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丹尊-洛无书, 安怡雪-玄幻奇幻小说

太上丹尊-洛无书, 安怡雪-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赘婿再嫁!

墨色的浓云,挤压簇拥,头顶上的苍穹,泛着灰蓝色的光,划过天空。

“哗!”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整个安澶城都在此刻笼罩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安澶城,一座破旧的祖屋!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死寂般躺在床上,没有半点气息。

“轰!”

一声可怕的巨响,天地都在此刻为之一震,令无数人惊骇。

今日的雷雨,简直,前所未见。

就在此时,床榻上,那道半死不活的身影,眉头微微挑了挑。

“嗯?”

“这是哪里?”

缓缓睁眼,望着陌生的昏暗房间,那眼眸深处,有着无比的震动神色涌出……

“难道……我……重生了?”

他叫洛无书,本是天界最强炼丹师——不朽丹帝。

身份,尊贵显赫!

就在今日,他炼制出毕生追求的‘恒古不灭丹’,却不料受到自己最信任的女弟子白衣卿觊觎,出手暗害。

不愿让白衣卿得逞,临死之前,洛无书吞下‘恒古不灭丹’。

却没想到,魂穿时空,意外重生。

隐隐之间!

洛无书的耳边还在此刻,回荡着白衣卿那清冷而又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

“……”

砰!

一拳重重的床上。

“白衣卿,我的好徒儿!”

“以我对你的信任与喜爱,只要你开口,难道我会不将‘恒古不灭丹’给你吗?”

“何至于弑师灭祖,做出大逆不道的行为。”

洛无书的眼中透着复杂的冰冷之意。

对于白衣卿,她视为己出,寄予厚望,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此刻,他那眼中的复杂之意,正在一点一点的转变成冰冷杀意。

“既然为师没死,得以重生,那你便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为师能够将你培养成天界唯一的天帝下的第一强者,自然也能够让你跌落神坛,拿回我给予你的一切。”

嘶!

就在此时,一股源自灵魂深处的痛苦袭来,令洛无书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紧接着,一股陌生的记忆涌上脑海。

“安澶城?谢家赘婿?洛无书?”

“这……”洛无书的脸上布满无语的神色。

原来,他重生的这具身体主人,也叫洛无书。

而令其无语的是,这个家伙竟是谢家的上门女婿。

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

像洛无书这样的人,在元国绝对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撇开国家不谈,这个世界,本质上,依旧是以武为尊的世界。

一介文人,或许可以读万卷书,但行万里路,绝无可能。

你永远不知道,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下一秒会死在哪里。

谢家作为安澶城的名门望族,身为穷书生的洛无书本不应该与其有半点瓜葛。

然!

因为上承祖上的余荫,洛无书的家传令牌,乃是一块保送天剑宗的信物。

谢家长女谢晓嫣偶然得知洛无书的祖传令牌后,假装被洛无书的才气所迷,以琴棋书画靠近洛无书。

当取得洛无书的好感之后,不仅将洛无书纳为谢家的上门女婿,更承诺资助其考取元国功名。

当谢晓嫣完全取得洛无书的信任,将祖传令牌骗到手后,她突然翻脸。

以洛无书非礼谢家丫鬟为由,将其逐出谢家大门。

在元国,文人本就没有太高地位。

如洛无书这般,既没修炼,又是上门的赘婿,在许多人心中地位与奴才并无太大区别。

甚至,更低!

而在被谢家休夫,驱逐之后,洛无书彻底变成了安澶城笑话。

许多人,酒足饭饱后,耻笑的对象……连乞丐都不如。

更可悲的是……

没有人知道,洛无书在被驱赶出谢家,回到破旧的祖屋后。

竟因羞愤过度,被活活气死。

阴差阳错之下,才有了不朽丹帝洛无书重生在其身上。

“唉……”

洛无书一声叹息。

他发现自己的惨,与这个死去的洛无书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而就在此时!

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脚步声。

“这个废物,运气还真是好了。”

“谁能想到,一个没人要的赘婿,竟然还能捡到第二碗软饭吃呢!”

砰!

房门被踢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安管家来到洛无书身前,倨傲的目光中弥漫着一股厌恶之意。

“姑爷,跟我们走,吉时快到了。”

“什么吉时?”洛无书的眼中露出一抹疑惑神色。

“你只管跟我们走就是,问那么多作甚。”安管家厌恶的扫了一眼洛无书。

“将他带走!”

