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摘星-李云, 摘星-玄幻奇幻小说

天道摘星-李云, 摘星-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山村顽童

茫茫仙界浩瀚无边,仙界西北,有一仙山,连绵亿亿万里的仙山主峰,高数百万丈,一道白色身影正朝着山顶急速飞驰。在他身后,一只大鸟紧紧跟随。这只大鸟翼展千丈,浑身青羽,蓝色的尖喙将近百丈,白色巨爪开合,空间都被抓破,三根红色翎毛从脑后延伸至背部。

眼见即将到达山顶,突然一阵轰轰声响,上万道各色光芒破空袭来。

青色大鸟猛挥双翅,狂风夹带着青色光芒撕裂了虚空,与来至近前的攻击撞到一起。轰隆声中,一声响亮的鸣叫震动四方,一口鲜血从青色大鸟的嘴中喷出,天空中,一片血雨洒下。

“青鸾!”飞速疾驰的白袍中年猛地停下身形,回头高呼。

“快走!我只能再挡住他们两击!”青鸾口吐人言,急声催促。

“马上就要到了,以你的速度,肯定能逃走,我来挡住他们!”

青鸾大声叫道:“再不走咱们都要死在这里,我守护你慕容家百万年,难道最后功亏一篑!”巨大鸟头高高扬起,暗淡的眼中陡然间两道青色光芒爆射,盯着远处隐现的人群,一股睥睨四方的气势透体而出,尽显神兽风范!

轰轰轰……

又是万道光芒攻来,青鸾奋力挥动双翼,再次与敌人硬拼一击。无数鲜血从空中洒落,其中竟然夹杂着点点内脏。

白袍中年猛一咬牙,转身疾驰。前方山顶处,一片漆黑蠕动。片刻,中年人来至近前,回身观望,正见到青鸾被各色光芒覆灭。

“慕容,照顾好我的孩子!”一声鸣叫传入耳中,白袍中年抬手擦拭眼角,刚一转身,突然间,一方金印虚空幻化,猛然落下,一下砸在他的背上。

“噗!”慕容一口鲜血先前喷出,身体扑入了漆黑之中。

上千人赶到此地,望着不停蠕动的漆黑,却是无人敢进入其中。沉寂了片刻,一个面色惨白老者迈步而出,细长的双眼中,如毒蛇一般的光芒接连闪烁,阴声说道:“哼!你跑不掉的!沉仙玉佩必将落入我手!”话音落下,一步迈入那片漆黑。

……

湛蓝的天上飘着丝丝白云,天空下低矮的小山一片郁郁葱葱。初夏的清晨绿色妆点了整个天地。山脚下有二十多座小院,错落有致地组成了一个小山村。村头池塘里的荷花含苞欲放,池塘边柳条随风摇曳。几户早起人家的院子里升起了袅袅炊烟。一片安静,宁谧的世外桃源景象。

“吱”开门声从村中一个院落中响起。不同于其他院子的泥墙土瓦,这户青砖砌墙琉璃瓦,朱红大门镶铜钉的人家明显家道殷实。

年仅八岁的李云从门中闪出,清秀的面容带着一丝谨慎,如幽泉般黑白分明的双眼中满是警惕。小心地左右看了看,飞快向村后的小山跑去。

“少爷,等等我!”一声娇呼从院中传出,一个五六岁大小,粉妆玉琢的小女孩跑了出来。红润的小脸上,耳边垂下的两绺发丝向后飘荡,跑动中,微张着鲜红的小嘴嘘嘘娇喘。

李云吓了一跳,赶紧停下脚步,转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道:“小声点摘星,被成叔听到就惨了,你放心,我一定把小鸟给你赢回来,快回去吧,别让成叔发现了!”

摘星停在李云身前,撅着小嘴,委屈地看着李云,细声道:“可是,人家想和你一起去吗!少爷每次出门都带着奴婢的。再说……再说少爷不在家,如果成叔问起,人家该怎么……”越说声音越小,本就氤氲迷蒙的眼眸中水汽渐大,眼泪仿佛随时都会落下。

李云心中一疼,一边手忙脚乱地给摘星擦拭眼泪,一边急声解释道:“摘星你别哭啊,你听我说,正是因为咱俩天天在一起,所以你在家成叔才不会怀疑,如果成叔问起,你就说我在房内读书即可。再者,少爷我是去打架,你跟着,我反而放不开手脚。”李云一边哄着摘星,一边瞄着自家大门。“摘星听话,少爷保证,以后不管到哪都带着你好不好,快回去吧!”

“那你要小心啊,要是打不过的话就赶紧跑回来,大不了人家小鸟不要了。”摘星抹了抹眼睛,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少爷的本事你还不知道?”说着,将一脸不愿的摘星推回了院门,转身一溜烟跑了。

村后的小矮山名叫翠屏,顾名思义,这矮山就像一扇翠绿色的屏风,将山脚下的村庄挡在身前。

李云的速度很快,不大会儿功夫已经到了翠屏山半山腰的一处空地。此时空地中已经聚集了十多个孩童,这些孩子大的十二三,小的七八岁,正在那里大声喧哗。

“狗子哥,李家少爷怎么还不来?”

