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途纵横-叶凡, 徐清儿-都市情感小说

医途纵横-叶凡, 徐清儿-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滴滴嘟嘟……”

“滴滴嘟嘟……”

“你挂了!”

“靠,这游戏不氪金完全没法玩啊!”

陈武看着黑屏的手机画面,即使“自己”变成了一具尸体,血槽已空,野外的怪物们仍旧在摧残着他。

他有些郁闷,不氪金,自己的装备太差了。

于是他眼珠一转,大声叫到:“老婆,给我点钱花。我要冲钱!”

“你做梦!”

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紧接着哒哒哒的脚步声,那个女人气冲冲的站到了陈武房间的门口。

陈武是徐家的上门女婿,对面的女人就是是陈武的老婆,徐清儿。一身修身得体的偏休闲样式的制服,衬托出她姣好的身材曲线,五官精致,长发如瀑,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儿,但是此时看向陈武的眼神中却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陈武,自从来到我们家。你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没事就宅在家里打游戏。你还有脸找我要钱?”

徐清儿看着自己那理直气壮向自己要钱的“丈夫”,气得肝疼。

她到现在还不能理解,为什么两年之前,爷爷一定要让自己和眼前这个无赖结婚。当时自己明明因为知道前男友劈腿的事情而伤心欲绝,根本没有再谈一次恋爱的想法。可爷爷偏偏强迫自己的父母同意了这桩婚事,更不准他们离婚,甚至不惜以收回父母的财产为要挟。

“你们徐家家大业大,假如被别人知道我这个女婿遭受了虐待,而且我因为没钱而不得不干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你不怕坏了徐家的名声?”陈武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你这个无赖!”徐清儿恨恨地跺了跺脚。

别的上门女婿,进了婆家哪个不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生怕惹得婆家不高兴。偏偏自己的丈夫却像是个大爷,不上班,不做事,没钱就找自己要。

“陈武,最后一次,我只给你三千。”

“得嘞,老婆。三千够了,我发誓,这个月肯定不会再跟你要了。”陈武举起了手。

哼,又是这一句,每次都这么说。

徐清儿看着嬉皮笑脸的陈武,心中忽然涌出无限的悲哀。

这就是爷爷给自己选的好老公。

生了一副好皮囊,却是个酒囊饭袋。却不务正业,吃着婆家的软饭,而且毫无廉耻心。明明知道亲戚朋友在背后嘲讽,却始终我行我素。一副“我就这个样,你们能把我咋滴”的态度。

哒哒哒。

徐清儿觉得自己再多看见陈武一秒,自己都会少活一年。

“喂,老婆,记得直接转账到我微信里!”陈武冲着徐清儿离去的背影喊道。

半个小时候。

叮!

微信收到了一个转账,三千到手。

陈武嘿嘿一笑,赶紧给自己的手游了里冲了钱。进了客厅,刚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躺下。门突然开了,自己的丈母娘蔡芳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衣着不凡、相貌英俊的青年。

“小林啊,你怎么回来得这么突然啊,也不打声招呼。快进来坐,清儿现在应该是去公司了……”蔡芳笑吟吟的,跟青年很熟悉的样子。

但是等到她发现躺在沙发上的陈武时,脸色瞬间冷淡下来。

“妈,你回来了。”

陈武从沙发上坐起来,有些疑惑。这个时候,蔡芳应该是在外面打牌才对。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种女婿!”

蔡芳今天的火气似乎特别的大,她拉着青年也坐到了沙发上。甚至亲自给青年倒了一杯茶,当然了,陈武是没有份的,他直接被蔡芳无视了。

陈武打量着青年,青年皮肤白皙,穿着一身银色的西装,身上有股贵气。从蔡芳对青年的态度来看,对方明显不是一般人。

更重要的是,陈武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股敌意。

“你就是陈武?”青年呷了口茶,盯着陈武。

“你是?”

“这位是林天凯,本市林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也是清儿的好朋友!”蔡芳瞪了一眼陈武,特意在“林氏集团继承人”这一句话上加重了语气。

随即蔡芳又夸奖林天凯道:“小林可真的称得上是青年俊彦啊,将来必然是人中龙凤……”

林天凯?

