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战神-萧尘, 沐雪凝-都市情感小说

盖世战神-萧尘, 沐雪凝-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十星元帅

“天大的新闻啊!把全世界雇佣兵统一的阎罗战神居然是天朝人!”

“而且今天居然带着全世界数以千万计的雇佣兵归顺天朝,宣誓效忠天朝!”

“让我天朝顷刻间成为全球军事力量最强的国家,没有之一,甚至就算其他十国联军合并也无法再与我天朝抗衡!”

“哈哈!这只是表面,我早就听过一些传闻,据说阎罗战神本就是我天朝的军中翘楚,六年前只身加入国外雇佣军,就是为了统一这股势力为我所用,没想到短短六年,他真的做到了!”

“快,快……快看,新闻说什么?十……十星元帅!天呐,阎罗战神被授予十星元帅?”

“太震惊了,我天朝最牛逼的将军也不过五星大将,阎罗战神居然被授予十星元帅?”

“不止军界他老大,无上王者,就连政界,也被授予监政之职,为国为民,生杀予夺!”

“将我天朝军事力量生生推到全球第一,威震全世界,只此一点,便当得上这个荣耀,我心服口服!”

“以一己之力将全世界各国雇佣军强势统一,我心服口服!”

“天朝万岁!天朝军人万岁!十星元帅万岁……”

这一日,全球震荡,举国欢庆!

……

三天后,

江北机场,刚刚下飞机的萧尘远远看向一个方向,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温柔。

那里是沐雪凝所在的地方。

“雪凝!对不起,六年前我辜负了你,让你承受了我萧家那么多的讥讽和委屈。

今天,我回来了,我会一点点补偿对你的亏欠,我要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从怀里拿出一颗散发出湛蓝色光芒的水晶状宝石。

正是《泰坦尼克号》中的那枚举世瞩目的旷世杰作,真正的稀世珍品,全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枚如此大的蓝钻!

为了这颗海洋之心,萧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不过,一想到即将佩戴在沐雪凝身上,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老公,快看,快看,那么大一颗钻石!”路过的一男一女被海洋之心散发出的光芒吸引,下意识看了过去。

“别搞笑了好吧?钻石?这么大颗钻石,你知道代表什么吗?绝对百亿以上!你瞅他那全身上下加起来不到1000块钱的穷逼样子,这尼玛肯定是地摊上10块钱买的工艺品。放心,只要你好好跟着我,以后给你买真钻石。”男子鄙夷的瘪瘪嘴。

“也对,不过,真的好漂亮啊~”女孩真心被吸引了。

“咦,我怎么越看那个人越眼熟?”男子瞅了眼萧尘的脸,感觉很熟悉。

“哇,好帅啊,又帅,又有成熟魅力,而且一看就有种想要让人臣服的王者气质……”女孩看了萧尘一眼,顿时泛起了花痴。

“嘁!帅有个屁用?你看他那一身打扮,绝对超不过1000块,而且……嘶,快走,我想起来了,那是萧尘!”

“萧尘?”

“对,就是六年前萧家那个神经病,企业破产,受了刺激,一把火将全家二十八口人活活烧死的那个神经病!”

“不好!我们得赶紧去通知柳董事长,那个神经病当年可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追了柳小姐很久!”

“对对对,今天可是柳小姐大婚的日子,一定要提醒柳小姐提防这个神经病去破坏。”

两人匆忙离开后,萧尘的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

“元帅,如今正是两军融合的关键时刻,各国都想破坏军团归顺,时局不稳,虽然不怕他们对您有什么威胁,就怕那些杂碎以您的亲人威胁,所以您还是不要暴露身份的好……”

“我自有分寸!”萧尘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另外,元帅,当年将您企业搞破产并命人打断萧家二十八口人四肢将其活活烧死的罪魁祸首柳家长女,柳嫣然今天将在王府大酒店举行婚礼,还有,还有……”

见身边人说话吞吞吐吐,萧尘微微皱了皱眉,厉声道:“修罗,你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军中霸主,更是我天朝三军将领,顶着少将的荣耀,如此吞吞吐吐,成何体统?”

