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女婿-陆锦, 越小柔-都市情感小说

绝世好女婿-陆锦, 越小柔-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谁来救救我

波斯湾的蓝色海洋上,浮沉着世界上最大的航空母舰。

青龙号。

它是“凌天战神”陆锦,众多私人财产之一!

此时,一位身穿黑色休闲装的年轻男子,立于海风中。

他手里抓着一根钓鱼竿,对着茫茫大海钓鱼。

在他身后,站着三位身穿不同颜色军装的男人。

他们是华夏国五星上将!

三大五星上将齐齐上阵,仅仅只是央求凌天战神回国!

但三大上将磨破了嘴皮,凌天战神都无动于衷。

“咯哒。”

“咯哒。”

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响,一位玉腿修长,穿着V领,身材性感的绝色美人,走了过来。

她每走一步,胸前嫩白翻滚,波浪汹涌。

“三位将军,我家主人钓鲨鱼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你们每人,仅剩一次说服的机会。”

绿色军装的上将说:“凌天战神,你哥的仇,不想报了吗!?”

绝色美人抿嘴娇笑。

她道:“将军,你不好奇,我家主人钓鲨鱼,用的鱼饵是什么吗?”

上将猛然瞪大双眼!

白色军装的上将:“凌天战神,你父母当年服毒自尽,你不想知道背后的阴谋吗?”

绝色美人笑语嫣然。

她说:“将军,您出国之前,不知道有没有听说一个消息。”

“宁州市七大家族,所有人的账户一夜之间全部清零。”

“七大家族,统共两百七十几个人沦为乞丐。”

上将悚然一惊!

绝色美人温馨提示:“你们只剩下最后一个机会了哦。”

三大上将同时冷汗直冒!

凌天战神,世界诸神巅峰的存在!

神龙见首不见尾!

为了见到凌天战神,他们准备了半年之久,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这次之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

这时,蓝色军装上将深吸了一口气。

“凌天战神,越小柔,你还记得吗?”

“你身边美女环绕,也许早已经忘记了越小柔。”

“但是,她为你生了一个女儿。”

霎时!

“轰!”

强大的气浪怦然迸发!

三大五星上将竟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惊骇!

悚然!

这!

这就是凌天战神的实力!?

气浪愈发汹涌!

三大五星上将的身躯,如遭万钧之力倾轧。

泰山压顶!

就在三大上将快顶不住的时候,蓝色军装上将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衣着朴素的美女。

她的左脸颊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

她旁边牵着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眉宇间,与陆锦真有几分相似!

看着照片上的伤疤,陆锦抓着钓竿的手,微微一紧!

六年前的那天晚上,他中了毒。

当时记忆模糊,思维混乱。

在被人追杀的途中,分不清状况之下,强行和一个路过的女人发生了关系。

醒来,自己已经在一艘小船上。

他最终九死一生,才逃到红海。

用自己的双手,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绝对领域!

在红海,他就是神!

凌霄!

齐天!

凌天战神!

哥哥的仇人,早已大卸八块喂鲨鱼!

父母的仇敌已经倾家荡产,乞讨度日!

可对于那天晚上的女人,陆锦没有太多记忆。

他根本就不清楚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谁。

要找,也无从下手!

蓝色军装将军说:“这些年,她过得很苦。”

“她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但为了孩子,她划破自己的脸,却因此被赶出家族!”

“现在,家族为了利益,又逼着越小柔嫁给七十岁的糟老头!”

“越小柔不肯,你们的女儿就被抓了!”

轰!

五星上将顿觉泰山压顶!

无以匹敌的气势披盖而下!

重逾千钧!

五星上将连腰都直不起!

他颤抖地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壮着胆子说:“凌天战神,你难道希望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压在床上?”

“亲生女儿,喊别人爸爸?”

倏然!

四周的空气凝固了!

陆锦缓缓抬了起脚。

下跺!

“嗙——”

甲板撼动!