陈武心中一动。

这不是徐清儿的前男友么?

三年前,徐清儿和林天凯分手了,当时受了很大的打击。虽然徐清儿不主动提这件事,但毕竟在徐家待了两年,陈武还是通过只言片语了解到,当年两人的分手主要责任在林天凯,似乎是他劈腿了。

蔡芳现在把他带到家里来干什么?

“阿姨过奖了。”林天凯话虽然这么说,那副骄傲的神情却出卖了他:“这两年我都在欧洲为家族业务开辟市场,成绩勉强让家族的长辈们满意。这次把我调回姜州,就是有意打算让我接触到家族的核心业务,以后我就待在姜州不走了。说不得,将来会来多多叨扰呢,阿姨可别嫌弃我烦啊……哈哈!”

“真的?那太好了!你和清儿是这么多年的朋友,阿姨已经把你当半个儿子了,以后你可要多来玩啊,阿姨随时都欢迎你!”

蔡芳两眼放光,她当年就十分属意林天凯做自己的女婿。若不是后来徐清儿和林天凯突然分手,再加上徐家老爷子横插一杠,哪里有陈武的机会!

“小林啊,你既然回来了,就多找时间陪陪清儿。她如今给她爸帮忙,公司每天操心的事情又多,你可得好好照顾她啊,没事带她出去看看电影,去哪里旅旅游也好啊。有你在,清儿总能轻松一些。你可千万别学某些吃软饭的废物,不求上进,整天只知道游手好闲……”

蔡芳絮絮叨叨的,话里话外不停地讽刺陈武。林天凯不时应和,看向陈武的眼神却带着冷笑。

眼看场间这两人都不待见自己,陈武也懒得和他们计较,准备回自己房间去。就在这时,林天凯忽然问:“陈武,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额,现在还在观察行情,我可不是随便就去哪里找份普通工作上班的人……”陈武打了个哈哈。

“他还能有什么工作?一个大男人整天无所事事,就是去应聘保安,人家也瞧不上他!”蔡芳讥讽。

林天凯眼中一抹轻蔑一闪而过,忽的坐正了身形,对蔡芳道:“伯母,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想要和您说。”

“什么事?”蔡芳看着林天凯的神色,心中一动。

莫不是……

“我希望您能让清儿和这个废物离婚,我愿意做您的女婿!”

“好!我同意!我早就看这个废物不爽了,要不是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我早就让他们离婚了。”蔡芳心中一喜,满口答应下来。

“喂,你们两个一口一个废物的,过分了吧。”陈武皱起了眉头。

“住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看小林,再看看你自己。小林可是林氏集团的人,又有海外工作经验,长得又一表人才。你有哪一点比得上他?”蔡芳看向陈武的眼神充满了嫌恶。

陈武摸了摸鼻子,自己明明长得也不算差好不好?有时候去附近的大学城内溜达,还会有妹子主动找自己要微信呢。只不过自己洁身自好,也懒得告诉徐清儿他们罢了。

“可是,这种事情不应该征询徐清儿的意见吗?你们两个在这里商量,就能做的了主了?况且,当年可是老爷子要求徐清儿跟我结婚的……”

“你别想再用老爷子来压我!”蔡芳尖声叫道,五官甚至都有些扭曲,像是陈武的话碰到了自己内心的禁区:“我不知道你到底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这个废物,根本配不上清儿!”

陈武一声叹息,不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蔡芳根本看不上自己,但他又何尝想当这个徐家的女婿?

两年前,如果不是徐延鹤请求自己,他根本不会和徐清儿结这劳什子的婚。

林天凯冷笑,道:“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从你的角度来说,好不容易攀上了徐家这根高枝,自然是不肯轻易放弃的。没关系,只要你答应和徐清儿离婚,我立马可以给你一笔钱,足够你以后衣食无忧了。”

“多少?”

