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尊王-江尤, 秦伊夏-都市情感小说

神级尊王-江尤, 秦伊夏-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归来

一艘远洋邮轮伴着轰鸣声,驶入琴岛港口。

旅客纷纷下船,人群中,身高196,模样帅气的江尤,尽管衣着朴素,但依旧鹤立鸡群。

无视众人打量的目光,江尤抬头望向高楼林立的琴岛市。

“六年了,你还好吗?我终于回来了!”

江尤的脸上满是感慨,六年前的那场意外,让他远走他乡,加入组织,彻底断了联系。

为了回来,他从一名地下世界的新人,攀升到罕见的十一星尊王,威震八方。

即便脱离组织归来的代价,是身负重伤,是从十一星尊王的战力降至六星,可他依旧无怨无悔。

只要能再见她一面,值了!

收拾好心情,大步流星的走出码头。

江尤站在路边,一辆蓝色的老款保时捷911开过来,停在他的跟前。

车门打开,一位衣着华贵的小伙子走了下来,恭敬的弯腰,递出手中的车钥匙。

“尊上,这是您要的车!”

江尤审视着眼前的老款保时捷911,蓝色版本,他曾经的梦想之车。当年只能做梦想想,如今信手拈来。

接过车钥匙,江尤说道:“我已脱离组织,你无需再称我尊上。”

“是,尤先生!”

小青年低着头,喊着江尤在地下世界的代号。

江尤收起车钥匙,朝着青年探出手。

“我让你查的资料呢?”

“都在这儿!”

青年回应着,递上一个档案袋。

江尤取出里面的文件,随意翻看。第一份文件,是他要找之人的资料,而第二份文件,则是他母亲的信息。

突然,江尤皱起眉头,“我母亲一年前离开小区,便再无踪迹?这就是你调查的结果?这就是你琴岛第一少孔离的能耐?”

孔离瑟瑟发抖,满头大汗,慌忙道:“尤先生,时间紧迫,我也是……”

“我不想听借口,我只看结果!”

江尤收起文件,丢入车内,扫了眼孔离,沉声道:“再给你三天时间!”

“谢尤先生!”

孔离擦着汗水,犹如劫后余生。

江尤坐在车里,降下窗户,目视前方,平静的留下一句,“你知道我的风格,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如果你还是做不好,看在你出过力的份上,我会给你留个全尸!”

说完,一脚油门下去,911就只剩尾灯。

孔离脸色惨白,浑身直打哆嗦,堂堂琴岛第一少,差点儿就尿了裤子。

可他也明白江尤的本事,在地下世界罕见的十一星尊王面前,他这个琴岛第一少,跟个臭虫没啥区别。

哗啦啦!

不远处几辆路虎揽胜上跳下来一群西装墨镜男,毕恭毕敬的围在孔离身侧。

“少爷!”

孔离深吸一口气,吩咐道:“动用全部力量,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张翠花的下落!”

众手下茫然,“少爷,这张翠花是谁?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孔离抬手就是一巴掌,怒斥道:“谁?能要我命的人!都滚去做事!不然老子先宰了你们!”

“明白!”

那群西装墨镜男畏畏缩缩,不敢犹豫,立马对琴岛市展开拉网式搜索。

一时间,张翠花,这个土味儿十足的名字,响彻了琴岛市黑白两道。

……

敬亭别院!

琴岛市高档别墅区,江尤把车停在9号别墅不远处,朝着里面张望,手里还拿着孔离交给他的资料。

“秦伊夏,关中秦家嫡系,五年前开始创业,如今是琴岛市百强公司,资产过亿!”