“是!”修罗闻言,当即立正。

“报告元帅,除了柳嫣然今日结婚外,

您曾经的挚爱沐雪凝小姐刚刚和闺蜜去了牛郎星女士会所,

并且点了特殊服务!”

“嗡!”萧尘闻言,大脑一阵轰鸣。

牛郎星会所,那是江北知名的高端女性会所,只接待女性顾客,而其提供的服务……

“特殊服务?哼!绝对不可能!六年时间,她怎么可能堕落到如此地步,需要找鸭子来满足欲望?”

“我不信!”萧尘对沐雪凝,对两人的感情有绝对的自信。

对于沐雪凝,他有的是绝对的信任,绝对的爱!

当然,还有着深深的愧疚!

他们是高中到大学的同学,相识相知相爱,两情相悦,情投意合。

然而,当大学毕业考虑结婚时。

萧尘家族内却以沐雪凝身份低微,门不当户不对为由,坚决抵制,不仅当众多次羞辱沐雪凝,还要强迫萧尘与另一个大家族柳家小姐联姻。

萧尘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将沐雪凝娶回家,他努力奋斗,最终凭借超强的商业能力将萧家从江北的三流家族提升成了名副其实的江北大家族。

至此,萧家内,萧尘一言九鼎,无人再敢左右他的想法。

然而,正当他准备风风光光迎娶沐雪凝时,萧氏集团却一夜间崩盘。

就在他力挽狂澜想要拯救集团时,家族祖宅却突发大火,一把大火不止烧掉了百年萧家曾经的辉煌,更是烧死了萧家满门二十八口人的性命。

而他则很快被认定为杀人放火犯!

不过,有人却不想让他这么痛快的死掉,而是要故意折磨他。

所以他被鉴定出了有暴力倾向的严重精神病,最终被强制关进了精神病院。

无数次的努力,萧尘逃出了精神病院,在一位贵人的帮助下,加入了伟大的人民军队,并且肩负起全世界雇佣兵大一统的艰巨使命!

为了复仇,为了挚爱,他熬过来了!

“元帅!属下所言句句属实,沐雪凝,她配不上你的深情,更配不上元帅夫人这一荣耀,请三思!”修罗顶着巨大的压力,终于还是说出了忤逆元帅的话。

“放肆!”

萧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修罗跟随自己征战多年,还是第一次忤逆自己。

“罪将死不足惜,但是,元帅的名声绝不能毁在一个妇人手中,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阻止元帅!”修罗紧咬着牙关。

“你……很好!”萧尘强压下怒气。

他虽然凶名在外,是让世界胆寒的军中阎罗,冷血无情,但是他杀的,都是侵国敌寇、乱国叛军、欺民悍匪。

怎么可能真正杀镇国官兵,护国功臣?

“元帅,若你不信,给属下一个时辰,待我将证据摆在你面前后,你自会明白!”

“哼!那我就给你一个时辰。”萧尘冷哼一声。

他本来是准备直接去找沐雪凝了,不过,六年都等了,再多等一个时辰又如何?

第2章 真正的大人物

既然如此,那就先去给柳嫣然送一份大礼!

对于柳嫣然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恨不得扒皮抽筋,敲骨吸髓。

自己当初早就言明,自己只爱沐雪凝,绝对不会娶第二个人,却不曾想,表面上唯唯诺诺,愿意以兄妹相处的柳嫣然却是包藏祸心,获得萧家信任后,暗中窃取萧家集团机密,在自己马上要娶沐雪凝的时候,恶毒出手,不仅搞垮了萧氏集团更是雇凶杀人,使萧尘背负上精神病灭族凶手的恶名!

家破之仇,灭族之恨,不共戴天!