陈武问,他还真有些好奇。徐清儿一家看不上自己,是摆在脸上的事。他之所以能够没有发飙,纯粹是因为毕竟自己这两年吃住都是在别人家里。而且,他对徐清儿还有些同情。徐延鹤这老家伙为了得到自己的帮助,不惜乱点鸳鸯谱,却毫不顾忌自己孙女的感受。

这两年徐清儿过的并不开心,是明眼人都看得到的事。

“三百万,对于你来说,已经够用了吧。”

林天凯死死地盯着陈武,缓缓地吐出一句话。

“可以,不过,这只能够代表我自己的意愿。清儿她自己怎么想,我可管不着。”

陈武点头,这两年天天被蔡芳和其他徐家亲戚冷言冷语,他也受够了。再待在徐家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趁着这个情况离开,放自己那个名义上的“老婆”快乐的去生活。

况且,还能够再从林天凯那里敲一笔钱。这个生意怎么看,都很合算。

至于和徐延鹤老爷子的约定,到时候自己再跟他解释算了。

第2章

“你答应了?”

蔡芳看着陈武,有些没反应过来。按照她对陈武的了解,这可不符合对方那无赖的形象啊。

“答应了。”陈武点头,看着林天凯:“不过,你得把说好的钱给我。”

“放心,我是什么身份?岂会赖你这么点钱?”林天凯轻蔑地道:“拿了钱,你就滚吧。有多远滚多远,最好以后都不要再在我们面前出现。”

林天凯也没有想到今天的事情谈得这么顺利,不过此时他也只将此归结为陈武被自己给震慑住了。

陈武眉头一皱,末了又松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又开了。却是徐清儿回来了,今天她下班比以往要早一些。

“清儿,你回来了!”

一见到徐清儿,蔡芳直接把徐清儿拉到了客厅内。

徐清儿一脸疲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待进了客厅,见到了林天凯,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清儿,我从国外回来了,以后就呆在姜州不走了,我是特地来看你的。”林天凯神情款款。

“不必了。你走吧,我家不欢迎外人。”徐清儿扭过头去不看他,声音冷淡。

林天凯一愣。

“哎,你这孩子。小林毕竟是客人,你们俩也是认识的。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清儿,你先坐下喝杯水……”眼见气氛不对,蔡芳急忙打圆场,让徐清儿坐到自己身边。

“咳咳,清儿,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跟你说。”林天凯盯着徐清儿的侧脸,目光灼灼。

“你要说什么我不感兴趣,我累了。妈,你替我招呼他。”徐清儿喝了一口水,却又准备离开。

“你先听小林把话说完!”蔡芳毫无威力地瞪了徐清儿一眼,同时捏了捏她的胳膊。

“说吧,你有什么事?”徐清儿无可奈何了,没好气地道。甚至都没有正眼打量过林天凯一眼。

林天凯道:“清儿,我今天来,就是想说。请你接受我,陈武已经答应我了,只要你愿意,他随时都能够和你离婚。”

“对啊,清儿。陈武那个窝囊废根本就配不上你,你和小林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妈虽然不知道你们俩当年闹了什么别扭,闹得要分手,但小情侣之间吵嘴不是很正常的么,这些年妈和你爸也是经常吵架,还不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听妈的,只有小林最适合你了……”蔡芳在一旁添油加火。

陈武撇撇嘴,蔡芳这个丈母娘,也太看得起林天凯这个家伙了吧。我在徐家这两年,怎么从来都受过这待遇?

徐清儿停下了动作,看着旁边眼神殷切的母亲,再看着不远处的林天凯。

“这是你们两人的意思?”

“对。”

徐清儿又看向陈武:“你也同意了和我离婚?”

陈武摊手:“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这两年你心里肯定也很委屈。我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既然大家在一起过得不开心,何不放手让彼此解脱呢。”

嗯?

