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弃少-叶峰, 韩凝冰-都市情感小说

神秘弃少-叶峰, 韩凝冰-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你的补偿我不需要!

“小峰,十二年来,妈妈一直在找你,跟妈妈回家好不好?”

“妈妈错了,家族错了,当年我们不该那样对你,你能不能原谅妈妈。”

“你弟弟现在需要你,那是你亲弟弟,你一定要帮帮他...”

港城皇明大酒店,一间总统套房内,叶峰神情冷漠的看着眼前不断哀求的女人,一言不发。

女人保养得很好,从外观看只有三十几岁,打扮的极为靓丽,手腕上戴着的是有手表中“蓝血贵族”之称的百达翡丽,价值百万以上。

雪白的勃颈间,挂着一颗碧绿盎然的翡翠,衣衫乃是特殊定制的香奈儿套装。

从着装到首饰,无一不显示出这是一个尊贵到极点的贵妇。

贵妇是他的亲生母亲,名为周晴。

在周晴旁边,还有一名中年男子,将腰弯的很低,一脸恭敬的神色。

“小峰现在只有你能帮助你弟弟,只要你答应回去,你就是叶家唯一继承人,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够了!”

不等周晴说完,叶峰有些烦闷的发出一声低吼,正劝说的周晴吓得一激灵,止住了口。

“找我十二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我从小就和正常孩子不一样,不会哭,不会闹,直到四岁才学会走路,五岁才能说出囫囵话....你们认为我是个怪胎,曾多次认为我不详,让叶家蒙羞,将会给叶家带来灾难,我的存在在叶家就是可有可无,甚至不如一条狗受关注。”

“而我那亲爱的弟弟,自打小就得到你们的宠爱,整个叶家都围着他转悠,我呢?犹如一个孤儿一样,从来无人问津,饿不死就行!”

“如果说有,那也是替我那亲爱的弟弟背黑锅,甚至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是个怪胎,让叶家蒙羞,年仅十岁我被骗出家族,你们却从未有人找过我,若不是我师父,恐怕我叶峰早已经饿死街头了吧。”

“现在他得了白血病,需要我的骨髓才来找我,真当我不清楚的叶家的能量?若想找,十二年前怎么会让我在大冬天流落街头!”

叶峰嘶哑的话,每一句都犹如一柄重锤敲击在贵妇的身上。

然而可笑的是周晴没有露出愧疚之色,反而是担忧之色,担心叶峰不回去。

看到这表情,叶峰的心更冷了,原以为周晴会有所愧疚,他还是想多了。

“小峰,既然你什么都知道,妈妈也不再多说,三个月后你弟弟要进行骨髓移植,只有你能来救,无论如何你都要回叶家,原谅妈妈,会给你补偿的...”

周晴一脸痛苦的说完,然后看向旁边的中年人道:“叶忠,不要伤害到小峰!”

话音落下,站在一边恭敬的中年人抬头看向叶峰,拱手歉意道:“大少爷,阿忠得罪了。”

“呵呵,要用强吗?”

叶峰嗤笑,满脸尽是讥讽,周晴虽然表面表情痛苦,但却没有多少忏悔之色,反而是中年人感到异常尴尬。

“大少爷,得罪了!”

中年人再施一礼,动若如兔,五指成爪,快速抓向叶峰的肩膀。

“慢,太慢了....”

叶峰摇头轻语,不躲不闪,挥手打出,似慢实快撞向中年人的手掌。

危险!

中年男子大惊,他感受到了重大危机,叶峰这一掌看似力道不大,但是却有尖啸的破空声传来。

刚想要变招,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传来揪心的剧痛,像是被铁锤砸了一样。

这种种彻骨的痛楚,让他瞬间冒出冷汗,他的手掌竟然被叶峰一掌拍断了,指骨诡异的凸起,若不是练武多年,忍耐力异于常人,已经开始痛苦嚎叫起来。

叶峰没有收手一掌拍在中年人的肩膀上,只听“噗通”一声,中年人直接跪在地上,满脸尽是惊骇之色。

他在叶家数十年,对于叶峰的情况自然也知晓,只是没想到当初被视为怪胎、弃子的大少爷竟然如此恐怖。

周晴见此情景,再也坐不住了,叶忠是叶家的老人,被赐以叶姓。

寻常几个特种兵根本进不了身,现在却被自己的叶峰一掌制服,让她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还有人吗?赶紧叫过来,等下还要去接老婆下班。”叶峰看着周晴语气漠然的说道。

在他心中,天大地大,都没有老婆大。

“小峰,妈又错了,原谅妈妈好不好,刚才是迫不得已。”

“你身手这么厉害,妈妈很高兴,这些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给妈妈一个机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小峰妈妈错了...”

