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魂玄帝-夜玄, 周幼薇-玄幻奇幻小说

斗魂玄帝-夜玄, 周幼薇-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万古帝魂,一夕归来

皇极仙宗,皇极峰。

一座雄伟大殿耸立于山巅,尽显大气风范。

而在大殿之后,却有一座不入眼的矮小房屋,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但里面住着的人,却是整个烈天上国‘鼎鼎有名’的大人物,皇极仙宗的姑爷————夜玄。

此刻,房屋之内,少年夜玄一动不动的坐在床榻之上,双目无神,仿佛失了魂一般,在那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嘭————

这时,房门被暴力踢开,周冰漪走进屋内,看向坐在床上的木讷少年夜玄,有些厌恶地道:“娘亲说了,今日有贵客临门,你哪里都不许去,就在屋内待着。”

“听到没?”

夜玄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才低声呢喃道:“历经万古,沉睡九万年,我终于回来了……”

“嫦夕、牧云,我的好夫人,我的好徒弟,你们一个也逃不掉!”

“你神神叨叨说些什么?”周冰漪眼中的厌恶愈发浓郁。

夜玄回过神来,猛然抬头看向周冰漪,神情冷漠。

周冰漪被吓了一跳,有些恼怒道:“看什么看!刚刚跟你说的听到了没,今天哪里也不许去!”

“摊上你这么个姐夫,真是倒霉死了。”

“也不知道姐姐到底在想什么,那么多天骄看不上,非要与你这么个窝囊废成婚,无法修炼就不说了,还是个傻子……”

说着说着,周冰漪愈发生气,咬牙切齿地看着夜玄:“你说你怎么不去死啊,非要赖着我姐。”

“上门女婿、窝囊废、傻子……”夜玄眸子一闪,过往的记忆从脑海中涌现而出。

入赘皇极仙宗一年,在这一年间,这样的画面出现的次数太多太多了。

他在皇极仙宗的地位,恐怕连一条狗都不如!

若非有自家媳妇周幼薇相护,他早就死了不下万次!

周冰漪见夜玄似乎不为所动,就准备再骂一番,但旋即又是自嘲一笑:“算了,我跟一个傻子置什么气。”

说着,周冰漪便是转身离开,关门的时候故意加重力量,发出砰然巨响,仿佛要将房屋都给震塌。

夜玄收回心神,凝望房门,眸光闪烁,神情冷漠地道:“今日之后,再无傻子夜玄,唯有不死夜帝!”

盘坐在床榻之上,夜玄试着动用魂力。

当感应到魂力的那一刻,夜玄微微松了口气:“沉睡九万年,虽然魂力下滑厉害,但总算还有半成……”

“咦,我这本体的体魄……”

“难道就是葬帝之主一直想要找寻的那种体质?!”

这一刻,夜玄惊疑不定。

在他十一岁那年,他被葬帝之主拘走命魂,炼入到一尊不死不灭的怪物肉身中,踏遍诸天,走尽凶地,正是为了寻找一种极其神秘的体质。

如今魂归本体,夜玄探查自己这具真正的本体,才发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如果真是那种体质的话,那这一次,本帝必然要将葬帝之主踩在脚下,一报当年之仇!”

饶是以夜玄的心性,此刻也忍不住有些许激动。

就在夜玄借着魂力查探自己体魄的时候,皇极峰迎来了一位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

青年五官俊朗,一袭华服着身,举手投足尽显大家风范,唯一不足的大概就是其身上那一股令人不舒服的蔑视之意。

前来迎接的人,是一位大方得体,看上去仅有三十岁出头的女子。这人正是夜玄的岳母——江静,皇极仙宗宗主夫人,兼皇极仙宗长老之位。

“伯母。”青年对江静躬身施礼。

“玉龙来了,快快入殿就坐。”江静眸中含笑,对青年男子似乎尤为满意,笑着将其迎进大殿。

“伯母客气,侄儿此次前来,是想见一见幼薇。”赵玉龙向江静施了一礼,这才踏入大殿。

“玉龙你这来的不是时候,幼薇还在闭关之中,冲击王侯。”江静笑着道。

赵玉龙不由惊讶:“幼薇不愧是烈天上国第一神女,刚满十八,却已经开始冲击王侯。”