震耳欲聋!

整个航空母舰都发生了颤抖!!

但见他信手一挥!

“哗!!”

海面之下,突然炸开水花!

一头巨大的白色鲨鱼,冲天而起!!

“回国!”

陆锦雄浑的声音,在整个甲板上回荡。

……

宁州,希尔顿五星级大酒店。

新娘化妆间。

越小柔褪下了平日里那一身朴素的衣物。

她身材高挑,笔直的腿儿就像用白玉雕琢而成。

修长、精致。

她身姿婀娜,胸前山峦叠嶂、此起彼伏。

高耸、深邃。

穿着白色婚纱的她,就像谪落凡尘的仙女。

美得清丽脱俗、不可方物。

“哇,新娘子可真美啊。”

“太漂亮了!我是个女生都看得心里痒痒。”

旁边众人一阵欢呼。

可越小柔,却是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

这时候,化妆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剑眉星目,头发斑白,却穿着新郎衣服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的眼睛里透着阴鸷的寒光。

“韩爷!”

化妆间里的所有女人,齐齐低头不敢跟他直视。

韩开德,宁州地下世界的帝王!

这间五星级级大酒店的主人!

在宁州,他的话,就是“圣旨”,无人敢惹!

韩开德轻轻挥了一下手,众人手忙脚乱地离开房间。

韩开德走到越小柔面前,居高临下。

“抬起头来。”

越小柔把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缓缓抬了起来。

这张脸就像是经过几十个能工巧匠精心雕琢而成。

任何一个男人看了之后,都会怦然心动!

韩开德伸手过去,想要摸她的脸。

越小柔连忙缩到旁边。

韩开德眉头一拧!

他突然冷冷一笑:“越小柔,你想不想看看你女儿现在的情况?”

韩开德拿出手机。

只见手机屏幕里播放一个画面。

有三条凶恶的狗,围着一个肮脏、恶臭的狗窝。

狗窝里,蜷缩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妈妈,妈妈!”

她不停地喊着妈妈。

眼里全是泪水。

“甜甜!”

越小柔颤颤巍巍地喊出了自己女儿的名字。

“啧啧啧,美啊,真是美。”

“梨花带泪,美人含珠。”

“不过,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的大喜日子,把你的眼泪给我收起来!”

韩开德脸上的笑容愈发阴险:“想要你女儿没事,就乖乖地成为我的女人!”

“等你女儿也喊我爸爸了,我自然会对她好!”

韩开德看着越小柔,笑得肆意、狂傲!

“越小柔,能成为我的女人,你应该感到幸运!”

“你的眼泪,等到床上再流吧!”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韩开德大笑着离开,越小柔缩在沙发上,面无血色,万念俱灰。

她小声地喃喃:“谁来救救我……”

第2章 爸爸来了

“妈妈!”

“妈妈!”

“呜呜呜……”

宁州郊区某栋厂房内,传出一个小女孩伤心悲恸的啼哭。

“哎呀,烦死了!”

“再哭,老子就一把掐死你!”

一个壮汉走过来,对着狗窝里的小女孩吼了一声!

见小女孩收声,壮汉骂骂咧咧地对着旁边人抱怨。

“妈的!那些能去参加韩爷结婚宴的弟兄,鱼翅鲍鱼、澳洲龙虾、人参鹿茸样样都有,能吃上一回,这辈子都值了!”

边上有人苦笑:“好啦!少他妈废话!”

“韩爷可是亲自交代,一定要把这女娃娃看好,不能出半丁点差错。”

“要是这女娃子被人给劫走了,咱们兄弟可就完了。”

壮汉笑了:“整个宁州都是韩爷的地盘,谁敢惹事!?”

“老子现在还巴不得有人来呢,这样还能揍他一顿解解气!”

“砰!”

壮汉话音刚落,远处的墙壁突然被人撞开。

砖块破碎间,只见一辆重型装甲车,如同愤怒的野兽呼啸而来!