……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

江北王府大酒店内此刻正是人声鼎沸,张灯结彩,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江北豪门柳家的千金大小姐柳嫣然今天在这里出嫁!

而且,迎娶柳嫣然的更是江北豪门中的翘楚,江北方家。

“今天不止是柳嫣然小姐和方惠明公子的大喜日子,更是柳家和方家强强联手的日子,从今往后,我敢肯定,柳家和方家将步入更大的辉煌,让我们一起祝贺……”台上主持人正在慷慨激昂的表现着。

台下,诸多江北富豪们齐聚。

“嫣然小姐和方惠明公子实在是太般配了,人中龙凤,天之骄子,真正的郎才女貌,羡慕死我了。”

“柳家与方家这一联姻,借助方家的势力,柳家不出几年怕是也能跻身江北一流家族行列了,真是让人羡慕啊!”

……

听着周围人的恭维,柳家和方家长辈们都很享受,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丝傲气。

“哈哈,方老哥,老头子代表柳家敬你一杯,今天实在是给我们柳家长脸了,江北有名有姓的富豪几乎都来了,就连知府都命令秘书送上了祝福,这种盛会,我柳家从未有过。”柳家家主柳文渊老脸笑成了褶子,端着酒杯恭敬道。

“柳老弟,这种小场面不必如此,今后方柳是一家,见外了。”方道安拂须一笑,仿佛对今天这种场面司空见惯。

“这还是小场面?”柳家一行人都暗暗乍舌,他们虽然也是大家族,但是也就算是个二流家族,距离方家这种真正的一线大家族还有不少距离,平时宴会能请到局长级别的领导便已经是极限了。

“呵呵,柳老弟,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老哥就先给你透个底,不然怕到时候见到真正的大人物激动的背过气去。”方道安神秘一笑。

“真正的大人物?难道知府都会亲自来?”在柳家人眼里,整个江北,最大的人物也就属知府了。

“哈哈哈,柳老弟,你眼界终究是有些小了!”方道安哈哈大笑,言语中不乏嘲笑。

“嘶~比知府都要大?该不会是省府总督也会来吧?那……那可真是给我柳家长脸了,光宗耀祖啊!”柳家人激动不已。

“总督?哈哈哈,再往大猜,就算总督见到这位大人物,都得卑躬屈膝,奉为神明!”方道安越说越激动,非常有优越感。

“什么!总督见到都要……嘶,不敢说,不敢说。”柳文渊赶紧闭上了嘴,他实在不敢再往上猜。

“哈哈哈,别说总督,就算京都那些大老爷,见到这位大人物,也必须得毕恭毕敬。”

“……”柳家听到这里,已经不敢再听下去了,甚至有人觉得方家家主今天是不是有点神志不清了。

“十星元帅!这……就是我说的真正的大人物!”见柳家众人不再出声,方道安也不卖关子了,掷地有声的说道。

“嘶~什么!十星……十星元帅?”三天前,千万雇佣兵归顺天朝,阎罗战神受封十星元帅的事举国欢庆,人人皆知,但是,柳家从未想过,他们能够跟十星元帅这种真正的大人物有任何关联。

“对!就是十星元帅!”

“方……方……方老哥,您慎言,慎言啊,十星元帅可不敢拿来开玩笑啊。”柳文渊说话都开始结巴。

“哼!我什么时候跟你开玩笑了?我要请的就是十星元帅。”方道安冷哼一声。

“您能请来十星元帅?”柳家众人全都快疯了。

要是能够跟十星元帅搭上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么他们柳家何至于还窝在这小小的江北?

那势必进军全国,成为全国真正的豪门世家啊!

“咳咳,我只是说可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不过……我可以给你们透个底。

你们知道我方家一个女婿是给吴知府开车的,算是亲信,他今天偶然听见吴知府和省城总督的通话,

十星元帅竟然是出身于我们江北!