“玉龙你说笑了,幼薇资质一般,比起你就差了不少,你这次出关,想必已经踏入王侯了吧。”江静满眼含笑道。

赵玉龙叹了口气道:“当年为了冲击王侯而闭关,出关却得知幼薇已经与人成婚,这是我一生之憾呢。”

此言一出,江静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复杂。

赵玉龙,周幼薇的追求者之一,他的身份乃是罗天圣地的圣子,其父乃是罗天圣地宗主,娘亲则是罗天圣地权柄长老。

要知道,罗天圣地在整体实力上,还要比皇极仙宗强大许多,执掌着一方上国。

赵玉龙与周幼薇,可谓是门当户对,在当时也被人经常拿来说道,而双方势力,也几乎要到了联姻的那一步。

当年,江静也是非常看好赵玉龙跟自家女儿周幼薇。

只可惜后来,周幼薇执意要与夜玄成婚,搞得皇极仙宗与罗天圣地险些撕破脸皮,正因为这事,皇极仙宗可没少遭到罗天圣地的针对。

每每想到这里,江静便一阵烦闷。

赵玉龙看到江静的神情变化,暗自冷笑一声,表面不动声色地道:“说来我还没见过幼薇的夫君呢,此番幼微既然在闭关,不如让幼薇的夫君出来见一见吧。”

这话顿时让江静愈发烦躁。

让夜玄出来一见?那不是给她丢脸吗?

于是,江静正色道:“不巧,他也在闭关。”

“哦?”赵玉龙却是露出惊讶之色,说道:“我可是听说幼薇的夫君是一个天生的傻子,根本不会修炼,他也闭关?”

这番话,让江静不知道如何去接。

“娘,我已经跟夜玄那白痴说了。”这时,周冰漪却是走了进来。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江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赵玉龙?”周冰漪也是看到了赵玉龙,旋即皱眉看向江静道:“娘,你说的贵客就是他?”

对于赵玉龙,周冰漪天然就很反感,甚至比夜玄还要讨厌,所以周冰漪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冰漪妹妹,你说的夜玄,就是你的那个傻子姐夫?”赵玉龙见缝插针道。

周冰漪冷哼一声道:“我可从来不承认他是我姐夫。”

就在这时,殿外忽然有脚步声响起。

三人都是微微一愣,望向殿外。

紧接着,一位黑袍少年不紧不慢地走进大殿,目光落在周冰漪身上,开口道:“有凝气丹吗,借我一用。”

来者正是夜玄,他已经探查清楚,自身的体魄很可能真是那种体质,他需要一枚凝气丹来验证一下,但他自个没有,于是便前来找周冰漪。

“他是谁?”赵玉龙眉头一皱,紧盯着夜玄。

“夜玄?”周冰漪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望着夜玄,呆呆地道:“你、你能完整说话了?!”

江静也是惊愕地望着夜玄。

夜玄痴傻的事情她们都知道,她也专门查探过,在夜玄十一岁那年痴傻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段完整的话来。

时隔五年,夜玄却是真的开口说话了,而且说的那么的完整!

“这位便是幼薇的夫君夜玄啊?”赵玉龙舒展眉头,露出一丝冷笑,悠然起身,走向夜玄。

“不是让他今天别出门吗?”江静对周冰漪传音道,非常不满。

“我给鲁伯伯说过了呀。”周冰漪此刻也是感到不解,她跟夜玄说了之后,还特地让鲁伯伯守住夜玄的呀。

赵玉龙此刻已经是来到夜玄面前,身材高大的赵玉龙,比夜玄高出一个头,几乎是俯视着夜玄,轻蔑地道:“毫无修为的废物。”

“就这种货色,幼薇是怎么看上的?”

第2章 区区王侯,丢人现眼

赵玉龙近乎俯视着夜玄,轻吞慢吐地道:“我此次前来,一是想看看幼薇过得怎么样,二则是看看幼薇的夫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虽然没见到幼薇,但看到你之后,说实话我很失望,就凭你这样的窝囊废,拿什么给幼薇幸福?”

