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天龙-白风, 孙雅莉-都市情感小说

超神天龙-白风, 孙雅莉-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强势回归

六月的晚风拂过,安顺小区别墅园内飘荡着茉莉花香。

只是花香不论多浓郁,都无法和第八栋别墅里的一间闺房内的芳香相提,因为东海市第一美人孙雅莉刚出浴。

浓郁香味的房间内,出水芙蓉的美人正裹着半透的浴巾挑选着礼服,今晚是她奶奶的生日宴。

“啧啧!”

白风偷偷挤在门缝中欣赏美人出浴的美景,性感妩媚的娇躯让他两眼发亮,满心期待:“我老婆真漂亮!如果可以亲一口,那可就爽死了……”

那边,处于女人神奇的第六感,孙雅莉马上就发现了门缝中探头探脑偷看自己的白风。

“好你个白风,你个混账东西又偷看我换衣服是不是!”

孙雅莉迷离的美眸中闪着恼怒,直接抄起衣架子就要动手!

“嘿嘿。”

白风见势不妙,立马转身就跑,一边跑滴溜溜地眼珠子还不停往回看孙雅莉妙曼的身姿:“老婆大人,明明是你没关门,怪不得我啊!”

两人闹出的动静,惊动了在房间内化妆的丈母娘陈颜:“白风,你个王八蛋竟然敢偷看我闺女换衣服?我刚还在想你买个姨妈巾这么久,寻思是做坏事去了!”

怒骂完,不解气的陈颜也抄起鸡毛掸子,和孙雅莉一前一后堵住了白风:“我让你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两人混合双打直接让白风抱着头乱窜,痛得呱呱叫:“别打了!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不敢了!”

孙雅莉一脚踢在白风的小腿:“死流氓,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我要打死你!”

白风瞅准机会逃到楼下,故意痛呼地喊道:“老婆,你要是打死我了,以后谁给你洗衣做饭,家里的家务谁来做啊?”

“还敢提!”

丈母娘陈颜气得七窍生烟:“你入赘我们家两年,一个大老爷们连份体面的工作都没有就算了,我闺女一天给你两百零用钱,你居然用来请钟点工来搞家务,自己却跑到外面到处去玩,饭点到了再回来吃饭邀功,你可真行啊!我就不曾看到过如此不要脸的赘婿!”

“哈哈,咱妈你好厉害,这样你都知道啊?”

白风没脸没皮地笑了,冲出了家门:“哎哟,妈!我先给你去买姨妈巾,你先用塞子凑合一下,等我买回来!”

“你个混账!”

陈颜气得鸡毛掸子都给扔出门口了,直骂:“我说闺女啊,让你去人才市场找个合约老公,你居然找了一个极品!”

看着白风嬉皮笑脸地离开,孙雅莉也恼火:“两年冲喜的日子马上就结束了,到时候我和他离婚就是了。”

小区超市。

买完姨妈巾后,白风心情颇好,哼着小曲脚步欢快,经过绿林小道时却徒然脚步一旋,停了下来。

然后不疾不徐地拿出一根廉价香烟,点燃,抽上。

“呼……”

吐了一口烟雾,白风突然冷笑道:“我说你们几个糟老头都跟了一路了,出来吧!”

绿林中摇摆的树枝突然静止了,一道悠远绵长的老声响起:“呵呵,果然还是被您发现了,少宗主!”

刚说完,八名穿着中山装的白发老者,乍然出现在白风的身前,悄无声息地将白风的来路和去路堵住了!

“嗯?”

白风轻蔑一笑,弹了一下烟灰:“八大龙王亲自出马,我的面子挺大啊。但是你们不会认为凭你们能带走我吧?未免太小看我白风了。”

“非也。”

为首一名老者往前踏了一步,恭敬地道:“少宗主,老宗主说了,您只需承认错误并道歉,此事将不再追究,天龙门依旧由您继承。”

“道歉?呵呵。”

白风低声笑了:“师父于我有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恩,本事也是他一手传承给我的,如果他老人家想要我的命,我立马就给了!”

突然,白风目光凌厉,语气坚定:“但是他老人家让我认错,说我偷看小师妹洗澡,那就不行!”

“嗬!”

