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纨绔记-王安, 苏幕遮-历史军事小说

太子爷纨绔记-王安, 苏幕遮-历史军事小说

第1章 穿越成了太子

“呃……你要干嘛?”

王安一睁开眼,就看到有人正脱自己的衣服,顿时吓得双手抱住自己,满脸警惕。

距离拉开,他才清楚地看到,站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古典美女。

眉如远黛,眸似星辰,只是俏丽的小脸上,满是冷艳,给人一种孤冷决绝,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王安在心里,不由大骂自己犯贱,阻止人家干嘛?和这堪比国民女神的美女接触一下,她不香吗?

“殿下,你终于醒了!”

就在王安心头欲念攀升时,床边的女孩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清冷的小脸上爬上了一抹欣喜。

她跑到床边,双手压在腹前,拜下:“奴婢彩月,恭祝殿下安康!”

她这一弯身,那美丽的风景,几乎完全曝光在王安的视线中。

“好大,咳……”

王安几乎脱口而出。

话才出口,他顿时满脸尴尬,连忙干咳一声,道:“殿下?什么殿下,姑娘你认错人了……”

话没说完,脑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王安的声音戛然而止。

等疼痛平息下来,王安才才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出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记忆的主人和他同名同姓,是大炎朝皇帝的第十子,当朝太子。

这家伙并没有什么雄韬武略,反而纨绔不羁,嚣张跋扈。

满朝文武,几乎被他欺凌了一遍,常常弄得朝堂怨声载道。

因此,他在朝堂上,没有一点自己的势力。

朝中三省六部,皆把控在大皇子和六皇子手中。

但因为他是嫡子,有礼法保护,皇帝偏爱,母亲又是当朝皇后,这才稳坐东宫之位置。

然而,哪怕他占据了天时地利,却依旧在不久前的冬猎上,遭到了刺杀。

是的……刺杀!

一箭穿心。

前后通透。

“我去,这么狠啊!嘶……穿越?!”

王安低头,望着胸前的绷带,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又目瞪口呆。

特喵的,我不就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车撞了一下而已嘛?这特妈还直接给撞挂了啊!

穿越就穿越吧!还穿越到这么一个衰神身上,接手这么一把烂牌,这怎么玩?

要人没人,要钱?呵!北方蛮国犯边,江南又闹水灾,银子都拿去赈灾了,连太子俸银都被征用了……

这尼妈……就是一个死局好吧!

“冷静!冷静……”

王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重新梳理了一下紊乱的是。

前太子遭遇刺杀,罪魁祸首,很可能是大皇子或者是六皇子。

只有这两人,才会视他这绊脚石,为眼中钉肉中刺。

现在自己的手中一没人,二没钱,想要和他们斗,那是找死。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仗着有皇帝的保护,赚钱,找人……

思路理通透后,王安立即轻松了许多。

赚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融合记忆,他知道现在的大炎,不管是科技水平,还是文化发展,相当于历史上的宋朝,可是处处商机。

什么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煤矿,酒楼等等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而且,他是特种兵出生,虽然后来退役了,被分配到图书馆当管理员,但是对枪械,可是非常的熟悉。

等有钱了,完全可以再造枪造炮,练兵秣马,打造现代化军团。

到时候,大皇子和六皇子,还算个毛啊!真惹急了,直接端着机枪给他们突突了。

最重要的是,可以争一下皇位啊!当了皇帝,就先弄个后宫佳丽三千人……

不,直接翻倍,弄个六千,每晚都不带重样的。

想想,王安便咧着嘴角笑了起来。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可是每个男人的追求啊!

“殿下,你没事吧?”

彩月细腻的声音把王安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没事……”

王安一把擦掉口水,连忙摇了摇头。

眼前这个小脸清冷的绝世美女,是前太子的贴身侍女,但前太子虽然纨绔,却没有碰过她,至今还是个处儿。

王安双眼亮晶晶,自己现在是太子,让她侍寝,应该可以吧……

第2章 抡才大典

就在王安YY傻乐的时候,一道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皇上驾到!”

王安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身穿五爪金龙袍,头戴二龙抢珠冠,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

正是他的便宜老子,大炎皇帝----王祯。

这也是一位有着铁血手腕的皇帝,经历与大唐太宗皇帝相似,都是杀兄灭弟夺皇位的狠角色。

眼看到王安已经醒来,炎帝双眼发直,当场愣住。

王安被看得心里一阵发虚。

他生怕被看出什么破绽来,赶紧学前任太子,老鼠怕猫一样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既然占据了人家的身体,这也算自己半个爹,叫声父皇不过份。

“太子竟然醒了?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福大命大!”

炎帝喜出望外,疾步走到床边仔细打量:“气色不错,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忽又叹了口气:“只是,苦了你的母后,知道此事后却病倒了。”

王安本来腹诽,你儿子早死了,但听到皇后病倒了,不知为何,心里竟涌起一阵酸楚,下意识道:

“是儿臣不好,让父皇母后担心了。”

“无妨,你能醒来,就是对你母后最好的安慰!”