江尤嘟囔着资料上的信息,不由感慨,大学相恋四年,他竟连自己女朋友的身份都不了解。

关中秦家,真正意义上的庞然大物,无论政商,在关中都有绝对的话语权。

想当年,他这个穷小子竟有这么一位豪门女友,也实属不易。

可惜……那场事故,把他们分开了。

“六年前的不辞而别,照着伊夏的脾气,肯定恨透我了。”

江尤苦笑,他太想挽回一切,但秦伊夏会不会原谅他,还是个未知数,纵然当年的离开,他乃是身不由己。

这时,别墅门打开,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走了出来,她容颜绝美,纵然是明星在她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她就是秦伊夏,当年琴岛大学的校花,如今,容颜未改,只是多了一份成熟美。

只是江尤敏锐的注意到,在秦伊夏的左手边,还牵着一个小女娃的手。那女娃和秦伊夏的容貌,也是有着七成相似。

“伊夏结婚了?”

心里咯噔一下,江尤赶紧翻阅资料,“未婚,育有一女,五岁!”

江尤心头一紧,隐隐有所猜测,“难道?”

他离开六年,孩子刚好五岁,而且秦伊夏还是未婚,事情渐渐变得明朗。

可越是如此,江尤越是自责,如果真是他的女儿,他作为父亲,作为丈夫,在妻女最艰难的时候,却不在身边。

他能想象的到,秦伊夏这六年来过的是何等的艰难,单亲妈妈,只身创业,面对的冷眼,嘲笑,困难,样样都不会少。

即便秦伊夏不会原谅他,江尤也觉得情有可原。但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弥补和补偿妻女,还他们一个完整的家。

守护妻女,成了江尤涌上心头的唯一执念。

前提是,他要确认一下,那小女娃是不是他江尤的骨肉。

看着秦伊夏送小女娃上了保姆车,江尤一脚油门跟了上去,他明白,以秦伊夏的脾气,肯定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只能自己查。

“嗯?”

门前站着的秦伊夏,见到有辆老款蓝色的保时捷911从门前驶过,不由得愣了下神。

她回头看向自家车库,里面也静静的放着一辆崭新的老款911,也同样是蓝色的。

“还真有人跟那个负心汉一个品味?”

秦伊夏眼神中闪过一丝伤感,回了别墅,“墨雨,明月上学去了,咱们也回公司。”

江尤开车跟在保姆车后面,未能注意到秦伊夏的表情,以及车库里的那辆同款保时捷911。

开始,江尤还以为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秦伊夏安排人送女儿上学,但看着保姆车开出市区,来到一片废弃的旧厂房,他立刻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

保姆车停在废弃的厂房门口,孔武有力的司机走下来,手里拎着哭哭啼啼的小女娃走了进去。

一把将小女娃丢在角落,司机凶神恶煞的吼道:“给老子闭嘴,再哭,再哭就把你的舌头割掉!”

小女娃听罢,哇的一声,哭的更响了。

第2章 变态,放开小小姐

司机满脸横肉,一脸凶相,见小女娃哭声越来越大,顿时怒起。

他抬起砂锅大的拳头,砰的一声,直直的砸在废厂房的砖头柱子上。柱子应声断裂,碎砖头散落一地。

“丫头,再哭,我就打的你脑浆迸裂。”

“咯!”

小女娃哭声立止,尽管她不太能听懂司机的意思,但本能告诉她,必须止住哭声,不然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眼泪汪汪的盯着司机,小女娃抽泣着问道:“孟叔叔,咱们不是要去幼儿园吗?为什么要来这里?我怕!”

姓孟的司机平日里是小女娃的专属司机,几年来负责小女娃的上下学接送,也算是小女娃身边亲近的人了,可眼前孟司机狰狞的模样,对小女娃来说完全是换了个人。

面对小女娃的天真,孟司机肆意狂笑,“幼儿园?丫头,以后你可能都不会再去了。”

“错,不是可能,是一定!”

这时,一个声音突兀响起,从废厂房深处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他留着小胡子,手中把玩着短刀,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他眼冒杀气的盯着小女娃看了会儿,对孟司机说道:“事主说了,姓墨的女人还有这女娃,今天都得死!”

