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医圣-唐大宝, 林诗雨-都市情感小说

超品医圣-唐大宝, 林诗雨-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哪里的漂亮姑娘最多

“您好!我能问下,客山哪里漂亮姑娘最多吗?”

客山火车站门口,一个穿着背心大短裤,拎着帆布旅行袋的小伙子,逢人就问这句话。

被问的人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更有美女转头就嘀咕,“流氓!”

“变态!”

“这小子是不是在哪个山沟里憋坏了?想干那事有这么满大街打听的吗?”

见人都不理他,唐大宝有些郁闷。

自己说的是敬语啊?比自己小的都“您您”的,这帮人怎么不告诉自己啊?

他仔细回想着爷爷跟他说的话。

“宝儿啊!你媳妇儿让人打电话找我们了。爷爷喝多了,不记得那人说的美什么地方了。反正就是漂亮姑娘最多的地方就对了。”

老爷子喝得嘴都飘了,一串电话号码写得歪歪扭扭,也不知道对不对。

关键转悠半天了,一个公用电话没看着,难道城里人不用那玩意儿?

听说自己媳妇那里的药方出了问题,唐大宝火急火燎的就来了,早知道让他们去接自己啊?

“小兄弟!你要找女人啊?”

终于有人搭讪了。

唐大宝赶紧点头:“对对!大姨!我要找漂亮女人最多的地方。”

“我们那里的漂亮女人就最多,来!”

遇到好人了,唐大宝拿起行礼屁颠屁颠地跟在那女人后面。

可是一到地方唐大宝就有些傻眼。

女人是不少,漂不漂亮不好说。

一个个脸上的粉,比他家猪圈墙抹的泥还厚,根本看不出本来样子。

穿得倒少,要不是唐大宝尽力压着,恐怕某个地方早支起来了。

“那个……大姨!我找我媳妇儿,你这里没有,我还是走吧!”

唐大宝长这么大没出过那山沟沟,但是有人出去过。

他们说过这么个地方,给女人几张大票,她能脱光了随你怎么摆弄。

唐大宝不是没有这个心。

可是他说什么也不能对不起自己媳妇儿啊?

“小兄弟!只要你愿意,这里的都是你媳妇儿。”

操!娶了这里的女人,唐家的老祖宗不从坟圈子里蹦出来才怪。

“不了不了!我娶不起的。”

唐大宝刚到门口,一个大胖子伸手就把他推了回来。

“小子!看都看了,不找个你想出去?”

卧槽?来硬的?

“别动手啊!我可练过。”

“你练过个几吧!”

大汉那对熊掌直接拍了过来。

“噗!”

唐大宝后发先至,一脚就把人踹飞了出去。

那大汉少说也得二百斤,唐大宝那一脚看着还挺轻松。

“嘶……”

所有女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自觉地向一起靠了靠。

胖子这一摔,唐大宝可看到稀罕玩意儿了——手机!

出去打工的回来,有这玩意儿的那都得挂脖子上。

一个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

“喂!别特么装死,老子还没使劲儿呢!”

唐大宝捡起手机蹲在胖子旁边。

“哎呦!”

这还没使劲儿呢?胖子觉得肚皮就像用烙铁烙过。

五脏六腑都快拧巴了。

“大哥!”胖子掏了几张大票:“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放过我吧!”

“少废话!帮我打个电话!”

“哎!哎!”

幸好电话号码没错,唐大宝让胖子说了地址,等了十几分钟,一辆奔驰就停在门口。

车后面坐了一对母女,还没下车眉头就挤到了一起。

“妈!你看看!土也就罢了,还到这样的地方,他是不是看我们林家有求于他就肆无忌惮了?”

“诗雨!不管怎么样,也得把药方先问出来。”

车里的人不下来,唐大宝自己凑到跟前:“是媳妇儿吗?”

林诗雨一看到唐大宝,眉头皱得更紧。

“土得都掉渣!”

雨妈妈先拍拍林诗雨的手,然后招呼唐大宝坐到了副驾驶。

“这是我媳妇儿吗?”

