笑,目光却是毫不掩饰的投放在了南宫鸿鹄身边的南宫倾城身上,说道:“倾城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一起过来坐吧?”

唰!!!

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明白了简钰此行的真正含义,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为了南宫倾城而来!

也对,南宫倾城虽然有婚约了,但他那个未过门的老公已经失踪了一个月,多半已经凶多吉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成了无主之花,追求者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发起攻势了。

南宫锦荣和妻子吴佩霞也第一时间品出了简钰的意思,连忙对着南宫倾城说道:“倾城,没听到简少的话么,还不过来坐?简少可是咱们市里的青年才俊,你跟他多多接触交流一下,一定受益匪浅!”

“阿姨过奖了,倾城才是在我们滨海年青一代的圈子里芳名远播,她虽然还在读书,但却一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做出的成绩可圈可点,是我学习的榜样!”简钰很满意吴佩霞的态度,却故作谦虚道。

“哎呀!简少您真是太自谦了,那丫头就是小打小闹,哪能跟您比?倾城你还愣着干什么,不快过来陪陪简少?”吴佩霞故意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在这样的场合下,连“陪陪简少”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她是有多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跟简钰发生什么关系,以至于身份更上一层楼。

那样的话,整个简家也跟着沾光!

本来,南宫锦荣和吴佩霞夫妇就很不满意老爷子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那个一无是处的江枫,在他们看来,那江枫吃南宫家的、喝南宫家的,甚至年龄还比南宫倾城大个两岁,跟个混吃等死的废人差不多,凭什么耽误了女儿一生?

基于这种情况,老天开眼让他下落不明,等于给了南宫倾城一个摆脱婚约的机会,这是他们做梦都在盼着的美事!

南宫倾城蹙眉看着自己的母亲,见她恨不能立刻把自己抓下来,推到简钰怀中似的,淡淡开口,却语出惊人:“简少,我有未婚夫了,需要避嫌,恕我不能从命!”

哗!!!

此话一出,全场更加哗然,所有人都没想到,南宫倾城竟然当众拒绝了简钰,并且听那语气,她竟然在内心深处还是认可那个招养老女婿江枫的,愿意为他守身如玉!

这不啻于,当众打了简钰的脸!

噬天王者回都市-江枫, 南宫倾城-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578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