“你只能让幼薇被人戳脊梁骨!”

赵玉龙冷漠地看着夜玄,缓声道:“你刚刚说你想要凝气丹是吗,这是十枚凝气丹,拿着滚出皇极仙宗,再也别出现。”

说着,赵玉龙拿出一个白净玉瓶,脸上带着一丝轻蔑,随手扔向夜玄。

咻!

白净玉瓶飞过,看似寻常,实则暗藏劲力!

这是要让夜玄难堪啊!

“啪——”的一声,夜玄稳稳接过白净玉瓶,抬眼看向赵玉龙,神情平静地道:“我与我媳妇的事情,与你何干?”

赵玉龙眸中生出一丝惊讶,转瞬即逝,旋即便是冷哼道:“我与幼薇青梅竹马,若非当年我闭关冲击王侯之境,你以为你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赵玉龙转过身,先是向江静施了一礼,痛心疾首地道:“伯母,侄儿对幼薇的夫君实在失望透顶。幼薇乃烈天上国第一神女,更是皇极仙宗的大公主,她的夫君怎能是一个不能修炼的窝囊废?这是在糟蹋幼薇!”

“侄儿恳请伯母将这夜玄扫地出门,还幼薇清白之身!”赵玉龙一字一顿地道。

“呵呵……”夜玄忽然是笑了起来,他与周幼薇怎么样,那是他们自家事,这赵玉龙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做定夺?

“夜玄,谁让你出来丢人现眼的?赶紧给我滚回你的狗窝!”然而,不待夜玄反驳,岳母江静脸色忽然转冷,向夜玄发难。

她明明已经让冰漪告知这个傻子不许出门,免得丢人现眼,但这傻子却自己跑了出来,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但同时,她对赵玉龙也有些不悦,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皇极仙宗的家事,她虽然很中意赵玉龙这个金龟婿,但赵玉龙此举实属越庖代俎。

“丢人现眼……到底是谁在丢人现眼?”夜玄乜了江静一眼,神情平静。入赘皇极仙宗一年来,岳母江静没少给他脸色看,现在更好,直接当着外人的面骂他是狗?

若换做以前的夜玄,听到江静的话,傻乎乎地就回到自己屋里了,但是现在的夜玄,帝魂苏醒,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傻子!

“区区一个窝囊废,也敢顶伯母的嘴?”赵玉龙笑了起来,双眼眯成一条缝,隐隐间有讥讽之色。

轰————

一股磅礴威压,自赵玉龙身上爆发而出,宛如排山倒海一般,压向夜玄!

那是真正的王侯之威!

在一旁的周冰漪忍不住脸色一白。

虽然她很不喜欢赵玉龙,但不得不说,此人在修炼的天赋上,绝对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如今不过才二十出头,却已经是踏入王侯之境。

这样的天赋,放在整个东荒大域,那都是非常不凡的存在。

反观夜玄,年满十六,却没有丝毫修为,是一个纯粹的凡人。

一个凡人,面对一个王侯之境的存在,如何抵挡?!

下意识的,周冰漪心中生出一丝担忧。

“玉龙……”江静脸色围边,完全没料到赵玉龙如此大胆,竟然是释放出了王侯之威!

就在江静准备开口阻止赵玉龙的时候,却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轰隆————

一声震响,只见赵玉龙的身躯猛然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殿壁之上,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萎靡下来。

而在几人看来不过只是一介凡人的夜玄,却是毫发无损,反而是一脸淡然地看着倒飞出去的赵玉龙。

“不可能!”江静和周冰漪都是脱口而出,不敢置信地望着夜玄。

赵玉龙神情狰狞,死死盯着夜玄,内心震动不已。

刚刚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是怎样的眼神?!

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他遭到了重创!

传闻之中的傻子窝囊废,为何如此强悍?!

一时间,赵玉龙眼神变得惊恐不安。

夜玄迈步走向赵玉龙,眼神平静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赵玉龙,不急不缓地道:“区区王侯,也敢如此嚣张跋扈?”

“慢着!”