“沙!”

装甲车骤然停下。

车门打开。

穿着黑色休闲装的陆锦,缓缓走了下来。

“妈的!臭当兵的,你们眼睛瞎了吗?”

“竟然把装甲车开到韩爷的地盘里来,你他妈找死吗!?”

“不知道上次有个傻逼误闯进来,被韩爷打成残废了吗!?”

面对四周叫嚣的流氓混混,陆锦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朝着远处的小女孩看去一眼。

在看到小女孩眼角泛着泪光的瞬间,陆锦的心颤了一下!

他转头看着流氓混混:“是你们,让她哭了?”

“是又怎么样?”

“他妈的,老子现在正好憋着一肚子火没处撒!”

“弟兄们给我上,把他剁碎了喂狗!”

顿时,旁边二十个流氓混混抓起手中的铁棍短刀,凶神恶煞地冲了上来。

其中一个小混混,手持长铁棍率先冲到陆锦面前。

那铁棍自上而下,狠狠砸向陆锦的头。

“砰!”

一拳!

小混混如皮球倒着飞出,于空中飙血!

狠狠撞在墙壁上!

“嗖!”

在众人眼中,陆锦闪成一道疾影。

“砰!”

“砰!”

“砰!”

二十几个流氓混混,眨眼之间全部都被放倒。

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肚子哀叫,痛嚎!

其中一个混混吐出了一口鲜血,指着陆锦破口大骂。

“你他妈的知道自己得罪谁了吗?”

“你以为当兵的了不起?”

“我告诉你,这里是是韩爷的地盘!”

“我们都是韩爷的手下,你死定了!”

陆锦的嘴角微微上翘。

他伸出一只手,在空气当中打了一个响指。

“啪!”

顿时,墙壁外面传来了轰鸣声。

几辆重型装甲车破墙而入!

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车内冲出!

“咔!”

“咔!”

“咔!”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每一个流氓混混!

“老板,这些垃圾怎么处理?”

“刨个坑,埋了。”

“是!”

陆锦朝着狗窝里的小女孩走去。

“汪!”

“汪!”

恶狗狂吠!

陆锦朝着狗窝一步步地靠近。

突然,他猛地瞠开眼眸,狠狠一瞪!

“呜!”

三只恶狗同时闭嘴。

夹着尾巴躲在旁边,瑟瑟发抖!

陆锦一步步地走向狗窝。

他慢慢蹲下来,对着蜷缩在狗窝里的小女孩伸出了手。

“你是甜甜?”

陆锦的声音,略略有些颤动。

初次见面,一份血脉相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这,就是他的女儿!

小女孩眨巴着宝石般的眼眸,怯怯地看着陆锦。

“叔叔,你是谁呀?”

“我是……”

陆锦到嘴边的话,突然吞了回去。

当年他毁了越小柔的人生!

他不能马上坦诚。

只能以“路人”的身份靠近他们。

“我是陆锦。”

说着,陆锦伸出了手。

“是你妈妈派我来救你的。”

陆锦话音刚落,越甜甜就张开双手,扑进了陆锦的怀里。

“呜!”

“叔叔,我要妈妈。”

“坏人在欺负妈妈。”

抱着越甜甜,陆锦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血脉相融的那一份悸动。

他轻轻地拍着越甜甜的后背。

“甜甜乖,叔叔,这就带你去找妈妈。”

……

希尔顿大酒店,宴会大厅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穿着新郎服装的韩开德,站在高台上。

他和在座所有宾客一样,目光看向大门口。

此时,宴会大厅门外。

越小柔两眼通红,眼角带泪。

越小柔的大伯越成峰,冷着声音说:“小柔,你应该高兴!”

“韩爷,那可是咱们宁州的土皇帝!”

“你嫁给他,咱们家族一下子就能成为宁州一流的豪门!”