看到白风这般坚定,八大龙王对视了一眼,为难地劝说:“少宗主,何必固执,为了争一口气,为证清白,两年来您不曾动用过老宗主教会你的所有本领,这何必呢?”

“士可杀,不可辱!”

白风瞪了一眼为首的老头:“你们扪心自问,就小师妹的尊容,壮硕的身材,跟只大猩猩似的,我白风会去偷看她洗澡?”

“……!”

八大龙王无言以对。

等了好一会,为首的老者才叹了一口气:“少宗主,这件事让您道歉,的确是有些难为您……”

“你知道就好。”

白风理所应当地道:“我白某人行得正坐得正,怎会做出偷看他人洗澡换衣服这种龌龊的事情?”

为首的老者不买账,笑着说:“少宗主刚才还偷看你老婆换衣服了……”

“这……咳咳……”

白风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对了,你们要是没别的事了,就快点离开吧,我打扰我现在的美好生活。”

“是吗?恕老夫多言!”

为首老者微微一笑,背手而立:“您十二岁一战成名,成为了天龙门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少宗主,十八岁获得老宗主真传!”

“您二十岁,以神秘人的身份率领华夏金融界击退国外金融巨鳄罗斯的金融掠夺,被无数股民封为股神!”

“您二十二岁,就用真武、神相、医术战胜天下高手,成为神话!被称作天龙门百世一出的奇才,受万人崇拜。”

“您可知您是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多少男子的偶像?”

“但是这般惊才艳艳、惊鸿天下的您,居然放弃拥有的一切功名地位,甘愿留在一个资产不到三千万的不入流势力——孙家中,但一名人人唾弃的废材赘婿?如今还要帮丈母娘买姨妈巾!”

其余七位老者也纷纷一脸痛心:“少宗主,您说,您究竟所图为何啊?”

面对他们的质问,白风只是淡淡一笑,抽了一口烟:“我用了十八年的时间,才找到她,并娶了她!”

“这!”

八大龙王同时对视了一眼,老眼中满是震惊!

白风脑海里浮现孙雅莉的笑颜,发自内心地笑了:“这两年我一直留在她的身边,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想一直和她在一起。”

“竟是这样啊,那我们懂了!”

第2章 寿宴送赝品

为首老者抚须一笑,和七位龙王拱手道:“少宗主,恭喜了。”

“谢谢。”

白风微微一笑:“好了,我丈母娘在家等我买姨妈巾回去咧!我要走了!”

“少宗主!”

为首老者沉思了一下,又说道:“如果哪一天您需要帮忙,就打个电话给老宗主道个歉吧!这样我们天龙门所有人就随你调遣,万贯家财也是您的了。”

话音未落,八大龙王已经消失在白风眼前,一如他们悄无声息出现那般,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呵呵。”

白风低声笑了:“不可能的,我白风哪怕饿死,也绝对不会打电话认错的。”

说完,白风就继续哼着歌回家了。

路上,孙雅莉发来了一条微信:“死流氓,我们要去拿礼物就先出门了,你自己找个办法去鸿盛大酒店吧!别忘了把我妈的姨妈巾一同带上,还有寿宴别迟到了,否则你就死定了!”

白风手指飞快地敲打屏幕,唇角微弯:“刚才叫嚣要揍死我,如今又来关心我,老婆,你口是心非。”

在话的末端,还故意加了两个亲亲的表情,很快,孙雅莉就回了一个字‘滚’!

“嘿嘿,有意思!”

白风也不恼火,骑着平日里假装去买菜的老式自行车,摇摇晃晃地去了鸿盛大酒店。

“哟,看看是谁来了?”

见白风来了,孙雅莉堂弟孙志坚嘲讽道:“白风,你身为上门女婿还真是有面子,全部人入席等你啊!”

“呵呵。”

一时间,所有宾客都看向白风,眼神中的轻蔑不言而喻!

“一个不曾给家族做过贡献的废物,竟然也敢来?可真是典型的软饭吃到姥姥家了!”

其实,孙家虽说是一个不入流的家族,但是族内确是矛盾重重,孙志坚一家自私强势,势利得很,联合族人一起打压孙雅莉一家。

但是,见‘老公’被人嘲笑,孙雅莉看不下去了!