而且,今天似乎已经到了江北。”

“轰!”

方道安此话一出,柳家所有人全都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十星元帅出自江北!而且人已经到了江北!”

这要是能够跟十星元帅拉上关系,他柳家就要起飞了!

不止柳家,就连方家众人此刻也是如此想法。

“淡定!我已经命我那女婿实时关注知府动向,一旦知道了十星元帅的位置,立刻去请,哪怕耗尽家产也要拉上关系。”

“是是是,方老哥,只要能够跟十星元帅拉上关系,我柳家也愿意倾家荡产。”柳文渊彻底激动了。

如果今天十星元帅能够参加他们两家的联姻,甚至只需要现个身,那他们都足够吹一辈子牛了。

就在两家当权人物激动讨论如何跟十星元帅拉上关系后,柳家一个小辈急匆匆跑了过来。

“什么?萧家那个余孽回来了?”

第3章 大礼

“哼,丧家犬罢了,晾他今天也不敢到这里来,不用理会,你们听着,派两个人盯着他,隔三差五就好好收拾一顿,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当年居然敢看不上我家嫣然,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呵呵,要说,也得亏了那个贱种,要不是吃下了萧家的产业,我们柳家也无法跻身二流家族,更不可能高攀上方家这种豪门,说起来,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感谢他啊,哈哈!”

柳家一群人得知萧尘回到江北的事情后,全都露出了讥讽和残忍的笑容。

商业天才又如何?得罪我柳家,就让你家破人亡!

很快,喜宴正式开始,门口接二连三的开始送上贺礼。

“清江集团王董事长礼金五十万,金童玉女一对!”

“钱隆房产李总赠送价值三百万房产一套!”

……

“哇,又来了个大礼,卧槽,四个人抬着,这么大,肯定价值连城!”

在一连串的贺礼之后,四个大汉抬着一件长两米,宽高各一米,整体被白纱包裹的大家伙走来。

“这么大,肯定很贵!”

“那肯定啊,能走这种贺礼通道的,都是大礼,我估计这就是专门压轴的。”

不止宾客一头雾水,就连东道主方柳两家也同样懵逼。

柳家人看向方家人,方家人看向柳家人,随后都摇了摇头。

高台上,一身奢华婚纱的柳嫣然也惊喜的看向方惠明。

“老公,是给我的惊喜吗?”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喧哗声。

“精神病!你就是六年前那个放火烧死全家二十八人的精神病?”

“快滚,这不是你个精神病该来的地方。”

“快,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柳家管家听到喧哗,急忙跑了出去。

然而,柳管家还未踏出大厅,便又倒飞回来。

随即,一个高大冷漠的身影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犹如闲庭信步一般。

“萧尘!”

“把自己一家烧死的那个杂种!”

“那个丧心病狂的精神病!”

当大厅中人看到萧尘的瞬间,全都震惊了。

当年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江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都是柳家放出去的谣言。

所以,萧尘在江北真的是出名的人。

不过这个名是恶名,人人喊打的那种。

“你还敢回来!”所有人中,柳嫣然看到萧尘的情绪是最激动的,她恨死了萧尘。

恨他有眼无珠,自己那么优秀,还有家族做背景,居然在萧尘眼中比不上那个乡下卑贱女人沐雪凝。

恨他铁石心肠,从小娇贵的自己为了他干了很多只有下人才干的煮饭洗衣,他居然不为所动。

恨他坐怀不乱,自己火爆性感的身体脱光了诱惑他,居然能目不斜视。

恨他死不悔改,在萧家破产,家破人亡之际,居然还不接受自己。

……

这一切的一切,汇集在一起,唯有深深的恨意!

别人不知道萧尘什么情况,她知道,萧尘根本没有疯,像萧尘这种高智商,高情商的人,怎么可能会疯!