“你现在,可不仅仅是为了甜甜。”

“你也要想想你病重的爸爸。”

“没有韩爷,谁能替你爸爸支付,那么昂贵的医疗费!?”

越小柔已经认命了。

她慢慢低下头,颤抖地伸出了手。

越成峰微微点头,牵着越小柔的手进入了婚礼现场。

音乐响起,掌声雷动。

穿着婚纱的越小柔,宛如仙子一般超凡脱俗。

精致。

温婉。

恰如一朵盛开的花儿。

需要人去疼惜。

怜爱。

越成峰牵着越小柔,走到新郎韩开德面前。

两人相视一笑。

“韩爷,现在我把宝贝侄女交到您手里啦!”

“我集团的那个酒店项目,您接下来可要帮帮忙啊。”

韩开德的笑容里,是炽热和渴望!

“哈哈,越总你放心,从今以后咱俩就是亲戚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司仪问韩开德。

“英俊的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韩开德激动连连:“我愿意!”

这么美的小娇妻,他现在恨不得抱在怀里,狠狠蹂躏!

司仪问越小柔。

“美丽的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为妻吗?”

越小柔不说话。

两瓣水润的双唇在颤抖。

“我、我……”

“妈妈!”

突然!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越小柔猛然抬头,只见宴会大厅门口,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看到越甜甜那粉嘟嘟的小脸蛋,越小柔二话不说,立即朝着女儿跑了过去。

越成峰狠狠一跺脚。

“给我拦住她!”

顿时,有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连忙张开手要阻止越小柔。

“嗖!”

突如其来的一阵劲风呼啸而过!

人们的视线里闪过了一道疾影。

“砰!”

“砰!”

伴随着两个重重的声响。

高大健壮的保镖。

重重撞在了宴会大厅的墙壁上。

两个人的身体深陷墙壁。

抠都抠不下来!

越小柔紧紧地把越甜甜抱在怀里。

晶莹的泪水,不自主地从精致无暇的脸颊缓缓垂落。

越甜甜嫩嫩的小手,轻轻地抹去越小柔的泪水。

“妈妈不哭。”

“妈妈,我不要你嫁给这个坏爷爷。”

越小柔看着越甜甜的眼眸之中,充斥着浓浓的母爱。

“妈妈不嫁。”

“越小柔,你敢忤逆我!?”

韩开德这时候身边已经聚集了十几个黑衣保镖。

他脸色阴沉得可怕。

眼睛里面透露出来的光,仿佛要吃人!

第3章 你敢带走我的女人

越小柔不敢面对韩开德,她的身体微微缩了一下。

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躯,挡住了越小柔的视线。

越小柔只见到一个宽厚的背影。

“她说不嫁。”

陆锦的声音像凌晨的风。

清淡中,带着一丝寒气。

韩开德怒目瞠圆,指着陆锦:“你算什么东西!?”

“来人,把这个捣乱的家伙,给我拖出去,打断手脚!”

十几个保镖张牙舞爪,气势汹汹而上!

这时,陆锦嘴角微微上翘。

他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啪!”

顿时,门后冲出了好几头恶犬!

这些狗,都是韩开德养的,而现在却成了陆锦的手下!

“汪!”

“吼,汪!”

顿时,现场一片混乱!

陆锦转身,对着越小柔轻声说:“跟我走吧。”

看着这对惹人疼惜的母女,陆锦在心中许下誓言。

从现在开始。

你们的人生。

我来负责!

越小柔此刻只想早点逃离,她抱着越甜甜急匆匆地朝着门口走去。

“等等!”

韩开德突然怒喝!

陆锦顿下脚步。

“你敢带走我的女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宁州,我让你们生就生,让你们死就死!”

韩开德气场全开!

不愧为宁州地下皇帝,他一开口,四下噤若寒蝉!

“聒噪!”

陆锦随手抽起长餐桌上的一根吸管。

轻轻一丢。

“嗖!”

韩开德瞳孔立即放大!