言毕!

两个侍卫上前,不由分说,就将洛无书押上放在门外的花轿。

洛无书一开始还想要反抗,但感受到侍卫手中传来的巨力,便是明白,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他现在的身体,称之为手无缚鸡之力,丝毫不为过。

坐上花轿,洛无书有一种熟悉,而又不安的预感……

在安澶城,有一个习俗,作为赘婿是需要坐花轿的。

“不会吧!”洛无书一声嘀咕,心情显得有些复杂。

这才刚重生啊!

就特么,再嫁?

能不能让我先有个心理准备?

一群人前行的速度很快,却也十分平衡,洛无书坐在轿子中丝毫没有颠簸的感觉。

侍卫那略带羡慕,而又讥讽的谈话不断地传入轿中,也让洛无书确定了事实,知道了此番前去目的地。

安澶城,安家!

“所以,预感……是真的。”洛无书眉头皱了下来。

“这算什么,二婚吗?”

此番,他竟真的是被抬去成亲。

与安家的长女成亲,成为安家的上门女婿?

安家长女,洛无书没有见过。

但其天之娇女之名,哪怕洛无书这个没有修炼之人,都有所耳闻。

曾经,安澶城的第一美女,安怡雪。

不过,三年前她就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一般。

听闻,她是拜入了某个强大的宗派。

不过,具体是什么宗派,洛无书就不得而知,对此,他也没有兴趣知道。

但是……不管如何,无论安怡雪有多优秀。

要其堂堂丹帝,成为安家的上门女婿,洛无书无论如何,是没办法答应。

更不要说,还是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逼迫其强行入赘安家。

就在洛无书想着如何脱困的时候,一道白衣胜雪的倩影御空而来,落在轿子前方。

她的身材性感高挑,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如春水动人心魄,宛如画中人,不似人间拥有。

一眼,足以令人怦然心动。

但无形之中,又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上散发而出,令人自相惭愧。

她,就是安澶城的第一美女,安怡雪,无数人的梦中情人。

安怡雪到来的瞬间,安家的管家、侍卫眼中皆是不由自主的爱慕之意浮现。

没有几个人,能对安怡雪不感兴趣,他们也不例外。

这是集容貌、天赋、家世于一身的天之骄女。

真正的天之骄女。

竭力控制着激动的爱慕之意,安管家与侍卫等人皆是躬身行礼:道:“拜见大小姐!”

“免了,人在里面吗?”安怡雪淡淡开口。

清冷的声音,似是不食人间烟火般。

“嗯!”安管家点头,拉开轿子,露出洛无书的身影。

而此刻,洛无书波澜不惊的目光,同样是淡淡的落在安怡雪身上。

但很快,他的目光,变得呆滞,“这……”

“瑶溪女帝?”

“……”

瑶溪女帝与洛无书本是天界最令人羡慕的一对,但因为那个意外……

导致两个人分开了。

然,此刻!

瑶溪女帝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令洛无书如何能够不震动。

莫非,她也……

一时间,洛无书似是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之中。

对于洛无书的姿态,安怡雪并不意外。

一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男的,第一眼看见她便会心生爱慕。

何况是洛无书,一个定力不足的男人。

一个能对丫鬟做出非礼行为之人,看见她第一眼便沦陷,并没有什么奇怪。

“时间来不及了,我先带他回去拜堂!”

没有多余的废话,安怡雪直接带着洛无书往安家飞去,留下一脸惊羡的安管家等人。

当二人抵达安家之后,洛无书依旧还处于愣神之中。

他在沉思,推测,眼前的安怡雪是不是瑶溪女帝。

或者,是否与瑶溪女帝有关。

而这一切,落入安家之人的眼中,皆是有着异色厌恶的神色浮现。

“果然是个废物!”

“到了这个时候,竟还在梦游,难怪会变成别人不要的赘婿。”

“这种乞丐都不如的家伙,成为我安家的姑爷,简直是我安家的耻辱。”

…………

安怡雪目光扫过,顿时,没有人再说话。

她很清楚,这些人说的都是事实。

因为,若不是事实,她也不会选择洛无书。

目光在洛无书身上一扫而过,安怡雪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尊重,是靠自己赢得,而洛无书显然没有资格受到所有人尊重。

她最多,尽量让安家之人闭嘴。

……

整个安家,张灯结彩,婢仆如云,显然,安家早已布置好了成亲的一切。

只差……赘婿上门!