徐清儿眉头一挑,这可不像是这个无奈能说出来的话啊。

“清儿,我爱你。请你答应我吧,当年是我的责任,我没能照顾你的感受。现在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林天凯却插话了,眸子饱含感情,直看得旁边的陈武想吐。

不知为何,陈武总觉得林天凯这家伙不像个好人。这是他一贯以来的一种直觉,而且往往很准。

当然,如果有人说他是因为林天凯当着自己的面向自己的老婆——一个大美女,表白而感到吃醋,他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徐清儿盯着林天凯,看着对方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表情复杂。她的眸子迷离,眼神透露着回忆,似乎是想起了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林天凯心中一喜,徐清儿毕竟还是对自己有感情的。

场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徐清儿的决定。

但就在林天凯心中石头快要落地之时,忽然间,徐清儿收起了刚才那副神情,看向林天凯,冷笑:“你还真是会装啊,林天凯。当年你为了追求端木家的大小姐端木笙,而抛弃我的事,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现在你又来找我,怎么?是想做人家的上门女婿没成功么?”

端木家的大小姐?

端木笙?

徐清儿话一说出口,三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蔡芳更多的是疑惑,端木笙是谁?端木家又是哪个家族?怎么林天凯的脸色白了?

以她所处阶层的眼界和见识,她还从未听说过这号家族和人物。

陈武却是瞳孔一缩,赶紧低下了头,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反应。

端木笙!

和燕京黄家平起平坐的端木家的公主!

林天凯竟然认识她!

而林天凯则是耸然一惊,徐清儿是怎么知道当年的内幕的?她竟然知道端木笙这号人物?

在和陈武结婚之前,徐清儿和林天凯是一对情侣。而最后的分手,主要就是林天凯的责任。因为他曾经遇到了端木家族的公主端木笙,而且端木笙似乎对他有些好感。

这让林天凯大喜过望,他们林家虽然在姜州很有实力。但对端木家这种巨头来说,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如果能攀附上端木笙,哪怕是做端木家的女婿,也足以让自己的阶级提高好几层。以后就连林家的族长和那些长辈们,都要看自己的脸色。

因此林天凯粗暴地和徐清儿提了分手,丝毫不顾忌对徐清儿造成的伤害。他最后当然是没有成功的,原来端木笙对他根本没有丝毫好感,一切都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所以他才会想着再来找徐清儿,本打算道个歉,然后随便哄哄,就能让徐清儿旧情复燃,想不到徐清儿竟然知道当年的内幕!

徐清儿站了起来,表情冷漠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你当年想要攀附端木笙,就把我一脚踢开。如今没成功,就又来找我。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林天凯,我是你的备胎么?我不想再见到你,妈,送客!”

说完,她就直接上楼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清儿……”

林天凯立即跟着站了起来。

“快滚!我们家不欢迎你!我告诉你,我宁愿和陈武结婚,也不会找你这种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豺狼!”

第3章

砰!

徐清儿重重地关门,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伯母,清儿她……”

“没事,小林。我相信你,你不是这样的人,清儿她现在正在气头上,等下我再去劝劝她。”蔡芳急忙道。

事到如今,三人也都从两人的言语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不过让陈武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蔡芳竟然没有生气,反而仍旧在劝慰林天凯。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和她解释清楚,让她相信我。”

林天凯心中一万个后悔,自己还是太自信了,竟然没有想过会遇到这种局面。早知道如此,之前就应该多想好几套说辞了。

“你还是走吧,清儿明显看不上你。你在这死缠烂打的,算怎么回事?”

陈武叹息,也说了一句。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刚才清儿说的话,让你很得意是不是?”被陈武劝慰,却激发了林天凯的怒火,一把推向陈武。

在他眼中,陈武的话分明就是对自己的嘲讽。

自己高高在上,陈武就是个臭屌丝。徐清儿竟然宁愿选择这个臭屌丝,也看不上自己。

那自己算什么?

连一个屌丝都比不上么?

但他的手被陈武抓住了,陈武眼神冷了下来。

从下午林天凯他们进屋开始,蔡芳和林天凯就对自己冷嘲热讽,自己懒得计较,一忍再忍。

这家伙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好欺负的了?

啊!

林天凯痛呼一声,陈武的大手像是钳子一般,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掌,然后猛地一扭。林天凯有种关节错位的感觉,赶紧出声:“放手!快放手!”

“之前给你几分脸面,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没听到清儿的话么,快点滚!不然,就不是扭伤你胳膊那么简单了!”