“这还用问!当然是害怕大牛哥,不敢来了!”

“可听我爹说,李少爷的武功可高了,怎么会怕大牛哥呢?”

你一言,我一语,场面十分杂乱,这些孩子虽然都是嗜睡的年纪,但由于有感兴趣的事情吸引,所以每一个人都是神采奕奕。

“看,李少爷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十几个孩子立即噤声不语,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一见李云到来,人群中个子最大的一个迎上前来:“李云,你现在才来,我们都等你半天了!”说话的男孩大约十三岁,比李云要高出一个头,皮肤很黑,一脸憨厚的样子。

李云双眼一瞪,大声道:“废话少说,大牛,把抢我家摘星的小鸟还回来!”

大牛微微一笑,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嘿嘿,李家少爷,你好不讲道理,明明是我抓到的,怎么就变成你家摘星的了?”

“那只受伤的小鸟是我们先发现的。”

“谁能证明是你们先发现的,我身后这么多伙伴可都能证明是我先抓到的。是不是狗子?”大牛说完,一脸得意地回头问了一句。

“就是就是,明明是大牛先抓到的,我们都能证明。”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回答道。

他话音刚落,一群孩子都聒噪起来:“没错,我们都能证明,就是大牛先抓到的。”

“你们撒谎!”李云气得脸色都有些潮红。

“我一人撒谎,难道我们这么多人都撒谎不成。”大牛说话间,脸上的狡黠消失不见,憨厚之色却是更见浓郁。

李云毕竟只是个八岁大的孩子,虽然生于大户人家,又天资聪慧,但与外面接触得少,论心计还无法与十三岁的大牛相比,忽略了发现和抓到完全说的就是两回事。

“就算你先抓到,那又如何,我们昨天说好的,今天比武,我要是赢了,小鸟就归我。”李云不甘示弱。

“嘿嘿,李少爷,我说的是比试,可不是比武啊。”

李云一愣:“比试不就是比武吗?”

“谁跟你说是比武了,整个翠屏村哪个不知你李云天资绝顶,悟性惊人,年仅八岁就已经到了练皮巅峰,半只脚迈入了锻骨,跟你比武,我才没那么傻呢!我要跟你比的是捕猎,咱们翠屏村世代捕猎为生,今天谁先捕到猎物就算谁赢,而且要到翠屏山后的连绵山中去捕。”

李云此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被大牛这厮下了套了,我真笨,怎么就没发现他的话里有问题呢。去吧,不行,我从来没有捕过猎,再说时间太长就会被成叔发现,我倒无所谓,但是摘星肯定会被责罚。不去,摘星的小鸟就泡汤了……”

看到李云漠然无语,左右为难的样子,大牛火上浇油:“怎么,不敢啊,那就算了,你李家少爷也不过如此,走了狗子,回家烤小鸟吃”说完哈哈大笑,扭头就要往回走。

李云猛地上前一步,急声说道:“等一下,谁说我不敢了,比就比,我还怕你不成!”连大人有时都受不得激,更何况是八岁的孩子。

大牛转过身,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计谋得逞后的喜悦,笑着说道:“好,我就说嘛,哪有李云害怕的事,既然如此,我也把话说明白,今天不管谁输谁赢,这只小鸟我都会给你,但是如果你输了,我要你那把寒光匕首。”

李云略微沉吟了一下,转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蛇皮鞘匕首。说道:“这把匕首是成叔送我的生日礼物,是我心爱之物……但我既然答应与你比试,就不会反悔,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领,能赢得这把寒光匕首!”说话间右手向外一抽,只见一汪寒泉离鞘而出,映着阳光冒出丝丝寒意,一道血槽从刃尖下方直通刃底。

大牛眼都直了,圆睁的双眼仿佛将要凸出眼眶,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目光中的期待之色。直到李云收匕入鞘,大牛这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收回。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两人说罢,相互拱手,同时向翠屏山后的连绵山脉奔去。

“狗子哥,你说大牛哥和李少爷谁会赢啊。”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问道。

狗子回答道:“当然是大牛哥了,一个多月前,大牛哥已经开始跟着他爹进山捕猎了。你别忘了,大牛他爹可是咱们村里的第一猎手。而且昨天晚上大牛哥就已经进山布置了陷阱,你说李云能赢吗!”

“啊!那大牛哥不是在作弊吗!”小男孩一脸惊讶。

“嘘!小声点铁蛋,咱们可是跟大牛哥一伙的。”

“噢!可是他们会不会碰到猛兽啊?听我娘说连绵山里还有妖兽呢!”