孟司机瞧见比自己还年轻几岁的小胡子,立马躬腰抱拳,客客气气的说道:“洪师傅!”

洪师傅摆摆手,“老孟,你比我年长几岁,不必客气!”

孟司机没敢怠慢,“洪师傅是万中无一的武道大师,武者,强者为尊,我客气是应该的。”

洪师傅嘴上说着不必客气,但表情却极为受用。

他瞄了眼刚刚被孟司机捶断的砖头柱子,拍拍孟司机的肩膀,说道:“再努力几年,你或许也有机会成为武道大师。”

孟司机听罢,两眼放光。踏足武道大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在此之前,都可以看作蝼蚁。

别看他刚刚一拳凶猛,却敌不过洪师傅的一根手指,这便是差别。

“老孟,这次行事,我只负责那姓墨的女人,至于这女娃……”

洪师傅瞥了眼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娃,面无表情的说着。

孟司机心领神会,立刻回道:“我这就处理!”

说着,孟司机转身走向了蜷缩在角落里,梨花带雨的小女娃。

他握着拳头,脸上流露着狰狞的笑容,“丫头,这几年其实你妈待我不错,但可惜有人出了高价,我也很无奈,毕竟,大人都是喜欢钱的。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死的没有痛苦。”

话音落,他便在小女娃惊恐的目光中抬起了拳头。

咔!

突然,废厂房门口传来了一声脆响,打断了孟司机的狠手。

回头望去,一个身高接近两米,长相帅气的小伙儿走了过来。他踩着地上的碎石,一脸平静的打量着废厂房里的情况。

目光随意的扫过洪师傅,越过孟司机,最后落在了抽泣的小女娃身上。

他,江尤,来了。

洪师傅见状,皱皱眉,略带不悦的对孟司机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都被人跟了过来?”

孟司机愣了愣,然后无所谓的笑道:“洪师傅,看他的模样,肯定是那贱女人的追求者,现在,也不过是不自量力的逞英雄,不打紧的。”

洪师傅审视了江尤一番,长相和身材可以,就是穿着打扮寒酸了点,身上也没有武者的气息,看上去像个愣头青。

随即,他便一脸轻蔑,“老孟,在姓墨的女人来之前,这种杂碎,你就清理掉吧!”

“妥!”

孟司机回应着,昂首阔步的朝着江尤走去。

他一边握着拳头,一边肆意大笑,“小子,又是秦伊夏那骚浪贱的舔狗?我说你们这群人,干嘛对一个带着小杂种的破鞋情有独钟?想当便宜爹啊?那你也得有点儿本事,你这弱不禁风的,我一拳下去……”

嘭!

一声闷响,孟司机的话戛然而止。

只见他瞪着眼睛,惶恐的盯着江尤,仿佛是见了鬼。抬起手,想要捂着自己那不知何时已经凹陷下去的喉咙。

可惜,手臂刚抬起一半,整个人就无力的倒了下去,再也没有半点生息。

再看江尤,他正在用纸巾擦拭着手背,自始至终都未曾直视孟司机一眼,“脏!”

简单一个字,就是江尤的全部态度。

嘶!

洪师傅倒吸一口凉气,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他刚刚捕捉到了江尤一拳打碎孟司机咽喉的恐怖一幕。

那拳速,纵然是他,也望尘莫及。

“高手!”

之前还是一脸轻蔑,此刻,却已然是心中惶恐。

“朋友,哪路的?”

洪师傅紧张的问询着,他只知道秦伊夏身边有个刚刚入门武道大师的墨雨保护,却不知还有江尤这号人物。

江尤扫了眼洪师傅,答道:“你不配知道!”

洪师傅嘴角微颤,深知来者不善,完全不敢停留,“那就江湖再见!”

说着,洪师傅转身就逃,头也不回。

江尤见此情形,微微惊讶,旋即笑出声来,“武道大师,堪堪地下世界二星战力,若是让你从我手上跑了,我十一星尊王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随手从旁边的柱子上扣下一枚石子,抬手就丢了出去。

弹指飞星,千尺一瞬!