这时,江静却是猛然横在了夜玄与赵玉龙之间。

夜玄微微皱眉,看向自己的岳母江静。

“夜玄,不得在殿中伤人。”江静叱喝道。

“哦?”夜玄似笑非笑地道:“刚刚怎么不见岳母大人有这么快的身手?”

“玉龙未曾伤你,你为何伤他?”江静自然听出夜玄的嘲讽之意,冷冷地道。

“岳母大人的意思是说,我得站着让赵玉龙伤到之后才能还手是吗?”夜玄反问道。

在场之人都知道他只是一介凡人,不具备丝毫修为,而赵玉龙却还释放王侯之威,明显是报了必杀之意!

而在赵玉龙动用王侯之威时,江静只是口头阻止,未曾真正阻拦,其心可诛。现在夜玄击伤赵玉龙,江静却是直接拦住夜玄。

这做法,着实让夜玄感到有点恶心。

若非他魂归本体,拥有着强横无匹的魂力,只怕倒下的就不是赵玉龙,而是他了。

“这夜玄平时在皇极仙宗就这么嚣张吗?”赵玉龙此刻已经是缓了过来,他有些狼狈的起身,眼神发狠地道。

赵玉龙的这句话,顿时让江静心中愈发烦闷。

江静看着夜玄,脸色愈发寒冷:“你眼里若还有我这个岳母,那就给我滚出去!”

夜玄毫不畏惧,与江静对视,眼神平静地道:“我若是不呢?”

大殿中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起来。

“长老,大事不好了!”

却在这时,一位老人忽然是从殿外急匆匆走了进来。

老人悄悄瞥了夜玄一眼,微微一愣,暗道:‘这个傻子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房间吗?’

“怎么了,鲁伯伯?”一旁的周冰漪连忙问道。

“何事?”江静脸色恢复平静,轻声问道。

老人收回目光,神情肃然道:“刚刚接到消息,大公主闭关出事了,目前在玄冰洞府。”

“什么?!”殿中几人都是一惊。

夜玄眉头微挑,幼薇出事了?

“长老您快去看看吧。”老人声音压低道。

“幼薇,你不能出事呀……”江静心急如焚,刚刚的事情已经是抛之脑后,连忙动身前往玄冰洞府。

“带我一起去。”这时,夜玄开口道。

然而江静和周冰漪已经动身,赵玉龙落后一步,他冷冷地看着夜玄,道:“带你这个只会顶嘴的窝囊废干嘛?”

“幼薇是我媳妇。”夜玄不咸不淡地道。

“你!”赵玉龙顿时一窒,眼神发冷:“也好,那就带上你,让幼薇看看你的真实面目!”

这时,被周冰漪喊做鲁伯伯的鲁承德淡淡地看了夜玄一眼,旋即是对赵玉龙示意道:“赵公子,你们随老夫来。”

“好。”赵玉龙也是没有啰嗦,率先迈步。

夜玄跟上之时,鲁承德却是拦住了他,平静地道:“你是何时离开房间的?”

“你猜。”夜玄淡然一笑,眼眸闪过一道诡异的符文。

鲁承德身躯猛然一僵,双眸之中,竟然也是浮起一道诡异的符文,紧接着,鲁承德恭敬让开身子,给夜玄让开路来,低声道:“主人请……”

走出大殿,夜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默默跟上赵玉龙,踏上飞舟,暗暗思索起来。

“我这具肉身虽然可能是道体,但终究没有修为,连续动用魂力,对身体的负荷挺大的……”

“先去看看我家媳妇是个什么情况。”

第3章 一体双魄,药师俯首

当夜玄、赵玉龙赶到玄冰洞府的时候,洞中传来周冰漪的抽泣声。

“伯母,幼薇怎么样了?”

赵玉龙先一步踏入玄冰洞府,神情紧张地看着躺在床榻之上的那位绝美女子。

江静站在床榻之旁,神色凝重无比,摇头不语。

而周冰漪则是坐在一旁,脸上挂着泪痕,不时便看向床榻之上的那位女子。

这顿时让赵玉龙脸色沉了下来。

床榻之旁,一位位白袍老人眉头紧锁,脸色凝重无比。

“江师妹,不容乐观呀……”

片刻后,白袍老人一脸愁容,看向江静,叹气道:“幼薇本属于玄冰之体,体内却出现烈阳之力,形成火毒,与玄冰之力形成互攻,冰火交加,就算能保住幼薇的性命,一身修为也会彻底消散掉。”

“什么?!”