狗子一脸的不耐烦:“连绵山广阔无垠,不知多少万里,他们去的只是边缘,根本没有碰到猛兽的可能,咱们村的猎手那一次猎到猛兽不都是要去个把月,妖兽?那只是个传说,咱们村十几辈人都没听说谁遇到过。”

“噢!那……”

狗子和铁蛋喋喋不休时,李云和大牛已经到了连绵山脚下。

“进山之后你我便分开,一个时辰之后回到此地,谁捕到猎物谁赢,如果咱们两人都捕到的话,那就谁先回来谁赢。”说着,大牛伸手指向前方:“别说我占你便宜,从这里上山之后,坡势平缓,有一片七八里左右的草场,再往前就是一片密林,到了密林边缘就不能再往前走了,会遇到猛兽的,就这一片草场之内也是野兔,山鸡随处可见。”说完率先向山上跑去。

李云紧随其后,心说:“这大牛虽说为了寒光匕首给我设了套,不过倒也算是光明磊落。”

上山之后,两人左右分开,各自而去。

李云边走边找,心中想道:“凭我的武功伸手,定能比大牛先抓到猎物。”

可一炷香的时间已过,李云发现这里并不像大牛说的那样,野兔山鸡随处可见,放眼望去,眼前除了野草还是野草,别说野兔,连根兔子毛都没有。

不由得,李云心中怒气腾升,暗骂道:“大牛!你这混蛋居然骗我,一会儿就是你赢了,我也不给你寒光匕首……还要把小鸟抢回来。”心中发狠,却也并不放弃,依旧在仔细寻找。

正在这时,一声呼喊突然传来:“李云,快跑!”

李云回过头,只见刚刚分开不久的大牛正在飞快地向自己跑来。眉头一皱,李云心中疑惑:“这厮刚骗了我,还要过来看我的笑话吗?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不像啊!”

陡然间,李云的瞳孔骤然一缩,只见大牛身后竟然有一只青狼在追赶。青狼李云见过不少,村子里的猎手们经常猎到,但跟那些青狼相比,这只足有普通青狼的一倍大小。

看着眼冒青光,口中流涎的青狼向自己这个方向冲过来,李云整个人都呆住了,脑中满是恐惧,手脚发僵,眼中青狼露出獠牙的恐怖嘴脸不断放大。

就在李云惊呆的功夫,大牛已经奔到眼前,一把拽住李云,大声喊道:“快跑啊,别发愣啦!”

李云如梦方醒,一下子回过神来,虽然心中依然恐惧,手脚仍旧有些发僵,但却是可以迈步跑动了。

大牛拽着李云,头也不回地向前狂奔。不知多久,感觉背后已经没有了动静,两人这才回头观望,发现已是不见了青狼的踪影。两人一口气泻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李云本就发软的双腿,此时更是连抬都抬不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李云喘着粗气对大牛说道:“谢谢你了,大牛!你可真厉害,一点都不害怕,我刚才都吓得不会动了,要不是你拉我,我一准被狼吃了。”

“没什么的,我一个月前就已经和我爹进山捕猎了,还亲手杀死过一只重伤的青狼呢!你别看这只青狼个大,可我发现它身上有血,前腿还有点拐,肯定身上有伤,追不上我们的!”大牛得意地说。

“不是说,这里没有猛兽吗?你是怎么发现它的,还有啊,你说随处可见的野兔和山鸡,我一只都没看见。”

“野兔和山鸡当然都是被这青狼吓得躲起来啦,这只青狼这么大,我看肯定是一只狼王,在争夺王位时失败了,被赶出了狼群,它受了伤,连我们都追不上,更别说追别的野兽了,就只好跑到连绵山的边沿找一些小动物吃,我看到它时,正在吃我陷阱里的野兔呢!呃……”大牛拿手捂嘴,却为时已晚,心说:“完了,卖弄过头了。”

果不其然,李云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腿上酸软的感觉瞬间消失。“好啊,我说你怎么要跟我比捕猎呢,原来你作弊!”

大牛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对不起啊,下个月我就十四岁了,要正式加入猎人队,我想找一把好一点的随身武器,就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了。匕首我不要了,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我爹。”

李云沉吟了一下,看了看大牛那有些发苦的脸,笑了起来:“哈哈,大牛,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啊,我决定了!”

大牛苦着脸:“你到底想怎么样吗?一会儿回去,我就把小鸟给你送过去,这总行了吧!”

“我决定,下个月初一,在你加入猎人队的仪式上……把匕首亲自送给你!”

其实,李云见到大牛为了通知自己,宁可置身险境也没有往山下跑,对大牛的愤恨已经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有对大牛的认可和感动。虽然李云和大牛一直是对立的两方,但那是由于身处两个不同的阶层所造成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和富人家的孩子很难玩到一块,毕竟所处环境和接受的教育都是有差别的。可再怎么样,这也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有可能为了小利而算计,为了颜面而争斗,一旦遇到性命攸关的大事,山里人淳朴善良的本性就充分体现了出来。

大牛猛地窜起,一下把李云扑倒在地,搂着他打起滚来:“好你个李少爷,快吓死我了,不过真的要谢谢你,哈哈哈哈……”

笑闹中的他们谁都没有发现,身后不远处,一双冒着青芒的冰冷目光,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第2章 人勇狼奸