林天凯恨恨地看了陈武一眼,今天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他捂着自己的肩膀,往外走去。

“哎,小林,你别生气。陈武他这人平时不是这样的,你别走啊,伯母给你找医生……”蔡芳急忙追了出去,她也被陈武电光火石间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但让林天凯就这么离开,是她不能接受的。

好不容易调到一个金龟婿,岂能如此就轻易放手?

林天凯一把甩开蔡芳的手,也不看她,只是死死地盯着陈武:“你小子有种,给我记着。今日事,来日必定三倍奉还。”

陈武抱着胳膊,笑:“好啊,我等着你。如果你敢来找我的话……”

“告辞!”

林天凯出去了,蔡芳追了出去。陈武低笑一声,跟着上了楼。

推开卧室房门,发现徐清儿正站在窗户旁边,借着日暮的阳光,能看见她看着手里的照片入了神。

照片里是林天凯和徐清儿两人依偎在一起,徐清儿笑靥如花,林天凯只是微笑,一股傲气隔着相片都能感觉到。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和我离婚?”陈武淡淡地道。

唰!

徐清儿从柜子里掏出一把剪刀,在相片上剪出了许多口子,然后将它撕得粉碎。

陈武又是一叹。

自己的初恋情人竟然是个趋炎附势,冷血无情之人。为了荣华富贵就将自己一脚踢开,任谁遇到这种情况,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黄昏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将徐清儿的身影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显得十分落寞。

室内很安静,好一会儿后,徐清儿仍旧背对着陈武,声音依旧冷淡:“我愿不愿意离婚,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我的事,不用你管。”

陈武摸了摸鼻子。

自己何必来触她的霉头?

他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徐清儿又说话了。

“陈武……”

“嗯?”

“刚才……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把林天凯赶走。”

“哦!”陈武打个哈哈:“我早就看那小子不爽了,本来就准备赶他走的,你不用那么客气。不过……”

他眼珠一转:“如果你真的想要谢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就好了。”

“帮忙?什么忙?”

“嘿嘿,老婆,你看要不,再给我游戏充一千块钱?现在这手游啊,不氪金玩起来忒得不爽快……”

“滚!”

砰,门又被重重地关上了。

陈武耸耸肩膀,看了眼时间,朝着走廊尽头属于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间房间是陈武专门用来做储藏室的,徐家人从来都懒得进来打扫。推开房门,里面堆着一些杂志、旧电脑,角落里还有一些瓶瓶罐罐和包装严密的纸袋和皮袋。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味,陈武从铁柜子上拿下几个不起眼的小纸包,打开后,里面赫然是中药材。

他嘿嘿一笑。

“再吃三服药,她的病应该就要好了。”

取药,下楼,趁着蔡芳还没回来,他来到厨房,用带下来的小罐子煎了。然后封住口,快速地藏到自己对方杂物的房间里。

平时这个点家里都没人,所以陈武都是优哉游哉,也不虞有人发现自己的行为。今天一下子都回来了,不得不手脚麻利些。

...

...

九点钟时,已经吃过了晚饭。徐清儿不耐母亲的唠叨,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陈武推开房门时,徐清儿似乎是刚刚入睡,作势要醒来。

陈武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前,双手寒光乍起,快速地挥舞着。几分钟后,徐清儿呼吸平稳下来,进入了沉睡状态。

这时候才能看清,原来陈武竟然是插了几根银针在徐清儿的身上。

“这小妮子睡眠质量不好啊。”陈武看着徐清儿紧皱的眉头,咕哝了一句,给徐清儿轻轻按摩头部,总算让徐清儿舒缓了许多。

手指触摸着徐清儿滑腻的皮肤,从她的脸蛋上拂过。打量着自己“老婆”那绝美的容颜,陈武却没有升起任何邪恶的想法,只是轻笑:“小妮子,当年在京城,不知道多少王公贵族排着队求我叶凡出手,多少荣华富贵我都看不上眼!这两年来,如果没有我暗中给你疗伤,只怕你早就一命呜呼了。你却嫌弃我整天吃你的软饭,呵……”