这么漂亮!唐大宝有些移不开眼睛。

为了药方,林诗雨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妈!我们是不是现在就登记去?”

“咳咳……咱们先回去。”

多美女子美容养生会馆。人家是多美,不是多美女。

爷爷还整个漂亮姑娘多的地方。

唐大宝还没看够店里的美女和豪华装修,就被带进了办公室。

“大宝!你这么急的就过来了,是有新药方了?”

“啊?没有!”

唐大宝那句“不过”还没等说出来,林诗雨就冷哼一声。

“没有药方你还想娶我?”

什么意思?要反悔?

“唐大宝!现在我得问问你了,你去窑子干什么了?”

“问……问路。”

“问路?你怎么不说你去吃饭呢?”

雨妈妈拍拍林诗雨的肩膀,“大宝!既然你们定了娃娃亲,我是真想把诗雨嫁给你。可是你一来先逛窑子,我觉得你这人品不行。”

这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当初林家就是个收山货的,听到自己爷爷的名头,那是死乞白咧地要结亲家。

现在大店开起来了,大轿车也坐上了。

一听自己没药方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要见林爷爷!”

“谁来都白费。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就算嫁给公狗也不会嫁给你这个乡巴佬。”

毒!真毒。自己在他眼里还不如条狗?

“好!你跟狗过去吧!这样的女人我还不要了。”

漂亮顶个蛋用!这特么的比农村的泼妇老娘们儿还恶!

唐大宝拎起东西就要走,雨妈妈喊道:“站住!”

“还要干嘛?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反悔?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我们店里有客人用了你的药中毒了,不把这事解决,你就等着吃官司吧!来人!把人带进来。”

他们是早有预谋,人没一会儿就进来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要两个人搀着进来。

“好!治完了人,老子就跟你们没关系了。”

唐大宝伸手抓住那女人的手腕,突然一指点在那女人的腹部,向上一碾。

“呕!”一股腥臭的黑色液体就被吐了出来。

刚才那女人还脸色苍白,现在肉眼可见地红润起来。

缓了一缓,那女人竟然站了起来,“神医啊!我舒服多了。”

这……

所有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雨妈妈,用指头就能救人?

“大宝来了吗?在哪儿啊?”门外传来林老爷子的声音。

他一到,唐大宝冷冷地说道:“你们林家门槛高,我就不该过来。忘恩负义的东西!”

第2章 一家子混蛋

唐大宝直接挤了出去。

“这怎么回事?”

“那个……我们去接他,发现他在窑子里,诗雨就不想嫁了。再说他没药方。”

“看他那样子,就像在土坑里扒拉出来的,看着就烦。”

“蠢!”

老爷子差点背过气去。

“你知道他爷爷是谁吗?医圣!还能没药方?别说在窑子里接他,药方不到手,他就是在野鸡身上抬下来的,你也不能得罪他。”

“爷爷的意思是,只要药方到手,怎么样都没事?”

林老爷子没回答,不过那冷笑就是最好的答案。

唐大宝在门口差点跟一个美女撞个满怀。

那美女跟林诗雨有几分相像,只是她另一边脸有一大片红色胎记,破坏了她原本精致的脸。

“对不起!”

“大宝!你可不能走。”

这么一耽搁,林老爷子追了上来。

“你那个孙女我不娶了,药方我也没有。”

林老爷子干脆把唐大宝抓住:“是爷爷的不是。我们家之所以有今天,全是你爷爷赏赐的。诗雨有些任性了,我已经骂了她,她知道错了。”

这还像句人话。

看到唐大宝神色缓和,林老爷子接着说道:“你一路来一定累了,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吃的,咱们现在就回去。”

“爷爷!”那美女这时候才说话。

“又干吗?没看我忙着吗?”

“扑通!”美女直接跪下:“我妈的医药费前天就用完了,今天再不交,医院就撵人了。”

“没钱!”

说完这句,林老爷子突然灵机一动。

“诗音啊!你也看到了。前段时间咱们会馆出了事,这几天一个客人都没有。你要是真想要钱,你求求大宝。”

“我?”