周晴忽然情绪激动,跑过去拉着叶峰的手臂,边说边哭,简直是梨花带雨。

叶峰摇着头冷笑道:“补偿么?我不需要,如果不是我亲爱的弟弟得了白血病,你们会来找我吗?”

“如果不是只有我的骨髓能够配型,你还记得这世上有一个叫叶峰的人吗?还记得自己有一个大儿子吗?”

“我不需要补偿,你补偿不起,你也,不配做我母亲!”

周晴掩面而泣,泪珠子成窜滑落,她知道她自己还有叶家对叶峰亏欠了太多,刚才她的决定让叶峰更加寒心。

但是,没有叶峰的骨髓,她的小儿子必死无疑。

“小峰,妈妈给你跪下了,只求你能够回去...”

周晴说着双膝一软,就要向下跪去。

另一边仍在下跪的中年人,满脸惊色,这可是周晴,堂堂叶家的女当家竟然给人下跪,传出去都能吓死人,甚至下跪的对象是自己的亲儿子。

他张张口,想要劝阻,但是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叶峰眉头紧皱,就在周晴的双膝即将跪到地面时,叶峰出手了。

他终究是心软了,无论如何这是他的生母,怎能让其给自己下跪?

有力的大手架住了周晴的肩膀,让她无法在下跪。

周晴心中一喜,没有再继续下跪,顺势一把抱住叶峰的腰,不断道歉。

叶峰眉头紧皱,掰了两下,没有掰开。

良久,叶峰深吸一口气冷冷道:“收起你的表演,找个人能够让我联系上,三个月后我去捐骨髓,不过从此叶家将与我毫无关系!”

周晴大喜过望,站起身看着叶峰激动到:“小峰,妈妈谢谢你,妈妈说过要给你补偿,叶家唯一继承人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会让叶忠留下,叶家在港城的所有产业即刻起全部听从你的调遣....”

第2章 流言蜚语!

叶峰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看了一眼周晴,转身走了出去,他要去接人,接老婆韩凝冰下班。

当叶峰走出酒店后,周晴拿出了电话。

“小峰愿意回去,他答应了,不过小峰的情况与资料上不同,他的身手....”

“好,那就让阿忠留下,三个月后,他就是叶家唯一继承人....”

挂断电话,周晴没有再说什么,今天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在她得到的信息里,叶峰是港城韩家的一个上门女婿,韩家在港城也算是一个小豪门,总资产近亿元。

但是在她、在叶家看来,简直不值一提。

而叶峰竟然做了上门女婿,这是她们不可接受、辱没门风的事情,若不是逼不得已,这一辈子或许都不会找叶峰。

叶峰走出酒店后,启动停车场的黑色帕萨特,向着千宝贸易公司驶去。

他的老婆韩凝冰是这家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千宝集团是韩家的综合性集团,千宝贸易公司是其中一个分公司。

半个多小时后,黑色的帕萨特行驶到千宝贸易公司停车场,不到十分钟,一个穿着碎花长裙,身材婀娜,长相极为亮丽的女人走了出来。

这就是他的老婆,有港城商界之花之称的第一女神韩凝冰,港城豪门韩家的大小姐。

两年前,因为他师傅的原因,叶峰在韩凝冰的爷爷,韩家掌舵人韩宝山的要求下,与叶峰结婚,轰动了整个港城商界。

港城商界第一美女竟然嫁给了一个名不转经传的男子,而且还是赘婿上门,让无数青年俊杰伤心不已。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两人完婚后不久,韩宝山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

韩宝山去世后,韩家的一切由韩宝山的结发妻子王彩英把持。

有流言称是叶峰的入赘,才“克死”了韩宝山,这导致整个韩家上下,除了韩凝冰外,对叶峰无一不是仇视状态。

在韩凝冰距离汽车还有五米的距离的时候,叶峰连忙打开车门,拉开后面的车门,让韩凝冰上车。

“凝冰,我们去哪?回家还是其他地方?”

韩凝冰眉头微皱,显示出她的心情不是很好,不耐烦的说道:“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这已经是第几次给你说了?”