此言一出,洞中几人惊呼出声,脸色极具变化,感到不可置信。

夜玄走近些,看向床榻上的周幼薇,微微挑眉,悄悄探出魂念。

此刻,江静的脸色变得惨白无比,心里面彻底慌了神。

一身修为尽废,这代表着什么,她比谁清楚。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修为,那就形同废物!

夜玄为何被人看不起?不仅是因为之前的夜玄是个傻子,更因为他没有丝毫修为。

可如今,自家女儿,名震烈天上国的神女周幼薇竟然也要沦为废人,这让江静如何能够接受?

“吴师兄,你是六鼎炼药师,肯定能保住幼微修为的对不对……”江静看向老人,哀求道。

白袍老人面露难色,叹气道:“江师妹,但凡可以保住幼薇的修为,老夫就是豁了命也会做到,但此事真的别无他法。”

赵玉龙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他虽然对周幼薇有情,但如果周幼薇修为尽废的话,那就毫无价值可言了……

“分明是玄冰之体与烈阳之体的结合,却说什么火毒,可笑至极。”此时,夜玄却是慢悠悠地开口,打量着床榻之上周幼薇。

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媳妇的确拥有着天人之姿,容颜绝美,当乃一绝!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张倾国倾城的绝美脸蛋之上,毫无血色,苍白如纸,看上去惹人怜惜。

他刚刚探出魂念,已经查探出周幼薇闭关走火入魔的主要原因,根本不是什么火毒,而是因为……一体双魄!

夜玄的一番话,顿时让在场之人都是愣了一下。

赵玉龙微微眯眼,当即冷哼道:“夜玄,你这话是在说吴前辈诊断有误吗?”

周冰漪也是蓦然抬头,双眼发红,脸上泪痕未干,她恨恨地看着夜玄:“姐姐都这样了,你这个傻子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你怎么不去死?”

“你知不知道,姐姐之所以一直闭关破境,是因为只有达到王侯之境,才能帮你恢复神智!”

“现在倒好,你恢复神智了,我姐姐却倒下了!”

说着说着,周冰漪的眼泪又是不断流下,为姐姐感到不公。

江静感到心烦意乱,她看着夜玄,有些怒其不争地道:“夜玄,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自家女儿都这样了,这个夜玄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她真的好后悔,后悔当初没拦住周冰漪与夜玄成婚,如果她当初阻止了,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小子,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讲。”白袍老人看着夜玄,语气不善地道。

他吴敬山乃堂堂六鼎炼药师,更是出自东荒药阁,整个烈天上国都找不出几个能与他媲美的存在,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在此乱放狂言?

夜玄乜了吴敬山一眼,不咸不淡地道:“连一体双魄都不懂的家伙,你是怎么成为六鼎炼药师的?”

“笑话,一体双魄是什么东西,谁说成为六鼎炼药师就要知道这些?”赵玉龙立马是讽刺夜玄。

吴敬山听到夜玄的话,却是明显愣了一下:‘一体双魄,这小子怎么会知道?’

‘难道他也看到过那篇古籍?’

吴敬山有些疑惑,他曾在一篇古籍上看到过一体双魄的记载,不过上面只有只言片语,并无详细描述。

打量了夜玄一番后,吴敬山对夜玄越发怀疑,这小子是在唬人吧!

夜玄察觉到吴敬山眼中的怀疑之色,并没做什么解释,而是淡淡地道:“无知就算了,连自己的隐疾都治不好,也有脸来给我媳妇治疗?”

此言一出,顿时让在场之人都是猛然色变。

“好你个夜玄,竟然敢羞辱吴前辈?!”赵玉龙此刻内心狂喜,但表面却是表现的异常愤怒。

就算是他爹罗天圣地的圣主前来,也不敢轻易招惹这吴敬山,这夜玄竟然如此不知死活,真是让赵玉龙没想到,但他正好可以借此发难搞死夜玄!