流光闪过。

砰!

洪师傅来不及反应,石子就洞穿了他的脑壳,奔跑中的身体也骤然停下。

感受着生命力的流逝,洪师傅最后的念头唯有惶恐不安。十一星尊王,那可是他只能仰视,无法企及的存在。

能死在江尤手里,实乃他的荣幸。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洪师傅,弹指间,卒!

江尤没理会倒下去的洪师傅,回身走到了小女娃面前。

小女娃此时还有些惴惴不安,她紧张的望着江尤,问道:“叔叔,你是妈妈请来的救兵吗?”

江尤和煦的笑了笑,重重点头,“能不能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秦明月,秦时明月汉时关的秦明月。”

小女娃昂着头,特为自己的名字感到骄傲。

江尤心里一颤,一把将小女娃秦明月搂在了怀里,眼眶中隐隐有泪光闪烁。

这个名字,对于江尤来说有着特殊的含义,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小女娃秦明月就是他的女儿。

秦明月刚被江尤搂在怀里,还有些惊慌,担心自己遇上了传说中的怪蜀黍。

可怀中的温暖,还有那抹来自本能的亲切感,让她彻底放下了对于江尤的戒备,张开小手,也紧紧的搂着了江尤的脖子。

“叔叔不哭,小明月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好!”

堂堂地下世界的十一星尊王,此刻竟被一颗糖给收买了。

“变态,放开小小姐!”

突兀的,一声怒吼打破了废厂房里温情的一幕。

第3章 渣男,不许碰我女儿

墨雨,秦伊夏的贴身保镖,二十七八的年纪,一身劲装,模样俊俏,身材健美。

她在接到恐吓短信之后,火急火燎的赶到废厂房。

香汗淋漓的她,刚踏入废厂房,便瞧见有个男人搂着小小姐秦明月,出于本能,墨雨发出警告,同时安抚秦明月,“小小姐别怕,我来救你了!”

“嗯?”

正搂着女儿的江尤眉头一皱,面色不悦的转过头,一股摄人心魄的霸气迎面扑来。

吓!

墨雨心头微颤,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仅仅是一眼,她便有种坠入冰窟的惊惧。

她可是武道大师入门的实力,在年轻一辈当中,属于绝对的佼佼者。但面对和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的江尤,却有一种无力感,仿佛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当场毙命。

“什么情况?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气场?”

在墨雨震惊的同时,江尤也在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武道大师入门?一星战力?”

江尤眉头紧皱,略带疑惑,虽说一星战力在他这位十一星尊王面前不堪一击,可是能在地下世界获得星级,那便是万中无一的好手。

但眼下,仅仅片刻,他便先后遇到两个星级战力的好手,“怎么,武道大师在华夏都成了随处可见的大白菜?”

秦明月见到墨雨之后,小脸上堆满了笑容,“墨雨阿姨别怕,这位叔叔是妈妈请来的救兵,是个好人!他们才是坏人!”

说着,秦明月肉肉的小手指向了早已倒地不起,没了生息的孟司机和洪师傅。

“救兵?”

墨雨满脸茫然,作为秦伊夏的贴身保镖,这事儿她怎么不知道?

转头再看向地上躺着的两个人,离她最近的孟司机,共事多年,相互之间也有所了解,但她却未曾想到,这孟司机竟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小姐待你不薄,你竟要害小小姐,该死!”

说着,墨雨似乎不解气,还在孟司机的尸体上踹了一脚。

可很快她就发现,孟司机竟是被人一击打断喉咙毙命的,没有搏斗的迹象,也没有其他外伤,仅有一处,还是凹陷下去的喉咙。

嘶!

墨雨倒吸一口凉气,警惕的偷瞄了一眼江尤。

她很清楚孟司机的战力,虽然不及她,可也是个中好手,但在江尤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足以证明江尤的战力有多恐怖。

再往远处走,来到洪师傅的尸体旁边。

“洪师傅?怎么……怎么会?”