不过,看到萧尘一身穿着打扮时,她情绪平复下去。

本以为萧尘逃出精神病院,会忍辱负重,东山再起,

不曾想,六年过去了,萧尘却会如此穷酸的样子回来。

看来,所谓的商业天才,也不过如此!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身边的方惠明,心中感慨万千。

“哼,我那时候真傻,怎么会被那个废物迷得神魂颠倒?别说现在丧家犬般的萧尘,就算六年前风光无限的他也无法与自己身边的方惠明相比,真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萧尘,你死心吧,我柳嫣然的如意郎君是我的丈夫方惠明,你看看你,有哪一点可以和我丈夫比?

哦,不对,拿我丈夫跟你比,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他就像天上的星辰,而你,不过是地上的蝼蚁,

你配不上我!”柳嫣然微微一笑,挽住方惠明的手臂,贬低萧尘来抬高方惠明。

“你个精神病,还不快滚,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

“杀父弑母,灭自己满门的畜生,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场中一些宾客,也纷纷朝着萧尘辱骂,毕竟他们当初知道的事实就是如此。

面对众人的辱骂,萧尘佁然不动,只是漠然的扫视着柳家的所有人。

良久后,他才仰天长叹:“爷爷,奶奶,爸,妈,叔伯婶婶以及兄弟姐妹们,我回来了,带着滔天权势回来了,你们的仇,马上就可以报了。”

言毕,他走向刚刚被人抬进来的大东西边,猛地揭起了白纱。

“柳嫣然,以及柳家的每一个人,今天,我来给你们送一份大礼!”

白纱揭开的瞬间,全场倒吸一口凉气!

那居然是一口黝黑的棺材!

第4章 必须死

“大胆!你这个畜生,居然敢如此羞辱我柳家,你死定了!”

“这个杂种可真狠,人家大婚之日,居然送一口棺材来,不愧是能够灭自己满门的畜生!”

柳嫣然看到棺材的一瞬间,气的脸色发白,这实在太不吉利了。

“萧尘,你今天死定了,耶稣也保不住你,我说的!”柳嫣然哥哥柳刚忍不住了,直接冲了上来。

看到柳刚出手,大家全都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柳刚可是全能特种兵,一米九的身高,全身肌肉爆炸,曾经一拳打死了一匹马。

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他一拳!

“给我去死!”柳刚冲到近前,举拳便轰杀过去。

面对柳刚砂锅大的拳头,萧尘却一动不动。

“哈哈,那个杂种吓傻了,动都不敢动了。”

“还真是神经病啊,连死都不怕了吗?”

“哼,这下柳刚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否则这样的神经病跑出来,对社会是有极大危害的。”

“嘭!”

然而下一刻,一声巨响的同时,众人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萧尘居然也出拳了。

此刻柳刚的拳头和萧尘的拳头撞在了一起,发出了闷响。

“咯嘣~”

紧接着,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逐渐响起。

“哈哈,那个傻逼,居然敢和柳刚对拳,这下,那双手肯定粉碎性骨折,废了!”

“啧啧,听着骨头碎裂的声音,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卧槽,精神病就是精神病,骨头都碎成那样了,居然一声不吭!”

“啊!”

就在众人纷纷冷笑之时,场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

“啊,我的手,我的手!”

下一刻,全场震惊!

居然不是萧尘嚎叫,而是柳刚缩回手,倒在地上哀嚎不断!

“嘶~怎么回事?我眼睛花了吗?”

“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堂堂特种兵居然被那个畜生一拳打碎了手骨?”

“这怎么可能?我不信!一定是那畜生手上藏得有东西。”

“对,肯定是这样,刚刚一定是趁我们不注意戴了手刺!”

“完了,完了,手骨粉碎性骨折的话,柳刚这辈子就完了,肯定没办法再当兵了。”

“这个畜生实在太狠了,这相当于害了柳刚一辈子啊!”

“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今天就是来报复我柳家的是不是?”检查过柳刚的伤势后,柳家家主怒吼一声,恶狠狠的看向萧尘。

“报复?呵呵,你们不配!”萧尘淡淡道。

“那你到底来干什么?”