“是啊!大宝!只要你给我们方子,我们就可以重新开业,那样就有钱了。诗雨的妈得了重病,正等着钱救命呢!”

“这!”

“求你救救我妈!”

林诗音跪走到唐大宝跟前,抓住他的腿,满脸泪水楚楚可怜的。

“你别这样!”唐大宝赶紧去搀她,可林诗音说什么也不起来。

林老爷子心里暗喜,这比他跪下都有力度。

林诗雨也来了,“大宝!你不能怪我,我看到你从那地方出来,心都碎了。对你说那些话都是被气的啊!”

林诗雨握住了唐大宝的手,竟然也跪了下来。“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吧!”

唐大宝本来就心软,看到他们这样,他哪里狠得下心?

“这是我刚研究出的药方,不但可以美容,还能美体。”

林老爷子大喜,赶紧把药方接了过来。

“玉肌膏!好!哈哈……”

林诗雨冷冷一笑,甩开唐大宝的手就站了起来。

“来人!给我拿盆水和洗手液,一股子牛粪味儿,恶心死了。”

“你!林爷爷!”

“诗雨!就算有味儿也不应该说出来。大宝啊!你们站在一起的确不配。你看我孙女像个公主,你呢?就像个要饭的。”

“你们!”

一丘之貉!药方到手了就翻脸不认人。

“刚才你还说你们的一切都是我爷爷给的,等我爷爷来了,看你怎么交代。”

“哈……你爷爷?呸!那是我有经营之道。好好的座上宾不当,偏偏跑到山沟里当土鳖。生了个小土鳖还想娶我孙女?”

唐大宝牙咬得咯咯作响。

忘恩负义也就罢了,刚才还联合起来骗自己。

“看你这么可怜,我呢也不会让你白跑一趟,这一百块拿着,买张车票赶紧滚蛋。”

“爷爷!咱们不能这么对她。”

“闭嘴!我林家的女人都是花容月貌,偏偏出了你这么个丑八怪,克死了你爸,你还有脸来要钱?”

“爷爷!”

林诗雨一听乐了:“诗音!你要是喜欢这又蠢又土的乡巴佬,你嫁给他啊?”

“我!”

林老爷子又把钱伸了过来:“拿着吧?到外面可没人像我这么大方。”

“留着给你买纸烧吧!”

就是法制社会救了这一家子混蛋,不然……

唐大宝转过身:“林老头儿!我给你的药方叫什么?”

“玉肌膏!怎么了?”

“是玉肌膏,不是玉肌汤。”

唐大宝说完就走。

林诗雨一踢林诗音,“你还赖在这儿干什么?二叔死了,你跟你那个痨病鬼的妈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林诗音想不到他们这么绝情,“好!以后我跟你们林家没关系。”

她跟着唐大宝走了两条街,唐大宝有些不耐烦:“你跟着我干嘛?”

“我这里还有点钱,你拿着坐车回去吧!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把药方拿出去。”

一百几十块,还有零有整的。

“你妈不是正需要钱?”

“有没有这点根本无所谓。这钱你拿着,我会另想办法。”

林诗音把钱硬塞到唐大宝手里,转身就走。

就这么回去?全村的人都知道自己来娶城里媳妇。

要是知道被人骗了还退了亲,不笑掉大牙才怪。

特么的!自己堂堂医圣传人,第一次下山,要回去也得混出个人样。

尤其要给林家人看看,狗屁的经营之道。

唐大宝看看自己手里的钱,这么好的姑娘可不多了。

医院不是太远,林诗音完全没发现唐大宝跟在她身后。

“妈!”一上二楼,林诗音就大喊着跑到走廊一个担架跟前。

那里躺着一个妇人,还有护士正在把东西拿到她跟前。

“把人抬出去。”四个小伙子上来就把担架抬了起来。

“别!我求求你们再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能弄到钱。”

“你昨天就是这么说的,我们是私立医院,要赚钱的。要是多几个你们这样的,不是要喝西北风?让开!”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说着就要去推林诗音。

“啪”唐大宝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男子甩了下,没甩开:“你干嘛?”