双方一笑释前嫌,孩子天真坦率的一面尽露无疑。

两个人正笑闹间,突然,李云只觉得从尾骨一道凉气直冲头顶,浑身的汗毛陡然炸起,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时,武者那敏锐的感官和反应发挥了作用,一把拽住身旁的大牛,极力向前扑去。

大牛猝不及防之下,被李云直接拽了一个跟头,他本就是一个心机颇多之人,马上就反应到出了问题,起身后立即随着李云向前方跃去。

两人站定,回头后望,只见一颗斗大的狼头已近在咫尺。青狼鼻子皱起,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喉咙中呼呼的声响传来,青色的狼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完了!”大牛面露绝望,这时再要逃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双方距离太近,自己转身的时间,足够青狼扑上来将自己咬死。

大牛认命般地想要闭上双眼,陡然间,身边一声大喝:“大牛,快跑!回村把你爹和我成叔喊来!”

大牛斜眼一瞥,只见李云面色通红,躬身曲步,腰腹发力,一式鞭锤向狼头砸去。这时的李云虽然仍旧心中恐惧,却已经没了刚遇到青狼时那种惊慌失措的感觉。

“砰”的一声,这青狼竟被砸得向后退去,而李云也被震得整条手臂酸麻不已,微微陷入地面的双脚一阵剧痛。青狼摇了摇有些发晕的头,并没有再扑上来,站在原地十分警惕地盯着李云,好像知道眼前之人并不好惹,

大牛这时也已经回过神来,看到李云将青狼打退,一下子信心又找了回来。冲着李云喊道:“李云你可真厉害,再加把劲,准能将这受伤的青狼击杀……”说话间,心中暗道:“我让我爹护着,都用了半个多月对猛兽才没有了害怕的感觉。这家伙居然一次就适应了,难怪我爹总是夸他天赋高呢!”

李云双腿有些发抖,双眼紧盯着青狼不敢回头。声音颤抖地说道:“你别再聒噪了,这家伙身上硬的很,我现在手臂还麻着呢,不见得打得过它,你还是赶紧回去搬救兵吧,你在这我还得分心照顾你,弄不好咱俩都得死在这,你快走,我来缠住它。”

大牛也感觉到自己在此有些拖累李云,便答应道:“那好,我回去叫人,你一定要小心啊!这只狼可是狡诈得很,居然知道绕道来堵咱们。对了,狼头是最硬的,它的腰最软,你可以攻击它的腰部,你怀里还有寒光匕首呢,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往山下跑去。

青狼看到大牛跑掉,却是并不理会,仍是紧紧盯着李云。而这种情形正是李云最希望看到的。“大牛回去喊人,只要自己能够坚持到成叔到来,就转危为安了。”

紧盯着眼前的青狼,李云暗自思付:“我必须尽快冷静下来,否则绝对是个有死无生的下场。”

李云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慢慢地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一呼一吸之间变得平静悠长,眼睛里就只剩下了面前的青狼。

大牛跑得已经很远了,身影渐渐消失。这时,对持中的青狼动了。它并没有直接向李云扑去,而是围着李云慢慢转动。李云为了保持正面对敌,也只好跟着转动,不敢有丝毫放松。

这青狼异常狡诈,围着李云时快时慢,时动时停!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地,李云已经跟不上青狼的节奏了。李云武功虽然不错,但毕竟只是个小孩子,实战经验几乎为零,平时与人动手,也不过是和成叔练习而已。

“不行,这样下去太被动了,成叔说遇敌之后要先下手为强,最好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刚才青狼攻击我们不就是这样吗!”李云虽然平常没什么心机,可却极为聪明,不管练武还是读书都学得极快,颇为用心,且能举一反三。此时这种情况,自然就想起了成叔平常所教。

想到就做,当青狼转到李云身侧时,李云突然转身向前跑去,而后背已整个暴露了出来。青狼也不再迟疑,后退一蹬,腾空而起,张嘴咬向李云的脖子。

李云知道青狼有伤,不便追击,见到自己要跑,肯定会扑过来。所以李云向前跑了两步,马上急停,身子向下蹲去,背向青狼,双脚向前猛然发力,同时右手向上挥出,手中却是握着已经出鞘的寒光匕首。躲开攻击同时,刺向上方青狼的腰腹。

“呲!”脚底摩擦草地的声音极为刺耳。此时,李云都能听到自己腿部肌肉发力时的嘣嘣声。李云把全身之力,都聚集在这一击当中。“成叔说过,高手过招,瞬间便分胜负,除非境界高出太多,否则动手就发全力,如狮子搏兔。”

无论如何这都是完美的一击,从之前的算计,到悄然掏出匕首,再到最后的聚力爆发,简直无可挑剔,李云也自信会将青狼毙于刃下。

可事情的发展却往往出人意料。青狼和李云上下交错,李云占了绝对的优势,匕首眼看就要刺入青狼腰腹。这时,一道青色光芒突然出现在青狼的身上,挡住了匕首,同时后腿向下,脚垫中的爪子,陡然间长出了将近3寸,带着青光直接从李云的大腿上滑过。