叶峰一愣,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因为他母亲的事情,他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启动汽车向着位于港城郊区的韩家大院驶去。

今天是月底,每个月的这个时候,韩家所有在职的年轻一代都要回到韩家大院像韩家老太君王彩英汇报工作。

根据各个分公司的业绩,来决定分红的比例,叶峰知道韩凝冰为什么心情不好。

前几天,韩凝冰负责的贸易公司签了一笔大单,但竟然要求让韩凝冰陪对方的老总出海喝酒游玩几天,再签合同。

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韩凝冰自然不愿意,直接严肃回绝,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想用强,被恰好赶到的叶峰撞见。

一个没忍住,叶峰直接将对方暴打一顿,大额订单自然也没有了,业绩那就更不用说了,今天回到韩家大院,指定不受待见。

不过,对于叶峰出手,韩凝冰还是非常感谢的,唯一一点就是叶峰下手太重了,对方差点被报警。

一路上,两人无话,对于这个每天只知道准时接自己的上下班的男人,韩凝冰没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学历,没有技能,两年来叶峰从来没有出去找过工作,让她气闷的同时还有无奈以及心寒。

她想不通为何爷爷会坚决让自己嫁给叶峰,嫁给这个众人眼中的废物,“克死”爷爷的废物。

汽车行驶近韩家大院,里面已经停满了多辆豪车。

奔驰迈巴赫、保时捷卡宴、甚至还有一辆劳斯莱斯等,他们坐下的这辆帕萨特是最低级的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两人下车走进别墅大门,里面已经占满了人,极为热闹。

“凝冰,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忘记了。”

“呵呵,我看不是忘记,而是想要逃避吧。”

“就是,听说一个传闻,送到手的大单,都能飞掉,真是个人才。”

刚进屋,韩家一众亲戚有人给韩凝冰打招呼,也有人冷嘲热讽,知道一些事情。

至于跟在韩凝冰身后的叶峰,完全是空气般的存在,没有人在意他。

作为港城商界第一美女,韩凝冰无论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焦点,即便是韩家也是。

毕竟千宝贸易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在韩凝冰手中硬是给拯救了过来,这份商业天赋即便是苛刻的韩家老太君王彩英也说不出二话来。

当时,也正因为如此,韩凝冰在韩家备受排挤,再加上一直流传叶峰“克死”韩千宝的流言蜚语,在老太君当家做主后,韩凝冰在韩家并不受待见,甚至被处处针对。

“叶峰,要我说你脸皮还真厚,整天吃韩家的用韩家的,我们这是什么聚会你也知道,没有一点业绩,还敢来真是不害臊啊。”

果不其然,有人把叶峰当空气,也同样有人喜欢嘲讽针对他。

说话的不是其他人,正式韩凝冰的堂哥韩柏豪,深受老太君喜欢,是韩凝冰大伯家的儿子。

这韩柏豪自从叶峰、韩凝冰两人结婚后,就一直不爽叶峰,当时有韩千宝老爷子在,韩柏豪也不敢过于造次。

后来,韩千宝意外死亡,韩柏豪开始明目张胆针对叶峰,各种流言蜚语很多都是韩柏豪推动出来的。

据说,当时韩柏豪巴结上一个外省的顶尖公子哥,准备把天仙似的韩凝冰介绍出去,为他自己捞取利益。

只是没想到被叶峰在中间突然横叉了一脚,将他的筹谋全部付之东流,甚至还因此被那位公子哥狠狠打了一顿。

叶峰面无表情,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当韩柏豪的话是放屁。

他确实没有为韩家工作过,之前他练功身体受了伤,迟迟不能突破,直到几日前修炼的功法才突破到第二重,彻底修复身上的伤势。

因此他自身的能力才能不动用尽量不动用,也就造就了他废物的名称。

再者,在他眼里只有韩凝冰,其他的都是浮云。

见叶峰不说话,韩柏豪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很是憋屈。

第3章 不分青红皂白!

“好了韩柏豪,吃的穿得又没有让你花钱,用不着你来编排。”韩凝冰见韩柏豪还想嘲讽,有些不悦的说道。

叶峰毕竟是她法理上的丈夫,办过正式婚礼的,这样羞辱叶峰让她也极为不爽。

韩凝冰替他说话,叶峰并不意外,虽然次数少的可怜,但每一次都让他极为感动。

因为韩凝冰两年来受到的压力并不比他小,甚至更大。

“韩凝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什么叫没有花我的钱,我的、你的不都是韩家给的?这个废物就是寄生虫,我看你还是尽早离婚,做堂哥的再给你介绍个...”

“够了韩柏豪,我韩凝冰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见韩柏豪越说越离谱,韩凝冰脸色冷下来,张口斥责道。

站在一边的叶峰本想张口,却被韩凝冰的眼神制止。

叶峰心中无奈,他知道韩凝冰意思,他若开口矛盾必回激化,在韩家大院最终吃亏的依然是他们。

“哼,就知道躲在女人身后的废物!”

韩柏豪冷哼一声,转身走向自己的作为。

大厅的中的人,都着这一幕,都像是看戏一样,没有一个人上去帮腔。

“好了,都到齐了吧,每个人各自汇报下自己分管的业绩!”