唐大宝一抖,男子噔噔噔退了好几步。

“病都治不好还腆着脸要钱?诗音!这破地方咱们不待了。阿姨的病我治。”

“啊?”

那男子听了哈哈大笑:“你治?这是肺癌,别说癌症,就凭你跟个臭要饭的一样,感冒能不能治好都两说。”

第3章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那你看着!”

唐大宝的爷爷一直教育他要低调,要隐忍。

可是到了城里,全遇到些让他忍无可忍的事。

唐大宝在把脉的时候,四周聚了很多人,包括了很多医院的领导。

“这里出什么事了?”一个老者带了几个人过来。

“院长!这小子说我们医院破,要自己动手治病。”

“自己动手?这不是站在铁匠铺门口吆喝卖刀吗?你怎么能让他这么干?”

“院长!你看这小子,毛都没长齐,就算学过医术,能高明到哪儿去?何况这个病人,连咱们国外的专家都没办法,他能行?”

还别说,院长一琢磨也是这么回事。

林诗音一脸期盼地看着,唐大宝松开手皱了皱眉头:“我要用针灸,这里不方便。”

“院长!请你们给我们一间病房好吗?”

“林小姐!你欠我们的医药费先不说,弄来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砸场子,还想要病房?”

“对!不能给他们病房。”竟然是林老爷子,他带着林诗雨来到。

“老林?你怎么有空到这里?”

“这小子给了我一个美容药方,偏偏不说制作方法,以为咱们客山没能人。我第一个就想到了老吕你,也让他开开眼。”

“哦?”

林老爷子把药方给了院长,院长看的时候,唐大宝已经把银针拿了出来。

只见他拿过一床单,把自己和音妈妈都蒙在里面,根本不理外面的人。

“这个……”院长的眉毛都挤到了一起:“先不说制法,这里有几味药都是对皮肤有刺激的,能美容?”

“骗我们?”林诗雨上去就踹了唐大宝一脚:“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草泥马的!”唐大宝登时钻了出来:“你特么是傻子吗?差点下错针你知道吗?”

“这痨病鬼早该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先把药方的事说清楚,你是不是拿假药方想骗我嫁给你?多亏我们没上当。”

“去你妈的!”唐大宝一巴掌把林诗雨扇飞了出去。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娘们儿。”

“小雨你没事吧?”林老爷子赶紧去看林诗雨。

唐大宝一把夺过院长手里的药方。

“自己见识少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你说什么?我吕宗明行医数十载,医治患者无数,你说我见识少?”

“吕院长就是在世华佗,你个毛头小子敢这么说?”

“不知天高地厚。”

四周的吃瓜群众全都站到了吕宗明一边,声讨声不绝于耳。

“好!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药方是不是真的。”

唐大宝打开包一通扒拉,一个白色的小盒,上面写着玉肌膏。

“诗音!你过来。”

林诗音听话地来到唐大宝跟前。

“一会儿会有点痒,你忍住了。”

“嗯!“

唐大宝把白色的玉肌膏涂在林诗音脸上的胎记处。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连林老爷子要报警的手也停下了。

看来真不是那么好受,林诗音握着拳头,看样子忍得很辛苦。

“你们看,药膏变色了。”

只见白色的药膏一点点变成了红色。

唐大宝又拿出一瓶药水,倒在毛巾上,慢慢擦掉药膏。

“哇!”

“卧槽!这太神了吧?”

林诗音脸上的胎记神奇的消失了,那张脸现在是气死王昭君,赛过杨玉环。

唐大宝拿起一面小镜子,当林诗音看到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相信地搓了搓,“这是我吗?”

所有人的震惊加起来也不及林老爷子和林诗雨。

他们可是知道底细的,这胎记从林诗音出生就有,二十几年了,这么轻易地就抹掉了?

吕宗明也被雷得不轻:“敢问这位小兄弟!你是谁的高徒?”