“我说过了,送你们一份大礼,记住,很快,你们柳家所有人,全都用的上。”若不是为了雇佣兵顺利融合,萧尘恨不得立刻手刃这些畜生。

在国家大义和私人恩怨上,他选择国家。

不过,时间不会太长,等到那时候,他会亲手用最残忍的方式送这些人去地狱。

“你说……你要灭我柳家?哈哈哈……你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吗?”柳文渊突然大笑起来。

“你今天能活着走出这个大门,我柳文渊当众吃屎!”从萧尘揭开棺材白纱的那时候起,柳家就已经决定,这一次斩草除根,之所以还跟他废话,不过是不想当着亲家的面干这些事情而已。

如今,萧尘废了柳刚这个家族得希望,柳文渊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今天萧尘必须死!

“你算什么东西,凭你如今的丧家犬身份,也敢跟我柳家作对,当真不知道我柳家的实力吗?”

“柳家?哼,区区蝼蚁而已,以我如今的身份,若不是想亲手为亲人报仇,我只需点点头,便叫你灰飞烟灭!”萧尘冷哼一声。

“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看来你真的有精神病了,还越来越严重了,你如今的身份?什么身份啊?地下社会大佬?军政要员?还是什么杀手啊?”场中人都笑翻了。

“还磨蹭什么?别耽误了吉时!”方道安不满的道。

“是,是,亲家息怒,我马上安排柳家保镖。”柳文渊急忙赔罪。

“我方家的保镖也都在,你随便调用。有什么事,我方家给你扛着!”

“好,好,多谢亲家。”得到方道安的支持,柳文渊再不隐忍了,方道安能说出这话,他还怕个球啊,哪怕当众杀人也不怕了。

“给我打死他喂狗!”

柳文渊一声令下,二十多个杀气腾腾的打手便将萧尘包围。

萧尘被围在中间,却神情泰然,甚至不屑的笑了笑。

“上!”一群打手动手了。

甚至有人还从怀着抽出了刀,恶狠狠的刺向萧尘。

第5章 毒妇

“嘭嘭嘭~”

然而,不到三秒,一群打手全都倒在了地上,痛苦哀嚎起来。

萧尘,依旧神态自若的站在那里,仿佛从来就没有动过一般。

静!

前所未有的安静!

整个王府大酒店内落针可闻!

“怎……怎么可能?”

“那个杂种这么厉害?”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二十多个专业打手啊,就是泰森也会被围殴致死啊,他居然一打二十?”

“难道消失的这些年他去少林寺练功了?”

就在众人都震惊不已之时,萧尘抬手看了看时间。

“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吧。”

自言自语了一句,萧尘抬脚朝着礼台上的柳嫣然走去。

“你要干什么?”方惠明紧张的看着萧尘。

然而萧尘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走到柳嫣然面前。

“经历过绝望吗?”

“先收点利息,也给你们长点记性!”

言毕,萧尘闪电般出手。

“啊!我的脸!”

只见萧尘收回手后,柳嫣然脸上才逐渐渗出殷红的鲜血。

血迹渐渐明晰,到最后,柳嫣然那漂亮脸蛋上汇聚成两个血字:毒妇!

“报警,快报警,让特警直接将他击毙!”柳文渊要疯了。

柳家和方家联姻是他朝思暮想的事情,只有这样,柳家才能最快跻身一线家族。

而如今,萧尘这个畜生,居然将柳嫣然毁容。

这是毁了柳方两家的联姻啊。

你不是能打吗?

好。

那我看看你敢不敢打警察!

我柳家的实力可不是养几个打手这么简单,我们最大的实力是可以和执法者勾结。

你一个丧家犬就算被击毙,明天的新闻也肯定是你犯罪在先,警察为民除害!