当墨雨看到洪师傅的那一刻,心脏都紧了一下。洪师傅可是正宗的武道大师,成名多年,比自己还要强,但依旧被人秒杀。

石子穿颅而亡,至今脸上还挂着惊恐的表情,仿佛是遇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墨雨的身体不由打颤,纵然是她撞上洪师傅,那也是必死的局面。可在江尤面前,强悍的洪师傅也只有被秒杀的份儿,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他到底是有多恐怖?”

墨雨咽了口唾沫,满眼震惊的望向江尤,作为习武之人,她再次明确,自己看到江尤的第一眼,不是错觉的惊惧,而是直觉的害怕。

冷静下来之后,墨雨小心谨慎的望着江尤,不敢靠近,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怕太神秘了,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回头再想想,洪师傅出现在这里,怕就是针对她来的。庆幸江尤出现在自己之前,不然,她和小小姐秦明月一个也难活。

“明月?明月!”

这时,废厂房门口传来了焦急的呼喊,一个高挑美女闯了进来。

“小姐,别慌,小小姐没事儿。”

墨雨见到来人,立刻喊了一句。

秦伊夏听到这话,脸上的慌张才算是消减些许,“墨雨,明月呢?”

“在那边。”

墨雨指着江尤和秦明月的方向。

秦伊夏顺势望了过去,当她看见江尤搂着秦明月的时候,娇躯颤了一下,短短一秒钟的目光呆滞,而后,便是怒气冲冲的杀了过去。

墨雨见状,本想阻拦的,毕竟江尤战力恐怖,一旦发生意外,根本无法挽回。

可瞧见秦伊夏气势汹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隐隐觉得,这里面似乎有故事

秦伊夏来到江尤和秦明月面前,一把将江尤怀里的秦明月拉回了自己身边,怒斥江尤,说道:“渣男,不许碰我女儿!”

“妈妈,叔叔他不是坏人,是叔叔救了我!”

秦明月奶声奶气的说着,帮着江尤辩护。

可秦伊夏完全不听,“明月,你忘了妈妈怎么教你的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江尤站在旁边,尴尬的摸着鼻子,却不知如何辩驳。

单凭秦伊夏这个零战力的女人能把十一星尊王骂的不敢还口,就足以让整个地下世界刮目相看。

还有墨雨,同样是震惊加愕然,作为秦伊夏的贴身保镖,很清楚这些年来秦伊夏身边根本没有出现过任何男人,所以秦明月的生父一直是个谜。

现在,似乎破案了。

秦伊夏审视着眼前的负心汉,见江尤衣着朴素,顿时嘴角泛起冷笑,“当年为了钱离开,现在不还是过的这么惨?当初,我可真是瞎了眼!”

“惨?我有吗?钱?什么钱?”

江尤挠头,他身为罕见的十一星尊王,乃是站在世界之巅的那一小撮人,怎么可能会惨?至于钱,他当初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那场事故让他差点儿丧命,被师父所救,带入组织才侥幸存活,跟钱没关系。

猜测到这里面应该是有误会,江尤立刻说道:“伊夏,你听我解释,其实……”

“闭嘴!江尤,你别想再用花言巧语来蒙骗我,当初你走了,在我心里你也就永远的死了。”

秦伊夏眼带泪花,声嘶力竭,“不管你是钱花完了,还是真心悔过,我都不会原谅你。别来打扰我,更不要打扰我女儿!”

说完,秦伊夏便抱起秦明月,转身往废厂房外面走。

见此情况,江尤张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明白,这就是秦伊夏,一个果敢武断的女人,一个懒得跟人废话的女人。

同样,他也想到当年的事故可能另有内幕,但想要跟秦伊夏解释清楚,怕是要大费周章。

而且,想要得到秦伊夏的原谅,并非易事。就算当年的离开他是无辜的,可六年未归,终究是心里的一道坎。

默默地摊开手掌,掌心有一根属于秦明月的头发,有发根,足以用来做亲子鉴定。

“我会证明你还爱我,不然,就让你再爱我一次!”