不过,宾客并不是很多,只有少数主动上门讨酒喝的人。

显然,在安家人看来,哪怕是男方主动上门入赘,也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不愿大肆宣扬。

否则,以安家在安澶城第一世家的地位,此刻的安澶城早已变得门庭若市。

而这,也算是安家,有史以来,最寒酸的婚礼了。

……

“吉时到!”

一道声音响起,顿时,所有人整齐站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毕,送入洞房!”

拜堂仪式,庄重而又短暂。

短到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短到洛无书依旧还在愣神之中。

如同机械般,完成了拜堂仪式。

于此同时,安家的门外,迎来了一支奢华至极的迎亲队伍。

一辆又一辆堆满聘礼的马车,如同长龙般停在安家大门外。

“青阳城李家前来……”

来者还未说完,便被安怡雪直接打断,“替我回家转告李师兄,他的心意,我收下了。”

“下次他大婚,我一定也会带着厚礼前去祝贺。”

她拉着洛无书的手,来到门口,顿时,惊羡了无数人。

许多人望向洛无书的目光,除了鄙夷外,更多的是浓浓的羡慕。

谁能想到,癞蛤蟆也有吃到天鹅肉的一天?

哪怕只是赘婿,但能够与安怡雪牵手,也是莫大的福气。

“安姑娘,我们是来……”来者的话语,再次被安怡雪打断。

“无需多言,今天乃是我与夫君大喜之日,你们除了祝贺还能干吗?”

“虽然没赶上拜堂的仪式,却也来得及喝一杯喜酒。”

“来人,礼物收下,安排座位,好好招待李家的贵客。”

言毕,她直接拉着洛无书率先进府,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

尤其是李家之人,心中仿佛有上千只草泥马驰骋而过。

为首之人更是鼓足力气,朗声道“青阳城李家前来提亲!”

他很清楚,若是没有完成少爷交代的差事,会是何等下场。

轰!

冰冷的杀念,从安怡雪身上散发而出,令许多人仿佛置身冰窖。

而她拉着洛无书的手,也在此时松开,连作戏都奉欠。

“一刻钟内滚出安澶城,否则杀无赦。”她没有回头,却直接下了杀令。

随后,消失在诸人的视线之中。

第2章 一日三脉!

转眼,三天过去。

安家并没有半点沉浸成婚说带来的喜庆之中,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整个安澶城,却随着洛无书与安怡雪成亲的消息彻底传开,变得沸腾起来。

无数人震动、疑惑、嗤之以鼻。

为何身为天之骄女的安怡雪,会选择洛无书当她的上门夫婿。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以安怡雪在安家的身份地位。

若是她不愿意,根本没有人能够逼迫她与一个废物成亲。

而且,这个废物还是谢家不要的赘婿。

……

……

三日来,洛无书一直被安排在一个精致的别院独居。

但是,这座别院,并不在安家之中。

显然,尽管洛无书名义上嫁入了安家,但安家依旧是没有认可,把他当做安家之人。

而对于这一点,洛无书也是乐得清闲。

在这座别院之中,除了安怡雪安排的一个丫鬟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的打扰。

就连安怡雪,三日前分别之后,洛无书便再无见过。

从丫鬟的口中,洛无书也是知道了安怡雪为何突然选择与其成亲。

原来,安怡雪是天剑宗的真传弟子。

天剑宗宗主的外甥李魁看中了安怡雪,想要与安怡雪结为道侣。

但安怡雪的心中只有修炼,根本无意寻找道侣。

碍于宗主的面子,又不好直接拒绝李魁,便已在安澶城早有婚约作为推脱。

但李魁根本不信,更不死心。

于是,就有三日前的一幕。

李魁想要让安怡雪措手不及 ,直接上门提亲。

然,安怡雪同样也在第一时间,回到安澶城,为自己选了一个夫婿……洛无书。

尽管,洛无书没有从丫鬟的口中得知,安怡雪为何要选择自己作为夫婿。

但他,隐隐还是能够猜到一些。

在其没有重生之前,洛无书是什么人?