虽说白风是入赘,也不曾出去工作,但是他对孙雅莉却是极好的。

比方说,孙雅莉每月的特殊期,白风会给她煮鸡蛋红糖水,会为了哄她说笑话,她心情不好的事情也会甘愿当她的出气筒;

下雨天,孙雅莉出门没带伞,不管任何地点,任何时间白风都一定会笑着给他送伞;

孙雅莉加班,白风就会煮好宵夜送给她,还会在公司等她下班一起回家,风雨无阻;

她想吃水果,小区超市没得卖,是白风不远千里骑着破单车越过几个区买回来最新鲜的水果给她吃!

这些生活琐碎的小事很多,孙雅莉自己都一一说不完全!

这些事情孙雅莉虽说不出口,但是事事件件记在心中,还是认同白风的好!

此时,孙雅莉立马黛眉横竖,怼回孙志坚:“白风吃你家喝你家的了吗?他又不是迟到了,我的老公什么时候需要你们来指指点点了?白风,过来!”

孙志坚等人被说得一时无话可说,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白风心里感动:“他们嘲笑我没关系,我只在乎我老婆对我的态度而已。”

“可恶。”

孙志坚不愿轻易放过白风,竟然直接抢过白风手中的黑色塑料袋:“这是送奶奶的寿辰礼物吧,大家来看看!”

看了一眼,直接笑了:“哟,白风你行啊,我奶奶八十岁生日,你竟然送姨妈巾?而且是护舒宝少女系列的?”

孙志坚的话音刚落,在场直接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哄笑声!

而主人桌前的老太太,直接脸色铁青。

“完了。”

孙雅莉瞬间屏紧了呼吸!

在孙家,老太太大权在手,可以说是拥有绝对权力的人,只要开口就可以让孙雅莉一家滚出公司,甚至收回给他们家的别墅!

孙雅莉低声提醒:“白风,赶紧解释一下,奶奶要发火了!”

白风微微一笑,从孙志坚手中拿回黑袋子,送到陈颜身前:“这不是奶奶的礼物,是给丈母娘买的!”

这话一出,又是全场哄笑,孙志坚更加嚣张了:“我说白风你行了,你居然连丈母娘大姨妈的时间都了解,这关系不一般啊!”

这话嘲讽得,连老太太都笑了。

他们的嘲讽,让丈母娘陈颜脸色涨红:“白风这傻子,让我丢脸丢到奶娘家了!”

岳父孙尧威则是觉得头上染了色:“陈颜,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你来大姨妈了?”

陈颜瞪了他一眼,咬牙:“你才从公司回来,难道我要现在脱裤子给你看吗?”

孙尧威出了名的怕老婆,瞬间不敢顶嘴了,只好将气撒在白风这里:“都怪你,废物!”

白风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爸,你误会了!我那天也帮孙志坚的老婆买过姨妈巾!”

话音未落,现场又是一阵大笑!

但是,这一次嘲笑的对象变成了孙志坚。

“噗嗤。”

孙雅莉一时没忍住,笑得白风都看直眼了。

但是,孙志坚神色却是瞬间阴沉了下来,目露凶光:“白风,你说什么?”

白风笑得淡然:“干嘛,准你拿我丈母娘开玩笑,不准我开你老婆玩笑?玩不起吗?”

“呵呵。”

孙志坚轻蔑地瞥了他一眼:“白风,废物就是废物,只会做些丢光男人脸面的事情!我要给奶奶送礼了,懒得跟你废话!”

话音未落,孙志坚拿出一副山水墨画,摊开展示在老太太面前!

“奶奶,这一副墨画乃是萧千绝的《青山万年图》,是我从聚贤居花了五十万买来的!代表我们一家祝福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万寿无疆!”

“另外,聚贤居地区负责人陈景东先生,今晚也给您祝寿来了!”

“好,好!陈景东先生,您请坐!”

老太太笑得开怀,可以看出她对孙志坚极为溺爱。

族人赞叹不已!

“画是真品。”

白风明白,孙志坚这次真的下了血本,为的就是要哄得老太太开心,从而在公司或者族内获取更多的利益和权利。

孙志坚得意笑了:“孙雅莉,白风,你们赶紧送奶奶礼物啊,该不会没准备吧?”

“哼!”

孙雅莉冷哼了一声,不理会他,径直打开了一个雕刻着精美图腾的木盒子。

“嗬!”