江静被夜玄的‘胡言乱语’气地浑身发抖,脸色铁青,一字一句道:“夜玄,你给我滚!”

不同于众人的反应,吴敬山却是瞳孔急剧收缩一缩,不敢置信地看着夜玄。‘此人,竟然能看出我的内伤!’

吴敬山神情一阵变化,凝望着夜玄,呼吸变得急促,尽量让自己姿态放低,先是向夜玄作揖,旋即才恭声道:“先前是老……在下才学疏浅,不知先生才是大智慧,在下先向先生道歉了,恳请先生出手,在下愿答应先生一切条件!”

他那百年不解的隐疾,从未与人说起过,然而夜玄却能一眼看出,吴敬山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

吴敬山忽如其来的道歉,顿时让江静、赵玉龙、周冰漪三人都是懵了。

“吴前辈,你别信他的鬼话,他是出了名的傻子夜玄啊!”赵玉龙急忙出声提醒道。

“闭嘴!先生也是你个混账能辱骂的?!”吴敬山猛然一喝,如一头老龙发怒,浑身气息激荡,恐怖无比。

这顿时把赵玉龙吓了一跳,旋即是一阵懵逼,他是帮吴敬山说话,为什么挨骂的是他而不是夜玄?

感受到吴敬山那杀人般的眼神,赵玉龙缩了缩脑袋,脸上竟是浮起一丝委屈之色。

江静皱起眉头,对吴敬山道:“吴师兄,你是不是弄错了,他是我女婿夜玄啊,不是什么先生!”

她怕吴敬山不知道夜玄是谁,还特地把‘女婿’两个字加重了音。

吴敬山没有理会江静,而是一脸恭敬地看着夜玄,眼中带着乞求之色:“先生,您看……”

夜玄乜了吴敬山一眼,缓声道:“我此来是看我媳妇的。”

“该的该的,先生先出手救治幼薇,在下的事情之后再说。”吴敬山满脸堆笑,说话间主动为夜玄挪开位置。

赵玉龙见状,眸光闪烁,忽然开口道:“伯母,侄儿实在不放心将幼薇交由此人救治,你将幼薇交给侄儿,侄儿带幼薇回罗天圣地,请我罗天圣地的顶级炼药师出手,一定能治好幼薇!”  

罗天圣地的实力比皇极仙宗更强,在罗天圣地之中,的确有好几位名声在外的顶级炼药师。

“娘,还是让赵玉龙带姐姐去罗天圣地治疗吧。”一旁周冰漪也是开口劝道,尽管她对赵玉龙不喜,但她更不放心让夜玄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为姐姐治疗。

这顿时让江静犹豫不决。

就在江静犹豫之时,吴敬山却是冷哼道:“我东荒药阁传承久远,内含古籍万千,但哪怕我药阁阁主,也无法解一体双魄之谜。”

吴敬山淡淡地看着赵玉龙,缓声道:“罗天圣地的炼药师虽然不差,但确定能强于我药阁阁主不成?”

此言一出,不管是江静、赵玉龙、亦或是周冰漪的脸色全都变了。

东荒药阁阁主!

这是何等存在?那绝对是东荒首屈一指的炼药师啊!

但吴敬山之言,却说连东荒药阁阁主都无法破解一体双魄之谜,岂不是说罗天圣地更加没有希望?

一时间,众人看向夜玄的目光,彻底变得不一样起来。

“江师妹,老夫一向觉得你是个识大体的人,为何你今日却睁不开眼呢?”吴敬山看向江静,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

江静脸色一白,顿时被喝醒,她神色复杂地看着夜玄,想到曾经种种,一时难以开口,但眼下她已经知道,只有夜玄能救幼薇,她低声哀求道:“夜玄,以往是我的错,希望你能看在幼薇的份上,出手救治幼薇,算岳母求你了,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江静话还没说完,夜玄便打断了她:“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出手,但我出手不是因为你们任何一个人,只是因为幼薇是我的媳妇。”

“仅此而已。”

在过往记忆中,皇极仙宗唯一把他当人看,唯一对他好的人,仅仅只有周幼薇!

斗魂玄帝-夜玄, 周幼薇-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