不仅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还是一个赘婿,一个被人扫地出门的赘婿。

说句难听的话,洛无书就是废物中的废物,连乞丐都不如的废物。

而安怡雪之所以选择洛无书,显然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以及对李魁的不屑。

哪怕他是天剑宗宗主的外甥又如何?

她,安怡雪,哪怕找一个没人要的赘婿,都不会选择宗主外甥。

庭院之内!

丫鬟晴雪望着洛无书旁若无人看书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眉头微蹙。

“果然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短短三日,竟将这里所有的藏书都看了一遍。”

“可是,这有何用呢?”

“读再多的书,还不是穷书生一个?”

似是感受到晴雪的目光,洛无书将手中《元史》合上,目光看向对方,道:“可有你家小姐的消息?”

“嗯?”晴雪目光转动,笑吟吟的望着洛无书,“莫非,你的魂被小姐勾走,到现在还没回来?”

对于三日前,洛无书丢了魂的样子,晴雪自然也是知晓。

对此她并不奇怪,绝大多数的男子,在安怡雪面前就是如此没有抵抗力。

更何况是在安澶城臭名昭著的洛无书。

“勾魂?”洛无书不置可否的一笑,三日前,他确实走神了许久。

但那是因为安怡雪给他带来的震动太多。

不仅仅是长相,安怡雪的性格也与瑶溪女帝太过于相似。

甚至,可以称之为如出一辙。

与其说他是因为安怡雪走神,还不说是因为在安澶城看见瑶溪女帝而走神。

毕竟,瑶溪女帝在其心中占了太大的分量。

否则,以他的心性,又岂会因一个外貌出众的女子而变得心不在焉。

“虽然需要喊你一句姑爷,但我劝你还是不要自讨无趣,妄图对小姐抱有想法。”晴雪道。

“抱有想法?”洛无书眼中露出一抹有趣神色,轻声低喃道:“或许吧!”

不可否认,他现在依旧在怀疑……安怡雪是否就是瑶溪女帝的轮回转世。

如果是这样,这一次,他绝不允许以前的意外再次发生。

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瑶溪女帝。

至少,在其确定安怡雪是否就是瑶溪女帝轮回转世之前,没有人可以染指安怡雪。

“连天剑宗宗主的外甥,小姐都看不上你,何况是你这个,谢家不要的赘婿。”晴雪冷冷的道。

“天剑宗宗主的外甥算什么?”洛无书扫了一眼晴雪,淡淡开口。

“哪怕是天剑宗宗主,若是他敢对瑶溪有半点心思,我都要将他的头给拧下来。”

这三日,他几乎将这里所有的藏书看了一遍,对这个世界已不再完全陌生。

天剑宗或许是许多人向往的圣地,但还不至于令其放在眼中。

“神经病!”晴雪犹如看白痴般扫了一眼洛无书,径直离开。

他虽然不知道洛无书为何称呼安怡雪为瑶溪,但此刻,她对洛无书的印象变得更差几分。

原本还以为洛无书至少是个读书人,懂得谦逊,彬彬有礼。

但现在看来,连书都白读。

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满嘴大话的废物。

望着晴雪离去的身影,洛无书毫不在意的一笑。

“他人笑我太狂妄,我笑他人看不穿。”

上一世,他醉心于丹道,根本不在意自身的修为,只是拥有着能够炼丹的基础修为。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被白衣卿暗杀成功。

因为,白衣卿不仅继承了他的丹道,修为更是远胜于他,被公认为天帝下的第一强者。

想到这,洛无书忽然抬头望向苍穹,眉宇间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上天既然让我重活一世,那我绝不会让旧事重演。”

“这一世我要活得轰轰烈烈,活得永垂不朽,活得天下无敌。”

念头所至,洛无书的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部部强大的功法。

最终,停留在了一部功法上……《太上丹经》。

这是洛无书在天界偶然所得,却从未修炼过的一部功法。

当初的他,醉心于丹道,对修炼并无半点兴趣。

尽管《太上丹经》的开头便有着惊世骇俗的嘘头……混沌无双功法。

但洛无书依旧毫无研究的兴趣,甚至在其眼中,还不如一本普通的丹经。

因为,它只是一部修炼的功法。

“意由心存,气由心动,徐徐而出,如上如下,变换乾坤,气如九曲,动息知止……”

没有做太多的耽搁,将《太上丹经》熟悉了之后,确认其当真不凡后。

洛无书直接开始运转功法,进入了修炼之中。

丝丝灵气盘旋身体四周,不断没入洛无书的经脉之中。

修炼第一境,开脉境。

引天地灵气入体,打通八脉。

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功法开通九脉,比如洛无书前世所修炼的‘九九玄天功’,便能打通九脉。

不过,既然选择了《太上丹经》,洛无书并不在意,它能够打通几脉。

探索,又何尝不是修炼的一部分?