很显然,柳家有人早就联系了特警,

萧尘还未下台,门外便冲进来一队特警,全都拿着已经上膛的真家伙。

“畜生,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柳文渊怒吼。

“哦?你确定?”面对下面荷枪实弹的特警,萧尘微微一笑,显得很从容。

“哼,这种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你一个丧家犬,有什么能力与我柳家作对。”

“我已经说过,以我现在的身份,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什么家族势力了,蝼蚁而已。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他们全都得退走?”言毕,萧尘拨打了一个电话。

修罗少将接到电话的刹那,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堂堂十星元帅被一群特种兵拿枪指着,要就地正法?

他赶紧联系了江北吴知府。

“哈哈哈……精神病就是精神病,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

“还他妈一个电话让特警退走,你以为你是知府啊?”

“我要看看他到底怎么让特警撤走!”

就在特警还没有将周围人群疏散时,领头的队长耳麦响了。

突然,他猛地睁大了眼睛。

“停,停,快他妈给我停下!”连粗话都情不自禁的冒出来了。

“撤,立马撤,一秒都不要犹豫。”

下一刻,满场特警已经消失不见。

留下全场震惊的表情。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真的撤走了?”

“他……他……他不是精神病吗?他到底是谁,到底什么身份?居然真的让特警撤走了。”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萧尘悠闲的朝着门外走去。

“柳家人千万记住了,很快,你们全都得死……而且,死法很惨!绝对不亚于萧家当年的惨法。”最终,留下一句让柳家瑟瑟发抖的话后,渐行渐远。

良久后,柳家面如死灰之时,方道安电话响起。

“什么?十星元帅可能在王府大酒店附近?好,好,好女婿,你做的好,继续探听,有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方道安挂了电话后,带着方家人迅速离开。

至于婚事?

哪还有什么婚事?

柳嫣然已经被毁容,方家子孙怎么可能娶一个毁过容的女人?

而且,现在他们最重要的事就是巴结十星元帅。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机会抓不住,方家肯定后悔莫及。

“一个电话就能让特警撤退……这,难道他现在身份真的很大?”

“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毁了嫣然的容,居然没有法律制裁他?”

“我们柳家……真的,真的要被这个神经病报复了吗?”众人走后,柳家众人聚集在一起,心中的恐惧无限蔓延。

“他到底什么身份?为什么六年后就有如此能力,不止能打,而且还能够一个电话让特警撤离?”

“啊!柳嫣然你这个蠢货,当初为什么非要留下这个祸害?为什么不斩草除根?”

“狼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我们柳家真的要完了吗?呜呜,爷爷,我不想死啊!”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什么?

答案是:等待死亡!

如今的柳家,便是被如此恐惧支配着,寝食难安!

这比直接杀了他们更让他们难受。

直到晚上八点,

“爷爷,我刚刚打听到了消息,十星元帅好像从王府大酒店路过了。”

“什么时候?”

“应该就是萧尘那杂种闹事的时候。”

“嘶~我想明白了,我终于想明白了,柳家子弟听令,大家不要被那个畜生吓到,他今天完全是沾了十星大元帅的光,那些特警之所以撤退,肯定是因为紧急去保护元帅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他一个丧家犬,区区六年时间,还能翻身不成?”

“哼,那个畜生应该感谢十星大元帅救了他一命!”

“好了,先不说那个畜生了,他再能打又如何?能打得过枪?更何况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他。

毁了我柳家孙女的容,我要让他体验世界上最惨的死法。

不过现在暂时都别乱搞,十星元帅如今在江北,千万别碰到枪口上。

其他人接下来的任务很明确,不惜一切代价去打听十星元帅的事情,我们柳家一定要巴结好十星大元帅。

哼,方家,我呸,等我柳家跟大元帅搭上关系了,看你如何跪着求我!”

想到十星大元帅,柳家再次振作起来,完全没把萧尘当回事。

盖世战神-萧尘, 沐雪凝-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