现在的医学院可教不出这样的人,要是谁有这药方,还开什么学校,早赚翻了。

“大宝!我现在就把诗雨嫁给你。”

林老爷子拉起林诗雨就推到唐大宝跟前。

“滚!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特么死光了,老子也不会要她。”

“大宝你别这样!我们是有婚约的。”

“婚约?先前在会所你们合起伙骗我时怎么不说婚约?现在知道我的药好用了,又想起婚约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诗音!我们走。”

唐大宝抱起了音妈妈就要走。

林诗雨又抱住了唐大宝的腿:“大宝!先前是我不对,你就原谅我吧!”

这时候她也不嫌唐大宝土了,现在唐大宝在她眼里,那就是财神爷。

“你给我滚一边去。”

唐大宝腿一抖就把人弹开,大步出了医院。

“大宝!你要是不喜欢诗雨,诗音也行。你看诗音多漂亮?诗音!只要你留住大宝,你妈的病要多少钱我都出。”

“不用了!先前在会所我已经说过,跟你们林家没有一点关系。”

解气!唐大宝越看林诗音越喜欢了,关键是脾气对路。

要是林诗音答应了林老爷子,他现在扔下人就走。

“诗音!跟他们废什么话?走!”

林老爷子住大别墅,林诗音家却在棚户区。

三间小房子,院子从大门两步就到家了。

屋里倒是很干净,只是一件值钱的家具都没有。

唐大宝给音妈妈施了针,眼见着音妈妈的脸色好了,可是唐大宝还是皱着眉头。

“光用针是不行的,还得用药。随便拿出一种药都得上万。”

本来唐大宝家有钱,可是都让老爷子给捐了。

他就是要唐大宝自己闯一番事业。

“我会想办法的。”

想什么办法?看林诗音咬着嘴唇的样子,唐大宝很容易想歪。

“家里有人吗?”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唐大宝和林诗音迎了出去。

那女人三十来岁,一身的名牌,看着很有气质。“你就是唐大宝先生吧?”

“你认识我?”

那女人拿出一张名片。

“香媛坊总经理,肖鸽?是干嘛的?”

“跟林家一样。我听说你手里有个药方,能进去谈吗?”

消息够灵通的。

两人把肖鸽迎进屋子。

“我们开门见山,我要买断你的药方,开个价吧?”

第4章 真不要脸

“我能不能问问,你是怎么知道我有药方的?”

“我不但知道你有药方,还知道你是林诗雨的未婚夫。实话跟你说吧!多美我们是时刻注意着。”

就算成天盯着,自己跟林诗雨的关系她也知道?

从一开始林家可是没想要自己,根本不会说起这门亲事。

“那你只买药方?”

“当然还有制作方法。”

唐大宝露出了笑容,“没问题!那就两百万吧!”

“成交!”

要少了,人家可是连犹豫都没有。

“那你等会儿!”

唐大宝跟林诗音要来纸笔,没一会儿就写好了,然后送到肖鸽面前。

“那个……我能不能亲眼看你做一次?”

“好!那你去抓药!”

肖鸽是早有准备,一个电话,有人立即把药送了过来。

“我这个药方特别的地方就是,有的药要煎,有的药要碾,还有的要浸泡。”

一边讲,唐大宝一边弄药。

肖鸽用手机全程拍摄。

药好了以后,唐大宝笑道:“你要不要弄个人来试试?”

“我就可以,在我大腿这里有块胎记。”

唐大宝给她抹完,然后擦去,果然,胎记没了。

“真是太神了。那你擦药膏用的什么?”

问的还挺仔细。“就是普通的白酒。”

“把你的账户给我,我这就转钱。然后咱们再签个协议。这个药方我要买断,不许有别人用。”

“你还要买断?那二百万是不是少点?”

“三百万好了!”

“好!”

唐大宝用林诗音的手机登的账户,钱打来后,他才在协议上签字。

肖鸽收起协议就露出了冷笑:“让你见见我们的大老板吧?”

“哈……”林老爷子带着林诗雨,大笑着走进屋里。

肖鸽拿着药方和协议直接挤到了老爷子怀里:“人家能干吧?”