炎帝笑了笑,随即目光一寒,杀意涌动:“刺杀的事,朕已经让飞鱼卫和大理寺协同办案,限一个月内破案,不然便摘掉他们的脑袋,等抓回刺客,朕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谢父皇!”

嘴上这么说,但王安却不抱多大的希望。

敢在重兵把守的上林苑下手,那证明对方很难留下一丝蛛丝马迹。

“另外……”

炎帝望着王安,眸光有些复杂:“在你昏迷期间,朕已经下旨明日在宣和殿作抡才大典。

“此次遴选,诗词和策论兼有之,一来是考核众位皇子的德性、才能,二来,也是借机考察一下,京城诸多的勋贵子弟中,是否有出类拔萃之人。

“既然你醒了,便也参加吧,若是不能从中脱颖而出,朕……”

他迟疑了一下:“会把你废掉,另立储君!”

其实炎帝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

太子被刺,眼看醒不过来,朝中各派势力闻风而动,纷纷借机上书,要求另立储君。

起先炎帝还借故推脱。

但这些势力太过庞大,此次又形成同一战线,能量着实不小。

几次之后推脱之后,炎帝也不得不顾及影响和后果,只好选择就范。

却没想到,王安竟在这时醒了。

只是圣旨已下,君无戏言,炎帝只能孤注一掷,让王安参加遴选,看王安能否破而后立,保住太子之位。

若能保住,自然更好。

若不能保住,就将他赶出京城,做个闲散王爷,远离朝堂纷争也好。

王安一听这话,险些就蹦了起来……妈蛋,你个糟老头子,有你这样坑儿子的吗?

没有太子之位,我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本来想找炎帝理论力理论,但一听考诗词和策论,他立马笑了。

呵,考诗词吗?

哥小学三年级便熟读唐诗宋词,身后诗仙词圣加持,还怕考这个?

至于策论……

上下五千年、十几个百年王朝历史加持,最基础的《国富论》、土地流转制度,再到各朝各代状元榜眼探花们流传下来的卷子……

哥还怕你考这个?

没办法,这就是底蕴啊。

上下五千年的底蕴,还怕怼不过几个古人?

王安决定让这个世界的土著开开眼,想也不想,直接点了点头:“儿臣遵旨!”

第3章 出门抓一抓,魁首带回家!

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丝狐疑。

不对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接受了?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

虽然这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说话大点声都不敢,可一旦听到要考试,哪次不得硬着头皮向他求饶?

可这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几个字:“皇儿,你不会是……脑子也摔坏了吧?”

炎帝记得,王安当初是被人从马背上射下来。

若是摔坏了脑子,好像也挺正常?

想到这,不由悲从中来。

老天爷,我王祯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要这么惩罚我的儿子?

有什么报复你冲我来啊!

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却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样子:

“回父皇,儿臣脑子没坏,儿臣只是想到,父皇为了此事,一定没少受群臣非议,所以……儿臣一定要为父皇争口气,保住我皇家颜面!”

这并不奇怪,虽说前任是个行事肆无忌惮的大纨绔,但对于自己的老爹,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

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这副乖巧模样。

只是,炎帝却震惊了。

这家儿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书本都读不顺一句完整的话。

可如今,竟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来?!

这让炎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自家的儿子,肯定脑子摔坏了,也就是俗称的脑残。

不过,脑残好啊!

和他往日不学无术,愚不可及的表现比起来,如今虽然脑残,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了。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赞道:“好!不愧是朕的儿子,就是有志气!”

顿了顿:“朕答应你,若你能夺得头筹,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竭尽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赶紧打蛇随棍上。

皇帝的许诺,可是意义非凡,对于自己将来的发财大计,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你。”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的样子,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

“明日就是大典,时间有限,皇儿好生准备一下,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将你脑残……咳咳……醒来的消息,告诉你母后。”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的……我还没说代我向母后问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

“殿下……”

就在这时,门外小心翼翼进来一道身影。

这是前任还算信任的两个下人之一,侍读太监郑淳。另一个则是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郑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声,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

“呜呜……太子殿下,你总算醒了,奴婢还以为……还以为……”

“滚!本宫还没死呢,号丧啊!”

王安顿时脸就黑了,要不是没有力气,他非得一脚将这混蛋踹下去不可。

“殿下息怒,奴婢这是高兴,呵呵……高兴!”郑淳抹了把鼻涕,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他唇上残留的鼻涕,忍不住一阵厌恶,摆了摆手:

“行了,本宫没事!彩月,去给本宫收集一下,恵王以前的诗词文章,本宫要用!”

恵王也就是六皇子,素有才名,号称京城第一才子。

明日抡才大典,最强的对手就是他。

彩月应了一声,匆匆转身出门。

半个时辰后,恵王发表过的诗稿,全部到了王安的手上。

“就这……”

王安随意挑选几篇看了,便丢到一边。

水平倒还可以,只是斧凿的痕迹太重,和前世他读过的那些名篇想比,有如云泥之别。

不知道前世那些诗词大贤,知道自己用他们的大作,吊打恵王,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大骂自己杀鸡用牛刀?