混沌无双功法的嘘头,足以令洛无书尝试去修炼它。

灵气冲进封堵的经脉之中,顿时引发强烈的刺痛,令得洛无书闷哼出声。

不过他却是紧咬着牙关,忍受着冲脉所带来的刺痛,引动更多的灵气,源源不断的冲击着那封堵第一脉。

“噗!”

一个半时辰后,洛无书的体内忽的有一道声音传出,那是第一脉被彻底冲开的声音。

洛无书脸上满是汗水,但目光中却充斥无限惊喜。

《太上丹经》的强大,远超他的预料。

他很清楚,若是‘九九玄天功’,绝对做不到如此快冲开第一脉。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洛无书这具身体的天赋也极好。

只是,之前的洛无书,根本没有过修炼的想法,一心只读圣贤书。

从这一点上来看,倒是与丹帝洛无书极为相似。

若非炼丹需要一定的修为作为基础,丹帝洛无书也不会去修炼。

“继续修炼!”

虽然开心,但洛无书还不至于被喜悦冲昏头脑,再度控制着灵气朝着第二脉冲击而去。

......

竖日!

清晨的第一缕晨光挥洒,照在洛无书的脸上,他的眼眸也在此时缓缓睁开,停止了修炼。

仅仅一日,他就打通了三条经脉,踏入开脉第四境。

在开脉境,每打通一条经脉,身体素质就会随之提高。

力量、速度、反应等都会远超未开脉者。

而此时,洛无书已然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身与昨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是一种质的蜕变!

现在的他,已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若是有人知道,洛无书仅仅在一日之间,连开三脉,定会被吓到。

在安澶城,不知道有多少同龄人,从记事开始就修炼,现在也不过打通三脉。

而洛无书,仅仅只花了一天。

第3章 是谁走运?

没过多久,别院之中迎来了它真正的主人,安怡雪。

依旧是一袭如雪白衣,彰显着她的卓绝气质,那绝美的脸庞不加任何粉黛,却仿佛能够美到令人窒息。

再次看到安怡雪,洛无书并没有如同初次那般走神,只是很平静的望着对方。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此时,安怡雪的美眸之中也是闪过一抹异色。

洛无书的目光虽然算不上纯粹,却也没有如同其他男人那般不堪,带着淫邪之意。

反而是带着淡淡的柔和之意,隐隐约约透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安怡雪微微摇头,撇开那种奇怪的错觉,道:“我要回天剑宗了,我若不在,宗主外甥李魁必会派人杀你。”

“为了你的安全,恐怕需要将你带在身边,你可愿意跟着我去天剑宗?”

“天剑宗么……”望着眼前那与瑶溪女帝一模一样的身影,洛无书略微思纣,便是答应了下来。

再次看到安怡雪,洛无书愈发怀疑她就是瑶溪女帝的轮回转世。

否则,又岂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如果,你就是瑶溪……”洛无书低喃自语。

“上辈子,因为那个意外,错过了你,这一世……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旋即,他又想到了一个事。

前往天剑宗,正好还可以从谢晓嫣的手中,将祖传令牌拿回。

并且,解决了这个耻辱的污点。

他很好奇,当谢晓嫣在天剑宗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是何等神情。

惊喜,还是惊吓?

见到洛无书答应,安怡雪并不意外,道:“跟我回安府,明日一早就出发,这次不仅你,我还会带一些安家之人前往天剑宗。”

“不用了,明天一早,我自己来安府与你们一同出发。”洛无书拒绝道。

安府,有这里来得清净?

甚至,他都不需要想,都能知道,前往安府又会经历一番怎样的指指点点。

以他的眼界,自然不可能轻易跟一群蝼蚁般的家伙计较。

翌日!

洛无书从修炼中醒来。

此时的他,已经成功打通了四脉,实力再次获得提升。

稍稍收拾一下,便前往安家而去。

一向两袖清风的他,根本没有行李可带,除了新婚之后,新添的几套干净的衣服外,便无其他。

安府大门外,异常热闹。

看见洛无书的到来,不少人的眼中皆是露出鄙夷神色。

“这个穷书生,他来干嘛?”