江尤嘴角含笑,一个女人肯为自己生孩子,怎能没有感情?

第4章 一根棒棒糖

秦伊夏抱着秦明月出了废厂房,她转身回头,眼神复杂。

墨雨紧跟在身后,她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说道:“小姐,您对江尤先生或许是有误会!”

经过刚刚的事情,墨雨能够断定,江尤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一个能秒杀武道大师的高手,怎么可能会过的惨?又怎么可能会缺钱?只要江尤愿意,怕是几十几百万送钱的人,多如牛毛。

所以,说江尤是为了钱离开秦伊夏的,墨雨断然不信。

秦伊夏脸色一沉,当即冷笑道:“误会?你会这么说,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

“不了解?”

墨雨尴尬的看着秦伊夏,她反倒是觉得秦伊夏不了解江尤,或者说,根本不清楚江尤的强大和可怕。

那可是真正的高手,强过洪师傅的存在。

“小姐,江尤先生他其实……”

“够了,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及这个人,我不想听到有关他的半个字!”

秦伊夏厉声制止,全然不听墨雨解释。

不管是出于对当年江尤离开的恨意,还是这些年来的期望变失望的埋怨,秦伊夏都觉得自己无法原谅江尤,至少,现在不行。

对此,墨雨也只是叹息,这就是秦伊夏的做人风格,果敢决断,自视甚高。当然,这也是秦伊夏的魅力所在,因为没有哪个女人能有秦伊夏这样的气魄。

同样的,也罕有女人拥有秦伊夏这样的美貌。

感慨过后,墨雨不再提及江尤的事情,转而谈到了秦明月。

“小姐,有个问题您需要慎重考虑一下,这次孟司机的事情,足以证明小小姐是不安全的。我一个人又分身乏术,不可能同时保护你们两个,而咱们身边信得过实力不够,实力够的又信不过,所以……”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让江尤来保护明月,但我明说了,不可能!我是绝对不会让他接近我女儿的,绝对不!”

秦伊夏当即打断墨雨的话,“但你说的问题我会考虑,明月的安全不容有失。”

一脸深邃,秦伊夏犯起了愁。

“妈妈,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叔叔?叔叔他是个好人,是叔叔救了我!而且,叔叔抱着我的时候,特别舒服,就跟妈妈抱着我一样,很温暖,很亲切!”

秦明月歪着小脑袋,满眼疑惑。

秦伊夏板着脸,不容置疑的说道:“以后不许你再见他!”

“为什么啊?我还欠叔叔一根棒棒糖呢!做人不能食言,是妈妈你说的!”

秦明月嘟着小嘴,对于秦伊夏的决定很不满意。

秦伊夏咬咬牙,恶狠狠的盯着废厂房,喃喃道:“臭渣男!”

想当年,她会跟江尤走到一起,就是因为一根棒棒糖的情缘,而现在,自己女儿又跟江尤因为一根棒棒糖扯上关系,秦伊夏怎会高兴?

可秦伊夏不自觉的一句话,却惹怒了怀里的秦明月。

“妈妈,不许你骂叔叔,叔叔他是好人,你如果再说叔叔的坏话,我就不跟你好了!”

说着,秦明月还把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不再理会秦伊夏。

秦伊夏恨得直咬牙,却也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无能狂怒的说道:“回家!”