本能地缩了一下脖子!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吸管已经刺入他身后的墙壁上。

入墙三分!

而韩开德的脸上,也即时出现了一条血痕。

血珠缓缓垂下!

韩开德抹了一把脸,看到满手的鲜血,顿时被吓晕了!

“韩爷!”

越成峰吓了一跳,连忙冲上去。

现场乱成一团!

等韩开德苏醒的时候,陆锦三人早已经消失无踪!

韩开德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直直地盯着越成峰:“越成峰,你们家能有今天,都是因为有我韩开德在背后支持。”

“只要我韩开德一句话,马上就能把你们打回原形。”

“而且,我会让你们全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全部睡狗窝。”

越成峰被韩开德吓得头皮发麻,连忙解释。

“韩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我侄女叫回来!”

越成峰立即喊来自己的保镖队长。

“越小柔跑了,你马上派人追!”

“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那个贱人给我抓回来!”

保镖队长转身就走。

“等等!”

韩开德突然说:“这狗男女肯定找地方躲起来了。”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韩开德的眼里闪烁着阴狠的凶光!

他对着越成峰说:“你马上包围你弟弟越青松的病房!”

“派人通报出去,今天傍晚日落之前,如果越小柔还不出现,哼哼!”

“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无情!”

旁边一些看热闹的人,听到韩开德咬牙切齿的声音,都感觉不寒而栗!

……

宁州一家私立医院。

越青松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两眼无神,面色苍白。

病床旁边静静地坐着一个中年女人。

她是越小柔的母亲周玉琴。

周玉琴的眼睛已经哭肿了。

“老公,无论怎么样,你还是吃点东西吧。”

“你已经有两天没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扛不住的。”

越青松的身上透着一份死气。

满脸绝望。

“你别管我了。”

“我这种废人,死了对大家都好。”

周玉琴连忙扑到越青松身边。

“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啊。”

她紧紧地抓着越青松的手。

“能挺过去的,能挺过去的,我们一家一定能挺过去的。”

“砰!”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踹开!

“哒哒哒……”

越成峰亲自带着二十个健壮的保镖,冲了进来!

“你们要干嘛!?”

周玉琴吓了一大跳。

越成峰快步走向病床。

周玉琴连忙挡在越成峰面前:“你们走开!”

越成峰嘴角带着一抹冷色,对着保镖队长使了个眼色。

保镖队长立即抬起手。

“啪!”

周玉琴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因为保镖队长的力道很大,周玉琴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当周玉琴抬起头来的时候,她那张憔悴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红红的手指印!

越青松在病床上剧烈地挣扎。

“大哥,你为什么打我老婆?”

“我们又没有做错。”

“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难道还不满意吗!?”

越成峰冷冷一笑,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越青松的头发。

把越青松的头提了起来。

“你放开我老公,放开我老公!”

越成峰怒吼道:“臭婆娘,你给我安静点!”

“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把你这废物老公的针管给拔了!”

越成峰凶狠得像一条豺狼。

周玉琴吓得浑身哆嗦。

越成峰冷冷一笑,他抓着越青松的头发。

“你们是白痴吗?”

“竟然敢跟韩爷对抗!”

“在宁州,韩爷要你们全家三更死,谁敢留你们到五更!?”

越成峰越来越凶狠。

“现在马上打电话给越小柔。”

“半个小时内她要是再不出现的话,你就死定了!”

“笃笃笃。”

突然。

门外,传来敲门声。

这时,越小柔抱着越甜甜走了进来。

眼前景象吓了越小柔一跳:“大伯,你要干嘛?”

越成峰咬牙切齿:“我干嘛?”

“我现在要打死你这个蠢女人!”

越成峰怒气冲冲地上来,他扬起手,朝着越小柔的脸,狠狠抽过来。

“啪!”

越成峰的脸,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蒙了!