功防的转换实在是太快了,李云根本就来不及躲避,思想上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地躲过了膝盖,三道血痕从大腿外侧直通到小腿,伤口很深,虽不及骨可也有半寸左右。

“妖兽!”李云不由得喊出声来。“绝对是妖兽,要不以我练皮境界第九练的本事,在运功期间,寒光匕首都不可能把我伤成这样,赶紧跑!”脑中飞转的同时,已经强忍疼痛飞身跳起,转头向着山上跑去。

这青狼此时也有些萎靡,仿佛有些脱力。但看到猎物逃跑,发出了一声嚎叫“嗷唔!”本来以为会将猎物的腿打断,却也没有料到李云的皮肉会如此坚韧。这几天来就吃了一只兔子,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个有些麻烦的猎物了。

李云拼命地向山上跑去,恐惧再次袭来,与刚才那次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不同,这次是实实在在感觉到生命受到了威胁。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李云已经感觉不到腿上的疼痛,只是知道不停地跑。

而青狼为了这到嘴的大餐也不愿放弃,虽然它前腿有伤,刚刚又把妖丹中仅存的一点妖力用完,可前面的猎物也是有伤在身,肯定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一狼一人,一前一后渐渐远去,只有青草上的几滴鲜血证明着刚刚发生在这里那短暂又惊心动魄的战斗。

第3章 慕容惊天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云腿部失血越来越多。疼痛可以克服,失血带来的负面影响却逐渐体现出来。李云觉得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小,两条腿就像灌了铅,每迈出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感觉胸部就像被烈火焚烧般的痛苦。最让李云害怕的是,眼前已经发黑,视野里的事物变得越来越模糊。

背后青狼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云魂飞魄散,心胆俱裂。一片密林出现在了眼前,慌不择路的李云一头就扎了进去。

这片林子很是古怪,李云原本是往山上跑,林地看起来也是向上的斜坡,但进入林子后却是陡然向下。若是平时,李云定能发现其中的问题,而此时惊慌之下,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好在坡势平缓,李云并没有跌倒。

李云背后的青狼,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聚在了身前的猎物上,也没有对环境的变化提高警惕。

又跑了一会儿,李云失血加剧,双腿已经快要迈不动了,一股绝望的心绪上涌。这时,一道高约30多丈的崖壁矗立在李云的面前,挡住了前方的去路,将本就绝望的李云更是逼上了绝路。咬牙间就要停下,反身跟青狼拼命!

此时青狼也看到了前方的墙壁,知道猎物在走头无路之下定会情急拼命,而它本身也是妖力无多。所以猛然发劲,聚力前冲,冲着李云的后背撞了过去,决定不给猎物任何反抗的机会。

李云正要转身,耳听身后风声呼啸,只觉得五脏六腑猛地一震,喉咙发腥,一口鲜血向前直喷而出,接着整个人向前飞出,朝着峭壁撞了过去。

“嗷唔”青狼一招得手,兴奋得发出嚎叫,正要继续向前享受猎物时,却看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只见撞向了墙壁的猎物整个身体都进入到了峭壁之内消失不见。

“幻术!”青狼意识到了一种可能。凭着它多年在连绵山中与各种妖兽争斗的经验,青狼反应了过来。而这次将它打伤的双尾香狐就会幻术。

青狼犹豫了半天,想离开却又舍不得费劲心思即将到嘴的猎物。冲进去,又担心有危险。最后还是本性战胜了理性,饥饿不断刺激着它的神经,食物的诱惑勾着它一步一步走向崖壁。但它却并没有向前直闯,而是在崖壁的前面趴了下来,慢慢地恢复起自己的妖力来。

李云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石床上,好像是身处一个不大的石洞之中,四周都是石壁,并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石床靠着墙壁,旁边有一张桌子,桌上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亮了整个石洞。

思绪渐渐回到李云的脑海。“我被青狼击中了,我已经死了吗?这是哪?”李云刚想起身,稍微一动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腿部传来,胸腹之内也是一阵翻腾,“哇”的一声,一口淤血吐出。

“你已经醒来了!”随着声音响起,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李云面前。这是一个中年人,一身月白色长袍,相貌平平,一脸淡然的表情,竟然让人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他的长相。也正是因为如此平淡,才会让人觉不出他的实际年龄,30多还是40多。

“小朋友,把这个吃了!”中年人说着,拿出了一粒朱红色的丹药递到了李云的面前。“我已经帮你把腿部的伤势处理好了,你内腹震荡剧烈,负伤不轻,刚在你昏迷时,已经给你喂服了一粒护心丹,再服一粒,伤势可愈八成。”

“多谢大叔救命之恩,我叫李云,还请大叔告知尊姓大名,救我经过及现在身处何方。”李云也不客气,谢过之后,便接过护心丹一口吞下。马上,一股温热暖流从腹中升起,流向四肢,浑身暖洋洋的,如同泡在了温水之中。李云只觉得喉咙发痒,“哇”又是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你这孩子倒也有趣,年纪不大,倒学得几分大人言语,看来定是出于大户之家,家教所致。”中年人脸上露出淡淡微笑。

“你被妖狼头部击中背心,吐血昏迷,被撞入了这里。而这里就是你所看到的那片崖壁。其实外面的那一小片林木只不过是我布下的一座迷阵,定是你当时慌不择路,而神智又不太清醒,才能不被那阵法所迷,来到了这里。而这里的崖壁也不过就是一个障眼法而已。其实不过是一山洞而已。”

“我的名字,叫做慕容惊天!”