就在这时,从内房中走出一个老人,韩家拉老太君王彩英。

在场的所有人都停止喧哗,毕恭毕敬的站起身来,韩柏豪则是小步快跑,抱住老太君的胳膊,将其搀扶过来。

看到这一幕,在长的韩家人无不羡慕,有老太君宠爱,韩柏豪在韩家的低位非常高。

他的父母很得意,老人偏爱小一辈,对他们倒是不怎么上心,特别是韩柏豪的母亲,鼻孔都快戳到天上了。

“都坐吧,准备开始你们的汇报!”

韩家老太君招呼一声,所有人行李后坐在自己的作为上,韩家基本说得上人丁兴旺,内戚、外戚的十几张椅子座无虚席。

唯有一个人依然站立在那里,就是叶峰,叶峰从来就没有位置,他也不争,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在韩凝冰身后。

“奶奶,这是我负责的业绩....”

韩柏豪拿出一份报表交到韩老太君手里,只看了几眼,老太君眉头就皱了起来,面色有些不喜欢,因为上面的利润较比上个月差了许多。

“奶奶,您先别生气,您在看看这个!”

眼瞧着老太君面色不喜,韩柏豪又献宝似的拿出另一份文件,准确来说是一份合同。

“奶奶,永安集团价值一千二百万的合同,您孙子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得来的。”

韩柏豪一边邀功的说话,一边得意的看向韩凝冰。

“嘶,柏豪真是有本事,竟然签了这么大一个合同,不简单,不简单啊。”

“柏豪堂哥是我的学习的目标,将来韩家在他的带领下,会越来越辉煌。”

“柏豪堂哥,我感觉你现在完全有能力胜任千宝集团总经理的职位了,我第一个支持,哈哈...”

有人不断拍马屁,韩柏豪得意的简直要飘起来,这种众人集体夸奖,曾几何时只有韩凝冰享受过,现在终于轮到他了。

韩老太君早已笑成一朵菊花,不断点头对韩柏豪表示很满意。

一千二百万的合同对如今的韩家来说,已经算是不小的合同了。

在韩千宝去世后,韩家的千宝集团受到不小的冲击,旗下的产业不断被压缩。

年轻一代最有商业才华的韩凝冰又因为被刻意打压,调去管理当时濒临倒闭的贸易业务,接触不到韩家真正的核心。

导致韩家从港城名列靠前的二线家族,变成吊尾的二线家族,在商界的话语权收缩了不少。

一个接着一个汇报,有被夸奖的,也有被批评的,最终轮到了韩凝冰,所有人的目光都忘了过去。

千宝贸易在韩凝冰的带领下,早已今非昔比,在韩家的一众产业中越来越重要,可以说是一块不小的肥肉。

“奶奶,这是这个月的报表,您过目....”韩凝冰拿出一份文件交到韩老太君手中。

不到两分钟,韩老太君眉头皱起来,说道:“利润不增长也就罢了,利润怎么会比上个月少掉两层?”

此话一出,很多人的目光都古怪起来,不少人脸上出现嘲讽之色。

“奶奶,少了两层的原因是....”

“奶奶我也知道一些内幕倒不如让我来说?”

不等韩凝冰说完,韩柏豪竟然抢险开口,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韩凝冰被打断话有些不爽,但是韩老太君已经点头,示意韩柏豪说下去。

这说明,相比韩柏豪,韩凝冰在韩来太君的眼中,不值一提。

“奶奶,少掉两层,那是因为韩凝冰得罪了人,这个月少两成,下个月可能会少五成,而且据我所知,这件事还与那个废物有关系....”

说着,韩柏豪指向叶峰,一幅知晓一切的样子。

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等待韩柏豪继续说下去。

“据我所知,韩凝冰得罪了锦春集团的常务副总,那人名叫何向东,还是锦春集团的一个大股东,你们可是知道锦春集团在港城的实力,比我们韩家强大多了,别人想与我们韩家合作,只不过要求韩凝冰陪他一起吃个饭,却被这个废物发疯打了一顿,因此不要说业绩,不但丢了一个大单,更使得我们招惹了一个强大敌人....”韩柏豪添油加醋的说道。

“你这是胡言乱语,业绩掉两成,是因为一些政府调控影响,和那什么锦春集团没有关系,而且请我吃饭去不去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韩凝冰很生气,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她本来不愿意说,但是没想到韩柏豪竟然也知道。

“凝冰,有些过了,做生意不出场面怎么行?吃个饭都不愿意,你当是什么?还让你男人出面,一但引发大危机,你负担的起吗?这个废物负担的起吗?”

韩老太君严厉的说道,拐杖敲得框框响,对于韩凝冰为何拒绝吃饭,只字不问,只关心为何到手的大单没有了。

“奶奶...”韩凝冰焦急的满脸通红,可以说是又气又急。

她感觉韩老太君太过分了,根本就是不分青红皂白。

神秘弃少-叶峰, 韩凝冰-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