叶凡,这才是陈武的本名,他本是京城叶家人,可不是告诉徐家人的什么自幼孤儿。

京城叶家,一个曾经显赫的家族。但是在三年以前,发生了一起在新闻中绝对不会被报道,但是却震惊了京城上流阶层的大事——京城流血夜。

叶家,一夜之间覆亡,只有叶凡逃了出来。他改名换姓,一路逃亡。路过姜州时,想不到竟然被姜州本地的一个小家族徐家的家主徐延鹤给认了出来——以叶凡作为曾经京城显赫世家的眼光来看,徐家就是个小家族。

第4章

于是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徐延鹤知道叶凡作为“医道圣手”叶家传人的能力。于是恳请他治好自己的孙女徐清儿,作为回报,徐延鹤则是帮助叶凡躲避仇家的追杀。

这本是他和徐延鹤之间的秘密交易,谁知道徐延鹤这老头子,后来竟然让徐清儿嫁给了自己,让自己成为了徐家的上门女婿。

每每想到这里,陈武,或者说是叶凡都不得不感慨老头子的魄力或者说是愚蠢。

他的仇家乃是京城王家,是比叶家更为可怕的存在!

但凡被王家人知道自己藏在徐家,迎接徐家的将是灭顶之灾。

自己成了徐家的女婿,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把徐家给捆绑上了战车!

就连陈武有时候也忍不住思量,徐延鹤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徐清儿从小患有一种奇症,请过许多医生都束手无策。可是自从和陈武结婚后,她的病情就逐渐好转,到了一年前,基本都不再发作。整个徐家,除了徐延鹤跟陈武外,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能当做是徐明和蔡芳之前的求神拜佛起了作用,甚至还成为了一个谈资。

把药喂着徐清儿喝完,陈武收拾完毕。洗漱后,在地板上睡下。

这是他和徐清儿之间的默契,他睡地板,徐清儿睡床,两人之间互不干扰。

两年间,陈武对徐清儿秋毫无犯,也是徐清儿唯一对陈武产生的地方。

十一点时,楼下又有了动静,是徐明回来了。

徐明,徐延鹤的小儿子,排行老三,有些怕老婆,也就是俗称的“妻管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蔡芳脸上贴着面膜,一边埋怨一边问道。

徐明摇了摇头:“时间不巧,没见到秦二少的面。我听说他回省城去了,晚上又见了几个商会的伙伴,关于怎么和秦二少谈判,拿下天府广场的建材生意,暂时还没有办法。”

“还没有办法?”蔡芳一听就冒了火:“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天府广场可是大投资!咱们如果能承包下一半的建材生意,哪怕只有四分之一,也够解决咱们家的燃眉之急了!秦家可是从省城来的,秦二少又是天府广场的负责人。本来让你趁着秦二少还留在姜州的时候,好好和人家拉拉关系,说不定人家就把这生意让给你。你倒好,到现在还没有搞定!”

蔡芳越说越气:“省城那么多建材公司,假如秦二少在省城找到了合作商,咱们怎么办?”

说到这里,她甚至动起手来,想要揪徐明的耳朵。

偏偏徐明是个怕老婆的性子,竟然也没发飙,只是拦了几下。

“干什么呢!别吵着清儿睡觉,哎,你慢点!我告诉你,我还是有好消息的。”徐明急忙道。

“什么好消息?”

“你先住手!”

蔡芳停了下来,徐明看着自己这个彪悍泼辣的老婆,叹了口气。

正东建材是徐延鹤交到徐明手里的,可是如今经济不景气,公司的经营每况愈下。徐明也知道老婆焦急的心情,清了清喉咙,道:“我虽然没见到秦二少,但我打听到一个消息。秦二少之所以回省城,是因为秦家老爷子生了病,听说病得还不轻,我听说他们甚至还找到了什么京城王家的人,也都没有治好……”

京城王家?!

躺在地板上闭目冥想的陈武猛地睁开了眼,自己竟然又听到了京城王家的消息!