白风飞快眨了一下眼睛,有些震惊!

因为,他老婆的这一幅墨画,是赝品!

第3章 请来大人物

白风出身高贵,在天龙门见识多广,什么墨宝没见过,此时一定不会看错的。

“怎么回事啊?孙志坚拿出来的是真品,我老婆的却是赝品?有没有搞错!”

白风思索着对策,将孙雅莉拉住:“老婆,这幅画是赝品,不可以送!”

“你胡说!”

孙雅莉怒了:“这可是我在玉溪书斋花了二十万买的!”

白风压着嗓子,好声好气解释:“玉溪书斋和聚贤居距离很近,陈景东和老板可能是朋友!”

“而陈景东和孙志坚这么熟,极有可能是孙志坚让玉溪书斋卖你赝品,为的就是让你在寿宴上出丑,得罪奶奶,将我们家赶出公司!”

孙雅莉怔住了,陈颜却发火了!

“白风,这时候你装什么蒜啊,你赶紧给我闭嘴!雅莉,我们快去送礼吧!亲戚们都看着呢,不可以闹笑话了!”

话落,她拉着孙雅莉走到老太太的面前,白风根本拦不住。

“……”

见孙志坚目露阴损,白风心底冷笑:“居然敢陷害我老婆,那我就只能让你受点教训了!”

想罢,白风拿出手机,发出了一条影响颇深的短信!

那边。

“奶奶,这是尘灵子的《观音送福像》,价值20万!我们一家祝您健康万福!”

孙雅莉说完,将观音画像双手呈上!

“嗯。”

老太太神色坦然,随手接过画像放在了一旁,半点没有刚才陈志坚时的开心。

如此强烈的对比,孙雅莉怎会不难过呢?

可是,她管理的公司缺口了250万,这笔资金必须得补上,所以孙雅莉才花了二十万买一份礼物的。

“观音画像啊?”

孙志坚和聚贤居区域负责人陈景东对视了一眼,陈景东立马会意,上前拿起画像,眉头紧蹙。

老太太神色一暗:“陈先生,怎么了?”

“这……”

陈景东装作痛心地道:“孙雅莉小姐,今日是老太太寿辰,你居然送她一幅假的观音像。”

“什么?”

老太太脸色瞬间黑了。

陈景东故作叹气:“老太太,按照送礼的规矩,观音画像当寿礼确实是有延年益寿之意,可若是送的赝品,呵呵!那可是祝您早日归西啊!”

“什么?”

这句话,简直是大忌,在场的人瞬间目瞪口呆!

同时,老太太盛怒,嚯地一下站了起来:“好你个孙雅莉,你竟然诅咒我死!”

在场的人见老太太发怒了,心头狠狠一震,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

“不是的,奶奶,您误会了!”

孙雅莉赶紧道:“这幅画我是从古董街玉溪书斋买回来的,怎么会是假货呢?发票都还在!”

陈景东看了一眼:“你这发票联明显就是假的,连盖章都有问题!”

“刚好我这里有几张玉溪书斋的发票联,给你们看看,可以对比一下。”

这般对比,孙雅莉的发票和真的没差,但是细节方面却是有差别的。

这下,孙雅莉母女无从辩解了!

这是怎么回事?

“滚!”

老太太盛怒:“将你们这破画给我拿走,然后马上滚,明天之内搬离族内给你们分配的小别墅!”

话落,老太太直接将观音画像扔在了孙雅莉的旗袍美腿前!

“嘿嘿!”

孙志坚心情大好:“成了,这次我看你们怎么翻身!”

如同白风猜想的,一切都是孙志坚的诡计!

“为何会这样?”

孙雅莉美眸发红,他们真心付出的孝心,却在诡计之下再也洗不清罪名了!

此时,支持孙志坚的亲戚们嘲弄地笑了,一个个看好戏般幸灾乐祸得很!

只有白风走了过去。

他捡起画像,拍了拍:“奶奶,这画是我去买的,和雅莉他们无关,他们也是被我坑了,你有气就撒在我身上吧!”

孙志坚瞬间脸色铁青!

白风一搅和,那孙雅莉一家就能摘出来了,他的阴谋岂不是落空了?妈的!

“白风……”

孙雅莉眼眶通红,连陈颜都很是感动!