“难道,他以为嫁入我安家,就真是我安家的姑爷了不成?”

话音落下,所有人目光皆在此刻投射到洛无书身上,饶有兴趣。

一道身影走向洛无书,目光带着浓浓的敌视之意,“你个丢人现眼的废物,来这里作甚?”

洛无书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轻轻吐出几个字。

“关你屁事!”

眼前之人他认得,正是当日押他上轿子的侍卫之一。

安管家喊对方为牧原。

听过他们当日的对话,洛无书很清楚,牧原为何如此敌视自己。

因为,他是安怡雪的疯狂迷恋者。

“小姐不过拿你当挡箭牌而已,你还真以为自己嫁入我安家了不成?”

“别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你不过是一个别人不要的赘婿,地位连乞丐都不如的赘婿。”

牧原不屑的望着洛无书,粗犷的声音毫不掩饰响起。

宛若洪钟作响,震得人耳膜生疼,振聋发聩。

“嗯?”不少人诧异的望向洛无书。

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身影竟然极其平稳,不为所动?

“或许,只是被吓傻了吧!”不少人微微摇头。

除了这个理由,他们似乎想不到更为合理的理由。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突兀传出,顿时,无数道目光瞬间凝固,难以置信。

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竟然,敢动手摔牧原耳光?

就连牧原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但脸上传来的火辣辣,在真实的告诉他,是真的。

他竟然被一个废物,一个没人要的赘婿,摔了一耳光?

“王八蛋,我杀了你。”牧原怒不可遏,神色变得狰狞了起来。

“放肆!”

就在这时,清冷的声音传来,令许多人心头猛地一震。

牧原的重拳也在此时强行收住,忐忑的望向声音的源头。

不远处,正站在一位白衣胜雪的绝世佳人,安怡雪。

“拜见大小姐!”诸人躬身拜见。

尤其是牧原,此时更是显得手足无措,极度心虚,“拜……拜见……大小姐!”

“要跟着去天剑宗,就给我老实些,否则……。”

说话之间,安怡雪屈指一弹,顿时一道剑芒闪烁而出,宛若奔腾的银龙,横穿空间。

“砰!”

千步之外,一块一丈高的石头,在剑芒之下,直接炸裂开来,化作湮粉。

看到安怡雪随意的一指之威,诸人的皮毛都在此刻变得战栗起来,心中无限骇然。

这随意的一指落是落至他们的身上,会是什么结果,根本不用想。

不少人暗暗可惜,这个走了狗屎运的赘婿,未免运气太好了一些,竟又有大小姐出现护他。

“小的知错!”

牧原双膝一沉,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连连求饶。

“还请小姐饶了牧原,在场所有人都亲眼目睹,是姑爷先动手摔了牧原。”

安管家开口说道。

“没错!”

“其实牧原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若非姑爷欺人太甚,牧原又怎么可能会动手呢?”

随着安管家开口,诸人纷纷出声替牧原说话。

在他们看来,洛无书不过是一个没用的赘婿罢了。

哪怕安怡雪心地善良,稍稍护他一点,依旧是个废物。

而牧原不同,现在的他就已经打通三脉,前途无量。

一旦跟随安怡雪前往天剑宗,未必没有希望打通八脉,通过考核成为天剑宗的外门弟子。

该讨好谁,他们心如明镜!

“够了!”安怡雪摆了摆手,目光淡淡环视四周。

“虽然你们跟着我去天剑宗打理山峰,但终究只是一群下人。”

“到了那里之后,你们若是依旧如此不懂规矩,我不会再轻饶。”

“是!”诸多身影同时应喝。

牧原站起身来,用仅用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对着洛无书道:

“死废物,算你捡回一命,老子倒要看看是不是每次都能走运,有大小姐出现护你。”

“是谁走运还不知道。”洛无书淡淡扫了一眼牧原,嘴角泛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方才,若非安怡雪出现,此时的他,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小人得志!”望着洛无书那傲然的姿态,诸人神色更为不爽。

安怡雪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没有继续耽搁,安怡雪一声令下,方家的数十个奴仆,十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开动起来,往天剑宗前去。

太上丹尊-洛无书, 安怡雪-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