他被打得原地转了一圈,捂着脸后退。

等看清越小柔身边人,越成峰咬牙切齿地骂:“又是你这个狗杂……”

“啪!”

陆锦又是一巴掌,让越成峰闭了嘴!

越成峰眼冒金星,两颊发肿!

他没想到陆锦出手这么狠,一点情面都不留!

他连忙后退,盯着越小柔,冷冷地说。

“越小柔,我告诉你!韩爷马上就会断了你爸的医疗费!”

瞪着眼珠子,凶神恶煞!

“你觉得就凭你现在开的那家小面馆,支付得起这里昂贵的治疗费吗?”

“我现在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

“你要是再不答应,我现在就把你爸的针管拔了!”

越小柔抿着水润的薄唇,一脸哀求!

“大伯,我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

越成峰不顾越小柔的哀求,冷笑。

“当初因为你和不明来路的男人睡了,被省城金公子退婚。”

“我们家族蒙受了多大的损失!”

“现在,你必须要连本带利地还回来!”

陆锦走上前。

越成峰吓了一跳:“你要干嘛!?”

陆锦淡淡地说:“医疗费我来付。”

越成峰一愣,突然放声大笑!

“小子,说大话也不怕咬到自己的舌头!”

“一个月十几万的治疗费,你付得起吗!?”

第4章 把脸打肿

陆锦朝着越小柔看了一眼。

淡淡地说:“我勉强算个暴发户,最近手头比较宽裕一个月十几万,还是负担得起。”

“另外,我和这里的院长有点交情,我打电话给他,让他关照一下。”

越成峰嘲笑:“吹牛也不打草稿!”

“这家私立医院的院长,是恩德医疗集团的董事长!”

“连我见他一面都很难,就凭你?”

“你算什么东西!?”

“而且,你以为你伤了韩爷,他的手下会放过你?”

“没准,明天你的尸体,就会被人从垃圾桶翻出来!”

鄙夷!

冷笑!

越成峰眼中,陆锦就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子!

这时候,病房门被人打开。

进来了一名医生和护士。

医生一看到越成峰,立马洋溢起笑容。

“越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越成峰应付了两句,随后问医生:“张主任,我记得袁院长和你是亲戚关系?”

“嗯,他是我表姨父。”一提到院长袁世邈,张主任满脸都是崇拜。

越成峰指着陆锦:“你认识他吗?”

张主任瞥了陆锦一眼,冷笑。

“不认识。”

越成峰:“这小子说自己和你们院长很熟,还能把我弟弟的医疗费免了,你信不信?”

“越总,您别开玩笑了。”

张主任对着陆锦,脸上全是看不起的神色。

同时,又看向越小柔,对着越小柔惹火的身姿,狠盯了几眼!

眼睛里,满是猥琐!

还有浓浓的欲望!

“我表姨父可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连我平时要见他一面都很难,更别说是你这种人!”

“小子,你要不要脸?”

“说大话之前,先想想自己的身份!”

张主任冷笑着说:“你要是真的能把我表姨父喊过来,”

“我打自己脸十个巴掌!”

“但如果,你喊不过来的话,嘿嘿,我就把你的脸打到肿!”

话音刚刚落下。

“哒哒哒……”

这时,病房外的走廊里,传来了非常急促的脚步声。

不多时,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一身唐装的老人。

带着两名白大褂医生快步走了进来。

越成峰一看到老人,吓了一跳!

他在电视新闻上见过这个老人。

他就是恩德集团的董事长,袁世邈!

刚才还表姨父前,表姨父后的张主任,一见到袁世邈,大气都不敢喘。

缩在角落里不吭声!

“袁董事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越成峰连忙上前,卑躬屈膝,像个孙子一样谄媚。

袁世邈眼里没有越成峰,只有陆锦!

他一把推开越成峰,对着陆锦和蔼一笑。

“小陆,你来医院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我好到门口接你。”

张主任愣住了。

到门口迎接?

天呐!