……

夜里,敬亭别院9号别墅灯火通明,外面,江尤站在楼下,满脸笑意。

他手里拿着一份亲子鉴定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和秦明月乃是生物学上的父女关系。

他,就是秦明月的父亲。

其实早在得知秦明月名字的时候,江尤就已经能够断定,秦明月就是自己女儿,因为秦明月这个名字,是他和秦伊夏的约定。

当年秦伊夏非常喜欢秦时明月汉时关这句古诗,所以他们有过约定,如果将来生了儿子,就叫江汉关,而如果是女儿,就叫秦明月。

这也是为什么,当江尤听到秦明月名字的时候,会激动的将其搂在怀里。

“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伊夏还是改不掉嘴硬心软的毛病!”

江尤笑了笑,瞅准二楼秦明月的房间,纵身一跃,来到窗口,推开窗子就跳了进去。

此时还在因为白天妈妈臭骂江尤的事情而生气的秦明月,忽然见到房间了多了个人,还是江尤,立刻喜笑颜开。

“叔叔,你怎么来了?”

“呃,我来看你!”

江尤愣了下,被女儿叫叔叔,心里果然别扭,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父女相认的事情,急不得。

秦明月欢心的从小木床上跳下,一把拉着江尤的手,“叔叔,你过来,我有东西给你!”

“哦?”

江尤耐心的被小明月拉着手,来到床边,这位地下世界的十一星尊王,难得露出如此柔情的一面。

秦明月趴在地板上,捣鼓了半天,才从床底下拉出来一个小铁盒,费力的打开,里面有玩具,有糖果。

小心翼翼的拿起三根棒棒糖,纠结迟疑了一下,小明月把其中一个递给了江尤。

“叔叔,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攒的三根棒棒糖,现在分你一根!”

“谢……谢谢!”

江尤愣神的接过棒棒糖,眼眶中有泪光闪过,一是因为女儿的天真可爱,二是因为小明月偷藏糖果和宝贝的举止,跟秦伊夏当年一模一样,都是床底,都是小铁盒。

“叔叔,你怎么哭了?是嫌少吗?可是……可是我也只有三根棒棒糖啊,要是再给你一个的话,我就只剩一个了。”

秦明月有些为难的说着,纠结了半天,还是没能把手里的两根棒棒糖匀给江尤一根。

江尤笑了,他抚摸着小明月的脑袋,说道:“叔叔不是嫌少,叔叔是开心的。”

秦明月瞪大了眼睛,好奇的问道:“一根棒棒糖就开心的哭了,叔叔,你妈妈平时也不给你糖吃吗?”

“这个……算是吧!”

江尤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嘭!

突然,秦明月的房门被人推开,一抹身影窜了进来。

“谁?”

轰!

在墨雨喊出谁字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让她无法喘息,甚至有种濒临死亡的绝望。

“江尤先生?”

定神望去,果然,在秦明月的房间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江尤。

“你?”

江尤见到是墨雨,立刻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

想到白天比墨雨战力更强的洪师傅,又看到眼下墨雨这么久才发现自己,江尤直言不讳的说道:“难道伊夏就找不来更强的人保护小明月了吗?”

“我……”

墨雨当场尴尬的说不出话来,再怎么讲,她也是万中无一的武道大师,怎么在江尤眼里却这么嫌弃,“江尤先生,您怕是把武道大师想成了大白菜吧?哪儿有那么多?”

江尤挑挑眉,心道难道不是大白菜吗?单单今天,他就撞见了两个,不但量多,而且实力还差。

他懒得解释,直说道:“以你的实力,保护不了小明月。”

墨雨心有不快,她承认自己实力不如江尤,但说她连小明月都保护不了,她不服,“江尤先生,我实力不如你,可保护小小姐,绝对是绰绰有余!”

咔!

墨雨话音刚落,窗户突然碎裂,目光所及,是一枚子弹打穿了窗户,应该是消音狙击枪。

觉察到秦明月有危险,墨雨竭力想往秦明月身上扑,企图用自己的身体来挡住子弹。

可武道大师入门的她,心有余而力不足,身体完全根本不上脑子的反应速度。

“完了,全完了!”

墨雨满眼绝望,刚刚才放出狠话,可现在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神级尊王-江尤, 秦伊夏-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