她们怎么也不曾料到,白风不仅没生气刚才他们误解他,还会在这时候站出来帮他们扛下来!

白风如此行为,实在勇敢,却也将他自己变成了替罪羊。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白风身上!

“原来是你这混账做的!”

老太太大怒叱骂:“你个废材,吃我们孙家的软饭就算了,还敢诅咒我去死?”

顿时,孙家族人们对白风火力全开,不断对他展开言语攻击,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他们谩骂的话,如同针一下下刺在了孙雅莉的心中,但是白风见孙雅莉难过,反而还笑得更灿烂。

“白风……”

感受到白风的真诚,孙雅莉后悔不已,刚才她若是听从了白风的劝说,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了呢?

两年来两人相处的细枝末节涌上心头:“不管我如此埋汰嘲讽白风,可他一直对我都很好,从未变过。”

“奶奶。”

孙雅莉想要解释,但是被白风先开口了:“奶奶,这幅画是真的,你确定不要吗?”

“滚!”

老太太厉声一喝:“陈景东先生乃是鉴宝界的权威,你区区一个吃软方的窝囊废,有何资格质疑他的判断?”

刚说完,外面就响起了一阵轰鸣声!

众人往外面看去,一辆直升机缓缓地开始盘旋降落。

“哇!”

包厢内引起了一阵羡慕声:“是什么大人物啊?居然调动了直升机!”

白风勾唇。

够速度的。

接下来,就是这些人后悔的时候了!

直升机降落后,一个身穿唐装的白发老者,步履匆匆,神情凝重。

“唐爷?”

陈景东惊得不轻!

因为这老者,可是他的大老板,聚贤居集团的创始人——唐徐汉!

看到唐徐汉直接走进了孙家的寿宴包厢内,孙家上下激动得脸色通红,这大老板是为了老太太寿辰来的吗?

“唐爷,您怎么来了?”

陈景东赶紧问道,却发现唐徐汉脸上有一个红印,似巴掌:“您的脸……”

“呵呵。”

唐徐汉目露凶光,语气盛怒:“你还敢问!”

“嗬!”

陈景东愣住了:“我一个区域鉴宝师,为什么会得罪唐爷?”

第4章 扭转乾坤

唐徐汉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在见到白风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随后赶紧移开了视线。

不因为其他,仅仅是因为害怕!

老太太被白风气得脑门生疼,却不忘礼数,不敢怠慢了唐徐汉:“志坚,赶紧接待!”

要知道,聚贤居集团生意遍布整个东海市,体量上十亿,而孙家所有资产加起来不过才三千万而已!

最重要的是,传言里聚贤居集团的大老板唐徐汉乃是一个狠角色,江湖人称唐爷,地下古董产业链就是他控制的,背后势力极为强悍!

“如果和唐徐汉攀上关系,那孙家岂不是可以飞黄腾达了?”

想罢,老太太更不敢怠慢了,老脸讨好:“唐爷,请您上座!”

谁知,唐徐汉神色阴寒,目光狠厉:“上座什么?老夫和你很熟吗?让开!”

“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幅墨宝,听说落在了一个叫白风的年轻人手中了!”

闻言,在场的人不禁懵了,看着孙雅莉身侧的白风:“这废物,手中有墨宝?”

“你是白风?”

唐爷装作不认识白风,快步走到他身前:“你的观音像没送出去吧?我出三百万买下来!你可卖?”

这话一落,满场震惊!

“三百万?”

孙志坚几人恨得咬牙切齿,那幅观音像明显就是赝品,三百都给多了,为什么会值三百万?

白风却笑了:“不错,我就是白风!”

“但是唐爷,你公司旗下的鉴宝师陈景东可是明确表示,我这幅画是赝品!我没胆子卖给你!”

他斜了一眼陈景东,语气幽幽:“否则的话,岂不是显得你们公司很不专业了?”

“什么?”

唐徐汉立马震怒!

“嗬!”

陈景东见状,吓得双腿发软!

“啪!”

唐徐汉直接甩了一个耳光给陈景东:“废物东西,不懂就别胡说八道!别在外面砸我们聚贤居的招牌,这可是难得一遇的真品!”