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袁世邈是出了名的孤傲,冷峻!

上一次,省里的大领导来了,袁世邈都没有到门口迎接!

袁世邈其实是第一次见陆锦,也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

他只是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权势滔天!

因为在几分钟前,他用100亿美金,买下了这座医院!

而他买医院的原因很简单,方便未来老丈人治病!

张主任结结巴巴:“院、院长,他,他是……”

“他是我们医院最尊贵的客人!”

袁世邈的态度,让张主任和越成峰瞠目结舌!

他是尊贵的客人?

怎么可能!?

陆锦对着袁世邈说:“袁老,越叔叔的医疗费以后我来垫付。”

“不不不!”袁世邈一脸紧张。

“我们医院怎么能收你的钱?”

“从现在开始,越先生的所有医疗费用都免了。”

因为一句话,就把一年上百万的治疗费免了?

这陆锦的脸面也太大了吧!?

偏偏众人都还不清楚,这陆锦究竟是什么身份!

在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的时候,小甜甜却是伸手指向张主任。

“袁爷爷,刚才这位猴脸叔叔说,您要是来了,他就打自己的脸。”

“他还说,您要是不来,就把陆叔叔的脸打肿。”

小甜甜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袁世邈对着张主任眼珠子一瞪!

张主任立马缩着脖子:“院长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打自己的脸!”

“我来吧!”陆锦突然上前。

“啪!”

他一巴掌甩过去,张主任飞了起来,重重撞在墙壁上。

鼻血飞溅,半张脸都肿了!

陆锦走过去,扯过他的衣领!

用只有张主任能听到的声音说:“管好你的眼睛!”

“下次再敢用那样眼神看我老婆,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张主任吓得瑟瑟发抖,后面不需要陆锦动手,他连忙用力扇自己耳光!

“啪!”

“啪!”

整个病房都充斥着张主任自扇耳光的脆响声。

越成峰不敢再待下去,偷偷摸摸地要离开。

陆锦看着越成峰,眼睛闪过一抹寒光!

“越总裁!”

突如其来的声音,越成峰吓得浑身一抖!

“回去告诉韩开德,别再来找越小柔的麻烦,否则……”

“后果自负!”

……

半小时后,越家别墅。

“乒!”

边上价值十几万的青花瓷碗,被狠狠砸碎!

“废物!”

有一个老人在咆哮!

他是越成峰和越青松的父亲,越正国!

“老爷,韩董事长电话来了。”

管家满头大汗地把手机递给越正国。

越正国深吸一口气,接了电话:“喂,韩董事长您的身体……”

电话里传出韩开德的怒吼!

“今天我的老脸都被你的孙女丢光了!”

“越正国,我给你三天时间,要是见不到人,不仅你的酒店项目黄了!”

“你们整个家族都别想好过!!”

等韩开德挂了电话,越正国狠狠地将手机摔在地上。

越成峰在旁边劝说:“爸,您别生气,我还有一招可以对付越小柔。”

“这招一用,保证越小柔会服服帖帖主动送上门。”

越正国眼皮子跳动了一下。

“说。”

越成峰脸上浮现出一份阴险的笑容。

“我派人查了,越小柔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

“我让房东把他们家的东西都丢出去!让他们全家晚上睡大马路!”

“为了她老妈和孩子,越小柔就只能乖乖地任您摆布!”

阳光花园小区。

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将一个肥胖的男人拦下。

车窗放下,露出越成峰那张嚣张的脸。

越成峰报出了越小柔现在租住的地址。

然后问:“你是这户的房主吗?”

肥胖男人说:“三分钟之前还是,现在不是了。”

“啊?”越成峰非常惊讶,“那现在的房主是谁?”

肥胖男人转身,伸手一指身后。

越成峰瞳孔放大,满脸惊讶:“怎么又是你!?”

此时,站在越成峰面前的人,骇然正是陆锦!

绝世好女婿-陆锦, 越小柔-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