李云感觉到,当慕容惊天说出名字时,声音陡然升高,一股高高在上,蔑视众生的气势,从话语中带了出来。

“慕容大叔你真是厉害!”李云惊叹,“那头青狼也定是被您斩杀了吧!”

“额…那头青狼还在洞口恢复妖力,随时都会闯进来。”慕容那平淡的脸上有些黯然。

李云听后面露惊容:“那可怎么办,您这还有别的门吗?咱们赶快跑吧!”说着,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哎呀!”腿伤未愈的李云一下子摔倒在地。

“要杀妖狼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敢不敢了。”慕容惊天伸手将李云扶起。

“我当然敢了,刚才我已与它拼斗过一场了,只是我现在伤势未愈,发不出全力。大叔你那么厉害,又能布迷阵,又能使障眼法,难道也没有办法吗?”李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整个头都低了下去。

慕容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李云你无须担心,我有办法可将妖狼护身妖气打散,你只需蓄力一击即可。而且我们还可提前设套,那妖狼必死无疑。这是你的匕首。”慕容说话间,从衣袖中取出寒光匕首放入李云手心。

李云听后,心中大定,接过匕首说道:“那好,慕容大叔你说吧,我们应该怎么做才好。”听这语气,信心又重新回归!

“咱们先去前洞布置。”说着,向一扇墙壁走去,伸手之下墙壁被推开了一个小门,一道亮光透入。李云赶紧一瘸一拐地跟上。

前洞要比后洞大很多,大约有三丈多高,五丈多宽,七八丈长。此时亮光从洞口传来,清晰可见,一只青狼正趴在洞口前方。

“啊!”李云一声惊呼。

“无妨。”慕容惊天淡然说道。

“他看不到我们吗?”

“岂止是看不到,我这障眼法,连声音和气味也可阻挡,甚至是神识都可骗过。”

说话间,慕容惊天从怀中取出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乳白色圆形玉佩,脸上那淡淡的表情变得神色浓重。

“一会妖狼进来时,我躲在后方阴暗之处,用此玉佩破掉它的妖力,你趴在动口不远处,装作身受重伤,来吸引妖狼的注意力,妖力破掉后,由你来完成最后一击。”

李云闻言刚要张嘴,只见慕容突然伸手向前,手中玉佩竟然有一金一黑两道光芒放出,围绕着玉佩不停上下旋转。到嘴边的疑问,又都憋回到了肚子里。

“我有一事要你出力,你可愿意。”慕容惊天问道。

“慕容大叔请说,李云定然全力以赴。”

“只需你在最后借我一口鲜血,助我将此玉佩解封,你现在无需知晓,事后我定会告知。”李云闻言点了点头后走向洞口,并在离洞口不远处趴了下来。

青狼此时妖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它并不担心猎物跑掉,刚才自己那头部一幢,对李云的伤害到底有多大,青狼很清楚,所担心的,就是这石壁后潜藏的危机,但怎么也要赌一赌,前腿的伤势非常影响捕猎,这让以速度见长的它也烦闷不已。

青狼轻轻地向石壁探出前爪,刚探进一点又快速缩回,非常小心。连续试了几次后,觉得没有问题,才把头部伸了进来。刚进来,一眼就看见了趴在不远处的李云。青狼虽然兴奋,但仍然很小心,慢慢地向李云靠近,眼看就要到达李云身旁。

不对,一股危险感觉袭来,青狼猛地倒着向后跃去。猎物身前并无血迹,而且腿上的伤口也有问题。肯定有埋伏。

青狼虽然反应很快,但是慕容惊天的出手更快。在青狼后退的同时,玉佩已经从石洞后方飞来,速度快得出奇。玉佩并不是直接攻向青狼,而是一闪之下飞到青狼上方,转眼间就变做了一丈方圆大小,由上而下砸了下来,其上黑,金两色光芒环绕。

这青狼从没有感到过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生死之间,浑身潜力完全爆发。“嗷”嚎叫声中,一颗青色光芒的妖丹从抬起的嘴中快速喷出,眨眼间就与玉佩撞在一起。轰的一声,玉佩飞回,那黑,金两色光芒几乎弱不可见。而妖丹那青色的光芒则完全消失,直接掉落在地上。