林诗音面色骤变,唐大宝眯着眼睛握紧了拳头。

“蠢货就是蠢货,到最后这方子还是我们的。”

林诗雨说完把药方拿了过去:“明天我就去申请专利,只是名字要写我的。”

“小子!我知道你卖药方是想给我二儿媳治病。如果你们回到林家,这个钱我出了。还把诗音许配给你。”

唐大宝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就你这老东西,恐怕诗音前脚进林家,你后脚就能把她许配给别人。”

“哼!不识抬举。三百万够治她的病吗?钱花完了,你还是穷光蛋。到那时你们可别来求我。”

林老爷子有些心虚,看来是被唐大宝说中了。

“你放心!我就是去要饭也不会求你。”林诗音咬着牙说出来。

“爷爷!我们该回去开席了,您神机妙算,这傻子配合,提早订得庆功宴没浪费。”

“好!咱们走!”

三人走后,林诗音歉意的说道:“要不是为了我们,你也不会再上当了。”

“哈……”唐大宝笑得前仰后合,可把林诗音吓了一跳。

“大宝你没事吧?”

“我早就知道那个肖鸽是那老东西的人。”

“那你还……刚才你生气是装的?”

“不装装,他们能那么得意忘形吗?”

唐大宝露出了冷笑。

“不提他们了,我把阿姨弄醒,咱们去吃顿好的。”

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唐大宝要吃大餐,选的餐厅竟然跟林家的是一家。

刚进门,林诗雨就揶揄道:“哟!这不是傻子吗?穷鬼翻身来吃顿好的?”

唐大宝懒得理她,带着林诗音母女到一张桌子坐下。

“阿姨!你想吃什么尽管点。”

“大宝!你帮我治病,给诗音治好了脸,这顿说什么也得我们请。”

音妈妈说着就要去撸手上的镯子。

“阿姨!您要是这样我可吃不下。我帮你们,完全是因为诗音的善良。再说,药方的钱是他们出的,不花白不花。”

顺着唐大宝的目光,林诗音两人也看了过去。

只见右边的一间大包房门开着,里面座无虚席,不但有林家人,还有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林老爷子踌躇满志地站起身:“天佑我林家,出了诗雨这样的才女,研发出一种特效药——玉肌膏。瞬间可以祛除包括胎记在内的所有黑斑。”

“怪不得爸今天连市里的领导都请来了。”说话的是林老大,唐大宝特意注意了一下。

“真有出息!”

“看看,人长得漂亮,还有才。”

林诗雨一点不脸红,站起身接受四周的恭维。

尤其里面很多市里领导,这夸奖几句,那是一种殊荣。

“也没有什么啦!我就是平时喜欢看看医书,喜欢钻研一点。这药我钻研了好几年,终于成功了。”

卧槽!怎么那么不要脸?拿别人的方子出来显摆也不脸红。

“诗雨在这里,感谢各位领导莅临。”

林诗雨端起酒就干了。

“你们林家也是我们客山的支柱企业,一听你们研制出新药,我们当然要过来看看。就是不知能不能现在让我们开开眼。”

“哈……没问题!不知哪位女士来试试?”

“爸!我来!”雨妈妈站了起来。

这么多人看着,她当场卸妆,脸上的黄褐斑立即露了出来。

一看要来真格的,四周吃饭的也坐不住了。

都起身凑了过去。

尤其是女人,都想看看这要是不是说的那么神。

雨妈妈干脆来到门口,“大家看清楚了,我脸上的黄褐斑很严重。现在我就用我们家的新药。”

那些人纷纷拿出手机,对着雨妈妈。

林诗雨拿出一个小瓶子,把药膏抹在雨妈妈脸上。

“大家看好了。”

林诗雨把白酒倒在毛巾上,一抹……

“哎?好像没怎么变啊?”

“能淡点?”

“没看出来。”

林老爷子一听四周的议论,立即凑了过来。

看了一眼雨妈妈,接着气势汹汹地来到唐大宝跟前吼道:“臭小子!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说明白,我告你诈骗。”

“你指什么?”

“当然是药!玉肌膏!”

“你们家才女研究出来的药关老子屁事?”

“你!”

林诗雨也火儿了,她从包里拿出合同就摔在唐大宝面前:“要是药是假的,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超品医圣-唐大宝, 林诗雨-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81 Second.