“今天开始,你被聚贤居除名了,并且鉴宝界永久封杀,你要是敢再做这行业我会让你体会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陈景东直接被打得头晕眼花,话听得真切,却不敢反驳,整个人吓得浑身发凉!

白风笑了,对着老太太挑眉:“奶奶您看到了?唐爷可是鉴宝界的泰山北斗,比那什么区域鉴宝师厉害不知道多少倍呢!”

“他都说这是真品,那还有假的?您误会雅莉了!”

瞬间,老太太脸上火辣辣的!

“太好了!”

孙雅莉没想过,绝境之中居然峰回路转,瞬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眶直接红了!

丈母娘陈颜也顿时有底气了:“你们听到没,我们才不屑得送赝品!”

刚才落井下石的亲戚们,瞬间被打脸了,脸上火辣辣的!

不知不觉间,有利的一方变成了白风和孙雅莉他们!

而没人知道,一切都是白风的功劳!

“老婆,好了别哭了!”

白风将画递给孙雅莉,用纸巾为她擦干泪水!

“白风……”

第一次感受到白风这般有担当,孙雅莉芳心颤动,感动不已:“谢谢你啊!”

“说什么呢?你是我老婆,我维护你是应该的啊!”

白风真诚地笑了,看得孙雅莉更加感动了:“这流氓虽然比较好色,但是对我真的很好啊!”

“呵呵。”

唐徐汉第二次追问,脸上带着赔笑:“白风,你还没说这三百万肯不肯将画卖给我呢?这画对我来说很重要,否则也不会亲自来了!”

“这事我老婆说了算。”

白风笑着回头,柔情地问孙雅莉:“这幅画原本是给奶奶的寿礼,但是她老人家不要,我们直接卖了吧,三百万咧!”

孙雅莉愣神中本能地被白风牵着思想走了,点了点头:“啊?那就卖吧!”

“好,老夫感激不尽啊!”

唐徐汉非常痛快地给白风递上一张价值三百万的支票,让孙家其他人羡慕妒忌恨啊!

二十万的成本,卖了三百万,转眼赚了二百八十万!

这上门女婿的运气还真是好炸天了!

白风见他们一个个神色僵硬铁青,心里乐呵不已,将支票塞给孙雅莉:“老婆,拿好!”

“这!”

孙雅莉不禁更加懵了,白风笑着说:“这买画钱你出的,卖画钱自然也给你了!”

孙雅莉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这可是三百万,一笔巨款,可白风居然没有半点贪心,这种男人多好啊?

丈母娘陈颜也是整个人飘飘然,难得他们家出了一次风头啊!

而且,又了这三百万,公司的缺口就能补上了,还有五十万剩下呢!

但是,他们开心,老太太心头却在滴血!

如果不是孙志坚和陈景东在搞事情,这三百万就是她的了!

说不准孙家还能借此机会攀上唐徐汉这颗高枝,飞黄腾达呢!但是现在一切都落空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唐徐汉拱了拱手:“白风,我目的达到,就不打扰你们祝寿了,再见!”

白风微微一笑,喊道:“唐爷,可否请您帮个忙?你是行家,那幅《青山万年图》是不是真的哇?”

“这!”

唐爷根本不想鉴定,但是又没胆子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睁眼说瞎话:“这幅画太假了,最多就值三百块!”

什么?

这画才是假的?

要知道,唐徐汉乃是鉴宝界的泰山北斗,说话如金子,真得不行!

他说这画是假的,那必然就是假的,真不了!

老太太老脸难看得要命,孙志坚这龟孙子,竟然敢骗她?

“嗬!”

孙志坚和陈景东当场愣住了,这幅可是妥妥的真品啊,怎么会是赝品呢?

白风勾唇一笑:“唐爷,孙志坚可是亲口说这画你旗下聚贤居买的,陈景东乃是签售人,这会是假的?”

“什么?”

唐徐汉目光阴寒,凌厉地看向陈景东:“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嗬!”

陈景东被唐徐汉吓得心脏病都快出来了,如果真的被扣上自砸招牌的罪名,唐爷肯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不,不是!”

陈景东立马否认:“孙志坚的这幅画,不是聚贤居卖出去的,但是他,他套用了聚贤居的名堂!”

“嗬!”

今晚的翻转太多,宾客们都有些震惊得无力了!

超神天龙-白风, 孙雅莉-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