青狼口,眼,鼻,耳中都有鲜血流出,走路都有些摇晃,但仍然想去收回妖丹。

这时,趴在地上的李云,从地上猛地跃起,手中寒光匕直向青狼刺来。

此时青狼已经无力躲闪,正当青狼自负必死之际,一声叱喝传来。“李云速速点破舌尖,将鲜血喷向玉佩,快快快。”

第4章 祸福相依

李云本是极守信诺之人,要不凭他的武功完全可将小鸟直接抢回,何至于答应大牛比试捕猎,更何况是救得自己性命之人。此时本想将青狼斩于刃下,但闻言后却硬生生收住攻势,转头向慕容惊天而去,咬牙将自己舌尖点破。

只见那枚玉佩漂浮在慕容惊天身前,其上的光芒肉眼几不可见。慕容惊天的双手极快速地在玉佩周围组成一个个手印。手印组成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已看不到双手,只能看见在一道道残影之下,一朵朵印花不停地出现,消散。如此反复中,道道淡青色的光芒从消散的手印中生出,不停地冲击着那枚玉佩。哔啵之声不断在玉佩的表面响起。

“就是现在!”叱喝声中,慕容惊天那平淡的面容已经苍白如纸,一缕血丝从他的嘴角滑落,一片虚影过后,百多组手印同时出现在玉佩周围。

李云将含在口中的鲜血奋力向玉佩喷出。手印消散,百多道淡青色光芒与玉佩相撞,哔啵之声如鞭炮般响个不停。黑,金两道光芒稍纵即逝。此时,李云的一口鲜血已到,正喷在了玉佩之上。

慕容惊天脱力,此时已经瘫倒在地上。但两眼却始终都盯着半空,显现出了无限的期待。几乎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慕容惊天流露出的那种渴望的神情有多么强烈。

那玉佩被李云鲜血喷中后,渐渐地泛出了一丝丝乳白色的光线,一道道白色的丝线越聚越多,最后把玉佩整个包裹起来,形成了一个乳白色的光球。接着光球旋转了起来,包裹玉佩的丝线被一道道甩了出去,光球越转越快,丝线也越甩越多。到最后整个石洞都变成了一片乳白色,而这时玉佩的旋转已经快到了极致,嘶嘶划破空间的声音传了出来。

“嘭”一声爆响,玉佩骤然破碎,化为了漫天粉末。一金,一黑,一红三道光芒冲向李云,一闪即逝,没入他的身体之中,犹如惊鸿一瞥,快得无与伦比,随后那玉佩爆掉时所产生的冲击力才临身。

李云只觉得,一声炸响震得心神颤抖,紧接着一股大力临身,比之刚才被青狼撞击,要力大十倍。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李云和那只青狼在玉佩爆炸的冲击中双双昏倒,只有慕容惊天在冲击之下,负伤虽重,却仍旧保持清醒。只是这时他的双眼不停闪烁,脸上也是现出左右为难之色。“这具分身已然残破,不可用了。以我现在重伤之下的这一丝残魂,要夺这小家伙肉身,恐怕不到半成把握。”左思右想之下,终下决定。“罢了,我与这小家伙也算有缘,若无他,我也解不开这困扰我万年的玉佩,就在死前送他一场造化吧。只可惜,仍是不知玉佩中出来的这三样东西到底是什么。”一声叹息之下,脸上再次回归淡然。“我还是太过执着了,包袱就交给这个小家伙吧!”慕容惊天喃喃自语。放下了负担,双眼渐渐合上。

黑暗中,李云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一开始还有些模糊,到后来却是逐渐清晰起来。“李云,快快来此。”

“这不是慕容大叔的声音吗?”李云大声喊道:“慕容大叔,你在哪?我看不到你!”

“我在你的识海之内,你静心感觉自己周围。”慕容惊天回答。

李云闻言,闭目静心,再睁开眼后,只觉四周逐渐明亮了起来。慕容惊天就在身前,不过样子却是十分怪异。因为他整个人呈半透明状,正飘在半空。

“慕容大叔,你怎么这个样子,这到底是哪里?我的识海是什么?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云嘴如崩豆一般,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慕容惊天面露苦笑,心说“这孩子倒是心急得很!”

“现在我说,你听,即使不懂,也不要多问,只要把我对你说的话牢牢记住就好。我时间不多,你看。”说着一指自己脚下。

“啊!怎么会这样。”李云顺着慕容惊天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双脚已不见,那小腿正在一丝一缕的飘散。

“不必惊慌,静下心来听我说。”慕容惊天平静地说道。

“万年之前,我偶然之下得此沉仙佩,不知消息如何传出,随即便被近万修士追杀,我慕容一族被族灭,追杀者几乎包括仙界百族。我无奈之下,只得化作万千分身逃往各界,每一个分身被发现之前,都要想尽办法将沉仙佩传给另一分身,可谓费尽了心机。这万年来,我一直在尽力破解这沉仙佩之上的封印,可是随着一个个分身被灭,修为一次次降低,让这封印的破解也变得遥遥无期。”