跳就跳吧,难道他们还能穿越时空不成?

王安打了个哈欠,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一阵疲倦袭来,直接倒头就睡。

长夜漫漫,独自安眠,钢铁直男睡觉的习惯,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次日一早,天刚亮不久,炎帝就派了太监总管李元海来东宫,奉旨让王安起床。

对于这家这个儿子,炎帝是清楚的。

如果没有人督促,他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哪还怎么参加抡才大典?

可李元海到了寝宫一看,顿时傻了眼。

只见王安早已起床,正对着镜子,在彩月的伺候下换衣服。

“李公公早啊。”

王安随口打了声招呼,多年的特种兵生涯,让他习惯于早睡早起。

哪怕身体有伤,这个习惯也是雷打不动。

眼看太子殿下居然破天荒主动打招呼,李元海雪白的眉毛抖了抖,赶紧作揖回礼:

“老奴见过殿下……陛下有旨,让殿下用过早膳,即刻前往宣和殿,参加轮才大典。”

“行了,本宫都知道。”

王安刚好穿戴完毕,转身面对李元海:“公公来的正好,不妨帮本宫看一下,这身行头够靓仔吧?”

王安对自己如今的造型很满意。

唇红齿白,身穿莽袍,束发金冠,妥妥的当世美少年。

虽说前任是废材了一点,不过留下的这具皮囊,倒还是有可取之处。

可惜李元海并不懂什么叫靓仔,不过,他还是猜出了大概的意思,笑着回应:“殿下继承了陛下的血脉,自然也有陛下的英武之气!”

“英武之气……不错,本宫喜欢。”

王安恬不知耻地笑纳了,打了个响指:“既然如此,早饭就不吃了,我们现在出发!”

反正等会儿到了大殿,也不会少了吃食,到时填饱肚子也一样。

他忽然想到什么,反手在彩月的翘臀上抓了一把,臊得彩月当即红透耳根。

前任那混蛋太子,没有深入地动过彩月,但毕竟青春期到了,平日毛手毛脚的事可没少干。

真是万恶的宫中大少啊!偏偏哥还不得不学……

王安心中大骂前任的无耻行径,面上却哈哈大笑:“所谓出门抓一抓,魁首带回家,哈哈……”

他佯装得意地把手凑近鼻子,嗅了嗅,赞道:“好香!小月月,本宫今天参加抡才大典,正好借你的运气用用,你就等着本宫带回好消息吧。”

“……”

彩月没有说话,脸色娇艳欲滴。

这一切她早已习惯,自己也说不上是喜是怒。

王安又一阵哈哈大笑,随后叫上郑淳,双手负后,意气风发地走出大门。

李元海老神在在,只装没看见,转身跟了出去。

宣和殿离东宫并不远,一刻钟的功夫,轿子便停在了宣和殿外。

王安下了马车,手里不知何时抓着一把折扇。

哗啦打开,扇着扇子,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太子殿下驾到……”

随着宣和殿的太监高声唱喏,王安迈步走进大殿。

目光四扫。

乖乖,本以为自己出发已经够早,没想到,还有人来的比自己更早。

大殿中摆放了上百张矮几,上有文房四宝,并清酒供果。

每张矮几之后,都跪坐着一名年轻人。

有像他一样十六七岁的,也有不少二三十岁的,几乎坐满了位置。

王安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些人,难道都是三更半夜就往这里赶吗?

他还真猜对了。

这些勋贵子弟,一听说皇上要举行抡才大典,选拔人才,早早就做好一切准备。

为了参加这场遴选,各各都在家长的催促下,三更天起床,四更天出发。

天还没亮,就聚集在午门之外,比那些上朝的大臣还要积极。

而炎帝也破例没有召开朝会,一早就带着一批重臣,和翰林学士赶到这里,主持大局。

由此可见,朝廷上下,对于今天这场抡才大典的重视。

如今南方大水,北蛮寇边,战火绵延,流民四起……朝廷急需各类人才,出谋划策,安定四方。

可谓是求贤若渴。

众人听到太子驾到,一时纷纷看过来,目光各异。

惊讶、怔神、不屑、嘲弄、轻蔑……

谁也没想到,重伤昏迷的太子,竟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短暂的震惊过后,这些目光很有默契地转为轻蔑和无视。

谁都知道,当今太子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纨绔。

你若老老实实,在你的东宫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居然敢来参加抡才大典。

这是你这种草包能参加的吗?

简直自取其辱!

众人心中冷笑,他们已经想好,花式羞辱太子的一千种办法……

王安知道,这些人身后大部分都有恵王,或昌王的背景,对于这些目光,自然不屑一顾。

何况,自己本来就是来砸场子的。

敢惦记老子的太子之位?

今日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图样图森破。

太子爷纨绔记-王安, 苏幕遮-历史军事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