他聚精会神,开始倾听楼下传过来时已经十分微弱的交谈声。

“……那京城王家是何许家族,我不知道。总之秦老爷子生病是板上钉钉的了,所以我就琢磨着,咱们见不到秦二少,不如就直接去见秦老爷子!咱们多带一些贵重的药材,再把姜州和周边城市的名医都给请过来,一起去给秦老爷子看病。假如真成功了,那秦老爷子必然承我的情,秦二少自然也高看我两眼。到时候一个天府广场,还不是手到擒来?”徐明摇头晃脑,似乎对自己的主意十分得意。

在楼下的陈武却差点笑出声来,徐明和其他徐家人还是见识太少了。盘踞在姜州,视线就最多就只有省城的范围,对京城王家一无所知。

王家可是与叶家齐名的医道家族,医术可以说是站在了华夏顶点。连王家都看不好的病,启是你徐明随随便便搜罗几个所谓的“名医”就能治好的?

“有那么简单么?”蔡芳也觉得不靠谱:“秦家家大业大,可不是什么小户人家。如果真的靠吃什么补药请什么名医就能治好,那秦家自己早就干了,他们又不缺钱。”

“嗨,这本来就是尽人事的事儿。”徐明大手一挥:“当然没那么简单了,不过我们这么尽心的去做。就算不成功,也是份心意不是?秦二少又不是铁面门神,总是会感激咱们的费心的。有了这一层交情,到时候事情就好谈了嘛。”

“也只能这么做了,那你得尽快准备了,可别让别人抢了先。”蔡芳点头,忽然话锋一转:“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跟你说。”

“什么事?”徐明喝了口茶,问。

“今天林天凯来了,我觉得他才是适合清儿的人,我想让清儿和那个窝囊废离婚!”

在楼上的陈武眉头一挑,自己这个丈母娘,对于拆散自己和徐清儿这件事,还真是孜孜不倦哪。

蔡芳满以为徐明会顺着自己,孰料徐明想都没有,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不行!”

“你说什么?!”蔡芳眉头倒竖,又揪住了徐明的耳朵。

“哎,哎,轻点轻点!”徐明赶忙求饶:“陈武和清儿的婚事,可是老爷子点头的,我们能违背吗!”

“老爷子老爷子,又是老爷子!”蔡芳几欲抓狂:“你都是做父亲的人了,还这么怕你爸吗?”

“什么叫怕?我那叫尊重!尊重你懂不懂!”徐明老脸一红,辩解:“况且,老爷子当年可是说了,如果咱们让陈武和清儿离婚,就收回咱们名下的财产。到时候,咱们只有去睡大街了。”

“你这个窝囊废!”蔡芳尖叫起来,她心头有一股无名的怒火,不知道该朝谁发泄:“你总是这样,什么都不敢争!你看看你大哥,住别墅买豪宅!再看看你二哥,法拉利换起来就跟换自行车似的!你再看看我们!徐明我告诉你,我嫁到你们徐家,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不是来跟你吃苦的!”

说着说着,她忽然又啜泣起来:“呜呜呜……我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东西,真不知道你有哪里好……”

楼下的陈武心中一叹,自己的岳父岳母,也是一对极品。

一个怕老婆怕的要死,被老婆这么蹬鼻子上脸都不生气。

一个又泼辣蛮横,而且还十分势力。

“老婆,你别哭了,你凭什么觉得他比陈武要好?”徐明急忙安慰起来,同时低声怨念。

“凭什么?”蔡芳用尖利的声音道:“我告诉你,就凭他是林家的继承人之一!就凭林家是姜州的龙头家族之一!清儿只要嫁给了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咱们俩以后见了你大哥二哥他们,也能抬起头做人!再也不用受那些窝囊气!”

“可是,清儿不是拒绝了嘛……”徐明嗫嚅。

“她是昏了头了!咱们俩作父母的,一定要把她劝服。让她认清现实!那个废物陈武,我一定要把他赶出徐家的门!”

“可是……”

接下来的吵吵闹闹陈武懒得再听,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但他相信蔡芳也只是嘴上痛快罢了。毕竟,徐延鹤在家族内还是一言九鼎,威信十足的。

他忽然对那个秦家有些好奇,王家这种当世大族。可不是会随随便便就出手的,秦家竟然能够请动王家的人,说明它也不简单哪。

自己,该不该去了解一下呢……

医途纵横-叶凡, 徐清儿-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