慕容惊天叹息声中透出无限苦涩,叙述虽然简单,但李云却听出了其中的无限凶险和杀戮。

“到了昨天,我就只剩这最后的一缕残魂分身了。沉仙佩的封印也只剩下最后一丝。可我这分身却只能达到比凡人略强的程度,要解开封印,根本不可能。偏偏这时你闯了进来,所以,我用那妖狼内丹震松封印,并以肉身破损,元神残魂的消散为代价,施展了御风印,最后以你童子元阳血,终于将困扰我万年的问题解开。这就是事情的经过。而识海就是意识海,就在你的脑子里,不要疑惑,将来你会懂的。”慕容惊天一口气说到这里,腰部以下已经全部消散。

“你看,这就是那玉佩中的东西。”说话间朝上一指。李云顺眼望去,只见左边一颗拇指大小的金色液滴,上尖下圆垂在半空,中间是一朵火红色的火焰,在空中飘摇不定,就像黎明的烛火般时明时暗,仿佛随时都会熄灭,右边的却最为古怪,是一缕食指长短的黑色丝线,像一只小虫,不住蜿蜒。李云张了张嘴要说话,但想到慕容惊天先前所说,还是没有问出心中疑惑。

只听慕容惊天接着说道:“你本身虽然悟性过人,奈何先天不足。体内没有灵根,便无法迈出那引元入体的关键一步。你在我死前助我解开万年困惑,我便送你一个极品灵根。在内室右边的石壁之下有两个玉瓶,一个里面有三颗护心丹,另一个里面有一粒木神丹。护心丹只是凡人疗伤所用,价值不大。但木神丹却能活死人,肉白骨,生灵根,服下之后昏睡七天便可成就极品木灵根。只是我灵魂将散,否则,这木神丹也能救我一命!”说到这里,又是一声叹息。

“只是可惜,我没有风灵丹,否则你可承我衣钵。我一生感悟风之法则,修得三式神通,如今全部封在你的识海里面,望你能传承下去。”说到这时,慕容惊天双臂和胸腹已经消失,就只剩下肩颈和头部了。

“我慕容惊天一生修道5万余年,如今终要归于天地了。”说话间,眼中的没落清晰可见。李云此时也是心中难过,眼中水雾增加,但还是强忍着,咬着嘴不发出一丝声音,不打扰慕容说话。

“李云你要答应我两件事,第一,今日之事,不得让任何人知晓,否则你就是一场杀身大祸。第二件事,将来你要是遇到幸存的慕容族人,不管何事都要维护,你可能做到?”

“大叔放心我定能做到。”李云回答得斩钉截铁。

“沉仙佩乃是大神通之人用真元灵乳炼制而成,那洞中白丝只要露出一缕就可震动天地,此地不可久留,速去速去!”此时莫容惊天已完全消散,只剩余音在识海中回荡。

李云双眼一黑,再睁开时,还是那个石洞,只是洞中充满了乳白色的细丝。李云抹去脸上的泪水,就要起身去取木神丹。却陡然间觉得脑部一震,一道金光在李云的头皮上闪了一下,紧接着,整个石洞中的真元灵乳动了起来,以李云为圆心形成了一个漩涡。李云的身体就像一张大嘴,一瞬间,就将真元灵乳吃得一丝不剩。

当李云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由内到外传遍全身,“啊……!”李云发出了一声大叫。

李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痛苦,仿佛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被一只大手撕裂了一般。剧烈的疼痛是李云的身体一阵颤抖,但这只是刚刚开始,疼痛还在加剧。李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寸血肉都在被那些白色的细丝蹂躏,刺穿,撕裂。鲜血从李云的表皮不断向外渗出,片刻李云就失去了行动能力,身体趴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疼痛仿佛连绵的潮水,不断地侵蚀着李云,渐渐地,李云已经支持不住了。身体崩溃还在加剧,鲜血还在渗出,皮肉开始掉落,咳出的血中已经有了内脏的碎片,骨骼碎裂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李云仿佛看到自己的筋脉都被扯断。

就在李云快要闭眼放弃的时候,眼角处却闪过了一抹青影。看到的,正是那只倒地的青狼。之前与青狼争斗的情形瞬间闯入了脑海,接着,摘星,大牛,成叔,接连进入了李云的脑中。一股救生的欲望熊熊燃起。

“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摘星知道一定悲痛欲绝,我答应把小鸟带给摘星的。”

“我不能死,我娘说过,我儿将来定然顶天立地,我不能让母亲失望。”

“我不能死,成叔说过,练武本就是枯燥痛苦之事,若怕苦,怕痛,就不要练了,我还要将九练功法练成。”

“我不能死,我答应大牛要将寒光匕首送给他,当做他加入猎人队的礼物。”

“我……”也许长时间的剧痛已将神经刺激得麻木,也许是确实真元灵乳不在肆虐,总之李云渐渐的感到疼痛在减小。

正在这时,李云觉得脑中一震,一股肉眼可见的金色光芒,从李云头皮涌出,瞬间就覆盖了李云的全身。

天道摘星-李云, 摘星-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